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9章 借题发挥

张扬道:“我明白!”
张扬道:“洪大姐,这里没你的事,你先走吧!”
张扬的目光落在了那名把自己铐来的王俊伟身上,王俊伟这会儿也不捂鼻子了,鼻子又红又肿,一张脸却惨白的没有一丁点儿血色,他就算再没有眼色,这会儿也明白了,自己捅了天大的漏子,把新来的县太爷给铐了。张扬道:“这位警察同志说过,咱们是法制社会,凡事都讲究法律,别管我是谁,只要犯了法就得一视同仁!”
孙鑫的嘴唇都颤抖了起来。
洪长青几次都想把身份给说出来,可惜当着张扬的面她不敢说。这帮基层的小警察实在太不开眼了,就算他们不认识新来的县委书记,怎么可以连自己这个县委办公室主任都不认识呢?自己平时可没少在滨海新闻中露面,怎么他们就不认识自己呢?
洪长青气得嘴唇都颤抖起来了。
张扬道:“姐,你别说话,有什么事情我担着!”还没到揭穿自己身份的时候,他当然不想洪长青坏事。
洪长青听到里面乒乒乓乓地动静,然后看到一个胖警察撞破房门倒飞了出来,惊诧的张大了嘴吧。
孙鑫这才仔细去看张扬,张扬虽然来的时间很短,但是昨天电视新闻的密集轰炸已经让他这张面孔被很多人记住了,孙鑫也看了电视新闻,刚才一心都放在了洪长青身上,没有留意她身边的张扬,洪长青这么一说,他这才仔细去注意张扬,当他看清张扬的样子,把眼前的年轻人和脑子里对那位新来县委书记的印象重叠起来,孙鑫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他喉咙也干了,呼吸也困难了,一颗心差点没从腔子里跳出来,王俊伟啊王俊伟,你他妈自己找死,别连累我啊!你胆敢把新来的县委书记给铐了。
张扬停下脚步,看到李明芳转过脸来,苍白的脸上挂着两颗泪珠。
洪长青看到人群又涌了上来,吓得面无人色,不过她好歹还有些理智,拉着张扬的手臂道:“张书记,你先走,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张扬的内心颇感无奈,他能够理解李明芳的心情,可是仅凭着亡夫的一句话,就认定他是被别人害死的,也未免太过武断,张扬道:“李大姐,我答应你,这件事我一定会好好调查,如果这起火灾存在任何的疑点,我都不会匆忙结案。”
胖子也看出了不对,洪长青的这幅表情一拿出来,十足的一个政府女官员的面孔,她厉声道:“你不知道走私车是犯法的吗?”
张大官人进入交易市场之前已经有了一些思想准备,可还是没想到这交易市场的规模会这么大。
洪长青看到眼前情景有些害怕了,这帮警察难不成想对张书记用刑:“你们干什么?”
张扬击倒了两名胖警察之后也没有采取进一步的举动,笑眯眯回到洪长青身边坐下。今天的事情算是彻底闹开了,既然如此不怕陪他们玩玩。
张扬笑了笑,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胖子的目光落在他的钻表上,马上又一脸的笑,张扬刚才的话让胖子产生了怀疑,可是看到张扬的钻表,他又做出了推断,没有哪个警察敢带这么名贵的手表,好警察买不起,坏警察不敢戴,胖子道:“老板,你真想买吗?”
张扬道:“看看呗,反正也过不去,我平时就喜欢汽车,听说滨海的二手车市场是整个平海规模最大的。”
王俊伟道:“对于一个充满暴力倾向的危险分子,我必须要做出防范措施,以防你对他人的人身安全造成伤害。”
两名警察把张扬推推搡搡的弄到了里面的小屋,王俊伟从后面一伸手就卡住了张扬的脖子:“看不出你他妈还是个刺儿头,跟我横!蹲下!”
洪长青笑了笑,她轻声道:“我对象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没多少钱,张书记的表才好呢。”
洪长青到底憋不住了,她让孙鑫给自己把手铐打开,先出去上厕所了。她去得快,回来的也快,上厕所的功夫已经给公安局局长陈凯打了电话,让他马上过来解决这件事,洪长青已经看出今天的事情张书记绝不会善罢甘休。
洪长青看到市场管理人员近在咫尺,却袖手旁观,根本没有要来制止纠纷的意思,张扬没慌,她反倒先慌了,几十口子人,涌上来不得把他们打成猪头?好汉不吃眼前亏,洪长青尖叫道:“你们造反了?这位是县委张书记!”她的嗓和图书门又高又尖。在场的那群人还都听得清清楚楚。
胖子歪嘴笑道:“什么他妈客气?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什么人?跟你们客气?我算看出来了,你们他妈就是来消遣我的,一对狗男女,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路数。”
张扬仍然不动声色,淡然道:“我说朋友,说话积点口德,对女同志说话客气点。”
张扬笑道:“你这么一说,好像我还真有点错呢。”
三乐恶狠狠瞪着张扬:“妈的,老子不跟你女人计较,我他妈抽你……”话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热辣辣的一个耳光,这次是张扬抽得,张大官人出手那份功力和内涵根本不是洪长青能够相提并论的,三乐二百多斤的身体被抽得横飞了出去,砸到了两名同行身上,飞出去的是一个,倒下去的却是三个。
张扬道:“你这车能上牌吗?”
洪长青道:“张书记,里面乱七八糟的,有什么看头?”
两人走入二手车交易市场,放眼望去,市场内摆了五排车辆,长达三百米的距离,各种各样的二手车辆都有,低档的如夏利、奥拓、普通的有桑塔纳、捷达,高档的捷豹、保时捷、法拉利,可谓是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这一巴掌顿时点燃了火药桶,周围呼啦一下就围上来几十口子人,全都是胖子一伙的,其中有人还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三乐,咋地了?咋让一娘们给甩了一大嘴巴子!”这世上从来都不乏挑事的主儿。
洪长青道:“我听说楚小姐在美国做大生意,这手表一定很名贵吧?”
一群车贩子跟着鼓掌,夸赞两位人民的好警察在伸张正义,为民除害。王俊伟和同事押着张扬和洪长青去了警务室。
他在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前驻足,马上就有一个剃着板寸的胖子走了过来,胖子咧开嘴笑道:“哥们,看上这辆法拉利了?真有眼光,这车有九成新,性能那是杠杠的。”
李明芳始终都不肯签字,最终她抱着儿子爬上了塔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的婆家人都没有一个人露面,据说婆家人偷偷去儿科看望了小孙子,还想把小孙子带走,因为院方的制止才没有得逞。
胖子伸出两根手指头:“八十!”
他就快走到门前的时候,李明芳道:“谢谢!”
张扬道:“国家法律是你定的?”
李明芳道:“张书记,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张大官人正准备大打出手的时候,忽然听到警笛的声音,一辆警车出现了,这辆警车的出现无论对洪长青还是对张扬来说都是一场及时雨,洪长青是害怕,现在这场面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帮车贩子没有谁认识她这个县委办公室主任,更不用说新来的县委书记张扬了,真要是把他们围殴一顿,他们也只有吃亏的份儿。洪长青之所以这么想,那是因为她没有见识过张大官人超强的战斗力,刚才张扬的那次出手并没有让她产生张书记可以以一当百的信心。
洪长青顿时闭上了嘴巴,她明白今天这件事不会这么草草了结,这位张书记是个不依不饶的主儿。
张扬笑道:“原来是孙所长啊,你权力挺大啊,可以随便开除警员吗?”
张扬轻轻碰了碰他的小脸蛋,转身离开。
司机小李道:“张书记,您算说对了,别说是平海,就在全国都数的着!”
张大官人岂能让他给打着,不等警棍落在身上。一抬脚照着他的肚子上就踹了过去,那警察忽忽悠悠的倒飞了起来,肥胖的身体撞在小屋的门板上,房门轰然倒地,四仰八叉的摔倒在了地上,这一跤摔得七荤八素,没办法。身体太胖,摔得自然比普通人要重一些。
这下热闹了,张大官人根本没有阻止,既然玩就玩个痛快,你洪长青闹出的事情,陪绑也是活该。他能够看出洪长青恨不能马上道破他们的身份,可是自己不让她说,她就没那个胆子。
洪长青看到张扬被铐顿时急了,她冲上去想要阻止,可另外那名警察,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拧转了过去,洪长青疼得一声惨叫,没等她反应过来呢,双手被人给反铐上了。
车贩子三乐这会儿捂着被打肿的脸:“王所,他们两个来我这里歪搅胡缠,还打人!”
张扬道:“我未婚妻给我的定情信物!”
洪长青回来后,来到张扬身边,附在他耳边道:“张书记,我看还是先和_图_书让他们把手铐打开吧,传出去影响……”
王俊伟又拍了一下桌子:“还不站起来?”
来到警务室之后,张扬一屁股就在连椅上坐下了。王俊伟顿时瞪大了眼睛,重重在桌子上拍了一记,怒吼道:“谁让你坐下了?”
王俊伟绝不是什么好脾气,在汽车交易市场这一块拥有着相当的权威,他掏出手铐就把张扬的双手给铐住了。
洪长青还想说话,张扬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说下去,走到孩子的身边,看了看小孩子,那孩子显然不知道曾经经历的事情,睡得很安详。
李明芳道:“张书记,我不怕死,可是我不能不明不白的死,我死了谁照顾我的孩子?”
张扬道:“具体价钱我不清楚,感情是用金钱衡量不了的,就算她送我一块电子表也是一样。有句话怎么说,有情饮水饱嘛!”
胖子乜着一双眼睛看着洪长青:“你谁啊你?怎么血口喷人呢?我什么时候走私车了?他妈有毛病是不是?你爱买就买,不买拉倒,别在这儿胡说八道。”
胖子道:“赶紧滚蛋,再不走,小心我连你的小白脸一起给削了!”
张扬道:“乱七八糟?真要是那样,就应该好好整治了!”
那群原来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激起了同仇敌忾的心情。不知是谁叫了一声:“揍他!”一群人全都涌了上来。
洪长青狠狠瞪了他一眼,小李咽了口唾沫,心说自己怎么又得罪她了?
张扬用眼角瞟了洪长青一眼,洪长青的脸色变得非常的严肃。
张扬一点都不生气,微笑道:“不用,你们的这位警察同志说了,我是个充满暴力倾向的危险分子,要对我进行防范,以免对他人造成人身伤害,还是铐起来好。”
孙鑫来警务室之前是带着熊熊怒火的,有人居然敢在他的地盘上殴打警察,这根本就是太岁头上动土,他必须要严肃处理,杀一儆百以儆效尤!人民警察的威严不可侵犯!
张扬道:“他究竟做了什么?”
孙鑫道:“张书记,他有眼无珠,我回头就开除他!”
洪长青冷冷看了孙鑫一眼道:“你们干的好事!”孙鑫向手下人要来钥匙,准备给洪长青打开手铐,可洪长青道:“先给张书记打开!”
两人说话的时候司机把车停了下来,前面的道路拥堵不堪,洪长青皱了皱眉头道:“小李,怎么从这条路走了?”
警车上下来了两名小警察,两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大腹便便,干警察的真不能胖,这一胖起来,怎么看怎么像黑社会打入公安内部的卧底,这俩人走过来之后,指着张扬的鼻子就道:“干什么?干什么?知道扰乱市场秩序是违法行为吗?”
胖子道:“不买车你赶紧走人,别觉着你是一女人我不敢打你!”
孙鑫这会儿已经顾不上去骂王俊伟,他拿着钥匙,嘴巴一咧,逼着自己露出献媚的笑容,可还不如不笑,他现在的表情比哭要难看多了,孙鑫道:“张书记!怎么是您?我给您打开……”
洪长青笑道:“你们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
洪长青气得脸色铁青,尖声道:“你骂谁?”
洪长青怒道:“你的营业执照呢?车辆的手续呢?拿给我看看!”
张扬反手一肘就捣了过去。麻痹的,这孙子真是瞎了狗眼,居然敢卡我脖子!
此时外面又进来了一名警察,也是市场警务室的。他进来看到势头不妙,赶紧拨电话报警。
张扬道:“我说你不是人民警察吗?怎么对善良的人民群众那么凶啊?”
张扬笑了笑道:“不用谢我,无论是你还是其他人我都会这么做!”张大官人并非是想要表现出自己的高姿态,他救李明芳母子没有任何的政治动机,以他的为人,不可能看着这对母子在自己的面前走上绝路。
李明芳道:“我丈夫活着的时候收入不低,我怀孕的那天起,他开始信佛,有时候半夜会做梦惊醒,他说自己做了一些亏心事,说害怕有天会有报应。”
洪长青一路小跑的赶到张扬身边,看到他不知何时弄了一副黑框平镜戴上了,张大官人这一手是跟杜天野学来的,像他这种公众人物,出门在外,还是需要做一些必要的伪装的,让人认出来总是不好。
孙鑫根本没看王俊伟一眼,他三步并作两行的来到洪长青身边:“洪主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洪长青和图书道:“这里是二手车市场,不堵才怪。”
张大官人自问出手也未必能赶得上洪长青的干脆利落。
王俊伟又在桌上重重拍了一巴掌:“少嬉皮笑脸的。你给我站起来!”
张扬出门后上了奥迪车,张扬开始发现,公务的时候开那辆坐地虎并不合适,洪长青身上的香水味儿很好闻,不可否认,她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张扬的目光落在洪长青搭在扶手的手腕上,微笑道:“洪大姐的这块表不错!”
洪长青的表情也显得不自然了。
当孙鑫走入警务室的刹那,他满腔的怒火顿时熄灭,一颗心旋即就跌入了万丈深渊,孙鑫也没把张扬认出来,可是他认识洪长青,他之所以能够当上这个派出所所长,还是走了洪长青的门路,虽然洪长青可能对他没印象了,但是孙鑫对洪长青怎么都不会忘记,洪长青是他姐姐的同学,正是通过这层关系才帮助了他。孙鑫看清楚洪长青被反铐着,此时他连杀了王俊伟的心都有了。
洪长青把那捧怒放的鲜花放在床头柜上,用尽可能温和的口气对李明芳道:“李明芳同志,张书记过来看你了。”
洪长青心中暗叹,事到如今,形势已经由不得她掌控了,干脆装哑巴,看看这位张书记的借题发挥。
张扬认为洪长青的行为有些过激了,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很正常,可是他现在都能克制,反倒是洪长青克制不住了。
张扬道:“没有拘捕令能随随便便把人给铐上吗?”
张扬看了看远处二手车市场的大门,不由得笑道:“过去看看!”
“你也算善良的人民群众?给我站起来!”王俊伟站起身。
王俊伟道:“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油头滑脑,油腔滑调,年轻轻的不学好,学人家打架滋事,你知道给汽车市场造成多大损失吗?”
洪长青愣了一下,无言以对。
张扬笑道:“姐,别跟这种人生气,他们也就是吹吹牛皮罢了,我又没犯法,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铐我!”这厮说话的时候还把一双手伸了出去,根本是在故意挑衅。
是可忍孰不可忍,张大官人忍住了,洪长青却忍不住,她的爆发丝毫不次于火山喷发,扬起手,啪!地一个耳刮子就落在胖子的嘴巴上了,打得这个清脆,一看就知道是熟练操作工。
“理论?”个子稍矮满脸横肉的警察充满不屑道。
张扬笑眯眯道:“不信!”
胖子道:“你买车的还是查户口的?”
李明芳自从来到医院之后始终没说过一句话,除了睡觉,就是坐在床上发呆,儿子送回她的身边之后,她抱着孩子哭了一阵子,她的家人在外地,帮助料理完丈夫的丧事已经回去了,李明芳和婆家的关系不好,直接的表现就是关于丈夫的赔偿上,婆家认为既然人都死了,就只能接受现实,而且他们已经在赔偿协议书上签了字。
洪长青打完这一巴掌,马上向周围张望着,她看到不远处的市场管理人员,高声道:“叫你们领导都过来!”这充分显现出洪长青的智慧,好汉不吃眼前亏,看着一群彪悍凶猛的汉子围住了他们,洪长青其实已经害怕了,但是她现在还不敢暴露身份,害怕引起张扬不悦。
洪长青再也忍不住了,怒喝道:“大胆!”
张扬道:“有证据吗?”
李明芳道:“道理我都明白,可是我还是有些想不透。”
洪长青道:“张书记,二手车市场有什么好看?”
张扬笑了笑,他当然明白人家说得不可能是八十块,张扬道:“这车不是走私的吧?”一句话把那胖子问得脸上的笑容尽褪。
张扬默然无语。
听说发生了袭警这样的大事,辖区派出所的人员全部出动,市场派出所的所长孙鑫亲自带队,全副武装气势汹汹的来到警务室,把警务室团团围住。汽车交易市场的经理耿小江也到了,对汽车交易市场来说,这算得上是一次大事件。
张扬微笑道:“你是?”
张扬和洪长青虽然没多少交情,可是总不能眼睁睁看她挨打,伸出手去,一把就将三乐的手腕给握住了,微笑道:“有话好好说,跟女人动手也不怕被人笑话。”
张扬道:“我要是不跟你去呢?”
张扬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笑道:“李大姐,你能这样想就好,事情已经发生了,悲剧已经造成了,我们不能始终想着不幸的事情,要学会m.hetushu.com向前看。您儿子就是你的未来和希望,为了他你更应该好好的活下去。”
张扬来到病房外,洪长青迎了过来,她关切道:“张书记,李明芳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吧?”在洪长青的眼中,李明芳整出自杀的闹剧是为了制造影响,从而获得更高的赔偿。
张扬仍然没有理会他。
王俊伟捂着鼻子指着张扬和洪长青道:“所长,他们拒捕,袭警!”
洪长青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她张开嘴巴想要介绍张扬的身份。张扬却道:“姐,你别管,我跟他们理论!”这等于把洪长青的话都给堵住了,洪长青心中暗叹,今儿这位县太爷根本就是来惹麻烦的。
王俊伟轻蔑道:“一看你就是法盲!我是执法者,我怎么能不懂法律?”
张扬对洪长青的这种问话方式很是不满,但是他并没有表露出来,淡淡笑道:“没有。”
胖子道:“没问题!”
李明芳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能够猜到他参与了走私。”
那个叫三乐的胖子这下不乐了,一张大脸涨得跟猪肝似的,他在二手车交易市场还算得上是有些名气的主儿,当着这么多同行的面被洪长青甩了一个大嘴巴子,以后还让他怎么混?三乐咬牙切齿的骂道:“臭娘们,你他妈不想活了!”
王俊伟道:“没犯法?你扰乱公共秩序,殴打市场经营者,这就是犯罪!不是我吓唬你,你的罪状已经够拘留了,搞不好还得劳教!”
另外那名警察走上来抓住张扬的肩膀把他拖了起来,张大官人也没反抗,跟着他站起来,那警察推着张扬向里面的小屋走去:“进去!”
最先赶到的是市场保卫科的十多号人,他们来到现场把两名人民警察给保护起来了,王俊伟捂着流血的鼻子,指着张扬,眼泪啪嗒地叫道:“你敢袭警,等着坐牢吧!”
洪长青一双眼睛紧紧闭上了,天哪!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怎么这么倒霉呢?
张扬道:“我又没犯法,怎么就不能坐?”
李明芳又摇了摇头:“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说有一天他死了,肯定是别人害死的。”
张扬笑了笑,转脸冲着洪长青道:“姐,他说他懂法!”
李明芳眼圈红红地看着张扬道:“张书记,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我不在乎什么赔偿,我有手有脚,我可以自食其力,我能够养活我的儿子,但是政府欠我一个说法,欠我一个明白!我是他妻子,我要知道我丈夫是怎么死的?以后当我儿子问起我他父亲事情的时候,我可以诚实的告诉他。”
洪长青之所以甩出这一巴掌,真是被这胖子给气疯了,而且胖子不但侮辱自己,还把新来的县委书记给捎带了进去,在张扬面前,她不能不有所表示。
孙鑫此时已经彻底懵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今天彻底完了。
官员对普通百姓在心理上就拥有着一定的震慑力,在滨海,县委书记的威慑力更是顶尖的存在,那群人都愣住了,不过也只愣了一下,并不是每个老百姓对上层的权力更迭感兴趣,有人道:“放他妈的屁,咱们县委书记明明是姓昝的,什么时候变成了姓张的,揍他!”
张扬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女人也算得上是极品了。自己就在现场,她把马蜂窝给捅了,惹了麻烦,这会儿还说这种话,搞得跟她要舍身保卫自己似的,这帮恼羞成怒的车贩子会跟他们讲道理?
张扬笑眯眯坐在那里。
王俊伟的身材本来就比张扬矮,这一肘正捣在他鼻梁上,眼泪和鼻血哗哗地流了下来,王俊伟惨叫了一声捂着鼻子蹲了下去。他的那名同伴一看火了,怒吼道:“你敢袭警!”挥动警棍照着张扬的后背就砸了过去。
恼羞成怒的三乐才不管什么好男不跟女斗的道理,扬起肥厚的巴掌,用尽全身的力量向洪长青脸上打了过去,一报还一报,你打我脸,我他妈加倍打回去。
“你们,跟我去警务室一趟!”王俊伟指着张扬的鼻子道。
张扬没想到洪长青突然发飙了。
王俊伟指着她的鼻子道:“你给我闭嘴,等问完他才轮到你。”
洪长青太把自己当成一盘菜,这帮基层小人物就算关注新闻,也很难将电视上高高在上的县委领导和眼前的这两个人联系起来。
洪长青虽然觉着孙鑫的样子有些熟悉,可实在想不起他是哪一个,不过好在总m•hetushu•com算有人把自己给认出来了。她就快被憋死了,心里憋得慌,肚子里的尿也憋得慌,可双手被反铐着,让她怎么上厕所?
司机小李叫苦不迭道:“洪主任,我本来觉着长江路违章经营的比较多,害怕堵路才绕行的,可我没想到这里也会堵。”
洪长青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心中却已经得出了结论,这厮难缠的很!别看他一口一个姐叫得蛮亲,洪长青心说我可当不起。
张大官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他妈哪跟哪,自己居然被人家当成洪长青的小白脸了。
王俊伟的手作势要摸腰间的手铐:“那我就铐你过去!”
张扬在征求了护士的允许后,独自一个人留了下来。
张扬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张大官人仍然大剌剌坐在那里:“我没犯法,我过来是跟你讲道理的,今天是那个车贩子先骂人的,他对我们姐弟俩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我姐气不过才抽了他一巴掌,对了,你既然是调查纠纷情况。为什么只把我们带来,为什么不抓他?”
洪长青拐弯抹角的暗示道:“叫你们领导来!”她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对这两名警察造成威慑,可洪长青今天遇到了两个有眼无珠的家伙。王俊伟非但没有觉着害怕,洪长青的这句话反而激起了他的自尊心,冷冷看着洪长青道:“我就是这里的领导,你触犯了法律,找天王老子过来都没用。”
张大官人感到欣慰的原因是,不用动手了,虽然他很想出手,王八之气一震,大杀四方,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是县委书记,怎么可以跟这帮地痞流氓一般见识?刚刚各大媒体才宣传了他舍己救人的英雄形象,这边就要爆出他和流氓打群架,这反差也太大了,跟这帮人一般计较,那不是自降身份吗?有警察过来最好不过。
洪长青看到张扬下去了也只能跟下去,司机小李道:“洪主任,我把车靠到路边等你们,里面堵得厉害,更过不去。”
王俊伟这会儿彻底被孤立了,周围同事避瘟神一样把他躲开,生怕离他太近,沾上了一身的晦气。他努力了半天方才积攒了一些勇气,鼓足勇气道:“张书记……我错了……”
张扬的话刚说完,对面就传来噗通一声,王俊伟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了,他是双腿发软,实在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了,望着王俊伟的狼狈相,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笑。
李明芳坐在那里,双目望着窗外,仍然没有回头。
张扬道:“多少钱啊?”
洪长青知道今天这事儿必然闹大,她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如果不是她冲上去先给了车贩子一个耳光,事情也不会越闹越大。
她当时被车贩子骂昏了头,她在关键时候的镇定功夫竟然不如这个年龄比自己小得多的县委书记。洪长青看着带着淡淡笑意的张扬,心中忽然醒悟过来,张扬根本就是在利用这件事,悄无声息地推波助澜,他不让自己挑明身份,那不是想要低调,他是想把这件事闹大,让洪长青感到悲哀的是,自己居然充当了一个导火索的角色。她开始感觉到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并不简单,刚来滨海的两天看似对政务不闻不问,可实际上他是在选择突破的机会,今天的事情极有可能成为他在滨海烧起的第一把火!
张大官人却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心平气和,他觉着挺有意思,这滨海的小警察也是如此的彪悍,看来整风运动势在必行了。
李明芳道:“港口大火死了这么多人,最后一句责任事故就完了?县委书记昝世杰走了,港口撤了几个领导,这件事就等于对我们有了交代?什么是责任事故?为什么会发生责任事故?”
那个矮胖子可不是什么所长,只是市场警务室的一个小警员,他叫王俊伟,和这帮车贩子都很熟,平时市场上的人都尊称他一声王所,三乐过去没少请过王俊伟他们吃饭,吃人家的嘴软,心理上当然要偏向一些,再加上今天有这么多车贩子作证,是洪长青先打人的,然后张扬又跟上去给了三乐一个大耳刮子,道理明显在三乐这一边,初步了解情况之后王俊伟心里有了数,他怒视张扬和洪长青道:“你们不要仗着有几个钱就随便欺负人,我们是法制社会,信不信我把你们给抓进去。”
孙鑫道:“我是市场派出所的所长孙鑫!”说话的时候冷汗直冒。
“有什么想不透的地方,只管对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