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1章 我不配

丁高山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出去再说,两兄弟离开这栋别墅,沿着防腐木铺成的小径走向相邻的另外一栋,哪栋别墅也是属于丁高山的,看到周围没人,丁高山方才道:“潘强怎么会知道?我不是让你支开他去韩国了吗?”
冯敬国咬牙切齿道:“有什么不可以?你是我老婆,有什么不可以?你这个贱人?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样的女人吗?”酒精和愤怒已经让他完全丧失了理智。
冯敬国的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她另外一支胳膊,直愣愣看着她,看得丁琳感到浑身的不自在,她小声道:“敬国你放开我。”
冯敬国疼得捂着胸口在地上惨叫起来。
丁琳从床上站起身,轻声道:“敬国,你先坐下,我去给你泡杯茶,晚上你喝了好多酒。”她走过冯敬国身边的时候,却被冯敬国一把抓住了手臂,冯敬国的力量很大,抓得丁琳感到有些疼,她皱了皱眉头道:“敬国,你抓疼我了!”
丁高山点了点头道:“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他本想提起潘强的事情,可是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说,毕竟今天是女儿大好的日子,提起这件事可能会让女儿不快。
丁高山微笑点头道:“敬国啊,我忽然想起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你。”
丁高山笑道:“就是有些话想对你说,耽误你休息了。”
冯敬国望着身下因为愤怒和惶恐而浑身颤抖的丁琳,他似乎清醒了一些,慢慢从丁琳的身上爬起,看到丁琳被撕裂的上衣,他意识到了什么,从一旁衣架上拿起丁琳的外衣给她扔了过去。
冯敬国愣了:“我……”
郭瑞阳和蒋洪刚此时起身提出告辞,张扬当然也和他们一起离去,丁高山也明白不好挽留人家,只能将他们送到了游艇码头,握住郭瑞阳的手,不停说着抱歉。
丁高山抿了抿嘴,深有感触道:“不知不觉,你已经大了,过去我一只手可以抓住你的一双手,可现在要用两只了。”
蒋洪刚道:“不早了,我们都该回去了,高山,你赶紧回去陪女儿吧。”丁高山连连点头,看着他们三人上了游艇,丁高山仍然挥手,直到游艇离开了码头他方才转过身来,缓步向别墅的大门走去,脚步显得有些沉重,走到中途看到女婿冯敬国才过来送客,丁高山面色一沉道:“你怎么才过来?”
丁高山道:“没什么意思,你这种女婿我不要也罢!”
丁高山微笑望着冯敬国:“说吧,把你想说的话该说的话全都说出来。”
丁高山笑着点了点头,站起身向丁高升道:“他说他可以帮我!好,冲着你这句话,我不杀你了,留你一条性命。”转过身道:“你都听到了!”
丁琳道:“没有!”
丁高山坐在床边伸手抓住女儿的手,感觉她的手有些凉,马上用自己的一双大手将女儿的小手捂在其中,丁琳望着父亲鬓角的白发,柔声道:“爸,我记得我小时候,你经常这样帮我暖和_图_书手。”
丁琳笑了笑道:“知道,如果他对我不好,我怎么会选择嫁给他?”
丁高山摇了摇头道:“我不会让我的干儿子去给一个无赖抵命。”他向丁高升道:“高升,今晚就送小强离开。”
丁高山道:“你不要以为帮我做了几件事,就握住了我的把柄,就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你不配!我现在就可以一枪杀了你!”他走过去,用手枪抵住冯敬国的脑袋,然后向丁高升道:“假如我杀了他,明天警察调查的时候会怎么说?”
冯敬国捂着胸口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他望着丁高山冷笑道:“你把我当什么?想要就要,想扔就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女儿嫁给我的目的?如果不是我为你办了这么多的事情,如果不是你害怕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你会将宝贝女儿嫁给我?”
丁琳一言不发的接过外衣,穿好之后,对着镜子迅速整理了一下头发,她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起伏的胸膛表明她仍然处于激动之中,确信情绪有所恢复之后,丁琳方才道:“爸,太晚了,我们已经睡了,敬国喝多了!”
丁琳走过去把房门打开,看到父亲微笑站在门外,丁琳叫了声爸,就垂下头去,因为她害怕父亲看出破绽,她相信自己的样子并没有异常,在父亲的眼中应该以为她是害羞的表现。
丁琳道:“我们都已经结婚了,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你看呢。”她想挣脱开丈夫越来越紧的手臂。
丁高升道:“哥,他在威胁你!”
冯敬国装腔作势道:“小琳,是爸找我吗……”
冯敬国呵呵冷笑道:“我没醉!”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我这里清醒得很,你看不起我,你根本就不爱我,你爸也看不起我,你们全家人都看不起我,你们只是想利用我。”
潘强瞄准冯敬国的尸体将手枪内的子弹全都射完,然后将手枪扔在了地上,他低声道:“我去自首!”
丁高山道:“我把女儿嫁给你,一半是我的选择,一半是小琳自己的选择,我觉着你无父无母,对待小琳也不错,应该是个可以值得信任的年轻人。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个这样的东西。”
丁高山道:“告诉我?”
冯敬国点了点头,他很虚伪的向丁琳笑了笑:“小琳,你先休息,我和爸去去就来。”
冯敬国道:“你不想我看你?”
冯敬国愣了一下,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外面传来丁高山平静的声音:“敬国,你出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谈。”
丁高山呵呵冷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孩子?跟我玩心计,你差的太远,冯敬国,明天你就和我女儿离婚。”
丁高山慢慢退到书桌前,双手撑住书桌,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女婿:“这间书房隔音很好,就算你叫破嗓子,外面也没人可以听得到。”
潘强道:“我不走!”
潘强道:“冯敬国不是好人,他娶小琳根本不是因为喜和_图_书欢她。”
冯敬国道:“我孤家寡人,没什么好怕,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看看谁的损失更大。
冯敬国也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他迅速整理好衬衫,穿上了西服,本想去开门,走到中途又改变了主意,他向丁琳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开门。
丁琳嗯了一声,两人在丁高山的面前表现得很默契。
潘强握住手枪瞄准了冯敬国的脑袋,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过后,冯敬国直挺挺倒在了地上,脑后流出一滩殷红色的血迹。
“混账!”丁高山抬脚狠狠踹在潘强的胸口,将潘强踹倒在地上,他指着潘强骂道:“我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丁琳俏脸因为愤怒而涨的通红,她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开母敬国的手臂,挥手狠狠给了冯敬国一记耳光。
丁高山道:“我送给你们的这套别墅,每个房间的隔音措施很好,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听不到我想知道的事情,真是难为你了,在我的面前伪装了这么久,直到现在才暴露出自己的真正嘴脸。”
冯敬国道:“别人怕你,我不怕你,我敬你你是我岳父,我要是不敬你,你只不过是一个走私贩而已!”
冯敬国道:“我不是去照顾其他客人了吗?”
丁高升苦着脸道:“我也不清楚,看来他应该没去,晚上来岛上的时候就已经喝多了,还好没闹出什么岔子。”丁高山有些不满地看了弟弟一眼:“还好?好什么?当着这么多贵客的面,他闹这么一出,我这张脸往哪儿搁?”
冯敬国暗自松了口气,丁琳果然还是害怕家人知道刚才的事情。
丁高山道:“敬国是个不错的孩子。”
丁高山道:“相信我,你不会走太久,很快你就会回来,无非是换了一个身份,从今天起,潘强已经死了,我的干儿子却仍然活着!”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休息一下就好。”
冯敬国被他训斥的满脸通红,嘴巴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
丁高山躬下身,伸出手,狠狠在冯敬国的脸上打了两巴掌:“废物!我怎么早没发现你是个废物,居然把女儿嫁给你?”
丁琳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明白冯敬国的意思。
丁高山道:“敬国,你告诉我一件事,一个废物有没有存在的意义?”
丁琳道:“敬国……你喝醉了……”
丁高山有些不满地看着冯敬国:“敬国,还不快带小琳回房去休息?”
丁高山道:“你又是什么好人?你问问你自己,赌博嫖妓,你哪样没有碰过,我一直教你要好好做人,可是你,始终是烂泥糊不上墙,要我怎么能放心把女儿交给你这种人?”
丁高山把手枪交到潘强的手里:“你说你爱小琳,恨不能杀掉他,证明给我看!”
丁高山点了点头:“不错,他在威胁我!”他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手枪,瞄准冯敬国的右腿就是一枪,蓬!地一声闷响,冯敬www•hetushu•com国惨叫着跪倒在了地上,他捂住大腿,鲜血从手指缝中不停地流出。
丁高山忽然抓起茶几上的一瓶冷水,向潘强兜头盖脸地泼了过去,潘强被冷水刺激的打了一个激灵,怔怔地看着丁高山。
丁高山道:“现在说做错是不是有点太晚?”
丁高山抓住潘强的衣领,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凶相毕露地盯住潘强的眼睛:“你给我记住,我决不允许你再靠近小琳,如果你再敢干扰她宁静的生活,就算是我干儿子,我一样不会客气!”
潘强用力咬着唇,他忽然从沙发上跪倒在了丁高山的面前:“我不配做你的干儿子,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求你不要把小琳嫁给他,小琳根本不喜欢他的,你不能为了自己的生意,而出卖小琳的幸福!”
潘强红着眼睛道:“不错,我是烂泥糊不上墙,可是我对小琳没有一丝一毫的坏心,我可以为她死,我可以为丁家死,他冯敬国可以做到吗?”
丁高山向丁高升道:“高升,他在跟我谈条件!”
冯敬国可怜兮兮的望着丁高山,艰难道:“爸……我做错了什么……”
丁琳不由得有些生气了:“你胡说什么?如果我看不起你为什么要嫁给你?”
房门被用力地推开,新郎冯敬国醉醺醺走了进来,他站在丁琳对面望着她,唇角带着一种非常奇怪的笑。
冯敬国经他一说,方才醒悟过来,伸手去搀扶丁琳,忽听张扬道:“大家暂时不要动她。”
冯敬国摇摇晃晃的来到门前,笑道:“爸……您找我有事?”
丁高山指着潘强的鼻子骂道:“混账东西,我把你养大,有什么地方亏待过你?我有没有求过你回报我?你非但不知道感恩,却当着这么多贵客的面给我难堪,你有没有良心?”
冯敬国道:“今晚是什么日子?不用我告诉你吧?我是新郎啊!你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
丁高山不等他把话说完,向前迈出一步,用尽全力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怒吼道:“看清楚,我是你干爹!”
潘强摇了摇头道:“丁总,我不配做你的干儿子!”
丁高山冷哼一声:“不知轻重!”
丁高升举起棒球棒却被丁高山制止,丁高山微笑道:“我倒忘了,你是海关缉私分局海上缉私科副科长!”
丁琳的领口被暴怒的冯敬国扯烂,露出一抹雪白的肌肤。冯敬国一口咬在她的肩头,狂叫道:“贱人,你凭什么看不起我?如果不是我,你和你的父亲会有今天的成就?”
丁高山道:“那就叫醒他,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谈。”
丁琳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听到敲门声,她轻声道:“请进!”
丁高山关切之情溢于言表:“需不需要送医院?”
张大官人探过丁琳的脉息之后,比起其他人发现的还要多一些。
郭瑞阳笑道:“高山啊,咱们都是老同学了,根本不用这么客气,今天过来喜酒也喝了,同学情也叙了,很完美的m.hetushu.com晚宴。”
丁琳冷冷看着他,她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原来是如此的虚伪,她此时已经完全平复下来轻声道:“是爸!”
冯敬国听到这兄弟两人的对话,吓得瑟瑟发抖,嘴唇都变青了,地上已经流出了一大滩鲜血,他痛哭流涕道:“爸……我错了……我错了……”
潘强道:“丁总……”他的头低垂了下去。
丁高山离开了女儿的房间,来到客厅,看到二弟丁高升在那里等自己,丁高升看到大哥下来,开口道:“大哥……”
冯敬国笑道:“没事儿,其实我也没睡踏实,今晚喝的有点多了。”说话的时候,他悄悄观察丁高山的脸色,好像没有什么异常,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兴许自己刚才和丁琳的冲突并没有被他听到。
丁高山又走过来和张扬握手:“张书记,谢谢你救了小女。”张扬笑道:“我略懂一些中医,就是帮忙按压了几个穴位,就算我不帮忙,你女儿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本来气氛好好的喜宴被潘强一搅和,气氛明显变得尴尬了许多,虽然郭瑞阳和蒋洪刚都是丁高山的老同学,可丁高山也觉着脸面上挂不住,谁都不是傻子,肯定能够看出潘强醉醺醺过来是冲着丁琳来的。
冯敬国怒道:“你什么意思?”
冯敬国颤声道:“我是废物,我是废物……”
丁高升叹了口气道:“潘强一直都爱着小琳,他看到小琳嫁给了敬国,嫉恨交加,所以铤而走险,杀死了敬国,然后畏罪潜逃。”
丁高升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两兄弟并肩走入别墅内。
“我想好好……看看你……”
丁高山走向楼下的书房,他推门率先走了进去,冯敬国也跟了进去,他刚刚走进书房内,后背就挨了重重的一棍,他被砸得扑倒在了地上,书房的大门迅速关上。
丁高山看都没看地上的尸首,叹了口气道:“这混蛋说话不可信的,说对我女儿好,却这样对她,这种人早晚都会出卖我,只有这样才最干净。”
丁琳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轻笑道:“我没事了!”她又冲着冯敬国道:“敬国,咱们接着去敬酒。”
冯敬国道:“爸,我发誓,我绝不会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答应和小琳离婚,明天就去。”
丁高山显然对女婿相当的不爽,说完之后看都不看他就大步离去,冯敬国望着丁高山的背影,目光中流露出阴冷的寒意。
丁琳笑了起来,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爸,难道你想我永远都长不大?”
从丁高山的这番话冯敬国已经明白,自己今晚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丁高山一定听到了什么,否则身为岳父,他不会这么不识时务,在他和丁琳的新婚之夜过来敲门,可是他马上有否定了这种可能,别墅每个房间的隔音都很好,别说是争吵,就算是在里面开枪外面都听不到。冯敬国想到这里,内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阵悲哀,今晚是自己大www.hetushu•com喜的日子,难道这位岳父大人还要给自己上课?这哪是他妈的娶媳妇根本是自己倒插门,多数男人的心中还是很在乎这种事。
冯敬国道:“你误会了,我今天的确喝多了,看到潘强闹事,我知道他和小琳过去处过一段,所以我嫉妒了……”因为他的肋骨被丁高山踢断了一根,每说一句话都是相当的艰难。
却没有想到她的这记耳光彻底点燃了冯敬国的愤怒,冯敬国扬起手,狠狠回敬了她一个耳光,打得丁琳摔倒在地上,然后冯敬国野兽般冲了上去,骑在丁琳的身上,去撕扯她的衣服,丁琳拼命挣扎着,她不敢大声呼救,近乎哀求道:“你放开我,你不可以这样……”
冯敬国吓得魂不附体:“爸……不……不丁先生,我不是废物……我……我还有用……我可以帮你,我可以帮你……”
冯敬国惨叫了一声,他想从地上爬起来,不等他的手臂撑住地面,丁高山锃亮的皮鞋狠狠踢在了冯敬国的肋部,这一脚丝毫没留情面,踢断了冯敬国的一根肋骨。
丁高山怒视丁高升道:“小琳是我的女儿!”
丁琳咬了咬樱唇:“敬国,我今天真的很不舒服,今晚咱们早点休息,明天行吗?咱们还有一辈子呢。”
丁高升手握棒球棍煞气腾腾的站在冯敬国的身后。
冯敬国此时方才明白,丁高山十有八九在自己的新房内安装了监听装置,这老东西简直变态,他惨叫道:“爸,我并没做什么?”
书橱后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却是一直隐身在那里的潘强,他望着地上的冯敬国,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血来。
丁琳点了点头:“我好多了爸!”
冯敬国点了点头。
冯敬国跟丁高山来到客厅内,冯敬国道:“爸,您怎么这么晚都没休息?”这厮做贼心虚,内心忐忑的很。
冯敬国很奇怪的笑了一声:“跟我在一起你什么时候舒服过?我跟你恋爱一年半,我尊重你,我没有碰过你,现在我们结婚了,今天什么日子?你跟我说你不舒服?是不是跟别人舒服?跟我就不舒服”
丁高山道:“敬国,我陪你去吧,小琳休息休息。”
潘强坐在沙发上,两名壮汉看着他,潘强显然已经醉得不轻,嘴里说着胡话:“为什么不告诉我?小琳结婚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看到了丁高山,双目通红,目光中闪烁着泪光:“丁总,你为什么要拆散我们?”
丁高升道:“大哥,我实在不明白,其实潘强也不错,你为什么……”
丁琳的默默反抗根本抵挡不住疯狂的冯敬国,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轻轻地敲门声。
丁高山走了进去,陪伴丁琳的女伴叫了声丁叔叔,知趣的走出门外,丁高山来到女儿身边,微笑道:“小琳,感觉舒服一些了吗?”
丁高山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你不开心?”
所有人闻言都是一惊,目光全都望向张扬,张扬道:“她的心脉未稳,现在并不适合移动。”
冯敬国道:“证明给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