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7章 水底呼吸法

张大官人厚着脸皮道:“那得是功能正常的男人!”
一只只的萤火虫飞起在空中,微弱的荧光照亮了前方的地下河,桑贝贝眨了眨眼睛:“好美啊!”她的脸贴在张扬肩头,静静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张扬听桑贝贝这么一说,也觉着很有道理。查晋北和章碧君他都不喜欢,不过这两个人中,查晋北和他并没有直接的仇恨,上次他因顾养养被骗入军事基地的事情说是查晋北干得,不过那都是经由章碧君的嘴告诉他的,现在看来可信度也是微乎其微,以章碧君的所作所为,贼喊捉贼也有可能。
桑贝贝道:“我会不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张扬道:“我该去上课了。“桑贝贝道:“你主动把光盘的事情透露给章碧君,不怕她找你麻烦?”
桑贝贝关切道:“你确信不会有事?”
章碧君道:“这次他跑不了,虽然有罗慧宁护着他,但是我已经让人那座宅子严密监视起来,就算他生有翅膀,一样飞不出去。”
张扬道:“你身上一共受了四处枪伤,八处刀伤,但是没有一处伤在要害,虽然刀上喂有蛇毒,可是你仍然坚持从这么远跑到了香山别院,居然还没有落入章碧君那帮人的手里,你这生命力可不是一般的顽强。”
张大官人笑道:“你要是真觉着我想占你便宜那就拉倒,躲在这里一时半会儿章碧君那帮人也不会找过来,不过,陈雪已经将那边的出口给封住了,咱们暂时出不去,孤男寡女的在这里呆的越久,是不是就越危险?”
桑贝贝道:“不过什么?”
张扬洗过澡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桑贝贝已经重新换好药,穿着白色的浴袍坐在床头。
章碧君似有所悟。
张扬道:“我得上课,没时间见你。对了,那张光盘不错!”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背着她来到地下河畔,那儿有他上次放在这里的橡皮筏,张扬将桑贝贝放在橡皮筏上,然后将橡皮筏推入水中,自己随后爬了上去,抄起双桨控制着橡皮筏随着地下河向下游漂去。这地下的秘密估计是藏不住了,罗慧宁不可能永远守在这里,更不可能正面和国安方面为敌,她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如果让国安证实桑贝贝就在香山别院,对张扬,对罗慧宁,甚至对文国权都会产生影响,目前想要扭转局面,就必须在国安发觉之前逃出去。
张扬道:“谁都不想死,世界这么美好,你还这么年轻,别说你自己舍不得,我也舍不得你死,要不然也不会费尽辛苦的救你。”
“没事!睿融也没事!”
张扬的这个电话让章碧君有些糊涂了,她马上打给了刘牧野,电话刚一接通她就问道:“有没有什么情况?”
张扬道:“如果我说不呢?”
桑贝贝黯然道:“可惜这件事被我搞砸了!”
桑贝贝仍然免不了要担心:“张扬,你为什么要提光盘和*图*书的事情,你明明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为什么要招惹这个麻烦?”
张扬道:“我听说你最后放过了章睿融。”
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怎么?以为我不回来了?”
这个夜晚对章碧君来说无疑是极度漫长的,她一直在回忆着什么,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外面响起了雨点敲击玻璃窗的声音,深夜之中显得如此清晰。
章碧君在上午八点钟的时候接到了张扬的电话,张大官人的语气充满了嘲讽:“章局,听说你在到处找我。”
桑贝贝道:“我可以断定,查晋北的手中很可能握有对她不利的证据,所以章碧君才会对那张光盘如此紧张,你主动提起这件事很可能是引火烧身,章碧君为了保守住某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说不定会破釜沉舟不惜一切。”
“什么?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刘牧野大声道:“确定,我能确定,我们将整座宅子都严密监控了起来,大家一夜都没睡,连一只苍蝇都不会飞出去。”
桑贝贝摇了摇头,坚持继续向前游去,可那种窒息感越来越强烈,看到张扬在水下一脸的坏笑,她狠狠瞪着眼睛,仍然想继续坚持下去,可是她的忍耐马上就达到了极限,桑贝贝猛然向张扬扑了过去,搂住他的脖子,樱唇贴住他的嘴唇,张大官人将口中的空气度入桑贝贝的口中,虽然是在水下,两人还是真切感受到了彼此嘴唇的质感,这种感觉让人脸红心跳,桑贝贝的目光变得温柔,窒息得到缓解之后,她马上就将张扬推开,两人嘴唇分开的地方冒出了一连串的气泡。
张扬道:“这次和冷库中完全不同,在冷库中,你只要躺在那儿装死就行,可现在你必须手脚都得动起来,很多地方非常的狭窄,必须要依靠你自己的能力游出去。而且短时间内让你接连进入休眠状态对你的身体不好,可能造成严重的后遗症。”张大官人没有骗她,任何事都有两面性,龟息术也不能对人随便就用,桑贝贝现在的身体状态并不好,并不适合对她使用龟息术。
张扬笑道:“没事,我在水下能憋很久。”张大官人并没有夸张,大乘诀可以让他在水下自如呼吸,张扬跳入水中顺着水流向外游去,河水很深,水流的速度不算太急,在水下游了十多分钟,方才看到头顶有光透射进来,张扬浮出水面,看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条大河中,黎明已经到来,天空呈现出灰白的色彩,雨宛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洒落在河面上。张扬从周围的景物辨认出这里是别院附近的一条河,没有名字,距离别院不到一公里,不过应该已经脱离了国安监视的范围。张扬舒了口气,重新潜入水中,逆行游了回去,因为逆流而上的缘故,这次花去了二十多分钟,来到岸边,却看到桑贝贝坐在那里眼巴巴看着水面。
桑贝贝早就领教过这厮的无www.hetushu.com耻,知道这种时候最好别再跟他深入探讨下去,她抹去脸上的雨水道:“这附近可能还会有章碧君的人埋伏。”
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了起来,章碧君拿起电话,终于听到了那个她所期待的声音。
桑贝贝道:“人心隔肚皮,你究竟安着什么心事我怎么会知道。”
张扬笑了笑,缓步走了过去:“章局,居然来到这里找我,一定有急事!”
章碧君道:“张扬,明人不做暗事,你把桑贝贝藏到了哪里?”
这一声呻吟把两人同时拉回到现实中来,天空中风雨下得正疾,整个河面都笼罩着一层蒙蒙烟雨,桑贝贝的俏脸一直红到脖子根,她推开张扬,呼了口气道:“总算出来了!”
张扬道:“我怎么会知道?我听说你的人昨晚去搜我的房子,还冒犯了我干妈,今天我找你是要一个说法的。”
正如张扬所说,章碧君的人重点盯防的目标是香山别院,他们并没有想到香山别院下还有一条通道。
“嗯……”桑贝贝的鼻翼急促地翕动了一下,却是张扬一不小心摸到了她臀上的伤口。
章碧君道:“总部!”
张扬道:“所以说你一开始就不该把我排除在外,如果你的劫持计划把我也算一份进去,那么现在的形势会对我们有利得多。”
章碧君道:“张扬说他在党校上课!”
章碧君道:“很少人愿意主动承认自己做过的坏事,我想是时候和你好好谈谈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深深地叹息。
张扬微笑道:“想陷害我,好,让她只管放马过来。”他把一张纸条递给桑贝贝:“如果中午联络不到我,你就打这个电话,告诉她我被国安带走了!”
章碧君冷冷道:“你能确定张扬还在里面?”
“他出来的越晚,事情就会越麻烦。”
张扬不屑道:“就凭她?她根本没有我的犯罪证据,我不找她的麻烦就是好事。”
橡皮筏顺水而下,前方就是石壁,张扬用船桨抵住石壁,水流还是继续向前,不过皮筏已经无法前进。他帮助桑贝贝来到河岸上,让她在原地等待,虽然这条地下河发现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但是张扬还从没有探寻过出口在哪里。他舒展了一下手臂道:“我先下去看看,找到出口再回来找你。”
“因为我的仁慈之念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其实我本来可以杀死章碧君的,我没有抱定必死之心。”桑贝贝显得有些惭愧。
桑贝贝咬了咬嘴唇,小声道:“如果我告诉你,那张光盘是空白的,你相信吗?”
桑贝贝道:“那我只好躲在这里了。”
张扬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相信?查晋北将这张光盘收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章碧君费尽心机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去得到这张光盘,可最后居然是空白的,张扬如何肯信。
张扬道:“从这里游出去大概需要二十分钟左右。”
www.hetushu.com碧君道:“那好,我们见面说。”
张扬道:“我怕她吗?”
章碧君道:“不能!”
章碧君道:“我应该怎么办?”
桑贝贝道:“害死我哥哥的是章碧君,又不是她,虽然我很想让章碧君尝到失去亲人的痛苦,可是到了最后,我仍然下不了这个狠心。”
桑贝贝一听不由得感到失落,以她的水准根本坚持不了这么久的时间。
桑贝贝虽然和张扬认识的时间不长,却知道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情,让他去劫持常凌峰的未婚妻,还不如让他去死。
章碧君道:“目前我的人找不到张扬。”
桑贝贝微微一怔,诧异道:“你打算自投罗网?”
桑贝贝不知张扬的信心究竟来自于何处,不过看到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又想起张扬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兴许他真的有对付章碧君的方法,虽然如此,桑贝贝仍然叮嘱道:“你务必小心,章碧君这个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对方挂上电话之前,轻声道:“好好养伤,等这件事忙完,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查晋北并没有掌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怕他做什么?”
桑贝贝虽然大方,可是苍白的俏脸也不禁浮现出一丝红晕,她瞪了张扬一眼道:“我刚刚对你产生了一些好印象,没想到你马上就把趁火打劫的真实嘴脸暴露了出来。”
桑贝贝嫣然一笑:“像你这种想当英雄的人,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展示自己的机会。”
章碧君道:“可是她已经知道了我和睿融的关系。”
桑贝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完之后歉然道:“对不起,我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张扬叹了口气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救你根本就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
张扬道:“不用怕,有我在,既然我能帮你在冷库中坚持三个小时,这二十分钟自然不在话下,不过……”
桑贝贝听到这句话,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她忽然站起身来,一下就跳入了地下河中。
桑贝贝感觉自己正在一艘摇摇晃晃的小船上,很快她意识到这只是自己的错觉,现在的她正趴在一个人的后背上,桑贝贝舒了口气,一股暖暖的气流喷在张扬的脖子上,痒痒的,黑暗中张扬笑了笑道:“醒了!”
张大官人一脸的坏笑,心说今天哥们被你给强吻了。
桑贝贝向他招了招手。
张大官人心说你倒是出来了,我还没出来。桑贝贝已经率先爬上了河岸,发现张扬没跟上来,回身望去,却见这厮仍然半截身子没在水里呢。
桑贝贝点了点头,她轻声道:“兴许应该带一套潜水设备过来。”
章碧君意味深长道:“曾几何时我也希望这样,但事实证明,你让我失望了。”
桑贝贝道:“你低估了这帮人的卑鄙程度,她过去之所以没对你下手是因为对你还抱有顾忌,现在我们已经对她构成了威胁,www•hetushu•com她如果下决心要对付你根本不需要理由,犯罪证据?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给你扣上几十顶通敌叛国的帽子,如果她真的拿出了所谓的证据,就算你身后的那些人也不好说话。”
章碧君望着这个可恶的小子,她的表情风波不惊,心中的爱憎都很好的隐藏了起来:“跟我走一趟!”
她游到张扬的身边,捧住张扬的面庞,樱唇送了过去,张大官人勾住她的纤腰,大嘴印在桑贝贝的樱唇之上,两人的嘴唇贴得严丝合缝,张扬将口中的空气度了过去,两人的身体借着水的浮力向上浮去,张扬看到桑贝贝温柔如水的眼神。
“那小子真的是个麻烦。”
张扬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既然在落难的时候能够想到我,就证明真心把我当成朋友了。”
张扬道:“我和你们早就没有任何瓜葛了。”
张扬道:“所以说,你是个善良的丫头。”
桑贝贝反问道:“男人紧张都是这个样子?”
张扬道:“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香山别院,应该不会想到我们已经逃出来了。”他对这里的道路很熟悉,带着桑贝贝沿着小河顺流而下,桑贝贝没走几步就已经撑不下去了,经过昨天的恶战,再加上刚才游了这么远的距离,她的体力已经几乎用尽,张扬背起她,冒雨继续向山下走去。
章碧君没说话,目光呆呆望着窗外,没有丝毫的欣喜,能够找到的只有空虚和落寞。
张大官人也没想到她如此干脆,紧跟着她也跳了下去。很快就追上了水中的桑贝贝,桑贝贝因为身体多处受伤,她在水中的速度明显受到了影响,她的手中拿着一一支照明棒,张扬游过去,抓住了她的手,避免她被水流冲到别的地方。刚刚游出了一段距离,桑贝贝就开始感到窒息,她本想向上浮去,却被张扬一把拉住,借着蓝白色的光芒,看到张扬指了指他自己鼓起的嘴巴。
现在章碧君只怕已经给桑贝贝准备好了无数条罪状,只要被她抓住事情就会变得麻烦,张扬也预料到,章碧君很可能利用这次的事件把自己拖入泥潭,因为章碧君从一开始就怀疑这次的劫持事件是他和桑贝贝联手做出来的,她现在之所以没有对自己出手,并非是顾忌自己的背景,而是因为她没有证据。
桑贝贝的担心并非是多余的,张扬在党校上课的时候,就有人来找。
张扬道:“去哪里?”
张扬道:“我不怕麻烦,现在她也抓不住我的毛病,但是咱们不能在香山别院里躲着,我干妈能震住一时,章碧君的手下不会离开的,估计现在已经将香山别院严密监控起来了,所以,我们必须要从这里离开。”
张大官人无动于衷,桑贝贝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走过去,拉着他的手臂将他从河水中拖了出来,这才发现这厮身下的某处凸起了一个帐篷形状,难怪他死赖在河水里不愿出来,桑贝www.hetushu.com贝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羞得有些无地自容,张大官人自我解嘲道:“太紧张了!”
张扬道:“虽然我不怕她,可是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我倒要看看她章碧君的胆子大到了什么地步。”
桑贝贝道:“这些人都不简单,我怀疑查晋北和章碧君之间有问题,或许章碧君调查他的事情已经被他发觉,所以他故意弄出了这么一场戏诱骗章碧君上当,上次我潜入他的别墅所搜集到的证据如果真的对他不利,章碧君何以不对他下手?”
章碧君微微一怔,根据她掌握的消息,张扬现在应该身在香山别院,桑贝贝也在那里,看来张扬终于撑不住了,主动给她打了电话。
“嗯!”桑贝贝低声回应了一声,然后道:“我还活着?”
刘牧野道:“章局,我们在这里监视了一整夜,没有一个人出来,现在雨下得很大,我们要守到什么时候?”
对方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之中,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有没有考虑过,或许桑贝贝只是在诈你,如果她手中真的有切实证据,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曝光?我看她的手上根本没有证据,只是在跟你玩心理战。”
他们的身体已经浮出了水面,可是彼此的嘴唇却仍然没有分开,张扬感到桑贝贝柔软娇嫩的舌游入了自己的口中,他亲吻着桑贝贝的嘴唇,大手从开始时的试探,开始在桑贝贝的身上肆意抚弄。
张扬道:“放心吧,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击败我,章碧君这个娘们儿只是一个跳梁小丑!”
张扬道:“光盘里是什么?”
章碧君道:“被请走和被带走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你这么聪明应该可以区分开来。为了你的前途着想,最好还是不要惊动校方。”
章碧君道:“桑贝贝的手中有从查晋北那里偷走的一些资料。”
张扬笑了起来:“章局,其实我上午还有一个约会,能不能晚些时间再走?”
张扬道:“我好像没什么过错。”
“先把对他不利的证据散布出去,文家不会为了一个干儿子拿政治声誉去冒险。”
张扬走出教室之后,就看到了站在操场内的章碧君。
桑贝贝俏脸发热,好在两人目前是在水下,她继续向前游去,张大官人紧跟在她的身后,游出一段距离,桑贝贝又游到他的身边,张大官人利用这种嘴对嘴的方式给桑贝贝输送氧气,这样重复了十多次之后,两人终于成功游到了外面,头顶突然变得明亮了起来,可是桑贝贝的那口气似乎又用完了。
章碧君道:“你不用担心,我可以控制局面。”
张扬道:“那倒不用,我可以帮你呼吸啊。”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你还好吗?”
“赵军的死肯定会引起组织高层的注意,这件事要找人来抗,费奇死了,可以将这些事算到他的头上,这些事必须要交代得清清楚楚,不可以耽搁太久。至于张扬和桑贝贝,一定要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埋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