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6章 锁定目标

章碧君伤得不轻,她一来到河岸上,马上有人用毛毯包裹住了她,寒冷和失血让她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等她稍微恢复了一些,开始询问章睿融那边的情况。
章睿融道:“我对她多少还是有些了解,她的本性并不坏。”
罗慧宁道:“国安的?来这里做什么?”她压根没把刘牧野这种角色放在眼里。
随队的特工中就有拆弹专家,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处理过这样的危机,对于这套手法已经非常熟悉,特工们分散包围了这座小屋,其他人开始在四周搜索,拆弹专家走入房间,他检查了一下章睿融身上的炸弹,然后揭开了套在她头上的黑布罩。章睿融惊恐的目光四处搜寻着,很快她就看到了门外的常凌峰,听到了他正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章睿融的一双美眸顿时涌出了晶莹的泪光。
殷红色的鲜血在水下烟雾般弥散开来。
她在指挥车内换上避弹衣,此前几名特工已经将现场有可能埋伏狙击手的地方重点检查,又在对面的民居,和周围的高地之上布置了己方狙击手,只要桑贝贝胆敢出现,狙击手就会一枪将之击毙。
“很好!现在你上船,划着那艘小船一直前往河心!”
“难道就任由桑贝贝逃出生天?”
子弹连续不断地射入水中,在章碧君的身边形成一圈火力防护,四艘快艇距离章碧君也已经越来越近,从直升飞机上扔下一条缆绳,章碧君一把抓住,直升飞机盘旋升空,带着章碧君的身体离开了水面。
章碧君笑了笑,将鸡汤全都喝完,心中暖暖的,说不出的舒服。
罗慧宁目光一凛道:“我都说过,这里没有什么逃犯,难道你怀疑我会包庇罪犯吗?”
刘牧野道:“不敢,文夫人,张扬在吗?”
章碧君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她腾空一跃从小船的甲板上跳到了河心。
章碧君放下电话,她的手下道:“章局,你不可以冒险!”
常凌峰来到她的身边,低声安慰着她,向章碧君道:“章阿姨,你感觉怎样?”
章碧君道:“来了!”
章碧君道:“他们不可能永远都藏在里面,罗慧宁护得了他们一时,护不了他们一世,盯住那座宅子。”
张大官人暗忖,无颜回来,怎么又厚着脸皮回来了,这个人还真是矛盾。
章碧君的身手显然没有因为多年的养尊处优而荒废,她在水中一个有力地蹬踏,踢中了桑贝贝的小腹,摆脱开彼此的距离,然后迅速向上浮去。
“那又怎样?罗慧宁是铁了心要护短。”
罗慧宁道:“这丫头怎样?“张扬道:“中毒了,刺伤她的利刃应该事先喂有毒药!”
罗慧宁道:“这里没有什么逃犯!”
罗慧宁道:“怎么回事?”
三支搜索队动用了警犬,从不同的方向对拖龙山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夜幕已经降临,所有人都是又累又乏,常凌峰正经受着体力和精神的双重折磨,警犬加快了脚步,前方队员惊喜道:“山林中有一座小屋!”所有人一起奔跑了起来。
章碧君举目望着那艘渔船,手下人通过微型送话器向她禀报道:“章局,船上没人!”
桑贝贝道:“你去船上,一个人去!”
一道火线从岸上飞出,击中了那艘渔船,发出蓬!地一声炸响,渔船被炸得四分五裂,熊熊火光燃烧在水面上。
黄闲云一脸惭愧道:“是我对不起先生,是我辜负了先生的期望。”他又拿出一张一千万人民币的支票交给罗慧宁:“罗夫人,我悔不当初,一失足顿成千古恨,如今先生已经驾鹤西去,我想当面向他说声对不起也不能够,我想将这笔钱捐给先生的基金会,帮助先生做一点慈善,也算是表达对先生的追思和歉意。”
陈雪怒道:“我看谁敢!”
桑贝贝咬了咬嘴唇,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桑贝贝被章碧君喂毒的刀刺中,章碧君摆脱她之后成功逃离,国安在水上天上布下包围圈,桑贝贝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她想到章碧君未死,自己不能就这样白白死去,正是这口气让她支撑了下去,她知道国安一定会重点往下游搜查,所以她逆流而上,游到上游,利用夜色的掩护从河边的芦苇丛上岸,上岸后撬开了一辆汽车,从那时起,她体内的毒素的作用就变得越来越强,桑贝贝也不知道自己要和-图-书去哪里,她头脑一片混乱,没想到稀里糊涂地跑到香山别院来了。
“那你就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粉身碎骨,章碧君,你想不想要那张光盘?想要就自己来拿!”
一身黑色潜水服的桑贝贝已经来到章碧君的面前,举枪欲射的时候,被章碧君一把握住了手腕,子弹向上连续射出,射击在上方的小船上,小船慢慢向下沉没。
章碧君望着手中的电话,手机及时响起。
章睿融已经被送到了医院,拆弹专家虽然没有成功将炸弹拆除,但是最后一刻,炸弹却自动解除了爆炸,由此可见桑贝贝并没有想杀她。整个过程中常凌峰的表现让她感动,始终对她不离不弃,即使在炸弹即将爆炸的时刻,常凌峰仍然不顾一切地要冲到她的身边。
章碧君道:“如果我说不呢?”
黄闲云含泪道:“先生把我逐出门墙了,我无颜回来!”
章碧君望着章睿融欣慰道:“我不要紧,你没事就好!”在章睿融的面前,她很少表露出这样的关心,章睿融听到她的这句话不禁低声啜泣起来。
为首那人正是章碧君的副手刘牧野,他和被冻死的费奇是章碧君最得力的手下,刘牧野看到罗慧宁在这里不由得暗自一惊,心中暗叫麻烦了,文副总理的老婆怎么会在这里?张扬是她干儿子的事情整个京城没几个人不知道,想到这一层不由得头大。
章碧君的头露出了水面,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并没有逃逸,而是再度沉入水下,暗潮涌动,雪亮的刀光直刺她的后心,章碧君的水性绝佳,在水中灵蛇一般转身,虽然如此,仍然没有完全躲开桑贝贝的这记刺杀,她的右腹被桑贝贝刺了一刀,疼痛非但没有让章碧君放弃反抗,反而激起了她隐藏多年的凶悍,身体一个旋转,手中刀刺入了桑贝贝的左肩。
刘牧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恭敬道:“文夫人,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
常凌峰虽然恨不能第一时间就冲到章睿融的面前,但是他无法如愿,他已经看到章睿融的身上缠满了炸药,在这种时候自己冲过去非但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可能会帮倒忙。
陈雪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轻声道:“那条地下河一定另有出口!”
章睿融平静道:“我没事!让其他人都离开!”
章睿融道:“既然我是无辜的,她为什么要抓我?”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你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啊!”
黄闲云含泪道:“我对不起师父!”
张扬刚刚进入书房,大门就被重重敲响,陈雪过去打开了房门,一群人凶神恶煞的走了进来。
刘牧野慌忙将自己的身份告诉罗慧宁。
桑贝贝道:“她杀了我哥哥……”想起死去的哥哥,桑贝贝不禁哽咽起来。
桑贝贝感觉被刀刺中的地方又麻又痒,这是一种中毒的征兆,章碧君果然够卑鄙,章碧君在刺中桑贝贝这一刀之后并没有马上发动进攻,而是再度浮出水面。
船底忽然发出沉闷地响声,一个弹孔出现在舱底,子弹贴着章碧君的右腿射了出去。
有一点桑贝贝并没有说实话,其实在她毒发的时候,满脑子想得都是张扬,感觉到只有张扬才给她安全感。
此时特工们再无顾忌,密集的火力网倾泻在刚刚章碧君所在的水域。
这时候张扬方才将书房下隐藏的秘密原原本本告诉了她,罗慧宁认识天池先生这么久都不知道这里隐藏着这么多的秘密。罗慧宁虽然不怕什么国安,但是她也不可能公开保护国安要抓的人。
拆弹专家已经开始着手拆除章睿融身上的炸弹。
章碧君的眼圈红了,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桑贝贝再度追赶了上去。
刘牧野心中又是怒又是怕,他也没想到罗慧宁刚才让出的这一步竟然是为爆发准备。罗慧宁的这番话却让刘牧野大惊失色,他的目的只是想搜查一下这里,可是罗慧宁却说国安监视她,这分明是混淆视听,把这件事给搞麻烦了,以罗慧宁的身份地位,这件事就算闹开,只怕上头也不敢说什么。刘牧野知道自己惹不起人家,哪敢再提搜查这里的事儿,灰溜溜的带着这帮人退了出去,临走之前还得乖乖向罗慧宁道歉。
桑贝贝道:“你不会,你输不起!”
章碧君从不打无把握之仗,她今天是有备而来,但是面对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hetushu•com眼,彻底丧失理智的桑贝贝,她丝毫不敢大意,章碧君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快步走向那条小船。
章睿融点了点头,泪水却忍不住流了下来,她大声道:“凌峰,你放心,我一向运气好,这次不会有事。”
“地下河?”罗慧宁听得有些糊涂了。
章碧君拍了拍她的手背道:“睿融,无论外面有怎样的谣言,都改变不了我对你的爱,你是我的侄女,你也是我的女儿,没有任何分别,经过这次的事情,让我明白了很多,我不会再干涉你的生活,你和凌峰愿意订婚也好,愿意结婚也好,我都举双手赞成,我所能做的,只有送上我最真心的祝福,真的!睿融,你快乐就好!”
桑贝贝道:“有没有看到桥西河边的那条小船?”
“章睿融呢?”
罗慧宁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忍心再问,悄悄把张扬叫到一边,低声道:“你打算怎么办?”
章碧君道:“搜,就算搜个底儿朝天,也要把桑贝贝给我找出来!”
桑贝贝用命令的口吻道:“我不想跟你废话!马上把船划到河心!”
手下人低声禀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对张扬采取行动?”
张扬道:“先带她逃出去,目前国安肯定会怀疑这里,等我出去,我自己去找章碧君,我看看她凭什么怀疑我!”
船上并没有人,章碧君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平秋桥附近她的人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桑贝贝敢来,绝对无路可逃,但是她究竟藏在哪里?
两名特工马上去摸枪。
没有人应声,灯光聚焦在小木屋的周围,其中一名特工,猛然撞开了房门,手枪瞄准了里面,光束中烟尘弥漫,光束照射的焦点,只有一个头蒙黑布的女郎坐在地上,她的双手双脚都被困住,反绑在小床上。
章睿融的眼圈红了,她握住章碧君的手:“对不起……”
章碧君皱了皱眉头,她的手机再没有响起过,桑贝贝也不在那艘渔船之中,可是章碧君却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正在向她迫近。
其中一名男子看到陈雪挡住去路,伸手想推开她,可是他的手就快触及陈雪的肩头,被陈雪一把抓住手腕,轻轻一带,双足顿时立足不稳,扑倒在地上,足足滑出两米多远,啃了一嘴的黄泥。
章睿融的精神状态非常稳定,不过她仍然被送到医院接受全面的身体检查,章睿融抵达医院没有太久的时间,章碧君也被送到了这里。看到章碧君身上多处受伤,章睿融担心到了极点,她含泪冲到章碧君的身边:“姑姑……”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桑贝贝今天的话,难道自己的姑姑竟然真的是自己的母亲?
刘牧野道:“文夫人,我们追踪一个逃犯,在这附近失踪了,所以我们担心会对您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所以过来调查一下。”
常凌峰出现在门口,他一眼就认出了章睿融,激动道:“睿融!”正想冲向前去,他的手臂被两名特工拉住,一人沉声道:“她身上有炸弹!”
为首那人满面狐疑的看了看陈雪,然后道:“搜!”
客厅内只有罗慧宁和张扬陪同,罗慧宁看到黄闲云额头上的斑斑血迹,叹了口气道:“先生都走了那么久了,你又何必如此伤心?”
常凌峰很快就冲到了最前方,但是国安的一名特工拦住了他,在无法确定前方是否有危险之前,不可以让他冒险。
陈雪怒道:“干什么?知不知道这里是私人住宅?”
外面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张扬耳力超群,他马上就听出大概有三辆车正在接近香山别院。
四艘快艇分从不同的角度驶向章碧君所在的位置,章碧君之所以不顾一切的浮出水面,不仅仅是换气的需要,同时她也在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的位置告诉她的部下,一架小型直升机已经飞临了她的头顶,探照灯笼罩住章碧君周围方圆两米的范围,坐在舱门前的枪手瞄准了章碧君周围的水域密集发射,利用子弹形成的火力网将章碧君保护起来。
“可是桑贝贝应该就逃到了香山别院内。”
章碧君道:“你究竟想怎样?”
那人接着道:“不过炸弹没炸!”
桑贝贝的眼皮动了动,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目,看到眼前的张扬,素来坚强的她竟然眼圈红了。
章碧君道:“如果我说不呢?”
陈雪道:“他不在!”
章碧君闭上眼睛,考www.hetushu.com虑了一会儿方才道:“她很可能去找张扬!”
沉重的避弹衣显然影响到了章碧君的动作,两颗子弹射中了她的上身,章碧君看到水底一个黑影正在飞速向自己靠近,她解去避弹衣,与此同时对方又连续射了三枪,章碧君用避弹衣挡在自己的身前护住要害,但是仍然有一颗子弹射中了她的左腿。
张扬道:“遇到麻烦了!”
张大官人有些听不下去了,麻痹的,你明明知道天池先生死了,才这么说,要是他活着,只怕你屁都不放一个。张扬道:“既然这样,先生活着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来向先生当面道歉?”
章碧君凤目圆睁,恨不能将这厮生吞活剥,哪有这样说话的,搞得她一惊一乍,短时间内心经历了大起大落,急救医生走了过来,为章碧君紧急处理伤势。透过车窗,章碧君看到河面上的搜索仍然在继续。想起水中的惊魂一幕,章碧君仍然有些惊魂未定,今天她的性命险些断送在一个后辈的手里,章碧君的左腿子弹打伤,但是并没有伤及要害。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要马上将她送往医院的要求,她必须等待一个结果,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章睿融道:“她跟我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她说你是我的亲生母亲!”章睿融花费了好大的努力方才说出了这句话,说完之后她不禁有些害怕,垂下头去,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张扬道:“种种迹象表明,这个人很可能是国安内部潜伏的最大内奸,她之所以急于除去桑贝贝,是因为她的手上掌握了一些证据。”
黄闲云自责了一番方才站起身,他出门让柳生正道将带来的六幅天池先生的珍品送了过来,张扬和罗慧宁一一查看,张大官人一眼就看出这六幅作品全都是天池先生的巅峰之作,尤其是那幅《念奴娇赤壁怀古》写得当真是大气磅礴,豪情万丈,张大官人看得双目生光,天池先生晚年恐怕连他自己都写不出这样风格的作品来了。
黄闲云最后来到客厅,客厅内挂着一幅天池先生的画像,黄闲云看到师父的画像,一头就扑倒在了地上,头邦邦邦地磕了下去,额头真磕出血来了,这下连罗慧宁都看得有些不忍心了,看来这厮是真心悔过了,黄闲云磕头的时候,柳生道正并没有跟着进来,他站在院子里,陈雪也没进来,她感觉黄闲云今晚的表现中做戏的成分太大。
章睿融点了点头,终于鼓足勇气道:“其实桑贝贝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杀我,炸弹是真的,可是定时引爆装置被她设置成为到时自动解除。”
章碧君点了点头,接过鸡汤喝了几口,本想放下,章睿融道:“一定要喝完,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罗慧宁道:“不在!整座院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你问完了吗?”
张扬抱起桑贝贝,借着月光看到她的俏脸上笼罩着一层黑气,一摸她的额头滚烫,显然是中毒之兆,张大官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再看她的身上血迹斑斑,显然受伤不轻,此时书房内的罗慧宁和陈雪都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到张扬抱着桑贝贝过来,两人都是一愣。
然而现场搜索的结果却让章碧君感到失望,在长约五百米的河段内并没有找到桑贝贝的尸体,章碧君让搜索继续,她乘车先行前往医院。
“人的好坏并不是凭借表面可以判断的。”
看着黄闲云的遭遇,张扬忽然悟出了一个道理,人在特定的环境下是会改变的,眼前的黄闲云是一个例子,桑贝贝也是一个例子,如果不是章碧君害死了她的哥哥赵军,那么她也不会做出绑架章睿融这种以牙还牙的事情,却不知她现在怎样?章睿融是否依然活在这个世界上?
张扬故意问了一句:“怎么对不起?”
“那又怎样?你以为你手下的那帮废物可以成功拆除她身上的那颗定时炸弹?做梦!”
听完桑贝贝的经历,罗慧宁不禁道:“你和章碧君因何结仇?”
章碧君道:“桑贝贝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她认为哥哥的死和我有关,所以向你下手,你是我的侄女,她利用我们的亲情关系来要挟我就范……”章碧君说起这番话显然没有多少底气,目光都没有和章睿融直接相对。
章碧君举目望去,果然看到平秋桥河西岸边停泊着一条小船,她冷冷道:“你想怎样?”
章碧君道:“谅她不和_图_书敢把我怎么样!”
张扬道:“谁?”
章碧君默默挂上了电话,虽然她知道拆弹专家就在现场,可是仍然忍不住担心,电话终于再度响起,桑贝贝道:“你来了?”
罗慧宁道:“你是……”
罗慧宁看了看他怀中的桑贝贝:“你还是她?”
张扬道:“没事,我还有办法离开这里!”就在天池先生的书房内有一个地下洞穴,之前张扬和陈雪就是在洞穴里发现了金絔戊几人的遗骨,陈雪的生死印,张扬的大乘诀都是在这里发现。
章碧君淡然一笑道:“没事,你带睿融回去休息,我只不过受了一些皮外伤。”
章睿融无论如何都不肯走,她要留下来照顾章碧君。章碧君拗不过她,只能让她留下,手下人过来汇报最新进展的时候,章睿融识趣地走了出去。
章碧君冷笑了一声道:“她就算逃出去,也活不过十二个小时,我只是想顺藤摸瓜。”章碧君的真正用意是要通过桑贝贝把麻烦扣在张扬的头上,如果今晚把桑贝贝和张扬抓个现行,那么章碧君就可以用叛国罪来起诉他们两个,但是罗慧宁的出现让她的如意算盘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
黄闲云看到罗慧宁执意不收只能作罢,在香山别院呆了将近一个小时,头磕了不少,泪流了不少,可是罗慧宁连一杯茶都没给他喝,黄闲云最后只能灰溜溜的告辞离去。
陈雪道:“文夫人,不知来了一帮什么人,要搜查这里。”
“薛老!”
黄闲云道:“这六幅作品都是师父当年的得意之作,我在师父门下学习的时候,他送给了我。”
罗慧宁没有继续追问,轻声道:“你带她去书房,外面的事情我来应付!”
当晚罗慧宁并没有离开香山别院,而是和陈雪在书房一起整理天池先生的东西,张扬心神不宁的在院落中漫步,忽然听到东侧围墙有动静,转身望去,却见一个黑影从墙上掉了下来,重重摔倒院内的草地上。
罗慧宁暗自叹了一口气,张扬这小子总是惹不完的麻烦,不知他怎么得罪了这帮国安特工。陈雪和罗慧宁一起来到书房内,却见张扬正在为桑贝贝清理伤口。
章碧君无奈,只能划着那艘小船向河心行去,所有特工严密监视着河道,章碧君逐渐接近河心的时候,远处一条渔船顺流而下,向章碧君的位置飘来。
罗慧宁侧了侧身,似乎给刘牧野让路,刘牧野向前方才走了一步,冷不防罗慧宁扬起手就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这记耳光打得刘牧野懵在那里,罗慧宁怒道:“你算什么东西?监视我吗?谁给你下得命令,竟然要搜查我的地方?限制我的自由?”
章碧君听刘牧野讲完之后,轻声道:“是你自己有眼无珠,罗慧宁什么人?你也敢得罪!”
陈雪帮助张扬为桑贝贝清理伤口之后,又将解毒药丸塞入她的嘴里喂她服下。
章碧君部署完之后方才挂上电话,房门被轻轻敲响,章睿融端着宵夜走了进来,章碧君望着她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慈祥,经历这件事之后,她发现章睿融在自己的心底原来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为了她自己甚至甘心付出自己的生命。
章碧君看出她的意图,微笑道:“睿融,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张扬呢?”
张扬道:“她就是我的麻烦,我必须要帮她!”他的目光充满了恳请。
罗慧宁道:“如果她的手上真的有证据,那么只有一个人能够帮她洗刷清白。”
罗慧宁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这笔钱我不能收!”因为天池先生到死都没有表示要原谅黄闲云,所以他的钱罗慧宁不能收,在张扬看来这钱应该留下,反正这厮已经靠卖赝品赚了这么多钱,让他拿出点钱做慈善也是应该。这和张扬素来奉行把糖衣扒下来炮弹打回去的应对原则有关,但是罗慧宁不是张扬,她有她的准则。
“还有十分钟炸弹就会爆炸,无论你们找不找得到她。”
罗慧宁道:“先生当年对你的器重超过了所有同门。”
张扬慌忙冲了过去,走到近前一看,那黑衣人竟然是桑贝贝,这一发现让他又惊又喜,喜的是桑贝贝终于平安逃出,惊的是桑贝贝居然逃到了香山别院,这下只怕麻烦了,章碧君手下的那帮人也不是吃素的,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时间就会追踪而至。
章碧君已经来到了平秋桥,她并没有马上下车,http://m.hetushu.com静静等待着桑贝贝的电话,在她来到这里之前,国安特工已经先行来到这里,将可疑的地方搜查了一遍,并占据了各个便于开展狙击的藏身点,一是防止桑贝贝藏身于这些地方展开暗杀,二是为了占据有利地形对桑贝贝进行远距离狙击。此时托龙山那边传来了消息,章睿融的藏身处已经被找到,目前她还活着,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但是身上被桑贝贝安放了炸弹。
章睿融道:“姑姑,我给你煲了母鸡汤,你尝尝!”
章碧君笑了起来:“傻孩子,我倒希望有你这么一个听话的女儿,其实又有什么分别呢?在我的心中,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为了你我愿意做一切事!”
书房内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道:“谁在外面吵?”
拆弹专家点了点头,回身做了一个扩大包围圈的手势,常凌峰道:“睿融,你别怕,我在这里陪你!”
章碧君淡然笑道:“你似乎已经没有了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我的人已经找到了她!”
两名特工来到了木屋门前抽出手枪,大声道:“出来!你被发现了!”
章碧君道:“我一向都很看重你,想不到你玩得还是小孩子的把戏,真是让我失望,出来吧,我们面对面好好谈谈。”
常凌峰将章睿融平安无事的消息告诉了张扬,张扬感到欣慰的同时又不免为桑贝贝感到担心,章睿融既然没事,证明桑贝贝的复仇计划已经被章碧君粉碎,却不知她究竟落在了章碧君的手中,还是已经安然逃脱。
“那是因为她还有一些良心,知道你是无辜的。”
张扬安慰她道:“你放心,没事了。”
黄闲云一脸惭愧道:“当年我曾经假冒过师父的笔迹,伪造他的作品,我利欲熏心,我不配为人弟子……师父……闲云回来了,您要打要骂,只管开口,闲云绝无怨言……”
章睿融已经听说了章碧君为自己铤而走险,和桑贝贝以生命相搏的事情,她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问什么。
拆弹专家一边安慰章睿融要冷静,低声道:“你不用紧张,我们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足够我拆解你身上的炸弹。”事实上炸弹上显示的时间已经不足二十分钟,他在利用这种方式协助章睿融保持镇定。
章睿融听到直升飞机的声音在头顶盘旋了几次,每次她都充满了希望,可是到最后,随着直升飞机的远去,内心又变得无比沮丧。她的手脚都被困住,嘴巴也被封住,看不到外面的情景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身上炸弹的定时器不停跳跃着,从桑贝贝启动炸弹的计时装置到现在应该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死亡的味道越来越浓了,章睿融似乎看到自己被炸得四分五裂的样子,她不想死,她还年轻,她还憧憬着幸福的生活,脑子里想到最多的就是常凌峰温暖的笑容,章睿融感觉到自己在姑姑的面前太懦弱了,她应该理直气壮的告诉她,自己爱常凌峰,自己要嫁给他,可是她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渔船越来越接近章碧君的小艇,章碧君终于下令道:“炸掉它!”
刘牧野不敢得罪罗慧宁,他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留意到脚下的位置竟然有一滴血迹,内心突然一动,刘牧野道:“文夫人,我可以去里面看看吗?”
这群人走后,陈雪重新将房门关上。
两人在水下完全以性命相搏,除了当局者自己,没有人知道这场搏杀是如何的惊心动魄。
章碧君离开之后,平秋桥河段的搜索仍然继续。他们扩大搜索范围之后在下游的某处发现了斑斑血迹,由此可见桑贝贝很可能逃走了。
罗慧宁道:“那些特工虽然被我打发走了,但是他们肯定不会就此罢手。”
桑贝贝道:“我给你一个机会,五分钟内,前往那条小船,记住一个人去,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就会将解除炸弹的口令告诉你。”
刘牧野笑了笑:“文夫人,这个人相当危险。”
章碧君的左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军刀,一个斜切,桑贝贝的手臂被划破,她一手抓住章碧君的手腕,然后竭尽全力,用额头狠狠撞击在章碧君的面部,鲜血在她们身体周围蔓延,在这场关乎生死的搏斗中两人都倾尽全力。
书房的房门缓缓打开了,罗慧宁出现在门口,她望着外面,院子里涌入了十多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
手下人低声道:“拆弹专家没有拆除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