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39章 化解

陈雪道:“或许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文玲望着张扬的那双手发出嗬嗬怪笑。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敢断定,她的体内拥有两个不同的意识,一个属于过去的文玲,还有一个是金雯灵,也就是金絔戊的女儿,她的灵魂穿越至今,误打误撞地进入了文玲的身体内。”
陈雪道:“生死印的功法一部分记载在逆转乾坤的拓片之上,但是功法并不完整,还好上面载有生死印的治疗方法,不然你这次恐怕要麻烦了。”
张扬道:“这个金絔戊还真是厉害,又是大乘诀,又是生死印,这么多武林秘籍都被他搞到手中了。”
在同学们的指点下,张扬来到班主任办公室,这厮小心谨慎地敲响了房门,顺便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现在肤色已经完全正常了,这要多亏了陈雪对他的治疗。
不过剑柄内却没有任何的东西,陈雪道:“里面应该藏有秘籍,十有八九让文玲拿走了。”
张大官人内心一震,眼前不由得浮现出罗慧宁和文国权的面孔,他咬了咬嘴唇,仍然一拳砸了下去,不过目标却瞄准了文玲的丹田,黑暗中文玲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旋即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他所说的徐副主席是徐朝瀚,现任党校校长,也是张扬结拜二哥徐建基的亲叔叔。
文玲自然留意到身边的变化,她也清楚这是张扬体内浊气外排,再从外界吸取新鲜能量的缘故,心中不觉一凛,看来大乘诀的玄妙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文玲软绵绵倒在地上,双目盯着张扬道:“你以为我会怕死吗?”
张扬淡然笑道:“她没机会了,现在武功尽失,和一个寻常人无异。”张大官人并没有说出自己在文玲的体内种下跗骨针的事情。毕竟这种事不够光明磊落。
文玲道:“生死印,一经种下你的生死就掌握在我的手中。”
罗国盛四十多岁,有些中年发福,坐在那里肚子凸出一大块,手里拿着今天点名的名单,他抬起头看了张扬一眼,表情严肃道:“张扬,你还知道来啊!”
罗国盛终于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骂道:“滑头!”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张扬坐了下来。罗国盛道:“今天开学典礼非常的隆重,徐副主席亲自过来做了重要讲话。”
张大官人望着文玲远去的身影长吁了一口气,他除下手套,一双手臂竟然变得通红,张扬重新戴上手套,刚才他并没有向文玲讨要解救自己的方法,他也明白,以文玲乖戾的性情,就算自己开口讨要,她也不会给。
罗国盛看了他一眼,心说这小子嘴巴还真甜,当下把自己的联络方式留给了他。
张大官人却没有马上走,起身道:“罗老师,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以后我有啥不懂的事情方便向您请教。”
张扬道:“本来我觉着这件事没有多严重,大不了用内力将她种入我体内的毒素逼出http://www.hetushu.com来就是,可现在看来,生死印非常的古怪,开始的时候只是我的两只手发红,然后蔓延到两条臂膀,现在连胸口都红了。”
“进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张扬推门走了进去,看到了他们的班主任罗国盛。
不过陈雪额头之上全都是细密的汗珠,她在救治张扬的过程中损耗了很多的功力。她本想撤回手掌,却没想到被张扬握住,一股温暖柔和的力量透过掌心传递过来,张扬是利用自身浑厚的内力帮助陈雪补充损耗的真元。
张扬道:“那又如何?”
文玲面露惶恐之色,可是眼前的局势下退无可退。唯有和张扬硬碰硬一战。文玲和张扬对了一拳,她现在的内力损耗甚巨,闷哼一声,身体再度向后飞起,撞击在身后岩石之上,口中鲜血狂喷。
文玲凄惨笑道:“大乘诀果然厉害,你越是运用内力,生死印发作的就越快……”
陈雪道:“照你这么说,她只是想回去罢了,这算不上什么天大的罪过!”
张大官人早已习惯了陈雪的淡定,他感叹道:“金雯灵发现自己成为文玲之后无法接受现实,她始终想着返回过去的时代,完成她父亲没有完成的使命。”
陈雪道:“刺杀隋炀帝?”
陈雪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张扬的车内,陈雪轻声道:“什么事?”
陈雪温婉一笑道:“我就知道你心底始终是极重情义的,对文玲下不了狠心。”
张扬道:“不错,武功再高在现代武器面前也是不堪一击,哪怕是天下第一,一颗炮弹也能把他轰炸成渣。”
张扬把那柄饮血剑放在陈雪面前,他低声道:“这柄剑过去属于金斗罗所有,我在汉城和金斗罗决斗的时候,文玲突然出现,抢走了这把饮血剑,当时她的武功还没有完全恢复,可短短的一个多月,现在她不但武功更胜往昔,而且掌握了生死印的诀窍。”
陈雪幽然叹了一口气道:“不错,如果她真的实现了愿望,那么我们所生存的世界就会不复存在。”
陈雪并没有感到惊奇,淡然道:“大千世界,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可此时文玲又道:“杀了我。你如何向我的父母家人交代?”
张大官人在十一点的时候来到了中央党校,期间孙东强和其他同学已经打了多个电话,毕竟今天是报到的第一天,九点半的时候还有开学典礼,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张大官人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从孙东强那里得知今天开学典礼还点了名,张大官人的第一天就从迟到开始。
文玲这样的做法等于切断了张扬从外界吸取能量的途径。
陈雪淡然笑道:“生死印乃是密宗的功法。”
张扬道:“我差点杀了她,可到最后一刻,又想起了我的干爹干妈,真要是把她杀了,以后不知该向他们怎样hetushu•com交代了。”
张扬道:“真是太遗憾了,错过了一次和大领导见面的机会。”
张扬道:“已经落在水里了,连同我的那把仪刀一起失落了,你给我记住,香山别院地下洞穴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向其他人提及。”
黎明到来的时候,文玲缓缓睁开双目,她发现自己在车内,然后看到了开车的张扬,张扬将汽车缓缓停下,低声道:“你说得对,我要是杀了你,如何向干爹干妈交代。”
“蓬!”地一声巨响,文玲的身体宛如断了线的风筝斜斜飞了出去,落在岸边的河滩上。接连后退了五六步,方才止住后退的趋势,身体摇晃着站在那里,噗!地吐出一口鲜血。
张扬体内的真气在两人的体内循环,洗涤着陈雪周身的每一处穴道,让陈雪感觉到如沐春风,连续运行两个周天之后,张扬方才放开了陈雪的双手,微笑道:“感觉怎样?”
张大官人暗自叫苦,文玲的阴煞修罗掌已经练到了巅峰境界,更麻烦的是她将周围凝结成冰,这些困住他身体的寒冰和自然界的寒冰不同,里面充满了寒毒,张大官人的大乘诀虽然已有所成,但是还没有练到那种可以将寒毒转化为自体所用的地步,换句话来说他还没有变废为宝的本事。
陈雪愣了一下,然后小声道:“生死印!你和文玲交手了?”
文玲暗自调息,却感觉到丹田处空空荡荡,内心一阵恐慌,再想运力,感觉到四肢骨骸仿佛要寸寸断裂。她充满悲愤道:“你废去了我的武功……”
文玲道:“你以为自己还能活多久?”
张扬道:“吉人自有天相,文玲这女人实在太歹毒。”
张扬道:“莫非我现在已经无药可救?”
张扬虎目怒睁,暴吼一声:“嗨!”内力瞬间提升至巅峰状态,困扰在他身体周围的冰层龟裂开来,他和文玲双掌接触的地方,红光闪现,两人的手掌在红光中分开,旋即,又重新撞击在一起,宛若霹雳的一声闷响震彻在地下世界中,他们身体周围的冰层被辐射出的气浪震得完全化为齑粉。奔腾汹涌的河水从上方倾泄下来,旋即又被他们霸道内力相互冲突形成的一个个气浪爆裂开来。
张扬离开了罗国盛的办公室,正准备去找孙东强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一个熟悉而热情的声音道:“张书记!”
张扬听她这样说也放下心来,他虽然胆大包天,可是看到双手不断变红也感到心里不安,当初陈雪只是装模作样的使出生死印就把文玲吓得望风而逃,足见这一功法的厉害。
张扬道:“我若是死了,你以为自己还能活在这个世上吗?”
罗国盛看到他承认错误的态度非常诚恳,也就没有继续批评他,轻声道:“好好表现吧,一个月的学习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你要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虚心求http://www•hetushu•com教,争取在政治素养上有一个大步的提升。”
一个接着一个的水柱在河面上冲天而起,随后爆炸开来,地下河内无辜的游鱼被炸得血肉模糊,河水泛起了血沫,两人在短时间内连换了十多掌,文玲在河水中步步后退,而张大官人越战越强。大乘诀的优势逐渐显现出来,震开冰封之后,他可以自如的从河水中汲取能量。而文玲的内力却在不停损耗着。此消彼长,两人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
陈雪点了点头道:“好多了,没想到你的大乘诀修炼到了这种境界,难怪文玲不是你的对手。”
张扬点了点头。
陈雪道:“她用生死印伤了你。”
罗国盛道:“你是一班的班长,要很好的起到带头作用,你倒好,带头迟到。”
张扬道:“罗老师,您的话我记住了。”
陈雪道:“武功再高又能如何?到最后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
张扬指了指前方坐地虎的牌号:“传达室的保安看到我车牌问都没问就放进来了。”
陈雪道:“你怀疑这柄饮血剑中藏有生死印的奥秘?”
在众人的注目下,冰美人陈雪顺从地跟着张扬离开了图书馆,她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陈雪道:“她还差了不少的火候,你放心吧,我懂得解救的方法。”
文玲道:“谁生谁死还很难说,你有没有发现你的手掌发红?”
张扬道:“留你在世上祸害无穷!”他扬起拳头冲着文玲的心口想要击落。
陈雪意味深长道:“不会再有所谓的蝴蝶效应,因为你已经折断了蝴蝶的翅膀。”
张扬此时也发现了,自己的两条臂膀都红了,他对文玲恼到了极点,走上前去,运指头如风点中了她周身穴道。
张扬道:“不来是旷课,来了是迟到,本质性上是有区别的。不过罗老师请放心,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
因为中了文玲的生死印,张大官人上午就没去党校报到,带着陈雪回到了香山别院,看到香山别院内一片狼藉的场面,更验证了昨晚一战的惨烈。
而今之计,必须去找陈雪。
张扬哈哈大笑:“看看是谁掌握谁的生死!”他一拳向文玲攻去,正是升龙拳中的飞龙在天。
“你是说文玲不是过去的文玲?”
张大官人道:“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
张扬道:“相信她以后不会再惹麻烦了。”他想起一件事,回到车内取出那柄饮血剑,击败文玲之后,他专程跑到地下河内又找回了饮血剑和仪刀。
文玲紧咬下唇,双手的红意已经完全褪去,先是转为苍白,最后又变成半透明的颜色,她的面孔半边粉红,半边青紫,看起来显得格外诡异,逼人的寒意以文玲的身体为中心向周围辐射而去,她和张扬的周围,在低温下河水渐渐凝结成冰。将她和张扬的下半身全都凝固在冰中。
“昨天!”
http://m•hetushu.com陈雪道:“她的生死印进境居然如此迅速。”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错,生死印属于密宗不传之秘,大乘诀却是中华武学,金絔戊是个高丽剑客,这两样武功他一定是机缘巧合才得到的,不过他应该没有来得及修炼,如果真的练成了其中的一种,足以纵横天下,即便是隋宫四大高手联手,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张扬道:“不错,我怀疑她之前的一切行为都和这件事有关。”
罗国盛道:“那好,没其他事了,你去吧。”
张大官人径直来到陈雪的身边坐下,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多数人都等着看张扬被拒绝的场面,任何时候都不缺乏幸灾乐祸的主儿。
文玲再不说话,关上车门向远方走去。
陈雪点了点头,陪着张扬来到客厅内,张扬脱去上衣,可以看到他的两条手臂到肩膀都红了,胸前也红了一大片。陈雪打来一盆清水,然后双掌和张扬相贴,过了一会儿,看到陈雪的手掌渐渐变得透明,张扬感觉到从她的掌心传来一股吸引力,然后陈雪的手掌渐渐变得发红,随着她的手掌越来越红,张扬身上的红色也渐渐转淡,等到陈雪的一双纤手完全成为红色,她将双手浸入水盆之中,不多时水盆内的清水全部染红,陈雪端起水盆重新更换清水,这样反复了五次,水盆内的清水方才不被染上红色,再看张扬的肌肤已经恢复了正常颜色,陈雪的一双手掌也恢复了过去晶莹如玉的肤色。
张扬道:“无毒不丈夫!对付你这种反复无常的女人,滥用仁慈心等于对自己残忍。”他停下汽车道:“你可以下车了,告诉干妈,等我这边事情办完,会去家里吃饭。”
张扬叹了口气,这才把手套摘了下来,把一双红烧猪蹄一样的手掌递到陈雪的面前。
陈雪小声道:“不用……”却被张扬温暖的目光所制止,她只好闭上眼睛,接受张扬对她的帮助。
张扬点了点头,将昨天晚上文玲来香山别院找自己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虽然陈雪没有亲眼目睹他们两人的争斗,可是单单是听张扬讲述,已经能够想象出昨晚那场决战的惊心动魄。听张扬说完之后,陈雪低声道:“你废去了她的武功?”
张扬笑眯眯道:“罗老师,你放心,我一定下不为例。”
“什么事情?”
陈雪道:“如果她练成了生死印,恐怕你赢不了她。”
张扬道:“有人的意识可以穿越时空。”
张大官人从地下河内缓缓走了上来,他紧握双拳,一双手掌呈现出极其怪异的赤红色,连张扬也解释不清这是什么道理。
陈雪毕业之后继续读了研究生,在张扬看来陈雪始终生活在自我的世界中,她和周围的世界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在这一点上她和文玲有些相似,但是她生性淡泊与世无争,和文玲的那种激愤乖戾又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陈雪道:“希和图书望她以后能够洗心革面才好。”
张扬道:“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逆转时空的方法,但是如果真的被她找到,并顺利的返回大隋朝,那么她就很可能杀掉隋炀帝,历史也会因为这件事完全改变。”
张扬道:“她自视甚高,认为自己的内力要强过我,所以不惜和我内力相搏。”
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陈雪看了张扬一眼,居然没有驱赶他的表示,陈雪道:“什么时候来的?”
张扬道:“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事情?”
张扬道:“我将她的内力全部散去,丹田永久性留下创伤,再也没有复原的希望了,就算她复原,武功也要从头练起,不可能对我造成困扰。”
张扬在图书馆里找到了陈雪,她面前的阅读桌上摆着厚厚的一摞典籍,张扬来到她的身边坐下,这多少吸引了不少学子的眼光,陈雪在校园中早有冰美人的称号,在同学们的眼中,陈雪是一朵可望而不可及的冰山雪莲,在她初来校园的时候的确有不少人想过追求她,可是她的那些仰慕者无一例外的都被拒之门外,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她的性情,虽然从不缺乏仰慕者,可是很少有人自讨没趣。
张大官人听出了罗国盛的不悦,他嬉皮笑脸道:“罗老师好,今天闹肚子,本来想请病假的,可想想毕竟是第一天报到,我爬也得爬过来,有道是轻伤不下火线嘛。”
这世上并不是只有文玲一个人掌握了生死印的方法,陈雪也会。
张扬低声道:“我有些事想单独对你说!”
张大官人对自己的内力也有着相当的自信,自从掌握大乘诀之后,他在内力上的修为也有了一个本质上的提升,张扬认为自己在这种以内力相搏的比拼中应该是占有上风的,文玲肌肤的诡异红色蔓延到了自己的身上,让张扬感觉到有些不妙,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内息的流转变得越来越快,身体周围的河水如同沸腾一般翻滚起来。
文玲恨恨瞪了张扬一眼,她推开车门,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我的剑!”
张扬道:“笑什么?死到临头还有什么可高兴的?”
罗国盛听他说话不禁有些想笑,可还是控制住了笑意,不无嘲讽道:“你真是爬着过来的,现在开学典礼都开完了,你才到校。”
陈雪拿起那柄饮血剑看了看,解开包在剑柄上的黑色绸缎,露出刻有象形文字的剑柄,陈雪道:“金絔戊掌握了一些机关术,可大体上都差不多。”她推动剑柄上的图案,不多时就听到喀嚓一声,剑锷向前弹出,露出中空的剑柄,饮血剑的机关设置和仪刀如出一辙。
张扬道:“过两天我会让朋友将别院重新修整一遍。”
张扬淡然道:“不但如此,我还在你的体内种下了跗骨针,你要是安守本分,每年我都会过来给你解药,如果你不听话,你就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文玲颤声道:“你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