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45章 七品

薛世纶端起酒杯道:“其实一个男人太有魅力也未尝是什么好事!”
张扬道:“薛叔叔,你一点都不像个商人,感觉更像是一位哲学家。”
张扬道:“没那么简单,就算一切顺利,你还需要吃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药,稳定一段时间之后,您老必须要去江城一趟,当然如果您不担心病情被别人知道的话也可以不去。”
张扬让他平卧十五分钟,在这一过程中,张扬去薛老的书案前写下了一行字,说是过来指点薛老的书法,总得留下点什么。
薛世纶道:“其实古代的品级制度并非一无可取,进入现代社会,虽然在表面上模糊了这种差别,但是在事实上仍然有这种差距。”他转向张扬道:“小张认为我说得对不对?”
张扬道:“三天后我还会过来,估计要五次才能将这个癌肿彻底杀灭。”
几人入座之后,张扬在邱凤仙的身边坐下,留意到她今天的晚礼服领口开得很大,露出一抹雪白的酥胸,峰峦起伏,当真是诱人之至,鼻息间嗅到邱凤仙身上的淡淡幽香,张大官人的眼睛不由自主又往她胸前溜了一眼,这倒不是他过于好色,是男人都会对如此活色生香的诱人尤物产生欲望,只不过有人掩饰的比较好。薛世纶正是如此他进来之后,即便是和邱凤仙打招呼的时候,目光都没有产生一丁点儿的邪念。严峻强这位军人干部都忍不住看了一眼由此可见,薛世纶的定力要比他妹夫好,比张扬好的更多。
查晋北的目光落在张扬的脸上,微笑道:“张扬,你这次来京怎么没和我联系啊?”
离开停车场之后马上有服务生开着电瓶车带着他们前往吃饭的地方,薛世纶请吃饭的地方位于山庄的3号小院,这里地势较高,位于山庄的高处,电瓶车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前行,山庄这样设计的原因是避免汽车在内部行驶造成尾气污染。
薛老道:“去江城做什么?”
薛世纶道:“在官场中或许还算得上正当年,可是在商场中我已经老了,不服老不行,现在的商场已经是你们的天下了。”
张扬道:“查总、薛叔叔,你们不一样啊,你们都是红色资本家,按照过去的说法那就是红顶商人,胡雪岩那样的级别,要在过去,你们两人至少要御赐二品顶戴,搞不好也得每人一件黄马褂。”
薛老道:“你别苦笑,这么大一家子人,每个人都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他们马上就会看出来。
薛世纶哈哈笑道:“大是大非,大善大恶,都是一定条件下的概念,要不然怎么会有好心办坏事的说法,矛盾的正反两面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换的,否则也不会有塞翁失马的故事。”
查晋北深有感触道:“世纶兄,当初我一无所有,只有你肯借给我这么多钱。”
张扬笑道:“您老就别想这么多了和图书,总之您只需要摆正自己的心态,配合我治疗,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办。”
薛世纶微笑道:“晋北,上次见面还是半年前在巴黎。”
薛老道:“听起来好像是热疗嘛,医生跟我说起过。”
张扬点了点头。
查晋北点了点头道:“多谢世纶兄在巴黎的款待。”
张扬也就是多看了几眼,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毕竟这货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么多女朋友哪个的美貌也不比邱凤仙差虽说食色性也,可在这种场合下,老盯着别人看也不礼貌,再说了,秀色可餐,看得时间太久万一看饱了,岂不是没有食欲了?
烧灼般的痛感不断增强,张扬从薛老的表情看出了他的痛楚在不断加深,又抽出一支金针分别刺入他的胸前和肩头穴道,行针之后,薛老的痛感减轻了许多,这样的烧灼过程持续了十分钟左右。
张扬摇了摇头道:“应该是恶吧!”
邱凤仙道:“听张书记说话,总是让人忍俊不禁。”
薛世纶主动和张扬碰了碰酒杯,微笑道:“出了这么多汗?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不用拘束。”
薛老道:“也就是说我可以痊愈了?”
薛老望着金针低声道:“你就是想用这根金针刺入我的肚子?”
严峻强道:“推掉,今天晚上我必须好好敬你几杯。”
张扬道:“我安排好医院,必须为您老进行换血,彻底清除隐患。”
严峻强道:“我一听别人聊大道理就头疼,哪有喝酒来得快活。”
查晋北笑道:“以世纶兄的格局,国内已经满足不了你了。”
薛世纶道:“我经商比你早,可是我对国内的情况却不太了解,毕竟我的生意重心都在国外口现在国内经济发展速度惊人,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我每次回来都会发现惊人的变化。我敢断言,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经济必然可以跻身世界前列。”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实在想象不到,查晋北这个狂妄的家伙也有心服的对象,如此说来薛世纶这个人真的很不简单。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薛老,您不会担心我加害你吧?”
张扬并不知道查晋北和薛世纶还有交情,不过看他们两人的样子好像关系很不错。
张扬道:“不了,我还有朋友在驻京办等着呢。”
几杯酒下肚之后,薛世纶道:“晋北,咱们认识有三十年了吧?”
张扬笑道:“我这次来京是去党校轮训的,刚来几天,没完没了的上课,根本没时间和朋友们联络。”对查晋北此人张扬充满了警惕,国安章碧君曾经利用他做掩护,配合桑贝贝从查晋北的别墅中窃取出一张光盘,张扬得到那张光盘之后一直收藏在香山别院,因为光盘加密,凭他的那点本事根本进不去。虽然不知道光盘中的具体内容,但是张扬仍然认定查晋北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他和和_图_书邱凤仙以及台湾的钻石集团过从甚密,此人很可能是个隐藏在国内的间谍。如果章碧君的说法属实,那么自己当初误入苍幕山军事禁区也是查晋北在设局,不过张扬对章碧君的为人也不信任,经历北韩金谷军事禁区的恶战之后,张扬发现章碧君也是一个阴谋家,她所说的一切或许又是一个新的阴谋,意在挑起自己和查晋北之间的仇恨,眼前张扬唯一可以断定的是查晋北和章碧君之间必然水火不能相容。
查晋北笑道:“党校的培训就是个过场,对你们这些国家干部来说,总在参与,只要来过一次就算镀上了一层金,我想纪律不会太严格吧。”
薛世纶道:“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交情还需要客气吗?”他介绍了严峻强,然后又把张扬介绍给查晋北道:“我的世侄张扬,和伟童是结拜兄妹。”
薛世纶道:“我本来就是学哲学出身的,咱们还是进去聊!”
薛世纶道:“那是因为你找到了我,也证明了咱们之间有这个交情,有这个缘分,事实证明我也没看走眼,现在你的星钻在国内是业界老大,你也成为京城商界的翘楚。”
薛老道:“后天我会去做个检查。”
薛世纶道:“你的成功是依靠自己努力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如果非得要感谢,你还是应该感谢钻石王朝。”
查晋北道:“世纶兄抬举我了,我和你相比,好比溪流比之于江河,东山比之于泰山!”查晋北言谈之中对薛世纶透着尊敬。
张扬道:“看来查总对我党的学习制度并不了解,改天我请你跟我一起去中央党校转转,旁听一场大课,你马上就会明白革命教育的重要性。”
张扬接着封住了薛老的哑穴,捻起手中金针再次消毒之后,右手一动,金针一闪,已然刺入薛老的右上腹内,张扬进针的速度奇快,韧性十足的金针被他的内力贯入,刚性强了无数倍,尖锐的锋芒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滞就穿透薛老的腹部肌肤,穿透了肝脏深入到肿瘤内部。
张扬缓缓收回内息,让真气在体内流转一圈,驱散疲乏,补充内力之后,重新开始他的治疗,这次是用阴煞修罗掌的功夫,用极寒之力注入,冷热交替轮番杀灭薛老体内的癌肿。
进入3号小院张扬才知道,今天请客的并不是薛世纶,而是另有其人,此人张扬也很熟悉,查薇的叔叔查晋北,邱凤仙也在,两人看到张扬和薛世纶在一起也不由得感到惊奇,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和薛家又产生了交集,不过他们很快就想到了张扬和薛伟童是结拜兄妹,肯定是通过这层关系,张扬和薛世纶熟识起来,这小子倒是一把投机钻营的好手。
张扬坐下后,保姆送上来一杯准备好的清茶,张扬的确有些渴了,端起茶喝了几口。
张大官人不由得苦笑道:“您老想得还真是周到啊!”
因为金针http://m.hetushu•com刺入身体的速度太快,薛老感到的疼痛并不是非常的剧烈,初始时的刺痛过后,感觉到右上腹部渐渐开始发热,随着之间的推移,金针刺入的地方越来越热,一种烧灼的痛感让薛老不禁皱起了眉头。
张扬的话又把大家给逗乐了。
查晋北道:“你不用不自在,这里除了你和严部长两个官员之外,我们全都是平民老百姓,要说不自在的也应该是我们。”
严峻强主动和张扬喝了几杯,他也没当着这么多人道谢,其实他也不清楚今晚吃饭还有查晋北和邱凤仙在场,本来以为是薛世纶请客,这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是想专诚谢谢张扬的。
张扬道:“薛老,从今天起,酒是必须要戒除的,治疗过程应该维持一个月,我今天从癌肿的中心位置开始,过两天,会在其中形成一个空腔,随着我的治疗,这个空腔会不断扩大,到最后完全把癌肿给吞噬掉。”
张扬道:“西医之中对于你这种病的治疗方法,一是依靠手术和放化疗结合,二是通过介入辅以放化疗,其实不外乎先杀死癌肿,然后利用放化疗的方法杀灭体内的癌细胞,这两种方法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不免要杀死你体内的正常细胞,想要不受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
张扬道:“我的方法道理是一样的,但是我是用内力来烧死你肝部的肿瘤,这一过程必须循序渐进,我首先要用这种特制的金针,刺入您的肌肤之中,直达您的肝脏,深入肿瘤的中心,然后将内力传导到肿瘤中,利用高温将癌肿杀死。”
薛老休息十五分钟之后,缓缓坐起身来,感到右腹仍然隐隐作痛。
查晋北起身热情地迎向薛世纶,握住他的手道:“世纶兄,咱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道路两旁古迹众多,随处可见石人石马,在林荫小道中穿行八百米左右,来到了三号小院,这里之所以被称为小院是因为全都是老京城的四合院建筑,三号小院大门上有四个门当,门前石狮蹲在石鼓之上,是为武将居住之所,门当数目代表着官员的品级,薛世纶看了看门当摇了摇头,低声道:“一家酒店居然也用起了这样的大门,如果是在过去,只能是四品以上的大员才能这么干,搞不好是要被砍头的。”
薛世纶笑道:“他不是已经还了?这一百万和我们之间的友情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薛世纶哈哈笑道:“晋北,咱们之间好像并无竞争,你不用急着把我推出去。”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查晋北道:“世纶兄对国内的经济前景如此看好,是否已经有了重返国内商界的打算?”
严峻强道:“又不是古代,哪有什么品阶的观念。”
查晋北道:“世纶兄正当年啊!”
张扬道:“其实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造成这种差距的不仅仅是社会制度,和-图-书也和人的本性有关。”
邱凤仙恰到好处的微笑了一下,柔声道:“薛总,我经常听查先生说他在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您借给他一百万启动资金的事情。”
查晋北和薛世纶对望了一眼,张扬的那句红顶商人触动了两人心中某处的敏感神经,薛世纶率先笑了起来:“我是没机会了!”他现在的国籍是加拿大,自然没有御赐二品顶戴的机会。
张扬在薛老的房间内呆了一个多小时,来到楼下的时候,薛世纶和严峻强还在那里聊天,看到张扬出来,薛世纶微笑向他招手,示意张扬过来身边坐。
薛老闭上双目轻声道:“希望你能够再给我一年时间。”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您只管去,只要不把我为您治疗的事情透露出去就行。”
查晋北道:“我最早进入商界还要多亏了世纶兄的提携,如果不是你帮我,我不会产生今天的成就。”
薛世纶并没有问他和薛老在房间内究竟做了什么,和蔼道:“张扬,晚上一起去万福山庄吃饭。”
邱凤仙虽然很少说话,可是并不代表她没有留意周围的目光虽然觉察到了有人的目光中存在着情色欲望的成分,可邱凤仙依旧淡定自若,她的淡定来自于对美貌的自信,平时遭遇了太多这样的目光,早已见怪不怪了。
张扬笑道:“我就没见过比您更坚强的人。”这句话分明在拍薛老的马屁。
他们乘坐的奔驰车在喷泉旁的停车场停下,停车场内停放的车辆并不多,但是从车型和牌号来看,能够进入这座山庄的都不是普通人物。
薛老叹了口气道:“有些时候真的是很不想麻烦了,早晚都要归去,闭上眼睛一了百了,可是我还有几件心愿未了,现在走,还是有些不甘心。”
薛老道:“可以开始了吗?”
万福山庄距离燕西一号并不远,开车不到十五分钟,山庄位于一座小山之上,这里林木茂盛,生态环境极好,汽车从遮天蔽日的绿树中穿行,沿着盘山公路来到了山庄的大门前,进入大门后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福字,在不锈钢立体字的后面是一组音乐喷泉,随着悠扬的交响乐喷泉变换着色彩。
薛世纶微笑道:“人之初性本善!你的意思难道是说善是公平缺失的本源?”
薛老来到一旁供他平时休息的逍遥椅旁,脱去上衣躺下,张扬先对行针的部位进行了常规消毒,然后运指如风点中了薛老身上的多处穴道,这是为了防止在治疗的过程中薛老忍不住疼痛,身体下意识的动作影响到他的治疗。
张扬道:“邱小姐在说我好笑?”
为薛老治疗之后,张扬也是满头大汗,徐徐收回内力,解开薛老的穴道,薛老躺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方才睁开双目舒了口气道:“好痛!不过我还受得住!”
薛老道:“现在说说你的诊疗方案吧,我希望不要太痛苦,治疗的过程尽m.hetushu.com量不要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
张扬道:“薛老一定是位反特高手。”心中明白薛老在这个家中的权威毋庸置疑,薛家之所以能够拥有现在的地位,和薛老的存在有关,如果薛老出了任何不测,那么薛家的声望和地位必然受到极大影响,在这一点上薛家和乔家是极其相似的。
张扬道:“他们不可能像我掌握的那么精确。”他将装满金针的针盒拿出来打开,从中取出一根牛毛般纤细的长约十五厘米的金针。
张大官人道:“有点紧张,这座四合院是四品以上官员才能来的地方,我一个七品芝麻官坐在这里感觉不自在。
薛老点了点头。
室内的温度有些高,张扬有些冒汗,拿起湿巾擦了擦额头。邱凤仙善于体察别人,让服务员把窗户打开,清凉的晚风从外面吹了进来,让室内人的精神为之一爽。
严峻强笑道:“三哥,你还有这么重的门户之见?”
薛老微笑道:“你要是有这样的想法才是个傻子,任何人如果知道我活不过三个月,都不会做这种画蛇添足的傻事。”
薛世纶微笑道:“国家经济的好坏和一个商人能否成功并无绝对的关系,即使是最贫瘠的土地上一样蕴藏着无限商机,舞台越大,对我们来说意味着机会就越多。”
张扬走在薛世纶身边不由自主地昂头挺胸,薛世纶比张扬高出不少,两人走在一起张大官人总觉着气势上比他弱上一筹。
薛老道:“需要治疗几次?”
张扬道:“您放心,行针的过程中我会制住你的穴道,而且不会很疼。”
张扬控制着自身的内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循着金针进入薛老的体内,内息积聚在癌肿的位置,温度随着张扬运功的进程不断提升。
查晋北道:“幽默风趣是男人魅力的主要组成部分,张扬,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女孩儿喜欢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向薛世纶看了一眼。
张大官人没说话,左一杯右一杯的喝着,左边坐着严峻强,右边坐着邱凤仙,都是熟人,也都不是第一次喝酒。张扬很清楚今天的定位,自己是来陪酒的,请客的是查晋北,被请的是薛世纶,早知道是这个局面,自己压根就不来,给别人当绿叶,大官人不习惯,那是相当的不习惯。
富不过三代,其实官场上也存在这样的规律,至少在薛家来说,二代人物的成就没有一个可以超过薛老,就更不用说薛伟童这个第三代了。
薛老笑了起来。
查晋北和张扬相视而笑,两人握了握手,查晋北道:“这个用不着介绍,我和张扬可是老朋友了。”
查晋北点了点头道:“我年龄很小的时候就跟在世纶兄后面玩,始终都把你当成我的亲大哥一样。”
薛世纶笑道:“过得真快转眼间我都已经老了。”
邱凤仙摇了摇头道:“我怎么敢取笑张书记,我是说你幽默风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