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8章 内涝

可嚷嚷的人虽然很多,却没有人下去,这年月舍己救人的越来越少了,看热闹的却是越来越多。
周山虎直接将汽车驶入了县行政中心,张大官人就这么湿漉漉的走入了办公楼,前往自己的办公室,途中遇到了县委副书记刘建设,刘建设看到落汤鸡一样的张扬,心中暗自好笑,嘴上却故作惊诧道:“张书记,您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许双奇的言语中还是有不少夸大的成分在内:“张书记,滨海这次的降雨量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24小时降水量达到了100毫米,滨海多处出现了灾情。”
张扬道:“老许啊,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一个小时后咱们召开一个常委会。”
现场一片哗然,在滨海的这些常委看来,以滨海今时今日的状况,申请保税区似乎有些痴人说梦,这样的好事怎么会落在他们这块穷乡僻壤?
张扬笑道:“你是说,他们贪污,让我也跟着贪污?”
刘艳红一手捂住话筒,笑道:“你别忘了我刚才的话。”
会议进行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县委办公室主任傅长征匆匆走了进来,他来到张扬身边耳语了几句,张扬不觉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道:“散会!”
刘艳红道:“忘了恭喜你了,保税区落户滨海,这可是大好事儿。”
张扬听到滨海没事,也放下心来,周山虎接过他手里的行李,递给他一把雨伞。在出站口等了半天,也不见有出租车过来,张扬指了指前方的五洲大酒店:“这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停,先去那边休息一下。”
许双奇跟他握了握手,看着这厮衣着光鲜,身上还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心中不由得鄙夷起来,心说你整天唱高调,搞得自己跟个青天大老爷似的,刚才下雨那会儿你在哪里?还不是我带着这些干部亲临第一线指挥抗洪抢险?其实滨海的灾情并不严重,许双奇冒雨跑到第一线,也不仅仅是为了民生,其中也有作秀的成分,毕竟他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弄得一帮乡镇干部诚惶诚恐,放下手头的工作去接待这位县长大人。
一个小时后,常委会准时召开,这些常委们都已经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正如县委副书记刘建设所言,滨海的灾情并不严重,这场暴雨带来一些财产损失是难免的,但是没有人员伤亡,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大好事。
张扬道:“我去滨海没多久,我的举报材料就积攒了这么多,等以后保税区开始兴建,还不知要有多少举报材料,那啥,刘厅长,以后关于我的举报材料,有创意有代表性的您帮我搜集几份,我观摩参考一下。”
许双奇应了一声。
张扬道:“你放心吧,我尽力而为。”
散会后,张扬把政法委书记周翔叫了过来,让他陪自己去近郊的蒋庄看看,原来蒋庄出了点乱子,这场暴雨让蒋庄附近的土山出现hetushu.com了滑坡,从中露出了一个墓葬,村民们听说发现了古墓,全都冲进去哄抢。
许双奇道:“我正在组织干部群众抗洪防涝呢。”
张大官人不紧不慢道:“我这次去省里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落实一件事,申请在滨海成立保税区。”
张扬坐当晚的夜车返回北港,这一趟的东江之行可谓是收获颇丰,他去东江之初并没有想到这次保税区的事情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张扬道:“北港旁边就是大海,怎么还会积水?”
张扬道:“省里对我的申请极度重视,省领导都对滨海成立保税区一事非常的支持,为了这件事周省长亲自前往京城为我们争取,根据我收到的确实消息,国务院已经通过了我们的申请,特许在滨海成立平海省内第一个保税区!”
刘艳红道:“只是让你协助我工作。”
所有常委的目光都望着张扬,多数人看到张扬笑眯眯的样子,心说十有八九是撤县改市的事情已经批下来了,最近这厮不就在捣鼓这件事吗?
张大官人带着被救的那人刚一露出水面,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张扬和周山虎两人下了车,准备从一旁步行绕过去,可听到周围有人道:“麻烦了,那辆车进去就不见影了。”还有人道:“赶紧救人!”
张扬知道那女子没事了,悄然向周山虎使了个眼色,两人趁着混乱离开了现场,此时不知哪里有闪光灯闪烁了两下。
刘艳红道:“我早就跟你说过,做事情不要锋芒太露,有时候大雨滂沱反倒解决不了旱情,因为土地来不及吸收水就流走了,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刘艳红道:“不是这个意思,你要让别人信任你,接纳你,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可以做出一些改变,做人棱角分明未尝是一件好事。”
一辆熄火的汽车车门中爬出了一个人,他指着前方道:“有人被困在里面了,快救人!快救人啊!”他嘴里叫着救人,自己却向上面的浅水处拼命逃来。
“行了,行了,别标榜自己了,你什么人我会不知道?吃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嫣然跟了你真是委屈她了。”
刘艳红道:“那要看有无必要,如果可以通过这些事查出北港的问题,那么你可以收,只要向我及时通报,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张扬的脚落在实地之上,他抱着那名获救者一步步走了上去,此时他方才注意到自己救得是一个女人,这女人面容姣好,身材很棒,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因为呛入了太多的洪水,所以昏迷了过去。
张扬道:“刘姐,我知道您想让我干什么,可您也不能对我威逼利诱,我这点志气还是有的,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张扬又和下去第一线的其他干部见了面并表示慰问。
张大官人道:“目前没证据,不过和图书那货绝对是个老色鬼,在京城的时候,他就想对洪诗娇下手,最后还是我帮着她当了挡箭牌。”
周山虎道:“张书记,北港下了大暴雨,往火车站去的路段严重积水,车过不去了。”
周山虎启动了那辆丰田越野,因为考虑到要涉水的缘故,他今儿特地开越野车过来的,没想到仍然过不去济民桥。不过从这边前往滨海的这段道路还算顺畅,部分路段积水,都不算严重。
两人在酒店前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往建设局的方向驶去,因为暴雨,出租车都是漫天起价,平时起步价五块,现在根本不打表,一开口就是五十,张扬也懒得跟这帮坐地起价的司机一般见识,给了他五十,司机把他们拉到济民桥前不敢过去了,铁路立交桥下积满了水,不知有多深。
张扬把她抱到了避雨的地方,很快看热闹的人都凑了过来,周山虎伸手把那帮人拦住,这些人挤过来可不是为了帮忙,多数都抱着看热闹的心理。
周山虎道:“张书记,整个北港都是这样,滨海还算好的。”
张扬道:“一定要做好受灾群众的安置工作,确保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刘艳红笑道:“好事儿,怕什么?”
张扬摸了摸那女子的脉搏,在她胸前按压了几下,然后对她进行人工呼吸,如此反复几次,那女子终于恢复了呼吸心跳,剧烈地咳嗽着,然后身体突然转到一边,大口大口地呕出黄水。
张扬道:“发动全体干部职工,确保全县范围内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我会尽快回去,在我没到滨海的时候,你要全权负责指挥工作。”
这次回去缺少了三位美女陪伴,不过倒是乐得清静,张扬上车之后就进入了梦乡,清晨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北港了,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张扬收拾好行李,先给周山虎打了一个电话,昨晚他上车前就跟周山虎联系过,让他今晨来火车站接自己。
常委们纷纷鼓起掌来,带头的还是常务副县长董玉武,他知道自己要是不鼓掌的话,张扬的目光肯定第一个朝他看来,他得起到带头作用。
刘艳红道:“你心虚什么?我又不打你的小报告。”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笑道:“你是说我去滨海之后,有些贪官污吏都不敢伸手了,这不刚好证明我是一清官吗?”
刘艳红向他伸出手:“证据!”
“便衣警察!你要是穿着一身警服上街,满大街的小偷看到你肯定不敢作案,可你要是换上便装,小偷自以为安全,就开始伸手了。”
刘艳红道:“你现在无论和滨海还是和北港都有些格格不入,想查出问题,就必须融入其中。”
现场一片欢呼,虽然多数常委打心底对张扬不爽,可谁都知道成立保税区对滨海意味着什么,有了保税区这个耀眼夺目的金字招牌,滨海的城市规模等于跃升了一个档次http://www.hetushu.com,滨海在北港辖县之中必然脱颖而出,而保税区的成立意味着滨海权力的扩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抢去了北港的风头,张扬之前一直张罗的撤县改市的事情,也是水到渠成。
刘艳红不禁笑了起来:“行了,别把自己整得跟革命烈士似的。”桌上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张扬看了一下,其中一个电话是县长许双奇打来的,张扬回了过去。许双奇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看来一定有要紧事要向他汇报。
张扬听他这么说也就放下心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他的休息室内是有二十四小时热水的,张大官人草草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等他出来的时候,看到县里那些下去指挥抗灾的干部已经陆续回来了。
张扬道:“好事也能变成坏事,现在我又被推上风口浪尖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现在不知多少人在我背后羡慕嫉妒恨呢。”
张大官人得知滨海受灾的情况并不严重,心态也放松了许多,他微笑道:“首先感谢大家在我离开滨海期间的辛苦工作,正是有了你们同心协力一心为民的工作态度,方才能够将这场暴雨带来的损失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无论气象台的预报多么不靠谱,我们还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对未来可能发生的自然灾害给予最大可能的重视,我相信在我们这个领导团队的精诚合作下,在滨海全体老百姓的支持下,我们一定能够战胜这场暴雨带来的灾害。”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我原指望保守秘密来着,可今儿发现全世界都知道了。”
许双奇嗯了一声。
“如果真的有人给我送礼,你说我收还是不收?”
张扬先帮助一名困在车里的男子脱困,又继续向前走去,没走几步,水就漫到了他的胸口,他屏住气,潜入水中向深处游去,这种下陷式的立交桥存在着很多的隐患,一旦排水不畅,就容易造成积水,最深的地方甚至可以达到三米以上,普通车辆进去就得整个被淹。
许双奇道:“张书记,您回来了没有,滨海这边下了大雨,多处农田被淹,灾情严重。”
刘建设道:“也没那么严重,咱们县靠海近,排水系统还是不错的,县里几位领导都下去了,亲临第一线指挥防洪防涝,我留下来负责这边,根据刚刚反馈回来的消息,总体还好,局部地区受灾,并不算太严重。”
周山虎关切道:“张书记,您小心点儿!”他是个旱鸭子,如果他会水肯定会抢着过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张扬走入洪水中。
周山虎道:“港区没积水,可是市中心这边排水设施老旧,几个地下道全都积水严重,我找个地方把车停了,回头我打车过去接您。”
张扬很快就找到了被淹没在水中的那辆汽车,洪水极其浑浊,张大官人没有睁眼,他找到前门把手,全力和图书一拉,把手都被他拉断了,可是车门却没有打开,水底压力很大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门锁从里面反锁了,张扬游到前挡风玻璃的位置,手掌贴在挡风玻璃上,内力催吐,震碎了玻璃,然后游入其中,也就是张大官人有这份功力,换成别人还真没有那么容易把车窗弄烂。他在驾驶座的位置找到一个软绵绵的身体,确信车内没有其他乘客,这才抱起那个身体向上游去。
刘艳红道:“张扬,你看过一部电视剧吗?”
县长许双奇先汇报了截至目前为止的灾情情况,然后着重强调,根据气象台的天气预报,今晚到明天还有大到暴雨。
“啥?”
张扬笑了起来,他挤出人群,来到周山虎面前,看到周山虎两条裤腿卷起老高,可裤子仍然湿透了,这小子显然是蹚水过来的,周山虎道:“我把车放在建设局了,这会儿雨下得实在太大了,刚气象台天气预报说,这场雨是二十年来最大的一场。说什么降雨一天就已经达到100毫米,城市多处都出现了内涝。”
身为县委书记,张扬理所当然的要表示慰问,他迎出了办公楼,看到县长许双奇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回来,许双奇一双裤腿卷起老高,身上基本上也都湿了,一双胶靴上满是黄泥,有几名记者还跟在他的身边采访呢,看到县委书记张扬出现了,这帮记者马上将目标转移,向张扬蜂拥而至,张大官人这时候可没兴趣接受什么采访,让傅长征叫保安帮他将记者挡住。和许双奇走到了一起,他向许双奇伸出手去:“老许,辛苦了!”
火车抵达北港站的时候,雨越下越大,春雷一个接着一个,张扬来到出站口,看到周山虎就站在人群中,拼命高喊着:“张书记,张书记!”
周山虎把他的手机递了过去:“刚才有两个电话。”
许双奇心说你丫也没什么创意,这样的话我早就说过了。
周山虎笑道:“滨海还好,可能是就在海边的缘故。”
张扬挂上电话,心情不由得也沉重起来,看来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还是给滨海带来了不可预估的经济损失。听闻滨海部分地区受淹,张大官人有些坐不住了,他叫上周山虎,决定尽快返回滨海。
张扬道:“到底你想让我怎么干?”
五洲大酒店也是北港的五星级酒店之一,是一家涉外宾馆。两人冒雨来到酒店,张扬要了一个标准间,回到房间内,洗了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来到窗前向外望去,大雨没有停歇的迹象。
张扬看到外面的雨似乎有停歇的迹象,落下车窗,让雨后清新的空气充满了车内,前方已经是滨海的城区,让张扬欣慰的是,整个城区很少看到积水的现象,看来滨海的给排水系统还是相当不错的,当然这和滨海濒临大海有关。
周围围了不少人,可以看到有几辆车抛锚在地下道里。
张扬道和*图*书:“不用那么麻烦,你回去吧,我待会儿自己打车回去。”
刘艳红笑道:“可人家和洪诗娇没事,最后是你和洪诗娇发生了问题。”
两人绕过积水的地下道,来到建设局,暴雨在此时已经有了减弱的迹象,张扬和周山虎的身上全都被雨水淋湿,好在行李包是防水的,里面手机之类的电子产品没有损坏。
“苦中作乐呗!人家整天举报我,我也研究研究,学习一下怎么举报别人。”说到这里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北港纪委书记陈岗那个人很好色啊,看到年轻漂亮的姑娘,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
刘艳红起身去接电话,张大官人倒是不想听,可他超强的耳力还是将人家谈话的内容搜罗了进来,电话是吴明打来的,刘艳红看来心情不错,和吴明聊了起来,张扬向她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得走。
张扬眉头一皱,他将雨伞交给了周山虎,低声道:“我去看看!”
张大官人苦笑道:“刘姐,我叫您刘姨总成了,这话可不能乱说,您是省纪委副书记,咱可千万不能随便给自己同志乱扣帽子,我对嫣然那可是真心实意。”
常务副县长董玉武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他大声道:“太好了,张书记,我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滨海保税区成立之后,我们在北港,不!我们在整个平海都是第一家,我们对投资商的吸引力必然大幅提升。张书记,您太厉害了!”这厮公然拍起马屁来了。
张扬一肚子委屈:“冤枉啊,根本是洪长青一家子串通了害我,我对洪诗娇一点念想都没有,就她那样,整个人加起来也比不上嫣然的一根脚趾头。”
刘艳红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倒是乐观!”
张扬道:“我在北港呢,这边积水严重,可能要稍晚一些才能回去。”
张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说来说去,您还是想我在滨海给你当卧底啊。”
刘艳红道:“你不是说过,不遭人妒是庸才,能把保税区争取到手,刚好证明了你是一个人才啊!”
许双奇鄙夷地看着他,心中非常的不爽,董玉武过去倒向张扬的阵营还有所顾忌,今天看来是豁出去了,他似乎已经认定张扬必然是最终的胜利者,现在已经不怕公然站在张扬那一边了。
张扬道:“身为滨海的县委书记,我当然要为滨海的发展而努力,我相信在座的同志和我一样。”
张扬一路之上也看到了局部农田受淹的情景,低声叹道:“屋漏偏逢连夜雨,滨海今年的收成又得受影响。”
张扬道:“现在我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张大官人说到这里有意识的停顿了一下,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几口,当领导的都是这样,卖关子卖出习惯来了。
张扬关心的还是滨海:“滨海怎么样?”
张扬道:“许县长打电话给我,说很多地方积水严重,农田受淹,所以我赶紧回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