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1章 又是一坑

张扬想了想方才回答道:“兼而有之吧!”
宋怀明道:“张扬,你对北港的情况有没有做过了解?”
秦清的手指揉搓着张扬冒出胡茬的下颌,张扬抓住她的手指轻轻咬了一口,低声道:“怎么一股骚味儿?”
张扬摇了摇头,虽然即将前往滨海上任,可是他对北港的政局却一点都不了解。
秦清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这些年平海北部的经济发展状况有所改观,江城发展的不错,渐渐凸出她平海北部经济核心的地位,不过这个北港始终不怎么样,过去是倒数第一,现在仍然是倒数第一。”
玛格丽特抚掌笑道:“好啊,好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用问你!”老太太心明眼亮,嫣然一颗芳心早已交给了张扬,除了这小子之外是不可能看上其他人了。
顾允知笑道:“我发现你的运气很好。”
张扬的大手轻轻抚摸着秦清柔滑的肩头,将自己今晚和宋怀明之间的谈话告诉了她。
在野外缠绵,有种别样的刺激,素来矜持的秦清今晚表现的也是格外放纵,当然,她的这一面永远只对张扬一个人。直到她感觉到筋疲力尽,方才顺从地躺倒在张扬的怀中,轻声道:“你不是人!”
张扬不知秦清为什么忽然想去青龙湖,不过他对伊人的请求自然遵从,开车离开了东江市区,直奔新城区工地现场。
宋怀明笑了:“滨海是北港最重要的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用不了多久滨海就要成为县级市了,你这个县委书记,很快就要成为市委书记。”
张扬来到约定的地点,看到秦清身穿灰色羊绒大衣,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等着,秦清显然没有认出这辆越野车,目光还向远处张望着,张扬把车停到她的身边,推开车门笑道:“秦书记,请上车!”
顾允知点了点头,周兴民的名字他早就听说过,但是他对这位年轻的干部缺少了解,顾允知对周兴民和宋怀明的组合还是充满期待的,乔振梁接替他的位置之后,他和宋怀明之间并没有预想中的默契,乔振梁在政治上处处表现出独断独行,让宋怀明不得已选择了低调,顾允知对此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评判,他认为乔宋的组合并不成功,甚至还比不上当初他和宋怀明搭档的时候。
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道:“您是说我运气好?”
秦清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张扬,其实我挺不明白的,为什么你的心里可以装得下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事?”
张扬道:“我听说北港市委书记项诚是薛家的人?”
楚嫣然把张扬送到了门外,虽然她很想陪在张扬身边,可住在父亲这里,毕竟要有所顾忌,两人手拉手在车前站着,张扬道:“丫头,那啥……要不咱……”
楚嫣然俏脸绯红道:“你问过我没有?”
张扬道:“无所谓,我从来都不怕麻烦,事和图书儿越多越好,我怕的是没事可做。”
张扬笑道:“宰相肚里能撑船,我这样的人,注定闲不住。”
这几天张扬呆在东江更是为了一一作别,顾允知那里显然是他必须要去的。
张扬道:“我也不想走,可这次是不走不行了。”
秦清一双明眸凝望张扬道:“无所谓等多久,反正已经做好了等你一辈子的准备。”
张扬也适应了她对自己的称呼,张扬就张扬吧,反正大家都是同龄人,张扬笑道:“顾董事长最近生意忙的怎么样?”
顾允知从不单纯的去看一件事的表面,张扬前往滨海的背后一定有不少的故事。虽然提出这件事的是张扬,可是文国权表现出如此的重视,绝不是因为他仅仅出于对这个干儿子的疼爱,顾允知低声道:“北港走私猖獗,犯罪率居高不下,让你去滨海,可能是为了从此打开一个缺口。”
秦清笑得越发开心,一双修长的美腿常春藤一般缠绕住了张扬的大腿,吻了吻张扬的唇:“我喜欢!”她的娇躯在张扬健美的身躯上轻轻摩挲着,不多时张大官人的内火再度燃烧了起来,秦清压住了他的身体,双手扶着他的肩头,很小心的坐在他的身上,用温热的身体将他包容在内。
张扬道:“我没问题,全都听你的。”其实他感觉十一也仓促了一点,自己马上就要前往滨海上任,那边的一切都是未知数,的确没有太多时间去操办婚礼。他这么一说,却又留意到楚嫣然的表情闪过一丝失落,这厮的脑筋是非常的灵活,楚嫣然心中肯定是非常纠结和矛盾的,她并不是觉着时间上仓促,而是心理上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张扬心中一动,向宋怀明道:“宋叔叔,我想和嫣然先把证领了!”
晚饭之后,宋怀明把张扬叫到了书房,有话单独对他说。宋怀明所说的并不是张扬和女儿的婚姻问题,他是个开明的父亲,也对张扬和女儿的感情看得很清楚,两人的感情的确应该到了结果的时候,宋怀明真正关心的还是滨海的问题。
秦清笑道:“你去哪里都太平不了。”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张扬胸膛上画着圈儿,轻声道:“你和嫣然的事情定下来了没有?”
车内的空气变得暧昧起来,秦清在不知不觉中被张扬将衣衫剥得精光,在坐地虎超大的车内空间里体验了一次别样的激情。
秦清道:“就是想和你一起看看新城区工地,看看我们共同创业的地方,你要走了,我想你牢牢记住这里。”
“小子,蛮自信啊?”
宋怀明微笑不语,既然张扬已经悟到了,自己就没必要做进一步的说明。他低声道:“北港存在很多的问题,其中最严重的就是走私,虽然省里针对北港走势猖獗的现象进行了专门整治。可惜收效甚微。因为走私也引发了一系列的犯罪现象,进而和图书影响到北港市的社会治安,在全省来说,北港不仅仅是经济上最为落后的城市,也是犯罪率最高的城市。”
张扬道:“爸,我只知道北港是平海经济最为落后的城市,拖了整个平海省的后腿。”
张扬压住内心的情火,把想将清美人就地正法的念头硬生生压了下去。
宋怀明意味深长道:“可能吗?”他对这个未来女婿算得上是相当的了解,不给他点甜头,这小子是不会出力,必须让他看到目标,他才可能全力以赴。
“不要了,还是等我下次回来,想领证,怎么也要正儿八经的向我求婚,要不我多没面子!”楚嫣然俏脸红了红,忽然踮起脚尖飞快的在张扬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迅速向家里逃去。
宋怀明道:“早在我来到平海的时候,就知道北港的很多问题。这次的火灾虽然是偶发事件,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是必然的。”
张大官人一脸痛苦状:“我这叫自渎吗?”
张大官人一双眼睛灼灼生光,这货的虚荣心被宋怀明一句话就成功的勾起来了,不过这厮从来都是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主儿,压低声音道:“要是那样,市委书记还是处级?”
张扬道:“通过今晚和宋书记谈话,我忽然感觉这次去滨海太平不了。”
张扬再度吻住她的唇:“我们的事业应该在这里。”
张扬道:“咱俩在京城不是说好了吗?”
张扬道:“宋叔叔,我去的是滨海!”
宋怀明笑道:“做人不能好高骛远,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滨海是北港最乱的地方,想获得提升,想在政治上更上一层楼,就必须先证明你的能力。”
楚嫣然道:“我不记得了!”心中却是开心不已。其实她并不在乎领不领证,那一纸文书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张扬主动提出来,证明他心中始终最在乎的还是自己。
秦清望着张扬,真真正正感觉到他就是毒品,自己已经深深沉溺其中不能自拔了,如果她能够做到再理智一点,她就应该彻底斩断和张扬之间的情丝。让他和楚嫣然幸福的生活,可是她做不到,就算她能够做到,张扬也改变不了他的风流性子。
秦清格格笑了起来,搂紧了张扬,俏脸紧贴着张扬的面颊,充满感伤道:“我不想你走。”
张扬道:“我本来以为这次调动会让他不高兴,却没有想到我又主动跳到坑里了。”
此时顾养养回到了家里,看到张扬来了,她欣喜万分道:“张扬,我看到门口那车,就猜到是你的。”她现在是彻底不再称呼张扬姐夫了,对父亲那边的解释是,张扬现在已经和楚嫣然订婚了,自己再喊他姐夫有些不合适,其实这小妮子内心里有自己的盘算。
张扬叹了口气道:“宋叔叔,说真的,我现在感觉自己主动往坑里跳!”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无需指教,该说的我和图书都说了,你又有哪次按照我的话去办过,正如我刚才所说,你吉星高照,一个人如果运气真的很好,那么无论他怎样做都不会吃亏,过去我不信,现在我相信了!”
张扬道:“我的能力还用证明吗?”
张扬并不否认,点了点头道:“感情永远都是自私的,谁的感情也做不到大公无私。”
张扬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顾允知淡然一笑,他很容易就猜到张扬这次前往滨海有避嫌之意,宋怀明已经正式升任平海省委书记。在岳父大人眼皮底下工作也不是那么自在的事情,想起宋怀明和张扬的关系,顾允知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女儿来。
月光透过坐地虎的天窗透射进来,张扬拥着秦清的娇躯,躺在平坦的后排。
顾允知道:“平海的北部本来就比南部落后,这种发展上的不平衡是从我执政的年代就延续下来的,我本想在任期内做出一些改变,可惜最终还是没能完成这个愿望,始终引以为我执政期间最大的遗憾。”
张扬道:“因为滨海港口大火的事情。县委书记昝世杰出来承担责任,省里考虑到没有其他的合适人选,就把我给派过去了。”
秦清小声道:“这么说,宋书记再下一盘很大的棋。”
宋怀明笑道:“这种事不用问我,你是嫣然选的,同样,你想选择嫣然做你的妻子,你们彼此就要承担起责任,要有对彼此好一辈子的准备,什么时候感觉准备充分了,感到自己的肩膀足以承担这样的责任,你们就去领证,我个人没有任何的意见。”
张扬停下车,侧过身,将秦清的娇躯拥入自己的怀中,俯身吻住她的柔唇,在张大官人的调教下,清美人的吻技也日趋娴熟。
张扬道:“北港问题这么多。看来要换的不是滨海县委书记,应该换市委书记才对,宋叔叔,要不您给我提两级得了。”
宋怀明道:“我对北港的状况一直都很不满意!”在张扬面前他并不掩饰内心中的真实喜好。在宋怀明看来,以北港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应该成为平海省内最落后的城市。成为拖整个平海后腿的一环,然而现实却正是如此。
听说张扬的工作地点又有变动,顾允知多少有些诧异,毕竟张扬在东江新城区呆得时间并不长,短短的几个月,虽然在招商引资方面做出了些成绩,可是新城区的建设才只是刚刚开始,想不到他这么快就被调往他处。
秦清的手指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在他胸前滑动:“张扬,答应我,好好对待嫣然。”
秦清道:“嫣然呢?”
张扬不解的看着顾允知:“爸,我今儿过来是想您指教我几句的。”
离开省委家属院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张扬给秦清打了一个电话,秦清知道他今天回来,一直都在家里等着他呢,让张扬直接把车开到小区附近。
宋怀明呵呵笑道:“http://www.hetushu.com是你自己要去的。”
张扬也不是傻子,政治上没那么多人情可讲,岳父明显是在给他上眼药呢,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岳父给出这么多的优厚条件,无非是想利用他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虽然这种利用是善意的,是一种良性导向,但本质还是利用啊。
顾允知带着微笑点了点头。
秦清道:“项诚救过薛老的命,其他我就不清楚了,这个人我见过几次,给我的感觉很正直,有什么说什么?北海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的问题,可能是他的管理上存在问题吧。”
张扬舒了口气,望向天窗外的明月,低声道:“其实我和普通人不一样。我爱你,我一样爱她,我爱你们,发生在别人身上是一种花心,可发生在我身上很正常,我的确产生过负疚感,那是看到你们纠结落泪的时候,可是如果让我不爱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做不到。”张扬停顿了一下道:“所以我也觉着。我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好东西!”
顾允知道:“你自己对这次的调动怎么看?”
楚嫣然道:“我想去神庙岛结婚,那边的一期工程全部完工要等到明年五月。”她伸出手去放在张扬的大腿上晃了晃,显然在征求张扬的意思。
秦清笑了起来:“你自己的味道!”
顾养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这个董事长是挂名的,具体的事情都是茵茹姐她在管,现在工厂的经营已经上了轨道,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去工厂里看看,年终的时候帮忙发个红包什么的。”
虽然顾允知的话只说了半句,可张扬也从中悟到了什么,顾允知一定是遭遇了某种不可抗拒的阻力,他想起了之前听说的事情,项诚的背后是薛家,难道是薛家给顾允知施加了压力?人在官场中绝没有宁折不弯的道理,否则你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顾允知也不能免俗,他必须考虑到周围的环境,张扬低声道:“最初我只是想换一个环境,这件事我最早跟文副总理说了,前两天周省长在京城见到我,是他提议我前往滨海。”
张扬点了点头:“琢磨着去领证呢,可这小妮子比我还能沉得住气。”
这句话顿时将张大官人内心的情火点燃了起来,秦清从他的眼神就意识到了什么,小声道:“别胡闹,这儿是宿舍门口。”
张扬听不懂什么偶然必然,他低声道:“宋叔叔,您是对北港的领导层不满意吧?”
秦清道:“感情上你是个极其自私的家伙。”
秦清这才看到里面的张扬,她笑了笑,进入车内坐下,张扬道:“等很久了?”
周兴民和宋怀明的年龄相仿,他的到来让平海的领导团队真正实现了年轻化,这在全国范围内也是不多见的,宋怀明是一个改革派,周兴民同样是一个改革派,两个改革派遇到了一起,不知能够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虽然新城区多处m•hetushu.com已经开工,可是整个新城区还是显得非常空旷,张扬将越野车驶到了青龙湖西北,四野无人,整个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了他们两个。
张扬几次冲口欲出,想把自己在韩国看到顾佳彤的事情告诉顾允知,可话到唇边还是咽了回去,顾允知已经接受了佳彤去世的现实,已经饱尝晚年丧女的痛苦,现在自己在没有找到佳彤之前,如果给他这份希望,肯定会搅乱他业已平静的生活。张扬决定,这件事在真正找到顾佳彤之后再告诉他,顾允知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是他将顾佳彤带到他面前的那天,这件事还是搁在自己内心深处的好,与其大家一起受煎熬,不如他自己一个人受煎熬。
顾允知这个春节都是在西樵古镇渡过的,初七才返回东江,家里只有他和女儿养养,儿子顾明健倒是在节前来过一次,可顾允知没见他。顾允知对上次江城制药厂的事情仍然耿耿于怀。
张扬点了点头:“成,那我走了!明儿别忘了把手续准备好了,咱俩领证去!”
张扬的大手探入秦清的衣襟内,揉搓着那对嫩白的乳鸽,秦清的呼吸因为他的骚扰而急促起来,轻轻推了推他道:“我叫你来可不是为了这个。”
秦清温婉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北港的问题存在已久,这两年北港的走私越发猖獗,大家其实心里都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但是谁都不好解决。”
顾允知道:“我虽然退下来了,可是这两年平海发生的事情还一直在关注着,北港的发展的确不尽如人意,相对来说北港的领导班子这些年倒是比较稳定,项诚这个人我比较清楚,原则性很强,做事认真负责,不过……”顾允知指了指自己的头道:“这里欠缺灵活,当初把他放在北港并不合适,我原本想对他的位置做出调整的,可是后来……”顾允知说到这里停住了说话,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提也罢。”
顾允知道:“你去滨海究竟是你自己的愿望,还是上头的意思?”顾允知的这句话问到了关键之处。
张大官人摸着被楚嫣然吻过的地方,笑着摇了摇头。楚嫣然最让他心动的地方就是对他的真情,虽然她已经贵为贝宁财团的总裁,可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是当初那个羞涩的小丫头。
汽车驶入干道之后,秦清向张扬靠拢了一些,螓首偎依在他的肩头,小声道:“带我去青龙湖!”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明天你过来接我。”
顾允知呵呵笑道:“养养,也不用这么谦虚,其实你这段时间对药厂的业务也很上心,不是最近谈成了几笔生意吗?”
张扬笑道:“为什么?”
张扬道:“您要是真觉着我没那个本事,也不会把我放到滨海去。”
秦清道:“难得糊涂,我现在才明白,原来感情上糊涂一点也是好事。”
张扬笑道:“吃饱了打厨子,就算你是党员干部,也不能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