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3章 哥要逃

薛老笑道:“老了,唯一可以骄傲的就是这幅身板儿了,前两天还出了一些毛病,幸亏张扬帮我调理了一下。”
薛世纶笑道:“养养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看着孩子们长大,的确感觉到我们老了。”
顾养养望着张扬的背影,轻声叹了一口气,螓首枕在池边,闭上美眸,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姐姐的面容,她心中默默道,姐姐,我真的好羡慕你,虽然你离开了这么久,可是张扬始终把你放在心中,没有一刻可以忘记,如果可以,我愿意代替你照顾他,疼爱他……想到这里顾养养的一双美眸不觉有些发热,一颗清泪顺着皎洁的俏脸缓缓滑落。
刘传魁说起了他的儿子刘大柱,刘大柱在江城开羊肉馆发了一笔小财,如今也回到清台山开起了农家乐,因为他的厨艺很好,现在挂起了刘氏全羊宴的牌子,生意火爆,已经成了清台山民俗饮食的一块金字招牌。提起儿子,刘传魁忍不住骂道:“这混账东西现在有钱了,得瑟了,都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
李信义道:“酒更不会有事,是我亲自酿出来的,已经喝了几十年,要中毒早就中毒了。”
刘传魁道:“前两年的确红火了一阵子,可听说后来港台那边不流行武侠剧了,这些仿古布景自然派不上用场,作孽啊,这么多钱投在里面,现在成了一座空城。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顾养养道:“我听你的。”
张扬道:“你不是去写生了吗?”
刘传魁也没有想到会是张扬,惊喜万分道:“张扬!”
刘传魁看他笑自己,板着脸道:“你笑个毛啊?”
顾养养道:“有没有发现我哥改变了许多?”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刘传魁向手下工人交代了一声,带着张扬往青云峰而来,走了没多远果然在狼跳涧看到桥梁中断了,也幸亏张扬遇到了刘传魁,不然他真不知怎样绕行到青云峰去,刘传魁带着他多绕了三里山路,老支书一边走,途中一边采摘了不少的蘑菇,这边都称之为山蛾子,采摘蘑菇的同时,老支书也不忘记顺手拾起地上的纸屑和塑料瓶,他感叹道:“自从清台山开发之后,村民的收入是比过去提高了,可是这山水总感觉不如过去那般明秀,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回到过去的那和时候。”
顾允知连连点头。
顾允知曾经在薛老的身边工作过五年时间,算得上薛老的老部下了,看到薛老神采奕奕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顾允知欣喜道:“薛老!”
张扬睁开双目,透过蒸腾的水汽,看到一个曼妙绝伦的娇躯,那女孩的俏脸显得有些朦胧,表情写满娇羞,身穿蓝色泳衣,虽然泳衣非常的保守,可是池水仍然将她周身玲珑的曲线勾勒出来。不是小姨子顾养养还有哪个?顾养养有些害羞的将娇躯藏入水中,小声道:“张扬,你干嘛这么看着我m.hetushu.com?”
李信义道:“中毒?我并未被什么毒物咬伤,平时在观里吃饭也是和几个小道士一起,我要是中毒何以他们会没事?”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毕竟这座影视基地还是当年他牵头建设起来的。张扬去青云竹海拜祭安志远老先生的时候,顺便去影视基地的大门前看了看,房门紧闭,里面果然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顾允知道:“我也不敢和薛老相比!”
顾养养道:“前天就回到江城了,本来我还想去滨海看你呢,没想到你就在江城。”
张扬道:“怎么会?不是一直都很红火吗?”
顾养养道:“真的?”
李信义将自己配药的方子给张扬说了一遍,他感叹道:“上了年纪,那天我去后山练功,受了些风寒,结果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风邪入侵啊!”
顾允知道:“怎会忘记?怎敢忘记啊!”两人握了握手,顾允知这才将站在身后矜持微笑的女儿顾养养介绍给他们认识。
现在的清台山游客比起过去多了很多,在奔龙瀑附近还修建了度假村,张扬前往青云峰的路上遇到不少下山的游人,直到青云峰下,看到前方竖起道路施工游客止步的牌子,张扬越过拦住小路的绳索继续向前,没走几步被人叫住:“喂!干啥的?”
刘传魁直起身子指着远处的影视基地道:“影视基地那边也停了快一年了。”
张大官人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此时的目光实在有些太过灼热,而且他身下的某部分居然有了些反应,张大官人暗骂自己无耻,这是养养啊,佳彤的妹妹,顾书记的女儿,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对她产生非分之想。
除了顾养养之外,其他人都猜想不到张扬离开的真正原因,离开温泉山庄,张扬并没有返回春阳县城的家中,母亲身在东江,这个家对他而言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他忽然想起了陈崇山和老道士李信义,说起来自己也有很久没去山上看看了,决定去青云峰看看两位前辈。
张扬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刘传魁过去是上清河村党支书,在任之时说一不二,他儿子刘大柱对这位老爹那是敬畏如虎,现在刘传魁退了下来,刘大柱又有钱了,自然说话比原来底气要足。
薛老道:“这里的温泉不错,允知,你可以尝试一下,这次你一定要多陪我几天,我们好好聊聊。”
顾养养鼓足勇气道:“张扬你好像故意在躲着我!”自从她不再称呼张扬为姐夫,改成直呼其名,心中的一个念头就变得逐渐坚定起来。
张大官人对乖巧的顾养养还是颇为头痛的,顾养养对他感情由来已久,自从他帮助顾养养治好了双腿,恢复了正常生活,他就已经成为顾养养心目中的英雄,早在顾佳彤在世的时候,就看出养养对张扬的感情非同一般,甚至将张扬视为梦中情人,曾经提醒过张扬www.hetushu.com,一定要处理好和养养的关系,这正是张扬一直以来逃避顾养养的真正原因。
顾养养道:“我爸根本不肯给他机会。”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刘支书,不服老不行,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
张扬道:“我该去和你爸打个招呼了,泡了一下午,再泡恐怕就要脱皮了。”他起身离开了温泉池,穿上浴袍匆匆离开。
张扬将他想要前往青云些探望陈崇山的目的说了,刘传魁道:“道路不好走,过去那条路断了,得绕行,要不还是我带你过去。”
张扬笑道:“老支书,您老怎么在这儿啊!“他记得通过自己的介绍,刘传魁去了温泉度假村当了保安顾问,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张扬早就知道李信义是安志远同父异母的弟弟,是安语晨的叔爷爷,也就是自己的叔爷爷,看到他病得如此严重,也不禁有些担心,他来到床边坐下,抓住李信义的脉门,为他诊了诊脉,过了一会儿方才放开李信义的双手,他低声道:“你吃得什么药?”
薛老下午在薛世纶和张扬的陪同下舒舒服服享受了这里的温泉,林秀对薛老的此次来访相当看重,专门将温泉村最好的度假别墅用来接待薛老一行。
顾允知笑道:“好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这次过来就是为了陪薛老好好叙叙旧的。”
张扬抬起头看到一名老者抽着旱烟朝他走了过来,竟然是上清河村的老支书刘传魁。
张扬摇了摇头道:“道长,你并非是风邪入侵,你是中毒之兆。”
张大官人闭着眼睛,惬意的躺在土耳其鱼疗的温泉池内,享受着小鱼在身上啄来啄去,麻酥酥的感觉非常的舒服。忽然听到身边响起水声,显然有人进入了温泉池内。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个元和幸子和我在汉城景福宫所见的是同一个人,她长得和佳彤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
张扬道:“他有没有告诉你,我在东江遇到了一个叫元和幸子的日本女人,她长得和你姐一模一样?”
顾允知的到来让薛老惊喜非常,他在温泉别墅内见到了顾允知。
薛老笑道:“在我面前你们俩小子居然也敢说老了?”
张扬本不想麻烦他,可是看到刘传魁如此热情,也不好意思拒绝,当下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刘支书了。”
张扬道:“藏酒洞在哪里?你带我去看看!”他仍然怀疑问题出在酒上。
张扬道:“这件事还是不要向他提起,好不容易他才淡忘了佳彤的事情,如果再提起这件事,肯定对他是个不小的刺激,这也是我和明健的一致看法。”
张扬道:“我甚至都有些怀疑,佳彤是不是还有个孪生姐妹?”
从刘传魁的这番牢骚张扬就能知道,清台山旅游开发的进展虽然不慢,可是在旅游管理上很不规范,这就造成了很多的弊端和http://www.hetushu.com缺陷,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清台山人,刘传魁看到眼前的现状自然感到心痛,他对大山是有感情的,在清台山开发之初,他的确因为旅游开发带来的经济效益而狂喜过,可是短暂的喜悦过后,他开始发现自己的故土在不断改变着,自己的家园正在被一些不文明的旅游者践踏着,刘传魁的悲哀和愤怒代表着清台山一部分老人的心理,现在的年轻人很少这样想。
顾养养道:“我不相信,世界上真有长得这么相似的两个人?更何况我姐是中国人,她是日本人?”
张扬点了点头道:“他还请我吃饭,想不到吧!”
陈崇山无奈笑道:“还喝,你不要这条性命了?”
张扬和顾养养一个在池子这边,一个在对面,彼此遥望着,水汽让他们看起来,对方都显得有些模糊。顾养养不喜欢这种距离感,她意识到张扬是在故意躲着自己。
张扬道:“其余的酒坛呢?”
张扬点了点头,他沿着绝壁攀爬而上,虽然没有施展轻功,可是张大官人灵猿般轻巧的身法和飞快的攀爬速度仍然让小道士叹为观止,感觉张扬比起他师父更加的厉害。
张扬道:“好像比过去务实了一些,可是他过去劣迹太多,我对他还是不够放心。”
道童引着他们来到李信义的房间前,敲了敲房门,前来开门的是陈崇山,听说老友生病,他这两天一直都在紫霞观中照顾,张扬来之前,他正劝说李信义下山去县医院看病呢。看到张扬,陈崇山真是又惊又喜,他对张扬的医术还是深有了解的。激动道:“你来了就太好了!”
即使对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早已有了深刻地认识,这一次于子良仍然被薛老的康复速度震惊了,术后一天,薛老已经没事人一样到处溜达,按照张扬的话来说,薛老已经可以出院了,这次于子良并没有听从他的话,为了谨慎起见,他和薛世纶商量了一下,给薛老做了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检查结果显然是让他们满意的。在结果面前,于子良也同意薛老出院。
张扬想了想道:“酒,是不是只有你一人喝酒?”
张扬道:“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我相信只要他真心改过,顾书记一定会原谅他,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啊!”
顾养养是个执着的女孩子,这些年来她的身边不乏优秀的追求者,江光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可是顾养养始终不为所动,从她认识张扬的那一天,张扬的影子就已经深深烙在她的心里,对顾养养而言其他男子都无法和张扬相比,正是因为这份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情节,顾养养的感情始终纯洁如纸,一片空白。她也知道张扬如今已经有了未婚妻,可是她仍然无法理智的控制住自己,对张扬她是全心全意的喜欢。顾养养当然能够看出张扬在逃避和自己独处,张扬的态度让她有些伤心和*图*书,可是却不足以让她放弃心中的那份深爱。
张扬又咳嗽了一声,从顾养养的话里,他当然能够听出她对自己的关心。
两人边走边聊,来到紫霞观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晚霞将整个青云峰染得金光灿烂,修葺一新的紫霞观显得金碧辉煌,途径紫霞观,当然要去拜访一下老道士李信义,两人走入紫霞观,方才听道童说李信义生病了。
顾养养道:“没有,我从未听我爸提过。”
张扬咳嗽了一声,绝对是干咳,其目的就是为了化解自身的尴尬,然后笑道:“来的这么快?”
张扬从老支书的感叹中悟到了什么,他随手帮忙捡起一个饮料瓶,刘传魁随身带着两个口袋,一个用来采摘蘑菇,一个用来收拾垃圾,张扬道:“旅游市场发展起来了,游客的素质良莠不齐,在初始阶段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也是难免的。”
顾养养轻轻点了点头。
薛老提出要去清台山看看,张扬联系了林秀,带着薛老和薛世纶一起前往春熙谷温泉村,张扬带着薛老前往清台山的时候,顾允知也来到了江城,在女儿顾养养的陪同下也来到温泉村和薛老见面。
张扬跟着道童来到后院,闻到厨房内飘来一股浓重的草药味,张扬知道李信义也懂些医术,这些草药想必是他自己开得方子。
张扬顾不上和陈崇山寒暄,来到床头,却见李信义躺在床上,面如金纸,一段时间不见,他整个人瘦了一圈。
张扬来到了人参池内,顾养养也披上浴巾随着他走了过去。
这种距离让张大官人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自己居然会怕一个小姑娘,这在他的人生历程中还是第一次。
温泉村最近的游客并不多,诺大的温泉区根本没有几个人,张扬和顾养养共处在一个温泉池内这气氛多少有些暧昧。顾养养的俏脸不知为何又红了起来。
刘传魁道:“县里说明年会把这里开发成旅游度假村,呵呵,俺是不看好,过去没搞旅游那会儿,谁也不知道什么叫旅游度假村,现在搞起了旅游,几乎每个村子都在建设旅游度假村,别的不说,从上清河村到青云峰这一路,大大小小的度假村农家乐得有四十多个,开始的时候,我觉着是好事儿,可现在看,钱是赚到了,可是把祖宗留给我们的这份家业给糟践了,每次看到好好的山坡上建起了那么多的房子,我气得就想骂娘,看到有人满处扔垃圾,我他妈恨不能拾起来塞到他们嘴里去,有到人家做客还满地丢垃圾的吗?”
顾养养惊声道:“真的?”她显然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张大官人去和顾允知打了个招呼,这厮甚至连饭都没敢留下来吃,借口家里有事,必须要马上赶回去。
张扬笑道:“没有,对了,前阵子我去东江的时候遇到了明健。”他成功岔开了话题。
刘传魁笑道:“温泉村那边俺不干了,又不干啥活,整天白拿人家的工钱,m.hetushu.com俺这心里不安稳,回村组织了个施工队,带着几个小伙子承包了景区道路维护工程,这不,前两天下大雨,把通往青云峰的多处山路给冲坏了。这不我带着他们过来维修,顺便看护这条路以免有游客上山遇到危险。你这是……”
薛世纶道:“他在泡温泉呢。”
薛老哈哈笑道:“允知啊允知,我还以为你就快把我这个老头子忘了呢。”
李信义生性乐观虽然病得严重,可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张扬来了……陈老头,赶紧让人准备酒菜,咱们晚上好好喝一场……”
顾养养道:“我爸很久没有见到薛爷爷了,你通知他以后,他就过来江城了。”
张大官人真心感觉到顾养养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如果过去她是一朵藏在深闺人未识的蓓蕾,如今的顾养养已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美得如此诱人,周身上下都流露出一种无法言喻的青春魅力。
刘传魁笑骂道:“屁!我还没老到不能动吧,知道你们在后面推,也可不能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当真拍死在沙滩上吧?”
张大官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一群小鱼都聚拢在自己的双腿之间,远远望去如同双腿之间生出了一团黑毛,张大官人这个尴尬啊,慌忙驱散了小鱼,起身道:“这水有点凉,我去那边泡泡。”
顾允知道:“怎么没见张扬那小子?”
跟着小道士来到紫霞观后方的藏酒洞,这是一座北向的山洞,距离地面约有十多米,石壁陡峭近乎垂直,上方凿有石窝,既便如此,普通人也不可能扛着酒坛进入藏酒洞内,一直都是李信义自己亲力亲为,小道士指了指上方的洞口道:“就在那里!”这么陡峭的地方,他可不敢上去。
张大官人发现顾养养绝不像她表面上那么柔弱,在某些事情上的坚定和执着是远超常人的,这并不意外,她的父亲是顾允知,她秉承了顾允知果敢的基因。
张扬让一名道童将李信义平时喝得自酿酒拿来,他观察了一下酒色,又品了品,感觉到这酒应该没什么问题。陈崇山跟着道:“这半坛酒是他生病后开始喝得,之前的都已经喝光了。”
薛世纶道:“不敢,不敢!”
走进青云峰,这边还没有完全对外开放,加上最近道路冲毁的缘故,游人很少来到这里,垃圾自然少了很多。
薛世纶走过来笑道:“允知兄,还记得我这个小兄弟吗?”
顾允知快步上前握住薛老的手,有些激动地摇晃着:“薛老,几年没见,您老风采依旧,身体是益发的健康了。”
小道士道:“全都送回藏酒洞了。”
薛老笑道:“养养,我还记得,上次你爸带你来我家里玩的时候,你才只有这么高,还扎着两条羊角辫呢。”薛老比划了一下,他不由得多看了顾养养两眼。薛老也知道顾养养后来因车祸双腿瘫痪的事情,至于后来顾养养神奇的康复他也有所耳闻,不过具体详情并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