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62章 追究责任

徐建基也火了,向陈安邦道:“陈安邦,你只管报警试试!”
两方人马正在对峙不下的时候,张大官人总算不紧不慢的发话了:“春猜之前是不是服用过某种可以增强体质的兴奋药物?”他通过春猜的脉相已经察觉到春猜的身体有问题,这种脉相应该是通过药物达到短时间内刺激身体机能,以激发自身潜力的表现。
安达文道:“给死者一个交代。”
张扬示意谷献阳帮忙扶起春猜,他忽然一掌就拍在春猜的天灵盖上,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春猜身躯一震,张扬反手又抽了春猜两记清脆的耳光,打完之后,抬脚就踹在春猜的胸口。
张大官人认为这件事实在太过蹊跷,武功修炼到自己的这种地步,出手已经控制的随心所欲,他打春猜的两下虽然很重,但是绝不致命,即便是对待一个普通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对一个训练有素,抗击打能力超强的泰拳高手,这事儿肯定有古怪。张扬走过去想要看看春猜的情况,顺便检查一下他的伤情。却被安达文身边的一个人拦住,那人叫嚣道:“人都让你打死了,你还想做什么?杀人凶手!”
安达文道:“阿东,别胡说八道,张先生,你别见怪,我的手下不懂事。”
张扬皱了皱眉头,冷冷道:“你说话要负责任,别随便给别人扣帽子。”
安达文那群人走后,张扬他们也准备离去,谷献阳追上来道:“张书记请留步!”
谷献阳道:“不是这个意思,这是为了更好的保障选手的人身安全。”
张扬缓缓站起身,转向安达文道:“安总真是考虑的周到,如果出了人命官司,当然要通知警方才好。”
张扬却道:“且慢!”他向春猜道:“你还想要不要性命?”
安达文道:“我看还是赶紧送医院,陈公子说得对,通知警方,具体的责任认定交给警方。”这厮存心要把事情闹大,要把张扬置于困境。
春猜在上面的表演仍然没有结束,继续做着侮辱性的手势,这厮显得非常亢奋。
剃刀再也承受不住,噗通一声,扑倒在了拳台的地面上,鼻子嘴唇涌出了不少鲜血。
薛伟童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得火了:“陈安邦,这件事跟你有关系吗?你跟着掺和什么?既然敢上拳台,就要对这种事有所准备,就算是死了,也是他自己找死,愿得谁来?”
张大官人一探春猜的脉门,心中顿时就有了回数,这厮并没死,还有一口气,不过状况很不好,已经处于休克状态。从春猜的脉相来看,他休克跟自己刚才的一巴掌一脚没有直接关系。
薛伟童不屑道:“谁跟你是自己人?还真拿自己当盘菜!”
谷献阳是最高兴的一个,如果春猜死了,麻烦最大的就是他,他恶狠狠瞪了陈安邦一眼,冷笑道:“陈安邦,今天的事情,咱们改天再议!”话中充满了威胁的意味,陈安邦落井下石的事情他不会那么轻易算了。
安达文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虽然是稍纵即逝,张扬却看得清清楚楚,这不仅仅因为他的目光敏锐,更因为,从春猜的这次意外发生,张扬就认为是安达文在背后捣鬼,自然要多留意这厮。安达文吃惊的是这件事自己计划的非常隐秘,张扬怎么会知道?
电话那头陷入长久的沉默中,过了一会儿安http://m.hetushu.com达文才听到嘟嘟嘟的忙音声。
安达文和陈安邦交递了一下颜色,唇角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在他们的眼中,张扬显然陷入了这场精心布置的局,一旦他踩了进来,就会泥足深陷,无论他是否看出其中的奥妙,现在一切都已经铸成,想要化解这场麻烦是不可能了。
不少人想要凑过去看热闹,可是谷献阳让人把拳台隔离开来,打黑市拳比现实中的职业比赛要危险得多,比赛的过程中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出现,谷献阳对有可能发生的状况都有了心理准备,也做好了方方面面的防御措施,他一方面组织人员对春猜进行抢救,另一方面开始安排客人有序地退场,当然张扬和安达文那帮人并没有走,张扬是这次事件的主要责任人,而安达文则是春猜方面的利益代表,这次他毫无意外的站在了张扬的对立面。
张扬正准备离去的时候,春猜指着张扬又指了指自己的屁股,意思是你只够给我擦屁股的资格,现场发出一阵哄笑,笑得最响的要数陈安邦,这货现在总算有了种扬眉吐气的感觉,看着张扬被侮辱,心中就是爽。
那个叫阿东的小子脾气非常火爆,听到薛伟童的这句话,不由得怒吼道:“八婆,你说什么,再敢……”
春猜咬了咬嘴唇。
谁也没料到张扬就这么一巴掌外带一脚就把春猜给揍成了这幅模样。
张扬也没想到会这么重,自己明明没怎么用力啊,就是一巴掌外带一脚而已,难不成真的会打出人命。薛伟童也看出情况不太妙,向张扬道:“走吧,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要继续搞下去,停止针对他的一切事。”
安达文愣了一下:“什么?”他并没有听懂对方的意思。
安达文向远处的张扬看了一眼,他摇了摇头道:“太晚了,春猜好像没救了!”
徐建基毕竟为人老道,他看到情况不妙,向谷献阳道:“谷老板,我看还是赶紧送医院吧,千万不要耽误了治疗,出了问题,你作为主办方可是要负责任的。”徐建基这样说的目的也是为了帮助张扬推卸责任。
薛伟童望着一旁面露得意的安达文,心中说不出的恼火,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拿起电话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可是电话却处于占线中。
张扬转过身去,望着满面笑容的谷献阳道:“谷老板找我有事?”
一旁陈安邦道:“可看起来好像真的死了,要是死了这件事麻烦就大了。“薛伟童怒道:“什么麻烦就大了?他既然敢上台去比赛,就要对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好心理准备,技不如人,责任总不能赖到别的人身上。”她当然竭力维护张扬。
春猜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两只大眼睛凶相毕露的望着张扬。
春猜并没有马上跟上去给予他第二次攻击,而是向拳台的中心退去,拉开了和剃刀的距离,这段时间剃刀已经得以喘息,成功的转过身来,他看到春猜助跑了两步,陡然腾空而起,在空中发出一声怪叫,屈起的双膝居高临下向他的胸口砸来。
春猜听张扬说完之后,表情变得极其惊恐,张扬道:“还想活命的话,三天内过来找我。”
张扬正准备动手施救的时候,又是那个阿东扑了上来,叫嚣着:“你别碰hetushu.com他……”
春猜慢慢坐起身来,双目茫然,他下意识地摸了摸面颊,只觉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胸口感觉到翻江倒海般难过,忽然一张嘴,当众呕吐起来,现场围观的不少人赶紧转过头去,这场面实在太恶心了。
安达文道:“谷老板说和你没有关系,那你的意思是说所有的责任都是张先生的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很痛心,很难过,春猜是我的好朋友,咱们不是常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大家切磋武学,点到即止,可没说要以性命相搏,现在春猜死了,作为朋友,我不可能不查清这件事,难道为了掩盖责任就让他不明不白的这样死了?”
谷献阳慌忙拦在中间,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他实在是有苦难言,不想事情进一步恶化下去了,谷献阳道:“大家先住手,先救人再说。”
张大官人现在的境界自然是犯不着跟那个泰国人一般见识,再说了这种地下打黑拳的地方,就算自己跳上去三拳两脚放倒了泰国人,也没啥好满足的,只不过是沦为看客们的一个工具罢了。
张扬以传音入密道:“你注射了某种烈性兴奋剂,促使身体在短时间内达到了巅峰状态,但是这样的行为带来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如果你的身体不进行及时的调理,你绝对活不过三个月。”
现场看到又有好戏看了,顿时一起鼓掌。中国从不缺乏看客,越是遇到这种场面越是兴奋。
薛伟童有些后悔了,毕竟怂恿张扬上去比试的是她,现在惹了这么大一桩麻烦,虽然他们都有背景,也都很有些关系,可是如果那个春猜死了,今晚就是场人命官司,没那么容易摆平的。张扬又是体制中人,因此还不知要造成怎样的影响。
安达文此时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也搞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春猜为什么会突然苏醒,不是说注射这种药物之后,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体质,但是过后就会油尽灯枯?怎么张扬打了他一顿,这厮就醒了过来?
徐建基道:“人犯不着跟狗一般见识,老三,你别理他。”
躲过了第一次攻击却躲不过第二次,春猜的左肘关节狠狠砸在剃刀的头顶。
在双方针锋相对的时候,张大官人却没有参与,作为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人,仿佛这件事跟他无关一样,张大官人此时已经来到春猜的面前,握住了他的一只手掌,他满心疑惑,倒要看看春猜究竟是怎么回事?
安达文风向变得极快,他笑道:“春猜没事就好,大家都是自己人,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谷献阳苦笑着解释道:“这事儿真和我没关系,这个泰国人是那个香港商人安达文带来的,根本就是来搅局的,因为他我损失严重啊。”
梁柏妮摇了摇安达文的手臂道:“阿文,咱们先走吧!”
张扬道:“你听得懂汉语?”
安达文却道:“我不缺钱,徐先生,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我想问你,如果你处在我的角度上,看到朋友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会无动于衷,你会接受赔偿?”
安达文充满信心道:“他再厉害能有泰国拳王厉害?”
陈安邦对张扬的积怨已深,看到眼前的情景,心中乐开了花,无论这场比赛的出发点是什么,现在春猜出了事情,张扬就得承担责任,如果春猜死了hetushu•com,张扬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身的干系。陈安邦自从第一次和张扬相逢,每次交手都处于下风,看到眼前情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他掏出手机开始拨打110报警。
安达文点了点头,跟着徐建基来到一边,徐建基低声道:“安先生,明人不说暗话,我这人做任何事都喜欢开诚布公,现在人已经成了这幅模样,你想怎样?”
铃声过后,春猜呀地一声怪叫冲向张扬,张大官人身体一晃,身影倏然就来到了春猜面前,扬起手一记耳光,打得那个清脆,啪!地一声打得春猜原地就转了一个圈,然后抬脚就把这厮踢飞了出去,春猜在张扬的面前根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身体腾云驾雾般飞起,正落在安达文面前地上。
春猜上前还要攻击,被裁判给拦住,开始读秒,场下不少人仍然在帮助剃刀鼓劲,可看到这厮的模样根本是爬不起来再战了。
在落井下石方面陈安邦比起安达文更加彻底,他那边正准备报警,谷献阳看出苗头不对,慌忙过来道:“安邦,要不,先送医院再说。”谷献阳不想事情闹大,这件事闹大对他没有好处,单单是组织黑市拳,涉及地下赌博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在谷献阳眼里陈安邦只是一个小字辈,在他开始在京城太子圈中混出名头的时候,陈安邦还只是一个撒尿和泥玩的小孩子,谷献阳认为陈安邦应该给自己这个面子,也一定会给自己这个面子,可往往人的想法和现实总是存在差距的。陈安邦偏偏就不给他这个面子,陈安邦道:“谷总,人命关天呢!”
安达文道:“还是让警察来处理,人命关天啊!”他摸出电话,可没等他拨打号码,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很郑重地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现场欢呼之声四起。
张扬摇了摇头道:“虽然不认识他,但是认识安达文和陈安邦,这泰国猴子是两人训练出来的一条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别搞事!”
再看春猜躺在地面上,进得气不如出气多,没多久手脚就剧烈抽搐起来,周围人被吓得惊叫连连。安达文躬下身握住春猜的手,似乎在探他的脉门,然后又贴在他身上听了听心跳,忽然大叫道:“快请医生过来!他快不行了。”
安达文微笑望着徐建基,意思是咱们走着瞧。
徐建基道:“开个价吧!”他试图用钱来摆平这件事。
谷献阳道:“张书记,您要是上台就得签协议。”
陈安邦道:“我看还是报警,人命关天,可不是好玩的。”这厮对张扬一直都恨得牙痒痒的,抓到了落井下石的机会绝不犹豫。
安达文微笑道:“马上就要九七了,没有什么香港人还是京城人,大家都是中国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当然会奉行公平这两个字。”
安达文看到张扬的嘴巴在动,可是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心中好不奇怪,其实和他一样奇怪的大有人在,谁也不会想到张扬的这手功夫就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除了目标对象之外,其他人根本听不到任何的声息。
张扬对自己的出手很有信心,刚才的一拳他对分寸把握的很好,不应该致命,可是春猜偏偏就躺倒在了拳台上,张扬已经明白了整个过程,从春猜上台到他向自己发起挑衅,十有hetushu•com八九都是安达文在故意安排,其目的就是针对自己,张扬绝不相信今天发生的事情只是偶然。
再看春猜,被张扬这一轮痛揍之后,胸膛居然起伏了起来,他的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周围人发出惊呼,其中有失落的,如陈安邦之流,也有惊喜的,如谷献阳、薛伟童等,今天的问题所在就是春猜的死活,如果春猜没事,所有的麻烦自然迎刃而解。
这次事件围绕张扬和春猜进行,不过事件的中心人物一个躺在地上,一个不慌不忙的检查着春猜的脉门,连安达文也不得不佩服他的镇定。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嗨你妈,老子又不认识你,跟你无怨无仇的,不过他心中明白,这泰国猴子是安达文弄过来挑衅的,台上春猜又嗨了一声,用手指了指张扬,然后指了指拳台的地面,意思是,你只要赶上来,我就把你给打趴下。
现场一片惊呼,谁也没想到这个泰国人上来没几招就把剃刀给放倒了。当然发出惊呼并不是因为他们为剃刀的命运担忧,他们心疼的都是自己的钱包。
啪!地一记清脆的耳光,却是安达文狠狠出手了,他下手毫不留情,打得阿东半边面孔高肿起来,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安达文怒斥道:“混账东西,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怎么敢这么对薛小姐说话?”然后他笑眯眯转向薛伟童道:“薛小姐,不好意思,我对手下人缺乏管教,都是我的不是。”
薛伟童已经按捺不住了,她怂恿张扬道:“三哥,你上去把他打趴下,让他见识见识真正中国功夫的厉害。”
薛伟童虽然脾气不好,可是她也犯不着和一名下人一般计较,再说这件事肯定是安达文故意而为,否则那个什么阿东才不会有这样的胆子,薛伟童道:“这儿不是香港,还是约束好自己的行径,千万别跌了跟头,摔个鼻青脸肿可不好看。”
裁判过来想说什么,张扬摆了摆手道:“不用说,我只要一招!”
还没走近张扬的身边,薛伟童忍不住了,她上前一脚就踹在阿东的小肚子上,薛伟童也不是吃素的,压了这么久的火,必定要找一个方式好好宣泄一下,薛伟童从小就当男孩子养,绝对是巾帼不让须眉,这一脚的份量可真不轻,别看那个阿东长得五大三粗,被薛伟童这一脚踹实了,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现场医生慌忙拎着医药箱赶了过去。
徐建基道:“责任肯定要查出,可是究竟要谁来负责大家心里都有回数。”他向安达文道:“安先生,咱们借步说话。”
听到张扬的话,薛伟童不由得笑了起来,她感觉张扬形容得很是贴切:“三哥,这条狗正冲着你叫呢。”
谷献阳点了点头道:“一场虚惊,今晚的事情多亏了张书记,所以我想请你喝点酒,给你压惊,也给我自己好好压压惊!”
剃刀诧异于对方惊人的弹跳力,他举起双手想要去挡,可是春猜坚硬的双膝采用这样的方式,其攻击力增强数倍,砸在剃刀的双臂之上,撞得剃刀向后靠去,依靠绳圈的防护方才没有跌出拳台。
张扬看了看安达文的方向,发现他仍然在看着自己,张扬感觉到这厮今天来肯定抱有目的,拳台上春猜伸手指着张扬:“嗨!”
安达文点了点头,形势急转直下,他留在这里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他让阿东去扶起和_图_书春猜。
春猜的目光扫向下面,他叽里呱啦的大叫着,  意思是谁敢上来。
徐建基点了点头,目光转冷道:“我明白了,安先生,有句话我必须要提醒你,做人要留三分余地,于人于己都未尝不是什么好事,这儿是京城,你一个香港人以为在这片地方能够搅起风雨吗?”徐建基显然已经动怒。
安达文听出她这句话分明是冲着自己所说,淡然一笑,他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春猜道:“我看还是报警吧。”
听到报警两个字,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谷献阳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是比赛的组织者,如果真死了人,最麻烦的应该是他,当然张扬也不会摆脱责任,他也觉着这个安达文今天是有备而来了,安达文针对的应该是张扬,可是自己却不免被牵累进去,谷献阳道:“我早就说过,只要上拳台,就要做好承担风险的准备,事先他已经签过了免责声明,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和我没有关系。”
周围人看着,就连原本站在张扬这边的人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春猜虽然可恶,但是毕竟已经奄奄一息了,张扬接连对一个濒死之人出手,这也太过分了,难道张扬还嫌这厮死得不够快?
张扬一听也有些不高兴了:“怎么?你想我跟你签生死文书?”
徐建基看得清楚,他低声道:“三弟,你认识他吗?”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薛伟童忍不住了,叫道:“猴子,信不信我三哥打得你满地找牙?”她拉着张扬的手臂道:“三哥,不能忍啊,你忍我也不能忍,你不上我上!”
张扬道:“别弄那麻烦事,你跟他签好就行了,我一定没事。”张大官人走到拳台旁边一个飞跃,跳过绳圈来到拳台之上。
春猜愣了一下,怔怔地望着张扬,这厮并非是对汉语一窍不通。
谷献阳走了过来,徐建基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道:“老谷,怎么回事儿?你的这帮拳手还干出侮辱客人的事儿?”
陈安邦对徐建基还是非常忌惮的,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得有些犹豫了,他向安达文看了看。
徐建基道:“公平在任何社会任何地方都只属于一部分人,我想这两个字绝不会站在你那一边。”
张扬道:“我得去教育教育这孙子。”
谷献阳心中这个怒啊,麻痹的你陈安邦算个什么东西?这件事跟你有关系吗?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和安达文两人是穿一条裤子,今天过来存心是砸场子来了,其实但凡有点眼力都能看出今天这件事非常的蹊跷,从春猜上台挑战,到他对张扬出言不逊,利用激将法激他上台,整件事就是一个阴谋,如果张扬选择忍耐,最多也就是被这帮人埋汰几句,可是张大官人的脾气绝不会忍气吞声,最终还是按捺不住火气跳上了拳台,结果落入了现在的困境。
张扬道:“就你这样子上去还不是挨打的份儿。”他胸怀涵养是有了,可仍然不是什么好脾气,转身向拳台走了过去。
拳台下陈安邦低声向安达文道:“这小子不简单。”
剃刀被这一肘砸得眼前一黑,诺大的身子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他的意志也算顽强,慌忙抓住绳子,强自支撑着没有倒地,可是春猜借着就是一拳,这一拳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记摆拳,看不出如何精妙,力量也不大,可这一拳分明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