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3章 事情有变

张扬道:“我又不是去当北港市委书记,我是去那里当滨海县县委书记。”
常海心没想到他说走就走:“喂!”
常凌峰道:“我去了丰泽跟你搞机场建设,你那边就拍屁股去了南锡搞省运会,等我过去帮你建设体育场,你又来到东江搞新城区,本来我都想告老还乡了。你威逼利诱的把我给绑架过来这里,我这边屁股还没把凳子捂热呢,你又挪地方了,张主任,咱能别这么折腾吗?你不累,我可累了。”
张扬道:“我也这么认为,祁山不知得罪了什么厉害人物,最近他遇到的倒霉事的确不小。”
张扬道:“你想想啊,我上任前,你们把这件事搞定,别人不会想到我身上,如果我上任之后再把陈凯给换了,别人肯定要把责任算在我头上,我刚去滨海,就得罪人,你说这是不是对以后的工作开展不利?”
焦乃旺道:“也不用太赶,我估计要在下午三点左右才能到那里,你三点前赶到就行。”
荣鹏飞重重点了点头。
张扬道:“那我的需要谁来满足啊?”
“明天十五,后天不就是十五以后吗?你准备一下,后天咱们一起走。”
张扬毫不客气的在沙发上坐下了:“焦部长,我又没埋怨谁,因为这件事我心里还感激的不行,正准备好好谢谢您呐。”
张扬走到门前,将房门从里面插上了,回到常海心身边,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常海心用力搂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近乎疯狂地亲吻他的唇,小声道:“我舍不得你!”
焦乃旺笑道:“别,我可没把你发到滨海去,提议你去滨海的是周省长,宋书记亲自点头,跟我没关系。”
张扬却道:“我还得去别的地方,你别忙活了,虽然你可以不跟我走,但是我要是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你得帮我出主意。”
张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向楼上走去,他先去了常凌峰的办公室。常凌峰看到他进来,站起身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焦乃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是省组织部长啊,张扬这小子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居然在这里跟他讨价还价,也就是张扬,换成别人,焦乃旺早就把他赶出了办公室,焦乃旺也不仅仅是因为张扬背景的原因才对他客气,过去在南武张扬曾经救过他孙子的性命,单从这一点来说,焦乃旺这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个莫大的人情。
张扬道:“好苗子更得去第一线锤炼,真把人弄到你们省厅,肯定在文山会海里荒废了,而且他好像也没什么耀眼的政绩,这次去滨海刚好可以大干一场。”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好!不过这件事我还要和高厅商量一下。”
楚嫣然听说张扬有工作要办,让他尽快去,她和林秀夫妇陪着老太太前去就行,张扬又给三宝和尚打了电话,刚巧慧空法师也在,张扬叮嘱三宝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自己http://m.hetushu.com忙完工作马上就过去。
常凌峰道:“你别笑,反正这次我是不跟你走了!”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来到省组织部,焦乃旺看到他进来,忍不住埋怨道:“张扬,谁给你放得大假?正式调令还没下,你就自己给自己放假了?新城区管委会那边也不去了?”
常海心气得伸手照着他的身上就打了一记。
焦乃旺道:“不行!昝世杰心肌梗塞住院了,现在滨海县群龙无首,你要是不去,我们就另选贤能。”
张扬笑道:“所以这次我一个人走,我没打算折腾你。”
张扬道:“您什么级别?您是公安厅副厅长,那帮小子在您面前敢说半个不字?我是没有您这级别,当然没有您这种气魄,要是我混到了您这种地步,别说是滨海县公安局长,我把北港市局的几个头都给换了?你说这帮废物,干吃闲饭不干正事儿,稍微尽点心,北港的治安情况也不能乱成这个样子,荣厅,您说是不是?”
张扬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笑道:“怎么?还是舍不得我?”
张扬道:“别介啊,你这边的工作还没稳定,不能走,再说了,你给我当司机,谁给秦书记开车啊。我挖谁的墙角也不能挖秦书记的墙角。”张大官人这句话倒是实话,秦清这边的工作也是刚刚开展,万事开头难,正是用人的时候,他跟谁抢也不能跟自己女人抢!疼都疼不过来呢。
张扬信誓旦旦道:“焦部长,您放一百个心,正月十六我一早就赶到滨海。”
荣鹏飞端起酒杯道:“你小子少给我灌迷魂汤,喝酒!”
张扬低声道:“前两天我去了姜亮家……”
张扬又去给几位主要领导打了招呼,秦清今天去市里开会并不在单位,张扬最后来到了常海心的办公室内,常主任一个人正对着电脑发呆,张扬咳嗽了一声,方才引起了她的注意。
“成,尽量别耽搁的太久!”
张扬道:“你老婆都是我帮你给找回来的,这情分,你一辈子也还不清!”张大官人出门的时候遇到了章睿融,他笑了笑没说话,自从张扬对章碧君产生疑心之后,连带着他对章睿融也警觉起来了,张扬没有急于把常凌峰这位师爷给弄到滨海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荣鹏飞抿了抿嘴唇,说了一句最不愿提及的话:“我怀疑姜亮的死也和祁山隐藏的仇家有关,姜亮死后不久,就有证据指向祁峰,本来我也怀疑祁峰,可后来祁峰又死了,这就推翻了我最初的判断,这个仇家之所以杀害姜亮,也是为了进一步将祁山逼入困境。”
张大官人没说话,脑子里想着常凌峰的话,忽然呵呵笑了起来。
常凌峰道:“我发现自己始终在跟着你的脚步走,到了最后,总是被你给扔下。”
张大官人对这帮损友的举动还是比较感动的,这边的事情交代完,又驱车http://www.hetushu.com匆匆赶往新城区,到了新城区他并没有直接前往秋霞古寺,因为时间尚早,他先去新城区指挥部转了一圈,眼看就要走了,怎么都要回去跟大家道个别。
三宝吃了一惊,问过张扬之后,才知道他已经调往滨海的事情。三宝打心底是不想让张扬走的,他一直都把张扬视为自己的靠山,在东江不管闹出什么事,只要张扬在,他就有了主心骨,张扬肯定会给他撑腰,可张扬才干了几个月就要走了,三宝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自己能够挽留的,叹了口气道:“张主任,您这一走,以后我在东江就举目无亲了。”
常凌峰笑道:“北港市是有了名的脏乱差,这么好的资源。弄得生产总值全省倒数第一,估计省里早就想拿北港开刀了,这次的北港火灾刚好是一个契机。”
常海心伸出小拇指,张扬伸出小指跟她勾在一起:“光天化日就要勾搭啊!”
焦乃旺道:“忠孝不能两全,你请个假呗!”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我靠,乔书记走了干我屁事?又不是我把他弄走得。”
荣鹏飞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的表情,他喝了一杯酒道:“子涵今年的成绩不好,这孩子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本来我想接他们娘俩来东江过节,可是他们不愿意。”
张扬笑道:“又不是一去不回,放心吧,以后啊,一有时间就来东江。”
张扬叹了口气道:“那你不去,我可走了!”他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张扬一听也没辙了,焦乃旺不是不放任他自由,而是事情赶到了头上,现在不抓他抓谁?本来焦乃旺还打算给他交接的时间呢。
张扬的坐地虎一开进指挥部的院子,周山虎马上就迎了上来:“张主任,我听说您要调走了?”周山虎说这句话的时候鼻子都酸了,他能有今天全都是张扬的帮助,他也打定了主意这辈子就跟着张扬好好混,可没想到自己的编制问题就要解决,张扬却要走了,在他心中最尊敬的人就是张扬。
周山虎道:“我想好了,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给你当司机去。”
周山虎不说话了。
张扬道:“今天去静安,后天正式到任。”
张扬道:“要不这么着,我今儿先把外婆送到静安,明天过了十五,我十六上午一准赶到滨海,咱俩约好时间,您走您的,我走我的。”
张扬道:“我像是那么没有人情味的人吗?”
张扬对这种事没多少兴趣,进去后,看到老太太听得专注,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们,悄悄把三宝给叫了出来。
张扬连连点头。
张扬的很多计划都被打乱了,先是玛格丽特突发奇想要返回静安,然后是组织部让他后天去滨海报到,两件事彻底扰乱了张扬的节奏,本来他还答应了梁成龙今晚约几位朋友聚聚,现在只能作罢了,离开组织部,张扬马上就给梁成龙打了电话,把聚会的和-图-书事情给推了,梁成龙那边说得倒是干脆,让张扬只管忙活自己的事情,等一周后,他们哥几个全都去滨海看看,送行宴直接摆在滨海县城,那才显得诚心诚意。
可张扬到宋家不久就接到了省组织部的电话,组织部长焦乃旺让他现在去组织部一趟,有重要事情要谈。
常凌峰道:“乔书记不是走了?”
“哪儿敢呢?荣厅,您是我心中的正义化身,我要是寒碜你,就是寒碜正义使者,我逆天了我!”
他轻声道:“要不等我在那边站稳了脚跟,就把你给调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
焦乃旺听张扬这样说,心里舒坦了不少,理解万岁,他点了点头道:“只要不耽误工作,什么事情都好说。”
张大官人嘿嘿一笑,别看常凌峰平时不怎么说话。可这厮心里明白着呢,有道是看破别说破,常凌峰从来不针对他和秦清的关系说什么。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本来我想远离东江,不想在宋书记眼皮底下工作,可没想到这次正中他们下怀,把我弄到滨海当救火队员去了。”
张扬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了一下,然后迅速端起那杯酒干了,提起姜亮,他不禁想起姜子涵那双悲伤的双眼,面对姜子涵的时候,张扬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姜亮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至今仍然没有找到凶手。
张扬道:“可我已经答应宋书记了!”
荣鹏飞皱了皱眉头道:“我怎么听着好像你在寒碜我啊?”
常凌峰道:“你自己回头看看,你到了哪里。哪里的市委书记不得挪窝啊?”
荣鹏飞道:“他已经决定返回江城上学了,手续我正在帮他办理。”
张扬道:“会!”
张扬道:“算他命大,如果今天我不在场他只怕就麻烦了。”他向前凑近了一些,低声道:“荣厅,你跟我说句实话,祁山是不是有问题啊?”
张扬道:“我把工作开展好了,你们的治安总体水平也上去了,荣厅,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难道都想不明白?”
张扬叹了口气。
荣鹏飞想了想,低声道:“其实我本来想把程焱东弄到省厅的,这是棵好苗子。”
焦乃旺呵呵笑道:“我可赔不起,那可是宋书记的千金啊!”
常凌峰道:“你是不好意思挖秦书记的墙角吧?”
焦乃旺一听,好嘛,这小子把岳父抬出来压自己,焦乃旺瞪了张扬一眼,张扬一脸的笑:“焦部长,要不咱们往后拖一天?”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道:“这么突然?不是十五以后吗?”
荣鹏飞笑了起来:“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你自己开展工作考虑?”
荣鹏飞道:“这孩子认为父亲的死他也要负上一些责任,他居然说,如果不是他考上了东江师大附中,父亲就不会来东江工作,如果不来东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荣鹏飞说话的时候,内心被莫大的痛苦折磨着。
和*图*书宝道:“估计得到明年年初。”
张扬道:“怎样?工程什么时候能够竣工?”
荣鹏飞道:“让他们母子两人在一起也好,相互之间能有个照顾,对孩子的恢复也有好处。”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消息蛮灵通啊!”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那是因为你走的太慢!”
常凌峰起身去给张扬泡茶。
常凌峰笑道:“我算看出来了,你就是一扫把星,走到哪里祸害到哪里,这次去北港还不知道要折腾出什么事情来。你不想在宋书记的管理下工作,我看应该是宋书记不想你留在东江才对,谁也不想留着一灾星在身边,万一你一不小心把他给祸害了怎么办?”
张扬趁机抓住她的纤手,轻声道:“说真格的,你去不去啊?”
两人把那杯酒干了,张扬忙着满上,荣鹏飞道:“对了,先说正事儿,刚才在体育场怎么回事儿?”
常海心点了点头,小声道:“以后会经常回来吗?”
张扬道:“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东江师大附中是全省最好的学校,为什么要转学?”
张扬点了点头道:“三宝啊,你得把这件事给盯好了,务必要保质保量的完成建设,以后,我就不再负责这边的事情了。”
张扬道:“我没让你跟我走啊,我知道你舍不得章睿融,所以我决定成人之美。”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我跟着过去算什么事儿,再说了,我对目前的工作很满意,清姐的身边也需要人啊。”
张扬道:“所以您就多体谅体谅我。”
常凌峰道:“凭什么?这么多年,你给过我一分钱的工钱吗?”
常海心幽然叹了一口气道:“那又能怎样?早知这样,我还不如留在南锡呢。”
张扬道:“可什么可?你现在刚谈了女朋友,要是跟我走,不就是两地分居了?老老实实呆着,好好表现。你要走了,别人趁虚而入,到时候你连哭都来不及。”
荣鹏飞道:“祁山这个人不简单啊!”
张扬对荣鹏飞的人品绝没有质疑的地方,虽然因为姜亮的事情,他一度对荣鹏飞产生了意见,可事后还是想通了,荣鹏飞也不想这件事发生。张扬道:“现在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尽快侦破这件案子,给姜亮报仇,只有这样他们母子才能得到安慰。”
荣鹏飞道:“你性子这么急?”
张扬道:“凡事都得有个适应的过程,让一个孩子接受这样痛苦的事实需要时间。”
第二天上午,本来张扬打算和楚嫣然一起陪着老太太去秋霞古寺遗址看看,下午送她返回静安,本来玛格丽特说好了要在东江过元宵节的,可眼看就要到了,老太太却突然转变了主意,说什么都要返回静安,原因很简单,她想老头子了,想念那棵银杏树,元宵佳节也是合家团圆的时候,她不忍心让老头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岛上过。
张扬道:“可我今天下午得去静安,我要送嫣然的外婆回去。”
焦乃旺http://m•hetushu•com道:“调动手续什么的我都准备好了,后天就去滨海上任。”
荣鹏飞叹了口气道:“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他有问题,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来看,祁峰的死更像是别人给祁山的警告,在缺少证据的前提下,我们可以根据已经发生的事情做一个假设,假如祁山有那么一位仇人,他想尽一切办法要把祁山给整倒,那么他就会针对祁山不停的下手。”
“不去!”
荣鹏飞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负责到底。”他的话更像是一种承诺。
玛格丽特和林秀都信佛,张扬赶到的时候,他们一行已经在三宝和尚的陪同下参观完了秋霞古寺遗址,现在正在听慧空法师讲经呢。
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一个老实的主儿,头探了过去,闪电般在常海心唇上吻了一记,常海心俏脸羞得通红,有些担心的看着房门的方向,确信不可能被看到方才舒了口气道:“什么时候走?”
常海心抵住他的额头:“这可是你说的!”
他这么一说,张扬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他在江城洪伟基挪窝,已经走了的市委书记许常德也被他给拉下马来,他去了南锡,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下马。不过也有例外,至少现在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就没事。张扬马上提出了抗议道:“梁书记不是好端端的?”
张扬笑道:“焦部长,我这不是忙嘛,一听您要把我发到滨海去,我就开始积极做起了准备工作,常言道有备无患,我对滨海那边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不下点苦功是不行的。”
张扬笑道:“什么举目无亲?你是个出家人,早就应该四大皆空,这种话要是让慧空法师听到,肯定要责罚你面壁思过来。”
常海心看到张扬突然出现在眼前,露出一抹微笑,不过笑容中明显带着忧伤,张扬反手把房门戴上,缓步来到她的身边:“常主任忙啊!”说话的时候,手自然而然的落在她的肩头,常海心伸手在他手背上打了一巴掌,小声道:“老实点儿!”
周山虎道:“可……”
张扬道:“情况你肯定清楚了,我和祁山就是偶然遇到了,一群小王八羔子带着军刺想趁乱把他给捅了,照我看这件事是一场蓄意谋杀。”
“切,这是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三宝满脸堆笑的跟着张扬来到院子里,目前这块地方是秋霞古寺的遗址所在,也是要确定保留的部分,目前秋霞寺的重建工程还处于停工状态,过了十五工人们才会陆续回来。
张扬道:“焦部长,您别生我气啊,我一向都是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可这次真的是难办啊,您知道的,嫣然最尊敬的就是她外婆,我要是连答应过的事情都做不好,她非跟我掰了不可!我好不容易才骗来了那么一老婆,要是弄丢了我找谁赔去?你们组织部负责吗?”
荣鹏飞道:“你怕得罪人,我就不怕,好人都让你当了,合着坏事全都落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