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9章 给你好看

许双奇道:“海青同志,话不能这么说,张书记也是想改变滨海的现状嘛。”
身份不同,对待张扬这番话的心情也不同,丁高山、常海这些人能够针对这件事谈笑风生,但是滨海体制内的这帮干部却不一样,财政局长的位子无非是众人眼中的美差,为了登上这个位子很多人都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现在机会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动心。可动心归动心,这是要拿出实力的,堵住一千万的财政缺口哪有那么容易,从这位张书记今天的气魄上来看,市政建设只是一个开头,以后他还不知要做怎样的大动作。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动心的人在充分权衡利弊之后都放弃了。
王志刚习惯性地扶了一下眼镜道:“张书记,您说的话能兑现吗?”
赵海青低着头,他感觉全场目光都在看着自己。
许双奇道:“张书记,我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跟您商量。”
张扬喝了口茶道:“在前天的常委会上,我提出要在城区范围内更换路灯,要对滨海城区实现亮化绿化,要在滨海的重点路口建设警戒亭,进行24小时值守,初步算了一笔账,大概需要一千万。因为这件事,我和财政局赵海青同志商量了一下,海青同志告诉我,滨海已经连续三年财政赤字,今年一季度财政收入甚至比不上去年同期,这一千万,我们拿不出来。”
现场的企事业领导来得不少,或许是被刚才张扬的那番演说感动,或许觉着警戒亭本来就花不了多少钱,纷纷表示要建设警戒亭,不过这和张扬当初的初衷不尽相同,这些单位都要出资把警戒亭建在自己的单位门口,谁不想先保证自己的家门平安啊。可别管建在哪儿,架不住多啊,本来张大官人预计要建设三十多个,这下好了,现场企事业单位在这样的气氛感召下,一下主动承建了六十五个。
赵海青被他点名,有些忐忑的从人群中站了起来。
建行、工行的看到农行已经表态,他们也纷纷表示愿意出资建设五个。
赵海青不知这厮到底打得什么主意,一脸的茫然失措。
张大官人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乐得大嘴都合不拢了。今天这会开得太对了,这帮企事业单位一动员,随便漏出点都够修建警戒亭的了,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想到,建设警戒亭应该让他们先动起来。
王志刚道:“我们的城建相当落后,张书记说过要让滨海亮化起来,每个城市亮化之后,晚上的霓虹灯和各类灯箱广告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做文章,路灯广告,灯箱广告,以及市政墙体广告,三百万并不是一个大数目,财政上的紧缺缺的并不是钱,而是经营的思路和手段!”
王志刚居然没有怯场,他走向主席台。
笑归笑,可是谁能把一千万的财政缺口堵住?会场上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想看看,今天到底有谁敢站出来,又有谁有能力去解决这件事担当这个财政局长。
“香港东方广告的董事长胡茵茹、金典装饰有限公司总经理常海龙……”
张扬道:“其实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又很难回答,我来到滨海的时间虽然很短,可是我对这个县已经有了一些了解,今天大家都在,所以我们就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帮助滨海会会诊,看看滨海究竟在哪一方面做得不足?为什么这些年的发展会停滞不前?”
张扬道:“如果我在前些年来到滨海,我会第一个否决兴建行政办公中心的计划,一位负责任的领导,不能总是把为人民服务挂在嘴上,你要懂得,你所支配的财政收入,一分一毫都来自老百姓,你必须要将这些财政收入用于建设我们的国家,用于切实的改善老百姓生活中去,而不是首先去改善你的办公环境,我从不认为,优越的办公环境可以提升一个领导干部的执政水平,滨海,一个年财政收入8500万的县,花了4600万去兴建行政中心,这是一种极大地浪费,是领导决策上的巨大失误,我当着大家的面这样说,谁要是不服,你只管站出来跟我理论!谁敢理直气壮的站出来冲着我说一句,这一片建筑不是在浪费老百姓的血汗钱?”
许双奇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你他妈什么态度?虽然你是书记,可我在级别上也不比你差,我年龄比你大这么多,最起码的尊老爱幼你懂一些吧?许双奇耐着性子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张书记你刚刚来到滨海,对和_图_书滨海的实际情况还不是完全了解。”
许双奇实在忍不住了,这他妈天雷轰顶,哪个领导会这么干啊?你究竟是在执政还是在过家家?许双奇连续咳嗽,他是想提醒张扬要注意影响。
常海龙摇了摇头,他也觉着这件事可能是张扬事先安排好的。
赵海青出门后没有直接离去,他去了县委副书记刘建设那里,平时赵海青和刘建设的关系很不错,在张扬那里受了一肚子气,赵海青是满心的委屈,他想找个人好好倾吐一下,县委副书记刘建设无疑成为了他最好的选择。
宋江波道:“99.7万人,现在应该有一百万了。”
张扬道:“海青同志,你告诉我县财政总收入是怎样核算出来的?包括什么?”
国土资源局局长郑庭起身,他对张扬的问题已经有了准备,张扬一提问他就流利的回答道:“我们滨海县行政区域面积2349.6平方米,共下辖十二个镇、九个乡。”
赵海青叫苦不迭道:“我倒是想听,可我有钱吗?到现在行政中心办公楼还欠着人家钱呢,下个月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就快没着落了,我上哪儿弄钱去?他说了,我要是三天内弄不出钱来就让我主动辞职,我是没办法了,杀了我我也拿不出钱来,我辞职,我回去就把辞职报告给写了,明天给他送过去。”
刘建设道:“你真想辞职?”
张扬笑了笑道:“今天在场的有来自我们滨海各个部门的领导骨干,也有奋战在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说是县委大会,可我请了不少人过来观摩旁听。”他指了指远处道:“丁总,你坐这么远,我还以为你没来呢,前面空着一排位置呢,到前面来坐!”
张扬不等许双奇说完就笑了起来:“许县长,这样吧,明天上午在第一会议室召开一个会议,县委委员、县政府党组成员全部参加,至于其他参加会议的人员,我会让人通知,咱们开个大会!”
刘建设皱了皱眉头,他跟着又叹了口气道:“老赵啊,咱们财政上真的这么困难?”
张大官人说完那番话之后,过了这么久无人应声,他渐渐也失去了信心,他的最后一个杀手锏就是拉赞助,可那玩意儿真要是亮出来,实在是下策。这种时候张大官人想起了常凌峰,要是常凌峰在有多好,财政局长的位置实在是非他莫属。
张大官人请来的嘉宾可真不少,许双奇冷眼旁观着张扬,过去就听说这厮最大的强项就是拉赞助,今天又要故技重演了吗?
张扬对许双奇登门过来找自己丝毫没有意外,他微笑起身把许双奇迎了进去,乐呵呵道:“许县长,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中国农业银行滨海县支行行长杨仁强当场举手表态道:“这位小同志的建议不错,我们农行出钱建设五个警戒亭,但是人员问题要县里解决,我们只负责建设警戒亭,日后的运营费用我们可不承担。”
赵海青道:“刘书记,我不是冲动,我是无计可施,张书记这是要把我逼到绝路上啊,我没这个本事,我弄不来钱,谁有本事,谁去干这个财政局长。”
许双奇道:“赵海青同志在滨海从事财政工作多年,一直兢兢业业克己奉公,是位有口皆碑的好同志,刚才他来我办公室递交了辞职书,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张书记,您要多体谅体谅周围同志的难处啊。”
王志刚脸上微微有些发红,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不是做广告,我是想着节省开支,滨行政单位、企事业单位也有不少,张书记所说的各大路口设立警戒亭,其实未必要在路口,可以挑选重点单位进行警戒亭的设立,把企事业保卫部门和警戒亭的设立密切关联起来,其实大家的目的都是相同的,杜绝犯罪发生,维护社会治安,我举个例子,各大银行在滨海有许多营业部,如果在你们的营业部外设立警戒亭,对你们银行的安全是一种无形的保障,我想这点钱你们愿意出吧?”
张扬把辞职书扔在茶几上:“你是说我强人所难了?”
赵海青知道自己应该先下手为强,他不敢把辞职书递到张扬的手上,就凭着张扬今天的态度,他敢递过去,张扬十有八九会批准,赵海青才不会冒这个险,他写好了辞职书,此辞职书并非彼辞职书,赵海青不是彻底甩手不干了,他是要请病假,从现在的位置上退下来,赵海青本来就有糖尿病,以养病为借口再正常不过。
和*图*书双奇认为这件事必须要好好和张扬谈谈了,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在市政建设上的热情让他始料未及,刚刚在常委会上提出,这就要付诸实践,他当这是小孩过家家吗?滨海县虽然不大,可是也需要一个系统的规划论证过程,从提案到付诸实施总得有一个过程。
张扬道:“你能解决这个问题?”
许双奇由始至终都没说话,其他常委也一样,今天的这场县委会议,确切地说应该是县委扩大会,连商人企业家都过来了,张扬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自曝家丑,还玩了一手现场招贤,许双奇对此的看法是……自找难看!除非他张扬出手拉赞助,现场几位富商慷慨解囊,不然这个财政缺口根本堵不上。
就在张扬渐渐失去希望的时候,会场西北角响起了一个声音:“张书记,您说话算数吗?”
现场一片笑声,这小子三句不离本行,还是惦记着给他的太阳能自充电系统做广告。
张扬道:“我们滨海县一共有多少人?”
许双奇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又要开会,这货来到之后十多天不开会,可这两天仿佛为了补偿前两天的损失,拼了命的开会,常委会好几次,这又要召开县委大会,干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许双奇转念一想,开会就开会,老子开过的会比你上过的课都多。赵海青的那份辞职报告,张扬没有还给许双奇,许双奇伸手想去拿,却想不到张扬把那份辞职报告抢先握在了手中:“许县长,我仔细看看,海青同志到底有什么苦衷!”
现场一片寂静,没人说话,甚至连胡茵茹都没有开口说话,她这次过来还是听常海龙提起,以为张扬遇到了困难,所以过来探望一下他,顺便看看有没有自己能够帮上忙的地方。她来到这里之后,还没有顾得上和张扬好好交谈过,并不知道张扬今天打算走一步怎样的棋?
偏偏张大官人最爱听的就是这个,他乐呵呵点了点头道:“冲着你这句话,我选你当财政局长就没走眼,从现在起,你接替赵海青同志的职务,担任滨海县财政局长!”
丁高山也笑了起来,低声道:“祁总,张书记有言在先呢,副科级以上,已经把我们给排除了!”
赵海青嘴里说着辞职,可是他是没有辞职的勇气的,干了这么多年,好歹也混出了一些名堂,滨海县财政局长也是无数人垂涎的位置,但是张扬今天的话说得很坚决,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如果三天内,他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只怕到时候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就要拿他开刀。
许双奇浏览了一遍赵海青的辞职书,很快就扔在了办公桌上,目光盯着赵海青道:“怎么回事儿?早不生病晚不生病,现在要病假,我看你不像有病的样子啊?”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俩牛逼篓子碰一块儿了,翻两番,你丫知道翻两番是什么概念吗?
张大官人根本不理会他,笑眯眯望着王志刚道:“王志刚同志,你和县科技局王局是什么关系?”
张扬道:“我当时很生气,对他也很不客气,我告诉他,我给他三天时间,能拿出这笔钱来,他接着干,拿不出来,就给我走人!我的态度很不好,没有考虑到海青同志的感受,现在我当着大家的面给你道歉。海青同志,对不起了!”
王志刚有些不好意思了,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他是我爸!”
许双奇道:“海青同志,你不要着急,咱们做事业的人,不可以赌气,这样吧,我去找张书记好好谈谈,至于你的这封辞职信,你先拿回去,自己再好好考虑考虑。”
刘建设劝道:“老赵,你别冲动,冲动解决不了问题。”
赵海青道:“辞职,我这就辞职!”
王志刚道:“财政上原本缺口一千万,警戒亭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了,至于路灯的问题,如果县里愿意采用我们的太阳能自充电路灯,那么成本可以节约三分之二,如果可以规模化生产,我们的利润会相当可观。钱一半靠赚,一半靠省,我相信现在的缺口不到三百万了!”
现场又静了下去,这位张大官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刚才把一千万的缺口给忽悠平了,这会儿又提出了翻一番的目标,你不吹牛逼能憋死啊!
张扬呵呵笑道:“能!你现在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我现在就任命你为滨海县财政局长,具体的手续我来办!”
所有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小子,心说今天有好戏看了,祁山和常海龙低声道:www.hetushu.com“你认识他吗?”
王志刚来到主席台前面对会场一百多号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怯场,他微笑道:“张书记刚才说了,要改善滨海的治安状况,在全县范围内实现亮化,几个重点一是路灯,二是警戒亭,我先针对这两个问题谈一下,路灯这件事,我们局在前年就向县里打过报告,我们自行研制了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系统,造价是传统路灯的三分之一,而且维护和使用成本更低,但是报告打给县里之后就一直没有回复,缺少县里财政方面的支持,我们当然不能大规模的生产,通过这两年的改进,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的研制已经非常成熟,我们为此还申请了国家专利,只要县里给予支持,我们可以用三分之一的成本将整个县城的路灯建设起来。”
张扬道:“国土资源局郑局长来了没有?”
许双奇道:“他真的让你三天内把一千万给找齐了?”
王志刚道:“可以!”他声音不大。
现场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刘建设道:“这件事许县长知不知道?”
张扬拿出了一封辞职信,举起道:“海青同志昨天下午就写了一封辞职信递了上来,许县长送到了我这里,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定夺。”
掌声响起,第一个鼓掌的人是祁山,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震耳欲聋的掌声在会议室内响起,这掌声是对张扬的鼓励和支持,更是对滨海过去那帮决策者的嘲讽。
赵海青道:“是!他说我要是三天内完不成这个任务,就让我自己主动辞职。反正我是完不成了,许县长,我还是自己识相的好。”
赵海青这才委屈的把今天在张扬办公室内的遭遇告诉了他。
赵海青道:“许县长,古语说的好,一朝天子一朝臣,我看张书记这次冲我要这一千万,是想我知难而退,可能他心里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在刚才的会议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主席台上,谁也没有留意周围的情况,张扬这么一说,他们才看到原来恒茂商务的老总丁高山居然也受邀列席,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丁高山是北港市政协委员,滨海县商业联合会会长,说起来也算是半只脚踏进了官面上的人物。
赵海青低声道:“县财政收入包括税收收入、社会保险基金收入、非税收入、贷款转贷回收本金收入、债务收入、转移性收入……”
赵海青道:“我正准备去找他说一声呢。”
张扬真不知道有王志刚这号人物,他过去从未和这个人接触过,现场认识王志刚的也不多,不过县科技和信息工业化局局长叫王福天,有人在琢磨王志刚和王福天的关系。
许双奇笑了笑,他和张扬一起来到沙发上坐下,直接把赵海青的那张辞职报告递给了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示意他不必继续说下去,他又道:“计生委主任宋江波来了没有?”
张扬连续做了几个下压的手势方才让掌平息下去,他轻声道:“这世上每一个行业,都有规则,都有道义,盗亦有道,更何况我们这帮国家干部,老百姓把钱交给了你,是因为他们相信你,认为你可以帮他办事,但是我们没去办,拿人钱财为人消灾,我们不喊口号,可是这朴素简单的道理,古人都懂,我们不懂吗?都说滨海穷,可在场的各位,你们有几个真真正正想过,如何才能改变目前的贫困面貌?都说滨海乱,为什么你们就任凭滨海一年又一年的乱下去?这8500万的财政收入,又有多少钱花在去改善滨海的治安面貌上呢?我今天说这么多,并不是否认滨海过去领导的执政水平,执政水平不是我想否认就能否认的,数据摆在那里,你干得好或者不好,老百姓看的清清楚楚,滨海有一项第一,不光荣的第一,在整个平海省内,我们滨海的治安综合水平倒数第一,我们滨海的犯罪率高居第一。”
丁高山看到此情此景,自己必须要有所表态,他大声道:“我出资二百万无偿赞助县里的路灯亮化工程,我是滨海县走出去的商人,没有家乡就没有我现在的事业,所以这二百万元就算我回报给家乡父老的一些心意吧。”
祁山向一旁的常海龙道:“不知张书记这句话当不当真,要是真的,我花一千万买个财政局长干干!”
许双奇脸色铁青,他有些坐不住了,在场的常委之中多数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张扬的这通炮轰,轰打得不仅仅是已经被拿下的县委书记昝世杰,他和图书们这帮常委当初在建设行政中心的时候都是投了赞成票的。
张扬看了一眼开头,扫了一下结尾的签名,唇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许双奇叹了口气,他拿起那封辞职信道:“海青同志,你要冷静,不要发表一些不利于团结的言论。”
许双奇坐在张扬的身边,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了,这小子信口雌黄,我把辞职信只是给你看,你霸着不给我,现在居然拖我下水,张扬道:“我看完这封辞职信之后,发现海青同志还是一位好同志,他的确有困难,不是他不想做好这件事,而是他的确没有能力做好这件事。所以我把这么重的任务强加给他是不对的,没有考虑到海青同志的实际情况,这里,我再次向他表示抱歉。”
张扬让人给他送过去一个话筒。
现场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赵海青这会儿双腿都软了,一颗心跌到了谷底,心中一个声音道:“完了,完了,这下被这厮落井下石,老子这个财政局长是保不住了。”
张扬笑道:“有首歌怎么唱来着?叫众人划桨开大船。只要大伙儿心气儿往一处使,咱们滨海这条大船肯定会越走越快,越走越好,越走越稳!一千万不是问题,王志刚同志,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给你足够的权力,让你放手去干,你有没有信心帮助滨海实现,在今年财政收入翻一番的目标?”
张扬微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用在你身上真是太合适了。”
祁山也从角落里站了起来,他举手向众人示意,也和丁高山一起走向了第一排坐下。
王志刚道:“张书记,滨海的财政收入翻一番没问题,如果领导决策上不出现失误,别说翻一番,今年翻两番都有可能。”
会场仍然没有人主动说话,张扬笑道:“看来今天这次会议我只能唱独角戏了,那好,我就接着说,我就说说对滨海的印象,你们所在的会议室,设施和配置在全省各市县中也算得上是一流,我算过一笔账,我们的行政办公中心一共花了4600万,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用去年滨海全年的财政收入来衡量,花去了我们去年总财政收入的一半还多,财政局赵海青同志来了没有?”
张扬道:“这三百万的缺口你打算怎么解决?”
赵海青道:“我身体不行了,应付不了现在的工作,与其呆在这个位子上影响大家的工作,还不如退下来调养好身体,等我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回来为党和人民继续工作。”
王志刚道:“张书记,其实这都是一回事,我们的太阳能自充电路灯,在国内技术都属于绝对领先的,只要我们将路灯生产出来向其他城市推广,订单肯定会源源不断,不但完成了滨海的亮化,还可以为滨海实现一笔丰厚的创收,下面我谈谈警戒亭的问题,设立警戒亭是好事,但是我认为设立警戒亭要结合滨海的实际情况,如果专门为了设立警戒亭而设立,再建设一支规模不小的警卫队伍,无形之中增加了政府的财政负担,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减负,如何在减轻负担的前提下,又能够起到增强治安力度的效果,这件事必须要和各大企事业相互关联起来。王志刚转身看了看张扬,发现张扬正笑眯眯看着他,王志刚顿时又增强了不少信心,他清了清嗓子道:“警戒亭也可以用我们的太阳能自充电系统,这样警戒亭的警灯用电可以得到保证,节省了许多成本。”
现场静得连一根针落下都听得到,许双奇的脸色出奇的难看,他万万没有想到张扬会公然谈论行政办公中心的问题。
张扬也向说话的那边望去,却见一个文文弱弱的青年从角落中站起身来,他扶了一下高度近视眼镜道:“我是县科技和信息工业化局,副科级研究员王志刚,今天我们局长生病了,我是替他过来开会的。”
刘建设道:“张书记在常委会上很郑重的提出要改善城区面貌,整顿城区治安,首先要做的就是城区的道路整治和绿化亮化工程,这件事肯定是势在必行,你是财政局长,他是县委书记,他让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就是。”
张扬道:“人口我们算是一百万吧,财政收入8500万,这8500万是谁给的?老百姓给的!老百姓每人拿出85元是为了让我们给他们办事,而不是为了让我们高高在上的坐在这冬暖夏凉的行政中心内发号施令,4600万的造价,意味着每位滨海县的老百姓都要拿出46元钱来为这座行政办m.hetushu.com公中心添砖加瓦,想到他们冒着日晒雨淋辛勤劳作的样子,我想问一问在场的各位,还有几个人能够心安理得的坐在这里吹着暖风,喝着免费供应的茶水来开会?”
张扬的话让现场气氛轻松了不少,有人发出了笑声。
计生委主任宋江波一脸迷惘的站了起来,他不知道这件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赵海青道:“没啥好考虑的,反正我没那个本事,咱们滨海县的情况谁不知道,连续三年财政赤字,去年全年的财政收入一共八千五百万,今年一季度还不如去年同期,这种财政状况,让我去哪儿找钱?我没那个本事,谁有这个本事,我心悦诚服的让贤,张书记是大城市过来的,可能人家觉着一千万算不上什么,那他怎么不去自己解决这个问题?”赵海青说到最后明显有负气的成分了,他也看出许双奇对张扬不爽,事实上现在滨海县的老人对这个新来的书记意见都很大。
许双奇道:“去年我们滨海的财政总收入是8500万……”
张扬道:“许县长,你认为我让他在三天内凑齐一千万很难?”
张扬把前来的嘉宾介绍了一遍之后,笑道:“各位嘉宾,你们不要惊慌,我请你们过来,不是拉赞助的,我是请大家帮着滨海会会诊,为什么滨海的财政会出现连续三年的赤字,一个资源这么好的县,为什么去年的财政收入才区区的8500万?在北港各辖县中位列倒数第一?”
丁高山被张扬点名,只能站了起来,在众人的注目中走到了第一排坐下。他之所以来参加会议是张扬打电话请他来的,县太爷的面子,丁高山不能不给,更何况人家先后出席了他女儿的婚礼,女婿的葬礼,礼尚往来嘛,其实丁高山也摸不透张扬请他来的主要目的。
张扬笑道:“王志刚,我是让你帮我解决钱的问题,不是让你来打申请要钱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那里。
赵海青道:“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困难。”
许双奇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许双奇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张扬道:“海青同志做不到,我不相信我们滨海这么多的领导干部,我们之中就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谁有能力把这件事解决,谁就有资格接替海青同志的位子,前提是你得是副科级以上干部。”
胡茵茹举起手道:“我们东方广告公司出一百万承包滨海路灯对外承租权!”这绝不是冲着张扬的感情才这么做,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商机,胡茵茹这次是在商言商。
张大官人道:“我给大家介绍几位朋友,丁高山丁总,是我们滨海县走出去的成功人士,四海水产的祁山祁总!”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在行政中心第一会议室召开了一次县委会议,会议由县委书记张扬主持,张大官人在会议上做了,题为《强化举措狠抓落实在抢抓机遇中加快追赶跨越步伐》的总结讲话。张扬指出,这次县委工作会议是一次解放思想、凝心聚力、团结奋进的重要会议,各级各部门要把这次会议精神落到实处,讲话精神转化为自觉行动,进一步强化举措,解放思想,凝聚力量,突出重点,完善机构,创造性地抓好落实,要继续强调凝心聚力,“凝心”就是要把全县上下的思想和意志统一到县委加快发展的思路和目标上,“聚力”就是要把全县人民的智慧和力量聚集到县委实现追赶跨越的部署和举措上。因此,必须坚持解放思想不动摇,切实做到“四个克服”,即:克服骄傲自满的思想,强化敢于争先、勇于突破的理念;克服畏首畏尾的思想,树立“我行、我能、我成功”的信心;克服因循守旧思想,强化开拓创新、敢为人先的理念;克服本位主义思想,增强全县“一盘棋”的大局意识。切实把解放思想渗透在工作实践中……如果说这片讲演稿属于照本宣科的政治范文,那么接下来张大官人的议题就非常的尖锐了,张扬把傅长征帮自己写的这篇发言念完,然后他的话题就来到了滨海的市政建设上来。
刘建设耐着性子听赵海青讲完,他也只能陪着赵海青叹气,同情归同情,他也没什么办法,在张扬面前,他也说不上话。赵海青满腹委屈道:“刘书记,你说说,我上哪儿给他弄钱去?咱们县的财政状况大家都清楚,连续三年的财政赤字,福隆港的事情还没弄完呢,我是财政局局长,我又不是财神爷,我上哪儿弄钱去,刘书记,我卖血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