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7章 新闻事件

张扬道:“什么时候到得?”
许双奇暗道:“你现在就算不宣传也已经是人尽皆知了!”他的表情很认真:“张书记,港口大火之后,我们政府的公信力受到了严重的质疑,老百姓的怨念很大,现在正是一个机会,我们可以通过对今天事件的大力宣传,让老百姓认识到,我们这些干部还是真心为老百姓办事的,时刻把他们的安危放在心上,有助于重新树立政府的威信,让他们产生信心。”
张扬内心一惊,如果这场火灾是人为纵火,其性质之恶劣绝对是国内罕见,他轻声道:“大姐,你说的事情我会重视,也会派人去调查,我知道,你采取这样的方式并不是真心求死,您的儿子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夺走他的生命呢?大姐,回来吧,政府会给你们帮助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到解决,我以我的人格担保,这件事我会查个水落石出。”
庞金贵道:“这女人叫李明芳,精神有些不正常,死者的父母都签字同意了,就是她不同意,应该是想多提条件。”
张扬道:“她撑不了太久时间了,上面风又大,气温又冷,就算她没事,那孩子也只怕要生病。”
张扬道:“死伤者家属方面是不是处理好了?”
洪长青知道无意中触及了张书记的逆鳞,她尴尬地笑了笑道:“张书记,您慢慢吃,回头我跟食堂说一声。”
陈凯多说了一句:“张书记,危险,还是保持安全距离,我们来。”他是害怕张扬靠的太近,万一李明芳跳下来别砸着他了。
项诚意味深长道:“出风头也罢,作秀也罢,不是每个党员干部都有他这样的勇气,爬上五十米的塔吊,别说救人了,只怕很多人连爬上去的勇气都没有。”
李明芳含泪道:“你骗我,谁不知道你们当官的犯了错误,大不了挪个位置,到别的地方一样当官,一样潇洒。苦的都是我们老百姓。”
武意道:“反正又不是我喝,你酒量不是满大的吗?”
张扬道:“大姐,我不是那样的人,看你的样子比我大不了几岁,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县里的很多干部因为这件事对新来的书记严生了良好的印象,为人低调,做了好事还不想留名,可也有很多人却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厮装逼,想低调?想低调你丫别往塔吊上爬,别逞英雄?可无论是哪种人,心底都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爬上五十米塔吊的勇气,更没有冒着风险,宛如蝙蝠倒吊般将李明芳抓住的勇气。
祁山到来之前,张扬也没有告诉武意是他要来。
张扬道:“一件小事罢了,何必搞得人尽皆知?”
张扬将扩音器交给公安局长陈凯,脱去身上的风衣也一并交给了他,陈凯终于忍不住道:“张书记,风险太大了,万一她禁受不住刺激……”
陈岗道:“项书记,我听小凯说,今天那个自杀的女人根本就没有想死,她的目的就是制造社会影响,给我们的政府制造压力,获取更多的赔偿金。这样的风气不能纵容,这次火灾一共死了四十九个人,如果每个人都像她这么闹,我们该怎么处理?”
陈岗对于张扬的怨念其实是源于他的弟弟。
庞金贵拿来了扩音器,递给陈凯,陈凯冲着扩音器就喊上了:“李明芳,你冷静一下,你的问题领导们正在研究之中,今天县领导前来视察现场就是为了调查清楚情况,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
张扬道:“大姐,要不这样,我上去跟你说行吗?”
张扬笑道:“我们今天过来视察福隆港的情况。”
千钧一发之际,张扬一把将李明芳的手臂抓住。
张扬虽然听见了她说话,可是仍然装出听不到的样子,向李明芳道:“大姐,你说什么我听不到,要不,你下来跟我说好不好?”
今天陪同张扬过来视察的领导干部们全都围拢上来,抢着说恭维的话儿。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他走过去很亲切地拍了拍傅长征的肩膀:“长征,你总算来了!”
张扬来到自己的坐地虎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他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却是武意打来的。
陈岗道:“项书记,您知道滨海新径公安局长是谁吗?”
警察给武意放了行,可是同行的那几名记者仍然被阻拦在外,理由很简单,张书记说了让武意过去,可没提让所有记者都过去。
项诚和陈岗是和-图-书多年的老朋友,他笑道:“老陈,还是为了那件事?”
“你不要胡闹!”陈凯的语气严厉了起来。
张扬道:“这位大姐,我是新任县委书记张扬,你有什么委屈可以向我说。”
武意道:“那就一言为定,富临渔港,今晚六点半,不见不散!”
码头上的工人也都放下手中的工作赶了过来,有人想从塔吊上跳下来并不稀奇,可一个县委书记冒着风险爬到了五十米高的塔吊上去救人,这才是特大新闻。
庞金贵的脸色变了,他没想到今天县委书记第一次来视察就发生了这种事情,那女人叫李明芳,是码头工人谢忠诚的妻子,谢忠诚是六号仓库的工长,死于那场大火之中。
傅长征走后,张扬心满意足的在大班椅上坐下,享受着背后透射进来的暖洋洋的阳光,无为而治,好!姑且先收起锋芒,静观其变,看看这个小小的滨海究竟有什么门道。
李明芳道:“真的?”
祁山道:“我刚到滨海,尝试着给你打个电话,如果公务繁忙就不打搅了,如果你有空,咱们刚好一起吃饭。”
张扬道:“旁边的办公室就是你的,先休息一会儿,等会去报到,今天就正式开始工作。”
张扬道:“大姐,你家里的事情我听说了,对于这件事我很遗憾,请你相信。我们正在抓紧调查中,事情一旦有了结果,我们就会处理相关的责任人,绝不会放过一个。”
项诚笑了起来,看得出陈岗对张扬有着不小的怨念。
张扬笑道:“不是说好了我来请客吗?”他将带来的一瓶茅台酒和饮料放在桌上。
福隆港的负责人已经被依法逮捕,现在从北港派来了一位新任的总经理庞金贵。
傅长征的职位是县委办公室副主任,虽然是副主任但是他享受的是正科级待遇,而且他是县委书记张扬的贴身秘书,在某种意义上,他的地位并不比正主任洪长青差。
张扬抱好孩子,然后向李明芳伸出手去轻声道:“大姐,把手给我!别往下看!”
李明芳听得真切,怔怔的看着下面,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抓着钢梁,大声道:“县委书记不是昝世杰吗?”
李明芳没说话,抓着塔吊的结构钢梁怔怔地看着张扬。
张扬用力点了点头。
武意道:“介不介意我回头做个采访?”
祁山笑道:“不胜荣幸。”
宣传部长王军强从张扬的办公室离开后不久,县长许双奇就进来了,他之所以过来,一是为了慰问,二是对张扬进行劝说,许双奇道:“张书记,我听说您不让县里的媒体报道今天的英雄事迹?”
张大官人先将孩子递了上去,然后在消防队员的帮助下将李明芳送了上去,没有依靠任何人的帮助,他自己爬到了塔吊的大臂上。
孩子不停的哭,小嘴已经冻得青紫。李明芳望着怀里的孩子,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颤声道:“宝宝,妈对不起你……”
项诚叹了口气道:“这次的教训是惨痛的,死者家属有些负面情绪也是人之常情,责任已经明确了,至于后续的处理还是交给张扬去办吧,刚好是一个考验他的机会。”
李明芳尖声叫道:“骗子,你们全都是骗子,你们害死了我的男人,让我失去了丈夫,让我的孩子没有了父亲,我带着他一起死!”
武意笑道:“酒后吐真言,要是真把你灌醉了,我刚好采访你。”
张扬并没有急于召开常委会,党务上的事情都推给了县委副书记刘建设,县里的其他事务交给了县长许双奇,按照他的话来说。一切照旧,过去领导班子怎么运行还是怎么运行,他刚刚来到这里,对情况并不熟悉,所以就不胡乱发号施令了。张扬来到滨海县之后,给大家的印象比较低调。原本滨海县的干部都以为这位张书记来到之后会先烧上三把火,以振官威,事实上官员们通常都是这么做的。可张扬什么都没做,初来的两天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别人。
傅长征道:“昨晚十一点多,因为太晚了,也就没敢打扰您,就在县委招待所住下了,希望没耽误工作。”
周围听到张扬这样说一个个都露出担忧之色,常务副市长董玉武关切道:“张书记,您不能上去啊,待会儿消防队员就来了,等他们过来营救。”
两人在上头对话的时候,下面都在观望和图书着,因为距离的缘故,谁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常务副市长董玉武向身边的公安局长陈凯道:“你看怎么样?”
武意看到张扬发现了自己,她向拦住自己的警察道:“我认识他,我和他是老朋友!”
张扬微笑道:“换成你也会像我这样做!”
张扬听到这声音有些熟悉,不由得停下脚步转身望去,却见美女记者武意就站在那里朝自己拼命挥手。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这妮子不是东南日报的吗?什么时候又到了北港?
陈岗叹了口气道:“滨海的事情不是已经搞清楚了吗?昝世杰都已经离职了,这场火灾属于安全事故,和陈凯有什么关系?他去滨海不过一年,工作方面也没有任何的纰漏,为什么不明不白的就把他给换了?”
武意慌忙向自杀现场奔去。
项诚道:“老陈啊,你有没有看今天的晚报?”
轻轻地敲门声引起了张扬的注意,在获得张扬允许后,房门打开了,傅长征走了进来。
张扬笑道:“让她过来吧!”
可张扬越是交代李明芳不要往下看,她偏偏向下看了一眼,下面来了很多消防队员和警察,李明芳看到这么多的警察,顿时惊慌了起来:“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警察?为什么?你骗我?你想抓我!”
张扬掏出手机,并不是他新办的号码,他马上就知道打这个电话的肯定是老熟人,这个电话却是祁山打来的,祁山道:“张书记,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张扬愣了一下:“你在……”
许双奇望着张扬,此时张扬的表情应该是真诚的,至少许双奇没有看出任何的破绽,许双奇叹了口气道:“张书记,现在像你这样的人真的不多了!”
此时下面的消防队员和公安战警开始行动,一个个向事发处赶去。谁也不知道这位县委书记能够撑多久,万一他撑不住,可就是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查清这件事不仅仅为了你们母子,也为了在火灾里牺牲的四十七条生命。”
美女记者武意在人群散去之后才有机会来到张扬身边,她带着激动和崇拜的表情道:“张书记,刚才您在滨海百姓的面前抛却个人安危,勇救这对母子,请问您当时想的是什么?究竟是什么让你拥有这么大的勇气去冒险救人?”
李明芳怀中的孩子不停地啼哭着。
武意道:“真忙啊!”
武意道:“请书记大人吃饭不早来一点怎么能够显出我的诚意?”
美女记者武意担心得捂住了嘴巴,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惊险了。身边的摄像激动地道:“大新闻,大新闻啊!”武意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上面张扬在舍生忘死的救人,这帮混球居然想的是拍到了一条极有价值的新闻。
张扬道:“这世上有贪官一样也有清官,大姐,我刚刚来到滨海,还没有开始工作,您就给我下了个结论,是不是为时过早?”
李明芳道:“我没有以后,我丈夫死了。我们娘俩活着也没意思。”
李明芳一边摇头一边道:“我不下去,你们全都是骗子。”
张扬笑着承认道:“是,我说过,怎么?军强同志去找你了?”
李明芳的情绪激动了起来,她忽然尖叫道:“走开!走开!我不要你管我,你把儿子还给我,把儿子还给我!”她向前跨出一步,脚下却是一滑,身体失去平衡从大臂上掉了下去。
在自己的辖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当然在第一时间就已经知道。他也在第一时间打给张扬表示慰问和鼓励,项诚刚刚放下电话,市纪委书记陈岗就走进了办公室,项诚知道陈岗是为了他弟弟的事情,陈岗的弟弟叫陈凯,也就是滨海县公安局局长,目前应该冠以前任的称号了,因为马上省厅就派来了一位新的局长。
所有人都是一惊,张扬举目望去,却见前方的一座塔吊的起重臂上站着一个女人,她站在塔吊上尖叫着:“我男人是被人害死的,不是失火,是纵火,你们不调查清楚就要结案!我不签字,我绝不签字!”
李明芳此时向下看了一眼,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她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人在决定一死了之的时候,把什么都抛到了一边,自然忘记了害怕,可是当她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恐惧瞬间又回到了和_图_书她的心中,李明芳此时吓得腿都软了,颤声道:“我……我走不动了!”
公安局和消防队员都赶来了,陈凯让他们待命,所有人都仰着头看着上方的情况。
李明芳将信将疑道:“你会查到底?”
张扬道:“大姐,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妨说出来。我答应你,如果事情不查个水落石出,我绝不放弃。”
围观现场发出齐声惊呼,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抓住了李明芳,他的双脚勾住了塔吊大臂的钢梁。
张扬伸手要来了扩音器,虽然他的中气充沛,足以让李明芳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在那么多人面前还是不要轻易显露功夫的好。
武意道:“我只是试试看,你有没有更换电话号码。”
项诚道:“年轻人嘛,总是爱表现了一些,不过这也是他们的长处,只有懂得表现自己,才会去拼搏进取。”
庞金贵引领着县领导一行来到火灾现场,虽然已经过去了不少天,可是仍然可以从现场的断壁残垣中可以看出那天火灾的惨状,庞金贵道:“当时火灾发生的很突然,根据调查应该是电焊工人操作不规范造成的,火灾发生于六号货仓。很快蔓延到七号和八号,当时在货仓内作业的工人很多,才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
张扬快步向塔吊走去。
陈岗道:“他叫程焱东,过去曾经担任过丰泽县公安局长,南锡市河西区公安分局局长,而他的任期基本上是和张扬重合的,也就是说,我们的这位小张书记前脚到哪里,他后脚就跟到哪里。”
张扬道:“祁山大老远来了,怎么能让他结账呢,我说过了,这顿算我的。”
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天空中阴云密布,港口的风很大。湿冷的潮气随着寒风无孔不入的钻入人们的衣服中,陪同张扬前来的是常务副县长董玉武,还有滨海县公安局长陈凯,陈凯已经接到调令,下周就要前往北港工作,在他看来自己是被福隆港火灾的事情株连了,他并没有想到,是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提前动了手脚。踢走他是为了安插自己的亲信进来。
陈凯让人去叫谈判专家。
李明芳道:“你们都是一样的,官官相护。”
项诚没说话,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他对陈岗的为人极其了解,知道他始终都耐不住性子。
武意笑道:“北港电视台台长是我阿姨!张主任,哦,错了,你现在是县委书记了,我才听说这件事,正准备去县委采访你呢,想不到在这里就遇到了。”
武意也带酒来了,她带了两瓶五粮液。
张扬也不想和记者打交道,他正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悦耳的女声道:“张主任!”
张扬吃完早餐来到办公室的时候距离上班还差十分钟,走入办公室内,随手拿起了桌上的报纸,看了看新闻,报纸的内容很空洞。
李明芳想起死去的丈夫,又呜呜哭出声来,她抽抽噎噎道:“我家男人说过,有人利用码头走私。要是有天他遇到了不测,就是有人害死他的。”
项诚道:“陈凯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老陈啊,凡事要多往好处想。”
陈岗道:“项书记,上头总得有个说法吧?”
李明芳木呆呆的看着下面,她并不相信一个县委书记敢于冒着这样的危险爬到塔吊上来。
武意道:“大英雄,今晚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
张扬道:“你带这么多,喝得下吗?”
几名消防队员的目光中充满了佩服之色,这位张书记的身体素质可真不是一般,单臂抓住一百多斤的李明芳,仅仅依靠双脚勾住钢梁就能撑这么久,而且他的身体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的疲态。
张扬道:“来不及了,只能试试看!”张扬从塔吊上爬了上去,这座塔吊高有五十米,张扬攀爬的速度很快,不多时已经来到了顶部。
陈岗点了点头:“看了,张扬同志这个风头出得可不小!”
傅长征笑道:“张书记,我还没有去报到,先上您这儿来了。”
张扬已经顺利来到了塔吊的大臂上,他并没有马上靠近李明芳,微笑道:“大姐,你就是李明芳吧?”
庞金贵道:“我们的赔偿和抚恤金给的都很高,现在大多数家属都已经签了字,还有五家暂时没有签字。”
张扬回到县委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县委宣传部长王军强,滨海的任何http://m.hetushu.com媒体都不得报道今天他救人的事情,张大官人想得非常明白,这件事是盖不住的,就算滨海县方面不宣传,北港的媒体也要宣传,滨海这么小的地方,单单是口口相传就会闹到街知巷闻,何必多此一举,自己做出不宣传的高姿态,反而显得他高风亮节,张大官人也是很会打如意算盘的。
阴沉潮湿的空气中隐约传来婴儿的哭声,张扬看到李明芳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他的脸色顿时变了,转向陈凯道:“马上组织救人!”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上面,美女记者武意召集同事们一起记录着张扬的一举一动。
张扬道:“我是新来的县委书记张扬,刚刚到任,正在调查港口火灾的情况。”
张大官人冷冷瞪了陈凯一眼,陈凯马上意识到自己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尴尬的低下头去,不过他也没什么好怕的,反正这两天就要离开了,过了这两天他就再也不用看张扬的脸色行事。
张扬笑道:“这号码不会换,不过我还有一个本地号码的手机。”他透过车窗望去,发现武意站在远处也在向他这边望着。
消防队员终于来到了张扬的身边。
武意快步来到张扬的面前,海风吹起她的秀发显得颇有风姿,张扬笑道:“武意,什么时候到滨海来了?”
项诚道:“你是说张扬动用关系把程焱东调到了滨海?”其实项诚对这些事早已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他不会主动说,所以陈岗只能自己把这些话说出来。
张扬道:“大姐,你别往下看,看着我,一点点走过来!”张扬说话的时候,沿着塔吊的大臂慢慢向李明芳走去。
陈凯心想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武意也没有继续追问,望着张扬的背影,唇角露出会心的笑意。
陈岗道:“刚刚来到滨海,就组建自己的小团队,这不是搞团结,是在搞分裂,我还听说他带来了一个秘书,目前担任滨海县委办公室副主任。”陈岗的怒气主要是为了他的弟弟抱不平,他认为是张扬的阴谋把弟弟从滨海踢走,陈岗在心底深处是希望项诚为弟弟说句公道话的,可是项诚的态度很模糊,可能是因为张扬背景的缘故,素来强势的项书记对待这个新来的县委书记非常的宽容。
陈岗道:“对于这些年轻干部还是要多多约束才好,项书记,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这个张扬会把滨海折腾的鸡飞狗跳!”项诚缓缓落下茶杯道:“任何事都有两面性,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因势利导,尽量把事情白好的一面引导。”
傅长征倒是忙得不亦乐乎,有很多的文案工作需要他去做。
常务副县长董玉武狠狠瞪了公安局长陈凯一眼,低声责难道:“怎么回事?”
庞金贵道:“张书记放心,我们会按照您的指示解决好这件事。”
进入第三天,张扬终于开始了他来到滨海之后的第一次视察,视察的地点是福隆港。这是北港市的第二大港,也是今年春节期间发生火灾的地方,张扬开着自己的坐地虎抵达了福隆港,他来到滨海后的最大变化一是不需要公家配车,二是不用司机,应该说这也是对国家资源的节省。
当所有人安全返回地面的时候,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不知是谁率先喊起了张书记万岁!整个港口上响彻起了震耳欲聋的喝彩声。
六点半的时候,张扬如约来到了富临渔港,武意比他到得要早,而且事先订好了包间,此时已经点好了菜。
武意道:“我来北港电视台实习了!”
医护人员把李明芳母子送上了救护车。
李明芳点了点头,将怀中的孩子颤抖着递给了张扬,张扬接住孩子抱在怀中,此时风越来越大了,天空中的雨丝也随之变得细密起来,李明芳周身的衣服都已经被冷雨淋湿,此时她是又冷又怕。
张扬冲着扩音器道:“大姐,我一个人上去,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强迫你干什么,只是想听清楚你在说什么。”
此时空中飘起了丝丝的小雨,一旁的工作人员早有准备,赶紧为书记大人撑起雨伞。张扬摆了摆手道:“不用!”他不打伞,其他人也都好意思打伞,跟张书记在小雨中站着,张扬在庞金贵的引领下视察了福隆港的现状,此时有几名北港电视台的记者向这边走了过来,他们一直都在跟踪采访福隆港火灾的事情,看到这边有一群领导在视察,所以过来采访。
和图书岗道:“过去我就听说过这个年轻人喜欢出风头,喜欢表现自己,现在看来,传言非虚。”
张扬笑了起来:“你来富临渔港吧,我给你介绍一位老朋友!”祁山十分钟后就来到了富临渔港,他压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武意,说起来他和武意也算得上是老熟人了,武意在慧源宾馆被打得一件事就是祁山让人干得,通过那件事成功激起了新闻界的反感,从而引发了新闻媒体对慧源群起而攻之的舆论攻势,直接导致了慧源的瓦解分化,现在慧源大酒店已经被他收购,在这件事上,祁山还是有些内疚的。
张扬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武意的问题,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惊呼:“快来人啊,有人要跳塔吊了!”
张扬勇救李明芳母子的消息几乎在一天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北港,当天的北港晚报就在头版配发了图文报道,北港新闻播报也会在今晚播出这条新闻。这样的新闻具有着相当重大的意义,树立了国家干部的正面形象,同时又弘扬了共产党员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张扬道:“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李明芳真正失足滑下的时候所有的求生欲在瞬间都被激发了出来,她哭喊道:“救命……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张大官人心中明白,今儿算是扬名立万了,他可真不是存心故意,谁也不会想到会遇到李明芳携子自杀的事情,张扬回答的也很简单:“身为滨海县的父母官,我有责任保护滨海每一位百姓的生命安全,我也希望通过这件事,让大家明白一个道理,每个人都要珍视自己的生命,我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勇气,遇到这种事,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我只是尽了一个普通人的义务罢了。”张扬说完就匆匆离去。
祁山道:“在北港,我算半个地主,再说了,张书记离开东江,我都没有机会给你送行,就当给我个机会补偿一下。”
“大姐,你误会了!”
张扬道:“我是地主,还是我请你吧!”
公安局长陈凯使了个眼色,马上有几名公安迎上前去,将那几名记者阻拦住了,没有预约,是不能随便采访领导的。
下面围观的人们本来以为营救行动就要成功了,可是没想到又发生了变数。
张扬点了点头道:“一定要和家属做好沟通工作。要体谅他们的心情,能够让步的尽量让步,能够满足他们条件的尽量满足他们的条件。”
张扬道:“双奇同志,我去救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行为,我没想过要借此去博宣传,搏版面,我更不想我的行为演变成一场有目的的政治秀,政府的公信力不应该建立在作秀的基础上,想让老百姓信任我们,想重新树立起威信,就要从现在做起踏踏实实的给老百姓办事。让老百姓真心感觉到我们所做的努力,感受到我们的诚意,也只有那样才能重新建立起彼此信赖的关系。”
张扬道:“我也有一个儿子,和您的孩子差不多大,每次我见到他,我总是在想,我可以为他去做一切,甚至牺牲生命,我会构想他的未来,大姐。你也一定想过孩子长大成人有出息吧?当父母的没有权力决定孩子的生死,您说是不是?”
塔吊上张扬向李明芳伸出手,他用尽量温和的语气道:“大姐,我帮你过来。”
陈凯道:“这个女人根本是故意在制造影响,她压根就没想跳下来,就是利用这样的极端方式引起社会注意,她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项诚道:“你要什么说法?正常的人事调动,省公安厅定下来的事情,需要给你说法吗?”
许双奇也没否认,点了点头道:“张书记,我觉着这件事应该大力宣传一下。”
张大官人笑容很谦虚,其实他今天在营救过程中有个小小的失误,应该先制住李明芳的穴道的,不然也不会发生这么惊险的一幕。
武意见到祁山的第一反应就是:“大财主来了,这下有人结账了!”
李明芳一步都走不动了,张扬一点点靠近了她,一边走,一边安慰着李明芳。他距离李明芳已经越来越近,在触手可及的位置,张扬停了下来,他轻声道:“大姐,你把孩子先交给我!”
张扬道:“酒量再大也有喝醉的时候,你不会抱着把我灌趴下的念头过来的吧?”
张扬来到房间内,看到房间里只有武意在那里等着,不由得笑了起来:“提前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