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64章 罢手也难

秦清一张俏脸红到了脖子根儿,小声斥骂道:“流氓!你都是县委书记了,怎么说话还这么流氓?”
乔老没有回答,但是讳莫如深的表情已经确定了这一点。
薛老这才留意到薛伟童的眼圈红红的,他笑道:“傻丫头,怎么突然说这种话?诅咒我呢?我身体不知要有多好。”
张扬道:“虽然缩小了,但是仍然不能掉以轻心,短时间内还是不能饮酒。”
来到香山别院,看到院墙已经修葺一新,大门也重新油漆过,整个别院焕然一新,院子里地面上破损的青砖也重新更换,工人已经完成工作走了,陈雪顶着一方黄色手帕结成的帽子正在回廊内打扫卫生,阳光暖暖照在她的身上,她清丽绝伦的俏脸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色彩,俏脸上的两抹嫣红如此生动如此诱人,张扬站在远处不由得看得有些呆了。
张扬开了瓶大明春,给秦清倒了一玻璃杯,他端起酒杯道:“为了咱俩京城相逢,缘梦重温,干一杯。”
薛老停下脚步,望着西方天空中的晚霞,如锦似锻,瑰丽非常,薛老道:“年轻的时候很少懂得驻足去留意身边的风景,等老的时候,方才回想起无数的风景都被错过了。”
张扬离开薛老的房间,来到楼下的时候,看到薛伟童正在那里打电话,她柳眉倒竖冲着话筒恶狠狠地说着什么,看来正是追究谣言散步者的责任。
薛伟童走后,张扬慌忙解释道:“薛老,您的事情我没跟任何人提过。”
秦清道:“开会!”目光中却已经抑制不住对张扬的想念。
张扬道:“你别急,你们在哪里?”
梅因站在一旁已经泣不成声。
薛伟童道:“可是我刚刚在外面听说您生了重病……”
薛老道:“世纶,我死后,把我的骨灰撒在高山之上,我要看日出日落,我要看云起云生!”
乔老道:“最近张扬经常去他那里。”
陈雪指了指院中的两个大水缸道:“你帮忙把那两个水缸搬到东南角去。”
张扬朝她挥了挥手,又指了指门外,薛伟童向他摆了摆手,示意让他等自己一会儿。她冲着电话絮叨了五分钟左右,方才放下了电话,气哼哼道:“真是气死我了,居然有人说我爷爷生病了。”
薛老道:“无所谓,到了我这种年龄,早晚都会死,无非是早一天晚一天的问题,这次是散布我生病,过去还有人散布过我死。这种事既然是假的就千万不能认真,如果我认真了,那么我就中计了。”
清美人被张扬压倒在大床之上,一手掩住张扬凑过来的大嘴,却发现下方已经失守,张大官人早已挥军深入。
张扬把春猜和梅因带到了平海驻京办,让洪卫东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房间,毕竟春猜和梅因的护照都已经丢了,身上也没有什么钱,住在这里不失为最好的选择,又给春猜开了几付中药,让梅因拿去熬好给春猜服下,做完这一切已经是中午了。这才想起需要给罗慧宁打个电话,那边罗慧宁也已经回到了香山别院,听说张扬刚来就走了也颇为诧异,张扬在电话中将发生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罗慧宁对他乐善好施的行为大加赞赏。
秦清住在319房间,张扬跟着她来到了房间内,一走入房间内,张大官人伸手扯住秦清的手臂,就将她软欲温香的娇躯抱了个满怀,秦清嘤!地一声投入到张扬的怀抱中,话瓣般的柔唇被张扬蜜蜂般捉住,用力地吸啜起来。
张扬道:“你身手不错,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地,没必要去冒这么大的风险打黑市拳。”
薛世纶最近都在京城,每天晚饭后,他都会抽时间陪父亲去后面的小山散步,薛老的步幅很大,频率却很慢,薛世纶耐心地跟在父亲的身后默默走着。
春猜满面羞惭道:“张先生,当初不是我诚心跟您作对,是安达文给我钱让我这样做。”
张扬道:“你们暂时在这里安心住下吧,费用方面不用你们操心,至于护照的事情,我会让人帮你们补办。”
秦清道:“总算有点正经和-图-书摸样了。”
秦清在张扬灼热目光的注视下不由得又感觉到娇躯有些发热,轻声啐道:“你老盯着我看做什么?”
乔振梁道:“爸,我明白了!”
张扬道:“大概是来京城太久了,有些想家了。”
秦清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轻声道:“薛家和乔家的关系如何?”
高手偷情总是方便一些,更何况张大官人这种学过反跟踪的高手,这厮浑身舒泰的来到酒店大堂,这才想起忘了和洪卫东打招呼,刚才和秦清缠绵的时候,他生怕有电话打扰,把手机给关上了,刚一打开手机,洪卫东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却是洪卫东安排好了酒宴,约他晚上一起吃饭。
薛老内心一沉,板起面孔道:“胡说八道,我生病不告诉自家人,难道会告诉外人?你这丫头再胡说,真要把我给气病了。”
张扬道:“大概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张扬道:“我听说乔老和薛老是多年的老朋友。”
薛老道:“你刚刚不是让我一个月后过去找你复诊吗?”
乔振梁鼓励张扬道:“好好干吧,争取早一天让滨海换个样子。”
薛老道;“你的确不太适合做官,可是谁也没规定当官一定要成为什么样子,官场中多几个像你这样的小子倒也不错,至少不会搞得官场之中死气沉沉,”
薛老笑着摆了摆手道:“你先出去吧,我和张扬研讨书法呢。”
张扬点了点头道:“您老打算什么时候去滨海?”
乔老漫不经心道:“你薛伯伯的身体可能不太好。”
薛世纶道:“我没这么想过,爸,您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
“怎么叫瞎折腾,你是我结拜三哥,你要走了,我当然要送。”
就算乔振梁是农业部长,要和薛老作对也要经过审慎的考虑,如果乔老不点头,他是不敢这样做的,张扬从这件事很容易就推测出,乔家和薛家之间并不和睦,乔家刚刚经历了一场政治危机,虽然已经平安度过,可是元气受损不小,在这种状况下,乔振梁仍然出手,足以证明双方矛盾之深。张扬甚至推想到,之前乔家的那场危机,薛家就是始作俑者。
乔老微笑道:“明白什么?”
乔振梁马上明白了,父亲一定从张扬的动向中觉察到了什么,北港市委书记项诚突然转变态度肯定是因为薛老的缘故,短时间内能让薛老对一个年轻后辈如此青睐的原因绝不是书法,虽然薛老喜欢书法,但是远到不了痴迷的地步,乔家父子对张扬还是非常了解的,能让薛老悉心帮助一个后辈的原因极有可能是为了还人情,薛老这个人是轻易不欠别人人情的,而张扬能让薛老欠他人情也肯定不是一幅字,乔振梁望着父亲的表情,低声道:“薛伯伯生了重病?”
秦清听说薛老得了重病,张扬可以帮他治疗,在这件事上薛老显然欠了张扬一个大大的人情,所以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对张扬的态度才会发生突然的转变。秦清道:“过去我一直担心你和北港市领导搞不好关系,现在看来问题已经解决了。”
秦清道:“高层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够猜透的,就算我们猜到了其中的缘由,也改变不了什么。”她伸出手握住张扬的大手道:“不过你在滨海的日子只怕就不会好过了。”
乔振梁道:“做事要有始有终,不可以因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乔振梁连连点头。
秦清道:“友情无关于政治,他们这样的伟人分得更加清楚。”
对于这件事未来的发展,张大官人爱莫能助了,他打心底生出一种无奈,甚至连薛老都看出了这一点,离开京城之前张扬为薛老治疗后,薛老道:“我感觉自己最近的情况好了许多,新近的检查表明,我肝部的癌肿缩小了不少,如今直径已经不足2cm。”随着病情的好转,薛老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男女之间表达思念的方法有很多种,张大官人采取的是最直接深入的一种,很好的慰藉了秦清的相思之苦,这厮折腾完了,还要很小心的探听外面的m.hetushu.com动静,确信无人在走廊上经过,方才悄悄离开了房间。
“德行!”秦清一边娇嗔,一边抬脚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下,这一脚当然不会用力,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还是喜欢你夹我!”
薛老笑道:“我打算彻底把酒给戒了!”
乔振梁道:“看来项诚已经服了软。”
秦清有些惊奇道:“连薛老你都能请动!”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秦清重新沐浴过,换了一身灰色套装,显得高贵端庄,不过脸上因为张大官人带给她的潮红尚未能完全退却,清美人虽然已过而立之年,可是岁月却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这和张扬教给她的内功有关,而且自从和张扬研习双修之术开始,她的肌肤越变越好,比起青葱少女也不遑多让。秦清因为工作的缘故很少使用化妆品,偶尔使用也只是画些淡妆,更引起了不少女性的艳慕,平日里没少有人找她询问保养秘诀,秦清的保养秘诀还真的难以启齿,总不能告诉别人这是她和张扬阴阳双修的结果,所以只能说自己没什么秘诀。外人也就认为秦书记是天生丽质,是学不来的。
薛伟童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张扬道:“我也这么想,如果乔家之前的事情是薛家搞出来的,那么乔部长借着这个机会报复薛家也很有可能。”
薛伟童道:“今晚别安排什么事情,我组织一下京城的几个哥们给你送行。”
张扬道:“是我!你是哪位?”
乔振梁静静倾听着父亲的话,没有打断他的意思。
张扬是真有事,最近香山别院在罗慧宁的张罗下维修,已经接近尾声了,张扬因为诸事繁忙一直都没有去过,今天刚好抽时间过去看看。
张扬点了点头:“来了!”
乔老道:“人在官场上走了这么久,想找到一个真心的朋友很难,但是任何时候都不缺少敌人和对手,到了我们这种年纪,自己想放下了,可是别人却看不得你放下,稍不留神他们就会冲上来给予你致命的一击。”乔老叹了口气道:“选择了这条路,你就不得不一直走下去,直到有一天你真真正正的闭上了眼睛。”
秦清搂住张扬的身体,附在他耳边,娇嘘喘喘道:“我好想你……”
春猜一脸窘迫道:“我的钱和护照都被人偷了,正应了你们中国人的那句老话。”
秦清道:“别胡说八道啊,我这次来可不是冲着你来的,明后天连续两天会,后天晚上就回去。”
张扬道:“大明春,江城酒厂的新产品,我刚刚说动薛老给他们题字。”
薛老道:“什么叫宰相肚里能撑船?就是要告诉你,官当得越大,就得越能受气。”
通过这件事,张大官人对政治这两个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张大官人闻言内心怦然一动,他转过身去,却见秦清身穿灰色长裙,双手负在身后,笑盈盈望着自己,张扬压根也没想到秦清会在这里出现,他笑道:“秦书记,您何时来得京城?”
此时服务员送菜过来,两人同时正襟危坐,彼此目光相遇都觉着对方的样子特好笑,唇角露出会心的笑意。
春猜连连点头。
薛伟童道:“那好,就听你的!”
张扬谢绝了他的好意,他刚刚和秦清约好了出去吃饭,现在是分头行动,以免被熟人撞到。
张扬嘿嘿一笑,一口喝了半杯酒,秦清嘴里虽然不承认,可她这次来京参加什么优秀城市规划展根本并不重要,主要的目的还是找一个借口过来探望一下自己,要说自己去了滨海之后,两人之间的交往反倒不方便了,秦清是东江新城的一把手,张扬是滨海一把手,两人在当地都是众人瞩目的人物,所以秦清虽然很想张扬,但是也要考虑到影响,不方便去滨海看他。张大官人去滨海之后,下车伊始,政务繁忙,也没有时间去东江探望秦清,所以两人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平时都是通过电话交流,虽然说不尽的绵绵情话,可是终究不比面对面交流来得直接,来得酣畅淋漓。
张扬道:“办事还是开会http://m.hetushu.com?”
那女子将所在的地方说了一遍,张扬一听就在西城的某家旅馆内,他并不担心春猜会再设圈套陷害自己,当初春猜服用那种兴奋剂就对身体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后果,他之所以让春猜三天内过来找他,原因是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春猜就会留下相当严重的后遗症。
张扬道:“刚跟你爷爷说了,他下个月要去北港看看,一转眼咱们又见面了,再说了,我今儿又不走,还得在京城呆到周末,走之前咱们哥几个找个地方吃顿涮肉就成。”
春猜道:“他们欠我一百万,我去找他要钱,结果被他的四名手下围殴……我的右腿也被打断了……”
张扬直接驱车去了约好的东来顺,叫了个小包,这边刚把菜点好,秦清也到了。
张扬笑了起来,薛伟童说得不错。
春猜道:“他们有枪,我只有挨打的份儿!”
乔老道:“当年我面瘫的时候,除了自家人以外也没有其他人知道,到了这种年纪,总会变得谨小慎微,生怕自己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外面的轩然大波。”
张扬道:“谣言止于智者,你要是认真,你就上当了。”
薛老不禁笑了起来:“我说是你泄密了吗?”他端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虽然想守住这个秘密,可是我一早就明白,这个秘密守不住,就算你不说我不说,还有其他人知道。”
张扬道:“你还有救,不过那种兴奋剂的后遗症多少会遗留一些,照我看,以后你的神经系统会受到一些影响。”他先帮助春猜将右腿的骨折复位,然后道:“这里并不适合长住,我给你安排一个地方。”
薛世纶笑道:“爸,您在说我。”
“行了,你总是有说不完的理由。”
张扬笑道:“无所谓,项诚要是对我太好,我还真有些不适应。”
张扬望着春猜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厮既然要找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过来,这都过去四天了,他总算把自己想起来了。
张扬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他和我过去有些私怨,不过他假手于人实在太不厚道。”
薛伟童道:“三哥,我最烦你这种故作高深的样子,事情没发生在你头上,要是搁你身上,你比我还生气。”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也觉着问题解决了,可是农业部似乎要继续追究滨海开发区占用农用耕地的责任,而且要将这件事当成反面典型来抓。”
薛伟童看到爷爷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的样子也不像有病,舒了口气道:“回头我找到那个胡说八道的家伙扯烂他的嘴巴子。”
秦清媚眼如丝一边挣脱一边指着窗帘,张扬吻着她贴着墙根向窗口移动,秦清伸手去拉窗帘,窗帘刚刚拉上,室内的光线顿时黯淡下来,却感觉到长裙内倏然一凉,已经被这厮扯成了真空。
春猜蒙受张扬如此大恩一时间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
张大官人不失时机的奉承道:“您老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
乔振梁微微一怔,他向前探了探身子。
薛老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来日无多了,所以想挤出点时间来陪陪我?”
薛老摇了摇头,低声道:“你没必要留在京城陪着我,海外这么多的生意,你只管去忙,我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检查结果你也看到,我处于恢复的过程中。”
薛老的笑声未落,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获得他允许之后,薛伟童大步走了进来,她一进门就关切道:“爷爷,您没事吧!”
春猜道:“我后来才明白这个道理,如果不是您救我,我可能早就死了。”
那女子在电话那头抽泣起来:“张先生,求求你救救他……他的情况很差,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张大官人道:“对一个正常男人来说,适当的流氓一下是必须的,这才是真实,要是一个男人一辈子都不说一句流氓话,那么这货要不就是不正常,要不就是特虚伪。”
薛老自然不信,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道:“记得!”他当然记得春猜,上次因为春猜险些中了安达和图书文的圈套,不过事后他将春猜救起,还告诉春猜三天内要来找自己治病,可是从那次之后春猜就失去了消息,没有按照他所说的时间过来复诊。
张扬帮助春猜,只是觉着他被安达文利用的可怜,倒没有想他回报的意思,他安慰了春猜几句,转身离开了春猜的房间,梅因一直将他送出门外。
公众场合,不时有熟人经过,两人虽然心里对对方都想念的不得了,可表情上还要装出平淡无奇的样子,说的话也是公式之极。
乔老笑了笑没说话。
乔老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中午的时候,乔振梁回来了,去农业部任职之后,比起当初在平海要轻松得多,乔振梁几乎每天中午都会回来吃饭,看到张扬,乔振梁也是非常高兴,询问了他近期的学习情况,张扬简略地说了一遍,又把北港方面已经同意退耕还田的事情说了。
张扬笑道:“我帮你可不是为了图什么回报,我是觉得你是条汉子,就这么废了实在太可惜。”
张扬离去之后,乔振梁不禁笑了起来,他焉能看不出张扬今天前来的主要目的,他向乔老道:“这小子今天专门过来帮项诚当说客来了。”
薛老点了点头道:“过段时间,我去滨海找你。”
乔老笑了起来:“做任何事都是这样,要有恒心要有毅力,官场如同战场,不可以给对手喘息之机,抓住机会必须要迎头痛击,要让他毫无还手之力,彻底屈服!”
张扬这才知道春猜因何没有及时找到自己,他啧啧有声道:“以你的身手,按理说不会伤成这个样子。”
薛世纶的心头忽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难过,他低声道:“好!”
乔振梁欣慰道:“本来就该这个样子,好好的农用耕地就这么被侵占了,创造不出更有价值的效益,任凭土地荒芜,这就是一种犯罪!”
乔振梁道:“可是这么大的事情我却一点都没有听说。”
薛世纶注视着父亲,他留意到父亲昔日挺拔的背脊已经有些佝偻了,父亲的两鬓已经全是白发,无论一个人当年是怎样的强势,在岁月面前他终究要低下头来,父亲老了!
张扬道:“不知是谁在散步这件事。”
张扬道:“这件事是我挑起来的,刚开始的时候,乔部长还有些犹豫,不过现在反倒是他不愿罢手了。”
那女子的中文显得有些生涩:“你好,我是春猜的朋友,你还记得他吗?就是一周前曾经你交手的那个。”
陈雪察觉到身边的动静,抬起美眸,如水秋波在张扬的脸上扫了一眼,轻声道:“你来了!”
张扬正准备去和洪卫东去打个招呼的时候,听到身后一个温柔的女声道:“张书记在京城很忙啊!”
张大官人道:“越看越爱!”
张扬道:“清姐,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春猜道:“张先生武功高强,我根本不是您的对手。”
薛老道:“年轻轻的,整天胡思乱想什么?”
张扬笑道:“你要是死了,我的麻烦也就更大了!”
张扬向陈雪说了一声之后,马上驱车前往了那里,来到春猜所住的那家旅馆,张扬才发现这里的环境非常简陋,每天的房费也就是五十,春猜住在307房间,张扬敲响房门之后,开门的是一个挽着发髻的泰国女人,皮肤稍黑,不过容貌还算得上娟秀,确定张扬的身份之后,她的眼圈红了起来,引着张扬来到房内,看到床上春猜躺在那里,脸色蜡黄,那女人颤声道:“前两天还好好的,可今天清晨起来突然就是这个样子了,我让他去医院,他不肯,只说要找你。”
张大官人走了过去,按照她的吩咐将水缸搬了过去,摆放好位置之后,正准备询问干妈的下落,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张扬掏出手机,接通之后,听筒中传来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张先生吗?”
张扬道:“免了,别搞得那么隆重,大家平时都挺忙的,你就别瞎折腾了。”
张扬道:“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是不是?如果四天前找我,你肯定没事,现在……”他摇了摇头,来到床边,拉起春猜的手腕,方才和图书发现春猜的手臂上满是伤痕,有些诧异道:“你受伤了?”
张扬道:“我和市领导沟通过,他们已经同意将开发区迁址,新的地址我们也基本上确定了,要迁往滨海东北的盐碱地。”
张扬道:“那有何难,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把如何说服薛老的事情告诉了秦清,张扬在秦清面前从不隐瞒任何事,甚至包括薛老的病情他都毫无掩藏的告诉了秦清。
秦清禁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拉开被子,看到春猜的腿上绑着绷带,解开绷带,发现春猜的右腿红肿,骨折的地方到现在都没有正确复位。张扬道:“没去医院?”
薛老笑道:“人早晚都会有一死!”他已经走上小山之巅,双手叉腰,站在那里观望着西方天空的晚霞。
乔家父子的这番对话张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认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项诚既然让步,自己也没理由抓着开发区的事情继续扩大影响,张扬的党校轮训也接近了尾声,此时从北港方面传来消息,农业部已经派出专员重点彻查滨海开发区占用农用耕地的问题,这消息让张大官人头皮有些发紧,自己明明已经找过乔振梁了,也告诉他滨海开发区的事情已经得到了顺利解决,可他仍然没有停手的意思,要将这件事的影响继续扩大化,张大官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刚刚进入体制的生瓜蛋子,稍稍想了想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乔振梁围着这件事穷追猛打的原因很简单,他是要借着这件事对付项诚,乔振梁和项诚之间应该并无矛盾,打狗还需看主人,他追打项诚的目的是冲着项诚背后的薛老。
乔老道:“现在哪个城市不在搞开发,从东南沿海到西北边陲,一窝蜂的去上马开发区,好像一座城市没有开发区就没有发展,没有开发区这个地方干部就跟不上时代,这就是一种极大的思想误区,中国是个农业大国,我们的根本在农业,良田全都去搞工业开发,还有地方种粮食吗?没有粮食我们吃什么?难不成用工业产品兑换成钞票再去换农副产品?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你们农业部是该好好抓抓这个问题了。”
春猜目光呆滞地看着张扬,嘴角歪了歪,有气无力道:“我以为……自己没事了……”
春猜安顿好之后,张扬又过来看他,对张扬的热心援助,春猜感动的眼圈发红,握住张扬的手道:“张先生,您的大恩大德,春猜绝不会忘记,以后只要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只要您说一句,我春猜万死不辞。”
张扬起身告辞道:“薛老,我先走了!”
秦清道:“上午刚到。”
张大官人不得不感叹官场的复杂,自己的本意是利用乔振梁施压给项诚,而目的达到之后,却发现自己控制不了事情的发展,现在事情已经朝着乔振梁操纵的方向发展。
张扬笑道:“屋漏偏逢连夜雨是不是?”
秦清道:“他当然清楚项诚的背后依仗得是薛老,不愿罢手就是不怕得罪薛老,什么样的事情才能促使他这样做?”秦清闭上了美眸,轻声道:“难道薛家和乔家之前的那场变故有关?”
张扬道:“他让你上台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你战胜我,在你上台前,他给你注射了兴奋剂,依我看,注射量很大,他对拳台上有可能发生的后果早有预见,也就是说,他早就估计到你可能会因此而送命。”
张扬笑道:“我就是受不了气的那种,看来我当不了大官。”
薛老道:“你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啊!”
秦清喝了一口白酒,品评道:“这酒还不错!”
薛世纶道:“我的生意已经上了轨道,其实我在不在场也没有什么分别。”
春猜虽然智商平平,现在也已经知道自己从头到尾只是被安达文利用的一颗棋子,他惭愧道:“对不起,张先生,我给您添麻烦了。”
春猜道:“我本不好意思找你,可是今天感觉到胸口又开始疼痛,浑身麻木,我担心是服用强若龙的后遗症,我不怕死,可是我死了,梅因就没有人照顾……”梅因就是他的未婚妻,那个黑皮肤的泰国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