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0章 人才危机

保税区的事情进展顺利,张扬回到滨海没多久,国务院就正式下文了,他干爹文国权亲自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对张扬最近政治上取得的进步也是大加赞赏。
张扬道:“不是很熟!”
张扬道:“不是已经报上去了吗?”
常凌峰道:“我呸,求求你别让我犯恶心行吗?”不过他倒是想出了一个主意:“张扬,你还记得龟田浩二吗?”
程润生笑道:“你是滨海的父母官,整天忙不完的事儿,哪能让你整天陪着我呢?”
张扬道:“萧小姐可能认错人了。”
几人上车之后,张扬开动汽车道:“程教授,这次您还住在我那里吧。”
张扬倒不是故意找借口走开,这个电话非常重要,却是薛伟童抵达了北港,和她一起过来的还有薛老,张扬本以为薛老下周才会到。却想不到他提前来了,而且来得那么突然,之前没有任何消息。不过他对此也表示理解,薛老之所以没有提前告诉他行踪,可能是不想引起太大的关注。
程敏接着又来了一句虚伪。
两人一起上了游艇,张扬还是第一次登临这座名为朝阳号的豪华游轮,这里豪华的设施让张大官人连连感叹,项诚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船长和船员都和他非常熟悉,他甚至可以叫出有些船员的名字。
萧玫红起身道:“那我不耽误您了,等您有时间给我电话。”
程润生笑道:“那敢情好!”
张大官人叹道:“我说常凌峰啊常凌峰,你们那帮同学怎么都这个样子啊,年轻轻的不好好干事业,全部的重心都放在家庭上,太可悲了!”
张扬道:“他有我帅吗?落汤鸡似的!”张大官人来了个矢口否认。
张扬也没有忘记,最早想出这个主意的是王志刚,他把王志刚叫过来,表扬了一通,张扬还有一个意思,他想让王志刚暂时负责保税区的项目。
“包在我身上。”
程润生皱了皱眉头:“小敏,我们谈正事呢,你别插嘴。”
项诚道:“关于滨海设立保税区的事情,国务院已经正式下文了。”
常海心来到他的身后,抱住他健壮的身躯,俏脸贴在他的背上,轻声道:“这几天,你好像心事重重的。”
张扬道:“本来你大哥也是我心中的合适人选,可惜他现在一心经商,对仕途没有兴趣。”
萧玫红从爱马仕手袋中取出纯金名片夹,从中抽出一张印制精美的名片,双手递到张扬的面前,张扬接了过去。萧玫红道:“上面有我的私人电话,张书记有空的时候,随时可以打我的电话。”
张扬道:“得,你去跟章睿融生孩子吧,去了大不列颠以后,没人计划你,想生多少生多少。”
张扬笑道:“是。是,我知道程教授这次几乎等于献爱心了。”以程润生在业界的威望,他的设计向来价值不菲,程敏在这一点上并没有夸张。
面对这位一县之长,萧玫红只是微微颔首示意:“我来找张书记有点小事。”
项诚本以为张扬一早就知道薛老过来的事情,听他这样说心里稍稍平衡了一些,看来薛老并没有厚此薄彼。
萧玫红仍然站在他面前,还是认真地看着他,她点了点头道:“没错儿,就是你,我迷迷糊糊记得你的样子。”
张扬对常海天的能力一直都是非常认同的,正是因为常海天的事业正处于蓬勃发展期,所以张扬才没有打他的谱,听常海心这么一说,心中不由一动,如果常海天真的愿意到这边来帮自己,当然最好不过。他轻抚常海心的秀发道:“幸亏你提醒了我,如果这件事真的可以办成,我得好好谢谢你。”
两人并没有去舱内坐,而是坐在甲板上,夕阳很好,照在身上暖融融的让人昏昏欲睡,坐在游艇的甲板上看海,和高楼上看海的感觉不同,游艇乘风破浪,近处的海水碧蓝深邃,远方的海水被夕阳渲染出金色的光芒,随着海浪的起伏,整个海面上金光万道,美丽非常。海鸥在天际间翱翔,时而高飞,时而俯冲,在海天之间划出一道道美丽的银色轨迹。
张扬知道程润生的脾气,保不齐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张扬道:“那我只能送他一辈子在滨海附近海域随便钓鱼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程润生的火车抵达时间是下午三点,张扬道:“走,现在就走,中午http://m.hetushu.com咱们去北港吃饭。”
傅长征没说话,可心中却认定报纸上的人百分百就是他,傅长征道:“张书记,华光集团的副总经理萧玫红求见。”
张扬道:“我还是去一趟吧,不看僧面看佛面,程教授来了,我要是不去接,显得不够热情,而且这次保税区的事情定下来了,他已经做好的绿化方案,肯定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做出变动,又得让程教授多多辛苦了。”
张扬道:“我听说是被你给刺激的,你丫是不是做过啥对不起人家的事儿?”
张大官人道:“刚刚一点钟,来得及!”
张扬一伸手将她横抱了起来,笑道:“当然是身体力行了,要不我先给你点订金。”
程敏心中这个气啊,可她也只能干瞪眼。
常海心道:“其实中国这么大,人才一定很多,只是你还没有发现。”
萧玫红也笑了,她轻轻点了点头道:“大恩不言谢,张书记不想承认这件事,看来您不想因为这件事给您造成太多的困扰和麻烦,放心吧,我不会向外说。”
张扬道:“程敏太难缠,横挑鼻子竖挑眼,我看高廉明对她有意思,他喜欢找虐,刚好给他们配配对儿。”
程润生跟随赵子文进入古墓参观的时候,程敏没去,留在外面,张扬都去过好几次了,对墓道也没啥兴趣,也在外面等着。
常海心柔声道:“我本以为你会把常凌峰请来帮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他这次是铁了心要为爱情牺牲事业,人各有志,他已经帮过我这么多次,这次我不好再勉强他了。”
萧玫红道:“张书记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只怕不是第一次见面吧。”
张扬道:“你过去还没干过财政局呢,我看财政局长当得不错。”
常凌峰道:“这倒也是。”
虽然和萧玫红只说了几句话,张扬就发现这个女人相当的聪明,她很会体察别人的想法。在这么聪明的人面前,再伪装下去,已经没有太多必要,张扬道:“萧小姐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许双奇笑道:“萧总中午别走了,一起吃顿饭。“萧玫红微笑道:“不好意思,我还有重要事情回北港。”
张扬道:“我这就去接你们!”
张扬当然不能把常海心没来的真正原因告诉她,笑道:“说是突然身体不舒服,回家休息去了。”
张扬笑了笑,他转过身,让常海心以一个舒服的位置趴在自己的胸前,低声道:“保税区的事情落实了,可是我感到自己肩头的担子又重了,现在我的手中没有多少牌可打。”
张扬道:“最近挺忙的,滨海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身为滨海的一把手,连保税区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会疏忽?真不明白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当上领导?”程敏今儿是打算把张扬当小学生训了。
张扬起身给萧玫红倒了杯茶,萧玫红道:“张书记,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顿饭。”
程敏道:“你们当官的普遍虚伪,爸,您过去不也说过吗?”
县文物局局长赵子文是个非常敬业的人,这些天一直都在现场。听说县委书记又过来了,赵子文欣喜地迎了出来,滨海文物局这么多年从没受到过县里的重视,在赵子文看来,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对文物保护还是非常重视的。
张扬笑道:“我倒是想用你,又怕别人说闲话。”
常海心道:“其实我总觉着我大哥对金钱的兴趣不大,他之所以选择经商,是因为他想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其实搞保税区一样可以证实他的能力,和他谈谈,或许他会有兴趣。”
常海龙道:“那你别把我忘了,我正打算在滨海弄一间海滨度假屋呢。”
张扬道:“只是局部改动,我会额外再给程教授报酬的。”
程敏叨唠了一会儿。发现张扬把她的话当成耳旁风,她说她的,人家压根就没往耳朵里进。手机铃一响,就走到土山上打电话去了,把她晾在那里。
许双奇听她这样说只能作罢,张扬只是送到门外,许双奇居然亲自把萧玫红送到了停车场,看着她上了一辆黑色奔驰离去。
张扬道:“我可告诉你,国务院已经正式下文了,批准滨海成立保税区,我现在人才奇缺,谁都没有搞保税区的经验,事儿我弄成了,可接下来我得干出个样子给别人看看,总不能让所有人都www.hetushu.com看我笑话吧?”
常海龙道:“程教授蛮喜欢滨海小城的,你要是真感谢他,就常请他过来玩玩。”
和常凌峰通完话没多久,常海心过来找他,原来今天下午程润生教授父女俩会再次前来北港,常海心问他是不是要去火车站接他们。想起程润生的女儿程敏,张扬就有些头疼,那丫头嘴巴非常刻薄,让张扬有些反感。知夫莫若妻,常海心跟在张扬身边这么久,当然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她笑道:“你要是不喜欢程敏,那我自己去。”
程敏终于找到了和他单独说话的声音:“张书记,我听说,我爸辛辛苦苦做好的方案又要改动?”
王志刚看到张扬这么高看自己,也是非常感动的,他认真道:“张书记,我看您不妨对社会公开招聘,过去滨海没什么吸引力,可现在保税区的事情已经落实了,意味着滨海的未来必将会高速腾飞,真正有长远眼光的人都会看到这一点。”
张扬询问了考古的最新进展情况,赵子文不禁感叹道:“张书记,上头还没有来人,以我们目前的技术水平还不敢进行深入发掘,所以一直搁置在这里。”
程润生愉快地点了点头道:“没事,我修改下方案就是,不过保税区的具体规划出来了没有?”
常海龙笑骂道:“你小子别乱往我头上扣帽子,我跟她清白的很。说正经的,你千万别跟程教授提钱的事情,这一万块他都不想收,你要是真跟他说,搞不好他会跟你翻脸。”
许双奇道:“她是华光集团的总经理,在华光大权在握,除了老总萧国成,就是她说了算,去年华光集团在北港开了两家炼油厂,我们争取其中一家落户在滨海,可惜没争取到。”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张书记,是不是她要投资滨海?听说咱们成立保税区的事情了?”
张扬道:“没想到这次会这么顺利。”
张扬道:“我和他谈过,他对我也很坦诚,他认为自己不能胜任。”
常凌峰又好气又好笑道:“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你还真讹上我了!”
常凌峰听出这厮在拐弯抹角的映射自己,笑道:“大家志向不同,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拥有这么大的野心,对我们来说,老婆孩子热炕头就已经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常海心在北港的望海园有一套房子,房子是大哥常海天买下的,因为拿下阿尔法海洋生物制品厂,常海天等到工厂完成动迁之后,会将生产中心逐渐转移到这里,所以提前让妹妹帮他买下了这套房子,现在常海天还在静海,这套房就成了张扬和常海心时常幽会的地方。
张扬不由得又多看了她一眼,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张苍白的俏脸,他的双目忽然睁大了,眼前艳光四射的萧玫红竟然是那天被他在济民桥洪水中所救起的被困女子,这也难怪张扬一时间没有想起来,那天那名女子被救上来的时候,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气息奄奄,眼前的萧玫红却镇定妩媚,一举一动中都流露出女性少有的气场和镇定。同一个人,截然相反的状态,再说,张大官人也没有想到被自己救得人突然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张扬笑了起来,他没有承认自己就是救起她的那个人,也没说不是。
张扬笑了笑道:“是这样,国家刚刚批准在滨海成立保税区,所以,我们的预定规划会发生一定的变动。”
张大官人胡闹的结果是自己一个人去了火车站,常海心满面潮红,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样子,连自己那关都过不去,生怕被别人看出什么端倪,说什么都不愿意去接站了。
萧玫红成熟性感的风韵还是让张大官人小小的惊艳了一下,性感并不代表着暴露,萧玫红属于那种对男人心思体察入微的女人,她知道怎样装扮才能恰到好处的吸引男人的目光,知道怎样表现自己的长处,举手抬足,流露出优雅而迷人的风采,虽然已经三十岁,却长着一张二八少女水嫩的面孔,一颦一笑之间又充满了成熟女人独到的风情,身材很好,胸围和臀位的尺寸应该稍稍大了一些,不过这更增添了她成熟的韵味。她的腰肢非常纤细,这样的组合让她的身体曲线十足,即使是她身穿黑色职业装,给人的感觉仍然是媚力十足。
常海心啐道:“你每次都这么长时间,别闹了……和*图*书让你别闹了……”
张扬交代完,又给周山虎打了个电话,没多久就看到周山虎开着一辆商务车过来了,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宣传部长王军强,他现在是滨海创建办主任。刚巧程润生也参观完了古墓,张扬来到程润生面前,歉然道:“程教授,刚刚接到市里的一个电话,让我回市里开会,所以今晚就不能陪您了。”
张扬看到那张报纸摇了摇头道:“是有点像,不过不是我,你仔细看看!”他把报纸又递还给许双奇。
许双奇这才想起自己过来找他的目的,把手中的北港日报递到张扬面前:“张书记,您又上报纸了!”
张扬道:“还好了!没有人员伤亡,财产上损失了一些,不过伤不了北港的元气。”在外人面前,张扬还是得帮着北港圆面子。
两人都笑了起来,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原本不用说太多。
程敏冷不防来了一句:“我爸在这儿住一辈子,你养他老啊?”本来开句玩笑也无妨,可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冷冰冰的,好像张扬欠她钱似的。
张扬上车后又给常海龙打了个电话,关于程润生这次设计的报酬问题一直都是通过常海龙在谈,本来程润生没打算收钱,是张扬坚持下才同意收了一万,可因为保税区的事情,要对他已经完成的绿化方案进行变更,张扬心底有些过意不去,再加上这次程敏阴阳怪气的态度,张扬认为可能和金钱方面有很大的关系。
张扬实在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萧玫红,不过仔细看了看她的样子,似乎又有几分熟悉。张扬笑道:“坐!”
常海心娇声道:“怎么谢我?”
程敏道:“可献爱心也不能由着你们折腾,本来方案都做出来了,你这又要改。我爸又得辛苦多长时间?”
程润生道:“小敏,有这么说话的吗?没礼貌!”
程润生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拿这个宝贝女儿也真没有什么办法,说起来程敏真成了他们家里的一个大心思,这么大了还没有男朋友,高不成低不就,工作上也是挑肥拣瘦,程润生在学院里给她安排了一个图书馆的闲职,程敏和周围同事相处的也不怎么愉快,大家都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让着她,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有一天自己会老,会退下来,到时候谁来照顾这个任性的丫头啊。
常海心在他唇上吻了一记道:“我可没有那个本事,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是我还是有些自知自明的。”
萧玫红道:“你当真不认识我了?”
张扬对龙吟阁闻名已久,不过自己从未去过,他点了点头道:“请她进来。”心中暗自琢磨着,难道免税区的事情不胫而走,现在这些本地商家纷纷粉墨登场,过来跟自己套近乎?
常海心道:“你有没有和他谈过?”
没想到王志刚一听他说出这个想法,赶紧就摇了摇头道:“张书记,这方面我不行,我虽然能够想出这个主意,可是真让我去落实这件事我不行,我过去没有过从事相关工作的经验。”
薛伟童道:“不用,今晚我们去白岛七彩湾住下,你过来就行了,对了,到北港给我打电话,安排船接你。”
张扬笑着起身送萧玫红出门,来到门外,正遇到县长许双奇过来,许双奇看到萧玫红,惊喜道:“萧总您什么时候来滨海的?”
程润生道:“听说前两天北港下了暴雨,怎么样?灾情严不严重?”
张扬表现的非常豁达:“程教授,我们开玩笑呢。”
傅长征点了点头道:“就是萧国成的产业,这位萧玫红是他的侄女,也是华光的副总,负责易家连锁和其他服务行业,对了,北港最高档次的酒店龙吟阁就是他们的。”
“我不管,要是找不到人,我绑都要把你从东江绑过来。”
赵子文道:“可能上头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常海心格格笑道:“别闹,还要去接人呢。”
临近滨海的时候,程润生提出先去土山汉墓那边看看,张扬带他往蒋庄拐了一圈,现在的土山汉墓其实没啥看头,无非就是一段墓道,现场已经被围墙围了起来,里面搭了几间板房,县文物局和公安局都有人在这边值守,这是为了防止盗掘文物。
萧玫红并没有马上去坐,一双凤目始终盯在张扬脸上,张大官人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咳嗽了一声道:“萧小姐,请坐。”
m.hetushu.com扬趴在露台上,望着远方深蓝色的海面,目光显得有些飘渺。
当着程润生的面,张扬当然犯不着和她一般见识,只是笑了笑:“好啊!”
程敏又来了一句风凉话:“我爸的时间就不是时间啊,他还要教学,还要搞设计,现在整天就围着你们滨海转了。”
张扬没让周山虎开车,而是开着他的坐地虎带着常海心直接去了北港,这叫忙里偷闲,刚好借着这个时机和常海心享受一下单独相处的时光。
张扬当然记得,他点了点头道:“龟博士啊,对了他不错!”
张大官人回到北港,先给薛伟童打了一个电话,薛伟童让他去静远码头,那儿有游艇等着接他。
张扬摇摇头,有些不耐烦道:“老许,你找我有事?”
张扬笑了笑,他把程润生父女交给王军强接待,自己告辞离去。
张扬道:“其实这个世界上长得像的人有很多。”
程润生笑道:“好啊,海洋花园的居住条件要比我在京城强多了,我回去后,怎么看我的那个寒舍都不顺眼。”
张扬道:“保税区的规划方案正在进行中,估计还得有一周才能出台,这次请程教授提前过来,就是想您参与到规划中,给我们一些宝贵的意见。”
张扬道:“我想好了,这件事圆满完成,我给程教授在滨海划块地,盖一栋房子。”
张扬道:“可我也不能白让他忙活,程教授对外的设计费用都是按平方算的,我们滨海这么大,他收几十上百万也不为多,他只是象征性地收了一万,我看程敏有些不高兴。”
程敏道:“你知不知道我爸为了帮你们做这个绿化方案多辛苦?每天晚上都熬到半夜,他年龄这么大了,身体又不好,好不容易方案才出台,你一句话说改就改!”
张扬道:“管他是哪里人?只要他有本事我就愿意用,我还打算让澳洲的杜瓦尔帮我做保税区整体设计呢,既然是对外开放,当然要不拘一格的引进人才。”
张扬点了点头道:“收到了!”
张扬道:“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不是我!”
张扬道:“滨海保税区的事情刚刚落实,所以……”
许双奇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报纸又看了看张扬:“可大家都说是你!”
两人回到望海园,饭菜都是从外面打包回来的。吃完饭之后,距离接站的时间还早,两人坐在露台上,一边欣赏远方的海景一边聊天。
张大官人在出站口迎到了程润生父女,程敏看到常海心没来,有些诧异道:“海心呢?不是说好了她过来接我们吗?”上次她在滨海期间和常海心相处的不错。
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傅长征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北港日报,看到张扬正在看着报纸,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张书记,照得很清楚啊!”
张扬回到办公室没多久,许双奇就进来了,他一进门就道:“张书记,原来你认识萧总啊。”
萧玫红道:“看来张书记是铁了心要当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
萧玫红温婉一笑,伸出纤手和张扬轻轻一握,张扬感觉到萧玫红的手非常滑腻,如同涂了油脂一样,他很快就放开自己的手。
项诚点了点头道:“张扬,来得挺快啊!”
张扬点了点头。
常海心道:“那待会儿我们就出发。”
萧玫红道:“一个人能够死里逃生,总得知道救命恩人是谁,别的不说,我至少要当面对你说声谢谢。”
张扬道:“体制中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公开招聘肯定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这种事情不能搞得太明显。”他想起常凌峰说过要给自己推荐两位同学,可自己来滨海这么久,到现在常凌峰也没有消息,难不成这厮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套房子位于顶层,视野格外的开阔。
张扬微笑着向她伸出手去:“萧小姐,久闻大名!幸会,幸会!”
常凌峰不禁笑了起来:“你怎么满肚子的怨气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干不了,我看别人更干不了。”
把许双奇蒙走之后,张扬把周山虎叫了过来,告诉他那天的事情务必要保守秘密,张大官人倒不是害怕做好事被人认出,他是嫌麻烦,上次李明芳的事情让他记忆犹新,再来那么一出,恐怕他出门就得戴墨镜了。
常海龙道:“她啊,就那样,脾气古怪,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和她性感的外表相反,萧玫红www.hetushu.com的双目却透着冷静和睿智,在傅长征的引领下来到张扬面前。
常凌峰道:“那好,我帮你联系他。”
张扬道:“没办法,搞不好咱俩上辈子是两口子呢,就是投胎投错了,这辈子弄成同性了。”
张扬笑道:“程教授只要愿意,您只管在滨海住一辈子。”
换成平时张大官人早就不答理她了,可碍于程润生的面子,只能忍了。
张扬道:“华光集团?你是说那个开炼油厂的华光集团?”
张扬应了一声,在他看来肯定是市委书记项诚做出了安排,挂上电话,张扬随即又给常海心打了个电话,让她晚上回滨海做好接待工作,常海心的声音还透着慵懒的倦意,陪在张书记身边工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但心理素质要过硬,身体素质同样要过硬。
程敏道:“报酬?我爸给你做这么一个大方案,只象征性的收了你一万块钱。外面请我爸做设计的多了去了,像你这么大的工程,哪家不得十万以上?”
常海心道:“王志刚怎么样?保税区的建议是他第一个提出来的。”
张扬道:“海心,你回头给高廉明打个电话,晚上叫他过去陪程敏。”
薛伟童道:“三哥。我们已经到北港了!”
常凌峰道:“龟田有建设大型国际项目的经验,而且过去你们合作过,他最近在中东搞工程,遇到了点麻烦,那边的工程都停了,现在刚好没什么事情好做,不过,他是个日本人,你得考虑清楚。”
“你就使坏吧!”常海心笑盈盈道。
常凌峰答应过张扬的事情当然不会忘,只是他的两位同学对滨海的生活条件有些犹豫,考虑之后并没有同意过来,张扬电话追过去问他的时候,常凌峰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带着歉意道:“张扬,这事儿真不好意思,他们都有家有业的,虽然有雄心壮志,可是拗不过儿女情长。一想到要两地分居,就都打起了退堂鼓。”
王志刚笑道:“两码事,搞保税区不仅仅要有想法,还得对相关程序熟悉,知道怎样发挥出自身的最大长处,懂得怎样去吸引外资注入,我还有些自知之明,我真干不了。”
程敏把手提包递给他,张大官人知道她脾气古怪,也懒得触她的霉头,帮着他们拿着行李来到停车场,把东西都放好了。
张扬赶紧笑着走了过去:“项书记,您也来了!”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萧玫红非常的风趣。
常海龙听张扬说完,不由得笑了起来:“张扬,程教授那个人对钱看得很淡,像滨海这种小县城的设计他一般是不做的,这次一是看在我们的师生关系,二是看在和你投缘,所以才接下来这个工程。”
张扬摇了摇头道:“他刚刚拿下阿尔法海洋生物制品厂没多久,我跟他谈,他也不会有兴趣。”
张扬驱车来到码头,一眼就看到了那艘长达五十米的豪华游艇,张扬把车停好,看到一辆黑色奥迪也来到码头,从牌号看出是市委书记项诚的座驾,他下了车,果然看到项诚从里面走了出来。
常海心不由得笑了起来:“干嘛这是,非得把他们两人往一处撮合?”
项诚虽然也在笑,不过看得出他的笑容很勉强,保税区的事情让他和张扬之间刚刚缓和的关系再度出现了裂痕,项诚虽然不会像宫还山那样表现出来,可是心中对张扬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是非常恼火,他之所以没有表露,是因为这件事已经成为事实,无法改变。张扬在不断挑战他权威的同时,也在不停扩张着自己手中的权力。
萧玫红道:“我不会认错,张书记,你别害怕,虽然你救了我,我这次过来也不是为了以身相许的。”
张扬道:“刚把专家接回滨海,这不,又赶过来了,薛老这次过来事先也不说一声。”
张扬留意到许双奇的用词,称呼一个如此年轻的女性用上了您,而且这厮一脸恭敬的笑容,这件事就不能不耐人寻味了,如果说许双奇是看人家性感漂亮,动了花花肠子,笑容应该能找到暧昧淫荡的成分,但是他笑里没有,只有尊敬和献媚的成分?张扬心中暗自好奇,你许双奇好歹也是一县长吧,对一个漂亮女商人摆出一副献媚的面孔,按理说不至于啊,就算她有几个钱,咱也不至于妄自菲薄,把自己位置摆得那么低吧?
张扬道:“我知道程教授辛苦,可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