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0章 忍耐限度

张扬笑道:“你说!”
张扬笑道:“那可说不准,你既然有胆子当众站出来,就应该有勇气当这个财政局长,外人怎么说你别管,上头有多大压力我给你顶着,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给我想出主意来,要帮助我解决眼前的财政危机,懂吗?”
张扬道:“穷则变,变则通!滨海想要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就必须要迎来一次彻彻底底的变革。这变革或许不是一日之间可以完成,但是请相信,我这个人从不缺乏决心,更不缺乏去实现目标的勇气和实力,你们信不信,滨海的撤县改市必然成功,滨海的明天必然美好!”
王志刚摇了摇头道:“不是,我真没想过要当财政局长,今天中午我回家,被我们家老爷子狠骂了一顿,说我不知天高地厚。”
许双奇道:“张书记,我们是一个领导团队不是一言堂。”他明显已经忍无可忍了,大有要和张扬撕破脸皮的意思。
王志刚道:“佩服啥,无非是控制住自己的激情,我现在想啊,再忍一忍不就过来了,她还是大学老师,我说不定也清华博士毕业了。”
董玉武也是一脸的笑:“张书记有什么差遣?”
王志刚道:“您放心吧,我对财政局长那个职位没多少兴趣,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推广一下我们科技局研究出来的太阳能自充电系统,过去我们打了这么多次报告,领导都不重视,我觉着我们科技局辛辛苦苦研究了,总得让这项技术造福咱们滨海的老百姓。至于什么财政局长我没想过,您也不必为难。”
张扬也没瞒他:“老董啊,许县长好像对我有些意见。”
张扬道:“也没什么大事,今天来了不少嘉宾,都是生意场上的成功人士,晚上我在县委招待所安排了两桌饭,宴请这帮财神爷。我代表县委,你们县政府方面得派出一个代表。”
这一消息顿时让所有人都振奋了精神,如果滨海撤县改市成功,对各行各业的发展都有着莫大的促进作用。
王志刚道:“先把这件事解决了再说,我总得留几张底牌压箱底吧,如果我把自己的那点本事全都倒出来,您张书记会不会对我来个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呢?”
王志刚苦笑道:“本来这是个人隐私,不该对您说的,可我的事情整个滨海都知道,反正早晚你都会知道,不如我自己说了,我老婆叫王学宁,因为那件事和家里也反目了,现在在滨海县一中当高中物理老师,临时的。”
张扬当着王志刚的面就拿起电话给省委组织部长焦乃旺打了过去,他把王志刚的情况在电话中吹嘘了一通,然后向焦乃旺提出要求道:“焦部长,这件事您一定得帮我解决了,这个人是一个人才,如果不能把他吸收到干部队伍中是咱们国家的损失。”
王志刚本想去沙发那边坐,张扬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这是他让傅长征事先准备好的。王志刚就和-图-书在张扬对面坐下,他笑了笑道:“张书记,我知道您找我来的目的。”
董玉武道:“张书记,我可代表不了县政府,还有许县长呢。”
董玉武慌忙摇了摇头表白道:“我没那么想,今天王志国的想法还是很有创意的,从他能够想出让企事业单位出钱建设警戒亭,就证明这个年轻人的脑子相当的聪明,大家也都看到了,他的确帮忙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还研制出太阳能自充电路,可以为咱们县节省不少的经费。”
张大官人一双眼睛瞪得滚圆,这王志刚看着文质彬彬,想不到是这等人才,张大官人对他的作为赞不绝口:“敢作敢当,这才是纯爷们啊!”
张扬微笑道:“谢谢常总的答案,整顿社会治安,不但涉及到我们的民生,同样涉及到我们的经济,和我们滨海的发展息息相关,在这里我给大家透露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滨海撤县改市的申请已经递到了国务院,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此表现出高度的重视,我想今年上半年就会有最终的批复结果。”
“你说!”
董玉武想了想,终于还是笑了笑道:“我觉着他之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让他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有些冒险。”
许双奇起身就走,走到门口,听到张扬在后面喊他:“许县长,晚上吃饭的事情别忘了。”
王志刚道:“一言难尽,我上学的时候跟辅导员谈了恋爱,一来二去没控制住,她就怀孕了,我本来想不要这个孩子,可她非得留下,被学校知道了,她辞了职,我被劝退,于是我们两人就回到滨海了,现在孩子都六岁了。”
张扬道:“看你挺有才华的,怎么回事?”
官场上相处未必都要用金钱开道,董玉武是个政治老手,他对滨海官场的了解要比张扬清楚得多,他看出今天张扬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激起了常委们的抵触心理,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和张扬进行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说穿了就是表忠心。
王志刚在下午的时候终于有了和张扬面对面接触的机会,这位看似文弱苍白的青年在面对张扬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局促不安,他恭敬道:“张书记,下午好!”
王志刚这会儿真正有些激动了:“张书记,您放心,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我绝不给您丢人!”
张扬道:“老董,你跟我说实话,你对我今天任命王志刚担任财政局长的事情怎么看?”
张扬道:“王志刚,你只要记住一句话,有本事的人在我手下永远不会被埋没,你不是没编制吗?我给你解决,别人觉着一步登天当上县财政局长不可能,在我这里很正常。”
傅长征端着茶送上来,许双奇接过那杯茶,喝了个精光,他心中这个怒啊,当着这么多县委委员的面,今天被张扬抢尽了风头搞得颜面无光。最让许双奇恼火的是张扬当众否定了他们之前滨海m.hetushu.com这些领导的工作,把县行政中心说成了一件浪费财政支出的工程。这厮根本是一棍子打到了一群人,把他们过去的努力全都抹煞了。
王志刚道:“清华的,不过我没上完,拿了个肄业证。”
张大官人笑道:“言重了,言重了,你是我的前辈,我怎么敢差遣你啊!”
许双奇因为张扬的这句话而憋得满脸通红,这厮分明是在影射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许双奇据理力争道:“张书记,无论你怎么看我对你今天的决定持反对态度,我认为在财政局长一职的任用上,不可以如此草率,这种事必须要经过常委会慎重讨论,组织部认真考察才能够做出最终决定。”
董玉武呵呵笑了一声,这事儿真不好说。不过他来之前已经猜到张扬有可能问这件事,心理上早就有了充分的准备,董玉武道:“换成我是没有勇气做出这样的任命的,张书记,我说句实话您可别生气。”
董玉武道:“不敢当,你是我领导,我是你的下属啊!”年纪虽大,可真正拍起马屁来,这张老脸必须要先放在一边的。
张扬道:“老许啊,明明是他自己主动辞职,还是你把辞职书送到我手里的,我只不过是批准了他的辞职,说起来我还准备号召大家向他学习呢,有自知之明的好干部不多了,海青同志很好,知道自己能力不够,赶紧从岗位上退下来,给更年轻更有能力的同志让路,我很赞同这样的想法。”
王志刚这会儿心安了,笑了笑道:“张书记,其实滨海遍地都是金子,可惜过去那帮领导都不懂得怎样去拣。”
许双奇冷冷道:“我晚上有事,去不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竖子不足与谋!许双奇的内心回荡着这样的话,他挺直了腰杆,以一种精神胜利法的昂扬姿态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
张扬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现在不是已经当上滨海财政局局长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别废话了啊,你现在就得承担起财政局长的责任,今晚我举办答谢宴,跟我去!”
董玉武道:“很多人都说张书记今天的决定过于草率。”
许双奇道:“张书记,我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如果您不愿意考虑,那好,我们只好到市里讲清楚。”
张扬对许双奇来找自己早有预料,不等许双奇说话,他就微笑道:“许县长,今晚我做东宴请商界的几位朋友,有时间一起来吧。”
张扬道:“我们共产党的干部没有点敢为天下先的胆色,还怎么好意思赖在这个位子上?”
常海龙高声道:“那还用问?当然要选择前者。”
“我其实不是啥副科级研究员,我就是科技局的一个临时工,我爸那个人古板的很,他害怕别人说闲话,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把我把编制问题解决,别人都觉着我是他儿子,看在他面子上叫我一声科长,其实我啥都不是…http://m•hetushu.com…”
王志刚激动地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董玉武道:“不会吧。”
许双奇刚走没多久,常务副县长董玉武就来见张扬,他也是为了今天开会的事情,董玉武认为在滨海常委内部,自己和张扬的感情应该是最接近的一个,毕竟中间有李长宇这层关系。在董玉武看来,今天是一个和张扬进一步搞好关系的机会。
张扬道:“王志刚啊,你口气够大的,除了太阳能自充电系统,你还有什么好主意?”
张扬道:“我对王志国也不了解,但是他敢想敢说敢干,赵海青同志虽然在财政局工作多年,积累了很多的工作经验,但是他缺少做事的勇气,换成是你,你愿意选择一个欠缺经验但是充满勇气和想法的人去做事,还是会选择一个拥有着丰富经验,但是身在其位不谋其政的人去做事呢?”
王志刚道:“我真不是多想当这个财政局长,我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引起一下大家的关注,主要是引起您的关注,这套太阳能自充电系统是我和我老婆两人研究出来的,我们想利用这套系统对滨海做出一些贡献。张书记,我过去在清华的时候也修的是双学位,如果不是肄业,经济学学位我早就拿到手了。”
张扬道:“还用你说,你要是没那个本事,屁股没坐热我就把你从局长的宝座上踢下去。”
张扬却仍然是那幅嬉皮笑脸的模样:“许县长,别生气,我也是为了滨海好,任用王志刚当财政局长是因为他目前有能力填补上我们的财政缺口,你认为我的决定草率,认为王志刚没能力担当这个职位,我承认我的判断未必是正确的,可你也不能保证你的看法是百分之百准确,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实践,王志刚行不行?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必须在实际工作中检验,你口口声声让常委会讨论,讨论建立在什么基础上?还不是凭着自己的主观办事?组织部去考察?考察什么?政治面貌还是家庭出身?无非是凭借经验去办事,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经验主义最后往往会判断失误,所以我们要给王志刚机会,只有把权力交给他,才能知道他究竟称不称职。”
许双奇被张扬噎得无话可说,自己是不是犯贱,当初为什么要把辞职书交给张扬?想想这件事真正犯贱的还是赵海青,你说他有病是不是?明明舍不得官位,却非得摆出辞职的架势,你以为会会在乎你?这下好了,让张扬顺坡下驴给干掉了。
当晚张扬在省委招待所准备了两桌饭,宴请的有各大银行滨海支行的行长,以及前来捧场的商界朋友,还有部分滨海当地国企的老总,晚宴开始之后,张扬首先对这帮企事业的领导无偿援建警戒亭表示了感谢,和众人同干了三杯酒之后,张大官人道:“有人说我刚刚来到滨海,就大张旗鼓的搞城建是在做表面文章,是不http://m•hetushu•com务正业,我不这么认为,一个城市如果没有一个稳定而安宁的环境,老百姓的生活就不会快乐,我想问问在座的各位商界朋友,如果让你们选择,你们是会在一片安宁的土地上投资还是会选择一个混乱动荡的地方投资?”
张扬放下电话,向王志刚道:“解决了,你的编制问题这两天就能搞定,但是你给我记住了,必须要拿出真本事,我能把你扶起来,一样能把你踢下去。”
焦乃旺听张扬絮絮叨叨天花乱坠了半天,那边道:“你别跟我弯弯绕绕费这么多口舌了,不就是想安排一个你自己的亲信吗?”
张扬道:“有机会一起认识认识,你们两人的感情真是让我佩服啊!”
心中已经猜到,十有八九许双奇是不愿意去,不然也轮不到自己的身上。
王志刚道:“张书记,您既然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就试着干两天,咱们把丑话说到头里,万一我不称职,您千万别客气!”
张扬道:“我还没说你怎么会知道?”
许双奇对他宴请谁根本没兴趣,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会议上发生的事情,他此时根本不用掩饰自己郁闷的表情:“张书记,这样处理赵海青同志的问题是不是太轻率了?”
王志刚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道:“张书记,还有件事我得向您承认。”
张扬笑道:“老董我没问你这个,我的意思是,你赞不赞同王志国当财政局长?”
许双奇不得不承认,论到歪搅胡缠,两个自己也不是张扬的对手,这厮说得振振有辞,仿佛占尽了道理,许双奇心头火都窜到了俩眼珠子里,只差没有往外喷火了,他认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政治无赖,官场流氓,和这种人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谈的。他忽然想起项诚之前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做事小心并不代表着胆小,谨慎并不意味着怕事。现在看来自己的一味退让并没有让张扬良心发现,有所收敛,反而变得是越发的变本加厉,既然对方根本没有考虑到给自己这个老同志面子,自己又何必顾忌太多,不能和平共处,就豁出去一战,谁怕谁?许双奇的底气来自于背后的项诚,他知道项书记肯定会站在自己的一边。
张大官人微笑道:“我没意见,你们可以去讨论,也可以去考察不过这件事我这边已经定下来了。”
张大官人心说你丫高低跟我摊牌了,当老子怕你吗?他丢下一句话:“随便你!”
张扬笑道:“你这家伙,是想用这种方法激发我吗?”
董玉武没说话,虽然他心中并不认同张扬的道理,但是他也不好反对,他认为张扬任用谁当财政局长都和自己无关。
许双奇稳定了一下情绪道:“有些事情必须要慎重考虑,赵海青同志辞职我不说什么,可是那个王志刚,不能仅凭着的几句话,就任命他为财政局长,如果这样,要我们的组织人事机构还有什么用?一名干部不需要考察hetushu.com,不需要经验和成绩的积累,就因为几句哗众取宠的话,一些所谓的创意和想法就能获得提升,这不是让其他的官员心寒吗?以后我们的领导队伍还谈什么凝聚力?还怎么取信于我们的百姓?”
张扬放下手中的签字笔,亲切地笑道:“来了!坐!”
张扬道:“你也这么认为?”
张扬道:“我话都说出去了,你还打算让我食言啊,王局长,在我看来,你比赵海青同志要合适的多,你现在不想干已经晚了,知道什么叫骑虎难下吗?在过去皇帝要是想招贤纳士,会张贴皇榜,你只要敢把皇榜揭下来就等于签了合同,想毁约,在过去那就叫欺君之罪,你这颗脑袋是别想要了。”
许双奇道:“愿望是好的,可现实是另一码事,滨海的财政问题不会因为王志刚的那些想法而在短期内改善,一年内财政收入翻一番,张书记,滨海可是已经连续三年赤字啊!”
张扬的情绪不错,看到董玉武过来,他乐呵呵道:“老董啊,你来得正好,我正准备找你呢。”
焦乃旺道:“我从来都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弯弯绕绕,你觉着行,我就帮你这个忙,行了,别费这么多话了,你小子啊,只要是能把滨海的工作搞好,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我全力支持你。”
当天的会议结束之后,许双奇就一脸严肃的找到了张扬,他要和张扬好好谈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许双奇没好发作,他认为自己是在为大局考虑,虽然张扬在这场会议中表现的如此儿戏,虽然张扬屡屡将矛头对准他们滨海过去的这帮领导者,可是许双奇仍然认为,不应该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出他们的矛盾。
张扬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王志刚道:“王志刚啊王志刚,你小子够操蛋的,连编制都没有,就想当滨海财政局局长?”
王志刚吐了吐舌头:“张书记,您别吓我,咱们现在不是在社会主义新中国吗?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就把我给枪毙了吧?”
张大官人笑道:“我反倒认为对王志刚的任命是好事可以调动起广大干部职工的积极性,看到王志刚因为表现出色获得了提升,其他人会想,王志刚就是从他们之中走出去的普通人,既然王志刚可以做到,他们一样可以做到。”
张扬道:“我用王志刚或许是一种冒险,或许起不到想要的效果,但是我如果继续使用赵海青就只能人浮于事,必然失败!”他笑了笑道:“所以我宁愿冒险!”
张扬哈哈大小,想不到王志刚一副书生模样居然说话这么幽默,他点了点头道:“好,不急,事情一件一件的办,对了,你哪家大学毕业?”
王志刚在一旁听着,虽然他觉着自己的脸皮厚度还可以,这会儿也不禁臊红了,眼前这位县委书记太能吹了,以后自己要是做不好工作,估计硬臊也被臊死了。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焦部长,咱说话能委婉一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