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48章 心事重重

张扬如愿以偿的拿到了人家的号牌,没多久就带着金敏儿走进了全聚德。
金敏儿看到他这么古怪的表情,心里顿时变得没底了,自己这样的装扮原本只是为了好玩,却想不到他会有这样的表示。
张扬在京城迎来了蓝星集团总裁助理金敏儿,金敏儿来京是为了替伯父金尚元签署一份战略协议,她是乘坐金尚元的私人飞机过来的,来的当天就已经签完了协议,忙完工作之后,给张扬打了电话。
张扬道:“好不容易你才来了一次京城,不请你吃饱,怎么能体现出我对你好呢。”
金敏儿道:“你不用骗我,刚才你的表情不像伪装,你根本是被吓到了。”
金敏儿道:“找个静点的地方。”
乔振梁走上露台,来到父亲的身边坐下,轻声道:“爸,这么晚了还不去睡?”
金敏儿再不敢看他,小声道:“很晚了,我去睡了!”
张大官人一点都不喜欢吃烤鸭,可是主随客便,既然金敏儿提出来了,他就要满足她的要求,带着金敏儿来到了前门老街的全聚德,来这儿吃饭的人不是一般的多,金敏儿在国内也很少看到这种阵势,望着一条长龙的排号队伍,金敏儿也发愁了,这要是等到座位得什么时候。张扬有的是办法,这厮来到拍在前面的一个年轻人面前:“哥们,咱俩换换!”
时维踩下刹车,有些歉意的看着张扬,平时虽然这样说话习惯了,可今天是在父母面前,她有点过火了。张扬倒没有生气,向时季昌夫妇礼貌的道别,最后向时维挥了挥手道:“时维,开车小心一点。”
时维道:“我跟家里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你……”
张扬打开房间,先去厨房烧水,金敏儿很快就跟了进来,秀发有些蓬乱:“外面好大的风,看来要下雨了。”
张扬笑了起来:“你放心,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绝不会害怕。”金敏儿今天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她笑着在张扬的肩头捶了一拳:“你很讨厌!”女人说男人讨厌的时候,绝大多数是一种爱意的表达,张大官人幸福的笑。
张扬道:“嘴巴舒服了,肚子才能舒服,你舒服了,我就舒服!”
金敏儿道:“太吵,人太多!”
宫还山道:“不用问,一定是张扬搞出来的。”他对此倒是一口认定。
张扬问起冯璐最近的情况,冯璐仍然在上学,开学后因为功课忙,她辞去了名车汇的工作,目前课余时间在学校附近的快餐店打工,学习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出色,在同届学生中排名第一。妹妹冯玥如今也上了高中,明年就该考大学了,冯玥的成绩丝毫不比姐姐当年逊色,注定是名牌大学的料。张扬暗赞,这样的两个闺女不知冯天瑜是怎样培养出来的。
金敏儿似乎想说什么,却始终没说。
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随即一颗惊鼻在低空中炸响,把张大官人吓了一大跳,他向金敏儿道:“要下雨了,咱们还是进去说话。”
时维点了点头,开车离开之后,时季昌忍不住又道:“你真是越大越没有礼貌,张扬毕竟是客人。”
乔老淡然道:“有什么棘手的?”
夜正黑,风正疾。
父亲的这句话让乔振梁的内心一阵刺痛,他难以启齿,其实梦媛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她的存在对他意味着一个奇耻大辱,而他却只能默默吞下这颗苦果,独自承受这份耻辱和痛苦。
张扬道:“你这丫头,客气什么?让你坐,你就坐下!”
张扬向她介绍道:“但凡来京城这个地方都知道一句话,不到万里长城非好汉,不吃全聚德烤鸭真遗憾。这全聚德创始于清同治年间,距今一百三十三年整,现在不说鸭子,单单是全聚德这三个字就已经值五亿多。”
乔振梁道:“不过张扬想要废除滨海开发区,还地于民可能还有一个目的。”
市长宫还山为了这件事专门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也看过了那份通知,愤愤然道:“这个张扬,真能制造事端,竟然把开发区的事情捅到了农业部。”
金敏儿道:“我相信你和她总会有相见的一天。”
乔振梁道:“爸,我会记住的。”
张扬道:“你和郭志江不是挺好的吗?”
冯璐道:“小玥,别没礼貌。”
乔振梁道:“爸,我努力过,可是无法挽回,她一心向佛。”
张扬点了点头。
http://www•hetushu•com张大官人真是汗颜,原来金敏儿根本是无心整盅他,他笑了笑道:“我都说过了,刚才是故意跟你开玩笑,你想想啊,你穿得这么漂亮,要是不打击打击你的积极性,你岂不是要目空一切了,以后这眼里还会有我吗?”
张扬人在京城,可是并不代表着他不可以继续制造麻烦,北港市委书记项诚望着面前农业部发来的通知,脸上的表情非常的苦闷。
张大官人的心猛然抽搐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提升了起来,堵在了他的嗓子眼儿,这种感觉让他不知如何表达。
张大官人和这帮韩国人都不熟悉,也不懂得他们的语言,只能选择旁观,金敏儿换好衣服之后,从保姆车里出来,她首先找到了张扬,朝他笑了笑。
金敏儿点了点头。
乔老转脸看了看儿子,他低声道:“你是说老薛的救命恩人!”
张大官人想来想去:“要不我带你去香山别院,今晚你就在那儿住!”
金敏儿俏脸红红的说道:“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一定因为口渴喝了那碗孟婆汤,否则我为什么一丁点的过去都回忆不起来?”她黑长的睫毛低垂了下去,张扬留意到她的美眸中笼上了一层凄迷的泪光。过了好一会儿,金敏儿方才道:“如果给我一个机会选择,我宁愿渴死也不会去喝那晚孟婆汤,我想那份记忆应该比生命更加珍贵。”
金敏儿笑道:“希望你不要忘了才好!”
因为张扬是搭乔振梁的顺风车过来的,所以走的时候他跟着时维家的车离开,时维和张扬聊了几句话,话题居然又来到了乔梦媛的身上,时维道:“有没有和我表姐联系?”
乔老淡然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们都老了,不能因为感情就放弃原则,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官,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你说他重感情,可是并不代表他缺乏理智,你遇到麻烦的时候,怎么不见他站出来为你说句话?”
项诚道:“不外乎撤县改市的事情,他有那个本事就折腾去,如果真的把这件事办成了,对北港也不是坏事。”
车到中途,金敏儿却又忽然改变了念头:“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那年轻人愣了一下,他是3号,张扬是56号,差老些呢,这位看来应该是天津人:“凭什么啊?”
张扬笑了笑,举起酒杯和金敏儿碰了碰,两人的手仍然牵在一起,此时忽然听到有人惊喜道:“张市长!”
张扬来到她的对面,笑眯眯看着她,直到看得金敏儿白嫩的俏脸浮起两片红云,她咬了咬樱唇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喊张扬的是冯玥,冯璐是在妹妹叫他之后方才留意到张扬和金敏儿的。如果是她看到两人刚才的场面,绝对不会出声打招呼,冯玥毕竟年龄还小。
金敏儿眨了眨眼睛,脸红到了脖子根,总觉着这厮说得不是什么好话,可又不知道究竟哪里不对。
“想她了?”
张扬道:“上课呢!”
乔老欣慰地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对,任何事都不能过度,过犹不及,永远都是这个道理。”
金敏儿居然点了点头:“我想去看看。”
项诚道:“农业部部长就是咱们的乔书记,张扬和他一直都走得很近。”
金敏儿道:“你去洗澡吧,这边我来!”
张扬知道陈雪最近都不会去香山别院,只要他在京城,陈雪总是选择主动回避,毕竟这座宅子是天池先生明确送给张扬的,不过应该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
宫还山道:“看来不该把他送到中央党校去,一个多月,这小子还不知要折腾出多少事情来。”
时季昌道:“你想我们养你一辈子啊!”
张扬道:“回去说。”
金敏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蓝星最近推出了一个新款手机,主打中国市场,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代言人,所以我大伯干脆让我来做代言,我这次过来就是这件事,他们设计了一个方案,就是从中国的古文化出发,让我穿上古装,在京城标志性的建筑物前拍一组平面广告。我刚才是想换上古装,让你看看效果,没想到居然把你给吓着了!”金敏儿说起这件事,显得好不沮丧。
张扬道:“春天本来就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你先去洗澡,我给你烧水沏茶。”
“真的?”
乔老道:“说说你的想法。”
和图书张扬下课后把书本交给沙普源帮他带回去,自己则走到党校门口,看到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跑车停在那里,身穿蓝色长裙的金敏儿靠在车旁,金敏儿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过往的人们无不向这个美丽的韩国女孩儿投来倾慕的目光。
张扬道:“敏儿,你有什么烦恼?”
张扬道:“想吃什么?”
“对无形资产。”
乔振梁道:“张扬想要还地与民的想法很好,正符合了我们当前正在讨论的问题,如今各地开发区项目纷纷上马,照我看,已经出现了盲目开发,开发过度的征兆,征用过多的农用土地,必然会造成耕地的减少,或许可以见到一些短期的效益,但是从国家的长期发展来说并不是好事。”
乔老的眉毛动了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陪着金敏儿往正南的方向走去,前门老街很难看出古时候的风貌,穿梭的人群,沿街叫卖的小贩,周围的一切喧嚣而吵闹,走在这里,并不能让人产生穿越时空的感觉。
张大官人望着金敏儿的倩影,居然双目朦胧了,这厮又怎能听不出,金敏儿刚才的那番话正是她对自己感情的表白。自己何德何能,会得到这么多好女孩的眷顾,张大官人幸福而纠结着。
金敏儿道:“上车!”
张扬点了点头,表情显得有些失落。
乔振梁道:“薛伯伯这个人很重感情。”
乔老呵呵笑道:“这小子始终都是这么好斗。”
张扬道:“有什么心事只管告诉我,只要我能够办到的,我一定尽力而为,当然我就算办不到,我也会憋足劲去做。”
张大官人洗完澡出来,金敏儿已经在客厅里泡好了茶,她将茶端到张扬的面前,自己这才去洗澡,去浴室之前又想起了什么,她转身出门去车内拿了一个旅行包,里面装着衣服,张大官人甚至都认为这次金敏儿是有备而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又是这么漂亮的一位女孩儿,张大官人更明白金敏儿对自己的心意,此刻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了。
乔老道:“张扬今天找你的那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宫还山道:“我总觉着还得出事儿。”
乔老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问你,你和传美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如此坚决的选择遁入空门,将你们的夫妻感情弃之不顾,将你们的子女弃之不顾,将乔家的声誉弃之不顾?”
金敏儿笑道:“你也很漂亮啊,你们姐妹俩都很漂亮。”
金敏儿小声道:“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把你忘了!”
张大官人看了看金敏儿,要说在女权思想方面,国内的女孩子应该是最重的一个。
两人从全聚德出来,夜幕已经降临了京城,天色有些阴沉,空中看不到月亮,也见不到群星,气温在短时间内似乎降低了许多,金敏儿在风中抱起了双臂,张扬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为她披在身上。
张扬正有此意。
张扬道:“你天生丽质,别说是穿古装,就算是什么都不穿一样是艳压群芳,倾国倾城!”
张扬帮她们介绍金敏儿认识,冯玥听说金敏儿是韩国人,很好奇的盯着金敏儿看,她惊叹道:“金小姐长得真的好漂亮,过去我都听他们说韩国出美女,今天才相信是真的。”
金敏儿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手背,柔声道:“对不起……”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所以这件事才显得有些棘手。”
冯玥很认真道:“您说话算数,你是国家干部言出必行。”
张扬道:“不是被吓到,而是被惊到了!”他叹了口气道:“你和她实在是太像了!”
“北京烤鸭!”
冯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张市长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
张扬叫了一瓶啤酒,给金敏儿倒了一杯,两人干了这杯酒,金敏儿道:“你上次委托我的事情,我一直都在查,可是没有找到那辆宾利车的信息,我想如果你看到的那个人真的是顾小姐的话,她也应该已经离开了韩国。”
张大官人这两天倒是表现的安分守己,毕竟他是过来学习的,凡事不能做的太过火,罗国盛虽然对他网开一面,但是自己也得给人家一些面子,让人家好说话,再说了,他的几件正事都忙得差不多了,应酬比起过去少了许多。
张扬道:“你说要找个静点的地方,所以我才想到了这里。”
张大官人反正也http://m•hetushu.com没什么要紧事,陪着金敏儿一起前往,全程都是他开着那辆玛莎拉蒂,金敏儿对昨晚发生的事情仍然记忆犹新,不忘提醒张扬道:“等到了地方,我还要换上古装。”
冯玥道:“张市长,您自从离开丰泽之后就没去过那里,我爸经常提起您,您还说要去我们的摊上吃烧烤,到现在都没兑现。”
张扬道:“要不要去广场看看?”
金敏儿听到他压低声音说话的腔调不禁笑了起来:“张扬,你在哪儿?说话好奇怪。”
金敏儿忽然道:“我很想知道关于那个春雪晴的故事!”
身后乔振红道:“你这孩子,哪有那么多的牢骚?梦媛有梦媛的事情,你们姐妹俩也不可能总是腻在一起,早晚都会嫁人,各有各的生活。”
项诚道:“无论是谁搞出来的,事情现在已经出来了,农业部已经问责到了我们的头上,现在上头正在着手解决开发过热,非法占用农用耕地的问题,我们被推到风头浪尖了。”
时维道:“我才不嫁,呆在家里多好?”
金敏儿欲言又止。
张扬笑道:“时叔叔,我们平时开玩笑惯了,嗳!停车,我到了!”
乔振梁道:“我正想请教您。”
张扬转过身,他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常态,哈哈笑道:“你还当真相信了?其实我是在跟你开玩笑!”看到金敏儿的样子,这厮的笑容不由得有些发僵,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
张大官人本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妮子会转性,可想不到她还是过去那番模样,她父母都坐在后面呢也能说出这种话来,张扬好不尴尬,咳嗽了一声道:“那啥……联系谁还不一样,过去你们姐妹俩总是秤不离砣,砣不离秤的。”
金敏儿走入这间院落,轻声感叹道:“这里的环境真的很不错。”
张扬道:“你住哪儿?”
金敏儿道:“这车是蓝星驻中国办事处的,我临时开来用用,京城这么大,没有一辆车出行还真不方便。”
金敏儿道:“我在京城呢,你在哪里上课?”她知道张扬在京城学习,却不知道他的具体地址。
金敏儿道:“咱们往前走走。”
张扬来到车上坐下:“玛莎拉蒂,挺漂亮,你们韩国人不是最喜欢开韩国车吗?”
时维道:“谁让你们养我了?我自己有手有脚,我一样工作,我也有工资。”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行,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一定去。”
张大官人一时间呆在那里,这根本就是春雪晴,他脸上的表情奇怪之极,不知是喜是忧。
回到金敏儿的车前,张扬坐在了驾驶席,向金敏儿道:“京城的路你不熟,我送你回去。”
金敏儿笑道:“这叫无形资产。”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想一定认识,说不定还是一对恋人。
张扬道:“还是……”那边金敏儿已经挂上了电话。
越是真挚的感情,越需要小心地守护,张大官人被金敏儿的柔情深深打动。
张扬道:“那是我们中国人热情好客,你说是钱重要啊还是面子重要?”
张扬微笑道:“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他向金敏儿道:“冯老师家的烧烤那是一绝,我吃过这么多地方的烤串儿,没有一家比他们家更好吃,有时间,我请你一起去。”
两人肩并肩走着,走到老街的尽头,金敏儿轻轻拢了拢被风吹散的秀发,柔声道:“回去吧!”
金敏儿一张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张大官人看到她脸上的交羞,方才意识到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那啥,房子大得很。”
张扬把自己所在的地方说了,金敏儿道:“那我去接你!”
金敏儿慌忙把手收了回去,虽然她刚才完全是出于安慰张扬的心理,可是被别人看到毕竟不好。
金敏儿温婉笑道:“那就一起坐吧。”
金敏儿笑了笑,来到石桌旁坐下,静静品味着这里的夜色。
张扬道:“我来了朋友,所以特地请她来全聚德吃饭。”
乔老望着夜空中的那轮圆月,若有所思道:“不知梦媛现在怎么样?”
项诚道:“农业部那边说是开发区当地的老百姓联名上告,说我们的开发区占用农用耕地,任凭良田荒芜。”
金敏儿道:和你过去的女朋友?”
张扬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道:“不过你们的性情不同,你比她要开朗许多。”
时季昌道:“小维和图书,不可以这样没礼貌!”
张大官人冲到院落之中,眼眶却红了,虎目之中两点泪光在闪烁,他并非是处于害怕,而是金敏儿的样子刚好触动了他心中最深层的柔弱,他想起了春雪晴,想起了过往的一切,这厮忍不住流泪了,张扬忽然发现,自己对那个万恶的大隋朝还是有些感情的,当然绝不是留恋隋炀帝,而是春雪晴。
这场雨直到第二天中午方才停歇,金敏儿原本订好了计划,一早要去天坛拍摄一组新机的宣传照片,可因为下雨,不得不推迟了这一计划,改为直接前往长城拍摄另外一组。
张大官人本想说约个地方见面来着,想不到金敏儿也是个急性子。
金敏儿白了他一眼道:“怎么你这么喜欢提泡菜啊?歧视我们韩国人!”
张扬本想点一只鸭子,金敏儿觉着两人吃不了这么多,就要了半只鸭子,她问起全聚德的来历。
时维道:“那是过去,这次我姐离开连招呼都没跟我打,我看她连我这个妹妹也不想要了。”
“好看呗,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秀色可餐!”
金敏儿望着张扬的双目,轻声道:“有时候,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和你在前世就相互认识?”
金敏儿笑了笑道:“算了,都是一些家里的事情,还是不要说了。”看到金敏儿不愿说,张大官人自然不好追问,他关切道:“总之你要记得,无论遇到了什么麻烦,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只要我得到消息,我会第一时间赶到你的身边。”
张扬笑道:“那倒不是,我就是觉着你们国家的人挺节俭的。”
宫还山道:“这个张扬,一点大局观都没有,就算滨海开发区不成功,就算存在一些问题,可这都是应该内部解决的,不可以往上捅。”宫还山是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心理。
张大官人听出她这句话似乎有些异样,看了看她的双眸,正捕捉到金敏儿忧郁的目光,心中忽然一动,难道她有心事?
张大官人老老实实点了点头道:“有!”
外面一连串的雷声想起,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
乔老点了点头,他低声道:“其实梦媛很像你,什么事情都喜欢藏在心底。”
金敏儿道:“节俭有什么不好?非得要铺张浪费才好吗?我来中国有好多次了,经常看到你们无论几个人吃饭,都喜欢点满满一桌子菜,我最看不惯这样,吃饱就行了,非得要摆排场干什么?”
乔振梁道:“北港市委书记叫项诚,这个人的执政能力相当一般,北港在整个平海经济居于末流和他的能力有着相当大的关系,我在平海的时候,就曾经产生过动他的念头,这件事我还跟您提过。”
项诚淡然道:“该来的始终要来,随他去吧!”
张扬一脸的笑,把自己的那张号牌带着一百块钱递了过去,那年轻人马上不言语了,别看排得人多,可这五十多号人也就是耽误个把小时的时间,一百块呢,等于人家请他吃了顿鸭子,何乐而不为呢。
“他想从农业部找到政策上的支持,利用这件事狠狠地打北港的领导层一个耳光。”
金敏儿道:“你呀总是说不完的道理。”说话的功夫又上菜了,芥末鸭掌、火燎鸭心、鸭包鱼翅……金敏儿道:“你点这么多干什么?我们两个人根本吃不了这么多!”
金敏儿打来电话的时候,张扬正在上课,他低头在桌下接了电话。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这会儿才算从金敏儿带给他的刺激中恢复过来:“那啥,你怎么会突然想起换上这身古装?”
张大官人看着金敏儿,整个人仿佛醉了一样,午后的阳光洒落在古长城之上,为这段长城蒙上了一层深沉的光芒,金敏儿身穿一袭红裙走上城墙,在摄影师的指挥下摆出姿态各异的POSE,张扬忽然想起金敏儿昨晚的那番表白,难道她的前世真的就是春雪晴,因为误饮了那碗孟婆汤,所以才将所有的一切忘了个干干净净?
“锦宫大酒店!”
“去!”金敏儿红着脸异道。
金敏儿俏脸红了红道:“你对我一直很好啊!再说对我好不一定要用吃来表达。”
他们来到箭扣长城,过去张扬在这儿和日韩高手交过手,对这边的环境还算熟悉,蓝星那边的团队已经选好位置准备就绪,现场还开来了一辆保姆车,专门供金敏儿使用。要说金hetushu.com敏儿这次代言蓝星新款手机,也是因为找不到合适人选,她干脆亲自上阵,以金敏儿的自身条件,绝对秒杀一众韩国女星。
张扬给她们叫了饮料,又让服务员上了半只鸭子,冯玥是奔着烤鸭来得,当然要刚出炉现片出来的好吃。
金敏儿连连点头,甚至顾不上和张扬说话。
金敏儿拉着冯玥在自己身边坐下,冯家姐妹俩都长得清秀可人,非常的讨人喜欢。
张扬笑道:“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又不是你不想帮我找。”
张大官人头皮一紧,京城这么大没想到也会遇到熟人。他回头望去,却见冯璐和冯玥姐妹俩站在自己的身后。
金敏儿甜甜一笑,和张扬一起上了汽车,启动引擎之后,轻声道:“去哪儿?”
金敏儿从手袋中拿出一台准备好的篮星手机,递给张扬,这是蓝星公司97年的最重量级产品,金敏儿专门准备了一台送给张扬试用。张扬和金敏儿之间用不着客气,他欣然笑纳,当即就把自己的手机卡换上了。新款的蓝星手机比起他过去的爱立信还要小巧,想不到韩国的电子业这两年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金敏儿道:“我来做吧,这种事本来都是应该女人做的。”
过了好半天,张大官人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叫出了一句金敏儿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象到的话:“鬼啊!”这货居然一转身逃了出去。
他听到了金敏儿的脚步声,金敏儿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来到张扬身后,咬着樱唇,怯怯道:“张扬,我……我真不知道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刺激,对不起……”
张扬道:“走,我给你接风洗尘去!”
冯璐道:“我妹妹来京城参加数学竞赛,我带她来吃顿烤鸭。”
张扬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们姐妹俩啊!”
两人刚刚回到客厅,外面的雨就哗哗下了起来,张扬把门窗都关好了,却发现金敏儿已经返回了房间,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回了原来的装束,张大官人暗自松了口气,这丫头今儿不知是怎么了,弄了身古装来糊弄自己,金敏儿道:“是不是我穿古装很难看,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张扬道:“好吃吗?”
张扬道:“肯定比你们韩国泡菜好吃。”
乔振梁道:“爸,您的意思是……”
张大官人当然不是个伟光正,可这厮也绝不是一个趁虚而入的主儿,感情方面虽然自由放纵了一些,但是他从不勉强别人,男女之间本来就是恋情相悦水到渠成的事儿,张扬回头想想,利用手段,逼迫用强的事儿自己还从来都没干过,这人品还算杠杠的。张大官人在心中构想了无数种可能,也抱定今晚要立场坚定,决不能暴露出自己潜在的狼性,虽然到现在他都分不清金敏儿还是春雪晴,文玲的事情已经证明,不仅仅有他自己穿越到了这一时代。既然这种事可能发生在他们的身上,同样也可能发生在春雪晴的身上。难不成春雪晴也穿越了,只是忘记了关于过去所有的记忆?
时维道:“行了,我错了,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你们既然这么喜欢他,干脆去认他当干儿子,反正他也不介意再多两个干爹干娘罩着着他!”
时维道:“看来你和我表姐的关系总是比我亲近,我一直都在京城,怎么不见你跟我联系?”
虽然张大官人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可当金敏儿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这厮仍然被深深震撼到了,眼前的金敏儿身穿红色古装长裙,秀发挽成一个大隋朝时候才能见到的坠马髻,黑发如云,肌肤胜雪,柳眉弯弯,星眸如水,婷婷袅袅向自己走来,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浅浅一笑,当真是六宫粉黛无颜色,她在张扬面前轻盈地转了一个圈儿,一双美眸望定了张扬,浅浅道了一个万福,柔声道:“你还认得我吗?”
乔老道:“理由罢了,这些年她的变化我看在眼里,我不想干涉你们的生活,我老了,再过几年你也将会老去,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再问。我只要你做好一个父亲的职责,照顾好你的儿女。”
乔老道:“我没什么意思,该怎么做你自己去决定,你是农业部长,维护广大农民的利益是你的本分。”
金敏儿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只是别人不知道罢了。”
冯璐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们的位子也排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