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9章 怀旧

张扬道:“放心吧。那位医生的水平很高,你也不想整天带着墨镜生活是不是?”
回到车里,看到左晓晴趴在车窗上,吹着冷风。
这种怀旧式聚会,一为寻找旧情,二为展示成绩,张大官人能来参加纯属巧合,他压根没有在人前展示成绩的念头,事实上他这几年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根本不用他多做宣扬,他过来更主要是抱着寻找旧情的目的,虽然找到了左晓晴,只可惜两人咫尺天涯。张扬坐下近二十分钟还没有找到和她说话的机会。
洪玲道:“别瞎扯。我可不是你的老同学,我是你学姐,货真价实的学姐!”洪玲这句话倒是没说错。他们当年在春阳县人民医院实习的时候,张扬是个中专生,她和左晓晴那帮人却是江城医学院的本科毕业生。叫他学弟一点都不冤枉。
这微妙的变化并没有逃过邱凤仙的眼睛,但是邱凤仙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轻声道:“我走了!”转过身去,她停下脚步道:“你有没有留意到小薇看他的眼神?”
张扬笑了笑,此时他的手机响了,却是新任组织部长焦乃旺的电话,张扬也没想到他这么晚会打电话过来,起身走到一边,恭敬道:“焦部长,有什么指示?”
焦乃旺道:“那我就不用多费唇舌了,做好准备,过了正月十五,你就前往滨海上任,我陪你去一趟。”
查晋北抽吸了一口,点燃香烟之后,靠在红木座椅之上,头枕在椅背上面,然后向上方吐出一团烟雾,低声道:“这小子不简单啊!”
张扬饶有兴趣的围着坐地虎转了一圈,虽然车开了不少年,可是张扬对汽车的机械部分还是个外行,他的理解仅限于外观。车身上的原漆已经被打磨掉,整车都打好了腻子,伍得志道:“按照你的要求,整车喷漆成黑色。”
张扬笑道:“吴院长,叫我小张吧,我当年是从你们医院走出去的实习生。”
张扬走过去很热情的和每一个人打了招呼,这三桌有一桌半是江城医学院的毕业生,还有一桌是春阳人民医院的带教老师,只有半桌是当年江城卫校的实习生,这倒不是因为他们人少,而是因为那帮卫校毕业生多数都分到了乡下,谁都联系不上,有的虽然能够联系上,可人家觉着自己工作混得不怎么样,也就不愿意过来凑这个热闹。
左晓晴咬了咬樱唇道:“怎么忽然想起说这些?”
洪玲笑道:“都在上面呢,当年的带教老师还有咱们同届的实习生,一共近三十人呢,坐了三桌!”洪玲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左晓晴也从美国回来了!”
来到名车汇后面的汽修厂,看到车间内仍然灯火通明,赵天才和伍得志两人正带领两名技术工人在那儿热火朝天的干着。周围还跟着十多名技术工人在围观。他们来到那辆坐地虎前,赵天才在车底亲自修整着汽车底盘,听到张扬的声音,他从车底爬了出来,脱下手套道:“还算你有良心,给我带吃得来了。”
左晓晴明澈的双眸眨了眨,轻声道:“其实缺憾也是一种美!”
张大官人笑得很无辜,自己那是因为时空错乱才给周艳玲留下了调皮的印象,试想一个刚刚从大隋朝来到现代社会的人,对周围的一切肯定不会马上适应,周围人没把他当成一神经病看待已经算好的了。
张扬将这一桌应酬完,起身去向隔壁桌逐一敬酒,最后来到了左晓晴的面前,洪玲很识趣,张扬来的时候把座位让给他了,自己去吴济民那桌去敬酒。
焦乃旺道:“最近省里接连发生了几起责任事故,最严重的就是北港火灾,因为这件事滨海县委书记昝世杰已经确定被免职,你应该知道了吧?”
张扬笑了笑,他的目光并未在左晓晴的身上停留太久,很快他又看到了过去的妇科主任,副院长周艳玲,现在她已经退休了。过去的科教科科长,现在的医务处主任袁文丽,还有已经从春阳县人民医院调往江城二院的高伟。
张扬道:“马马虎虎。”
张扬道:“只要让我惦记上了,我就得一口把她咬死。连皮带骨头都吞进去。”他看着查薇,很夸张的咽了口唾沫,张大嘴巴,作势要咬查薇的脖子,查薇笑着伸手去打他。张扬忽然道:“红灯!”两人只顾着闹,查薇一不留神。就追尾了前面的那辆车。
焦乃旺道:“任重道远,北港m•hetushu.com的事情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邱凤仙道:“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赵天才连夜将这辆坐地虎改造完成,当晚名车汇所有的技术工人都主动留下来加班,这些人其实都是被赵天才高超的技术所吸引,这辆坐地虎因为已经停产,车内的很多零件都是赵天才自行加工的,至于车身结构改造,大都是这帮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钟新民的确还有事情要处理,和张扬寒暄了两句,马上就上车离去。
张扬点了点头,向窗前走了几步:“在京城的时候听周省长提起过。”
张扬道:“都到家门口了,还是回家去吃。”
伍得志吃了口菜道:“过去你就在这里长大?”
在京城和朝鲜半岛飘了将近十天的时间,张大官人终于踏上了归乡的道路。
带教老师们率先离开,最后剩下的只是十多名当年一起实习的同学,张扬刚才去结账的时候知道帐已经被县人民医院院长吴济民抢先付过了,洪玲来到张扬身边道:“还是你面子足,刚才我们本打算同学们AA制,不让带教老师掏钱的,你张主任一来,帮我们省了一顿。”
左晓晴嗔道:“胡说什么?要不,我们去春水河边走走?”
查晋北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从东江起,他就开始对我们的事情产生了兴趣。”
等到了银河卡拉OK,左晓晴却有些晕车,张扬让她先坐在车里休息,他陪着洪玲那帮人前往卡拉OK,张扬很会做事,抢着把包间给订好了,洪玲向他道:“要不你先送左晓晴回去吧,别让她进来受罪了。”
左晓晴嗯了一声:“可能是今晚多喝了几杯,有点晕车!”
晚宴后,薛伟童提出一起去玩玩,可家里打电话过来,说她父亲找她有事,薛伟童一走,大家也都没有继续玩下去的打算,周兴国和徐建基今天都是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两人最近生意都很忙,忙了一天都累了。张扬因为计划明天返回平海。也想早点回去休息。
几个人在金王府门前分了手,张扬本想自己打车回去,可这边刚刚把出租车给招来,查薇开着她的黑色甲壳虫来到了他的面前:“上车,我送你。”
张扬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让你们送。”
“这么巧啊,去哪里?”
张扬道:“你要是真打算献爱心,干脆把自个献给我得了。”
张扬笑道:“倒是一个不错的理由!”他把酒喝了,轻声道:“还是有些遗憾的。”
伍得志道:“真的可以回到从前吗?”他摇了摇头。
张大官人坐上了驾驶位,手握方向盘,环视焕然一新的内饰,内心怎地一个爽字得了。
张扬笑道:“和我有什么关系?人家吴院长一早就准备好了结账,不是给我面子。”话虽然这么说,心中却明白,吴济民十有八九是因为他到来的原因,不然他犯不着为这些当年的实习生去结账。
张扬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那辆坐地虎,洪玲去叫了左晓晴,她和陈国伟一起上了张扬的车,其他的同学打了三辆夏利,一群人向银河卡拉OK而去。
春水河两旁变化并不大,树长高了,松树的针叶上还留有不少没有来及融化的残雪,左晓晴和张扬沿着河畔的小路默默走着,她的手任由张扬握着,被张扬掌心的温度一点点温暖着,恍惚间,两人仿佛回到了四年之前的那个冬天。
查薇拉开车门看了看,里面的座椅也拆得干干净净,空间倒是真的很大,查薇道:“这是车吗?”
张扬和查薇开着前脸变形的甲壳虫去了名车汇,本来张扬就打算去看看赵天才和伍得志两人的,途中还专门给他们买了夜宵。
伍得志赞道:“到底是当官的,想得就是周到。”他看了看时间道:“张扬,都八点了,咱们在外面随便吃点吧?”
张扬点了点头,对赵天才的进度表示满意。
左晓晴也在看着张扬,在她的眼中,张扬的改变无疑是巨大的,再也不是昔日那个性情冲动血气方刚的愣头青,如今的张扬高大英俊,举手抬足间流露出超人一等的镇定和自信,他不再是那个曾经的学弟,四年的光阴已经让他成长为一棵参天的大树。
查薇把她的车交给修理工人之后也来到这辆越野车前,看到这辆车查薇也感到新奇,这车太小众,平时根本没见人开http://m.hetushu.com过。不过这辆坐地虎现在的外观实在是惨不忍睹,查薇道:“哪儿找来了这一辆破烂?
又有一同学道:“张扬,我下个月去东江出差,方便拜访你吗!”
赵天才笑道:“现在还不算,装上轮子之后就是!”
赵天才道:“八个缸的车,再省也省不到哪里去,这车的越野性能不错,减震方面我并没有进行太大的改动,根据目前的进度,再有四个小时主体改造可以完工,就可以进行整车喷漆了。”
直到现在,省委组织部都没有向他下通知,张扬专门问过秦清,秦清让他耐心等待,现在北港火灾的事情还没有结束,省里虽然对昝世杰做出了处理,但是并不代表着这件事他就可以脱清干系,他必须要把这次的事情处理完才能离开,这也是为了不留给后续干部太多的遗留问题。按照秦清的看法,这样处理对张扬有好处,让他到任后不至于牵扯太多的精力。
邱凤仙靠坐在办公桌前,目光审视着查晋北道:“你怀疑除夕晚上的事情是他做的?”
伍得志道:“其实我很想找一个这样的小城,安安静静的生活。”
钟新民笑道:“见外了不是?只是一些小剐蹭,反倒是你们的车伤得重一些。这样吧,我还有事,今晚不能和张主任叙旧了,咱们各修各的,张主任,你打算在京城呆多久,明儿我请你吃饭。”
洪玲道:“嗬!你居然倒打一耙,这段时间你的手机一直都在关机!我们都以为你现在是领导干部,公务繁忙,根本顾不上和我们这帮老朋友聚会了。”
张扬笑道:“尝尝我们春阳的地方菜!”
左晓晴嗯了一声,连她自己几乎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她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一下:“恭喜你!”
既然都是自己人当然好说,张扬道:“这件事是我的责任,钟总,您修车的费用都包在我身上。”
左晓晴虽然竭力镇定,可是她的目光仍然暴露出她内心的紧张,白皙的纤手紧紧握住酒杯。
张扬笑道:“这才是最高层次的爱心奉献,你想想啊,我这头狼饿着肚子。在大街上这么溜达,那不得逮谁咬谁?你把我给喂饱了,我就没胃口去咬别人了,这也是一种舍己救人,你想想啊,牺牲你一个,挽救了千千万万的阶级姐妹。这是一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这样的觉悟,也只有你这种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干部子女才能拥有。”
张扬和高伟喝了两杯酒,四年过去,高伟如今也只是江城二院的一名骨科主治大夫,成就远远无法和张扬相提并论。面对张扬的时候再也找不到当年的骄傲,脸上的笑容不免带上了些许的惶恐。
张扬道:“还记不记得我们在这里遇到李书记的事情?”
张扬道:“到底是干国安的,就是喜欢搞调查。”
伍得志终于点了点头道:“好,有时间我会去一趟。”他的语气充满了敷衍的意思,自从经历那件事之后,伍得志对一切似乎都变得无所谓了。
吴济民和张扬握手的时候显得有些激动:“张主任,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张扬笑道:“咱们有段时间没见了!”
左晓晴轻轻挣脱开张扬的手,两只手插在了衣兜里。
张大官人的一颗心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左晓晴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初恋,有道是初恋的感觉最难忘怀,张大官人直到现在仍然有怦然心跳的感觉。如果左晓晴不在,张大官人至多去打声招呼就走了,毕竟身边还跟着两个朋友呢,一听左晓晴来了,张扬马上就转变了念头,他往家里打了个电话,让二哥赵立武过来安排赵天才和伍得志住下。他向洪玲道:“你先上去,我把两个朋友安顿好了,马上就上楼。”洪玲点了点头,让张扬不要着急,他们的聚会才刚刚开始。
前面的车是一辆奔驰,被查薇的甲壳虫撞了个正着,还好查薇的车速不快,虽然如此,甲壳虫的前杠和奔驰的后杠都瘪了下去,张扬慌忙推开车门下去了,这事儿他们全责,张扬正准备道歉的时候,却见钟新民从前面的奔驰车内出来了,钟新民本来是一脸怒容,可看到张扬,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张主任,咱们有段时间没见了,你打招呼的方式是不是激烈了点儿?”
张扬给赵天才倒了一杯酒道:“你一口我一杯。”
邱凤仙道:和图书“有件事我始终没有问你,那晚你究竟丢了什么东西?”
次日午后,坐地虎在赵天才的改造下已经焕然一新,薛伟童在办理车牌的方面展现出极大地能量,刚刚烤漆完毕的越野车上挂上了京字头的部队牌照,外观的改造还是其次,当汽车打着火之后,低沉而澎湃的引擎声让人的血液为之振奋,再也没有频繁放炮的声音,焕然一新的镀铬排气筒内也不再冒出突突突的黑烟。
张扬笑道:“是酒的缘故还是车的缘故?”
张扬道:“春阳,我家乡!”
左晓晴的俏脸红了起来,她扭过头看着外面,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住在对面的明珠宾馆。”
张扬道:“好啊,我帮你在春阳找块地,你自己盖套房子,从此不辞长作春阳人怎么样?”
张扬对唱歌没多兴趣,他之所以坚持到现在是因为左晓晴,要不怎么说这厮重色轻友呢。
吴济民笑了笑,邀请张扬在他的身边坐下,以张大官人今时今日的级别,的确有了坐在他身边的资格。但是张扬并不喜欢这样的安排,国内就是这个样子,有道是英雄莫问出处,不管你过去是什么,关键是要看你现在是什么,位置的不同决定了别人看你眼光的不同。
邱凤仙叹了口气道:“好奇害死猫,我本以为只有女人的好奇心才会如此之重。”
三人来到大厅,因为生意火爆,包间全都满了,服务员给他们安排在一楼大厅,菜都是摆在外面的,张扬点了两道凉菜,四个砂锅。车里有他从京城带来的二锅头原浆。伍得志自从受伤后基本上就不喝酒了,赵天才虽然喝,可属于喝一杯就会脸红的主儿。
张扬把套餐的账单先给结清,这才离开了银河卡拉OK。
张扬笑道:“还是一油老虎。”
张扬道:“北港滨海县!”
洪玲道:“你开车了没有?”
张扬认出车主是钟新民也笑了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丫头车技太糙。”
张扬笑道:“从俄罗斯走私了一辆装甲车!”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不舒服?”
张扬点了点头,此时他的工作已经彻底落实了,心说以后我就是张书记了,主任?老黄历了。
倒是老主任周艳玲一如既往的风趣,她不知怎么想起了当年的事情,在众人面前说起了一个故事,有一次一位实习生跟她在妇科门诊实习的经历,老主任这边说着,张大官人越听越像自己,当周艳玲说起他写门诊病历的事情,在场的各位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张大官人也不禁莞尔,一转眼就过去了四年,这四年对他的意义非同小可,四年之前他还在大隋朝以张一针的身份活着,可四年之后,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二十世纪的国家干部,这一转身称得上华丽之极,还好,他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反而享受这样的改变过程,难怪都说万恶的旧社会,大隋朝比起如今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真是差了几千里地。
查晋北道:“他虽然是个麻烦,但是不足为虑。任何事的背后都有一个明确的目的,我从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那么多偶然的事情。”
张大官人颇有些受宠若惊:“焦部长,用不着那么隆重吧,我就是一县处级干部。”
张扬道:“不用买,我路上都买好了,回头你们拎过去就成。”
陈国伟和另外一名男生乐呵呵跑过来,给张扬送上了一件白大褂,这是他们别出心裁想起来的,今晚出席聚会的所有人都穿着工作服,当然工作服都是特制的,上面还印着春阳县人民医院92级实习生。
查薇道:“你当我傻啊?把自个儿主动往狼嘴里送?”
这才找到洪玲所说的房间推门走了进去,张大官人一进门,就听到房间内同声欢呼了起来,洪玲尖尖细细的嗓子道:“现在我们欢迎春阳县人民医院92级实习生张扬入场!”现场欢声雷动。
张大官人笑着向伍得志和赵天才介绍道:“我老同学!”
其实在场的实习生中多数都知道左晓晴和张扬的那段旧情,可谁也不方便提,毕竟现在时过境迁,张扬已经成为了现任省委书记的乘龙快婿,在他们眼中左晓晴和张扬之间已经彻底没戏了。
伍得志笑道:“好啊!”因为面部毁容的缘故。伍得志无论在那里都戴着墨镜,室内的温度让他的镜片很快起雾。
吴济民道:“张主任听说东江新城区的建设搞得有和-图-书声有色啊!”
“聚会?”张扬这才想起真有那么回事儿,不过他平时事情太多,已经把这件事给忘了,张扬道:“你也不通知我!”
张扬喝得很快,他并不打算太晚回家,就在他准备起身结账的时候,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张扬!怎么是你啊!”
赵天才笑道:“我还没去过你家呢,呆会找个超市停一下,我好歹买点东西,空着手过去不好。”
张扬决定今晚先到江城,父母已经从老家返回春阳了,刚好可以过去看看,给家人好好拜个年,不过十五都是新年。
赵天才洗完手,端起一盒夜宵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向张扬道:“电路油路的改造基本完成了,这辆车太重,我把车身进行了轻量化,去除了不少没必要的钢板,现在整车质量减轻了七百公斤,总重量2.2吨,油路部分经过我的改造,耗油量会下降到百公里20个左右,高速也就是15个油。”
张扬点了点头,心中明白洪玲是在给他制造机会。
张大官人笑道:“我的工作马上就要调动,过完年就不在东江了。”
左晓晴摇了摇头,她分不清,其实也没那么难受,这会儿好些了,她小声道:“为什么不进去陪他们玩?”
赵天才道:“我还是觉着你欺负我!”
汽车驶入春阳的时候,两人都醒了,赵天才打了个哈欠道:“哪儿啊?这是?”
张扬也没提出异议,微微一笑:“洪玲,你怎么会在春阳?”不知为何心中却产生了某种极其奇怪的感觉,仿佛觉着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他没有继续往下想,可内心再也无法安静了……洪玲道:“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你忘了,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曾经跟你提过,今年春节要搞聚会的事情?”
左晓晴的俏脸红了起来,当年她对那件事只有一个朦胧的印象,她并没有往深处去想,可是随着时光的流逝,在美国的时候,她无数次回忆起当年在春阳的这段时光,她对当年发生的事情自然有了更深层的认识,她甚至可以推测到,后来张扬之所以能够在李长宇的帮助下进入仕途,全都是因为那晚在春水河畔的邂逅。
邱凤仙道:“只有当一个女孩子坠入爱河的时候才会露出那样的目光。你不懂!”
张扬也学着她的样子,两人并肩向前走,张扬道:“李长宇和葛春丽已经结婚了,现在婚姻美满,家庭幸福。”
张扬点了点头,启动引擎驱车来到了春水河边,他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绕到另外一边,帮助左晓晴拉开了车门,伸出手去,左晓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放在他的掌心,她的手一如既往的温软,但是有些凉。
张扬合上电话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吴济民笑道:“张主任很忙啊!”
薛伟童这下相信了张扬的话,赵天才绝对是第一流的修车高手,薛伟童专门记下了赵天才的电话号码,以后如果车辆上有搞不定的问题,可以随时请教。
“这么晚还开会啊!真是辛苦。”
伍得志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样岂不是挺好。”
张扬喝了杯酒道:“既然有机会可以回到从前。为什么不给自己一次机会?”
查晋北道:“不知道!”他停顿了一会儿方才道:“就算他没有直接动手,也一定参予了这件事。”
查薇也下来了,听张扬说她车技不行,气得直瞪眼睛,如果不是张扬主动骚扰她,这次的追尾事故也不会发生。
查薇笑骂道:“张扬啊张扬,你说你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呢?明明一件很卑鄙很无耻的事情,还非得要说得冠冕堂皇,搞得自己跟多委屈似的。你就是一混入革命队伍里的流氓分子,你和我们全体无产阶级姐妹都有仇,喂饱你?我没那个本事,你是个变态,逮谁咬谁。咬一口把人家咬疼了,流血了,掉头就跑,真要是一口把别人咬死了还不怕,就怕被你咬个半死不活,那滋味可不好受。”
张大官人一边笑着穿上白大褂,一边向里面望去,他在最左边的那张桌子找到了左晓晴,左晓晴远远站在角落之中,虽然如此,依然隐藏不住她的光彩,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四年,当年一起实习的同学,有不少人已经成家,相貌也发生了不少的改变,可在张扬眼中的左晓晴却从未改变过,他始终记得,在春水河畔,左晓晴身穿黑色皮大衣,宛如寒风中绽放的百合花般向他迎来的情http://www.hetushu.com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查薇有些不满道:“你当我想送你啊?我是爱心奉献。”
因为是92届实习生聚会,所以春阳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吴济民也受邀参加,本来他是这里的最高领导,刚才过来的这批毕业生中混得最好的也就是左晓晴,目前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政治上连个科级干部也没有,可张扬一来就不一样了,这厮年纪轻轻已经是东江市新城区管委会副主任,正处级干部,和春阳县委书记是平级的,吴济民之前没见过张扬,可是他听说张扬的事迹,如今的张扬在春阳已经成为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无论其中的过程怎样,一个卫校毕业生,能够在短短四年内成为正处级干部,本身就已经成为传奇。更何况他还是省委书记的准女婿。
握住左晓晴的纤手,张扬就没有放手的意思。
焦乃旺道:“省里刚刚开完会!”
张大官人不喜欢高高在上,但是如果在身边有人用仰视眼光看他的前提下,这就逼迫他不得不去俯视别人,虽然他很不想。袁文丽这位过去的老邻居在张扬面前也不敢轻易说玩笑话了,此一时彼一时,昔日的那个小三如今已经成为了处级干部,除了感叹变化之大,剩下的也只有几句恭维的客气话了。
经过这帮人的不断打岔,张扬和左晓晴的谈话自然无法进行下去。
张扬道:“得志,我在汉城的时候让朋友帮你联系了一家整形医院,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去汉城一趟,我把你的情况说了,他说应该没有问题。”
赵天才和伍得志忙活了整整一夜,两人这会儿都没精神了,跑到后座把座椅放平了,躺下道:“悠着点开,我们睡觉,这司机,你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对了,不到目的地,千万别吵醒我们!”话说完,两人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张扬想了想,两人说的也对,于是开车带他们去了春阳县人民医院附近的老李家砂锅,等到了地方方才发现过去的夜市已经因为市容改造没有了,不过老李家砂锅还在,就在道路旁边,经过几年的经营,显然发展的很不错,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中型酒店,名字还是叫老李家砂锅。
张大官人直截了当道:“我冲你来的!”
看到如今的夜市砂锅居,如今门口也有了迎宾小姐,张大官人不得不感叹。岁月如白驹过隙,真是匆匆,太匆匆。
张扬马上听出说话的是洪玲,她的声音比较尖利。算得上很有特色,张扬转过身去,他果然没有听错,洪玲看到张扬惊喜万分道:“张扬,真是你!可真有你的,这段时间给你打电话都在关机,我们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同桌的陈国伟凑上来道:“张扬,听说你在东江新城区干得不错?”
张扬的二哥赵立武很快就赶过来了,现在他对这位弟弟是惟命是从,接走了两位客人,张扬让他回家说一声,自己可能要稍晚一些回去。
查晋北诧异道:“什么?”
查晋北没说话,他的指尖却微微颤抖了一下,正是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让烟灰落在了桌面上。
从京城来到春阳已经是晚上八点,这一路之上都是张大官人自己在开车,伍得志和赵天才两人是真的累了,躺在后面睡了一路,中途到休息站的时候都没起来。
张大官人尴尬道:“怎么会,对了,同学们都在吗?”
周艳玲充满感慨道:“看着你们一个个长大成材,事业有成,我真是感到由衷的欣慰,你们那一届的实习生我虽然叫不全名字了,不过我还记得你们的样子,尤其是你!”她指了指张扬,笑道:“你可是个调皮蛋!”
张扬笑道:“明天我就走了,下次吧。”
张大官人道:“恭喜我什么?”
张扬道:“这算是邀请吗?”
赵天才道:“别麻烦老人家了,随便吃点,咱们填饱肚子跟你回去。”
左晓晴道:“恭喜你工作生活美满幸福!”
当晚张扬喝了不少,晚宴在快十点的时候方才散场,按照他们原来的安排是想去爱神卡拉OK唱歌的,可是四年过去了,当年牛文强经营的爱神卡拉OK因为拆迁已经彻底消失在春阳的街头,所以他们就去了新建电视塔下的银河卡拉OK,因为多数人都是从外地过来,他们当晚入住的都是明珠宾馆,与银河卡拉OK隔街相望。
张扬把车停下,带着赵天才和伍得志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