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1章 让你玩

杜天野道:“张扬,这套照明系统是仅存于理论还是已经生产出成品了?”
张扬转身笑道:“项书记放心吧,我这人最擅长的就是搞关系!”
新任财政局局长王志刚无疑也是当晚的焦点人物之一,他的上位过程充满了传奇色彩,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太阳能自充电系统,在场的几位商界人士对于商机的嗅觉都是非常的敏锐,他们纷纷向王志刚提出一些细节性的问题,这也证明很多人心中对王志刚的这套系统仍然心存疑虑。
项诚点了点头,指了指那份资料道:“别忘了这个。”项城的态度已经摆明了不会考虑张扬的什么太阳能自充电路灯。
张扬道:“没什么压力,对了,你目前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联系并说服这位程教授,让他帮我们滨海设计规划绿色园林城市,我们肯定不会让他白忙活,报酬是一定有的。”
胡茵茹一双美眸眨了眨,轻声道:“官场这么黑暗,到处都是尔虞我诈,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在其中混下去。”
两人对望了一眼,这才知道项诚的怒火也是因为张扬而起。
杜天野提醒道:“你小子在感情上要注意点,别朝三暮四的,对不起嫣然我可不答应你。”
张大官人的目光扫了一眼胡茵茹丰挺的双峰,一脸坏笑道:“只怕就是我想睡,有人也不会让我安安稳稳的去睡。”
当着自己人的面,张大官人说话可不喜欢绕弯子:“王军强是个挂名主任,具体的事情全都得你负责。”
张扬道:“我对我们的这套照明系统有信心,这样的好事儿,我还真不乐意跟别人分享,也就是你。”
张扬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面前,看到刘艳红看得如此投入,并没有马上打扰她。而是在她的对面坐下。
张扬对王志刚的任用很快就被告到了市里,在张大官人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动作后,滨海县的领导层颇有些风声鹤唳的味道,财政局局长赵海青被拿下的实在太突然,这让很多同事感到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谁也难保今天发生在赵海青身上的事情明天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张扬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领导这么信任我,我不做点成绩良心过不去。”
宫还山以为自己听错了:“项书记,您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常海龙道:“程教授的眼界很高,未必能够看得上你们这座小城。”
刘艳红道:“滨海、北港坐拥这么好的条件,完全有可能成为平海的经济亮点,可现实却是,北港成为了平海最弱的一环,这应该和北港的领导水平有关吧。”
张大官人连连点头道:“绝对有关。”
杜天野道:“这样,明天我就派人去你们那边考察,一周以内把这件事定下来,如果切实可行,我们一个月内就能投产。”
张扬笑着站起身道:“我也没打算要和你一起吃饭,中午我佳人有约。”
张扬道:“杜天野同志,你这种态度很伤人的,我好歹也是从江城走出去的干部,我关心关心江城有什么不对?”
刘艳红道:“不会吧,宋书记如果不喜欢你怎么肯把宝贝女儿嫁给你?就说过去的顾书记和乔书记,他们对你也都很不错啊。”
杜天野接了过去,他看了看标题,马上就被吸引住了。
张扬满脸笑容道:“项书记,我今天来是想跟您谈点事情。”
张扬和杜天野都是痛快人,两人只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把这件事基本给敲定了,杜天野现在所考虑的是张扬拿来的这套照明系统是否真的像资料上所说的那么先进环保,张扬惦记的是江城雄厚的经济实力,两人可谓是各取所需。
张扬道:“跟刘姐在一起主要是聆听教诲,吃饭喝酒都不重要。”
孟启智被项诚给噎着了,没想到项诚这么利落的就推给了自己,如果张扬是那种能够说通道理的人,他还用得上来找项诚?孟启智苦笑道:“项书记,其实之前我就尝试着和他沟通过,张扬这位同志并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意见。”
杜天野纠正道:“滨海县,老弟,你县委书记才当几天,就想奔着市委书记去了。”
刘艳红坐在临湖的窗前,春日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感到有些疲倦,不由得打了个哈欠,望着窗外美不胜收的雅云湖,刘艳红忽然发现自己的和_图_书一生几乎都在辛苦地工作。很少拥有这样惬意的时光,甚至连在阳光中欣赏湖景也成为一种奢侈的享受。
常海龙道:“张扬,我这位老师可不在乎钱,他随便设计一个园林小品就会有不菲的收入,能不能请动他,一是看你的诚意,二是看他的心情。我看最好还是你抽出时间亲自去一趟京城,看看能不能请动他。”
从张扬淡然自若的表情,项诚就知道这小子心理素质超强,在自己面前气场丝毫不落下风,而且他今天是有备而来,对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
杜天野哈哈笑道:“行,就让你们当小白鼠。”
虽然当面向张扬表示抗议的只有县长许双奇,但是这并不代表其他的滨海县干部都认同张扬的做法,很多人私下里联名将一封状纸送到了市委书记项诚的手中。项诚看完这封信,气得把信狠狠拍在桌面上,刚巧滨海市市长宫还山就在他的办公室内,组织部长孟启智也在,两人过来就是想和项诚谈谈张扬的问题,都被项诚突然发作的怒气吓了一跳。项诚怒道:“简直是胡作非为,独断专行,这个张扬,怎么可以把做官当成儿戏?”
胡茵茹的纤手放在张扬的大腿上:“你当然有这个本事,根本不需要证明。”
张扬离开之后,直接去了雅云湖迎宾馆,这是江城刚刚开业不久的一家涉外五星级大酒店,平海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刘艳红就下榻在这里。
张扬把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的资料扔到了后座上:“项书记对我的这套东西根本不感兴趣,人家宁愿花大价钱去更换路灯,也不愿意花钱扶植我们滨海的新技术。”
杜天野道:“变天了啊,你居然也会谈公事,把公家的事情放在第一位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刘姐,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你只管说,别人的事我可以不办,您刘姐的事情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扬把那份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的资料递到项城的面前:“项书记,这是一份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的详细资料,这套系统经过反复论证研制,已经相当成熟,如果我们北港在全市范围内更换这种路灯。每年将节省下一大笔电费开支,长期累加的效应更是无法估量的。”
常海龙笑道:“我和张扬在谈滨海城市绿化的事情,他啊,要在短期内把滨海打造成绿色园林城市。”
胡茵茹道:“如果有可能,我倒是愿意投资这套照明系统。”
杜天野哈哈大笑起来:“好,好,我文明点,张书记,不知今天前来有什么指教?”
因为北港市政方面也将路灯全面更新换代提上了日程,所以张扬才会选择首先去找项诚,正如他刚才所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北港采用了这套路灯照明系统,那么市里在这方面的财政支出可以压缩不少,他们帮助市里省钱,市里理所当然应该拿出一部分钱用于滨海,可惜张大官人的如意算盘在项诚面前碰了钉子,项诚对他的这套东西根本不感任何的兴趣。
张大官人风风火火的来到杜天野的办公室内,他顾不上说话,先拿起杜天野给他准备好的茶咕嘟咕嘟灌了下去。
张扬道:“有些话我得说在前头,我们出技术,其他的你们出,以后企业的盈利要五五分账。”
项诚道:“这样吧,既然他一意孤行,认为自己的执政方法没错,那好,咱们就给他一定的空间,也给他一段时间,看看他能折腾出什么名堂来。
宫还山无言以对。
事实证明项诚采取暂时忍耐的应对策略是正确的,孟启智没过多久就接到了省组织部长焦乃旺的授意,让他促成王志刚担任滨海县财政局长的事情,张扬在这件事上又一次走了上层路线。
在众人围着王志刚提问的时候,祁山端起酒杯找到了张扬,微笑道:“张书记,恭喜你旗开得胜。”
张扬拿起了那份资料,脸上仍然保持着谦恭地微笑。
项城道:“那你去和他谈!”
项诚道:“张扬,你想搞城区亮化是好事,市里很多领导对你的做法表示不理解,可是我还是力排众议,尽可能的支持你,我相信你有能力,只不过你的能力还没有被大家认识到,滨海可以作为一个试点,我希望你能够尽快地做出一番成绩,只有成绩才能堵住别人和-图-书的嘴巴,让他们不再说闲话。”项诚停顿了一下,语重心长道:“张扬,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职权范围,先把滨海搞好再说。”他的言外之意是,你小子连滨海都搞不好,居然还想着干涉北港的事情,手伸得是不是有些太长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打起了北港财政的算盘,想从我这里弄钱,没门!
刘艳红这才意识到身边的变化,转过身向张扬笑了笑道:“张扬,大白天的怎么神出鬼没的?”
祁山呵呵笑道:“三千万,地点已经选好了,就是不知道张书记会不会给我开绿灯。”
宫还山道:“我们也是因为他过来的,滨海县的干部有很多人过来反映他的问题,项书记,张扬同志做事实在太冒失了,他根本没有通过组织上的正常手续,就把一个工作多年,工作上没有任何失误的干部给免职,更可笑的事,他竟然任用了一个连正式编制都没有的人担当了财政局长,没有向上级汇报,没有和滨海县的任何干部沟通,随心所欲,独断独行!”宫还山有些义愤填膺,气得胸膛起伏。
项诚虽然说让孟启智和他去谈,不过也是气昏了头随口说出来罢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把那封滨海县干部的联名告状信给宫还山和孟启智看了看,宫还山看完之后道:“项书记,我看必须要给他敲敲警钟,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胡茵茹道:“那只能怪他没眼光,张扬,我仔细研究过这套系统,还专门打电话问过不少的专家,王志刚没有吹嘘夸大,他的这套系统在国际上也居于领先。”
杜天野道:“你小子少给我灌迷魂汤,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张扬道:“他要是感兴趣我就不来找你了。”
刘艳红笑道:“看来你和项诚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嗬,越来越会说话了,到底是滨海县委书记,连带着境界都提升了。”
刘艳红捻起酒杯道:“张扬,我来找你是想你给我帮个忙。”
此时常海心和胡茵茹两人敲门走了进来,胡茵茹笑道:“谈什么这么用功?张书记越来越敬业了。”
张扬道:“钱的问题不用你操心,海心,你把创建办搞好就行。”
张扬道:“项书记,没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张扬道:“我刚刚一路过来发现江城的路灯陈旧不堪,更新换代迫在眉睫。”
孟启智道:“项书记,我也接到了不少的投诉,张扬这么做不合规矩啊,我看市里有必要和他好好谈谈了,如果任由他这么搞下去,滨海的领导团队就要成为一盘散沙了。”
刘艳红道:“先吃饭!”她让服务员上菜,征求张扬的意见之后,要了半斤装的清江特供,张扬喝了口酒,吃了口荷风虾仁道:“还成,这里菜的味道蛮清淡,有点淮阳风味。”
张扬笑道:“撤县改市的申请都递到国务院了,无非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在这件事上,我把市里给绕过去了,直接往国务院递申请。”
项诚拿起资料看了一眼道:“我听说你们滨海县在搞亮化工程。怎么把资料送到了我这里?”
张扬笑道:“我今儿过来可是正事儿,吃饭喝酒那都是题外话,咱们先谈公事。”
杜天野笑道:“张扬啊张扬,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驴屎蛋儿。”
杜天野道:“既然你的这套东西像你所说的这么好,他怎么会不感兴趣?”
王志刚表现的踌躇满志,对于大家感到好奇的问题一一作答。其实王志刚已经完成了从设计到样品完成的全过程,现在所欠缺的就是正式投产了。
张扬道:“如果申请递到他们手里。获得批准签字还不知是哪年哪月的事情呢。”
胡茵茹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杜天野道:“你小子做事从来就是目中无人,这种事情不合程序,北港方面能高兴才怪!”
张扬道:“我刚到没多长时间,还没有完全深入进去,不过对滨海的穷我是深有体会了。”
张扬道:“现在是小城,以后的发展肯定不限于此。”
“他怎么说?”
张扬道:“不违章也罚款吗?”
项诚还是很和蔼的让张扬坐下,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高兴,不然他不会给张扬这个见面的机会。
杜天野道:“你挺会赶时间啊,选在午饭时间过来,是想我好好招待你吧?”
张扬道:“我的个人hetushu•com素质一直都很高,境界更是不用说,刘姐,您大老远把我给召到这边来,究竟有什么重要指示?”
张扬向身边的常务副县长董玉武道:“董县长,祁总这句话问得是不是太奇怪了,咱们对前来滨海的各大投资商,绝对是大开绿灯。政策上会支持你们,在符合滨海规划的前提下,我们一定会大开绿灯。”
丁高山也走过来道:“张书记,我得提个建议,咱们滨海是座沿海小城,整天提出笑迎八方客,可是我们的现状却是各个出口都有收费站,无论进出都得缴费,外地车辆如此,本地车辆也是如此。”
杜天野道:“你的想法很好,张扬,我们是好朋友,但是公事就是公事,咱们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必须要把私人的事情扔到一边。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我对你拿来的这套照明系统是非常感兴趣的,江城的确有全面更新路灯的计划,正在处于考察阶段,如果证明你们的产品设计切实可行,我可以打包票,这个月就能投产,丰泽就有一家远方光电,拥有独立生产路灯的能力,是国营企业。”
“素质,注意素质!”张大官人再次提醒道。
杜天野看到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向张扬道:“中午一起吃顿工作餐吧,我下午还有会要开,不能陪你喝酒了。”
张扬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复杂,他本以为只要常海龙出马这件事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搞定,再不行让常海心亲自去一趟,看来这位程润生教授也是个非常有性格的人。张扬道:“过两天再说,反正撤县改市的事情我也得必须去一趟。”
项诚道:“上次你不是已经给他敲过一次了吗?结果怎么样?”
张扬道:“现在时代的发展根本超出咱们的想象,市政工程方面肯定要紧跟时代的步伐,其实这套照明系统,很多商人都感兴趣。只要我点头,想投资的人肯定把滨海的门槛给踏破了。但是我不想,商人以盈利为主。他们投资当然谋求的是丰厚回报,我们是政府官员,必须想到的是利用技术为国家和老百姓谋求最大的,最实在的利益,这套照明系统主要的研究人员是夫妻两人,专利是属于我们科技局的,按照我原有的想法,政府办厂,生产这套照明系统,必将成为地方经济的一个亮点,但是我们没有这个实力。”
从滨海到江城不过两个小时的车程,张扬把胡茵茹送到江城制药厂的大门口,然后他径直去了江城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时间刚刚是上午十一点,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开完了常委会,特地留出时间在办公室内等着这位老友的到来。
“瞧你这素质,好歹也是一副省级干部,未来的平海省长,都常委了,咱说话一定得文明点,给我这种小干部做好表率。”
杜天野道:“你老实交代,来我这里是不是求援来了。”
张扬道:“人做事总得有始有终,茵茹姐,我做官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独当一面,我要做给所有人看看,我张扬是不是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常海心道:“听起来权力很大啊!我可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还好我是个副职。”
张扬道:“杜书记,我不瞒你,如果我们滨海市的财政能够独立做好这件事,这么好的项目我不会和任何人去分一杯羹。”
项诚道:“张扬啊,党的事业没有捷径可走,做任何事,首先要有端正的态度,踏踏实实的一步一步去走。一口吃成一个胖子的事情根本不存在。”
胡茵茹俏脸不由得一红:“你啊,能老老实实的睡觉才怪。”
张扬道:“项书记,我是为了北港考虑。”
张扬的坐地虎直接在餐厅区停下,餐厅是探入湖中的水榭建筑群,不得不说杜天野的到来让这座昔日的重工业城市重新焕发了光彩,对于雅云湖和南湖两大重点改造。如今已经初见成效,初春刚至,湖水碧波荡漾,湖畔上的草地吐露出毛茸茸的嫩芽。湖边的柳树也萌发出了点点绿意,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大地开始复苏。
张扬道:“刘姐,您今儿找我是为了拉家常还是为了别的?”这货总觉着刘艳红找自己肯定有事。
常海心道:“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创建办是干什么的?”
刘艳红道:“这儿让我想起了西湖。”
张扬道:“好,你们的建议我记下了,收费站的事情我一直都在关和*图*书注,这对滨海的城市形象的确有着很大的影响,近期我会和领导层讨论撤除滨海境内所有收费站的可能,真正做到笑迎八方客。”
张扬笑道:“这事儿你别跟着掺和,这边的情况比较复杂,我敢保证,只要你往这里掺和,用不了太久时间检举信就会寄到纪委去。”
项诚没说话,目光望向墙上的挂钟,隐然流露出要下逐客令的意思。
祁山道:“我一直有意在滨海开一家海产品加工厂,最近频繁来这边,就是在考察地点。”
在他离去之前,项诚终于忍不住提醒他道:“张扬,一定要和周围同志搞好关系。”
常海心道:“这任务可够艰巨的,张书记,滨海的那点财政支撑得起你如此宏伟的计划吗?”常海心可不是在泼冷水,她是实事求是,之前因为换路灯,设立警戒亭,市里连一千万都拿不出来,现在那两件事刚刚有了一些眉目,张扬这就要搞城市绿化,每个项目都需要钱,想法是好的,必须要有财政作为支持,难道张扬真的以为换一个财政局长,所有用钱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刘艳红被他的这句话给逗笑了:“滨海的状况真有这么不堪?”
刘艳红道:“不是我私人的事情,这件事是为公!”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的回答也很干脆:“你们不但没有生产能力,也没有足够的钱来做这件事,所以你才找上了我。”
张扬道:“刘姐,看你欣赏的那么投入,没忍心打扰你。”
杜天野道:“你是滨海县委书记,江城的事情不劳你操心。”
项诚道:“说吧!”
张扬道:“我到哪里都不是太讨领导喜欢。”
张扬在一旁耐心地喝茶,顺便观察着杜天野的表情变化,杜天野花了二十多分钟才看完张扬带来的这份资料,应该说张扬的这份资料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江城今年的市政建设也属于高速发展的一年,城市的亮化、绿化正处于全面升级的状态,前些天常委会还专门讨论了这件事,常委们在路灯更新换代的方面就倾向于采用太阳能路灯,不过通过他们的了解。国内的产品要么不过关,过关的普遍价格不菲。杜天野在看完张扬带来的资料之后惊奇的发现这种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竟然比传统路灯的造价还要便宜。
张扬合上程润生的设计作品道:“海龙,一定要把程教授给我请过来,让他帮忙设计滨海的城市绿化,我要让滨海在短期内成为绿色园林城市。”
张扬道:“雅云湖面积是够大,应该超出西湖了,可惜没什么文化底蕴。”
张扬道:“我们有样品的,在我们县科技局的后院就有两杆路灯。您可以派市政方面的负责人去考察。”
张扬道:“放心吧,对了,还有一事儿,如果咱们这次合作成功,生产出的第一批产品得先给我们滨海用。”
祁山道:“说起这件事我也有意见,你们滨海的交警不是一般的狠,只要是外地大货车从你们这边出入,几乎都得被罚款。”
张扬道:“我从来都是!”他在杜天野的对面坐下:“杜书记,能交到我这位朋友是你的福气啊,你看看,我但凡遇到好事儿第一个想起来的准是你。”
张扬道:“刚刚才开始而已,至于胜利,任重而道远。”
常海心道:“我来滨海是当团县委书记的,现在你非得给我追加一个创建办副主任,我压力很大。”
刘艳红道:“菜我已经点好了,你看看单子还有什么喜欢吃的?”
张扬笑道:“创建办的内涵很丰富,现在负责的是撤县改市,等过些天就是负责创建全国卫生城市,创建绿色园林城市,创建中国宜居城市。”
张扬微笑道:“预计投资多少?太少我可不带你玩儿。”
张扬道:“我们有技术。但是没有生产这套系统的能力,你们应该有。”
项诚已经完全从初始时的愤怒冷静了下来,虽然他当时很生气,但是事后一想,自己不应该将张扬作为对手看待,眼前的这个小子无论是年龄还是资历都太浅,他只是被捧到了目前的位置上,或许这小子有些得意忘形,可无论他怎样得意,怎样猖狂,他还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犯不着跟他一般计较。
张扬笑道:“项书记,您误会了,我不是要钱,我是来给您送钱的,我听说北港市区范围内的路灯要在今明两年全部更换,m.hetushu•com如果市里可以把这笔钱投入到我们的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生产中,不但可以让北港用上绿色环保。一劳永逸的路灯,同时肥水不流外人田,也能让我们滨海这个小兄弟跟着喝口汤,这样一来,北港省钱了,我们小赚一些,利用赚得这些钱用在我们的城建工程上,两全齐美,何乐而不为?”
刘艳红道:“你在滨海这段时间干得怎么样?”
张扬来到市委大院的停车场,他的那辆坐地虎停在那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胡茵茹一直都在车内等着他,今天他们两人刚好同路去江城,胡茵茹来滨海是为了给张扬捧场,江城制药厂那边还有事情要做,张扬回江城主要是为了见刘艳红,这是数日之前刘艳红就和他约好的事情,现在又有了另外一项任务,就是把太阳能自充电路灯向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进行推荐。张大官人原本指望着这件事在北港就能解决,他在了解王志刚研制的这套东西之后,在听取了有关专家的建议后,张扬对这套太阳能自充电路灯充满了信心,他认为这是一个切实可行的项目,如果真的能够在大范围内开展,其节省出来的能源是巨大的。
张扬启动了汽车,在沉闷的引擎声中驱车驶离了市委大院。
祁山道:“要是违章了,罚款也心甘情愿,可交警部门想罚你的时候实在有太多理由了。”
张扬翻看了程润生的一些设计作品,对此也是赞不绝口,程润生的强项在于城市园林设计,张扬又想起了另外设计界的高手,朱俏云的老公澳大利亚著名设计师杜瓦尔,张扬对这两口子有恩,只要他开口,杜瓦尔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给他帮忙。
张扬老老实实回答道:“项书记,我们滨海目前的财政有些困难,单靠滨海,想要完成一连串的城建工程有些困难。所以我才想起到您这儿寻求帮助来了。”
杜天野道:“得,咱们别聊你们的内政,还是谈谈这套照明系统,你究竟什么想法?”
晚宴之后,张扬和常海龙来到他的房间内说话,张扬有一个初步的想法,他想在近期内把滨海打造成绿色园林城市,常海龙告诉他城市的绿化绝不是弄几块草坪栽几棵大树那么简单,而是需要一个全面的规划,想要全面提升城市的层次和品味,就必须要找一位城市规划的行家。常海龙向张扬推荐了他的老师,如今在中华工艺美院任职城市与园林工程系主任的程润生。
胡茵茹笑道:“海心,权力很大啊!”
杜天野忍不住笑了起来:“张扬啊张扬,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想起分钱的事情了,未免有些操之过急吧?”
张扬道:“已经有样品了,我老实跟你交代,来江城之前,我已经把资料递给我们项书记了。”
张大官人微笑道:“这两天咱们在滨海也没有机会好好亲热,那啥,今晚咱俩去南湖木屋,好好的睡上一觉。”
项诚才不肯这么就算了,但是他总觉着张扬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这种事情来,必然有所依仗,说不定他在事先已经征求了某位上层人物的同意,否则他不敢这么做,如果他的反应太激烈,反而会变得被动,既然你小子存心想折腾,那好,我就由着你折腾,先让你可着劲的往上爬,爬得越高,摔得就越重!
张扬道:“还能怎么样?下车伊始,百废待兴!”
没等北港市委领导找张扬谈话,这厮就带着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的详细资料,敲响了北港市委书记项诚的大门。
张扬不屑笑道:“求援?就我这实力还用得上求援?我是顺便过来照顾照顾你。”他把那份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的资料递给了杜天野。
项诚道:“市里的财政也不宽裕,如果连更换路灯这种小事都要市财政给予支持,今天开了你们这个先例,明天所有县的领导都会跑到我办公室里来要钱。”
既然项诚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扬也放弃了继续说服他的打算,他笑了笑:“项书记,其实我是觉着这套系统很好,传统的路灯耗费的能源实在太大,我也看了一些资料,现在国际上最先进的就是太阳能自充电系统,这是一种清洁能源。”
项诚道:“你消息倒是很灵通,北港市区范围内的确有路灯更新换代的计划,可是你们的产品都没有生产出来,只不过是存在于图纸上,这种纸上谈兵的东西就想取信于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