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0章 哥很想低调

不是巧合就意味着是蓄谋已久,许双奇皱了皱眉头道:“您是说,他要借着这件事掀起一场风波?”
张扬道:“既然没有,我就先走了,县委还有一摊子事要做。”
“可我都答应央视那边了。你让我怎么交代?”
许双奇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昝书记,他不让滨海的大小媒体报道救人的事情,表面上看好像是低调,做了好事不愿扬名,可事实上,他却和北港电视台的记者很熟悉,由北港电视台方面进行了大力宣传,省台那边也作为重点新闻播报,据说今晚还要上新闻联播。”
张扬道:“清姐,你还真以为上了新闻联播是好事儿?”
张扬微笑道:“两位院长都来了,这件事就好办了!”
洪长青无奈,只能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讲了一遍,她还算诚实,连自己先打了车贩子一记耳光都说得清清楚楚,不过张扬抽三乐的重手她没说,其实事情本来就是她惹出来的,不是她冲动打了人家一巴掌,哪有那么多的麻烦事。
公安局长陈凯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今天太难看了,想不到这位新任县委书记的第一把火烧在了他头上。
一旁传来常海心甜甜的声音:“张书记,祝贺你旗开得胜,祝你在北港的官场上无往不利,节节升高!”
陈凯慌忙上前帮助张扬把手铐打开。
洪长青有些手足无措,她是真搞不懂这位张书记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张扬道:“洪主任!”叫了这一声之后,他就不再说话,这种状况下洪长青唯有服从命令听指挥,她拨通了滨海县法院院长胡广州和检察院院长马飞的电话,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
王俊伟抬起目光看了张扬一眼,吓得赶紧又低下头去:“我自己不小心摔得……”这会儿借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说是被张扬揍得。
此时滨海县县长许双奇正坐在昝世杰的床边,他的手里端着一杯茶,在他和昝世杰之间已经进行过的接近一个小时的谈话中,已经将张扬来到滨海后发生的一些事说了一遍,除了张扬舍身救人的这件事之外,许双奇对张扬的总体评价是:“他似乎对政务并不是太关心,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我和刘建设,来滨海都快一周了,连常委会都没有组织召开过一次。”
公安局长陈凯知道这件事后,把所有事都抛开,第一时间来到了汽车交易市场,看到县委书记张扬带着手铐,表情镇定的坐在警务室内,陈凯哪里还能压得住火,怒吼道:“孙鑫,你搞什么名堂?”
昝世杰看出他遇到了麻烦,关切道:“发生了什么事?”
让张扬惊奇的是,乔振梁的话和文国权鼓励他的话如出一辙,不过仔细想想,也就很快释然了,在他们的眼里看来,自己是个把政治前程放在第一位的人,所以对张扬奋不顾身英勇救人的看法是,张扬为他以后的政治前程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通过这件事,张扬俨然已经成为年轻干部中的楷模,党和国家从来都非常重视宣传工作,张扬这种典型符合正面宣传的需要,乔振梁给张扬透露了一个秘密,中宣部非常重视张扬的事迹,打算在党内开展一场向张扬同志英雄事迹学习的大规模活动,张大官人听到这一消息不喜反忧,这次真的玩大了。
张大官人道:“强人所难,看你是个小丫头,我不跟你一般计较。”
武意道:“你是害怕别人说闲话,影响你这位县委书记的光辉形象吧?”
张扬道:“是他要宣传我?”
滨海县公安局副局长周学柱亲自走过来,把孙鑫的配枪给下了,然后摘下他的警帽扔到了桌子上。
周学柱早就准备好了钥匙,听陈凯这么一说,赶紧走过去准备给张扬打开手铐。
王俊伟道:“我误会了……我被误导了……都怪那帮车贩子,他们串通一气,蒙蔽我的视听……”他只能把责任死命往那帮车贩子身上推,连一个不字也不敢说张扬。
陈凯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刚才那番话有影射张和图书书记心胸狭窄的意思。
两名警察沉默不语,伸脖子一刀,缩脖子还得是一刀,他们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这次十有八九是要被扒皮了。
陈凯正准备解释的时候,法院院长胡广州和检察院院长马飞都赶来了。小小的警务室内顿时显得局促了起来,除了几位官员之外,其他的警员都退到了外面。
检察院院长马飞怒道:“你们是怎么当警察的?身为警察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胡广州道:“你们为什么要抓张书记?”
武意道:“那就现在,这件事我非得跟你说清楚不可。”
马飞是个应声虫,跟着道:“张书记说得对!”
张扬道:“那辆法拉利是不是好好查一查啊?到底是不是走私车?走私车究竟是怎么上牌的呢?那帮车贩子好像很有把握啊!”张扬的一句话,让好几个人的内心为之一惊。
和乔振梁的通话结束之后,张扬琢磨了一下,马上就给武意打了电话,武意接到电话,先笑了起来。
武意道:“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怎么能明白?”
张大官人吸了口冷气道:“武意,你怎么有点翻脸不认人啊!”
乔振梁笑道:“有什么好惨的?别人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落到了你的头上,你开心都来不及呢。”
胡广州和马飞先上前和张扬打了声招呼,看到张扬手上戴得手铐,两人都知道陈凯倒霉了。这是那个不开眼的,胆子也忒大了,县委书记都敢铐,还有王法吗?
张扬道:“你有什么需要我都能满足你,就是别宣传我行吗?”
新闻联播的推广作用之大是张扬无法想象的,当晚的新闻联播结束之后,先是接到了干爹文国权的电话,在张大官人的印象中,这位干爹很少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这足以证明自己给干爹干妈的脸上争光添彩了,文国权在电话中对他进行了好一番鼓励,还告诉他这样干下去,有大好的前途等着他。
张扬来到门口停下脚步道:“对了,明天你们三个来我办公室,告诉我这件事的处理情况。”
秦清道:“我也说不清,可能是上天注定你这人就是无法低调吧。”秦清得知张扬在开车,也没和他多聊,让他开车注意安全,然后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姑奶奶当我求你了,这个名我不想出,您就放过我,别可着劲的折腾行不?”
秦清笑道:“当然是好事儿,我和海心一起看的,猜猜我们俩正在干什么呢?”
武意道:“你以为新闻联播就那么容易上?不知有多少官员烧香拜佛的求门路,想在里面露一小脸呢。”
张扬脑子里飞快搜索着这个人的名字,他认识得姓武的并不多,目前周围只有武意一个,难不成武贤良和武意有什么关系?张扬试探着问道:“乔部长,他有个女儿叫武意吧?”
张扬道:“胡院长,你这话说错了,咱们谁说了都不算,法律说了算。”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到了这种时候,你怎么还不说实话?明明是你们两个把我拉进里间想和我好好谈谈,你伸手很热情的卡住我的脖子,我一抬手,很不小心的把你的鼻子给碰到了。”他又望向王俊伟身边的警察:“还有你,你掏出警棍给我看,结果我误会了你的意思,以为你想对我动手,所以我一脚把你给踢飞了,现在里间的门板还倒在地上,上面还沾着你们的血是不是?身为一个执法人员,在法官面前难道不应该说实话吗?”
昝世杰补充道:“胆子还很大,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爬上五十米的塔吊救人!”
张扬道:“也不能只听他们说,洪主任,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
法院院长胡广州道:“你们把今天的经过说一遍!”
张扬道:“我现在已经有点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了,清姐,你帮我琢磨琢磨,我怎么越是想低调就越是有高调的事情找到我门上啊?”
武意道:“明儿我找你去。”
“说的什么啊,太高深了,我听不懂。”和_图_书
张大官人只能穿戴整齐,戴上他的黑框眼镜,开着坐地虎朝工会宾馆的方向驶去。
武意道:“你是我的采访素材。也是我引以为傲的毕业作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从你身上获得了一些利益,可是你也不吃亏啊。我们之间的关系,说穿了是互利互惠的关系,现在你出了名有了政绩,我却一无所获,你说你是不是特不讲究。你说你是不是特没良心?”
孙鑫此时的内心比窦娥还冤呢,为了这派出所所长的位置,他可没少送礼,姑且不说洪长青那里,就是陈凯那边自己逢年过节的也是一次不落,这帮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
张大官人对女孩子向来脾气都好的很,他也知道武意是个心直口快的丫头,没什么坏心眼儿,张扬道:“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张扬却没上火,他笑道:“武意,你别生气,我真不是故意推脱。要不这样,等明天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
王俊伟道:“我错了……”
“还不是你逼得?”
“捧杀你总该懂了吧?”
张扬道:“改天再说吧,今天我忙了一天得休息了。”
武意道:“我还在工会宾馆呢,这才八点十五,你没那么早睡的,过来,我请你吃海鲜烧烤。”
张扬听她这样说忍不住笑了起来:“得,我没良心行了吧!我从来都没有否认你是为我好,武意,这样吧,从今天起,你就别帮我造新闻了。”
张扬道:“姑奶奶,你到底想怎样?”
武意道:“想不到你还蛮上镜的哩!”
陈凯打断他的话道:“我看第一个需要处理的就是你!来人!把他的枪给我下了,帽子给我摘了!”
“屁大的官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武意今晚如同吃了枪药一般,脾气不是一般的火爆。
外面围观的人并不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三乐也围在外面看热闹呢,被打得猪头般的面孔充满着得意,他向周围朋友道:“他妈的,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得罪了我,等着倒霉吧。”
王俊伟哆哆嗦嗦的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基本上还是遵照事实说得,不过他把说张扬法盲,把那些说过的嚣张言辞都略过去了,不敢说,也不能说。
所有人内心都松了一口气,心说这位爷总算肯走了。瘟神啊!求求您赶紧走吧!
张扬道:“胡院长,你是法院院长,搞了几十年的法律工作,法律的专业知识在咱们滨海应该是第一了。”
不过张扬并没围绕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他向胡广州和马飞道:“事情你们都清楚了?今天发生的这件事中,我到底有没有触犯法律?有没有什么做得不妥的地方?”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根本不在三乐的意料之中,过去和他称兄道弟的几名民警顷刻间变得杀气腾腾,不由分说就把他反剪双手给铐了起来。
张扬笑道:“就听胡法官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武意,你没弄明白我的意思。”
张扬微笑道:“陈凯,瞧你这话说得,大家都是自己同志,有事说事,有了问题尽快解决不就完了?没必要搞这么隆重。”
张扬道:“过犹不及,功高盖主,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些至理名言你听说过吗?”
洪长青被他问愣了,今天她彻底被张扬牵着走,现在张扬随便说一句话,她都得仔细琢磨一番,生怕中了他的圈套。
不等洪长青说话,张扬笑道:“都说咱们的各级部门效率低下,咱们要改变这一作风,洪主任,你把法院和检察院的领导同志都叫来吧,针对今天的事情给大家普及一下法律知识。”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一大摊子事儿等着我去处理,明天真不成。”
昝世杰道:“他有背景,宋书记不会平白无故地把他派到滨海来。”
张扬发现武意强词夺理的本事绝对一流,难怪她选择了记者这一行当,张扬道:“是我不讲究,是我没良心,但是央视的采访还是算了,我这张脸没那么大,一个和-图-书处级干部也上专访,我臊得慌!”
乔振梁道:“他有三个女儿呢,叫什么我到不清楚,我和他只是工作关系,家庭上并不了解。”
胡广州几乎和马飞异口同声道:“没有!”
乔振梁呵呵笑道:“就是矫情!对了你和武书记很熟悉啊?”
胡广州道:“身为警察,你连最基本的纪律守则都搞不清楚,你以为误会两个字就能解释清楚一切?”
陈凯点了点头,他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大不了离任之前把这几个不开眼的小警察全都开了,麻痹的,尽给老子惹麻烦,等这件事结束,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张扬道:“我虽然是滨海县委书记,可我不是法律专业毕业,法律条文也不是那么的熟悉,这方面,你们两人都是权威,我之所以让你们过来,是想你们以今天的事情作为例子,给大家上一堂普法教育课。”
乔振梁道:“武贤良,国家广电总局局长、党组书记,你不认识?”
张大官人暗自汗颜,这件事是好是坏目前还真说不清楚,他心里非常明白,自己和武贤良没什么交情,人家凭什么卖力帮助自己?十有八九和武意有关。
许双奇道:“据我说知,这个人在江城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难搞,年轻冲动,爱出风头。”
胡广州的话比较直截了当:“张书记,您说这么办,我听您的!”马飞跟着点头。
许双奇道:“真是有些看不懂他。”
张扬道:“你鼻子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陈凯,你把那个抓我的两名警员叫进来,咱们把话说清楚。”
陈凯心中暗道:“谁想把事情搞大谁他妈是孙子!”这件事明摆着,根本就是张扬在搞事,陈凯已经做好了拍屁股走人的准备了,再有两天程焱东过来,他就把滨海这摊子全都交出去,可就这两天都没落到清净。陈凯无论心中对张扬如何的怨念,可面子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流露,事实就是自己手下的警察把县委书记给铐了,这件事到哪儿说理也说不通,他想了想,还是先化解眼前的尴尬局面再说,陈凯道:“张书记,要不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您先回去休息!”他转向周学柱道:“老周,钥匙呢?还不赶快帮张书记打开。”
张大官人道:“我也想你们了,什么时候过来看我啊,只要过来,我全程三陪,陪吃陪喝陪睡!我现在一人睡一张两米的大床,真是宽敞啊!”
武意道:“那可不成,央视那边的采访我都帮你答应下来了,你总不能让我没办法交代吧?”
武意道:“你就算不为你自己的前途想想也得为我的前途想想。还说是朋友呢,你就牺牲一回,做一次专访有什么?又不会少一块肉。”
有一点乔振梁并没有想到,张扬之所以对他如此尊敬,那是因为惦记上了他闺女,张大官人是个拥有中华传统美德的好男人,尊老爱幼,尤其是对有可能成为自己岳父的人,那可不是一般的尊重。
许双奇道:“刚刚还说他低调来着,这不,他在汽车交易市场闹了一出。”他将刚刚听到的事情向昝世杰说了。昝世杰闭上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道:“这件事不是巧合!”
武意道:“同样的一则新闻可以报道为见义勇为舍己救人,也可以说成个人英雄主义爱出风头,只想着表现自己,不顾全大局。”
胡广州道:“先把张书记的手铐打开,就算真上了法庭也得打开啊!”
张扬道:“你笑什么?现在我被你弄得人尽皆知,你严重侵犯我隐私权肖像权,小心我告你啊!”
武意那边的声音明显变得忸怩了起来:“张书记,你能好好说话,不耍流氓吗?”
两名警察的脑袋低垂了下去,谁都不怨,要怪就怪他们自己有眼无珠,连新来的县委书记都没认出来。
武意道:“你真是个死脑筋,都什么时代了,还想做了好事不留名啊?那个官员不想要荣誉啊,酒香也怕巷子深,做得事情再多,你不宣传也没人知道。”http://www•hetushu•com
胡广州道:“既然是调查情况,为什么要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给张书记和洪主任戴上手铐?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
张扬道:“嗳!不急,事情没说清楚,你们抓我的时候是因为我触犯了法律,不能因为我是县委书记就对我网开一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让老百姓说闲话,你说对不对?”
武意道:“不行,今晚就得说清楚,你知道什么叫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吗?”
昝世杰道:“滨海的汽车交易市场是该好好清理整顿一下了。”
陈凯无可奈何,他看了洪长青一眼,希望她能够帮忙说句话,洪长青这会儿却彻底装起了哑巴,谁也不愿意把麻烦往自己身上引啊。陈凯只能硬着头皮向张扬低声道:“张书记,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犯不着跟一个小民警一般见识……”他这句话一说完,看到张扬原本带着笑容的面孔笼上了一层严霜,张大官人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大官人满怀激动地放下电话,那边农业部部长乔振梁也打来了电话,乔振梁的电话是纯友谊性质,在他前一段时间仕途生涯陷入低潮的时候,小张同志对他不离不弃,乔部长的身边从不缺少锦上添花的主儿,可回头仔细一琢磨,雪中送炭的还真没有几个,张扬显然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更让乔振梁感动的是,自己本打算用那幅《陋室铭》给某些人找点不自在,那件事差点误伤到张扬,张扬显然也意识到了那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自己,但是这小子根本没有因为那件事恨上自己,对他一如从前那般尊敬,事后,乔振梁甚至感到有些内疚,对一个政治高手而言,本不会发生这样的状况,如今的乔振梁已经彻底接受了离开平海的现实,他也开始重新看待周围的一些人,一些事,他发现了张扬身上的不少闪光点。
张大官人一听心里发毛了,虽然现在才八点多钟,可武意过来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到处都是县委同事,让人看到还不知要制造什么新闻呢。张大官人道:“太晚了,不方便!”
张扬道:“算了吧,真的,我刚来滨海没几天,正式工作都忙不完,哪有时间造新闻,武意,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武意那边火了:“张扬,有你这么傲的吗?亏得你现在才是一个县委书记。你要是当了市委书记、省委书记,尾巴不得翘到天上去!”
武意听出他服了软,顿时又格格笑了起来,她的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陈凯赔着笑来到张扬身边,低声道:“张书记,您别生气,这事儿怨我管教无方,我一定马上对内部纪律进行严肃整改,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员,并做出深刻检讨。”
张大官人毫无意外的上了当天的新闻联播,还是他救人的事儿,这种事情有助于树立干部队伍的光辉形象,对提升政府的公信力有着相当大的推动作用,所以武意的新闻递到了中视,马上就被列为重点新闻,张大官人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全国名人,虽然不知这次的名人效应能够持续多久,但是短期内,这厮已经成为了青年干部的典型。
张扬道:“乔书记,我不是矫情,我说的是实话。”
昝世杰淡然笑道:“有了这么多影响力的媒体,他当然看不上滨海这小地方了。”
胡广州谦虚道:“哪有那么厉害。”
武意不乐意了:“张扬,你什么意思?合着我帮你宣传是坑了你害了你?就算我好心办坏事,没功劳还有苦劳呢,做人总得讲点良心吧?”
许双奇点了点头,此时他的手机响了,拿起电话,许双奇的脸色变了,他听完电话内容之后,低声道:“我不去,你们自己看着处理。”挂上电话,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
三乐叫道:“错了,你们抓错人了!”话没说完,后脑勺上就被拍了一巴掌:“三乐,你眼瞎啊你?县委张书记你不认识?”
秦清那边用的是免提,张扬的这番话让秦清和常海心的脸都http://www.hetushu.com羞红了,虽然她们两人和张扬之间有过同床共枕的经历,可这并改变不了她们矜持的性情。常海心低下头去,秦清道:“看情形你马上就要成为全国名人,广大青年干部学习的榜样了。”
张扬道:“我不想出名!”
许双奇愣了一下:“什么?”可马上他就明白了昝世杰的意思。
张扬和乔振梁聊了几句,询问了一下乔老的身体状况,最后有意无意的提到了乔梦媛。乔振梁道:“她去巴厘岛散心了,下个月才能回来。”
昝世杰的眼睛盯着输液瓶的点滴,低声道:“他刚到滨海,什么情况都不熟悉,选择这样的处理方式也很正常。”
张扬道:“我是说我不想通过这种方式博出位,博宣传!”
途中接到了秦清的电话,秦清也是看了当晚的新闻联播,特地恭贺他去了滨海之后初战告捷的。
武意道:“这事儿你不能回,你知道吗?我好不容易才遇到了这么一则优秀的新闻,凭着这个新闻,我就可以堂堂正正的进央视了,你拒绝采访,我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武意道:“宣传你也是工作的需要。”
张扬道:“乔部长,我压根就没想出名,这次惨了!”
王俊伟跟那名同事一起走了进来,两个胖子这会儿是相互扶持着走进来的,原因很简单,腿都软了,如果不互相帮助,只怕两人要跪在地上了。
张扬道:“我已经给回了。”
张扬道:“我来滨海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作秀。”
“你什么意思?”
乔振梁道:“他是中宣部副部长,就是他提出要把你的英雄事迹在年轻干部中大力推广,我看十有八九要把你宣传成新时代的楷模。”
天地良心,张大官人压根就没想过耍流氓,对女记者耍流氓,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啊,还没干多大事儿都闹得全国皆知了,要是真耍了流氓,那不得吃不了兜着走啊!
张大官人嘿嘿笑了一声道:“你还真是冰雪聪明啊,其实当官有当官的难处。”
几名派出所的民警走了过来,三乐和他们都熟悉,咧着大嘴迎了上去:“陈哥,咋样?那混蛋伏法了没有?”
张大官人笑道:“想我呗!”
周学柱听到张扬不让他打开手铐,也不敢勉强,眼巴巴的看着陈凯。
张扬微笑道:“这位警察同志,你是执法者,你懂法,我是个法盲,你错不错,我还真不知道,对了,这件事应该归法院管还是检察院管?”他转向洪长青问道:“洪主任,你说是不是?”
张扬道:“那还不好说,你就告诉他们我不乐意,反正排队等着上央视的人多了。”
张大官人愣了一下,脑子里愣没想起这个武书记是何许人也:“谁?”
这两天他也在关注新闻,他对自己的这个继任者充满了好奇,省里派来了一个二十七岁的年轻人,到底想搞什么名堂?
张扬苦笑道:“武意啊武意,合着你把我当成进入央视的敲门砖了!”
“美得你,我们喝酒帮你庆祝呢!”
前滨海县县委书记昝世杰躺在北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干部病房内,他因为突发心肌梗塞住院,这也让社会上产生了许多的流言,其中不乏有人猜测他是装病,昝世杰并不是装病,他的心脏一直都不好,前两年就发作过一次,就他本人而言,还是想把福隆港火灾的事情全都解决完再将这个摊子交给下一任的,可是老天爷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他不得不躺在了医院里。
武意道:“我这人是个急性子。等不到明天,我这就去海洋花园找你去。”
孙鑫满肚子的委屈,他觉着自己很无辜,谁能想到会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他结结巴巴道:“陈局……这……都是他们两个干得,我一定严肃处理……”
孙鑫想找个机会和张书记说话,可张扬的目光根本就不看他,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这级别根本够不上人家,他悄悄命令手下人出去,把闹事的那几名车贩子全部给抓起来,又让警察将警务室外看热闹的群众疏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