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69章 幕僚

张大官人听得瞠目结舌,忍不住连粗口都爆出来了:“我靠,这么多?滨海的那点儿财政根本不够吃的。”
张扬道:“啊!这事儿回头再说,我还有点事需要处理。”
刘建设走后,张扬拿起了电话,他给宋怀明打了个电话,电话中他把成立滨海保税区的想法向宋怀明说了。
宣传部长王军强道:“张书记,您说的很对,但是群众的基数太大,并不是每个老百姓都可以理解我们的方针政策,在目前的形势下,公示可能起不到良好的作用,反而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张大官人淡然笑道:“老刘啊,好好的,你承认什么错误啊?我今天在常委会上的发言虽然措辞激烈了一点,但是我是针对这一现象,并不是针对你个人,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张扬道:“我举一个例子,去年八月,昝世杰同志率领了一个十五人的考察团,前去澳洲考察畜牧业,说是去学习人家的奶牛喂养和奶粉加工。抛开咱们滨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畜牧业和奶业不提,我想算一笔账,考察团一行十五人,在澳洲一共考察了十二天,花费是五百多万,也就是说平均一天接近五十万元人民币,每人一天三万多,这个数字我不想去详细追究,单据看起来很完整,我就是想问一句,五百万能买多少头奶牛?这些钱是不是都该花?一个县城的考察团,出门坐飞机,还需要头等舱吗?去国外考察,为什么一定要五星级的大酒店住着?花这些钱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些钱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他们把钱交给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让我们挥霍,是因为他们相信我们这些父母官,相信我们可以把他们的钱用到正确的地方,相信我们可以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我不想站在道德的高度上去指责任何人,我只想问一句,当你毫不心疼的,大手大脚的去花钱,美其名曰公款支出的时候,你有没有去摸摸自己的良心,你有没有想过当年自己述职时所说的话,有没有想过自己紧握右拳站在党旗面前是如何激动的宣誓?究竟是什么改变了有些人的信仰?”
张扬道:“既然已经意识到了,就开始很煞煞这股歪风邪气。”
张扬道:“许县长高见,滨海去年的财政总收入八千五百万,单单是公费出国就花掉了一千二百万,你拿商家做生意相比,也就是说我们这一千二百万亏损了,见不到效益,白白打了水漂?”
这场常委会成了批斗会,张扬道:“关于公费的支出,近期我会让人拟订出一个具体的标准,到时候会拿出来给大家讨论。”
张扬心中骂道,展示你麻痹,就你这形象还他妈需要去展示?张大官人在官场混久了,人也变得有些虚伪了,心里骂着人家,脸上居然还能浮现出很友善的笑容。他微笑道:“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你是负责党群工作的,你要去那边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张大官人紧锣密鼓的筹备保税区事宜的时候,也没忘记节流这件事,常委会上他着重提出了公费支出的问题,张扬说到公费出国一事的时候,刘建设的脸就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他感觉自己在这件事上成为了出头鸟,现在这位张书记要枪打出头鸟,把他当成了首要目标。
王志刚道:“五亿是长远目标,咱们先不去想,一亿的资金缺口想要解决并不难,但是短期内要解决这件事恐怕不容易。”
张扬道:“滨海的土地恐怕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吧,经济开发区搞了这么久,也没见多少企业商家过来投资。”
张扬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显然王学海兄妹两人没能冰释前嫌。清官难断家务事,对于王家的事情张扬也不好过问太多,他把话题切入主题,今天叫王志刚过来的主要目的是让他帮忙解决钱的问题。
张扬道:“老刘啊,你到底是搞党群工作的,觉悟就是比其他同志要高,比起那些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出国考察的同志,你有了出国考察的机会,却要主动放弃,这种精神是值得表扬的。”
常委会结束之后,县委副书记刘建设第一时间来到了张扬的办公室内,首先向张扬诚恳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王志刚道:“想要让滨海的财政有所起色,必须要开源节流,开源可以想办法和-图-书,可节流必须要从源头抓起,张书记,我说句不该说的话,现在的节流都已经成了截留,公务支出已经成了一笔糊涂账,我举个例子,那财政局自身来说,去年新买了三辆汽车,共计一百一十万元,到现在那辆丰田商务车还留在车库里,九个月跑了五百公里,为此专门配备了两个司机,抛开他们的工资不言,一年因为这辆车而产生的保养维修费用是三万六,五百公里,三万六千元的保养经费,我都不知道是如何产生的,可一查单据,维修费、过路费、过桥费、汽油费,加起来还真凑足了这个数字,其中究竟有多少水分,就不得而知了,最有讽刺的意味的是,这两名司机去年还得了一个节油奖,也就是说其他的司机比起他们消耗更高。”
张扬心说你丫一搞党群工作的去资本主义国家学习什么?他的目光垂落到桌面上的报纸上,漫不经心道:“三十七个人,美国消费不低吧?准备带多少钱过去?”
张扬道:“不是这次考察去年就已经批下来了吗?”
许双奇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扬下面的话就太现实了:“你们这次组团去美国,是自己花钱还是公家花钱?”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不是不敢回答,是因为没有底气。
刘建设答道:“可事情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去年感觉有必要,可现在看,出国考察已经没有那么迫切,出去未必能够达到想要的效果,既然无法给滨海带来更大的效益,也就没有出去的必要了,所以我决定放弃。”
王军强也满脸通红的不说话了。
张大官人端起茶杯,他是下逐客令了,这次算你刘建设识时务,你丫要是敢巧立名目出国考察,老子第一个开刀的对象就是你,还他妈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表白,有那必要吗?别耽误我时间。
张大官人所谓的一千万公费支出只不过是个虚词,以壮声威罢了,可马上就有人的出国申请递到了他这边,需要出国考察的人是县委副书记刘建设,他去得国家是美利坚合众国,考察的名目是考察美国现代农业发展,考察的事情在张扬来滨海之前就定下来了,考察团一共有三十七人,预定考察时间为期一个月。当时昝世杰已经批复过了,可现在换了新领导,刘建设必须要跟张书记打个招呼。也就是打个招呼,之前手续全都办完了,现在连机票都订好了。刘建设认为自从张扬来到滨海之后,自己和这位年轻书记还一直相处融洽,在这种事情上,张书记应该不会给自己制造麻烦。
王志刚的这一提议对张大官人来说无异于醍醐灌顶,可以说这位年轻的财政局长已经不止一次的让张扬感到惊艳了,如果滨海保税区申请成功,无异于为滨海的撤县改市增加了一个重要的砝码,而且只要笼罩上保税区的光环,在政策的重点倾斜照顾下,中外商家势必趋之若鹜,福隆港乃至整个滨海想不成为地域焦点都难。
王志刚道:“市里能给支援吗?”
刘建设点了点头道:“那边邀请了很久了,我们这次去一是为了考察美国现代农业发展,二是为了展示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的变化和崭新风貌。”
宋书记说话就是有水准,一句话说得张扬心里那个舒坦,其实他心中明白得很,宋怀明绝不是一个徇私的人,看来王志国给自己的这个提议真是高明啊,这一步棋走对了。
张扬才不在乎其他人满不满意,在平海,只要宋怀明说满意就够了。
张扬道:“县里对于出国考察访问都是有标准的,不过那些标准都老了,我看需要重新制订讨论。”
张扬道:“这套绿化方案并非是单纯的绿化,而是城市形象的整体提升工程,从道路整修,到桥梁改造,到城市的功能区域重新划分,涉及的方方面面很多,如果想要全部完成,大概需要五亿资金,一期投资就需要一亿。”
刘建设这点眼色还是有的,赶紧向张扬告辞。
刘建设就这么被赶出去了。
王志刚为人精明,当然知道张扬顾忌的是什么。他低声道:“海关总署、国税总局、国务院这些部门联合批准才能变为可能。”
王志刚道:“我是个土生土长的滨海人,我当然想看到滨海的发展。”
王志刚道:“滨海www.hetushu.com开发区很失败,我虽然不是城市规划方面的专家,但是我也能看出开发区的缺点。滨海拥有福隆港这样的大港,却一直没有完全发挥它应有的作用,随着北港新港的崛起,福隆港的作用和影响力也在逐渐减少,这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如果任凭福隆港这个滨海财政收入的大头就此沉沦下去,以后滨海的经济只会持续恶化下去。”
张大官人的目光环视众人,最终落在刘建设的脸上:“没有吧!我知道公费出国的现象不仅仅存在于滨海,在全国都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搞农业的去学习外国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搞工业的去观摩国外现代化的工业生产,只要是想出国总能找出理由,更有甚者,一个党务工作者居然要去资本主义国家学习马列主义,这不是扯淡吗?”
张大官人信心满满道:“准备一千万的公费支出,这件事我必须亲自出马,而且一定要马到功成!”
张大官人很少像现在这么激动,他站起身,在王志刚的肩膀上拍了拍:“好!这事儿要是成了我给你记头功!”
许双奇除了开始说两句话之后,现在也沉默了下来,他也知道张扬所说的都是事实,人家的确站在了道德的高点上。
张扬道:“这么说,您就是支持我了!”
现在谁都不想发言了,只要开口就是自讨没趣,这帮政治老油条谁都能看清形势。
许双奇又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张书记,可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是很难的,办公必须需要经费,我们县的办公经费比起北港其他辖县已经是最少的了。”
张大官人又列举了公车和公务招待支出,他总结道:“我不敢说所有的公共支出中都有腐败存在,毕竟有些是必要的,但是我敢说这其中一定有腐败存在,而且占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再大的家业也禁不住这样的挥霍,过去已经发生过的,我暂时没有发言权,可是从今天起,我们就必须要做出改变,自己的钱都知道不能乱花,公家的钱是谁的?是国家的是老百姓的,咱们不能花在自己身上,要花在老百姓的身上才心安理得,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你们中的有些人可能会说我小题大做,其他城市还不是这样?我在这儿明白的告诉你们,并郑重告诉滨海的每一个干部,该花的钱咱们一定要花,而且绝不吝啬,但是不该花的钱,一分不能多花,钱花在老百姓身上,落在实处,我一点都不心疼,谁他妈敢借着为公的名义把钱花在了自己的身上,我绝不会放过他!”
刘建设离开张扬的办公室,走入正午的阳光里,内心却蒙上了满天乌云,这厮到底想要干什么?初来滨海,他看似对一切不闻不问,事实上他根本就是在了解情况,在熟悉滨海的情况之后,这厮渐露峥嵘,现在已经称得上凶相毕露了,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大开杀戒了?刘建设不由得感到有些恐慌,如果张扬真的要把新帐旧账一起算,滨海还不只要有多少人倒霉,他开始怀念昝世杰在任的时候,那时的滨海是多么的和谐,大家相安无事,滨海的官场一团和气,可是自从这厮到来之后,整个滨海就变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刘建设感觉到必须要有所行动了,不然滨海的状况只会持续恶劣下去。
许双奇道:“张书记,我想说一句,其实并不是每次的考察都可以带来效益,就算是商家做生意,每次的投入都未必可以得到回报。”
宋怀明首先肯定了他的想法,可是同时也指出了这件事难度不小,滨海方方面面在平海都谈不上突出,最大的优势就是在地理上。
张扬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北港新港是项书记的政绩工程,他是不可能让我喧宾夺主的,所以福隆港只能另辟蹊径,在规模上声势上我们都无法和新港相抗衡。”
许双奇冷眼看着张扬,心说你丫就没公费出去过?打死我都不信。
王志刚苦笑道:“张书记,这种现象很普遍,不但滨海这样,比滨海更严重的比比皆是。”
常委们心里都明白这件事是如何引起的,最近需要出国考察的只有刘建设,想不到撞在枪口上了,多数常委并没有幸灾乐祸,反而产生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要说起出国考察这件事,大家都是轮流来的,县和_图_书长许双奇也参加过多次这样的考察,谁也没觉着这种事不正常,可张扬来了,这滨海就变天了。
王志刚道:“这段时间我针对这件事也做了一些了解和调查,从审计局了解到的部分数据,滨海单单是去年一年的因公出国费用就达到了一千二百万,公车购置使用费是三千六百万,公务招待费是三千九百万。”
张扬微笑道:“害怕产生负面的影响,那就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
张扬道:“宋叔叔,我多问一句,您支持我是为私还是为公啊?”
张扬摇了摇头,他声音低沉却铿锵有力道:“我们中的一些人只能用无耻两个字来形容!”
张扬道:“监督?自己人监督自己人,下级监督上级?你觉着可行吗?”
宋怀明道:“张扬,申请保税区和申请撤县改市可以同步进行,而且保税区的事情应该先行,如果保税区可以申请成功,撤县改市的事情几乎不存在任何的问题,在我看来保税区比撤县改市的意义更大。”
王志刚明白他是在问王学海,笑了笑道:“他们兄妹俩倒是见了面,可能太久没联络过了,彼此有些隔阂。”
张扬道:“我知道啊,保税区实惠啊,真要是成了,我就有了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提款机了。”说完他又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笑道:“是滨海老百姓的提款机。”
张大官人咬牙切齿道:“妈的个巴子,好好的滨海就让这帮蛀虫给啃空了。”
一到用钱的时候,张大官人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财政局长王志刚,他把王志刚一个电话就召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把王志刚叫来不是找他要钱,因为张大官人清楚滨海的财政状况,他叫王志刚来是为了让他帮忙想办法。
张扬道:“我不管别的地方怎么样,我负责滨海,我就从滨海抓起。”
王志刚道:“国家的大政方针是好的,可是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还是有很多漏洞可专的,有些东西就是上行下效,看到一个这么干,其他人就纷纷效仿,现在的现实就是陷入了恶性循环,反正是公家的钱,你贪污到自己的兜里,别人会说你贪污,可是我没往兜里装,我帮着公家花钱,这就叫因公支出,虽然花费也很多,事实上的浪费比起贪污也差不到哪里去,可是因为赋予了一个公字,行为就变得天经地义。”
张扬道:“他们能够给我们一些支持性的政策就不容易了,想要他们拿钱根本不可能。”
许双奇道:“我们在这方面一直都是有监督的,审计局的同志一直做出了不少的工作。”
刘建设心里把张扬十八代祖宗都给骂了,脸上还得做出恭谦的样子:“张书记,您说得对,我考虑了一下,在滨海目前的状况下,出国考察的时机还不成熟,所以我打算放弃这次出国考察的活动。”
宋怀明道:“这件事你尽快拟定一个详细的计划书,送到我这里,我给你开绿灯,上层的关系我尽量帮助疏通,当然你自己也要尽力。”
张扬说话的时候所有常委都沉默了,谁比谁都干净不了多少,至少今天出席会议的常委中全都公费出过国,而且都出过不止一次。
许双奇被张扬今天的这通发言搞得一点心境都没有了,他没精打采道:“张书记怎么说就怎么做呗!”这句话既是对张扬的不满,也是对现实的无奈。官大一级压死人,谁他妈说的?太精辟了!
张扬短暂的激动之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想王志刚叮嘱道:“这件事除了你知我知,不可以向其他人提起。”张扬是担心这件事万一传到了北港那边,势必会遭到上级领导的极力阻挠,如果能够设立保税区,北港绝不会将保税区设立在滨海,这件事具有非同小可的意义,必须要在暗中操作。
张扬道:“商人花钱,以逐利为先,我们花钱,不但要注重经济利益还要注重社会效益,有些钱花掉可以赚回来,而有些钱花掉,是赚不回来的,比如我之前所说的城市亮化绿化,市政改建,这些都是为民服务的便民工程,花钱不少,但是并不会直接给县里带来财政收入。可老百姓得到了实惠,老百姓得到了方便,这就是社会效益。不是我今天老拿着出国说事儿,我就是不明白,这一千二百万的出国经费,究竟给滨海带来了什么样的经济效益?http://m.hetushu.com又或是带来了怎样的社会效益?”
张大官人还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在滨海成立保税区,所谓综合保税区,是设立在内陆地区具有保税港区功能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实行封闭管理,是目前国内开放层次最高、政策最优惠、功能最齐全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是国家开放金融、贸易、投资、服务、运输等领域的试验区和先行区。其功能和税收、外汇政策按照《国务院关于设立保税港区的批复》的有关规定执行。国外货物入区保税,货物出区进入国内销售按货物进口的有关规定办理报关手续,并按货物实际状态征税;国内货物入区视同出口,实行退税;保税区内企业之间的货物交易不征增值税和消费税。该区以国际中转、国际采购、国际配送、国际转口贸易和保税加工等功能为主,以商品服务交易、投资融资保险等功能为辅,以法律政务、进出口展示等服务功能为配套,具备生产要素聚散、重要物资中转等功能。
张扬道:“最好的监督方法,就是公开透明,把政府部门花的钱,花了多少钱,每笔钱用在了什么地方,向老百姓进行公示,让老百姓去监督。咱们不是常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吗?怎么到了这种时候,为什么不让群众参政了呢?”
张扬道:“宋叔叔,这件事我想低调进行。”
一句话把刘建设给问傻了,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你还问?什么意思?虽然是很简单的问题,但是不好回答,他总不能公然就回答张扬这次去是花公家的钱吧,刘建设的心里真是难受啊,憋了好半天方才道:“工作需要嘛!”
张扬道:“我这么说,并不是反对大家出国考察,走出去,请进来一直都是我们所提倡的,只有走出去才能学会别人先进的东西,是好事儿,但是我想问问,去年花了一千二百万,滨海学来了什么?这一千二百万的出访经费给滨海带来了多少效益?”
宋怀明鼓励他道:“好好干吧,省里对你目前的工作还是非常满意的。”
张扬听王志刚汇报完这一情况,自然感到欣慰,他笑道:“做事就需要这样的效率,志刚,你们家的事情怎么样了?”
刘建设感觉到有些不妙了,他笑道:“张书记放心吧,我的党性原则一向都很强,一定拒腐蚀永不沾。”
张扬道:“宋叔叔,这事儿我第一个找您沟通,目的就是找您要支持的。“宋怀明笑道:“我说过不支持你了吗?整个平海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保税区,如果滨海保税区能够申请成功,对平海来说当然是一件大好事,对于平海的未来发展具有着相当重大的意义,不但可以提升滨海乃至北港的城市定位,也可以推动整个平海北部的经济发展,这个想法很好,很有前瞻性。”
宋怀明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你我是公私兼顾!”
和江城联合生产路灯的事情进展顺利,第一批产品已经生产出来了,不日就可以运抵滨海,进入安装流程。
许双奇认为张扬犯了众怒,其实这种事谁都不会点破,不但滨海如此,北港如此,整个国内都是如此,体制内有很多心照不宣的规则,这些规则并不能简单地用对错来评价,许双奇认为自己必须要说一句话了,张扬口口声声的没有站在道德的高点上指责别人,可他所做的事情恰恰就是如此。
刘建设没想到张扬说翻脸就翻脸,自己怎么说都是滨海的县委副书记,情面上多少也要顾及一些吧,可人家根本没把他当成一盘菜,刘建设心里又是沮丧,又是恼火,可他也没有跟张扬当面翻脸的胆色,闷了一会儿方才道:“张书记,我们机票都订好了。”
张扬道:“如果不必要的出国能少一些,如果我们的公车能少买几辆,如果我们无意义的路程少跑一些,如果我们的公务招待能少一些,我们滨海的财政不会如此吃紧,我们的政务不会遭到老百姓这么多的诟病。”
张扬道:“对此我也有过想法,引入外资,扩建福隆港,在现有的基础上做大做强,将之打造成平海北部的一流大港。”
张扬道:“是啊,我都奇怪了,滨海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财政拿不出钱来?”
张扬列举了去年一年公费出国的大概支出,他敲了敲会议桌面道:“一千二百万,这和*图*书是去年一年公费出国的全部消费,我想问一问,一千二百万代表着什么?我们的城市亮化没钱,道路改造没钱,城市绿化没钱,无数老百姓生活在贫困线上,可是我们却有一千多万用来出国考察,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绝大的讽刺!”
王志刚听张扬说完,眉头皱了起来,他低声道:“张书记,这套绿化方案的预计投资额是多少?”
张扬道:“就是不想旁生枝节!”
许双奇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刘建设的脸跟红布似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这厮得理不饶人啊,今儿自己算是撞在他手里了,刘建设的内心那是拔凉拔凉的,进而感到心灰意冷,这次出国计划必须要取消了,回去就让人把机票给退了,幸亏自己还没有出去,要是这次出国成为事实,恐怕就彻底被张扬抓住了把柄,搞不好因为这件事下马都有可能。
张扬听刘建设说完,笑眯眯道:“美国啊!”
王志刚道:“政府如果想把利益最大化,就得严格控制土地,围绕港区和保税区打造第一流的现代化物流园,滨海想要富强就必须发扬自身的长处,要将我们现有的优势发挥到最大。”
王志刚道:“自从北港新港建成,市里的政策在不断向新港倾斜,现在福隆港与新港相比已经毫无优势可言,就算可以顺利引入外资,并兴建福隆港,这也不是短期可以实现的事情。”
张扬道:“别跟别人比,咱们跟自己比,滨海想富起来,就得从我们做起,开源节流,节流就得从我们切身做起,之前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浪费,就是因为缺少一个有效地监督机制。”
张扬道:“出让土地是下下策,只要保税区申请成功,我们滨海的周边土地肯定要寸土寸金,想租用的客商恐怕连头都要挤破了。”
刘建设无言以对了,他开始感觉到自己来这里是个错误,还不如闷不吭声的走了,反正是过去就定下来的事情。三十七个人,初步准备这次花销在三百万左右,不多啊,昝书记去年去澳洲十二天,一行十五个人还花了五百多万呢。这种话刘建设不能说,更何况昝世杰已经不在滨海了,去年考察澳洲奶牛项目的事情不能拿出来说事儿。
张大官人一听他这么说,顿时没有好脸色了:“既然是昝书记批复过的,你跟我说就没这个必要了,你找昝书记说去啊!”
王志刚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他提出了一个让张大官人眼前一亮的提议:“既然开发区已经决定迁至福隆港周边,未来将会形成一个全新的经济开发区,为什么不更进一步,申请成立综合保税区?”
宋怀明一听就知道他顾忌的是什么,笑道:“行啊,现在心里有些城府了。”
张扬举得是昝世杰的例子,可所有人却都感觉到他说到了自己的脸上,尤其是县委副书记刘建设内心如同被抽了一鞭子,他的血涌到了脸上。这次他去美国的机票也订得是头等舱,难道张扬是在影射自己。
现场鸦雀无声,虽然有人腹诽着,这厮怎么能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爆粗呢,可多数人不得不承认,人家说话在理儿。
张扬道:“滨海开发区的事情务必要抓紧,农业部已经把滨海开发区作为一个占用农用耕地的反面典型,我们务必要尽快完成还地于民,改变已经形成的错误。”他向许双奇看了一眼道:“许县长,我看这件事还得你亲自来抓。”
刘建设焉能听不出这厮话里带着嘲讽,他逼迫自己挤出笑容道:“没啥可表扬的,身为人民公仆,首先考虑的当然是老百姓的利益,我们的一切出发点都得先考虑到老百姓。”
宋怀明道:“当然支持!”
刘建设道:“张书记,这件事是过去定下来的,当时昝书记已经批复过了。”
王志刚道:“节流说完了,咱们再说说开源,和江城联合生产节能路灯,这就是开源的一种,因为这件事,我们可以不花一分一毫就完成城市的亮化。要说城市的开源创收,现在的途径无非是几个,一是依靠上级拨款,您刚才也说了不太可能,一是依靠城市自身的创造力赚钱,滨海也几乎都想到了,就算有新的赚钱方式和手段,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这么大的效益,还有一点,也就是目前最为普遍的一种方式。”王志刚停顿了一下方才道:“出让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