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6章 走露风声

两人由常凌空负责说话,常凌空道:“宋书记,我听说国务院已经批准在平海成立保税区,这件事是否属实?”
元和幸子微笑道:“张先生不欢迎我?”
龚奇伟道:“纸包不住火,你以为自己做的隐秘啊,谁没有点消息来源,平海那个市县没有驻京办?”
宋怀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们以为设立在哪里比较合适?”
张扬知道他可能会用迷魂大法对付自己,尽量避免和他的眼神正面接触,叹了口气道:“本来不想揍你,可你没事扎烂了我的轮胎,现在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次的见面让张扬对元和幸子多了一些认识,可是心中的迷惑却又增加了许多,元和幸子这个女人绝不简单,服部家族在日本是武学界的泰斗,其地位在日本国内相当尊崇,或许元和幸子真的是服部苍山的义女,但是服部一生是服部苍山的亲生儿子,何以元和幸子对他的态度毫不客气,就像呵斥一个普通的手下一样?其中的内情张扬也不想详询,他换好备胎之后离开了这里。
张大官人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喜出望外,可是国务院特批平海成立保税区的消息同时也传了出去。岚山、南锡各市听到这一消息之后都闻风而动,谁都知道保税区是一块大肥肉,谁都想把保税区弄到自己那里。这次省里出面申请保税区,在其他城市看来大家都有机会,所以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动作起来。
张扬大步向前,躲过服部一生的刺杀,随手折下一根树枝扫向身后,服部一生的身影倏然又消失于树干内,张扬虽然不会忍术,但是知道忍术善于隐形藏匿,蓬!地一声爆炸从树干上传来,树皮被炸得四处纷飞,气浪扑面而来,张扬屏住呼吸,连续两个退步,躲过爆炸的袭击,烟雾顷刻间弥散在整个树林之中。
从一开始服部一生露面,就开始迷惑张扬,造成只有他一人的假象,利用树林内事先设下的埋伏,进一步制造假象。
常凌空无言以对。
龚奇伟并没有让张扬考虑太久,就主动说明了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
宫还山的问话和刚才那两个如出一辙,也是为了保税区的事情而来,从他对这件事一无所知来看,张扬在申请保税区的事情上并没有和北港市领导沟通。
常凌空道:“宋书记,可是保税区的设立对地域经济能够起到强大的推动和刺激作用,我们实在想象不出,还有哪个地方可以比我们这一区域更加合适。”
宋怀明道:“我还是那句话,既然你能够考虑到保税区的推动作用,为什么你一早没有想到去申请?”
张扬道:“魄力谈不上,我就是个贼大胆,有人想了不敢做,有人做了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是敢想敢干,其实我当初在申请保税区的事情上保密,还是因为我考虑到滨海在实力方面有所欠缺,如果大家都站在一个起跑线上,我还真的和你们无法竞争。”
张大官人笑道:“区区几个日本武士怎么可能让我受惊,不过还好夫人及时出现,如果出来的太晚,我恐怕会出手伤了他们。”
宫还山刚才还为保税区可能落户北港欣喜不已,可听到宋怀明的这番话,仿佛有人兜头给他浇了一头冰水,一直凉到心底深处,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保税区要落户滨海?福隆港过去的确曾经是北港最重要的码头,可随着北港新港的建成,那边已经逐渐冷清了下去,现在每天货物的吞吐量锐减,滨海的条件怎么和北港相比?可宋怀明偏偏就选择了滨海,宫还山想说什么,却终于没说,他不敢说,滨海是北港的一个辖县,保税区放在滨海就等于给了北港,自己身为市长,要是替什么意见,岂不是贻笑大方,宋怀明肯定要说自己缺少大局观,小家子气,可在宫还山看来,保税区落户滨海还不如让其他城市抢去。这并不是他格局小,并不是他缺少大局观,而是他能够看透张扬的动机,这小子先要撤县改市,然后利用开发区占用农用耕地的事情把他们这帮北港市领导搞得灰头土脸。事情刚刚过去没多久,他果不其然的又出杀招,居然申请成立保税区。
张扬没想到服部一生居然是元和幸子的手下。
问题的关键在于,国务院同意在平海设立保税区,并没有特别www.hetushu.com指定是滨海,所以下面这些地级市才会有争取保税区落户自己那里的想法。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以后我们滨海也得专门成立一个驻京办,驻京办存在的意义不单是跑部钱进,还可以起到刺探情报的作用。”
常凌空和龚奇伟对望了一眼,两人都露出一丝笑容,常凌空道:“宋书记,我们想多问一句,您打算将免税区设立在哪里?”
宫还山喜出望外道:“真的?宋书记,如果保税区可以落户北港,我们北港的经济发展会抓住这次的契机攀上一个全新的台阶。”
项诚低声道:“他能办成,是他的本事,还山,他还在东江吧,找他谈谈,代表市里恭喜他!”
项诚听宫还山说完这件事之后,沉默了好半天,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好事儿!别人想争取都争取不到。”
常凌空道:“保税区建成之后,我们之间的合作是不会少的。”
宋怀明笑道:“你们的消息倒是灵通,的确有这件事。”
常凌空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放弃了,恭喜你!”他以茶代酒,向张扬表示了恭贺。
宋怀明何许人也,从宫还山纠结的目光中已经察觉到了他心中的真实想法,微笑道:“你回去吧,我还有个会要开,希望你们北港要抓住这次契机,摆脱平海老末的位置。”
常凌空道:“张扬,说真的,你虽然想到了我们的前头,但是我不认为滨海比我们更有优势。”
张扬望着两名受伤的忍者,不屑笑道:“还有多少人,一并出来吧!”
服部一生道:“跟我来!”他转身向右侧树林中奔去。
张大官人抬脚就踢了出去,他这一脚踢得相当巧妙,避开刀锋,踢在刀身之上,只听到喀嚓一声,武士刀被他踢成了两段,剩下的一半倏然飞出,直钉在前方的树干之上,从树干上发出一声惨呼,一个灰衣忍者捂着肩头跌倒在地上,断裂的武士刀将他的肩膀穿透。
张扬笑道:“我两条胳膊都在这里,有本事你拿去。”
元和幸子怒斥道:“还不赶紧给我退下!”
对宫还山其人,张扬一直都不怎么感冒,在他看来,这个人就是项诚的忠实跟班,没什么主见,项诚指到哪儿,他就打到哪儿,张扬也不怎么给他面子,嘴上应承马上过去,可他仍然表现的不慌不忙,在茶社里和常凌空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慢吞吞的前往宫还山所在的528房间。
张扬摇了摇头,元和幸子的这个回答显然无法令他满意。一个日本航运业的领军人物,上来就盯上了滨海这座小县城,这事儿的确有些不可思议,张大官人坚信促使元和幸子看中滨海的一定有其他的原因。不过他无所谓,人家愿意投资就是好事儿。
龚奇伟握着张扬的手晃了晃,拍了拍他的手背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宋怀明笑了笑道:“奇伟同志,大局观不是平均主义,站在你们的角度,你们考虑的是如何能够让南锡和岚山更好的发展,可是如果从我们的角度出发,我们希望平海能够得到稳定而均衡的发展。”
常凌空和龚奇伟听到宋怀明这么说心里都是凉了半截,听话听音,宋怀明的这句话摆明了是没有考虑将免税区落户他们那边,龚奇伟道:“宋书记,当今的时代并不是大锅饭的时代,在发展中不能搞平均主义,而是要考虑到怎样的决策对平海的发展更为有利,岚山和南锡这两年的发展有目共睹,我们已经站在了平海经济发展的高点位置。”龚奇伟向来敢说,即使是面对省委书记宋怀明,他一样不怕将心中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张扬道:“我一直都想低调进行这件事的,可想不到终究还是传了出来。”
常凌空道:“宋书记不是常常教我们要把眼光放远一点,胆子放大一点吗?”
“保税区落户北港难道不值得恭喜吗?”
宋怀明将张扬成立保税区的申请书递给他们:“你们看看,滨海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张扬道:“夫人的手下有不少高手啊!”望着元和幸子那张和顾佳彤一模一样的俏脸,张大官人心中忽然生出一种难言的滋味,却不知元和幸子的身上究竟有怎样的秘密?
张大官人微笑道:“听起来很有吸引力,只是我不m.hetushu.com明白,在国内拥有实力的城市很多,硬件条件比我们好的城市也有很多,为什么夫人单单会看重我们滨海这样一个县级市呢?”
张扬道:“服部一生是你的保镖?”
服部一生的身后一个个黑衣忍者出现,竟然有十人之多,他们手握武士刀快速向张扬冲去,在张扬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龚奇伟还是很认真的看完了那篇申请,常凌空扫了一眼,心中暗道:“这事儿估计没戏了,一来是张扬首先提出的申请,二来这厮是宋书记的女婿,他和上层的关系相当好,如若不然国务院也不会那么快就批复下来,人家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现在有结果了,好处肯定不会让他们平白得去。”
服部一生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张扬的前方,他单手握刀,冷冷道:“难怪我弟弟会败在你的手里!”
元和幸子道:“在一片空地上盖房子,要比拆掉一座房子在原址上重建要容易得多,我的这个理由张先生满意吗?”
张扬笑道:“以后还希望两位市长大人多多指教。”
常凌空道:“开始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省里要选择滨海,可现在想想,宋书记他们的选择的确有充分的理由,平海是一个整体,经济发展的不均衡已经严重拖累到整个平海的发展,要改变这一切,就必须尽快的缩小南北差距,把保税区设立在滨海,应该是省领导未来发展战略的一个重点,张扬,好好干吧,你赶上好时候了。”常凌空心中还是感到遗憾的,毕竟保税区对每座城市来说都意味着一次腾飞的机遇,而这次幸运女神显然没有站在他们的这一边。
龚奇伟看完,不由得感叹道:“张扬真是一个人才啊,敢想敢干,当初我们就不该放他离开南锡。”
宫还山过来是为北港争取这件事的,因为张扬一直在保税区的事情上采取低调操作,所以之前大家对保税区的事情一无所知,甚至连宫还山这位他的上级市长都不知道平海成立保税区第一个是由滨海提出来的,始终被蒙在鼓里。
张扬道:“现在的滨海当然不能与你们那边相比,但是时代在发展,十年河东转河西,再过几年,你们一定会为滨海的发展而惊叹。”
对方也点了点头:“服部一生!”
这个服部一生正是服部一叶的哥哥,他冷冷看着张扬道:“你废了我弟弟的一条手臂,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是北港市长宫还山,他也住在省政府招待所,要张扬去他的房间见见面,有重要事情要谈。
宋怀明道:“省里的态度也是倾向于北港。”
张扬和元和幸子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离开居酒屋,张扬驱车向市内驶去,走过前方的盘山公路,忽然汽车后胎发出一声爆响,想不到汽车居然会在这里爆胎。
刀锋透过地面向上刺出,目标正是张扬。
张扬笑道:“想不到两位市长大人和我还是竞争对手来着。”
常凌空道:“宋书记,我们始终不如您站的高看得远,对您我们是心服口服,现在我们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叫高瞻远瞩,战略眼光了。”
张扬缓步向前走去,服部一生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身后树干之上,手中武士刀无声无息刺向张扬的后心。
龚奇伟和常凌空两人离开宋怀明的办公室,在门前遇到了北港市长宫还山,身为平海地市级领导,他们之前都是认识的,彼此打了个招呼,常凌空道:“恭喜你了!”
龚奇伟和常凌空都点了点头,自从知道张扬最早提出保税区的事情,两人在心中已经放弃了争取的念头。
宫还山听得一头雾水,好好的恭喜我做什么?他也猜到龚奇伟和常凌空此次来找宋怀明的目的,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和他们多聊,毕竟现在因为保税区的事情大家都存在着竞争关系,在钟培元的引领下走入了省委书记办公室。
元和幸子一字一句道:“张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你竟然敢对他无礼!”
服部一生转身离去,瞬间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
张扬旋即又是一脚踏在地面之上,一个黑衣人从他前方五米处的地方破土而出,手中还握着半截断刀,口中鲜血狂喷。
宫还山早已等得不耐烦,他几次拿起电话准备催促张扬,可最终还是放弃了,他倒要看www•hetushu•com看这小子能得瑟成什么样子?
元和幸子淡然笑道:“如此说来,我还要替他们多谢张先生手下留情。”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山路上很黑,没有路灯,还好他带了随车工具,张扬打开手灯,看到右后胎已经完全瘪了下去,上面刺着两只钢蒺藜,张大官人马上明白,这不是意外的爆胎,而是有人途中设伏,敢埋伏自己的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张扬环视周围,却见前方一个黑衣蒙面的男子站在那里,双目射出冷酷的光芒,宛如刀锋般穿透了夜色,他阴测测道:“张扬?”
宫还山当然知道保税区意味着什么,据他所知,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已经成为定局,现在保税区申请成功,就意味着国家政策,省里政策向滨海的倾斜,可以预见到滨海在未来几年的发展,搞不好滨海真的可能在短期内完成三级跳,如果发展势头良好,成为地级市也有可能,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先例。
宫还山虽然没有说明是什么事情,张扬也已经猜到他肯定也知道了保税区的事情,而且这次他来东江的目的和龚奇伟和常凌空相同,也是为了争取保税区落户自己的城市。
宋怀明呵呵笑了一声道:“你们之前怎么没有这样的想法?”
元和幸子在两名保镖的陪同下走入树林,她的目光充满了愤怒,冷冷盯住服部一生。
宋怀明听到龚奇伟对张扬如此赞许,心中自然也非常高兴,他笑了笑道:“张扬还在东江呢,你们可以找他聊聊。”
龚奇伟道:“当然是落户在我们那边了,我们拥有平海最大的深水港,在深水港的建设上已经积累了合作开发的经验,如果可以将免税区落户在我们那边,岚山和南锡一定会合作无间,以深水港为核心,打造一个全新的经济活跃区,带动整个平海的经济发展。”
宋怀明笑道:“雄心很大嘛!”
张大官人看清来人是自己的老领导,赶紧乐呵呵地迎了上去:“龚市长,常市长,什么风把您两位贵客给吹来了?”
宫还山道:“项书记,张扬现在做任何事都不跟市里商量,直接把我们绕了过去。”
服部一生躬下身去:“夫人!”
服部一生一言不发。
宋怀明道:“我不妨跟你们说实话,其实最早申请保税区的并不是省里出面,而是滨海提出的这个概念,他们想围绕福隆港周围打造平海的第一个保税区,张扬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申请报告早就递到了我这里,我并没有将他的申请报告递上去,和周省长讨论之后,决定以省里的名义来提出这个申请,我们认为这样把握可以更大一些,从滨海提出保税区的构想一直到申请,始终都很低调,并不想在省里引起太多的影响,就是为了避免出现内部竞争,出现关于花落谁家的讨论。”
张大官人有些糊涂:“龚市长,何出此言啊?”
张扬手中的树枝晃动了一下,这帮日本鬼子想要倚多为胜,今天就怪不得老子不讲情面了,张大官人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道:“不得无礼!”
宋怀明对这帮地市级干部的到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元和幸子道:“他的父亲服部苍山是我的义父,一直以来,他们一家都很照顾我。”
岚山和南锡认为这件事他们的希望最大,这次前来争取保税区的有南锡市常务副市长龚奇伟,而为了表示对这件事的重视,岚山市市长常凌空也亲自来东江。现在岚山和南锡联合建设深水港,在成立保税区的事情上,自然而然两座城市联合了起来,他们想从省里务必争取到这一名额。其他的地级市也不是不想争,可多数内陆城市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放眼平海,最有希望的就是岚山、南锡和北港,北港方面也来人了,北港市长宫还山亲自来到了东江。
此时倒地的两名忍者已经不知去向。
对张扬来说有人主动上门来投资,可谓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可他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元和幸子勾起了他对顾佳彤的回忆。
宫还山的内心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可脸上还得装出欣喜非常的表情。
常凌空笑道:“别站在这里说话,出来进去的都是人,咱们去茶社!”
张扬哦了一声,心中开始泛起了嘀咕,常凌空和龚奇伟同来,能让两人一起出动的和-图-书想必是公事,而岚山和南锡联系最为紧密的就是深水港工程,难道他们此次前来也和保税区的事情有关?
宫还山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省委书记办公室,他来到外面的花园,找了个石凳坐下,点燃一支香烟,默默消化着宋怀明带给自己的惊喜,确切地说,应该是张扬带给他的惊喜,他觉着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了,张扬这个小子就是一个巨大的麻烦,自从他来到滨海,他就没有一刻消停过,给他们这些人,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宫还山摸出了手机,他要把这件事告诉项诚,保税区落户滨海是对项诚权威的最大挑战,滨海撤县改市,成立保税区,当着一系列的事情完成之后,张扬的翅膀就硬了,他有了和项诚抗衡的资本。
几个人一起来到招待所内部的茶社,常凌空叫了一壶碧螺春,三人坐定之后,龚奇伟喝了口茶道:“张扬,我们刚从宋书记那里回来。”
元和幸子道:“过几天我会去滨海和张先生确定合作事宜。”
服部一生双手握住武士刀,他的身后忽然生出了十多条手臂,张大官人知道一个正常人不可能长那么多条手臂,服部一生显然还是利用幻想来迷惑自己。
宋怀明笑道:“最早提出申请的是张扬,他的构想不错,以滨海福隆港为中心,打造保税区,建设国内第一流的物流集散中心,你们这些市领导要多多支持他的工作。”
声音从远处响起:“兵不厌诈,胜者为王!”张扬举目向声音的发出处望去,却感觉地面有轻微的震动,虽然微乎其微,但是张大官人仍然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他唇角泛起一丝冷笑,不得不承认,忍术将孙子兵法和武功结合的非常成功,声东击西,虚虚实实,小日本对中华文化的领悟那不是一般的到位。
宫还山笑道:“宋书记,我这次来就是争取保税区可以落户北港的。”
宫还山的嘴巴动了动,他认为项诚此时的心情要比自己还要难受还要苦涩,不过真难为他还能说出这样冠冕堂皇的话儿。
张扬冷冷道:“藏头露尾,真是一个无胆鼠辈!”心中却明白刺杀偷袭正是对方的强项,对于忍者来说,他们看重的是结果,根本不会纠结于手段。
常凌空道:“宋书记,我们明白了,无论保税区最终落户哪里,总而言之还是在平海,只要对平海的未来发展有好处,我们都双手赞成。”
元和幸子道:“先夫生前曾经结下了很多仇怨,所以我无论去哪里都会小心一些。”
张扬道:“欢迎之至!”
宋怀明道:“你少拍我马匹,国家经济区落户你们岚山,深水港建在南锡,怎么?什么好事都想争取过去,平海这么多城市,如果政策的天平全都向你们倾斜,其他的同志肯定要说我偏心了。”
元和幸子走到服部一生的面前,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静夜之中,清脆之极,服部一生头低垂下去,不敢有任何不满的表示。
宋怀明笑了起来:“就算他仍在南锡,保税区一样不会考虑落户你们那边,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平海发展的势头不错,但是南北经济发展不均衡是非常明显的,这几年,省里对平海北部几座城市进行了政策扶持,以江城为代表的北部城市也在拼命追赶,但是这种长时间形成的差距并不是短期内可以逾越的,在北部成立保税区,可以很好的均衡南北发展,为平海未来的经济腾飞奠定坚实的基础,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同时也要记住,平海是一个整体,无论南北都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我将平海比喻成一架飞机,南北都是机翼,如果机翼不均衡,这架飞机注定要栽跟头,更别提腾飞这两个字了。”
那群黑衣忍者闻声之后,迅速散去,转瞬之间全都消失在服部一生的身后,现场又只剩下服部一生一个,仿佛其他人都没有出现过。
宋怀明又道:“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们所从事的工作不同,考虑问题自然不同,未来的平海是属于你们的,有一天,等你们接替我的工作,站在我的位置上,你们会做出和我同样的选择。”
进入树林之后,方才发现服部一生已经失去了踪影。
服部一生也知道自己正面交锋肯定赢不了张扬,所以才以己之长,攻他之短。
张扬点了点头,微www.hetushu.com笑道:“是我!”
龚奇伟对张扬的能力始终深信不疑,他点了点头道:“年轻干部中,就数你最有魄力。”
龚奇伟和常凌空相互看了一眼,现在他们明白了,这事儿是张扬最先提出来的。
宋怀明心中暗忖,张扬在这些事的处理上还是不够成熟,几次大事上的处理就能够看出,他并没有把北港市领导放在眼里,这样的行为必然造成他和北港市领导之间的裂痕。
龚奇伟道:“我还是有些不甘心啊,当初就不该把张扬给放走,他真是敢想敢干,放眼平海体制内,再也找不到一个像他这么有能力的干部了。”龚奇伟对张扬是真心欣赏。
宋怀明也没有想到上头关于保税区的认同这么快就传遍了平海,他和周兴民对此有过共识,一定要保守秘密,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总归还是露出风声,由此可见,各市县设立在京城的驻京办也不是一无是处,凭借着在京城的一些关系还是能够刺探到一些内幕消息。
元和幸子的表情充满歉意,她向张扬道:“张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您受惊了。”
张扬笑道:“装神弄鬼,雕虫小技!”他的大乘诀奥妙无穷,对于自然界的一切变化都能够掌控入微,这些忍者的一举一动都在他感知的范围内。
头顶一张大网落下,张扬朝着上方劈出一掌,掌风如刀,将大网从中撕裂开来,张扬从大网破裂的缝隙中闪身而出。
元和幸子道:“我的公司在亚洲各地拥有四大码头,这些码头成为日本商品的集散平台,我在日本拥有最大的物流公司,日本国内的一流公司几乎和我都有合作关系,通过这种关系,我可以将日本的商品在最短的时间内安全快捷的运抵亚洲的每一个地方,同样也可以将其他地方的商品运回日本。”
张大官人艺高人胆大,他才不害怕服部一生搞什么花样,紧随服部一生来到了林中。
既然宫还山过来争取,就证明他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宋怀明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告诉宫还山道:“还山啊,国务院的确特批了平海成立保税区的事情。”
最先向张扬表达恭喜的是龚奇伟,张扬住在省政府招待所,龚奇伟和常凌空也在这里入住,他们在招待所的大厅相遇,龚奇伟高声道:“张扬!”
龚奇伟笑道:“省里选择了你。”
“恭喜他?”
张扬并没有想到申请保税区的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在他离开东江之前,宋怀明就给了他一个确定的消息,保税区的事情上头已经有了明确的答复,高层认为成立保税区有助于平海和周边省份的经济发展,进一步巩固平海在周边地区的经济核心地位,这是件大好事,会专门为这件事开绿灯。这个月就可以将保税区的事情批复下来,因为这件事省长周兴民也特地延长了在京城的逗留的时间,要把这件事全部搞定才回来。
宋怀明首先接见的是常凌空和龚奇伟,他们两人联袂而来,此次对保税区的事情志在必得,而且两人一起过来是想向领导表明一个态度,岚山和南锡在深水港的事情上合作无间,同样,他们在保税区的问题上也可以处理好、合作好。
元和幸子道:“我所说的四大码头只是公司在亚洲的一部分,过去公司对中国内地市场估计不足,所以在这方面的发展严重滞后,被日本其他公司有机可乘,我掌管公司之后,在这方面进行了重要调整,我不瞒张先生,未来公司战略的重点就是中国内地,我会在中国打造一个亚洲乃至世界上最大的商品集散平台。”
张扬马上想起了服部一叶,那个和南韩高手李道济一起联手向自己挑战的日本人,在箭扣长城之上,被张扬用升龙拳击断了他的右臂,本来张扬已经答应帮助他治疗右臂的骨伤,可是服部一叶为人孤傲,没有领情,自行返回日本疗伤,最终那条右臂没有保住,日本医生最后对他采取了截肢手术,服部家族也因此和张扬结下了深仇。
张扬点了点头,从荣鹏飞那里他已经了解到了元和幸子的部分资料,知道她的话并没有夸张。
张扬在箭扣长城之上已经领教了服部一叶的身手,知道服部家族擅长忍术,上次自己一时疏忽险些中了服部一叶的迷魂大法,这个服部一生既然敢过来帮弟弟寻仇,证明他的武功要在服部一叶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