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4章 天街

陈绍斌道:“天街该不是还像这下面,如果还是村姑级的水准,我这十万不是白花了?”
陈绍斌道:“到底怎么样?”
几个人来到电梯口,有迎宾先生微笑着站在那里。
宁红妩媚的瞥了他一眼道:“我都是残花败柳了,和那些青葱水嫩的小姑娘怎么相比?”
梁成龙笑道:“非洲姑娘都有,你敢要吗?”
高仲和道:“他在吗?”
袁波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先带我们上去看看,如果满意,我们马上就办卡。”
让张扬感到意外的是,高仲和并没有首先提起儿子的事情,而是谈起了程焱东,高仲和道:“张扬啊张扬,你小子这次挖了我的墙角。”
高廉明连连点头:“既来之则安之,我看那个女经理不错。”
张扬马上响应。
张扬想了想,反正明天休息就跟他们去北港好好玩一次。
张扬交代了一声,先带着这群人去县委招待所订了房间,他的别墅虽然大,可这么多人不可能都住在那里。
陈绍斌道:“玩呗,看看梁成龙回来怎么说。”
高仲和那边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张扬,找你也一样。”
过了一会儿,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白领丽人走了进来,凭心而论,这位经理长得倒是不错,比起刚才进来的三拨儿小姐样貌周正多了,梁成龙向她招了招手。
梁成龙道:“我跟你去!”
常海龙鼻子里嗯嗯几声,就是没办法从床上爬起来,常海心笑道:“我哥醉得不轻,你们去吧,我留下来照顾他。”
张扬在整个的过程中一言不发,他过来就是跟着凑个热闹,其实他对夜总会没多少兴趣,感觉现在的夜总会还不如大隋朝那会的青楼更有味道。至少那时候的歌妓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随便拉一个放到现在,那都是才女。看看眼前的这帮小姐,一个个浓妆艳抹,搔首弄姿,透着一股恶俗的味道,张大官人在心底给出了一个评价,那叫庸脂俗粉,如果不是因为要陪梁成龙他们,张大官人这会儿早就跑回家去和常海心调调情谈谈心了。
从滨海到北港并没有多远,直线距离八十公里,不过这条路的路况不怎么样,坑坑洼洼,晚上的时候来往的大车很多,这段距离花去了一个半小时,来到蓝色魅力夜总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高廉明道:“无所谓!”
张扬走过来把手机递给他。
张大官人暗道:“过了啊,我咋过去就没发现高厅煽情的本领就这么强大呢?”可人家这句话也没说错,自己都叫高叔叔了,可不是逼着人家把自己当孩子看待吗?
高廉明一声欢呼。
高仲和道:“这件事简单,你给他安排一个合适的地方,其他的手续不用你操心。”
高廉明沉不住气,他抢先点了一个长得像瓷娃娃一样的女孩子,那女孩子来到他面前弯腰鞠躬:“请多多关照!”说话带着一股子外国腔调,居然是货真价实的日本人。
陈绍斌拍www.hetushu.com了拍她圆滚滚的屁股道:“比起你怎么样?”
张扬苦笑道:“别说你们这外地牌照,我挂着京字头的军牌第一次来这里都缴了过路费。”
梁成龙道:“哥几个,我听说北港有个蓝色魅力夜总会非常的高档,咱们去见识见识!”
他们五个上了车,周山虎开车带着他们往北港而去,途经收费站的时候,又缴了十块钱,梁成龙忍不住抗议道:“我说你们则滨海也够黑的,进出都要钱,穷疯了是不是?”
“工资待遇方面可能也不理想……”
梁成龙道:“我们哥几个出来玩,既然出来就图一个心情愉快,到了你们这里想要心情愉快,首先就得赏心悦目吧?可瞧瞧你们刚才的那些小姐,全都是村姑级别,我就纳闷了,你们蓝色魅力名气这么大,是不是北港人的审美观和我们不一样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过你到了我这边可能要大材小用,没什么好工作给你。”
“别抱着过来就当官的想法,你没什么资历,必须从头做起!”
梁成龙跟着宁红离去之后,袁波道:“我看这地方就是一黑店,算了,咱们没必要把钱浪费在这儿。”
宁红微笑道:“天街全都是大学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样貌身材都是一流水准。”
宁红娇嗔道:“你好坏啊,一上来就吃人家豆腐。”
张大官人有他自己的盘算,在没有充分了解滨海情况的时候,他暂时不做太大的动作,更何况现在他在滨海还是孤身一人,等程焱东来到滨海之后,他会开始逐渐展开一些动作。
返回别墅之后,几个人仍然横七竖八的睡着,高廉明身上的手机不停的响,张扬从他衣兜里找到电话,接通之后,电话却是省公安厅长高仲和打来的,对待这位省委常委,张大官人当然要尊重有加,他恭敬道:“高厅,您找廉明啊?”
高廉明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张扬道:“真的?”
这帮人多数都睡了一下午,高廉明虽然酒量不咋地,可醉得快醒得也很快,反倒是常海龙醉得不轻,晚上这群人出门去玩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不愿从床上起来。
可梁成龙和陈绍斌不愿意,这俩货觉着大老远来了,必须要开开眼界,陈绍斌道:“让你们经理过来。”
高廉明对车没什么兴趣,不过他也发现了几辆小号车,一看车就是北港市委市政府的,高廉明啧啧称奇道:“你们北港的市领导也逛夜总会?”
高廉明叹了口气,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你放心,我……我明儿就走,不给你添麻烦!”
袁波笑着制止了高廉明继续说下去,他来到那位妈妈桑面前,低声道:“我们出来就是为了开心,我这几个兄弟都是见过世面的,眼界自然高了一些,你多费点心,钱不是问题。”
张扬拿着手机回到客厅内,发现高廉明已经醒过来了,头发鸟窝一样乱七八糟的,和*图*书瞪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张扬道:“我说哥几个,咱们唱唱歌开开心就行了,别玩得太过。”
梁成龙并没有夸张,他们来到蓝色魅力的顶层,也就是严格会员制的天街,这里的包间价格也是相当的昂贵,梁成龙要了一个8888的包间,这8888里面有酒水套餐,房门打开之后,首先进来的是一群身穿日式和服的美少女,高廉明的眼睛顿时直了。
高廉明道:“钱不都被你们赢走了吗?回头借我点。”
又换了一轮,这次进来的是俄罗斯小姐,张扬和袁波对望了一眼,两人都算见过不少场面的人,可今晚在天街见到的一切让他们感到震撼了。
袁波道:“穿了身和服就是日本姑娘了?我看未必。”无论这帮小姐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日本人,不过有一点袁波无法否认,这些小姐的样貌身材比起刚才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张扬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没想到一上来就过来了一个外国红粉兵团。
那妈妈桑有些不高兴了:“我们蓝色魅力是北港档次最高的夜总会,是你们太挑剔!”
张扬笑道:“谢谢您高叔叔!”这会儿他也不叫高厅了。
陈绍斌道:“就兴县委书记逛夜总会,不许市委书记来推动经济发展吗?”
梁成龙在他屁股上拍了拍道:“海龙,我们一起去唱歌。”
陈绍斌道:“日本姑娘,哟西!”
高仲和道:“可你既然有要求,我这个当叔叔的也不能不满足!”他的这句话明显在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张大官人心中感叹,这帮领导一个个都不是吃素的,在进行了铺垫之后提出他的要求,这就让张扬无法拒绝了,当然只要高仲和的要求不过分的话。
张大官人道:“高厅长这句话从何说起啊?”
张扬笑道:“高叔叔,让他来没问题,可不能只打杂,他可是拥有美国律师牌照的人。这样吧,让他先过来,高叔叔,有件事您得上点心,过去在南锡体委,廉明是打着给我帮忙的名义,一直都没有正式编制,他也没想着进入体制之中,所以他平时也把自己当成雇佣军,自由散漫的很。”
袁波也因为这妈妈桑的态度而不爽,十万块对他来说也算不了什么,可是他是个精明的商人,而且他的年龄要比其他人大一些,做事之前首先会权衡利弊,冤枉钱他不想花,袁波道:“就冲着你们这服务,天街也就是小县城的水准,走吧,咱们不玩了!”
高廉明怒道:“你什么态度?我们是来消费的,不是看你摆臭脸的!”
梁成龙附和道:“就是!”
张扬实事求是道:“喝高了,正睡着呢。”
梁成龙一摆手,第二批上来的是身穿韩服的女孩子,陈绍斌赞道:“好嗯,跟联合国似的,这儿好玩啊!”
高仲和道:“张扬,你和廉明是好朋友,我想你帮帮他,让他跟在你身边学点东西,打打杂也好。”
那位妈妈桑道:m.hetushu.com“眼界高你们直接去天街了,来这边干什么?”
张扬嗯了一声。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瞧你这熊样,这么大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赶紧去洗澡,换身衣服,晚上咱们找个地方去开心一下。”
宁红娇滴滴道:“不了,你们两个对付我一个,我可来不了。”
梁成龙呵呵笑道:“还别说,咱哥俩的口味有点类似,我也看上了。”
袁波打了个哈欠道:“你们去疯吧,我不去!”
陈绍斌吐了吐舌头道:“风险太大,搞不好就染上一艾滋,我还是喜欢传统点的。”他也点了一个身穿韩服的高个女孩。
那位经理一边笑着,一边将自己的名片发给众人,她叫宁红,陈绍斌走过去,手搭在她肩膀上了:“妹子,你们这里还有经理吗?要是都长你这样的经理也行。”
陈绍斌道:“宁红,我们想去天街玩,听说要会员?”
因为高仲和叮嘱过张扬,尽量不要把自己跟他说的这些事告诉高廉明,所以张扬对此只字不提,笑道:“你又是吐又是尿的,我担心你手机被泡坏了,所以帮你收着。”
高廉明道:“张哥,为什么不整治一下,我虽然刚刚来到滨海,也感觉到这边的情况乱糟糟的,别的不说,单单是你们马路上的占道经营就应该出台一个严厉的整改措施。”
一连换了三拨人,还是没有一个瞅着顺眼的,陈绍斌道:“都说北港出美女,怎么我就没看到一个?”
高廉明这会儿倒是完全恢复过来了,而且因为张扬答应留他在滨海工作而显得格外兴奋:“张哥,这滨海有啥好玩的啊?要不咱们找间酒吧喝酒?”
陈绍斌和高廉明每人架住他的一条胳膊强迫他上了车,高廉明道:“袁哥,您是大财主,没有您坐镇,我这心里不踏实。”
袁波道:“天街?”
梁成龙点了一个,陈绍斌道:“还有吗?”
高廉明道:“我觉着你就挺不错的。”
梁成龙搂住他的肩膀道:“哥们,我们大老远来了,既然玩就玩得开心一点,我能够体谅你的难处,在滨海,你是县委书记,抛头露面的不方便,影响不好,去北港没人认识你这个县委书记。”
宁红道:“好嗯!”
梁成龙附在张扬的耳边道:“你们北港的色情业真他妈的发达,经济平海倒数第一,这方面绝对是领先国内!”
张大官人感觉脸上有些烧得慌,这可不是啥光荣的事儿。
和这里豪华的装修相比,小姐的成色却让人不敢恭维,梁成龙眼皮都没翻一下,一摆手道:“换!”
那位经理甜甜一笑走了过来道:“这位先生,您对我们这儿的服务不满意?”
陈绍斌那边已经在迫不及待的追问了:“怎么样?上面那个天街怎么样?”
张扬道:“都这么晚了!”
张扬已经明白高仲和的意思了。
忽然听到张扬道:“既来之则安之,我看你回去也没什么事做,要不你留在滨海吧,我给你找份事情做!和*图*书
房间安排好之后,张扬就在县委招待所安排了晚餐,晚上这帮人的战斗力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所以都没喝酒,按照梁成龙的意思是想找个地方唱唱歌跳跳舞,可张扬刚到滨海对这里不熟悉,二来他身为县委书记,出入这种公开娱乐场合被人看到影响也不好。
高仲和道:“看到你能有现在的成就,我欣慰之余又感到羡慕,张扬啊,我这辈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廉明,这小子眼高手低,做事没耐心没长性,过去我以为他去了美国留学几年,能够有些转变,可他根本还是过去那番模样,受不得半点挫折。他从香港偷跑回来的事情我想你应该知道了吧?”
高仲和道:“张扬在我眼中,你和我自己的孩子没什么分别。”
梁成龙点了个2888的豪包,进去之后,很快就有妈妈桑带着一群小姐过来。
张扬道:“不合理的地方多了。可凡事都得有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等等吧,等我把这边的情况都摸透了再说。”
梁成龙掏出一张黑色的VIP卡:“我办了一会员,存了十万,哥几个今晚消费我全都请了。”
陈绍斌道:“这种事有借钱的吗?”
丁兆勇给他端了一杯水让他赶紧喝下去醒醒酒。
高仲和道:“你是说需要给他弄个正式编制?”
高仲和道:“最近为了他的事情我没少生气,可他毕竟是我儿子,我不能看着他就这么蒙混度日,我之前倒是为他安排好了一些规划,可是他对此表现的非常抵触,我回头想想,他回国之后,真真正正投入去干的事情,也就是跟你去南锡体委那一段。”
不过对于夜总会来说这个时间还很早,张扬还没在北港好好玩过,几个人一下汽车,就看到周围停泊着不少名车,保时捷、法拉利、兰博基尼,至于什么奔驰宝马的更是随处可见,而且多数都是进口车。梁成龙眨了眨眼睛道:“靠!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名车博览会呢。”
陈绍斌笑道:“你放心吧,你坚守你的原则底线,我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绝对不连累你。”
梁成龙和陈绍斌都是此道中的高手,对这种场合轻车熟路。
高廉明跟着起哄,这货把钱输得精光,现在纯属是跟着蹭吃蹭喝。
张大官人心眼儿开始活动起来了,如果说荣鹏飞看中了程焱东倒是合情合理,毕竟荣鹏飞在江城任职的时候,程焱东就在他手下工作,他对程焱东有着相当的了解,高仲和是省厅厅长,他怎么会关注程焱东这样一个小干部,高仲和这么说十有八九是在告诉张扬,自己卖给他一个很大的人情,领导说话,必须要完完整整地听完才能领会他的用意,所以张扬也没有马上就接话,只是嘿嘿的笑。
陈绍斌道:“你丫口味够重的,那女经理年龄够当你阿姨的了。”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嗳,我说你小子还有钱吗?给得起小费吗?”
陈绍斌率先反对道:“大老远来了一趟可不是为了睡和_图_书觉的。”
那位妈妈桑努了努嘴道:“就是顶楼咯!不过,那里是会员制,会费要十万呢。”眼白一番,一副很傲慢的样子。
“无所谓!”
梁成龙去了十分钟左右满脸笑容的下来了,看他的样子就相当的满意,他回到房间内喝了口茶。
张扬道:“滨海没酒吧,这里不是东江,就是一小县城,没什么夜生活。”
张扬道:“就是这个意思,有了正式编制,他就有了约束。”
赵静和丁兆勇吃过晚饭后就单独出去过他们的二人世界了,到最后只剩下袁波、梁成龙、陈绍斌、高廉明。
张大官人瞪了陈绍斌一眼:“你丫不说话也没人把你当哑巴。”这货心虚的把黑框眼镜给戴上,自己这两天在新闻媒体上曝光有点频繁,认识他的应该不少。真要是被某位记者盯上了,肯定有麻烦,毕竟这里是夜总会。
袁波开始觉着这边有些门道了。
高廉明愕然道:“你拿我手机干嘛?”
高廉明双目生光,呼吸明显都变得急促起来,这货居然可耻的硬了,毕竟是年轻,受不了女人的媚态。
高仲和道:“本来我想把程焱东调到省厅工作,你小子却给我来了个横刀夺爱!”
高仲和道:“张扬,我想你帮我一个忙!”
张扬拿着电话走到了门外:“高厅有什么吩咐?”张扬心里猜到高仲和肯定要说高廉明的事情,这小子明显情绪低落,有道是父子连心,高仲和肯定关心自己的儿子。
张大官人当然知道只要高仲和一句话,高廉明的编制就能全部解决,其实高廉明刚提出来想回来跟他混的时候,张扬就在心底应承了下来,虽然嘴上不同意,高廉明头脑灵活嘴皮子利落,还拥有美国的律师牌照,这些还都是其次,最关键的是,他老爷子是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从张扬来到滨海之后,对这座县城初步的了解,就知道滨海走私极其严重,目前自己是坐视不理,以后一旦开始行动,必然会面临方方面面的阻力,把高廉明拉入阵营,就等于把他老子也绑到这个阵营之中。
宁红点了点头道:“这位哥哥,天街是会员制,办理会员卡需要预存十万,不过您放心,这十万可以抵用消费款。”
蓝色魅力夜总会位于这座大厦的26、27、28三层,进入蓝色魅力富丽堂皇的大厅,几个人都感觉到这里装修之奢华即便是放在东江也是数的着的。
梁成龙是个年少多金的主儿,陈绍斌自从躲过前阵子的集资风波,钱都回来了,这厮财力虽然一般,可是花钱的气魄却不一般,嚷嚷道:“不就是十万吗?把你们经理叫来!”
梁成龙感叹道:“看看天街的那些姑娘,咱们东江所有的夜总会都该关门了。”
袁波提议道:“要不大家都早点休息,明天一起出海玩玩。”
“管我饭吃就行,我要求不高,有没有住处无所谓,反正你这儿大,我搬来这里跟你做伴,放心,我睡客房,平时给你看门行不?”高廉明喜形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