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9章 遗憾

张扬将手中的碎纸屑随手抛了出去,然后向后躺倒在大床上,床褥之上仍然留有余香,张大官人不由得想起在水中和桑贝贝唇齿相依的情景,心中忽然一热,这厮意识到自己又开始躁动了,他的手机此时响起,打断了他的浮想联翩。
张扬的内心被罗慧宁的这番话温暖着,结束通话之后,他想到了陈雪,这丫头如今一个人留在香山别院,张扬坐起身来,他决定回去看看。
陈雪静静走到一边,夜雨细密,如烟似雾,两名入侵者和张扬相距不过三米的距离,却无法看清张扬轮廓的细节。
张扬手腕一转,内息灌注于刀身之上,一个翻腕的动作将对方的武士刀压在了刀身之下。
陈雪将一切都准备好了,轻声道:“吃饭吧!”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情,她总是这样的平静,谁也想象不到这样一个正值青春韶华的少女,居然会有这样沉稳的心态。
薛世纶恭敬道:“爸,在您身上总有学不完的东西,世纶受教了。”
薛世纶推门走了进去,笑道:“爸,想不到是我吧?”
柳生道正颓然将手中仅剩的那截刀柄扔在了地上,叹了口气道:“落在你手中,要杀就杀!”
张扬点了点头:“过两天我让常海龙过来,把这里交给他好好修整一下。”
薛老道:“我是你爹,知子莫若父,从你的眼神中我就能够看出来,你还有野心,世纶啊,我从未过问过你的生意,不过你在海外应该做得不错,也赚了不少钱吧?”
薛老刚刚靠在座椅上打起了瞌睡,他打了个哈欠道:“坐!”忽然看到桌面上张扬给他留下的药方,慌忙一伸手拿了起来。
薛世纶笑道:“爸,我已经准备退休了,再干两年,等到伟童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我就把所有的生意都交给她负责,自己安安心心的享清福,陪着您老打打拳,钓钓鱼,享受退休生活。”
张扬并没有直接返回桑贝贝藏身的酒店,而是来到附近的公用电话亭先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无数声,始终不见有人接听,他害怕桑贝贝有事,仔细观察周围有没有人跟踪,这才去了酒店。
罗慧宁道:“不找你麻烦就好,让他们盯上总不会是什么好事。”
刚才和陈雪交手的那名黑衣人手中武士刀猛然一抖,强烈的刀气将刀身周围的雨雾震荡开来,刀锋在夜雨中划了一个小小的圆圈,然后笔直地刺向张扬的心口。
刀锋劈在刀尖之上,强大的力量揉碎了前方的刀光,灰衣人手中的武士刀发出炸裂的声音,刀刃的碎片雪片一样落在地上,叮当之声不绝于耳。
张扬奔波了一天也没有好好吃东西,先去冲了个热水澡,来到餐厅内。
薛老道:“世纶,你也应该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钱总是赚不完的,你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别没完没了的奔波。”
却见院落之中,陈雪和一名黑衣人打斗正急,陈雪赤手空拳,http://www.hetushu.com那黑衣人手握一柄日本武士刀,刀光霍霍,在雨中织成寒光闪闪的刀网,向陈雪的周身笼罩而去。
罗慧宁道:“没有,所有人都已经撤了,现在只有陈雪在那边整理。”
柳生道正再不说话,他来到那名黑衣人面前,抱起了他,慢慢走出了大门,张扬将院门关好,却见厨房内亮起了灯光,陈雪将他带来的夜宵热好了。
薛老似乎想起了什么,望着儿子的目光变得有些感伤,他叹了口气道:“如果当年你选择的是另外一条路。”在他心中这个三儿子是最有政治天分的一个,如果当初儿子一直在仕途上走下去,他所取得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想到这里,薛老的内心不免有些失落。他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儿子当年会选择弃政从商,甚至冒着和自己断绝父子关系的风险。
张扬口中啧啧有声:“日本人!”他盯住灰衣人的双目道:“我知道你是谁了!”
从京城的传统家族来说,乔家、薛家和周家无疑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三个,乔老掌权之时,正是乔家最为辉煌的时候,即便是底蕴深厚的周家也无法与之抗衡,但世界会变,人终有一日会老去。如今的乔家随着乔老的隐退,声势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乔家的第二代之中仍有乔振梁这样的实权人物,虽然在不久前仕途受挫,但是乔振梁本身的政治素养是得到老一辈普遍认同的。再看周家,周家的政治底蕴是三家中最为浑厚的一个,如果将家族比作一个球队,那么周家的板凳深度当属第一,谈到政坛的影响力,周老无法和同龄乔、薛两人相比,但是他的后辈已经弥补了这一差距,在二代就已经迎头赶上,至于第三代的周兴民在三大家族的三代子弟中更是一枝独秀。
陈雪接过他手中的夜宵,手上的皮肤瞬间恢复了正常颜色,张大官人心中暗道,生死印,早知道自己应该晚一点现身,看看陈雪的生死印如今究竟练到了何种地步?可是他又免不了要为陈雪的安危担心,毕竟陈雪缺乏实战经验,万一受了伤,后悔也晚了。
父子两人聊了一会儿,薛老又打起了哈欠,薛世纶看出父亲已经累了,心中暗自感慨,无论一个人曾经拥有怎样的辉煌,终有一日他会面临老去,父亲也不能例外。他陪着父亲回到卧室,帮忙脱去他的外衣,服侍他躺下。坐在父亲的床头,直到他安然入睡,望着父亲日渐苍老的面孔,薛世纶抿了抿嘴唇,他心中的某处忽然感到一丝异样,想起刚才父亲在书房内藏起的那张东西,他确信父亲已经入睡,这才悄悄从父亲的衣袋中找出那张方子,匆匆扫了一眼,薛世纶的记忆力惊人,虽然只是浏览了一遍,但是他已经将整个方子的内容全都强记下来。
张大官人看到对方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招数,心中不由和-图-书得大怒,他的身躯只是微微一侧,闪过刀锋,再看时,已经鬼魅般出现在距离那名黑衣人不足一米的地方。
张扬笑道:“一起吃!”
张扬笑道:“擅闯私宅,不怀好意,我就算杀了你们也是正当防卫。”
张扬道:“果然是你,黄闲云派你来的?”他向前踏出了一步,一股强大无匹的压力将柳生道正笼罩,柳生道正在这股压力下苦苦支撑,只觉着周身如同被无形的绳索缚住,越困越紧。
薛世纶笑道:“爸,您不能以老眼光看我,我虽然是资本家,可我赚得都是外国人的钱,赚外国人的钱,在中国做慈善,这种行为难道不值得表扬吗?”
薛老笑道:“拿不出手,等我再练几天写一幅好的送给你。”
往事已矣,如今薛世纶在商场上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同时也意味着他过了政治黄金期,以他现在的年龄就算重返政坛也不会再有什么发展了,薛老低声道:“未来要看周家了!”
薛老认为这个大儿子悟性不足,目前的位置已经是他的极限,即使赋予他更大的权力,他只会力不从心。每次和大儿子交流之后,薛老往往就会想起三子薛世纶来。
薛世纶道:“你爷爷累了,已经睡了!”他来到女儿的身边坐下,接过薛伟童递来的茶盏,抿了一口又道:“童童,最近爷爷身体怎么样?”
张扬从院墙上跳了下去,他缓步来到陈雪面前,向陈雪笑了笑,将手中的夜宵递给她:“你去厨房热热,等我打发了这两个畜生陪你吃饭。”张大官人说得轻描淡写,压根没有把这两人看在眼里。
车行中途,忽然下起了夜雨,张扬不得不放慢了行车的速度,来到香山别院门前的时候,他拿着夜宵正准备走进去,忽然留意到不远处停着一辆车,张扬皱了皱眉头,罗慧宁明明告诉他章碧君的那些人已经离去了,可是这么晚了,为什么还有车停在附近?
陈雪道:“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秘密,不过这里应该好好修葺一下了。”
薛伟童道:“很好的,这段时间还跟着张扬一起学了什么养生拳,锻炼的劲头比以往要大许多。”
灰衣人一言不发,再度向张扬发起攻击。武士刀在虚空中幻化出千万个刀影,铺天盖地向张扬攻击而至。往往像这种攻击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看着攻击的势头很猛,漫天刀光无所不在,但是绝大多数都是虚招,真正致命的只有一刀。
“有什么不舍得的?钱财只是身外之物,该享受的我都享受过了,我赚钱并非是为了看着数字积累,而证明自己的能力,寻求一种自我满足,我厌倦了,真的有些厌倦了,对我来说商场上的成功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薛伟童道:“还说我呢,你整天世界各地的乱飞,爷爷最想在他身边陪着的人是你!”
薛世纶道:“就算到了伟童的下一代,一样可以衣食无忧。”和图书
在和章碧君今天近乎坦白的对话之后,张扬知道章碧君再派人跟踪自己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她已经表露出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愿,目前章碧君的手中没有将他落罪的确实证据,而他同样也抓不住章碧君的毛病。搁置矛盾是他们目前最明智的选择。在薛老出面维护张扬之后,章碧君方面显然不敢轻举妄动。
张扬的身法实在可以用神出鬼没来形容,黑衣人惊恐地睁大了双目,深棕色的瞳孔也在瞬间增大。张大官人出手毫不犹豫,拳若奔雷,从下到上砸在黑衣人的下颌处,打得他身体倒飞了出去,口鼻间鲜血抛物线状飞出。黑衣人身体在空中去势头不歇飞出五米的距离方才重重落在地上,砸在花盆之上,将好好地一株仙人掌砸得粉碎,可怜不知有多少倒刺扎入了他的体内,那黑衣人躺在地上,连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口鼻之中冒出汩汩鲜血。
张大官人眯起双目,看破灰衣人的攻势,自从修炼大乘诀之后,他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跃升了一个台阶,轻易就可以辨识出危险所在,张扬只出了一刀,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刀,轻描淡写地破去了灰衣人隐藏于漫天刀影中的杀招。
薛世纶悄悄退了出去,掩上房门,来到楼下,看到女儿薛伟童在客厅内等着他,他来到女儿的身后,笑着抚摸了一下她的短发。
薛世纶笑了笑,虽然是匆匆一瞥,仍然看到上面写着几味中药的名称。他关切道:“爸,您最近身体还好吧?”
张扬点了点头:“干妈,又给您惹麻烦了。”
对于这位干妈的关心,张扬表现出相当的感动,他对电话道:“干妈,事情已经过去了!”
记住之后,他又将方子放回原处。
罗慧宁微笑道:“只要你没做错事,惹点麻烦算什么!”
薛老摇了摇头道:“难啊!”
张扬道:“回去告诉黄闲云,今晚的事情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连他一起打!”他指了指地上仍未爬起的那名黑衣人道:“带着他一起滚!”
薛老禁不住笑道:“你少拍我马屁,我这一辈子两袖清风,一切都献给党和人民,没想到生了个资本家儿子。”
张扬的身体向右横跨一步,手掌先前一探,刚才那名黑衣人掉落在地上的武士刀被一股无形吸力所牵引,朝张扬的掌心飞去。
薛伟童道:“爸!爷爷呢?”
张大官人道:“两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孩子,要不要脸?有种的跟我打过!”
灰衣人丝毫不为张扬的话所动,缓缓移动刀身,指向张扬,左手握在刀柄之上,与此同时,他的左脚向前跨出了一步,踏在院中的青石板上,喀嚓一声,青石板竟然从中龟裂开来,地上的积水为之一震,向上飞溅,此人的下盘功夫极其稳健。
张扬在附近买了一些夜宵,开着他的坐地虎前往香山别院。
薛家在政坛上唯有用人才凋零来形容,只有老大薛世聪在黔南当http://m.hetushu.com书记,可是他的年龄偏大,步入政坛多年,也一直都没有什么太突出的执政成绩,可以说他在政坛的脚步几乎已经走到了尽头,即便是他拥有显赫的家世,但是为官也需要悟性的。
张大官人挺直刀身,用刀背挡住这一击,身体和灰衣人接近,用右肩狠狠撞在灰衣人的身体之上,那灰衣人踉踉跄跄退了数步方才重新站稳身形,双手握刀紧贴在右胸的位置。
薛老道:“钱是赚不完的,就算你积累了再多的财富,也不过是数字的堆积罢了,我不明白那又有什么意思?人生最达的意义并不是你赚了多少,而是你为这个世界留下了多少。”
张大官人叫了一声好,别的不说,单凭这厮的出手速度已经比刚才的那名黑衣武士不知强上多少。
薛世纶也知道父亲的心中是极其看重家门荣誉的,虽然这些老一辈的风云人物每个人都说自己不在乎,可是他们又有哪个能够真正放得下?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将门虎子的确大有人在,可是虎父犬子在这个世界上也并不少见,薛家在政治上的后继无人让父亲始终引以为憾。
张扬道:“他们有没有进香山别院?”
薛世纶没说话,慢慢将茶盏放下,低声道:“以后我会常常回来。”
张扬一把抓住武士刀,在灰衣人发动第二波攻击的时候,反手格住他的武士刀,双刀相遇,发出锵!地一声锐响,灰衣人刀锋倾斜,贴着张扬的武士刀向下飞速削去。
陈雪默默吃饭,并没有询问张扬从香山别院离去之后发生的事情。反倒是张扬自己忍不住了:“章碧君的那些人有没有过来找麻烦?”
张大官人向那名始终站在那里的黑衣人望去,用食指指了指他,然后,指尖转向地下。
张扬打开房间,看到房间内空空如也,桌上留有一张便笺,上面写着……我走了,用不了太久,我们就会再见面。
张扬道:“我早就看出黄闲云不会那么好心,这厮归还天池先生的六幅作品只是为了迷惑我们,或许另有所图。”
张扬道:“难道别院的地下还藏有什么不为我们所知的秘密吗?”
薛世纶道:“我其实一直都有一个想法,等我退休之后,捐出我的全部财产!”
薛老望着儿子:“真的?你舍得?”
张扬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灰衣人向前又跨出了一步,然后宛如憋住气的皮球一般弹射而出,手中武士刀划出一道急电,刺向张扬的咽喉。
薛伟童道:“可是爷爷已经八十多岁了,你以为他还有几年?”
张大官人虽然是匆匆一瞥已经看出那名和陈雪交手的黑衣人武功路数都不是中华武学。
无形的刀气隔空传递而至,灰衣人脸上的面罩被从中劈开,从额头到下巴划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微弱的光芒下,柳生道正一张惊恐的面庞显露出来。
张扬道:“风平浪静,雨过天晴!短时间内他们是不会m•hetushu•com再找我麻烦了。”
张扬道:“我不杀你,但是跑到我这里来,做些鸡鸣狗盗的事情,我也不能轻易将你放过!”他扬起手,掌影一晃,在柳生道正的脸上结结实实给了两记耳光,打得柳生道正的面孔顿时肿了起来,柳生道正羞愤交加,明明看到张扬出手,可是他偏偏就躲避不开,他知道自己的武功和张扬相去甚远,咬牙切齿道:“要杀就杀,你何必折辱于我。”
张扬笑了笑,将那张便笺拿起,缓缓撕碎。桑贝贝平安离去,他内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算暂时落地,以他对桑贝贝的了解,这丫头绝不会善罢甘休,不过经历这件事之后应该从中吸取一些教训,下次对付章碧君的时候想必计划更加周密一些。
张扬心中这个怒啊,心说这帮宵小之辈,趁着老子不在这里欺负起陈雪来了。那名一直站在角落的灰衣人觉察到身后的异样,他转身望去,却见张扬一手拎着打包过来的夜宵,一手握拳站在围墙之上,虽然距离还有十多米,可是一股强大的压力却已经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真正的高手从气势上就可见一斑。灰衣人双目微微一凛,两道冰冷的寒芒落在张扬的脸上。
陈雪摇了摇头道:“全都撤走了,我本以为事情会就此平息,却想不到还有人深夜潜入。”
电话是干妈罗慧宁打来的,今天上午罗慧宁一直没有联系上他,所以也颇为紧张。
张扬叹了口气道:“不就是出刀吗?你他妈装什么逼?”
薛世纶点了点头道:“爷爷老了,你要多陪陪他。”
陈雪足尖一点向后疾退,她轻功虽佳,可是明显欠缺实战经验,张扬留意到那黑衣人的右后方还有一人灰衣蒙面静静站在那里。
薛世纶凑了过去:“爸,上面写的什么?让我欣赏一下您的书法!”
薛老道:“那又怎样?难道能改变你资本家的本质?”
那名正在进攻陈雪的黑衣人听到说话,手中刀锋一顿,就在此时,陈雪的手掌已经由白转红,然后又变成近乎半透明的色彩。
薛世纶道:“您为什么会这么说?”
薛世纶道:“再过两年,爸就彻底退休,老老实实在家里陪着他老人家。”
“过去了?”罗慧宁显然还没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灰衣人的右手绕向颈后,缓缓从身后抽出武士刀,刀如一泓清水,在夜色之中摇曳,右手将刀尖垂向地面,和身体呈三十度的夹角,夜雨洒落在刀身之上,飞溅出一片凄迷的刀光。
灰衣人手中刀顺势逆时针旋转,切向张扬的双腿,这厮的刀法阴损狠辣。
薛世纶道:“有时间,我跟您学习一下。”
风雨中隐约传来打斗之声,张扬内心一惊,他腾空一跃,身躯已经稳稳落在院墙之上。
陈雪道:“他过去曾经在这里跟随先生学习过,或许他也知道了一些地下的秘密。”
薛老道:“不知道有多好,对了,张扬还专门教给我一套养生拳法,要不要我打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