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0章 回归

张扬笑道:“不累,我陪你们聊聊天,以弥补我过年没好好陪你们的过失。”
左晓晴此时的内心无疑是纠结而矛盾的,虽然她怀念当年和张扬在春阳的时光,可是她的理智却告诉自己,时光一去不复返,现在他们都已经改变了许多,张扬一开始时并没有出现在聚会现场,左晓晴的内心无疑是失落的,可当张扬出现之后,带给她短暂的惊喜过后,她内心中感觉到更多的是惊慌。因为她不知应该如何去面对张扬,现在的张扬事业春风得意,感情上也已经有了归宿,她和他之间从未有过任何的承诺,他们的那段感情也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过眼云烟,左晓晴后悔这次为什么要来,那份美好的感情只可能存在于回忆之中,永远也不会再找回来。
有人说过吻是甜蜜的,左晓晴此时的内心是甜蜜的,可是她的唇却感到了咸涩的滋味,那是她自己无声滑落的泪水。
张扬笑道:“我都说过了随便您安排!”
徐立华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今天上午你当年在县医院实习的同学来过,其中有个女孩子过去和你挺好的,也过来了。”
张扬站起身来,可小庚新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谁都不知道他哭什么,他小手指着张扬,小嘴扁扁的非常委屈。
河畔的对岸。隐约传来歌声……如果再回到从前还是与你相恋。你是否会在乎永不永远,还是热恋以后简短说声再见,给我一点空间……我不再轻许诺言,不再为谁而把自己改变……热吻良久,两人方才分开,左晓晴牵住张扬的手,在月光下凝视着他的面孔,含着泪,笑着摇了摇头。心中却在默默告诉自己,回不去了。
张扬道:“穿啥婚纱啊,咱们中国人不兴那玩意儿,弄件大红棉袄穿上就行,我回头骑着大马,雇一顶轿子,把你抬回家去。”
张扬笑着装了起来,玛格丽特那边也准备好了,把张扬叫了过去,塞给他一个信封,张大官人只是用手一捏,老太太在信封里应该装了一万美元,相比而言,岳父大人的红包太薄了。省委书记还是不如美国老太出手大气,话说回来,要是宋怀明出手比玛格丽特还大气,经济上十有八九要有问题了。
张扬想起自己带来的蛇皮袋,从中拿出了他专程从韩国带来的礼物,基本上都是化妆品,家里的每位女性一个不落下,还有给小庚新买的玩具,宋怀明那里,他送了一套皮具。
楚嫣然得悉张扬从京城返回也是非常开心,她让张扬当晚就来家里吃饭,这段时间她陪着外婆在东江附近游览了一番,也是前天刚刚返回东江,本来玛格丽特想住酒店,可宋怀明夫妇无论如何都要请她来家里住,盛情难却,只好去宋家住了,玛格丽特对宋怀明的小儿子很是喜欢,柳玉莹本身又极会做人,对老太太的关心无微不至,一来二去,玛格丽www.hetushu.com特干脆认了柳玉莹做干女儿,这也充分显现了老太太的睿智,这样一来等于亲上加亲,宋怀明仍然是她的女婿。
宋怀明道:“坐吧!”
相比酒店而言,张扬更喜欢在家里吃饭的氛围,一家人坐在一起团团圆圆,和和气气。玛格丽特最关心的就是张扬和嫣然的婚事,张扬把家里的意思说了,楚嫣然听到他准备把婚期定在十一,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她小声道:“时间太紧了,订婚纱都来不及。”
玛格丽特笑道:“行了,知道你的心意,别搞得这么隆重。”怀里的小庚新不知为何格格笑个不停,也不知道他开心什么。
张大官人到觉着没什么:“妈,我一直都想问你,我认识的这么多女孩子里,你最喜欢谁啊?”
张扬道:“这样,我回东江和嫣然商量商量。”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工作上的事情,周省长跟你谈过了?”
张扬背着一个大蛇皮口袋,看起来有点像赶火车的民工,右耳还红红的,他笑道:“宋叔叔,我刚到东江。”
楚嫣然看到父亲的车到了,慌忙放开张扬的耳朵,虽然如此,张大官人的耳朵也被揪红了,张扬叹道:“悍妇啊!想不到你是个悍妇!”
徐立华扬起筷子照着他脑门就敲了一记:“臭小子,你胡说什么?我可警告你,你千万不能对不起嫣然,是!妈知道好女孩多得是,可嫣然只有一个啊!”
张扬让他赶紧去睡了。
张大官人笑道:“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了那晚的一些事情!”
宋怀明来了一句:“天冷,赶紧进屋吧,耳朵都冻红了!”
左晓晴道:“不用说,我明白!”
徐立华道:“还是我去吧!”
张扬连连点头,心中暗叹,嫣然果然好手段啊,究竟用什么方法把老娘给哄得服服帖帖的,一颗心全都向着她那边,想当初,母亲还是偏心何歆颜多一点呢。
宋怀明道:“你什么时候去的韩国?”
张扬笑道:“随他们!”
赵铁生一旁听着,这种事情他插不上嘴,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孩他妈,我看你也别操心了,三儿做事有分寸。”
张扬本想和杜天野见上一面,可杜天野最近工作很忙,要抽时间见面也只能是晚上,张扬可没那么多时间呆在江城,有话只能等到下次见面了,反正他不久以后就得前往滨海上任,从滨海到江城并不算太远,以后见面的机会肯定会很多。
楚嫣然道:“没觉得,哪儿弄来的这辆车?”
张扬道:“我……”
左晓晴以为他没什么好话,低下头,双目盯着脚下不再答话。
楚嫣然道:“她是你妹子,我和她不是很熟,还是送给你的。”她看了看军牌,这个薛伟童能量可真是不小。
赵铁生闹不明白从省城到县里是升还是降,他低声道:“怎么从省城回到县里了?”
张扬笑道:和*图*书“我妈准备给我刺字呢!”
张扬向二老敬酒之后,把自己已经确定从东江调往滨海县当县委书记的事情说了。
赵铁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三儿,别怪你叔瞎说八道,我没啥文化,你知道的。”
张扬道:“嫣然对我挺好的,妈!其实我也不差啊!”
楚嫣然甜甜笑着,迎上前去,接过父亲的手包:“爸,您下班了!”
左晓晴的手终于离开了她的衣兜,环围住了张扬的腰,她的吻也从开始的生涩和矜持,渐渐变成了热烈的回应。
徐立华道:“谁也没说你不好,对了,今年给我拜年的还有很多……”她落下酒杯,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发愁,春节期间给她拜年的女孩子可不少,何歆颜、秦清、常海心、胡茵茹、海兰……甚至连那个香港女孩安语晨也打来了电话拜年,徐立华虽然没明说,可心中明白,这些女孩子跟儿子之间都属于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欢喜的是这么多优秀的女孩子看上了自己儿子,愁的是,儿子只能娶一个媳妇,他和嫣然已经定下来了,可不能对不起人家。
楚嫣然明白了,走过去压着张扬的肩膀:“跪下,跪下,你把小新给吓着了!”
张扬也在笑,感觉到收场许久的往日情愫一股脑都被唤醒:“晓晴……”
张扬在家里只呆了一个晚上,他第二天一早就和赵天才他们前往江城,去秦家里给秦传良拜了个晚年,然后又去了姜亮家里,以压岁钱的名义给了姜子涵一千块,姜子涵这孩子很懂事,推让了一会儿才收下了这笔钱,送张扬出门的时候,他避开母亲询问父亲案情有没有眉目。
张大官人笑道:“可以,可以!”他从后备箱拿下了一个大包裹!”
张大官人回头看了看那辆坐地虎:“我觉着挺低调啊!”
张扬一听就知道她说的是左晓晴,笑道:“你说的是左晓晴吧,今晚我和他们一起吃饭来着。”
张扬笑道:“丫头,几天不见怎么满嘴醋味儿?”
徐立华赞同的点了点头:“对了,前两天我们刚从老家回来,嫣然就打电话过来拜年,宋书记夫妇两人也给我们通话了,三儿,你找到嫣然这么好的女孩子,真是前世修得福分啊!”
张扬知道自己的这句话问得等于没问,他笑道:“妈,要是我给你多娶回几个儿媳妇伺候您,您开不开心?”
柳玉莹将儿子交给保姆之后重新来到了楼下,她笑道:“干什么,搞得那么严肃,怀明,这是家里,你别把家搞得跟工作单位似的,吃饭!”
宋怀明也没拦着他,知道这方面张扬特别传统,等他磕过头之后,给了他一个红包:“图个吉利吧!”
赵铁生端着菜走了进来,他笑道:“你们娘俩聊什么这么开心?”
张扬笑道:“省城像我这种处级干部一抓一大把,去了县里,我说了算,以后滨海我就是一把手。”
赵铁http://m.hetushu.com生愣了一下,听张扬把岳母刺字的典故说了,也跟着乐了起来,他开了一瓶三十年的茅台酒,这些酒都是张扬送给他的,赵铁生平时舍不得喝,也就是逢年过节才开上一瓶。
张扬把左晓晴送回明珠宾馆,回到家中已经是夜里十一点。父母都在那里等着他,二哥赵立武也在,看到张扬回来,徐立华马上站起身道:“我去给你下面去。”
张大官人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站起来,本来他还卯足了劲要给岳父大人磕头的,被小舅子这一搅和,情绪全都没了,必须要重新酝酿一下。
赵铁生摇了摇头道:“谁都别动!”
张扬道:“她现在在美国读博士,我们那一批最高学历了,算得上是事业有成!”
左晓晴道:“如果从未离开过那有多好……”说话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微微有些发酸,慌忙停下脚步望向不远处的春水河。
张扬道:“活在这个世界上本身就不容易。”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妈,我这不是工作需要吗?没办法,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啊!”
宋怀明点了点头,笑道:“张扬来了?”
张扬知道这位继父是个好酒之人,当下笑着点了点头,赵铁生笑道:“你们娘俩先唠着,我这就去。”
赵立武道:“三儿,我把你那两位朋友安排到金凯越住下了,本来想让他们住家里的,他们觉着不方便。”
徐立华想了想道:“嫣然!”现在她当然这样说。
徐立华不满的反转筷子敲了他的手一记:“就会胡说八道。”
张大官人扛着蛇皮袋走进宋家,马上感到其乐融融的家庭气氛,宋家应该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玛格丽特和柳玉莹正在客厅内逗小庚新玩,张扬一进门,把蛇皮袋一放,扑通一声就给老太太跪下了:“外婆,我给您拜年了!”不由分说,邦邦邦三个响头。
楚嫣然俏脸一红,一伸手就将他的耳朵给捉住了,用力一拧:“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跟谁试过了?”
楚嫣然道:“该!我弟弟就看不得有人欺负我。”
徐立华道:“什么话,你和嫣然结婚,我怎么好安排,首先得你们同意才行。”
徐立华道:“小静和兆勇他们决定今年五一结婚,你和嫣然的日子我们也看好了,今年十一行吗?”
宋怀明道:“滨海这次的事情影响很坏,中央领导专门做出过批示,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啊。”
可是她却仍然无法控制住自己,她渴望和张扬单独相处。只有她自己内心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找出一个晕车的理由。走在这春水河畔,熟悉的感觉突然又回来了,正如张扬刚才所说,左晓晴的内心中也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她从未离开过。虽然她很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可能回到那个单纯的季节,可是她真切的认识到。自己对张扬的感情从未改变过。
赵铁生这会儿明白过来了:“对,宁http://m.hetushu.com为鸡首不为牛后。”
此时宋怀明的红旗车也到了,他还没下车就看到这对小儿女站在大门口打情骂俏,唇角不由得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赵立武走后,徐立华让张扬在身边坐下,张扬却来到她的身后,帮她按摩双肩,享受着儿子的孝心,徐立华心中暖融融的。她轻轻拍了拍张扬的手道:“别忙了,从京城这么远过来,歇会儿,洗澡水给你准备好了,要不,你早点睡?”
他向赵铁生笑了笑,叫了声赵叔。把给他捎来的两条烟递了过去。
宋怀明笑道:“不用解释,我明白。”
宋怀明脱了风衣,先去问候了玛格丽特,然后在沙发上坐下,张扬接过楚嫣然递来的茶水,给宋怀明送了过去,这会儿情绪酝酿的差不多了,趁着小庚新不在,又给宋怀明跪下了。
柳玉莹笑着抱起孩子上楼去了。
三人在茶几边坐着,徐立华也倒了一小杯。
张扬悄悄观察了一下宋怀明的表情,发现他的表情平淡如常,应该没有生气,难道宋怀明对自己的这次调动也非常满意?张扬道:“宋叔叔,其实本来我也不想走,可后来考虑到我在东江工作,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我……”
徐立华又道:“本来我还以为你春节期间会带嫣然回来一趟,却想不到你整个春节都呆在京城。”
张扬苦笑道:“我这小兄弟敢情把我当猴耍了。”
“多留一会儿?”
张扬道:“刚巧周兴国去那里做商务考察,我又没去过,所以跟过去凑个热闹。”这件事上绝对不能说实话,别管他的出发点如何,如果岳父大人知道他为了别的女孩子冒着生命的风险前往北韩救人,肺都得气炸了。
张扬道:“您的话在理儿,我的确是这么考虑的,当然还有一层原因,嫣然她爸如今是省委书记,我在他眼皮底下工作,总觉着不自在,压力太大,万一我给他捅了什么漏子,别人肯定会煽风点火,所以啊,我还是离远点儿好。”
左晓晴的娇躯颤抖了一下,她没动,双手仍然插在口袋里,张扬望着她的俏脸,左晓晴紧闭着双眸,嘴唇也抿得紧紧的,可她的呼吸却不由自主变得急促。
张大官人这个郁闷啊,这他妈什么事儿,我是给老太太磕头,你这个小舅羔子跟着添什么乱?说来奇怪,他刚一跪下,小庚新就不哭了,脸上还带着泪,咧着小嘴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这才知道赵天才和伍得志两人已经来过了。赵立武打了个哈欠道:“你们聊,我打了几天的麻将,困死了,不是等你,我早就睡了。”
张扬道:“我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从未离开过!”
赵铁生乐呵呵接了过去,看得出他的心情很好。
张大官人真是欲哭无泪,有只把一只耳朵给冻红的吗?老宋啊老宋,你不厚道啊,刚才你闺女虐我的时候,你看得清清楚楚,连句公道话都不肯讲,天理何在!天理何m.hetushu•com在啊!
张扬道:“我在京城跟他吃了一顿饭,周省长说的很清楚。”张扬回答的时候内心还是非常忐忑的,以宋怀明的修为不会看不出自己再打什么算盘,自己这次的调动会不会惹他不开心?
全家人都笑了起来。
楚嫣然得意的向张扬眨了眨眼睛。
左晓晴摇了摇头:“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哭!”
徐立华道:“要不要我在你后背上帮你刺四个字,精忠报国?”
宋怀明笑道:“玉莹,赶紧把孩子抱上楼,小小年纪就折腾起他未来姐夫了。”
张扬低下头去轻轻吻上了她的唇,温柔的亲吻叩开了左晓晴柔软的樱唇,她轻轻启开樱唇,放任他的舌侵入自己的檀口之中。
张大官人这个委屈啊,扁着嘴道:“这车刚刚整好,只有赵天才和伍得志在后面睡过,我要是撒谎天打五雷轰!”
赵铁生道:“三儿,你饿不,厨房里还有现成的菜,我端上来,咱爷俩喝两盅。”
徐立华道:“你那两位朋友也够客气的,还带了不少礼物过来。”
楚嫣然道:“嗬,你在外面潇洒了十多天,我发两句牢骚不可以啊?”
张扬被母亲难得的幽默给逗笑了。
宋怀明笑道:“对,吃饭!”
张扬在他身边坐下。
张扬笑道:“妈,不用。我吃得饱饱的!”
徐立华赞道:“不简单啊!一个女孩子在美国一定不容易。”
张扬看到这孩子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心酸,杀害姜亮的疑犯已经锁定了,不过仍然没有抓获那林光亮。张扬当然不能将实情告诉这孩子,只是安慰他,让他好好学习,至于为他父亲报仇的事情交给他们就好。
张扬把坐地虎停在宋家门口,楚嫣然听到动静从里面迎了出来,看到那辆越野车,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张扬,要不要这么夸张,怎么把装甲车开到我家门口来了?”
徐立华笑眯眯点了点头道:“可不是嘛,小静和兆勇的事情已经彻底定下来了,丁家那边也不再反对,你赵叔这个人脾气虽然臭了点,可他心中是很疼小静的,只要小静和兆勇能安生过日子,他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现在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在了地上。”
徐立华道:“那女孩子也不错,挺温柔的,过去我还以为你们两人有希望成为一对呢。”
楚嫣然探头看了看道:“这车空间真够大的!”
张扬笑道:“说起来,这辆车还是你的,薛伟童送给你的礼物。”
左晓晴掩住他的嘴唇,轻声道:“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张大官人咧嘴一笑,低声道:“后座椅放平后可以当大床用,那啥,回头咱俩感受感受?”
张扬望着赵铁生的背影,笑着向母亲道:“赵叔的心情挺好啊!”
张扬也随着她停下了脚步,看着左晓晴姣美的轮廓,四年前在春阳的情景宛如电影镜头般一幕幕展现在他的眼前,这厮在面对女孩子的时候从来都不缺乏勇气,展开臂膀就将左晓晴给抱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