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2章 恋女情节

章碧君道:“我还当有什么大事,你们都这么大了,感情上的事情我不管,但是我想问一句,你觉着自己有能力给她终生幸福吗?”
常凌峰道:“我愿意陪她去,但是我必须要完成手头的工作,东江新城的事情刚刚开始,我的确走不开。”
常凌峰道:“不是这样,一个男人做事不可以半途而废,如果我这样走开就是不负责任。”
章碧君道:“他很警觉,而且身手很好,对付他并没有那么容易。”
常凌峰道:“你真的要去英国留学?”
章碧君打电话的时候,张大官人和桑贝贝两人就在临街的一辆捷达车内,桑贝贝通过手持设备,看到了那个闪烁的红点儿,低声道:“奇怪,她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常凌峰起身送行,和章睿融一起把章碧君送到了酒店门外。
常凌峰道:“章阿姨,我听睿融说过。”
张扬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的只是光滑的墙面,没有什么异常。
但是常凌峰这个人骨子里也是非常倔强的,他只当没有看到章睿融的眼色,继续道:“我和睿融打算订婚了,希望能够得到您的祝福。”
章碧君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意外,她点了点头道:“为什么要跟我说?”
章碧君道:“也就是说你不介意为她做出一些牺牲?”
奔驰车缓缓停靠在道路旁,章碧君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她走向夜晚空旷的街道,奔驰车在她身后五十米的地方缓缓跟随着。
章碧君淡然笑道:“你不用紧张,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睿融留学的事情也不是说走就走,可惜你没有给我想要的答案。”
章碧君愣了一下,她又向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桑贝贝眨了眨眼睛道:“还别说,真的有这种可能,你思维够缜密的。”
张大官人抗议道:“这也太简单了吧?”
桑贝贝目瞪口呆,这厮究竞是不是人?一身的武功也太强悍了些,不过这从另一层面上证明,她找张扬合作是正确的。2号冷库比起前几个冷库大了许多,而且里面没有那股子霉变腐朽的味道。桑贝贝看了看里面的环境,找到冷库入口所在,缓步走了过去,她表现得非常小心。张扬却认为她的这种小心没多少必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整个废弃的冷库区并没有任何人在。不过既然没有人在,章碧君为什么要来这里?
“订婚?好事啊!常凌峰是个不错的青年。”
章碧君马上明白他说的是张扬,她继续向前走去,低声道:“没有,自从他来京之后,并没有和我有过任何的联系,我怀疑他在北韩发现了什么。”
章碧君道:“你不在乎,因为你从没有尽过应尽的责任,而我不同,这些年如果没有她的陪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熬过来的,现在她大了,就要离开我,hetushu•com要去组织她自己的家庭,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抽空了。”
常凌峰道:“看来她不喜欢我。”
对方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她怎么了?”
望着奔驰车远去,章睿融不禁叹了口气。
张扬道:“凭着这个东西真的能跟踪她找到她的老巢?”他心中深表怀疑。
常凌峰心中暗道,我这次前来可不是为了旅游,常凌峰从来都是一个很有足见的人,他也不是普通人家出身,父母是离休干部,哥哥如今是岚山市市长,他自己当年求学日本,游历多国,什么人没见过,章碧君虽然气势凌人,但是常凌峰也没有被她给震住,他也不再转弯抹角,轻声道:“章阿姨,我和睿融这次来是想告诉您一件事。”
“老夫老妻的了,不再是年轻的时候,不过如果你喜欢,我以后每天都这样称呼你。”
桑贝贝附在他耳边低声道:“先看看再说。”她拉开背包,从中取出红外夜视仪,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确信没有埋伏,这才悄悄滑下围墙,来到院落之中。
走了没几步,来到5号冷库的门前,大门没有锁,张扬慢慢拉开了大门,里面一股腐烂的味道扑鼻而来,桑贝贝用手电筒照射了一下里面,发现冷库内空空如也。两人接连搜索了3个冷库,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看来这里的确是一片荒废的地方。
章碧君道:“既然过来了,这两天就好好在京城里转转,最近京城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章碧君忽然愤怒了起来:“你有没有想过我?”
张大官人轻轻一跃,宛如一片枯叶一般落在地上,毫无声息。
章碧君进入车内,将手袋交给了她的助手,手袋中放着一个名牌皮包,助手取出仪器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方才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两人将距离始终保持在一公里左右,章碧君所乘车辆移动的速度并不快,约莫四十分钟之后,章碧君再次停止了移动。
她转身去看围墙下的张扬,却发现已经没了人影,回过头去,正看到张扬站在她的身后,桑贝贝吓得险些没从围墙上掉下去,幸亏张大官人一把将她拉住。
两人很快就来到院墙外,桑贝贝将旅行包交给张扬,然后向后退了几步,助跑之后腾空飞起,双手抓住墙头,一个鹞子翻身已经落在墙头之上。
章睿融一脸的失望。
章碧君道:“她恋爱了,今晚和常凌峰一起过来征求我的意见,他们想要订婚。”
章睿融因为常凌峰的这句话而感动,她的美眸湿润了。
张扬道:“你过去来过?”
张扬道:“要不要现在就过去?”
这一消息让常凌峰感到突然,他望向章睿融,却见章睿融也是一脸的迷惘。
章碧君道:“既然工作忙,就不必赶着过来,年轻人当然要以事业为和*图*书重。”
章碧君道:“不舍得放弃你现在的事业?”
章碧君呵呵笑道:“都什么时代了,无论我同意与否一样改变不了你们的决定,再说,她都这么大了,很多事情没必要向我说。”
常凌峰没有马上回答她。
章碧君点了点头接过了手提袋,快步走入前方的奔驰车内。
章碧君道:“你还会关心她吗?”
章碧君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不好意思,我得提前走了,晚上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
奔驰车也停了下来,就在路边静静等着她。
张扬道:“你有没有想过,她接下来可能是回家,然后到家里把衣服脱光洗澡,明天换了衣服,今天的这身衣服一洗,追踪器泡水之后全部完蛋,我们辛辛苦苦策划了这么久的计划就全部泡汤。”
常凌峰淡然一笑,章碧君把话都说到这种地步,看来今晚的事情并不乐观,他还是很礼貌地敬了章碧君一杯酒。
“可你怎么不把事情往好处想?”张扬道:“你的计划看似周密,事实上是漏洞百出,今天居然能够想出那么蹩脚的跟踪计划,也就是我配合得好,不然早就被常凌峰给识破了。”
“睿融她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对付你们?根本不用我亲自出手。”
章碧君淡然道:“不能实现的话不要说!”
一个嘶哑的男子声音道:“上门找死!”
章碧君道:“看来你并不了解睿融,睿融之前一直都想去英国留学,我已经帮她办好了手续你不知道?”
桑贝贝走了过去,掏出她的紫外线显示仪,照射在墙面上,墙面上清晰地显示出一连串的箭头,沿着箭头向前走去,箭头的尽头处是一个黑色的工具柜,桑贝贝示意张扬将工具柜移开,后面显露出一个密码锁的面板,桑贝贝的唇角泛起笑意:“原来藏在这里。”
说时迟那时快,剩下的两条狼犬已经冲到他们的面前,腾空向张扬扑去,两条狼犬的目标都选中了张扬,张大官人双拳飞出,乒乓两声,两条狼犬被他砸得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章碧君痛苦道:“我爱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我,就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我都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桑贝贝紧张地喘息着,过了一会儿方才平息,她啐道:“你少说一句也没人把你当哑巴。”
“他的存在是个麻烦,是时候该扫除这个障碍了。”
张扬把捷达车开到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停好,桑贝贝指向东南方道:“那里有一座废弃的冷库。”
桑贝贝一扬手,将通道内的摄像头全都射掉。
桑贝贝掏出手枪,她缓步向通道走去,张扬也跟着她走了过去。通道内一片漆黑,桑贝贝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灯光向里面照射,通道内应该没有人在。
这话问得有些不通情理了,她是章睿融m.hetushu.com唯一的亲人,人家跟她说是为了表示对她的尊重,常凌峰也开始感觉到这个女人不好相处,他依然平静道:“您是睿融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的任何事都希望得到您的允许。”
章碧君抿了抿嘴唇,抬起头,望着高高挂在夜空中的新月,内心忽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桑贝贝紧盯屏幕:“已经开始移动了!”
桑贝贝道:“别人会以为包大人显灵,谁也想不到是你。”她从后备箱中拿出一个黑色的旅行包,大步向冷库的方向走去。
章碧君的声音充满了伤感:“你好久没有这样称呼过我了。”
桑贝贝摇了摇头道:“等等再说。”
来到2号冷库前方的时候,桑贝贝用紫外线显影仪照射了一下大门的把手处,看到无数指纹,这里应该经常有人出入。她向张扬使了个眼色,张扬看到门上挂着一把明锁,桑贝贝取出虎头钳,没等她开始动作,张扬抓住门锁一拧,喀嚓一声,锁头被他拧了下来。
常凌峰道:“我和睿融订婚的事情,您看……”
章碧君掏出了手机,她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之后,听筒中传来了一个深沉的声音:“有事?”
桑贝贝打开了冷库的内门,过去这里面就是储存冷冻物品的地方,可是现在已经废弃了,里面的温度和外面并没有任何的差别,只不过空气污浊了一些显得气闷。
对方笑了起来:“你肯定遇到了什么事?告诉我谁惹你不高兴了,我去找他算账!”
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对不起!我欠你们的实在太多。”
章碧君又看了看天空中的那阙明月:“我自己选得,怨不得任何人。”
她的话刚刚说完,小盒子上就有了显示,黄色代表地上,蓝色代表地下,地下果然探测到三个生命体。
对方从她的沉默中顿时觉察到了什么,低声道:“小君,你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睿融!”
桑贝贝不无埋怨地瞪了他一眼,人吓人吓死人,这厮悄无声息的怎么就上来了?
灯光忽然灭了,通道尽头的那扇门打开了,黑暗中传来野兽喘息的声音,桑贝贝借着夜视仪望去,却见三道黑影以惊人的速度向他们冲了过来,桑贝贝连续开枪,射杀了其中一只,那野兽发出凄惨地哀鸣,显然是一条狼犬。
张扬道:“这冷库怎么跟迷宫似的?”桑贝贝望着手中的生命探测仪,信号越来越强烈,她用手电筒照向前方的墙壁,低声道:“这里果然有玄机。”
两人在原地等了近一个小时,看到手持仪上的红点重新动了起来,没过多久就看到章碧君乘坐的那辆奔驰车向城区的方向驶去,看来她办完了事情已经离开了。
章睿融没说话,美眸望着远方,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这件事对你重要吗?”
嘶哑的声音仍然在继续:“你们逃不出去http://www.hetushu.com!”
“小君……”
常凌峰微微一怔,他有些错愕地望着章碧君。
常凌峰笑道:“那就请您看我未来的表现。”
奔驰车驶入前方的大街,章碧君忽然感觉到一阵心烦意乱,她命令道:“停下,我想一个人走走。”
张大官人笑道:“有种跟我出来单挑,躲起来装孙子算什么本事?”
章碧君道:“我平时工作也很忙,顾不上招呼你,怠慢之处还望见谅。”
桑贝贝道:“没有,国安在京城有不少秘密基地,这可能是其中之一。”
章碧君道:“既然决定要相守一生,又何必搞得那么麻烦?订婚无非是多了一层约束,并非是感情的保障,如果彼此都是真心的又何必在乎那所谓的婚约。”
章碧君的目光落在章睿融的脸上,意味深长道:“她说过什么?”
章碧君道:“那就是睿融在你心中并不重要至少没有你的事业更加重要。”
桑贝贝点了点头,拿出化妆箱,一会儿就给张扬画好了,张扬借着灯光看了看镜子,她居然把自己化成了一个黑脸包公。
等到奔驰车走远,桑贝贝打开汽车的后备箱,开始换上夜行装备,张大官人今晚出来也穿了一身黑衣,不过脸部没化妆,低声道:“要不要帮我化化妆,以免被人家认出来?”
章碧君道:“她只当你死了!”说完这句话,章碧君停下脚步,警惕地看着四周有没有可疑的动静。
章碧君道:“这句话听起来很像空话。”
“只要能进来就出的去。”通道的灯光逐一亮了起来。
对方道:“最近那小子有没有找过你的麻烦?”
黑暗中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这就是你的高科技,这就是你的生命探测仪?人和狗都分不清楚。”
张扬启动了捷达车,因为知道章碧君具有反跟踪的能力,所以他们不敢跟得太紧,章碧君并没有回家,而是前往京城东郊的某个地方。
章碧君道:“可能吗?”说这话的时候她已经迅速冷静了下来。
张扬以传音入密向桑贝贝道:“这里好像不像有人的样子。”
常凌峰点了点头,他实在不知道章碧君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章睿融咬了咬樱唇,怯怯叫了一声:“姑妈!”
章碧君道:“如果我让你放弃你现在的事业呢?”
常凌峰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我可以,我会用我的生命保证。”
张扬以传音入密道:“这么大的地下工程不会没人看着,搞不好会有埋伏。”
“我当然会!”
桑贝贝的高科技设备层出不穷,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黑盒子,上面也有一个小屏幕,桑贝贝低声告诉张扬道:“这是国际上最先进的生命探测仪,可以探测到周围微弱的生命指征,周围五十米范围,地下十米范围的生命体都会被发现。”
章睿融道:“她就是这个样子,见谁都是这样。”
她迅速拆下密码锁的http://www•hetushu.com面板,用数据线将随身的PDA连接在了一起,只花了不到一分钟就破解了锁的密码,他们听到轰隆隆的移动声,左侧的墙面整个移动开来,露出一条长长的通道。
常凌峰没想到章碧君会这样说,不过这也是章碧君的高明之处,委婉地否决了他们的订婚计划。
他们走入这条通道,刚刚走到中途,就听到身后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刚才打开的那道暗门竟然关闭了。张扬回头看了看,皱了皱眉头道:“回头怎么出去?”
常凌峰望着章碧君的眼睛,他终于明白张扬为什么会对她如此忌惮,这个女人真的很不简单。常凌峰道:“嘴上说得再好终究是一句空话,对一个人好不是说说就算了,也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一辈子。”
章碧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声道:“我会关注!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章睿融将一个手提袋递给章碧君道:“姑妈,这是凌峰送给您的礼物。”
“武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
“小君,你别急,儿女总会长大,他们不可能永远留在我们的身边。
桑贝贝小声道:“应该有人。”
对方笑了起来:“你啊,这叫恋女情节,孩子长大了总是好事,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
章碧君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透过后车窗看了看远处仍然站在那里的两个人影,想必此时他们的心里一定相当的失望。
章睿融显得有些惊慌,拼命给常凌峰使眼色,示意他不要说,从姑姑今晚的表现上,章睿融已经觉察到她并不开心,今天并不是提出这件事的最好时机。
桑贝贝道:“应该可以。”
“那是当然。”
章碧君道:“她很快就会去英国,你愿意陪她一起去吗?”
张扬惊奇道:“还真有些用处呢。”桑贝贝道:“当然有用处,你要相信科学。”她开始四处找寻信号,低声道:“地下肯定有东西。”张扬推开摆在墙角的一个破箱子,一个开在地面上的小铁门露了出来,张大官人故伎重演,将铜锁拧断,拉开铁门,桑贝贝拿起手电筒向内照去,有台阶通往地下,冷库地下还有一层,过去分类储存,下面储存的都是肉类,沿着铁制的楼梯走了下去,下面也是非常空旷,里面的物资早已被搬空,地下冷库的正西墙面上有一个小铁门,上面是暗锁结构,这次轮到桑贝贝显露身手了,她拿出万能钥匙,很顺利地打开了小门。
“这件事和你无关,我已经安排好了,这次他绝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强烈地灯光刺激的桑贝贝睁不开眼睛,她看到了通道顶部的摄像头,忽然明白他们落入了一个圈套。不过她和张扬都已经经过易容,并不害怕身份被人识破。张大官人仰着一张大黑脸,望着摄像头,他的脸部在监视器上被放大。
章睿融被她看得心头一阵慌乱,低下头去,小声道:“我就是说您工作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