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5章 敢作敢当

张扬笑道:“据我说知,县城通往外面的道路修好都有十多年了,修路的钱早就收够了,可道路状况呢?坑坑洼洼,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就这样的烂路还收钱,我都觉着臊得慌,滨海穷不假,但是咱们不能穷在面子上,人要脸面,城市也要脸面,不做出点样子,别人看不起你,连自己人都看不起你,所以我决定,从即日起,撤除滨海城周围的所有收费站,省道国道的我管不着,可县道的我说了算!”
张扬道:“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宫还山道:“项书记,张扬这么干分明是没把我们北港放在眼里啊!”他并不知道张扬之前找过项诚的事情,认为张扬这次仍然向上次撤县改市一样,把上级城市北港给绕了过去,项诚道:“他找过我,想让市财政给予支持,被我拒绝了。”
“盛世集团的方文南,他承建申海集团厂房工程是赵博祥帮着联系的,赵博祥你应该熟悉。”
现场鸦雀无声,乖乖,这个奖励不可谓不重,开创滨海先河。
苏小红找张扬是为了方文南的事情,方文南承接申海集团的工程出了一些问题,他之所以能够接下申海集团的工程是因为赵博祥的关系,赵博祥本来是申海集团的副总,可是在今年公司的人事变动中,赵博祥落败,他的位置被别人顶替,赵博祥无奈只能选择辞职,失去了权力的赵博祥自然无法谈到继续关照方文南,而方文南接下的厂房工程现在也遇到了困难,一开始只是上缴保证金,现在新换的负责人要求他垫资,而且对他进行百般刁难,方文南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却想不到遇到这种变故,如今方文南也是一筹莫展。
张扬内心一怔,旋即想到杜天野和苏小红之间暧昧莫名的关系,难怪苏小红对此会如此关心,一时之间张扬不知该如何作答,旁观者清,他看得出来苏小红对杜天野应该是产生了情愫,他对苏小红的为人也非常的敬佩,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认为苏小红就可以配得上杜天野,苏小红过去的感情史实在太复杂,而杜天野在感情上却是如此单纯,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并不合适,而且他们的身份地位悬殊实在太大,杜天野之前被人举报和苏小红有不正当关系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声誉。
几个人在桑拿部洗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换好衣服来到休息室,苏小红已经让人准备好了茶水和果盘。
宫还山道:“不仅如此,他已经和江城方面签署了共同生产路灯的合同,这个月就会批量生产,而且据可靠消息,荆山市也决定采用他们的环保路灯。”
张扬笑道:“梁主任,太客气了,我离开东江的时候跟谁都没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厮有心骚扰了梁晓鸥一下。
宫还山道:“奖励的名目是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系统。”
张扬道:“现在咱们进行投票,总共就十一名常委,也别玩那些虚假的玩意儿了,我这个人一是一,二是二,喜欢把一切做在明处,所以你们别怕投反对票得罪我,没事,你只要能提出反对的理由我都虚心接受,我提议撤除滨海县开发区,原开发区用地将重新改为农业用途,至于开发区新址等重新考察之后再做安排,同意的请举手!”
张扬道:“许县长问得这个问题,我正想向大家说明,最早我先带着太阳能自充电系统的资料去了市里,我当然明白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在这里,我也不怕向大家坦诚相告,我们的财政很不乐观,虽然有了这么好的项目,但是单凭我们滨海自己是完不成的,我们没这个实力,必须借助他人的力量,我能想到的第一个就是北港,我们在行政管理上属于北港,我希望市领导能够认可这个项目,本着帮助扶持的态度给予我们一定的财政拨款。”
所有常委都看出来了,这厮在冷笑,举过手的心中庆幸,没举手的心里都没底,冲着这厮的冷笑,以后还不只要怎样报复呢。
梁晓鸥道:“谢什么,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项诚道:“滨海科技局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
张扬道:“这我都嫌给少了,我就是要告诉大家,该省的钱必须要省,该花的钱一分不能少花,科技局的同志踏踏实实为我们滨海拿出了成果,而王和*图*书志刚夫妇是这次科研的主力,如果人家有私心,拿着成果去找投资,获得的利益要比我们能够给予的大的多,通过这件事我们一是为了对有功的同志做出奖励,更要让其他人看到,现在的滨海充满了公平和机会,只要你好好干,你就会有前途。”他转向宣传部长王军强道:“军强同志,对于这件事一定要加大宣传力度,要让滨海,让北港,乃至让整个平海都知道,我们滨海对人才的重视!”
张扬笑道:“谢什么?其实就是你不开口,我也想为方总做点事,毕竟大家朋友一场,你一个女人都能做到如此仁义,我们这些男子汉如果连这点忙都不帮,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项诚道:“是太阳能系统吗?”
张扬的话还没有完,他的下一个议题来到了滨海开发区上,张大官人笑道:“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滨海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这其中最大的不合理就是开发区的选址,我想问问,当初滨海开发区是谁选的地方?征迁了这么多的土地,选了一处距离港口这么远的地块,滨海的优势是什么?我们是沿海城市,我们拥有福隆港这样的大港,我们不围绕自己的优势做文章,反而放弃自己的长处,你们说,这样的决定是如何的糊涂?”
刘金城和杜宇峰的酒量都很大,他们两人比较清醒,苏小红喝的最少也没事,她笑道:“张扬说的对,不能再喝了,大家见面高兴,千万别喝出个好歹来,这样吧,下午全部皇宫假日,我请你们去洗桑拿。”
张扬看到所有人都不说话,他环视众人道:“大家以为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苏小红叹了口气道:“我一直都在关注他的事情,我和他之间毕竟有过一段过去。”
牛文强笑道:“红姐,一起洗啊!真的吗?”
张扬在常委会上道:“这次我们能和江城达成共同合作生产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的战略协议,足以证明我们滨海科技局在研发上取得的巨大成果,从而也证明了一点,不是我们滨海缺少闪光点,而是过去我们没有发现自己的闪光点,没有将自己的优势发展成为经济上的增长点,最终成为我们的胜势!”
“谁啊?”梁晓鸥马上明白了张扬的目的。
宫还山道:“北港升级更换路灯的合同已经签好了,下周就会开始在全市范围内的更换。”
梁晓鸥道:“张扬,这件事我知道了,赵博祥如今已经不在申海集团了,这样吧,我跟申海集团方面说一声,让他们适当的给点方便。”
宫还山道:“撤县改市递申请的时候没有想到市里,一到用钱就想起市里来了,项书记,这个头可不能开,咱们的辖县又不是只有滨海一个,他们要钱给了,其他的辖县肯定效仿。”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市长宫还山把最新的几份报纸放在了项诚的面前,项诚看了他一眼,他知道宫还山不会平白无辜地送报纸给自己看,项诚并没有看,将手中的笔轻轻放在桌面上,然后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揉捏着眉宇,低声道:“有什么新闻?”
许双奇憋得满脸通红,他大声道:“当初开发区选址是请了国内知名经济专家论证的,昝书记提议,大家投票通过的。”许双奇忍无可忍把事情干脆挑明了,爱咋地咋地,当初我们这帮人全都投赞成票了,你一棒子打死一群人,怎么着?我们都有责任,你丫看着办吧!
张大官人停顿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市领导们对我的这个项目丝毫不感兴趣,认为我这是瞎胡闹,认为我是变着法子的要钱,我希望大家明白一点,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咱们整个滨海,北港既然对我们的项目不感兴趣,我们不能让这个项目就此荒废,如果我们将这么好的项目搁置下去是一种不负责,是一种浪费,更是一种犯罪,你们或许以为我说得过于严重,我可以告诉你们,这话不是我说的,某位伟人说过任何阻碍改革开放的干部都是不合格的,任何延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行为都是对人民的犯罪。”
苏小红摇了摇头,她喝了口茶,轻声道:“杜书记和苏媛媛是不是已经确定关系了?”
张扬笑道:“那就先谢谢你了。”
张扬道:“既然发现了错误就要马上去改http://m•hetushu•com正,不要顾及面子,我调查过,现在的开发区一带全都是良田,把良田变成了荒地,这根本就是混蛋作风,就是无耻犯罪,无论当谁的面,我都会这么说!”
许双奇对这种表面功夫很是不屑,至少目前张扬抓的几件事都是面子上的东西,并没有抓到滨海存在问题的实质,不过这应该也是一种好事。
牛文强眼神迷离道:“要是一起洗,掉一只耳朵也认了!”
苏小红点了点头,轻声叹了口气道:“他看似坚强,可是在感情上却脆弱不堪。”
几位常委心中一震,都在琢磨着这句话究竟是哪位伟人说过的,可搜肠刮肚也想不出来,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句话是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张书记的态度,张扬道:“根据我和江城方面草签的协议,一个月内路灯就可以大规模投产,生产出的第一批路灯就会安装在我们滨海的街头,在七一之前,江城和荆山两大城市都会完成路灯的更新换代,所采用的全都是我们科技局研制出的路灯,也就是说,不但我们的城市亮化不用花钱,我们还可以挣一大笔钱,在这件事上,科技局的同志立了大功,我在这里提议,给予科技局总额为五十万元的奖励,给予其中表现突出的王志刚、王学宁夫妇十万元重奖!”
张扬道:“这样啊,我有一老朋友,如今在申海集团干点小活。”
许双奇虽然年龄比张扬大许多,可是谈到政治智慧他是比不上张扬的,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在这种年龄还混迹在县处级的位置上止步不前。
秦白这会儿又睡着了。
县长许双奇道:“张书记,政策不是我们制定的,当初修路也是花了钱的,如果不收费,怎么维护道路?”
项诚道:“如果他们真的能捣鼓出来也是一件好事。”
张大官人乐呵呵挂上了电话,向苏小红道:“这件事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梁晓鸥是东江招商办主任,她叔叔梁天正是东江市委书记,我想申海集团这个面子应该会给。”
张扬道:“流氓也得分对谁?你这种魅力四射的女干部一定要时刻提高警惕,但凡正常的男性都会忍不住对你生出点心思。”
项诚淡然道:“手笔挺大啊,张扬到底是从大城市过来的,花钱还真是痛快。”
宫还山摇了摇头道:“价格过于昂贵,常委会上不是已经否决了吗?”
刘金城笑道:“放心吧,每人都有,现在还属于产品的调整阶段,等最终完成的时候肯定更好。”
常委们面面相觑,好嘛,又开骂了,这位县委书记可真不省心,矛头指向前任,压根是一点情面不给。
苏小红道:“我可没有你说得这么伟大,只不过是觉着当初欠他的情分,所以想做出一些补偿。”
项诚皱了皱眉头,他的手放下,双目盯住宫还山道:“他还在折腾那件事?”
张扬道:“我说这么多最终是为了阐明一个观点,我认为开发区的选址存在很大的问题,我专程去开发区看过,占用了这么多的耕地,只有两个不死不活的企业,犯了错误,我们就得改正,所以我打算取消现有开发区,还地于民。”
县长许双奇对于这厮的自大和狂妄越来越难以忍受了,他忍不住开口道:“张书记,我有个疑问,既然这个项目前景如此光明,为什么不先向市领导申请,毕竟我们属于北港,而不是江城!”许双奇明显在对张扬发难。
张扬道:“别人怎么看我管不着,但是我个人认为,目前的开发区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滨海福隆港往北,大片的滩涂盐碱地不用,非得去跑这么远,强征老百姓的农田,我不知道你们当初是怎么考察的?许县长,你告诉我,你去实地考察了吗?开发区选址最终是你决定的吗?”
董玉武汇报完情况之后,张扬又道:“接下来我们谈谈滨海四周收费站的问题,我来滨海的第一天,滨海留给我的印象就不好,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收费站,我想问问大家,之前都说笑迎八方客,客人来了你收钱,客人走了你还收钱,哪位客人心里会舒服?别说客人了,就是滨海人也是一分不少,老百姓拿着滨海身份证,一点主人的感觉都没有,你们见过谁进自己家房门还要收钱的?”
其实多数常委都这么想,你张扬虽然是县委书记,可滨海是www.hetushu.com北港的,不是江城的,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有了好处你不先想着自己人,反而跑去跟外人勾搭,这事儿干得实在是太不厚道了,于理不合,要是让市领导们知道,你小子倒霉了。
王军强点了点头,许双奇阴阳怪气道:“张书记这一手叫千金买马骨吧?”
宫还山道:“滨海花五十万重奖科技局,另外奖励新任财政局长王志刚夫妇十万元。”
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苏小红带着几名按摩技师走了进来,她笑道:“这些技师都是我高薪聘请的,你们感受一下。”
杜宇峰那边已经笑了起来,刘金城道:“你丫这嘴巴真是欠抽,胡说什么?”
张扬看出许双奇生气了,他却没有生气,笑眯眯道:“许县长,你别动气嘛,我今天是对事不对人,我没针对你,也没针对咱们中的任何一个,你们说当初请了国内知名专家论证,我想问问大家,这些所谓的专家对滨海的情况了解吗?还经济专家?他们既然这么本事,怎么没点石成金,怎么没帮助滨海把开发区搞火,怎么没把滨海的经济搞上去,我看你们当初请来的这批人纯粹是废柴,饭吃了不少,酒喝了不少,趁着点晕度,随手在滨海地面上描画了一下,这就是所谓的专家意见,这种事情我见多了,什么专家?狗屁专家!滨海自己的事情当然是滨海人最有发言权。”
刘金城道:“我的心没那么大,能够进入国内一线品牌,我就满足了。”
许双奇被他气得差点没翻白眼,可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当初昝世杰邀请的那帮专家的确水准有限,吃了喝了拿了,最后给出那么一个意见,因为开发区的事情搞得天怒人怨,到现在那一代的老百姓提起开发区就忍不住骂。
苏小红道:“张扬,我知道你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所以我得知这件事之后才会找到你。”
刘金城叫了一辆商务车,叫来两名司机,其中一人开着张扬的坐地虎一直送到了皇宫假日。
张大官人睁开双目道:“这酒如果再窖几年就更好了,不过比起红姐祖传的那几坛酒,已经有了八分水准,不错!真的不错!”
杜宇峰道:“拉倒吧,现在还好,等你们全部调整完成了就开始兑水了,酿酒的潜规则谁不知道啊!”
张扬道:“你怎么会知道?”
张扬道:“超过半数了,通过!”张大官人说完,目光逐一在刚才没举手的人脸上扫过,其中就包括县政法委书记周翔、县人武部政委徐胜,这几人让张扬瞅得心底发毛,真后悔刚才没早点把手给举起来。
张扬道:“既然你这么说,以身相报的事儿就算了。”
苏小红对张扬道:“张扬,你来,我有话问你。”
张扬道:“我这个人从不迷信,但是有些风水上的东西还是很有道理的,滨海周边的几座收费站已经卡住了滨海的脖子,把我们滨海的财运给挡住了,所以我要把他们给拆了,只有这样才能四面来风,也只有这样,我们的滨海才能腾飞起来。”
张扬道:“因为财政收入不行,所以你们就想往老百姓腰包里伸手,往客人的钱包里伸手?我说过去谁制定的这个政策?怎么一点大局观都没有?”
苏小红长舒了口气道:“谢谢你了!”
刘金城开怀的笑了起来。
梁晓鸥道:“你在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告到宋书记那里去,快说,找我有什么事儿?”梁晓鸥心里很明白,张扬嘴上就是这个德行,心里对她不来电,找她肯定有事情,这小子猴精猴精的,才不会平白无故地给自己打电话。
张扬如实回答道:“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好像仍然没有确立关系,因为老杜这个人被上一段的感情伤的太深,所以他对感情产生了畏惧。”
张扬道:“我是滨海县委书记,我就得为这里发生的事情承担责任,很多人都把敢作敢当挂在嘴上,可真正能做到的不多,你们和我接触的时间不长,以后你们就会慢慢地了解我,我这个人恰恰就没有不敢干的事,也没有不敢承担的责任!”张大官人的这番话掷地有声,连刚才还出来抗议两句的许双奇也无话可说了,人家都说敢承担责任了,你爱咋玩就咋玩去,我管不了你,自有人收拾你!
这一喜讯让整个滨海上下为之一振,江城和荆山随便哪一个的城市规模都要www.hetushu.com比北港大,而且江城和滨海这次打着共同生产,利益均分的旗号,滨海根本没有任何的生产能力,他们所拥有的就是技术,一分钱不要投入就能从中分得一杯羹,这是眼前最理想的结果。
刘金城道:“别人怎么干我不管,可我们江城酒厂不会干自砸招牌的事情。”
苏小红道:“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我,虽然他也伤害过我,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对他没有爱,也谈不上恨,就算是相识一场吧,我想帮帮他,可是我也不想让人知道,当初我拿给袁波那五百万就是不想方文南知道,可没想到他还是告诉了你。”
县委副书记刘建设道:“张书记,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政收入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听袁波说起过你的事情,你转让鱼米之乡就是为了他。”
张扬道:“不就是个市重点项目吗?既然空置在那里,产生不了效益,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这么大的一块土地一直闲置下去?老百姓想种田却无田可种,可我们却放任良田荒芜,谁给我们的权力?谁要为这样的浪费承担责任?”
张扬道:“我买的可不是马骨,我买得是千里马,我和大家打个赌,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的太阳能路灯系统就会成为时代的潮流,以此催生的利益会让你们难以想象。”
接下来常务副县长董玉武向在场常委汇报最近道路综合整治的情况,通过近几天的整顿,过去一直在困扰滨海的占道经营问题得到了解决,交通路堵情况也随之减少。
别人不说话,许双奇不能不说话,张扬这么骂,等于把他们所有人都给概括进去了,许双奇道:“张书记,话不能这么说,当初滨海建设开发区的目的是打造一个新的经济热点,利用港口经济和开发区经济,两个中心来带动滨海整体经济的发展,选址上也经过了长时间细致的考察和认证,至于开发区没有这么快发展起来,其根本原因还是和滨海经济水平薄弱有关,再说了,任何事情都有发展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
张扬说到做到,马上就拿出手机打给了梁晓鸥。
梁晓鸥啐道:“你这个臭德行啊,真是让我无语!”
秦白还好一些,不过说话舌头也直了。
张扬道:“申海集团的新厂区在东江开发区,这样吧,我现在就给梁晓鸥打电话,她是东江招商办主任,申海集团就是她引入到开发区的项目。”
项诚正想说话,他的电话响起来了,项诚拿起电话,听了一会儿,脸色变得严峻起来,低声道:“让他进来!”缓缓放下电话,对宫还山道:“我早就说过,这小子消停不了几天,这不,已经变着花样开始闹事了。”
张扬道:“我们党内是允许不同意见和不同声音的,如果大家都举手,我还觉着不正常呢,嘿嘿!”
牛文强已经喝得满口跑火车了,赵新伟在那儿傻乐。
牛文强道:“这货该不会连红姐都不放过吧。”
县委副书记刘建设道:“张书记,这件事周围县市也都是这样,别人都收钱咱们不收,岂不是白白损失了一笔财政收入,更何况我们滨海的财政收入本来就不富余。”
赵新伟道:“你们要是能始终保持现在的酿酒水准,我看用不了多久时间就能冲出平海走向全国,以后和茅台五粮液齐名也有希望。”
宫还山道:“我看这件事未必是真的,之前为了升级路灯系统,我去不少地方考察过,也考虑过太阳能照明系统,可是价格都是极其昂贵,滨海能够捣鼓出世界先进的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系统?我反正是不太相信的。”
苏小红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格格笑道:“你个死东西,居然敢调戏老姐,信不信我把你扯成一只耳。”
张扬发现苏小红是非常了解杜天野的,如果不是因为她复杂的过去,如果她有个良好的出身和家世,她和杜天野之间倒是合适的一对,张大官人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学会用世俗的眼光去衡量别人的婚姻了,这是一种潜移默化,他还是被眼前的时代悄悄改变着。
苏小红给他们安排好之后,自己也去休息了。
许双奇道:“张书记,你不是说了,县里的财政非常紧张,奖励我没什么意见,这奖励的额度,是不是值得商榷啊?”
张扬在一干人诧异的眼光中走了出去。
前来告状的是滨海县长许双奇,最近他出入项诚的www•hetushu•com办公室的确也频繁了一些,看到项诚和宫还山都在,许双奇愁眉苦脸道:“项书记、宫市长,刚好你们都在,我今天来是准备递交辞呈的,我实在是胜任不了现在的工作,请领导考虑给我安排其他的工作。”许双奇嘴上要递辞呈,可却没有具体的动作,之前财政局长赵海清就上演过一出这样的苦肉计,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让张扬抓住机会把他从财政局长的宝座上一脚踢下来了,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许双奇可不敢冒险。
张大官人第一个举起手来,他举手之后目光就冲着刘建设看过去了,县委副书记刘建设心头还是有些犹豫的,可没等他做出决定呢,常务副县长董玉武已经举手了,刘建设看到董玉武抢先,也跟着举了起来,他一举手,宣传部长王军强也举手,陆陆续续现场已经有七人举手,剩下的人有些人是在犹豫,有些人是看着县长许双奇,可就这么一犹豫已经错过了举手的机会。
现场常委都不说话,当初开发区选址是昝世杰提议,他们都投了赞成票,虽然有人觉着选址不合理,但是最后也没有一个人公开提出反对,时间可以证明一切,当初轰轰烈烈兴建开发区,到现在没几年的功夫,谁也没有兴趣再提起开发区的事情,入驻开发区的企业总共就这么两三家,而且经营状况普遍不景气,大片土地荒芜闲置,虽然昝世杰始终没有承认过开发区的错误,可滨海老百姓心里都把开发区当成了一个笑话来看。
所有常委都想不通这收费站和滨海的经济腾飞有什么关系,可张书记既然说了有关系,那就权当有关系。
苏小红看出了张扬的犹豫,她淡然笑道:“张扬,你不用多想,我只是作为朋友问一下,杜书记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想他早日有个美好的归宿。”苏小红的这番话多少有些言不由衷,只有她自己清楚,在她的内心深处早已被真诚执着的杜天野打动,自从杜天野一把将她从死神的手里拉了回来,她就不知不觉爱上了杜天野,苏小红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和杜天野的感情见不得光,而且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已经成为过去,或许永远不会有重来的机会,但是她仍然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念杜天野,听到杜天野这个名字,她仍然心神激荡。
市委副书记刘建设也忍不住了:“张书记,开发区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现在好歹也是市重点,如果取消影响会很大,再想申请太难了。”
其他常委也跟着点头。
所有常委哑口无言,虽然张扬强势霸道,可很多人已经承认他说得的确有些道理。
苏小红也是禁得起乱的人,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她笑着起身道:“没个正形,走吧,都去蒸一蒸,清醒清醒头脑。”
牛文强这会儿清醒了点,喝了口茶道:“这酒真他妈够劲,老刘回头给我弄一坛。”
张扬的这趟江城之行达到了预想的作用,杜天野在派专家考察过他们的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系统之后,认为这个项目前景光明,决定合作,而让张扬意想不到的是,荆山市委书记吴明也派人考察了他们的照明系统,了解情况之后,马上就决定购买他们的这套太阳能路灯系统。
接到张扬的电话,梁晓鸥也感到非常的欣喜,她笑道:“张书记,没想到你还没把我这个老朋友给忘了,当初你离开东江的时候,我还准备给你送行呢,可惜排不上队。”
张扬道:“你所认为平凡的事情,在我的眼里已经很伟大。”
梁晓鸥啐道:“张书记,你可是一方大员了,说话别这么流氓不行吗?”
项诚的内心一沉,他不由得想起前两天张扬拿着资料过来找自己的情形,自己当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想不到这件事的后续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江城和荆山都决定用他的太阳能自充电路灯系统,足以证明他的这套系统还是大有可取的,自己当时根本没有看那份资料,项诚感到有些后悔,当时自己应该先把那份资料留下来看看,现在局面搞成这个样子,自己反倒不好说话了。
杜宇峰也是好酒之人,喝了一口也是赞不绝口,这帮人的战斗力也是相当惊人,一个中午过去,十斤白酒被他们喝了个底儿朝天,刘金城还准备上酒,张扬摆手谢绝了,酒再好,喝多了对身体也有害处,张大官人自然没事,可是他的这帮朋友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