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0章 精诚合作

张扬道:“你在哪里?”
张大官人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凌峰!我靠啊,怎么是你!”一嗓子把路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常凌峰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厮还是改不了大惊小怪的毛病,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吆喝什么?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始终都学不会低调。
张扬想了想道:“新鲜,觉得新鲜!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这种新鲜感,我想我会离开官场。”
当天的治疗后,薛老忽然来了兴致,叫上张扬,让他背着相机跟自己去后面的小山去爬山。
桑贝贝道:“我一直都在京城!”
薛老道:“拍我马屁?还有谁?”
薛老微笑道:“很熟悉!”他的话点到为止,并没有说明他和顾允知的关系。
张扬道:“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的地方,这里面一堆光盘,谁也不会对一张普通的光盘产生怀疑,如果我把它特地收起来,万一让别人看到,一定会觉着不同寻常,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桑贝贝道:“我调查过章睿融和章碧君的关系,她们两人根本就不是姑姑和侄女。章碧君有过一个哥哥,死于七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章睿融的毛发样品,根据碳十四鉴定中我们可以精确地推算出一个人的年龄,章睿融的出生日期上写得是七三年,她是遗腹子,但是根据我测算的结果,她应该生于七四年,一个死去两年的人不可能再有孩子。”
桑贝贝道:“可是我们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有常凌峰才是最可能完成这件事的人。”她看出张扬仍然在犹豫,叹了口气道:“别再犹豫了,章碧君那个人很危险,如果不查清她的底细,还不知要做出什么样的坏事,我哥哥生死不明,邢朝晖到现在也音讯全无,这一系列的事情十有八九都跟她有关系,难道你真的保持无动于衷?”
张扬道:“你的推论好像有些道理,不过就算被你猜中了,章碧君这种人狡兔三窟,而且坐拥这么多的手下,我们又怎能查出邢朝晖被她关在哪里?”
张扬明知故问道:“什么东西?”
虽然和章睿融相恋多年,可是常凌峰对章睿融的身世并不完全了解,章睿融的身上也充满了太多神秘的地方,例如每当提起她过去一切的时候,她总是简略带过,她从不主动提起她的家人,常凌峰将这一切归结于她父母早丧的缘故,来到京城之后,章睿融的举动也变得有些神秘,她并没有选择和常凌峰直接去见她的姑姑,而是选择自己先去,让常凌峰在酒店等她的消息,常凌峰虽然觉着有些古怪,可是处于对章睿融的感情,他并没有过问,爱一个人就必须要包容她,要给她留有足够的空间,允许她有自己的秘密。
桑贝贝道:“不会有风险的!”
常凌峰来京城并没有和其他人打招呼,他此次前来的目的是为了见章碧君,他和章睿融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章睿融自小父母双亡,由姑姑章碧君抚养长大,所以这样的人生大事必须先得到章碧君的同意。
薛老拍完小鸟,又开始拍野花,张扬背着一大包器材跟着薛老出苦力,海拔二百多米的小山,居然爬了整整三个小时。等他们来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薛老微笑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有些相信了,你口中的顾书记是允知吗?”
薛老听到他的这句话,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感动,这些年来,他已经很少能让别人感动了,他望着张扬,从张扬的脸上找到了真诚,他忽然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薛老拍了拍相机道:“拍照的时候讲究背景虚化,突出主题,并非是拍不清每一个细节,而是要有选择的忽略,只有这样才能突出重点,才能完成一张很好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才会有生命力。”
张扬道:“都过去了这么久,我看就算这件事真的是章碧君做得,邢朝晖也已经凶多吉少。”想起邢朝晖的命运,张大官人不禁暗自感叹,老邢还是相当不错的,如果他真的被章碧君所害,自己一定要帮他讨还这个公道。
桑贝贝道:“我害你做什么?你在我身体内种下了附骨针,你要是死了,我还能独自活命吗?”
张扬道:“薛老,我当官虽然出发点不正确,可是我这人有个有点,就是身在其位必谋其政,我能把公事和私事分得清楚,这还真不http://www•hetushu•com是我自吹自擂,只要我任过职的地方,老百姓没有说我坏话的,至于同僚们,那我不能保证。”
桑贝贝道:“她那么谨慎,当然不会把这颗胶囊吞下去。不过我找人做了一些改装。”桑贝贝将胶囊从中旋开,露出一颗米粒大小的跟踪仪,她轻声道:“只要把这件东西吸附在章碧君的身上,我们就可以随时追踪她的位置。”
桑贝贝道:“一个小时后,我去香山别院找你。”
张扬去给她拿了瓶矿泉水,桑贝贝检查了一下,方才拧开喝了起来。
薛老笑道:“你说的是傻瓜相机,那种相机的功能实在太弱,满足不了我的要求,最近我喜欢拍鸟,等会去,我让你看看我今年拍摄的一个系列。”
桑贝贝道:“我还知道一个秘密。”
张扬已经猜到了她的想法,但是仍然低声问道:“你想怎么做?”
张扬道:“薛老,您去过清台山吗?”
张扬道:“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不过我对你还是不能全信。”
薛老淡然笑道:“想判断一个官员好与不好,要看他做过什么,要看老百姓怎样说,至于同僚的话反而最不可信,官场就是一个名利场,无论我们做出怎样的努力去纯化这块地方,可是始终改变不了它的本质,切切实实为老百姓办事的不少,可醉心于追名逐利的官员也不在少数,其中良莠不齐,古今中外都是如此。”
张扬笑道:“您老往哪儿一站都是焦点所在,绝对不会存在聚焦不准的问题。”这马屁拍得绝对有了相当的境界。
张扬和薛老约好下次治疗的时间,然后离开了薛家。
桑贝贝也没有反驳毕竟光盘还在,她打开了书房内的电脑将光盘插了进去。
张扬望着桑贝贝:“你果然是有备而来,为了这个计划做了不少功夫吧?”
薛老道:“允知功成身退,官场之中能有他这样心态的人少之又少。”
桑贝贝道:“这是最新科技的跟踪仪!只要进入人体就可以跟踪到你所在的位置,三公里范围内全都有效。”
桑贝贝道:“章睿融来到了京城!”
老太婆跟着张扬走进院子,张扬带着她来到客厅内,老太婆佝偻的腰背慢慢挺直,她先仔细检查了一下房间四处,确信没有任何监听监控设备,方才舒了口气,轻声道:“渴死我了,给我倒杯水喝!”声音却变成了娇柔软糯的少女。
桑贝贝道:“张扬你不要用这种充满嘲讽的口气跟我说话,无论你对我是怎样的看法,我们现在同在一条船上,章碧君虽然短时间内没有对你动手,未必代表她就会放过你如果我们不尽快采取主动,等她对我们出手的时候,后悔就晚了。”
张扬道:“您老和顾书记很熟悉啊?”
“嗳……”不等张大官人说话,桑贝贝已经把电话挂上了,张扬看了看号码,十有八九是从公用电话亭打过来的,桑贝贝自从上次险遭灭口,现在肯定变得越发谨慎。
薛伟童让保姆将饭送到薛英红的房间,这两天薛英红专心保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吃饭都改在床上了,张扬虽然说过不用那么小心,可这毕竟是薛英红的第一个孩子,她不敢大意。
张扬道:“你确定没有在害我?”
张扬道:“薛老说的是,我当时不是年轻嘛,现在总算明白了,等我悟出了这个道理,现在已经深陷其中了,人要是上了贼船,还真不容易下去。”他把官场形容成贼船了。
“新鲜?”薛老有些诧异的重复着张扬的话,还是第一次有人给出一个这样的理由。
张大官人这才知道对方居然是桑贝贝,当然这个名字十有八九不是她的真名。自从上次和桑贝贝分别之后,张扬本以为她早就去了境外,却没有想到她还会在国内出现。
张大官人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桑贝贝,桑贝贝误会了他的意思,有些惶恐的向后缩了缩:“你别提出过分的要求想都别想!”
张扬道:“我才发现摄影是个体力活,您老干嘛不弄个小相机,走哪儿咔嚓到哪儿,也不至于带那么一大堆。”
桑贝贝道:“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假如章碧君就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幕后策划人,她就是那个国安内奸,那么换句话来说,邢朝晖就不是国安内奸,既然他不是内奸,他当然就没必要畏罪潜逃。”
薛老哈哈http://m.hetushu.com笑了起来,这小子的理由还真多,居然拿自己和鲁迅先生相比,薛老道:“选择官场就是选择操劳一生,到头来都会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
薛老风趣道:“保护生态环境人人有责,看着这些鸟儿活得那么自在,我怎么忍心夺去它们的生命?”
因为治病的缘故,薛老和张扬这段时间有了不少接触,自然有了不少闲聊的机会,不过薛老从未问过张扬工作上的事情,张大官人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他现在为薛老治病,等于卖给薛老一个很大的人情,薛老这个人很重情义,他对项诚那么好,其原因是文革的时候项诚保护过他,于是他把项诚当成救命恩人,现在自己也救了他,等于和项诚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以后真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薛老不帮他,也不会帮着别人对付自己。
张大官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也不照照自己现在的样子,我口味还没重到对一个老太婆产生非分之想的地步。”
桑贝贝道:“都跟你说过了,关于查晋北的一些资料。”
桑贝贝道:“我的测定不会有错,专门找了几位专家做出来的,至于人工授精,在七十年代的中国根本就没有,八十年代末才出现了第一例试管婴儿。”
张扬道:“为什么不把其中的渣滓全部清除呢?”
张扬道:“你想他怎样帮助我们?”
张扬拉着常凌峰上了车。
桑贝贝道:“我查不到任何邢朝晖的进出境记录。”
薛老不禁莞尔:“张扬,你当官的出发点可不对,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绝不是为了作威作福!”
薛老摄影的时候,张扬就在他身边站着,发现薛老的神情很专注,选择了半天,终于慎重地按下一张快门。
张大官人也觉着这件事有些蹊跷了,如果章睿融不是章碧君的侄女,那么她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张扬道:“你是说章碧君和章睿融是母女关系?”
摄影钓鱼都是考校耐心的活儿,张大官人在这两方面都有所欠缺,不过他在追女孩子的方面倒是持之以恒。
桑贝贝道:“那是当然,你在我体内种下了跗骨针,我的性命就捏在你的手里,你想什么时候拿走,什么时候就能拿走。”她又喝了几口水道:“我凡事都要检查一下并非是对你有所顾忌,而是多年以来形成的职业习惯。”
张扬向她面前凑了凑:“说出来听听,究竟什么秘密?”
张扬道:“你该不是想把这件东西让章碧君吞下去吧?”
“光盘!”
薛老感叹道:“岁月不饶人,年龄大了,想拍个照片都得让人帮忙了。”
张大官人被桑贝贝的这番话说服了,他点了点头道:“好吧,我看有没有机会。”
相机加上镜头、三脚架份量可不轻,薛老居然是个摄影爱好者,平时这些活都是他的勤务员干得,可薛老显然不想让别人跟着,于是这种出力的差事就落在了张大官人的头上。
桑贝贝道:“你终究还是认出了我。”
桑贝贝道:“所以就会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已经遇害,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他被章碧君秘密关押在某个地方。”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常凌峰面前,冲着他的肩膀就是一拳,虽然是轻轻地一拳打得常凌峰也有些受不住,这厮的拳头太重了,常凌峰捂着肩头抱怨道:“你想要我命啊!”
张扬盯住她的眼睛,却见她一双眼睛清澈纯净,无论一个人如何伪装,眼睛是掩饰不了的,张扬断定眼前的老太太就是桑贝贝所扮,点了点头道:“老人家,里面请!”
张大官人道:“那也未必,搞不好你的测定出了误差,也可能他爸当年冷冻了精子,后来又人工授精生了她。”
桑贝贝道:“上次我交给你保管的东西在哪里?”
张大官人居然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和常凌峰联系一下,看看这件事到底应该怎么做,如果他不情愿这件事就此作罢,我绝不会勉强他。”
张扬笑道:“薛老好兴致,居然喜欢摄影。”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爬不上去我背您上去!”
桑贝贝摇了摇头,她小声道:“不过我也查到了一些事情。”
张扬并没有第一时间分辨出这个声音是谁,对方道:“我是桑贝贝。”
张扬道:“你家女人呢?”
桑贝贝道:“你笑什么?”张扬道:“如果这一http://www.hetushu•com切都是真的,那么章睿融的爹是谁?”
薛老道:“最近关于中西医孰强孰弱的争论非常激烈,你有这么好的医术为什么不服务于民?”
桑贝贝道:“你把光盘先还给我。”
薛老拍了拍张扬身上的摄影包道:“打鸟去了!”
张扬道:“眼睛,你的眼睛骗不了我,缺少了老年人那种饱经岁月的沧桑感。”
张扬笑道:“我喝多了,发酒疯行不行?”他当然不会把自己和文玲的那场打斗告诉桑贝贝,拉开抽屉抽出那张光盘丢给了桑贝贝。
桑贝贝道:“她肯定不会愿意,而且这件事绝不能让她知道,但是她身边有个人可以帮助我们。”
张扬向桑贝贝凑近了一些,不得不承认桑贝贝的化妆术非常高明,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还是看不出什么马脚,脸上的皱纹老年斑都是如此真实,如果不看她的眼睛,真的会以为这就是一个老太太。
薛老道:“不要说他,你们一个两个的全都是这样,平时想一家人吃个团圆饭都不能。”
张扬陪着薛老回到家里,薛伟童从里面迎了出来:“爬山爬了这么久?”
张大官人自然不会把自己穿越的离奇经历说给他听,笑道:“祖上传下来几个秘方,不过后来我发现这秘方还是很有些用处。”
薛老微笑道:“摄影也是艺术的一种,过去我倒是想学习绘画来着,可惜在那方面没有什么天分,后来世纶送给我一个相机,结果我对摄影的爱好就一发不可收了。”他选择了一个画面,再次按下快门,让张扬帮忙从摄影包中拿出高倍镜头换上。这可不是薛老喜欢指使别人做事,而是因为这些镜头的份量都不轻,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吃力了。
张大官人并非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所不同的是,这次是经由薛老的嘴说出来。
张扬道:“有没有消息?”
桑贝贝道:“邢朝晖不是普通人,他的手里一定掌握着很多的秘密,也就是说存在一种可能,章碧君想从他的身上得到这个秘密,而邢朝晖一直都没有说,所以他还有一定的价值,章碧君为了得到这个秘密不得不让他继续活下去。”
薛老道:“没有人可以永远成为焦点!”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其实永恒的只有自然!”
桑贝贝跟着张扬来到书房,看到书房内一片狼藉,显然之前在这里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打斗桑贝贝愕然道:“怎么了?这里被打劫了吗?”
张扬道:“尊敬,您是少数几个能让我一见面就感到高山仰止那种感觉的。”
桑贝贝道:“与你没有关系。”张扬知道她不愿说的话,怎么逼迫她也未必肯说实话,想起刚才她所说的秘密:“光盘我已经交给你了,你答应告诉我的秘密呢?”
薛老叹了口气道:“那么高的山我恐怕爬不上去了。”
薛伟童道:“爷爷,您老是越活越回去了,过去用枪打鸟,可现在倒好,用照相机打鸟。”
桑贝贝一脸的无奈,这厮显然偏离了事情的主方向,她低声道:“你如果真的想搞清这一切,就必须掌握章碧君的一举一动。”
桑贝贝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易容,反倒是自己多想了,俏脸不禁有些发热,好在她经过易容之后,看不出脸色的变化。
虽然无法确定张扬治疗方案的最终效果,可是薛老已经感觉到身体发生了变化,右上腹的疼痛减轻,而且他的食欲也变得好了许多,这两天的睡眠也得以改善。
张扬道:“这小东西会不会被她发现?”
张扬道:“跟我来!”
张扬道:“先告诉我你查到了什么。”谈条件从来都是这厮的强项,他习惯于不见兔子不撒鹰。
张扬道:“让我好好想想。”
“谁?”
“屁!你丫骗谁啊?”张扬向四周张望着。
张大官人道:“军事机密!”
薛老道:“但愿你别把我虚化掉。”
那警察有些好奇的问道:“我说你这是什么车?怎么看着跟装甲车似的?”
常凌峰伸手捂住他的大嘴巴:“张哥,我叫你叔总行了吧?这是在大街上,你满嘴跑什么火车?也不怕把人给压着!”
薛老摇了摇头:“听说过,一直都没有机会前往。”
桑贝贝怒道:“你究竟怎样才肯相信我?”
“你不怕章碧君的人发现你?”
张扬笑道:“打你都是轻的,你丫来京城干嘛不跟我打招呼?还把我当和*图*书兄弟吗?”
张扬道:“章碧君不是说他畏罪潜逃了吗?”
张扬回到香山别院没多久,就看到一个老太太手里拎着一个蓝布包裹,步履蹒跚的向大门走来。张扬知道桑贝贝善于伪装,盯着那老太太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出破绽,那老太太来到他的近前,咳嗽了一声道:“大兄弟,给口水喝吧。”
薛老道:“世上没有绝对的东西,所有的绝对只存在于理论之中,如果你想让一个国家的官场绝对清廉,不可能办到,正如没有鱼可以生活在百分百纯净的水中,所以我们必须包容一些杂质的存在,只要这些杂质不影响组织的运作,只要有些行为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我们都可以选择忽视。”
张大官人拿起相机,把薛老的背影纳入视野之中,咔嚓一声。快门的声音惊动了薛老,他转过身微笑道:“怎么,你学会摄影了?”
张扬在她的对面坐下,低声道:“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
桑贝贝道:“多数检测仪都发现不了它,而且只要吸附在身上,基本上不会脱落。”
常凌峰等了整整一个上午,直到中午的时候,他方才出去简单吃了一些,途经报亭的时候买了张报纸,一辆车从他的身边驶过,没多久,那辆车倒了回来,车窗落下,露出一张没心没肺的笑脸,常凌峰从没想过自己和张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邂逅。
常凌峰道:“你看什么呢?”
张扬不禁多看了桑贝贝一眼,想不到她对章睿融的事情了解的这么多。这帮国安特工果然是武功不入,以后和他们相处还必须要多个心眼儿,稍有疏忽,可能就会被这帮人给卖了,这帮人接受的教育都是国家利益至上,为了国家利益不惜牺牲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对于这种连自己生命都准备随时奉献的主儿,必须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性。
桑贝贝道:“今天上午常凌峰和章睿融一起来到了京城,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是为了拜会章碧君,他们就要订婚了,希望获取章碧君的认同。”
张扬道:“世事无绝对,你想把常凌峰拉进来,可他根本就是一个局外人,我不想他跟着冒险。”
张扬道:“等您去江城的时候,我陪您去清台山走一趟,拍拍那里的奇松怪石,竹林云海。”
张扬道:“我第一次产生当官的念头,还是当年听我们县委书记的现场讲话,那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气魄,顿时把我给打动了,我就觉着这才是人生,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真是让人羡慕,于是我就产生了当官的想法。”
张扬咧开嘴笑道:“易容术不错,险些被你骗过去了。”
桑贝贝展开手心,一颗胶囊样的东西出现在张扬的眼前。张扬道:“什么?”
常凌峰道:“我这不是刚到吗?还没来得及跟你打电话。”
张扬道:“那方面的资料?”
薛老喝了口水道:“你帮我治疗之后,腹痛的情况改善了许多。”
薛老被这小子的话惹得不停大笑:“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有人可以真正做到一览众山小。”
张大官人若有所悟,他想了一会儿又道:“可有些垃圾是虚化不掉的。”
张大官人道:“摁快门谁不会啊,不过焦点和光圈我掌握不好,傻瓜机更适合我。”
桑贝贝道:“不是有句话常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就算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我留在京城,他们肯定以为我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更何况,我哥哥生死未卜,我还想找寻他的下落。”桑贝贝的心中对赵军仍然保有一丝希望。
薛老微笑道:“虚化不掉就将它彻底铲除!”他站起身,走出凉亭,俯瞰别墅区,挺直了腰杆,迎着正午的阳光,周身笼罩上一层金色的光晕,身影显得光辉而神秘。
薛老笑道:“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目的,你进入官场的目的是什么?”
张大官人笑道:“你这人还真是虚伪,你跟章睿融什么事没办过,许你做就不许我说啊?”
张扬帮薛老把摄影包放回书房,中午简单在薛老家吃了一点,发现薛世纶并不在家,故意问道:“薛叔叔不在?”
张扬道:“任何事情总得有人去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张扬道:“那有怎样?你以为她会帮助我们对付章碧君吗?”
此时有交警走了过来,看了看后面的车牌,张扬慌忙道:“警察同志,我遇到老乡了,这就走,这http://m.hetushu•com就走!”那交警点了点头道:“赶紧走,路边不能违停违放,再过一会儿我就叫拖车。”
薛老微笑望着张扬道:“你这么年轻,从哪里学来的这身神奇医术?”
薛伟童道:“去香港了,他呀,生意太忙,满世界飞,我这个当女儿的每年都见不到他几次。”说起这件事薛伟童的语气透着埋怨。
张扬其实也有很多事情想问桑贝贝,她失踪了这么久,这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她和赵军到底是不是兄妹关系?张扬对国安的这帮人都抱有高度警惕性,除了丽芙,他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上次前往北韩营救丽芙,事实证明那是一个圈套,如果不是他命大福大,恐怕已经被炸死在金谷军事基地了。那件事十有八九是章碧君设计陷害,丽芙让他按兵不动,等她的消息,可她走了这么久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反倒是这个桑贝贝先找到了过来。张扬不由得想起上次桑贝贝留给自己的那张光盘,估计这次她十有八九是奔着那张光盘过来的。那张光盘张扬倒是看了几次,可惜光盘被密码锁定,内容根本就无从得知,在他手里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张扬站在她身边看着屏幕,桑贝贝点击了一下光盘迅速输入了一行密码,看了看里面的文件,确信无误,方才将光盘重新收了起来。
张扬道:“乔老、顾书记!”
桑贝贝低声道:“她的男朋友常凌峰!”
桑贝贝道:“我们两个都不适合接近章碧君,她是此道高手,身边还有很多的帮手,我们想要跟踪她很难。你和常凌峰的关系很好,他来到京城之后,免不了要和章碧君接触,只要你能说服他帮助我们,这件事就可以迎刃而解。”桑贝贝说得有条不紊,看来她在过来找张扬之前已经做好了精密的计划。
张扬笑道:“会越来越好!”
桑贝贝道:“我敢保证,你和常凌峰见面,章碧君肯定会派人跟踪,只要你适当的利用这件事,就可以打动常凌峰。”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位于别墅后方的这座小山不高,也没有什么仙人,不过景色倒是相当不错,春天到来,山野之上已经染上了点点绿意,一草一木都变得生动起来,薛老走走停停,指挥张扬帮他摆放三脚架,更换镜头,张扬对摄影没什么研究,傻瓜相机倒是用过,快门一摁,喀嚓一声完事,从没像薛老这样,又是取景,又是找方位,为了拍一张照片往往就要左挑右选的忙活半天。
桑贝贝道:“那是因为我没戴隐形眼镜,否则你一定认不出来。”
张扬听到章睿融的名字不禁皱了皱眉头:“认识,她是章碧君的侄女,过去曾经在我的手下工作过。”
张扬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却是薛伟童催促他们回家吃饭。
张扬看她小心谨慎的样子不禁道:“你别害怕,我没在水里下毒,真要是想对付你,我犯不着这么麻烦。”
薛老在山顶的凉亭坐下,张扬把他的茶杯递了过去。
驱车前往党校的中途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中的女声显得有些沙哑:“张扬,你在哪里?”
张扬道:“我不是不想查,我只是不想朋友介入,我不想连累他!”
常凌峰道:“你说话就不能文明点儿?”
桑贝贝道:“我只是怀疑,但是我拿不到章碧君的血样,她的资料属于高度机密,普通人是接触不到的。”
桑贝贝惊声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随便扔在这里?”
桑贝贝道:“你认识章睿融吗?”
张扬呵呵的笑,因为嘴巴被常凌峰捂住,笑得很难听,跟驴叫似的。
张扬道:“我还是对从政更有兴趣,鲁迅先生当初还是医生呢,后来发现当医生只能医人,而当文人可以医国。”
张扬倒没有听说这件事,常凌峰来京城也没有和他联系,看来桑贝贝的情报工作相当到位。
张大官人充满好奇道:“里面是什么?”
薛老和张扬之间的话题多数都在围绕着平海的风土人情,要么就是国际国内的新闻,至于北港这一块是从不涉及的,薛老不说,并不代表着他不知道,就在昨天他还接到了项诚的电话,项诚问候了他的身体,顺便提起农业部勒令他们整改开发区的事情,薛老并没有做出任何积极的反应,他发现项诚有些沉不住气,在这一点上甚至还不如张扬这个年轻人,张扬和自己多次见面,可他从没有提起过北港的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