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7章 求提拔

张扬道:“没点精气神怎么能更好的为秦书记服务。”
张扬咬牙切齿道:“王八蛋,回头我就去找他们几个算账。”
所有人都发现张书记此次前来比过去谦虚的多也低调的多。
张扬道:“我真是搞不懂这帮人,有那些精力去搞内部斗争,为什么不切实地去关心一下民生?为什么不把精力放在管理上,北港目前在平海经济收入水平倒数第一,难道还不值得他们去反思自己的工作吗?”
张扬一伸手把房门给关上了,然后挤出一个笑容道:“宫市长,您什么时候来东江的?”
张扬道:“是我的疏忽,不过事情没落实之前,我不想领导们跟着操心,成了固然是好事,万一没成功,岂不是让各位领导跟着我空欢喜一场。”
秦清笑道:“我现在可管不了你了,你归项书记管。”
张大官人笑道:“刘厅长,您那儿是监察厅,您是纪委书记,我没犯错误,没事往您哪儿跑不是找晦气吗?”
刘艳红把一沓举报材料扔在茶几上,张大官人扫了一眼道:“又来了,你说你们整天就忙这些,不遭人妒是庸才啊,我要是真犯了错误,您要是落实了证据,只管把我给铐走,双规我,问题是我啥都没干,下次遇到这些捕风捉影的东西,您赶紧帮我烧了吧,实在不行卖废纸也成啊。”
张扬道:“宫市长,您还是少抽点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您的身体不仅仅属于自己,还属于党和人民,您不爱惜身体就是不爱党不爱人民。”这厮纯粹是报复。
宫还山气急反笑:“嘿嘿,别说了……”他恨不能抓起那盒烟狠狠砸在这厮的脸上。
张扬呵呵笑道:“凌峰这种大才真要是到了滨海那种小地方实在太委屈了,我怎么舍得耽搁他的前程。”
秦清道:“你在处理和上级领导的关系上有所欠缺,保税区的事情虽然是好事,可是你已经不是第一次绕过北港方面,这会让你的上级领导难堪,感到他们的权威受到挑战和蔑视,对你未来的工作开展不利。”
刘宝全问起周山虎的近况,没办法不关心,现在他女儿刘希婷已经和周山虎爱得火热,他也发现周山虎这孩子虽然是农村出来的,可为人诚实善良,已经接受了周山虎成为他未来女婿的事实。
“我要是真改了,那还是我吗?”
张扬笑道:“山虎表现一直都很不错,最近在函授大专,准备拿大专文凭了。”
刘艳红道:“给我放老实点,坐下!”
张扬笑道:“谢谢各位的盛情款待,都说人一走茶就凉,可我在新城指挥部这个团队里,感受到的是同志们真挚的友情,我这人做事自由散漫,也不太会顾及别人的感受,过去如有得罪大家的地方,希望大家别跟我一般见识,大家共事一场就是有缘,以后我也欢迎大家去滨海做客。”
众人一起笑了起来,和张扬同干了这杯酒。
张扬笑道:“在你面前翅膀硬不起来,和-图-书要硬也是那啥……”
张大官人道:“还望秦书记多多提拔!”
张扬道:“现在滨海最缺的就是人才,多多益善。”
刘艳红被他逗得眉开眼笑,啐道:“混小子,没大没小,给我坐下,下次不许叫我刘姐,叫我阿姨!”
张扬谦虚的表示:“这和秦书记过去的栽培是分不开的,也要谢谢各位对我的无私帮助。”
宫还山的房门没关,窗户也大开着,他烟瘾不小,利用空气的对流保持房间内的清新。
宫还山自己显然没意识到有什么不正常,他眯起眼睛看着面前升腾的烟雾,这让他的目光显得有些飘渺,低声道:“保税区的事情你操作多久了?”开门见山,现在再绕弯子已经没有任何的必要。
刘艳红已经准备好了茶。
宫还山道:“你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他的话充满了嘲讽。
常凌峰笑道:“那倒不用,我给他们联系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兴趣,如果他们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抽时间联络他们,陪他们去滨海一趟。”
秦清点了点头道:“在我心中你是个好官,你还是个与众不同的官员,我有时候都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对官场如此热衷?”
回到省政府招待所,去前台拿了他们帮忙订好的返程车票,在东江还有一天时间,他准备去母亲那边看看的时候,却收到了刘艳红的电话,刘艳红的语气充满了责怪:“张扬,怎么来东江都不到我这里来见个面?”
张扬走后,宫还山看到茶几上的那盒烟,猛然抓了起来用力握成一团,然后向房门的方向砸去,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三个字:“王八蛋!”
张扬道:“这次告状的有什么创意没有?”
话谈到这种地步,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张扬道:“这件事还没正式下文呢,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要多亏了省里对我们的大力扶持。”
刘宝全一高兴又跟张扬连喝了两杯,常凌峰整晚都很沉默,他本来就不喜欢出席这样的场合,张扬主动找到他喝了一杯酒,诚心求教道:“凌峰,搞免税区我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这方面你得帮我出出主意。”
宫还山阻止他道:“你别说了,我不抽了!”他把大半截烟给掐灭了,麻痹的,你纯粹是让老子不自在,宫还山心中这个恨啊,可他拿张扬没辙,一点办法都没有。宫还山道:“张扬,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保税区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是应该跟市里商量一下,虽然结果是令人欣慰的,可是你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并不值得提倡,对领导也不够尊重,难道你不信任我们这个领导团队?项书记为此很不开心。”宫还山最终还是把矛头转向了项诚,这厮毕竟是个没担当的主儿。
宫还山道:“烟酒不分家,你喝酒这么厉害,居然不会抽烟!”
张扬笑道:“其实你们当大领导的抽烟都很派,拿烟的气势一看就知道是国家干部。”
m.hetushu.com管委会主任刘宝全道:“张扬,我听说滨海要撤县改市,你以后就是市委书记了。”
晚宴的气氛很好,张扬发现只要跳出官场的范围来看这群人,还都算不错,可官场就是这么奇怪,一旦你深入其中,一旦和别人有了政治利益上的关系,那么人就会迷失本性,当晚张扬和秦清独处的时候,他将这通感慨告诉了秦清。
张扬笑道:“乔书记曾经说过,我就是一根官场搅屎棍,走到哪儿搅到哪儿。”
秦清道:“说着说着就下道了。”
秦清的丰臀在他身体上挪动了一下,有意识的摩擦了一下他变硬的地方,笑道:“你啊,真是精力旺盛。”
宫还山一时间没听出这厮是奉承自己还是挖苦自己,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雾,张扬留意到宫还山抽得是一品锦湾,蓝盒的,张大官人虽然不抽烟,可是对有些烟的价格还是了解的,一品锦湾是南锡卷烟厂的拳头产品,定位高档,蓝盒的一品锦湾每条888,可谓是价格不菲,宫还山每天怎么也得两盒烟,这样算来,每个月得六条,单单是抽烟一个月就得五千多块,我靠啊,他的那点工资够烟钱吗?当然张大官人也明白,以宫还山的身份,抽烟压根不用自己花钱,可身为一位市领导,用不着如此显摆吧,拿着一品锦湾到处招摇,这影响也不好啊。
张大官人的鼻子很敏感,进去之后,闻到烟味儿还是打了两个喷嚏。
张扬一进门就道:“哟嗬,刘姐,您可又年轻了,不得了,这样下去真不得了,您越活越年轻,下次我见您就得叫妹妹了。”
宫还山道:“你倒是会给我扣帽子。”
张扬并不介意,宫还山冒点酸气也是正常的。张扬道:“这次多亏了省领导的大力帮助,宋书记在这件事上给予了高度的肯定,让我充满了信心,周省长还亲自去京城斡旋这件事,不然也不会那么顺利。”
在张扬心中一直都把刘艳红当成老大姐看待,刘艳红对他始终都很照顾,对于刘艳红的召见,大官人是不能坐视不理的,他乖乖去了刘艳红的办公室。
秦清道:“你现在翅膀硬了,我可掌控不了你。”
张扬吻了她一记道:“其实我发现还是给你当副手好,如果你当北港市委书记,我当滨海的县委书记那该有多好。”他只是说说,有了东江新城的事情之后,这样的组合当然没有任何的可能。
张扬去沙发上坐了,看到茶几上有茶有瓜子,抓了一把瓜子嗑了起来:“糖衣炮弹,刘厅长,您今儿又在打什么主意。”
秦清笑道:“权力让人迷失,任何人都跳脱不出这个规律,权力会让人得到一种无法言语的满足感,很多人享受权力,而忽略了和权力同在的责任,正是为了追求这份满足感,官场中人才会为此争得不可开交,朋友反目,兄弟阋墙,这样的事儿并不少见。”
张扬道:“现在已和-图-书经不像过去那样投入太多的热情了,过去我一心只想着升官,可能你说得对,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我现在更多的在想怎样才能做好事,而不是去升官。”
张扬道:“是不是有滨海的干部告我黑状?”
张扬道:“凌峰,你把这件事给我办成了,我一定重重谢你。”张大官人现在的心情的确是求贤若渴,他身边虽然有了王志刚这样的高手,可是随着城市建设的开始和保税区的确立,真正可用的人还是太少,滨海过去的那帮县领导,多数都没什么能力,搞搞权力斗争还马马虎虎,真说要干正事儿,只怕没几个能派上用场。
张扬搂住秦清的纤腰,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膝之上,大手探入她的睡袍,把玩着她的前胸。
秦清胸前的两点在他的揉捏下很快就产生了变化,秦清撅起樱唇道:“好好说话。”
宫还山被他说得直犯恶心,心中暗骂,你丫咒我呢?
张扬道:“那好,宫市长您忙!”临走之前他不忘提醒宫还山:“您少抽点烟,真的,您是没见到肺癌患者的肺……”
张大官人道:“我还没糊涂啊,我总不能冲着一未婚女青年叫阿姨吧?”
张扬道:“宫市长,谢谢你的提醒,项书记那里,我自己会去解释。”言外之意就是你丫别操心了。
宫还山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张扬分明是在显摆他的关系,宫还山在北港工作这么多年,自问也算得上兢兢业业,可政绩和张扬相比,实在是相形见绌,朝里没人啊!宫还山道:“张扬,省领导这么重视你,你要懂得珍惜,要戒骄戒躁,要好好工作,年轻人一定要踏踏实实的,不要好高骛远,把手头的工作搞好才是正本。”他是借故教训张扬,其实张扬的行为没什么可批评的,宫还山只有通过这种语重心长的教诲来抒发一下心头的郁闷。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会!”
张扬来到宫还山身边坐下,宫还山的目光落在茶几的烟盒上:“抽烟!”在烟民的概念里,请别人用烟是起码的礼仪。
这话让宫还山有些不爽,你小子什么意思?是抗议我抽烟吗?你越是闻不惯,老子越抽,熏死你丫的!宫还山原本一支烟就快吸完了,本来想歇歇,可一听张扬的这句话,又抽了一支续上,笑了笑道:“没办法,我是戒不掉了,烟不离手。”
秦清抛给他一个颠倒众生的媚眼儿,伸出手指点中张扬的肩头让他平躺下去,柔声道:“那我就好好提拔提拔你!”
管委会副主任林良德道:“张扬,你在滨海干得不错,我们都听说了,平海第一个保税区落户滨海,恭喜你啊!”
刘宝全道:“我女儿希婷今年暑假就毕业了,她学的是电子商务,本来我打算让她在东江工作,可是她一心想去滨海和虎子一起。”
刘艳红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利利索索的,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告你的黑状。”
秦清搂住和-图-书张扬的肩膀,俏脸贴在他的面庞上:“其实以你的性格并不适合官场,如果不是你自己够强,恐怕早就被打落尘埃了。”
张扬笑道:“宫市长,真的,我过去学医,上过人体解剖课,您是没看到吸烟者的肺都是黑的,还有生肿瘤的,那肺脏都溃烂了,包您看一眼,以后见到烟就想吐。”
刘艳红道:“你和洪诗娇的事情怎么这么快就捅到我这里来了?”
张扬道:“我享受权力,但是我也清楚自己的责任,清姐,你说我这种人算不算的上一个好官?”
张扬道:“你推荐的人一准儿没错,要不要我专门去请一趟?”
张扬笑道:“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刘主任,等她毕业,你让她过来找我,工作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刘宝全道:“年轻人知道上进好。”他和张扬喝了杯酒又道:“张扬,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刘艳红道:“你啊,我把你叫来不是给你上课的,我就是提醒你,别得罪这么多人,当官也讲究一个天时地利人和,要和同事搞好关系。”
宫还山道:“我待会儿还得出门办事。”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下起了逐客令,本来是想把张扬叫来训斥两句出出气,可气没出成,反而惹了一肚子的气,宫还山气得脸都白了。
秦清笑道:“他的这个比喻倒是相当贴切,不过你这次要做要心理准备,保税区是一块肥肉,所有人都盯着,滨海成立保税区,必将成为众所瞩目的中心,我看滨海最近会有一个膨胀性的发展,你一定要把握好自己,一定要摆正心态,掌控政局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处理不当,很可能会造成错误。”
张扬点了点头:“刘主任只管说。”
张扬笑道:“如果我不绕开他们,让北港的那帮领导掺和进来,那么这次保税区就算申请成功,十有八九也不会落户滨海,北港现在政策向新港倾斜,自从新港兴建之后,我们这边的福隆港就处于被市领导放弃的状态,我去滨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也看出这帮领导整体管理水平偏低,在北港的治理上出了不少的昏招,而且这帮人格局太低,自从我申请滨海撤县改市之后,在他们心里就把滨海从北港分离了出去,政策上对其他县都比滨海好得多。”
秦清道:“你个人能力太强,而且权力欲也很盛,当你的上级领导感觉到他们的权力和地位受到威胁的时候,冷落你甚至反感你也属于正常。”
秦书记尽心尽力的提拔让张大官人精神抖擞,温柔乡虽好,却仍然要提高警惕,张大官人清晨溜出了秦书记的家门,这厮现在对藏匿行踪已经轻车熟路,上午去党校那边拿了一些学习资料,张大官人已经是研究生在读了,在官场上混,没有学历那是寸步难行。
宫还山道:“昨天晚上到的。”
宫还山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向张扬点了点头:“把门关上。”
张大官人抓着她的手,放在http://m.hetushu.com自己已顶成一个帐篷的部位:“求秦书记提拔!”
刘艳红道:“又来了,你这个臭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张扬道:“闻不惯那味儿!”
刘艳红道:“你还是来一趟,我有重要事情找你。”
张扬道:“我一直都在这么做!”一句话就把宫还山下面的话给噎了回去,意思是我做得很好,用不着你来说教。
宫还山咳嗽了一声,这是被他憋得。
关于在滨海设立保税区的事情有人惋惜,有人生气,当然也有人为张扬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秦清如此,常凌峰也是如此,当晚东江新城指挥部的几位领导设宴招待了张扬,出席晚宴的有秦清、常凌峰、刘宝全、唐自立、邵安康、林良德、黄西民。这些人过去有和张扬关系不错的,也有不对乎的,可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张扬现在去了滨海,和这边的人自然就没有了利益冲突,所以大家一见面反而热乎了起来。
宫还山道:“你让我扑了个空啊,在宋书记面前弄得很尴尬,他都觉着奇怪,我身为北港市长,居然不知道滨海发生的事情。”
在人前秦清自然不会表现出半分对张扬的亲热,她拿捏的恰到好处,领导风范是越来越足了,张大官人看到秦书记的架势,不由得想起在床上对自己婉转逢迎的她,秦书记果然在人前是圣女,也只有在自己的面前才会成为一个妩媚的荡妇,这样的女人真是极品啊,老子何德何能,能得遇如此佳人,秦清留意到张扬的目光,仿佛猜到他在想什么,俏脸掠过一丝娇羞,不过稍闪即逝,她端起酒杯道:“来,我们一起欢迎小张回东江来看看。”
张扬道:“这事儿归组织部管吧?”
秦清道:“小张,你还年轻,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刘艳红道:“你在北港领导中的口碑也不怎么样。”
常凌峰笑道:“你可别谦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难住你的事情。”
张扬笑道:“换汤不换药,还是县级市,我权力就是那么大点儿,级别还是处级,跟你们不能比。”
常凌峰道:“两个都是我的大学同学,他们一个在珠江一个在沪海,两人都是大学老师,也都是抱负得不到施展,现在滨海成立保税区正是用人之际,你可以把他们请过去。”
张扬笑了笑道:“从提出开发区迁址就已经有了打算,不过当时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没通知市里,宫市长不会怪我先斩后奏吧?”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为事实,张扬才不怕宫还山生气,你生气又能怎样?
常凌峰道:“张书记求贤若渴,我倒是能帮你推荐两个人才。”常凌峰已经做好了出国的准备,京城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已经不打算在国内常呆,准备在新城建设进入轨道之后离开,章睿融的留学申请已经通过,再过半年他们就离开。
秦清道:“请教归请教,可不许从我这里挖人啊。”
张扬继续道:“改天我带你去看看肺癌患者的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