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1章 雀啄眼

张大官人心说,这洪诗娇是没遇到合适的,如果不是陈岗想规则她,换成了自己,恐怕这丫头十有八九不会拒绝,张大官人望着洪诗娇眼波流转的媚眼儿,也觉着这妮子的确有些味道,此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霍然清醒了过来,自己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洪诗娇绝不是一个单纯如纸的雏儿,对待这种女人还是要多个心眼,小心为妙,这电话来得及时。
洪诗娇道:“还说没有,北港体制里的谁不知道你们两人不对乎啊,你刚来滨海就把他亲弟弟给炒了,陈岗不恨你恨谁?”洪诗娇借了点酒兴倒是敢说。
张扬道:“那怎么能成呢?来到滨海,我是地主,当然要由我来请!”
那男子怒发冲冠,摆出一副冲上来就要和张扬拼命的架势。从他刚才的那声怒吼来看,他应该就是洪诗娇的亲爹。
张扬看到她表情变得有些低落,知道自己无意中问到人家伤心的事情了,赶紧端起酒杯道:“得,你当我没问,咱不聊这事儿了。”
张扬道:“年轻人看错人是难免的,随着你年龄的增长,鉴别能力也逐渐增强。”
张扬道:“小洪啊,咱俩好像跑题了吧。”
刘建设被他问的一愣,慌忙摇头道:“我没这个意思,我真没这个意思!”
看到眼前情景,许双奇和刘建设之流心底乐开了花心说你张扬也有今天,早就听说你风流成性怎么?这下玩出火了吧?想潜规则洪长青的侄女,结果被人家逮了个正着。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就算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这件事要是传到宋怀明的耳朵里,足够你喝一壶的了。
洪长河怒吼道:“还用问吗?这个王八蛋欺负了我的女儿,我今儿非得活劈了她!”
洪诗娇道:“知道你是大忙人,所以我提前到了,点好了菜!”
洪诗娇道:“都说了没有,过去曾经有过,不过……嗳!”她叹了口气不往下说了。
洪诗娇穿着贴身的胸罩短裤就冲了出来,她头发还是湿的,似乎被什么给吓着了,尖叫着,一下就扑到了张扬的怀里,紧紧抱住张扬的身躯,魂不附体道:“救命!救命!蛇……你家浴室里有蛇……”
洪诗娇道:“你看过琼瑶的窗外吗?”
洪诗娇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喝酒!”一仰脖,满满一玻璃杯白酒干了下去。
洪长青此时仿若如梦初醒一般舒了口气,她瞪大了眼睛,从周围人鄙夷的目光中她意识到了什么,双手下意识地捂着脑袋,自己怎么会什么都说出来?洪长青焉能想到,张大官人对她用了迷魂大法,在洪长青迷失神智的情况下,让她把事情的真相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周围传来窃窃私语,洪长青这个女人为了报复张扬,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张扬道:“那是当然!我好想你们!”
洪诗娇道:“那我高攀一下,叫你声张大哥吧,我那是才十七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在我眼中他是完美的,他的一切都充满了魅力,所以我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尽管他已经结了婚,有了妻子,有了女儿,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洪诗娇又喝了一口酒道:“我虽然只是个小小的科员,可是在驻京办呆久了,多少也知道一些官场上的规则。”
张扬道:“差不多就得了,别喝多了!”
洪诗娇撅起樱唇,不满的白了他一眼道:“你占我便宜啊!”薄怒轻嗔,非常的诱人。
张扬道:“酒还是少喝点,喝多伤身。”
张大官人认为洪诗娇的用词很不准确,今天明明是自己出来陪她吃饭。
张扬下班之前,洪诗娇真的打电话过来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娇滴滴,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张大官人本想去富临渔港吃饭,可洪诗娇要吃海鲜烧烤。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帮看客也觉着尴尬起来,原本都是抱着过来看张扬笑话的心思,可没想到却亲眼见证了他的无辜。很多人灰溜溜的溜走,但是许双奇和刘建设这种人是不可能默不作声的离去的。
张扬笑道:“别瞎说,我和谁都没有恩怨。”
张大官人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美女大部分都喜欢吃烧烤。他本以为洪长青和洪诗娇会一起过去,可等他到了地方,却发现只有洪诗娇一个人在那里。
洪长青点了点头道:“不错!”
张大官人伸手轻轻一格,然后巧妙地扣住了洪长河的手腕http://m.hetushu.com,顺势一送,洪长河魁梧的身躯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一直飞出大门外扑通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安语晨笑道:“等下个月回去,我给你带些他的照片和录像,让你看个够。”
洪诗娇道:“张书记,都说你和项书记关系不好,可是这次我在京城看你们关系还很和睦啊。”
张大官人笑道:“我对你的爱那是赤裸裸毫无保留。”
张大官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浴室里面怎么会有蛇?还没等他理清头绪,就听到外面传来咣!地一声巨响,张书记家的房门竟然让人一脚给踹开了。
张大官人道:“说得我都有些嫉妒那小子了。”
洪诗娇道:“我姑妈身体不舒服,所以在家里等着了,反正回头你也回海洋花园,我坐你车回去。”
张大官人觉着有趣,喝了半杯,看到洪诗娇只是浅尝辄止,微笑道:“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张大官人却没有丝毫慌张,想放开洪诗娇,可洪诗娇仍然搂着他的脖子,大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
洪诗娇端起酒杯又要喝,张大官人慌忙阻止道:“小洪,别喝了,借酒浇愁愁更愁,事情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早就该忘了。”虽然不知道后来怎样,张大官人已经猜到了结局。
两人聊天中不免谈到了京城的事情,洪诗娇道:“我最讨厌的就是陈岗那个老色鬼,只要看到女孩子,两只眼睛就眯成一条缝,喘气都粗了,呼哧呼哧的,跟条狗似的。”
张扬低声道:“对不起!”
张扬道:“驻京办那种地方工作性质比较特殊,接触领导也多一些。”
张大官人对这种故事不是第一次听说,他真不想打听别人的隐私,可今儿明显洪诗娇把他当成知心大哥了,连心中这么隐秘的事儿都往外倒。
洪诗娇道:“我也是地主,我可是土生土长的滨海人。再说了,能请到张书记吃饭已经是我的荣幸了,这一顿是为了感谢你在京城帮我解围的。”
洪诗娇笑道:“不严重,否则我哪能安心出来陪你吃饭。”
“喝酒!”洪诗娇端起酒杯,这次喝了一大口。
张大官人颇为无奈,他驱车来到海洋花园,将洪诗娇送到洪长青的家门前,平时洪长青很少在这边住,张扬看到家里只有一盏小灯亮着,去摁了摁门铃,老半天也没见有人过来开门。
洪长青望向张扬,张大官人的表情依如古井不波,这厮在官场中混了这些年也不是白白修炼的,临危不乱是一个官员应有的起码素质。张扬盯住洪长青的眼睛,说来奇怪,洪长青感觉他的一双眼睛变化莫测,深邃而不可捉摸,看到最后仿佛如同坠入星河漩涡一般。洪长青在瞬间忽然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忘记了身边还有什么人。
洪长青道:“是你自找的!”
洪诗娇道:“拉倒吧,谁上台不用自己人,我都听说了,现任公安局长程焱东是你的老下级了,如果你不点头,他能到滨海来?”
张扬道:“人不可貌相啊!”
安语晨的声音变得温柔了起来,她小声道:“等见了你,一定让你亲个够。”
从洪诗娇言谈举止来看,她应该没喝多,有点酒意是真的,只不过是有些兴奋,她品了口大明春道:“这酒不错,比我带来的好。”
张扬道:“还是我来吧,你去盥洗室洗洗,回头让你姑妈看见就不好了。”
张扬道:“没有,倒是通过一次电话。”
洪诗娇道:“官场上最讲究团结,说好听了是团结,可说穿了就是拉帮结派,团结自己身边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至于不能团结的,就会进行坚决果断的打击,谁不用自己的人啊,在官场上,想要获得提升,就得成为领导的自己人。”
洪诗娇点了点头道:“知道一点,比如说你和陈岗的恩怨。”
洪长青彻底懵了,她不知道自己刚才吃错了什么药,把一个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弄得功败垂成,她无法在周围人的议论中抬起头来,低着头,转身逃走。
“当然喝酒!”洪诗娇居然表现的非常豪气。
洪长青这会儿充分发挥了她的表演天赋,眼圈儿也红了,声泪俱下道:“张书记……诗娇把你当成朋友,她……她还没结婚呢。”
安语晨道:“有机会,你还是多开导开导她,她听你的。”
洪长青道:“都让你猜中了,我就是要毁掉你的名声,我要告和图书你非礼我侄女,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洪长青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闺女盖上,海洋花园并不大,他的吼叫声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保安来了,周围的邻居也来了其中不乏县长许双奇、县委副书记刘建设这样的实权人物。
张大官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道:“这话从何说起。”
洪长青拦住她哥哥洪长河,道:“究竟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那好,不说,咱们喝酒。”
所有人听到洪长青的这句话都不由得一怔,却见洪长青的目光盯住张扬道:“你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我当上县委办公室主任,付出了多少辛苦多少努力,现在你一句话就把我给撤了,还不是为了给傅长征让路?你毁了我这么多年的辛苦和努力,你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少吗?”
安语晨终于拿过了电话,轻声笑道:“他听到你的声音就会开心的笑。”
洪诗娇拿出一瓶二锅头原浆,她专门从京城带过来的。
洪诗娇躺在沙发上,上身盖着一件夹克,可是一双雪白诱人的长腿还裸露在外,刘建设只是瞥了一眼目光就变得有些直了。
他拿起电话,听到那边咿咿呀呀的声音,张大官人的内心顿时温暖了起来,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触填塞了他的心头,这声音来自于他的亲生骨肉,他的儿子天赐。
张扬想了想,还是先把洪诗娇带到他家里歇歇,这货从来都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这是说好听了,说难听的就是见到漂亮女人,意志就有些不坚定。张扬带着洪诗娇来到自己家里,给洪长青打了一个电话,对方的电话无人接听,那边洪诗娇已经吐了起来。
洪诗娇道:“我觉着你不像坏人。”
张扬接过酒打开了,问洪诗娇道:“你喝酒还是饮料?”
许双奇和刘建设面面相觑,两人都想不透洪长青究竟是哪根筋不对?连这种话也当众说了出来。
张大官人心说这丫头可不简单,表面上装得天真烂漫,保不齐心机不是一般的深,他呵呵笑了一声,端起酒杯咕嘟灌了一口,内心盘算起来了,再喝两杯赶紧把她送回家去,真要是把她给灌多了岂不是麻烦?
一直到上车,洪诗娇都表现的很正常,可汽车启动之后,她似乎就有些酒意上头,开到中途,坐在副驾上的她就歪倒在张扬肩头。
洪诗娇道:“你怕什么,我一女孩子都不怕!”她挥手想叫酒。
张扬拿着电话走向不远处的海滩,他低声道:“宝贝儿!”
安语晨道:“我很担心她的状态,这次回去想跟她见见面,好好开导开导她。”她和乔梦媛过去曾经在生意上多次合作,两人之间的友情颇深。
洪诗娇道:“谢谢你能听我唠叨这么多,我敬你!”
张扬望着洪诗娇唯有苦笑,这丫头怎么喝点酒什么话都往外倒?自己毕竟是位领导,她当着自己的面说话也忒不避讳了。不过张扬觉着也有些意思,他故意试探道:“我还让你姑妈去当招商办主任呢,她该不会也觉着我是故意针对她吧?”
洪诗娇道:“我听说你未婚妻挺漂亮的,还很有钱!”
围观者根据这句话马上做出了判断,目光中充满了愤怒,鄙视,唾弃的神情。
洪诗娇显得忸怩了起来,她摇了摇头道:“没有!”
洪诗娇道:“别怕,有我呢,我帮你把根留住!”
外面冲进来一男一女,女的是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男的四十多岁,身材魁梧,膀阔腰圆,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当他看到眼前的情景,一双眼睛几乎就要暴出来了,额头上满是青筋,怒吼道:“混账东西,你敢欺负我女儿!”
洪诗娇道:“你别害怕,这顿我来请!”
洪长青道:“是!”
张扬道:“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许双奇不得不感叹洪长青的计划之精妙,也由此感叹最毒妇人心,这样的伎俩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干不出来的。
安语晨道:“最近有没有见过梦媛?”
张大官人乐呵呵喝了那杯酒,洪诗娇居然也把杯中酒给干了,她带了一斤酒,没多长时间已经被他们两人喝了个底儿朝天,洪诗娇道:“跟你喝酒真痛快,要不咱们再来一瓶。”
洪诗娇道:“我真没事儿,平时我能喝斤半二锅头呢。”
张扬道:“陈凯调职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是上头的决定,他恨错人了。”
张扬道:“洪诗娇和图书喝酒装醉也是你的计划之一?”
洪长青居然又点了点头道:“是!”
“我呸!等见到你再跟你算账!”
张扬笑道:“小事一桩,不必再提了!”
张扬道:“我送她回家的时候,看到你家里亮着一盏灯,你当时是不是就在家里,只是故意不开门?”
张扬落下酒杯道:“事情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我和项书记又没什么私人恩怨,我们过去的确发生过一点不快,可都是为了工作。”
安语晨道:“别胡说,我已经很幸福,真的,很幸福!没有你,我活不到现在,更不会拥有活泼可爱的天赐,上天对我实在太厚爱了,现在你在我心里已经退居到第二位了。”
安语晨道:“我也一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下个月我会回去一趟。”
张扬道:“我把洪诗娇带到家里,她吐得到处都是,想来都是表演了,然后,她借故去盥洗室清洗,如果我没猜错,她去盥洗室的时候,还悄悄给你们打了电话,让你们过来破门而入,而她,就在这个时候脱去衣服,装出惊慌失措的样子从里面跑出来,将我抱住,这样的场面被你们抓住,我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张大官人暗自提醒自己,千万要警惕,洪诗娇跟自己认识没多久,这丫头的底细自己是一点都不清楚,谁知道她抱有怎样的目的?想到这里,张扬岔开话题道:“你在驻京办工作,一定知道很多市里的内幕消息吧?”
张扬道:“别抬举我,我这人容易飘,真要是飞到天上去了,我哭都来不及。”
张大官人回到洪诗娇身边,洪诗娇满怀深意地看着他:“女朋友?”
张扬笑道:“平时是平时,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酒量就会大打折扣,咱们还是少喝酒多吃菜,回头我安全把你送回家。”
张大官人愣了:“别喝这么急啊!”
张大官人笑道:“没那意思,我真是叫习惯了,话说我真没把你当侄女看啊!”
洪诗娇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一下:“罚你喝酒,讨厌了!”
张大官人不慌不忙道:“我不想解释我对她也没做任何事事情的结果怎么样,等她明天清醒之后,你们问她,现在你们都可以走了。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想错了洪大姐,这事儿,肯定会有一个结果,你满意了吗?”
张扬道:“女孩子,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外面还是少喝点,万一喝多了,遇到坏人了岂不是麻烦。”
张扬这边整理着,忽然听到盥洗室内传来一声尖叫,张大官人心中一怔,这洪诗娇进去没多久该不会又闹出什么乱子来?他考虑到男女有别,没有马上冲进去,扬声道:“小洪?怎么了?”
张扬笑道:“得,我不说,你说!咱们接着刚才的话题往下聊,你男朋友干啥的?”
张扬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对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张扬笑道:“说来听听,我跟你学学!”
洪诗娇道:“张书记,您放下……回头我来收拾……”
洪诗娇道:“你什么意思啊,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张大官人并没有接着往下问,只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已经足够了,洪长青这家人可谓是极品,居然不惜牺牲洪诗娇的名声来陷害自己,好在自己还有办法让她说出实话。
张扬看了看时间,确信自己没有迟到,笑道:“我还以为我晚来了呢。”
张扬道:“带天赐一起回来吗?”
张扬道:“你不介意我介意,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张扬道:“替我亲儿子一下,也让儿子替我亲你一下!”
洪诗娇笑了笑,拿起酒瓶给他倒上,自己又满了一杯:“张扬,不!对不起,张书记……”
张扬仲出手指不留痕迹的在洪诗娇身上一按,洪诗娇只觉着身体一麻,软绵绵倒了下去,张大官人虽然恼她设圈套陷害自己,可他也没有做绝,而是抓住她的手臂轻轻将她放在沙发上。不得不承认,洪诗娇的身材还真是不错。
张扬道:“得了吧,你不知道规定啊,我只能配男秘书,你这么漂亮,给我当秘书肯定闹绯闻。”
洪诗娇吐完似乎又清醒了,一脸惭愧道:“对不起,我……我喝多了……”
刘建设愤愤不平道:“可是她的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如果不严肃处理,以后还不知有多少人敢这么干!”他向许双奇道:“许县长,你说是不是?”许双奇跟着http://www.hetushu•com点了点头,倒不是他们想帮着张扬,而是他们想洗刷自己前来看热阄幸灾乐祸的嫌疑。
其中自有多事之人,有人拿湿毛巾去给洪诗娇擦脸,有人围着洪长青七嘴八舌的问,大有非要把这件事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势头。
张扬点了点头,心说白天见到洪长青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身体不舒服了?难道是因为自己让她去招商办的缘故?想到这里禁不住问道:“严重吗?”
洪诗娇忽然叹了口气道:“我常常会看错人。”
洪诗娇道:“我不介意啊!”
张扬一杯酒已经下肚了。
张扬道:“洪长青,你做这件事的过程中有没有想过自己侄女的名节?有没有想过她以后该如何去面对周围人?”
张扬道:“以后应该有机会见到,那啥,别老说我的事儿,你有男朋友了吗?”
张扬叹了一口气,来到洪诗娇身边在她身上轻点了一记,洪诗娇发出一声悲鸣,裹着衣服,推开众人逃也似的离开了张扬的别墅。
洪诗娇笑嗔道:“你真讨厌,变着法子说我老!喝酒!”
洪诗娇道:“张书记,你好八卦啊!想知道就把那杯酒给了喝了。”她薄怒轻嗔,很善于表现自己的风情,张大官人暗赞,如此年轻就这么善于利用自身资源,假以时日,这个洪诗娇的前途不可限量。
耳边听到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道:“洪大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诗娇道:“打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是干大事的人。”
张大官人冷笑道:“建设同志以为我好欺负吗?”
不过洪诗娇还是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拿起纸巾擦去眼泪,向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让你见笑了,今天我不知是怎么了,可能是喝了点酒,连这种事都告诉你了。”
怀里抱着一个诱人的肉体,听到对方的一声大吼,张大官人的头脑嗡地一声就大了,麻痹的,老子整天玩鹰,想不到今天居然让几只老家雀啄了眼睛,圈套,这么低级的一个圈套,居然想把老子给圈进来!
张扬道:“没事儿,证明你把我当朋友了。”
张扬道:“今晚本来说好你陪同洪诗娇一起过来吃饭,你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只是故意不来?”
洪长青道:“不错,我恨你!我就是要你身败名裂,我就是要你无地自容。
张扬道:“你想多了,我没其他意思。”
洪诗娇将空空的酒杯对着他,眼中居然浮现出一抹泪光,她笑了笑道:“没事儿,我喝不多,其实我曾经爱过一个人,那还是我高中的时候,他是我老师。”
洪长青还没说话,她哥哥洪长河已经从人群中跳了起来,怒吼道:“别人怕你我他妈不怕你,县委书记咋地,欺负我闺女我一样揍你!”一拳照着张扬的鼻梁上问候了过去。
洪长青道:“诗娇,到底怎么回事儿?”
一句话把洪诗娇问得满脸通红,她啐道:“你看他那个熊样,我看到他都想吐!”
张扬道:“得,你真想喝我去车里拿,这外面的酒我还真不放心。”他起身去车里拿了一斤大明春回来,最近刘金城给他送了不少,张扬基本上都随车备着。
张大官人一脸的不相信:“不可能吧,这么一大美女居然没有男朋友?你年纪也不小了!”
张扬忽然想起下个月就是清明节了,安语晨这次回来十有八九是为了去清台山扫墓。
两人又碰了碰酒杯。
张大官人闻言这心里头抽抽了一下,这话透着暧昧啊,抬头看了看洪诗娇已经是满面红晕,不知是喝酒还是害羞的缘故,粉面桃腮显得格外诱人。
虽然张扬说让洪诗娇少喝一点,可她还是喝了不少,张大官人总不能夺她的杯子,唯有自己多喝点,两斤酒终归还是喝完了,张大官人估算了一下,洪诗娇也得喝七八两。
张扬笑了笑:“你好奇心蛮重啊!”
洪诗娇道:“我都二十四岁了,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别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教训我。”
洪诗娇吃了口菜,才拿起酒瓶给张扬满上,笑盈盈道:“说真的,我都不想在驻京办干了,张书记,干脆我回来跟你混吧,我给你当秘书行吗?”
别看洪诗娇刚才挺利索,这会儿不说话了,只是哭,女人哭的时候往往是因为伤心委屈,哭是把自己定义为弱者的最简单方式,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同情。此时无声胜有声,这样的表演更让别人浮想联翩。
张扬道:“你和图书别问我,你问她!”心中却暗自冷笑,洪长青啊洪长青,你居然用这样的伎俩来对付我,当我三岁小孩子吗?看不出来?还是会中了你的圈套。但是他也明白,现在的形势对自己不利,洪长青兄妹两人显然有备而来,否则不会上来就演出一场踹门的好戏。
洪诗娇道:“万一我看走眼了,我也认了!”
张扬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谁敢保证自己这辈子不会犯错误?这件事大家只当没有发生过,算了!”
洪诗娇格格笑了起来:“是跑题了,还不是你带的。”
许双奇假惺惺道:“究竟怎么回事?这件事是不是有误会?”
洪诗娇道:“你笑什么?他那人就是这样。”
电话那头格格笑了起来,虽然小孩子还不会说话,但是张扬仿佛看到了儿子的样子,思念随着他的血液奔流。
张大官人这个狼狈啊,他慌忙去拿盆,心中暗骂自己,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今晚哪根筋不对,跟她喝了这么多?
洪长青道:“值得!”
张大官人却笑道:“算了,这件事大家明白就好,我不准备追究,你们也不要张扬出去,洪诗娇毕竟是个没结婚的女孩子,可能是被有心人利用了。洪长青同志的表现一直都是不错的,可能在她工作的问题上,我考虑不周,所以才会导致她产生了这样的怨恨情绪。”
张扬在长条桌前坐下,发现洪诗娇已经点了不少海鲜,他笑道:“很丰盛啊!”
县委副书记刘建设附和道:“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一定要汇报给上级。”
许双奇一张面孔阴沉的可怕,他冷冷哼了一声,怒视洪长青道:“洪长青同志,你太过分了,居然利用这么龌龊的方法去设计张书记,一定要追究你的责任。”
张扬笑道:“没关系,你叫我名字就挺好,这又不是在单位,称呼官衔挺别扭的。”
张扬道:“梦媛是个坚强的人,乔家的事情如今也已经云开雾散,相信她早就从低潮中走出来了。”
张大官人很少这么服侍别人,皱着眉头,把地上的那滩秽物扫了,又把沙发巾都扯了下来。他越想越是懊恼,自己这不是倒霉催的吗?和洪诗娇又不是很熟,没事儿喝这么多,聊这么深干啥?
洪诗娇笑道:“行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省委书记的女婿似的,你放心,在我心中,早就把你列为已婚男人的类别了,虽然你很有魅力,但是我警惕性很强的,破坏人家庭的事儿我才不会干呢。”
安语晨道:“不方便,而且我也不想其他人知道他的存在。”
张大官人给她倒了一杯,方才问道:“洪大姐怎么没来?”
安语晨道:“别忘了一句话,旁观者清,你是什么人,我现在清清楚楚。”
现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有人已经猜到了这场荒唐闹剧的始末,这会儿洪诗娇似乎清醒了过来,她的目光充满了惊愕和羞愧,她想开口阻止,可惜却说不出话来。
张扬道:“好!”
张扬道:“你看得那么透彻,陈书记都想发展你成为自己人了,你为什么还要拒绝?”
许双奇来到张扬面前道:“张书记,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彻底调查,并对洪长青的行为做出严肃处理。”
张大官人看到她摇摇晃晃的走下车,没走两步就差点栽倒在地上,赶紧扶住她,看了看周围,张大官人还是顾及影响的,早知道洪诗娇今晚会喝多,他说什么也不会去陪她吃饭。
洪诗娇道:“我看错了人,我喜欢上了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说到这里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张大官人赶紧向周围看了看,此情此境要是让别人看到,指不定会误会他对她做了什么呢。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最烦看那玩意儿!”
洪诗娇从沙发上站起来,虽然身体摇摇晃晃的,不过基本上还能走成一条直线。
张大官人没好意思插话,他压根也不想探寻洪诗娇的隐私,可现在她主动说出来了,自己也不好意思打断。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道:“早就说让你别喝这么多吗?”
洪诗娇道:“自从那件事过后,我对感情就抱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感,可能这就是心理阴影吧,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有恋爱过。”
洪诗娇这会儿居然醒了,她轻声道:“我姑妈可能散步去了……张……大哥……我在门口坐着等她就行,你先回去吧……”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在针对你,所以你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