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5章 小城印象

玛格丽特道:“我想过了,今天中午咱们一家吃顿饭,晚上你们两个去玩吧,人上了年纪,熬不了夜了,元宵节到处都是花灯,不缺我这个电灯泡。”
楚嫣然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张扬,你信不信,以后你再跟我顾而言他,扯什么你是古代人的混账事儿,我把你耳朵给扯下来!”
张大官人真是目瞪口呆,麻痹的,一个小收费员居然这么牛逼,改天等老子有空看我怎么收拾你?张扬也没跟他计较,给了十块钱进了滨海县城。
焦乃旺道:“要不怎么会被咱们宋书记的女儿看上啊!”焦乃旺不着痕迹的再度点明,张扬是省委书记的女婿。
官员看官员,首先考虑的不是对方的能力如何,而是对方的背景如何,比如北港市市委书记项诚。提到项诚,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北港市的市委书记,而是薛老的救命恩人。所以张扬虽然没到滨海,很多官员已经对他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那就是,张扬是省委书记宋怀明的准女婿,还是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的干儿子,如果没有这样的背景。他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当上滨海县委书记。
老板点了点头,让人给张扬下了碗海鲜面,味道不怎么样,清汤寡水的,连颗虾米都没捞到,可结账的时候把张扬吓了一跳,一碗面要了他28元,就算是在东江省城也没那么贵,在春阳那边最多也就是5元的水准,张扬琢磨着遇到黑店了,也没吭声,结账走人,就快出门的时候,那老板又追上来:“先生,湿巾的钱没算呢,你再给两块。”
张扬哈哈笑道:“外婆,您不是电灯泡,您是红太阳,没有您的指引,我们这些晚辈看不清前进的方向。”
两点前张扬已经来到滨海县城,让张扬郁闷的是,从北港前往滨海的道路坑坑洼洼,尘土飞扬,明显就是年久失修,更为离谱的是,这么破烂的一条路,还有两个收费站,张扬在滨海收费站的时候,看到之前的两辆车全都免费放行,到了他被拦住了,张扬道:“怎么前面的不收啊?”
两人勾画着未来,坐在楚嫣然的房间内一直聊到深夜,楚嫣然忽然问道:“张扬,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在外面究竟有多少红颜知己啊?”
楚嫣然道:“笑什么?一脸的淫贼相!”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
项诚笑道:“小伙儿蛮帅!”
张大官人牵着她的纤手道:“不信你摸摸,小和尚脑袋都听大了!”
县委县政府门前的明光路相对好一些,至少没有像别的地方那样垃圾遍地。
许双奇在心底是很想把整个滨海县突击整理一下,只要上下一起努力。县城面貌在短时间内虽然不可能彻底改变,但是短暂的整洁有序还是能够做到的,昝世杰在的时候,许双奇对昝世杰并不服气,可当昝世杰真正确定离开滨海,许双奇方才发现,很多他认为简单的事情,真正做起来都没有那么容易。在昝世杰急病住院,新任县委书记张扬没来的这几天里,许双http://m.hetushu.com奇就是滨海县的一把手,可是他发现即使是这几天,他也没有一件事可以做到一呼百应。县里的那帮干部,很少有人买他的帐。许双奇悲哀的发现,自己的那点威慑力也仅限于可以看到的那点范围内。许双奇从没有见过这位新任县委书记,可是他听说过张扬的不少事迹,知道这个人很有些背景。
张扬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最后把车停在县委县政府门前的停车区。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抬起头仰望着面前的十层高楼,想起马上自己就要成为这里的真正主人,内心中不免产生了一些激动,张大官人沿着台阶一步步走了上去,脑海中过电影般回忆着他从黑山子乡进入仕途之后所发生的一切,他的政治生涯从今天起跃升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许双奇来到张扬身边,双手伸了出去抓住张扬的右手,很激动很热情的摇晃着:“张书记,欢迎,欢迎你到滨海来领导工作!”
玛格丽特在张扬的指点下打了一路养生拳,微笑道:“张扬,你教给我的这套拳法真的很不错,一套打完之后,感觉精神抖擞,仿佛我又年轻了十多岁。”
玛格丽特笑道:“不是我交给你,是她选择了你!”
玛格丽特道:“两个人想最终走到一起,不可能只有一个人牺牲,而是要双方都做出体谅和让步,如果我和老东西能早点悟到这一点,我们之间也不会分开这么多年。”
张扬迎向领导车辆的同时,也有一队人马向停车处迎去,为首的就是滨海县县长许双奇,这群人就是以他为首的滨海县党委班子成员,这么多领导一起出来,当然要有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马上有警卫把张扬给拦住了,原因很简单,现在的滨海县委大院内少有人认识张扬。这些警卫当然就更不用提了,拦住了新来的县委书记,还振振有辞道:“干嘛的?干嘛的?走远点!”
玛格丽特轻声道:“你未必懂,嫣然之所以接下贝宁根本的原因是要为我分忧,她不想我太过操劳,在她的内心深处,是不想从事商业的。”
焦乃旺道:“如果不是中午项书记非要留我在北港吃饭,我肯定比你来得要早。”说完他把张扬引见给滨海市委书记项诚。
张扬笑道:“您是?”他也隐约猜到许双奇的身份,可他又没见过许双奇,哪有那么容易就对上号。
“我是古代人,我穿越时空从大隋朝过来的,在我们那个时空,感情观和婚姻观和这边完全不同!”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麻痹的,自己毕竟是从省城下来的干部,这厮难道看不出自己身上的官威吗?张大官人正准备面孔一板,双眉一竖,王八之气威震四方的时候,省委组织部长焦乃旺已经下车朝他这边挥手了:“小张,站那儿干什么?赶紧过来啊!”
张扬先向省委组织部长焦乃旺走去,笑道:“焦部长,还是我快吧!”
张扬估摸着焦乃旺那帮人就要到了,笑道:“来碗面!我赶和*图*书时间!”
焦乃旺笑了一声道:“见面再说!”挂上电话的时候,他透过车窗向外望去,看到张扬正从行政办公大楼内走出来。
收费处的管理员懒洋洋看了他一眼道:“我认识你吗?”
“谢我什么?”
张扬心说这老焦也不厚道,我现在就在北港啊,饭都没吃,你好歹也招呼我一声,顺便和北港市委班子成员见见面。看来焦乃旺将这个程序直接就给省了,他本以为要先去北港市组织部打个招呼呢。
张扬抬起头,刚好看到露台上的楚嫣然,楚嫣然的秀发稍微有些凌乱,俏脸上的潮红仍然没有褪去,慵懒的风姿让人着迷,想起昨晚的狂乱,张大官人的唇角不禁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玛格丽特微笑道:“过去我也担心过你们太年轻,可事实证明,你们已经长大成人了,已经有能力自己去处理任何事,我把贝宁交给嫣然,嫣然现在就做得很好,她从商,你从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块天地,很好,你们做得很好。”
警卫这会儿明白了,感情眼前这位年轻人就是新来的县委书记啊,他们都听说来了一位年轻的县委书记,可谁也没想到会这么年轻,二十出头就当上了县委书记,这官运可不是一般的亨通啊!警卫惊奇和羡慕过后,马上感到的就是害怕,县委书记刚到,自己就把人家的大驾给挡了,这就是有眼无珠,得罪人找窍门,警卫吓得结巴了起来:“张……张……张……书记……”
“许县长啊!”张扬摇晃了一下他的手掌道:“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楚嫣然笑道:“你去做啊,不怕我在你庙旁盖尼姑庵,你只管去做!你就算做了和尚也是一个花和尚。”
“都不认识你,你缴费呗!”
张扬道:“丫头,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话吗?”
“谢谢您肯把这么好的嫣然交给我。”
许双奇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就暗自发出了人比人气死人的感叹,无论任何社会都是朝里有人好做官,张扬才二十七岁,而自己已经四十八岁,他儿子都已经二十五岁了,如果许双奇知道张扬的真实年龄只有二十四岁,只怕他扑到南墙上一头撞死的心情都有了。
警卫上下看了张扬一眼:“小伙子,一边站远点儿,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混进来想找领导请愿是不是?想蹲号子了?身上皮痒了?不想惹事赶紧一边玩儿去。”
玛格丽特道:“人的生命终有走到尽头的一天,任何人都不能例外,张扬,记住我的一句话,一定要好好珍惜身边人,专注事业的同时也不可以忽略家庭,每个人的理想都是崇高的,可现实和理想之间永远存在着巨大的落差,我是美国人,我也不是党员,我的有些想法和你们不同,可能因为我是个女人的缘故,我缺少远大的目光,我认为,如果每个人都能把自己管好,再把自己身边的人照顾好,那么这个世界要比现在美好的多。”
张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无论他怎样告诉楚嫣然www.hetushu•com事实的真相,这丫头却始终都不相信他。
北港市市委书记项诚就坐在焦乃旺的身边,他顺着焦乃旺的目光也发现了张扬,微笑道:“焦部长,他就是张扬?”
楚嫣然道:“什么话?”
许双奇知道人家是百分百的恭维自己,就他那点名气,离开滨海就没几个人知道,根本不可能称得上什么大名,至于如雷贯耳更是无从谈起了。
“许双奇!”
楚嫣然早早的起来为他做好早餐,一直将他送到汽车旁,这才依依不舍的告别。
张扬道:“外婆,谢谢您!”
张扬笑道:“我是个无名小卒,这次来北港,是抱着向项书记学习的心思来的,以后还请项书记多多指点我,关照我!”当着大家张扬这么说,给足了项诚面子,项诚也乐得合不拢嘴,心说这小子还算懂事。项诚道:“你过去的工作成绩大家都听说了,北港就需要你这样敢于改革创新的人才。”
张扬道:“到了,在行政办公楼的大厅里呢,我看到你们车了,这就过去接您。”
张扬道:“谢谢项书记夸奖,我还年轻,做事难免会有不成熟的地方,以后啊,我得向您多多学习。”
张扬道:“外婆,咱们休息一下,回头准备静安过元宵节了。”
张扬摇了摇头。
焦乃旺点了点头道:“很有干劲的一个年轻人,也很有些能力,以后就交给你了。”
张扬道:“那啥啊……咱们家小和尚该洗头了!”
张大官人愣住了:“那……”
那名警卫有些愣了,县长许双奇一看就明白发生什么情况了,他赶紧一路小跑的赶了过来,一边跑一边摆手,摆手的意思是让那名警卫赶紧闪开,许双奇一边喘气一边道:“张书记,张书记您怎么从那儿来了!”
玛格丽特笑道:“这才像个爷们!”张扬的这番表态让玛格丽特相信,张扬是甘心为了嫣然放弃现有的事业的,这让玛格丽特真心感到安慰。
张扬笑了笑,拍了拍这名警卫的肩膀:“小伙子,工作很认真嘛,好好干!我喜欢有原则的人。”大官人说完就离开了,心说你妹的原则,麻痹的狗眼看人低,觉着老子年轻就想欺负我?等老子忙完了再收拾你。
因为走得比较早,中午一点钟的时候,张扬已经来到了北港境内,滨海位于北港的东北方,要穿过北港市区,张扬先给焦乃旺打了一个电话,想不到焦乃旺已经到北港了,目前正在北港市政府一招吃饭,负责宴请他的是北港市委领导班子的成员。
张扬道:“外婆,我明白,滨海这边的事情做好,我就彻彻底底的退出来,无论我是不是经商的材料,我都试着把财团的工作给承担起来,让嫣然乖乖在家洗衣服做饭生孩子。”
项诚笑得很开心,可心里却不是那么的舒服,一个县委书记上任,居然要省组织部长亲自陪同,省里这么干是不是太隆重了点?这样的一个人物只怕不好对付,项诚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儿……钦差大臣,同时也联想到之前的一个www.hetushu.com传言,张扬是个扫把星,无论他到哪儿首先克得就是领导,许常德、洪伟基、徐光然、乔振梁……这一个个光辉名字的背后,都有段伤心史和张扬有关,虽然项诚不是个宿命论者,可听到别人有鼻子有眼的谈论这件事的时候,心情还是多少受了些影响。
张扬笑了:“外婆,我明白您的意思。”
滨海县政府综合办公大楼内打扫的干干净净,县委书记今天第一天上任,整个县委县政府严阵以待,上上下下全部动员起来,务必要留给新任县委书记一个良好的印象,留给前来滨海县的各位领导一个良好的印象。事实上这是县长许双奇悄悄布置下来的任务,县委书记昝世杰虽然对之前的港口火灾承担了责任,但是他并没有马上离职,直到前两天突发心梗住院,昝世杰才在真正意义上离开了领导的位置。
想起已经离世的楚老爷子,张大官人不禁唏嘘。
张扬是第一次和项诚接触,项诚五十四岁,身高和张扬差不多,保养的不错,面色红润,头发乌黑,腰杆挺直,说起话来声如洪钟,他乐呵呵和张扬握了握手道:“小张,我听说你很久了,想不到咱们有机会一起工作。”
玛格丽特道:“我了解嫣然,我知道,她的最大愿望就是嫁给你,在家里相夫教子,很奇怪吧,我和老家伙的外孙女居然是这么一个温柔娴淑的女孩子。”
楚嫣然道:“你是个骗子,大骗子!”
张扬点了点头把两块钱给他,忍不住道:“你们滨海的消费挺高啊!”
虽然滨海县城留给张扬的印象并不好,可是他走进滨海县委大院,却感到眼前突然一亮,滨海县委县政府的所在地,如同一座园林,虽然是冬季,草坪枯黄了,但是栽种的常青植物仍然洋溢着生命的绿色,小桥流水,假山飞瀑,看得出县委大院的绿化是花费了一番心血的,县委县政府的办公大楼共有十层,虽然不高,但是足以俯瞰全县。
张扬中午还没吃饭,他在明光路找了一家临海酒家,把车停好后走了进去。
滨海县城留给张扬的第一印象并不穷,至少城里可以看到几栋高层建筑,道路也算得上宽阔,可整个县城更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脏乱,垃圾遍地,随处都能看到在马路边经营的摊贩,因为滨海是海滨县城,卖海鲜的不少,到处充斥着一股臭鱼烂虾的味道,货车、农用三轮、甚至马车都在街道上来回行进,交通秩序一团糟,红绿灯倒是有几个,可压根没人去理会。
楚嫣然摇了摇头:“不要……不要……”
在静安渡过元宵节之后,正月十六一早张扬就驱车向北港市滨海县而去,因为他和组织部长焦乃旺事先就约定好了,今天是他走马上任的第一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迟到。
张大官人苦着脸道:“为啥我说实话的时候总是没人相信呢?苍天可鉴啊!”
张大官人一把将楚嫣然抱了起来,原地转了一个圈儿,恶狠狠道:“臭丫头,今儿你可着劲的欺负我,现在我就要让你尝尝和-图-书我的厉害。”
楚嫣然悟到他的意思,俏脸羞得通红,啐道:“滚你!我跟你说正事呢?”
楚嫣然带着张扬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打开电脑给他看神庙岛工程的最新进展情况。
张扬道:“我接领导啊!”
焦乃旺道:“你先去滨海县委大院等着吧,我们这就过去。”
张扬感觉县委大院和外面简直是两个天地,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他意识到,县里的这帮官员喜欢做表面功夫。可表面功夫都没做好,这就证明滨海县官员的能力存在着相当大的问题。
张扬进入县委大门的时候并没遇到什么阻碍,坐地虎悬挂的是京字头的军牌,看门的警卫这点眼界还是有的。
张大官人是个精力充沛的主儿,楚嫣然醒来的时候,看到他已经在外面教老太太打拳。
张大官人对这座小岛也颇为神往。
张大官人一脸狞笑道:“现在才知道害怕已经晚了!”
玛格丽特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相信,张扬,你是个出色的年轻人,能够得到我们家老东西喜欢的人,一定是人中的俊杰。”
饭店里有两桌饭,算不上热闹,大厅内的玻璃缸内放了不少的海鲜,店老板来到张扬桌前笑道:“先生吃点什么?”
“爱大不大,关我什么事?”说话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手已经触到了张扬灼热坚挺的部分,楚嫣然含羞咬了咬樱唇道:“你变态啊,这么喜欢露,干脆去拍AV了。”
楚嫣然道:“别跟我绕弯子,老老实实回答我?”
玛格丽特开心的大笑起来,她当然不会相信张扬的话:“你啊,就是会说话,难怪我们家嫣然会对你死心塌地。”
楚嫣然宛如惊恐的小鸟般瑟缩在他的怀里,可怜兮兮道:“你想怎样?”
张大官人默默观察环境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接电话的同时他向外面望去,看到两辆红旗车,两辆警车护送着一辆丰田中型客车进入了县委大院,打电话过来的是省组织部长焦乃旺,他笑道:“张扬,到了吗?”
张扬郑重地向玛格丽特道:“外婆,您放心,我一定会善待嫣然。”
在场的人都觉着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还是满谦虚的,并非是传说中嚣张跋扈的样子。
楚嫣然被他看得羞不可耐,一转身逃回房里去了。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老板笑了笑道:“还成吧,反正我这店是工薪消费。”
张扬笑道:“外婆,我这套拳法叫年轻漂亮拳,您越打越年轻,下次我见你的时候说不定你回到十八岁了。”
张大官人道:“你这么说,我太伤心了,出家做和尚的心都有了。”
张扬心说还他妈工薪消费呢,一般老百姓谁吃得起?可以说张大官人对滨海县的第一印象是非常不好的,脏乱差,这里的商人也非常的奸诈,一碗清水面要了他三十块,如果在过去,张大官人早就把吃剩的面碗拍在店老板的脸上了,可现在得控制住,咱是县委书记了,从今儿起,咱尽量要做到以德服人!
张大官人凶神恶煞般的瞪大了双眼:“罚你八百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