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3章 挡箭牌

杜天野苦笑摇头道:“我怎么就认识你这么个奸猾刁钻的家伙?”
张扬和胡茵茹抵达的时候,刚巧杜天野也到了,胡茵茹笑盈盈走过去和杜天野打了个招呼道:“杜书记好!”
张大官人也暗赞吴明的机警,在杜天野看来,姜是老的辣,这一轮张扬和吴明的斗法并没有占到任何的上风,苏媛媛招呼大家落座,刘艳红和胡茵茹之前是打过交道的,在东江周云帆走私案发的时候,刘艳红负责督办那件案子,她曾经亲自审问过胡茵茹,也知道张扬为胡茵茹奔波斡旋,最后因为周云帆主动上缴罚款,并承担全部责任,胡茵茹方才脱罪,女人的心思都是细密的,刘艳红平时所做的工作就是和官员打交道,善于把握人的心理,虽然张扬和胡茵茹表现的很坦荡,但是刘艳红仍然可以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对张扬这小子,刘艳红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在心底无法认同张扬的感情观,但是除了张扬的感情泛滥之外,这个年轻人的确又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刘艳红也知道楚嫣然这辈子已经认定了张扬,嫣然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她对张扬的事情未必没有觉察,自己又何必杞人忧天。
张扬望着曹向东,忽然明白曹向东在北港的政治生涯是非常不得志的,从他的这番话能够知道,他想做出一些改变,可是终究没有实现他的愿望,曹向东对北港的现实是无奈的。
杜天野微微一怔,省纪委副书记到了江城,居然没跟自己打招呼,他看了苏媛媛一眼,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嘀咕,苏媛媛和胡茵茹已经走了进去。
张扬道:“可也有例外啊,吴书记,你就比我称职,可也没见有谁投诉你啊!”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说话的?人家好歹也是一领导,要懂得尊重。”
吴明道:“刘书记说得对,我也发现了,越是那种蒙混度日的,越是那种碌碌无为的干部,越是没人投诉,可没人投诉未必证明他就称职。”
感叹归感叹,杜天野心里是明白的,张扬是他真真正正的朋友,是那种可以共患难的朋友,如果没有张扬,他或许早就成为政治斗争的败军之将,正是在关键时刻张扬的力挺,才让他坐稳了江城市委书记的位置,对张扬杜天野心中始终都有一份亏欠,因为当初江城新机场的事情,张扬为了新机场跑前跑后,尽心尽力,到头来却被杜天野拿下,虽然杜天野当时是迫于压力,但是他总觉着自己没有在张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他以支持,在道义上说不过去。
杜天野感叹道:“你小子境界就是比我高,对了,你跟胡总什么关系啊?你让她结账她就结账?”
曹向东点了点头,他在北港工作多年,对滨海的情况非常了解。因为家在北港的缘故,他一直对北港发生的事情非常关注,当然知道张扬绕过北港直接http://m•hetushu.com撤县改市的申请,也知道刚刚发生过的张扬撤掉滨海财政局长赵海青,任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王志刚顶替其位置的事情。对张扬的所作所为,曹向东唯有佩服这两个字,同样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这并不是因为自己缺少胆色而是因为他没有张扬那样实力雄厚的背景,缺少张扬敢于越权挑战的底气。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曹向东又道:“滨海拥有平海最大的二手车市场,这个汽车市场管理一直都比较宽松,我在北港的时候曾经提出过要整顿汽车市场的秩序,可是这件事在常委会上提出之后并没有获得响应。”
曹向东道:“别说滨海,北港的财政方面也是捉襟见肘,你去市里要援助很不现实。”
张扬道:“昝世杰这个人怎么样?”
张大官人一怔,实在是想象不出吴明找自己吃饭的理由。他和吴明之间的确没有那份交情,而且吴明今天过来是冲着刘艳红过来的,根本不是自己,应该说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身在江城,唯一的可能就是刘艳红告诉了他,没理由啊?张大官人脑筋一转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刘艳红肯定是想拿自己当挡箭牌了,张大官人任何时候都愿意充当这个角色,他笑道:“刘书记,哪能让吴书记请我啊,我就在雅云湖迎宾馆,我和杜书记一起呢,明江阁,你们过来就行。”
曹向东倒了杯茶,慢慢捻起茶盏凑到唇边,刚刚沾到嘴唇却又放下,低声道:“昝世杰是项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如果不是这次的港口火灾,他应该还有提升的空间。”
杜天野并不清楚张扬和吴明之间的恩怨,他笑道:“张扬今天来江城给我介绍了一套系统很先进,价格方面也很有优势。”
张扬点了点头道:“滨海去年财政总收入是8500万,我们今年面临撤县改市的关键时候,所以我们县委决定突击完成一些基本的城建工程,城市的亮化和绿化是重点。预算也就是一千万,可我们的财政根本拿不出钱来。”
张大官人一旁听着两人在那儿相互交换条件,这个眼热啊。只可惜自己距离人家太远,滨海也太穷,没什么东西好交换的。
吴明呵呵干笑了两声,心中暗骂,我有阵子没得罪你了,你丫见到我就开始损我!
吴明道:“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们也有兴趣,张扬,大家同僚一场,这种好事不能太保守啊!”
曹向东微笑望着张扬,他知道张扬这句话正是对自己之前那句忠告的回应。曹向东不认为自己的这句话有错做人谨慎一点总是好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张扬故意叹了口气道:“如果项书记对我们的这个项目感兴趣,我何必大老远跑到这边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滨海毕竟属于北港,有了好处我当然第一个要想到北港,只可惜和图书项书记对我的这套方案根本不感兴趣,认为我是在瞎胡闹,认为我一心想从北港捞点银子。”
张扬道:“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他不让我舒服,我总得找个别的地方舒服。”
张扬的手机此时响了,他掏出电话,电话却是刘艳红打来的,刘艳红道:“张扬,你在哪里?吴书记来了,他想见见你,约你一起吃饭呢。”
吴明道:“真的?比起传统照明系统价格怎样?”
杜天野跟着点头。
刘艳红笑道:“杜书记,最近你可没什么新闻,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在我们纪委来说,被投诉举报最多的有两种人。一是的确不称职的干部,还有一种就是敢于开拓进取,大胆改革做事的干部,我们考核干部的标准也基于此,一名好干部,如果一段时间没人投诉就证明他没怎么做事,至少是没做大事,在如今的时代只要做事就会有人投诉。”
张扬看出杜天野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放心,人家过来跟你没关系,她是让我帮忙当挡箭牌的,吴明那孙子追到这里来了。”
张扬笑道:“刘艳红!”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心说这是你自己主动撞上来的,我又没招你,张扬道:“那啥,现在还没有量产呢。”
张扬道:“你是制药厂厂长,总经理,企业领导也是领导。”
曹向东笑了笑,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老弟,一座城市的发展与否并不是一个原因造成的,原因总是多种多样的,你现在在滨海,目光应该盯着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情,不应该把眼光放得太远。”
明江阁是雅云湖迎宾馆位置最好的一个房间,苏媛媛知道今晚算上自己只有四个人吃饭,特地安排了一些精致小菜,菜不在多,一定要做精做好。
张扬合上电话,杜天野有些好奇地问道:“谁啊?”
曹向东道:“滨海几年前搞了一个开发区,位于滨海西北,现在已经基本荒废,当初在论证这件事的时候,我就给昝世杰提出过建议,滨海应该利用自身优势,以港口为中心打造开发区战略,而不是放弃自己的长处,可是最终这件事还是在市里获得了通过,几年下来,滨海开发区投资不少,可是收益寥寥,征集了这么多的耕地,最后只能任其荒芜,你可以在这一点上好好考虑。”
当晚的答谢宴,苏媛媛邀请了杜天野,杜天野知道是张扬让苏媛媛邀请自己,马上就明白这小子在打什么算盘,不过杜天野还是欣然应邀,张扬那边叫上了胡茵茹作陪。他知道杜天野并不想见太多人,因为杜天野的位置使然。
官员们在一起,几杯酒下肚之后,话题自然而然的回到了官场上,吴明知道张扬对自己没什么好感,当然也不会主动去触霉头,他主动和杜天野攀谈,两人聊到了江城和荆山如何加强经贸往来,打破地域疆界,促进经济联合发http://www•hetushu.com展,打造地区经济热点,两市在旅游资源上有很多重合的地方,清台山就位于两市之间,南麓属于江城,北麓属于荆山,近些年在旅游开发上,两市也发生了一些摩擦,针对旅游资源的谈判也在进行中。
张扬没提,杜天野却主动提起了太阳能自充电照明系统,他没说是张扬搞出来的,只是说江城准备对路灯进行更新换代。
苏媛媛已经微笑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她身穿灰色的套装,同样的酒店制服穿在她的身上却显得楚楚动人,苏媛媛的气质娴静而贤淑,虽然不事雕琢,却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杜天野看到她眼前也是一亮。
杜天野道:“差不多吧!”
刘艳红的本意是帮着吴明解围。却想不到这句话却被张扬抓住了毛病,张大官人咧嘴笑道:“吴书记也有人举报啊,呵呵,那啥,都举报啥了?经济问题还是作风问题?”
苏媛媛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各位领导里面请!”
张扬当然能够听出曹向东对自己的提醒,他微笑道:“城市越大,交通就越复杂,路口多了红绿灯自然而然的就多了,一停二看三通过,恐怕从城东走到城西什么事情都要耽误了。”
张扬道:“还不是冲着你,人家不是要搞产业园吗?你今晚吃了人家的,嘴巴就软了,在这件事上不开绿灯都不行。”
张大官人连连点头,杜天野的话倒是给他提了一个醒,生意就是生意,公事就是公事,这其中不应该夹杂私人恩怨,吴明也不是为了巴结讨好他,人家是真心想需要这套照明系统,从这一点来说,吴明的境界也比项诚高多了。都是市委书记,怎么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曹向东为茶壶中续上热水,轻声道:“老弟,我已经离开北港,对北港的事情没有发言权,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些政治上的建议。”
胡茵茹笑道:“苏经理,我可不是什么领导。”
杜天野横了他一眼道:“怎么着?不带这样的啊,你小子居然挖起了江城的墙角,信不信我把你的照明系统合作资料扔到垃圾桶里去。”
张扬认真点了点头。
杜天野还没回答呢,张扬已经抢着道:“他不给你开绿灯就到我们滨海去,我们那边用地便宜,劳动力也是物美价廉。”
张扬听出了曹向东的言外之意,微笑道:“曹市长,你在北港有没有归属感?”
张扬点了点头。
曹向东笑了笑,拿起刚才放下的茶盏喝了一口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想要进入一个团体,必须要和他们拥有同样的目的。”
曹向东没有直接回答张扬的问题:“我在江城很好!”
张扬道:“刘书记,我怎么越听你说得越像我。”
刘艳红道:“你是属于那种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的,哪天要是没有人举报你我们该觉着不正常了。”
杜天野道:“张扬,吴书记也不是外人,你就不要http://m.hetushu.com太保守了,其实你的这套照明系统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你想想,如果我们全国都用上这种清洁环保的能源,那么节省下来的费用要有多少?”
刘艳红狠瞪了张扬一眼,这小子真是不积点口德。吴明毕竟是荆山市市委书记,过去也是他的领导,有这样见面就损人的吗?不过刘艳红却不知道,吴明是被张扬给整怕了,虽然张扬见面就摆出攻击性极强的架势,可吴明却没有生气,微笑道:“不遭人妒是庸才,这年头不被人背后说几句,递几封举报信,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国家干部。”吴明还是相当高明的,这番话不但回应了刘艳红的话,也给予张扬一个有力的反击。
杜天野呵呵笑了一声:“胡总,今年药厂的形势不错,已经成为我们江城的明星企业了。”
“老黄牛是看不懂红绿灯的。”
曹向东从张扬的话中还是把握到了关键的几点,他低声道:“老弟,我多问一句,滨海的财政是不是有些吃紧啊?”曹向东问得还算客气,其实他心里明白,滨海连年赤字,这两年更是每况愈下。
吴明听到杜天野这样讲,顿时满面笑容,因为清台山的景点更多的集中于南麓,如果可以共同开发,利益均分,显然荆山市要占了便宜。可他马上就知道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杜天野紧接着就提出了从荆山草湖引水春阳的事情,春阳用水紧张,春水河如今已经出现大段枯竭,距离他们最近的水源就是荆山草湖,两市之间因为分属两省所以这件事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杜天野选择这个时机非常的恰当,吴明这个人做事还是相当干脆的,当场就拍板定案,而且他卖给杜天野一个人情,从草湖引水入春阳的工程,荆山段由他们政府出资,这也表明了吴明的诚意,也是对杜天野共同开发清台山,利益均分的回报。
张扬道:“他那种人也值得尊重,呵呵,杜哥,我亲哥,你擦亮双眼,那货绝对是混入党内的一投机分子。”
张扬也哈哈笑了起来,端起茶盏抿了口茶道:“不过你们杜书记还是很有眼光的,跟我达成了初步意向,如果考察之后认为产品没有问题,我们就能够达成合作愿望。”
刘艳红道:“杜书记说得不错,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有了好东西就应该拿出来分享,这叫资源共享。”
张扬道:“曹市长,我去滨海之后,感觉到滨海和北港的官场排外性很强,他们彼此之间团结的很紧密。”
刘艳红和吴明很快就到了,虽然吴明表面上很高兴,可是张扬还是从他细微的表情中察觉到了他的尴尬。
张大官人欲言又止,自己和吴明是对头啊,在这厮的面前,必须要端着架子,不能求他,要不然就让这厮抓到反击的机会了。
胡茵茹道:“正在筹备上市的事情,未来的工业园也在筹划,申请之中,到时候还希望杜书记要给我们开绿灯啊和-图-书。”
杜天野对这件事早就有了全盘的考虑,他微笑道:“这件事其实很好解决,共同开发!利益均分。”
一群人中刘艳红是理所当然的焦点,虽然杜天野已经有了省常委的头衔,但是刘艳红的位置很特殊,杜天野笑道:“刘书记,您这次微服私访,有没有需要我配合的地方?”这句话问的巧妙。意思是你该不是冲着我来的吧?
曹向东笑了起来:“所以你来到了江城。”
张扬笑道:“开玩笑,你这人怎么就那么喜欢当真。”
杜天野和吴明也没多少交情,不过毕竟吴明是相邻城市的市委书记。彼此之间合作的机会不少,所以必须是要相互给面子的。不过杜天野还没有来得及为吴明解围,那边刘艳红已经先说话了:“张扬,又不是我们纪委工作人员,怎么就知道没人投诉他啊!”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杜天野道:“少在这里搬弄是非,今晚这顿饭我来做东。”
吴明道:“这方面我倒是有些了解,我们荆山的公共照明系统也过于老旧,所以今年也将升级全市照明系统列为重点计划,我们领导层针对这件事去多处考察,也倾向于采用节能环保的太阳能路灯系统,但是根据我们的调研,如果采用这种新型能源,初始时的投入是相当大的。”
张扬道:“曹市长,我去北港工作之后有一个最大的感触就是,这座城市拥有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会搞成现在这般模样?这和领导层的管理能力是不是有着直接的关系?”
曹向等呵呵笑道:“你是救火车,我只是一头老黄牛。”
曹向东皱了皱眉头,苦笑道:“合着你专门跑到江城撒泡尿来了。”说完他就笑了起来。
张扬道:“时代变了,并不是每辆车都要遵守交通规则,曹市长应该见过救火车,如果也按照这个原则开牟,那么等救火车到了,火也烧完了。”
其实只要有正常恩维的人都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曹向东的提问很正常。
虽然张扬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记仇,现在和杜天野的关系也已经恢复到和从前一样,杜天野心中却始终记得,他总想找到一个机会给张扬以补偿。这次张扬主动来到江城求援,让杜天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不过在他仔细审阅了张扬的那份照明系统资料之后,杜天野发现,张扬的这个项目的确前景无限,就算他不加入,张扬肯定能够找到另外的合作者,作为一个城市的带头人,必须要有超前的眼光和过人的智慧,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因为个人的喜好而影响到对大局正确地判断,在这一点上杜天野要比项诚做得好得多,如果张扬的这套照明系统并没有他所说的那么先进,又或者没有太多的投资价值。杜天野也不会因为他们之间的友情而松口合作。
张扬道:“扯,你虽然是市委书记,也不能随便花公家钱,回头让茵茹结账。”
刘艳红那边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