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7章 现实关系

孙东强叹了口气道:“过去沈书记当政的时候强调一切从简,我也赞同艰苦朴素的作风,可是现在时代变了,穷家破院的别人不会说你节省,反而会笑话你穷,穷在路边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人和人之间如此,城市和城市之间也是如此。”
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把那张支票收了回去。他笑道:“我这次来还有个不情之请。”
郭瑞阳笑道:“这是我委托老蒋帮我买得一块水晶原石准备送礼的。”在张扬面前他并不隐瞒。驻京办干得就是跑关系送礼的活,现在风气就是这样,送礼还得投其所好,不然白费功夫。
孙东强笑道:“也幸亏他把你们拒绝了,不然怎么能够论到我们合作。”远方光电厂址位于丰泽,这次滨海和江城合作生产路灯就是由远方光电负责,孙东强无疑是这次合作的既得利益者之一。
张扬和洪卫东热情地握了握手,平海驻京办的这帮人眼皮都很活,无论是郭瑞阳还是洪卫东对他都是相当客气,张扬明白。人家之所以对自己好,还不是看在自己未来岳父的份上。社会就是如此现实。
张扬道:“我这次要在京城呆一个月呢,咱们有的是喝酒的机会。”张扬起身告辞,也没让郭瑞阳远送,来到清江大酒店大厅的时候恰巧遇到了驻京办副主任洪卫东。
国内的官场交往。最常见沟通感情的方式就是酒场,洪卫东也不能免俗的提起要请张扬喝酒。张扬这次来京的时间虽然很长。可是没多少兴趣把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张扬推说有事,婉言谢绝了洪卫东的邀请。
孙东强暗叹,无论是谁当张扬的上司都很难做,这厮锋芒太露,如果这次滨海顺利撤县改市,他再轰轰烈烈的把城市的亮化绿化搞好,等于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北港市领导的脸上,不可谓不狠。作为一名下属敢于打领导的脸,其后果可想而知,孙东强已经预见到,未来张扬和北港那帮领导之间的矛盾只会越积越深,冲突也会越演越烈。不过他并不认为张扬会在冲突中吃亏,张扬什么背景?他未来岳父是省委书记宋怀明,干爹是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而且明年当选为总理的呼声很高。有了这样的背景他自然有了和北港市领导叫板的底气。
“看来北港市的几位领导对你很重视嘛。”
孙东强表现出十足的诚意:“那好,我等你电话!”
王志刚道:“留着晚上吃!”
王学宁笑道:“别听他瞎说,我哪有那么本事?”
张扬不得不佩服王学宁的淡定了,一般的家庭妇女如果见到十万元的巨款,恐怕早就乱了方寸,很少有人能够保持王学宁现在的淡定心态。
张扬道:“他们两口子很有本事,这套太阳能自充电照明系统主要就是他们两口子研制出来的,可是因为王志刚在科技局没有编制,所以专利什么的都属于县科技局,说起来这五十万应该m.hetushu.com直接奖励给他个人,可是人家两口子什么怨言都没有,就连这十万,他们也不想要。”
张扬来到省驻京办,郭瑞阳听说他来了,亲自来到大门外迎接,张扬把蒋洪刚委托他带来的东西,扛了过去,也就是他,这块水晶原石将近二百斤重呢,张大官人扛着木箱给郭瑞阳送到了办公室内,放下之后,脸不红气不喘。
张扬驱车来到丰泽驻京办的时候,孙东强就站在三楼的阳台上晒着太阳,看到那辆霸气侧露的坐地虎越野车,孙东强就猜想到是张扬的座驾,果不其然,张扬从车内走了出来。马上被孙东强爽朗的笑声所吸引,看到孙东强在楼上朝自己挥了挥手,快步迎了下来。
王志刚道:“张书记,你听我说,我很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但是现在太阳能自充电照明系统还没有正式生产,我们的样品虽然很成功,但是批量生产还存在着一定的未知因素,我不能拿这个钱,这套系统不是属于我们两口子的,而是科技局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王志刚一旁道:“学宁,你就答应吧!”
每个人为了适应这个官场都在发生变化,官场也是世界的一部分,优胜劣汰,为了在这一领域更好的存留下去,你就必须要不断地提升自己,孙东强积极搞好社会关系,也是他自我增值的一种手段。他的岳父赵洋林是江城市人大主任,正是通过这层关系,孙东强得以平步青云至今,但是到了这一步已经是赵洋林可以帮他的极限,再想往上走就得靠他自己了,孙东强深刻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钟冒晨自然免不了要客气一通,久仰大名之类的话是一定要说的。钟冒晨并没有打扰张扬和孙东强说话,打过招呼之后就出门办事去了。
孙东强介绍他们两人认识。
在孙东强看来以为张扬是眼界颇高,没有把其他人看在眼里,其实张扬本人倒不是傲慢,他是嫌麻烦,而且这次出来总觉着是被北港那帮领导摆了一道,心中有些窝囊,难免在心理上就有些抗拒,当然就没有心境搞这种事情了。可看到孙东强大搞关系,借着这件事联系同僚,张大官人也受到了一些启发,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只要处理得当,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如果处理不当,好事也能变成坏事。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都说面子工程,可面子工程还是需要的,都说为人要坦诚,可谁也没光着身子出门!”
王学宁摇了摇头道:“没跟你本人见过面,不过每天都能在滨海新闻上看到你,一见面就对上号了。”
张扬笑道:“我来找你说点事,顺便来你家里拜访一下。”
张扬这才想起人家基本上都有驻京办,滨海在这方面做得不行,没有驻京办,连个办事处都没有,平时滨海干部出差都是直奔北港驻京办,张扬道:“不用了,我有地方住,咱们和-图-书明天报到时见吧。”
孙东强建议道:“你把北港方面的同学联络联络,今晚都来我这边吃饭吧,明天上午报到,我想大家基本上都到了。”
常海心这才知道张扬为什么要亲自去请王学宁去担任这个技术厂长,她柔声道:“你还真是知人善任!”
张大官人微笑道:“你瞧好了,这两口子将来做出的事儿能让所有人刮目相看,我绝不会看错!”张大官人对自己的选择充满了信心。
王学宁道:“我都做好饭了!”
张扬笑道:“不急,志刚兄,我过来有事情和你们谈。”
郭瑞阳试图挪动一下位置,这才知道那木箱的份量,惊叹道:“这么重啊!”
孙东强道:“我也听说这件事了,说你申请撤县改市的时候直接把市里给绕了过去。”
张扬笑道:“没什么不合适的,虽然这套系统的专利属于科技局,但是真正起到主要作用的是你们两口子,嫂子,您就别推辞了,这对你来说也是一次机会,远方光电把技术厂长的聘书都为你准备好了,你这次不仅仅是代表自己,也代表了咱们整个滨海啊。”
张扬笑道:“也就是我,换成别人还真扛不进来!”
跟着孙东强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他是江城云阳区区委书记钟冒晨,张扬在江城工作的时候,他还没有来江城,所以两人没见过面。
常海心道:“看他们的生活条件并不好。”
王志刚道:“张书记,我真不要,我就是想做点事情给大家看看,我没想从县里得到什么。”
孙东强道:“县和县级市表面上一样可实际上并不一样,一个是直接向省里负责,行政方面由上级城市代管,一个是彻彻底底的附庸,省财政方面也对前者的扶持力度大一些,两者的城市发展侧重也不同,县发展重点在农业,而县级市的发展重点在工商业,北港方面如果在这方面和你的想法不一致,证明他们对滨海不想放手。”
郭瑞阳知道他在京城人脉很广,用不着自己照顾,微笑道:“也好,你先忙自己的事情,等宋书记过来的时候,咱们在抽时间喝两杯。”
孙东强道:“那敢情好,还没住下来吧,要不你来丰泽驻京办吧,我这边给你安排好房间。”
张扬之前就知道孙东强也要来,只是没和他主动联系过,张扬笑道:“刚进京城!”
张扬认为这可能和王学宁出身清华有关,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感觉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样。
王志刚在十二点一刻方才回到家,看到张扬和常海心,他不觉一愣,笑道:“张书记,您怎么来了?有事情叫我去办公室说就是。”
王志刚道:“学宁,这么多年来,你为我牺牲的实在太多,如果不是我,你本来会有更好的发展,我……”
张扬道:“江城方面对这套系统进行了考察和论证,他们表示非常的满意,这个月就准备正式生产,按照hetushu•com我们之间的约定,滨海负责提供技术,江城负责投资生产,我们这边要提供全程技术支持。所以我想必须要有一个相当熟悉这套系统的人为远方光电方面提供技术服务,嫂子,你愿意给我们帮这个忙吗?”
无论是张扬还是常海心都感觉王学宁不像普通家庭出身,即使面对张扬这位县委书记,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局促,仍然淡定自若。
郭瑞阳赶紧递给他一条毛巾。
张扬拉开手包,从中取出一张支票递给王志刚道:“这里是十万块,表彰你们两口子为了太阳能自充电照明系统做出的突出贡献。”
张扬把车锁好,孙东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伸出双手热情地握住张扬的手道:“老弟,咱们又见面了!”
张扬先给乔梦媛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到京城来了,却想不到乔梦媛身在泰国散心,月底才会回来,张扬又联系了查薇,查薇也不在京城,去法国进修半年的珠宝设计。张扬也没忘记干爹干妈那里,电话中告诉罗慧宁这两天自己要去党校报到,要过两天才能去家里探望他们,罗慧宁对此倒是开通的很,反正张扬要在京城学习一月,见面的机会多的是。
王志刚慌忙把那张支票给张扬递还了回去:“我不要,我不能要,张书记,都说过这是科技局的成果。”
女儿甜甜听到要出去吃开心的跳了起来。
张扬道:“科技局的奖励近期就会到账,我不是已经批下来了吗?”他把那张支票又递了过去。
张扬过去在丰泽担任副市长的时候曾经来过丰泽驻京办,那时候这边的条件还非常简陋,不过现在已经重新装修过,地方虽然不大,但是非常的雅致,院落里还有一个小小的花园,丰泽是个县级市,所以接待任务无法和省驻京办相比,平时清闲得很。
王学宁道:“张书记,你拿回去吧,志刚是真心不想要,他这个人不喜欢说谎。”
和孙东强说话的时候,又有几位江城的处级干部来到了这边,孙东强很注重同僚之间的关系,他把这次前来京城轮训视为一次完善关系网络的大好机会,和孙东强相比,张大官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做得有些不足,独来独往,虽然他是这次北港方面的领头人,可他和其他学员之间还没有任何联系。
王志刚道:“学宁,这位是县委张书记,咱们中午出去吃吧!”
张扬笑道:“不提也罢,总之这次我们要尽快把太阳能路灯生产出来,早日安装到位,等滨海的城市道路全都亮起来之后,我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张扬道:“不错,应该是这样,我总觉着这帮人的格局有点低,前两天我拿着太阳能自充电照明系统,这么好的项目去找他们合作,可项书记看都不看就把我拒绝了。”张大官人心头还是有股子怨气。
王学宁淡然笑道:“我听他的!”
王学宁啐道:“好了,别拿着肉麻当有和图书趣,行,我答应就是。”
张扬擦了擦手,头上倒没有汗水。
张扬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他和郭瑞阳前些天才在丁琳的婚宴上见过面,现在又在京城重逢了,提起丁琳的遭遇,郭瑞阳也不禁感叹,想不到丁高山女儿的遭遇如此跌宕,郭瑞阳告诉张扬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省委书记宋怀明周六会抵达京城,张扬自从前往滨海之后还没有和宋怀明见过面,一听之下也非常高兴。
张扬道:“不了,我明天就得去党校报到,今晚还打算和几位老朋友见见面。”
王学宁去给他们各倒了杯茶放在一旁的小石桌上,淡然一笑道:“张书记,你们先坐,我炉子上还做着饭呢,中午在我们家里吃点吧。”
张扬端起茶几上的茶盏喝了一口道;“滨海最近在申请撤县改市,在这件事上我和领导层的想法并不一致。”
张扬道:“嫂子,你接着!”
孙东强道:“别明天了,今晚我安排,咱们好好喝一场吧。”孙东强在和张扬的交往上表现出强烈拉近关系的愿望,虽然在丰泽的时候,曾经有一度孙东强还把张扬视为竞争对手,可后来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和张扬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选手,人家走得路线要比他直接的多,他只不过是江城市人大主任的女婿,而人家张扬却是省委书记的女婿,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后来才有了他和张扬联手对付前任丰泽县委书记沈庆华的经历。说起这段往事,两人勉强也算得上是一个战壕里战斗过的战友。
虽然王志刚夫妇俩极力挽留,张扬还是借口有事没留下吃饭,他和常海心离开之后,就去了海边的一家小餐厅吃海鲜,常海心好奇的问起王志刚夫妇的事情,张扬把从王志刚那里听来的事情告诉了她,常海心不禁赞道:“想不到他们两口子还有这么坎坷的经历。”
张扬往京城这边已经跑了无数趟,这条路闭上眼睛都能开,刚刚抵达京城,就接到了丰泽县委书记孙东强的电话,因为这次轮训班是江城和北港联办,孙东强也是第一批轮训班的成员,而且他恰巧是江城那边的负责人,孙东强道:“张书记,到京城了没有?”
张扬道:“东强兄,这样吧,等我办完事情,我给你电话!”
王学宁道:“你为什么让我答应?”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打听过,王志刚大学肄业之后带着王学宁回到了滨海,家里不愿接受,他父母都认为是王学宁害了他们儿子,所以关系一直都不好,王志刚和王学宁他们最想要的不是钱,而是尊重,他们最希望获得的就是别人对他们的认同,而我恰恰能够帮助他们得到这些,只要他们真有本事,我就能让他们在滨海抬起头做人!”
一旁的常海心听到她这样说也笑了起来,张扬在滨海的出镜率是够高的。
张扬道:“算了,改天吧。”
王志刚道:“张书记您说。”
王学宁听到你们这两个字,方才http://www•hetushu•com知道这件事和自己也有关系。
张扬笑道:“不了,我们等志刚来了,说点事就走。嫂子,你认识我?”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重视?他们是嫌我碍眼。”
洪卫东看到张扬顿时眼前一亮,现在的张扬不但是滨海县委书记,而且他的未来岳父宋怀明已经升任平海省委书记,张大官人的地位也随之提升,在很多人眼里张扬的身上自然蒙上了一层尊贵的光环。
张扬微笑道:“这次不仅仅是见面,还是同学,共同学习一个月呢!”
郭瑞阳道:“老弟,你就在这里住下吧,我给你安排一套房。”
张大官人正准备给自己结拜的几位打电话的时候,孙东强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张大官人不好拒绝了,答应孙东强马上去丰泽驻京办和他会合。
张扬望着王学宁道:“嫂子,我听志刚说这套照明系统是你们共同研制的,而且其中的关键部分都是你的主意。”
张大官人把滨海的事情安顿好之后,去了京城,虽然北港方面美其名曰要让他当班长,当这期轮训班的领头人,张大官人却没有任何兴趣,他喜欢独来独往,其他人的事情跟他无关,这次学习的真相是北港那帮市领导要把他暂时流放,张大官人认为,如果自己要是一去不回,北港还不知要有多少人高兴呢。
孙东强道:“这话怎么说?”
王学宁道:“这套系统的专利是属于科技局的,我不是科技局的人,我出面帮忙不合适吧?”
因为还不是吃晚饭的时候,孙东强请张扬到他的房间去坐,顺便带着张扬参观了一下丰泽驻京办的新貌,张扬感叹道:“丰泽驻京办改变还是挺大的,装修花了不少钱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总之这帮市领导都不赞同我在这个时候提出申请,我也考虑过了,与其先向他们提出申请,最后被否决,还不如先斩后奏。”
张扬道:“我可不想来!可几位市领导都想我来。”
张扬开着他的京牌坐地虎直奔京城而去,一路之上倒也顺利,本来他是没打算开车过去的,可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委托他给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带去了一大块紫水晶原石,这是郭瑞阳委托他帮忙购买的,张大官人总不能抱着那么一大块石头跑来跑去,所以只好选择开车了。
洪卫东离着老远就大声道:“张老弟!”其实论辈分他和郭瑞阳都应该是张扬的叔叔辈,可如今不一样啊,宋怀明那里攀不上关系,和张扬却能套近乎,叫声老弟没觉着委屈了自己,反而感觉到脸上有光,就算是让驻京办的其他工作人员看到,心里透着的也都是羡慕,看看人家怎么跟宋书记的女婿就这么熟的?
孙东强哈哈大笑了起来,张扬的比方倒是恰当的,他介绍道:“这次轮训班是北港和江城联办,江城各区县的正处级干部基本上都会前来参加学习,倒是个彼此交流熟悉的好机会。听到这件事之后,我就猜到你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