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5章 大度

常海天摇了摇头道:“我不怕,但是我真的不喜欢官场的现状,你有没有感觉到现在的官场充满了斗争和功利,庞大的官场之中,又有几个是在脚踏实地的做事?”
张扬道:“以后滨海保税区的发展肯定会超过港区。”
常海天笑道:“她说啊,我负责做事的部分,至于斗争的部分交给你,天塌下来有你张书记扛着!”
洪长青点了点头,低声道:“初步定下来让我去科学技术局综合办。”说起这件事,她心里不觉有些委屈,陈岗在这件事上并没有给她尽力,这样的部门显然没有什么权力,更谈不上什么油水,目前的状况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以洪长青过去县委办公室主任的身份,的确当得起这样的送行宴,可是她和张扬之间的关系绝没有那么良好,洪长青甚至开始害怕,张扬会不会借着这个机会当面羞辱自己?她仍然站在那里,张扬还没在调令上签字。
洪长青端起酒杯,她显然还是有些激动的,但是她的理智非常冷静,其实她平时就是这个样子,她很少情绪激动,很少失去控制,她把那杯酒喝了之后,整理了一下情绪道:“谢谢张书记,谢谢在场所有的领导,我在滨海工作的这几年,是难忘的几年,正如张书记所说,我把滨海已经当成了自己的娘家,在这里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可是我毕竟是一个女人,对我来说,家庭比工作要重要得多,谢谢大家,以后……我会常常回来看大家的……”说到这里,她忽然落泪了,其实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谁都清楚是假话,可是她还得说,每个人都知道她的离开是迫于无奈,她是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离开的,这并不光彩。
常海天道:“我在政坛上是重新开始,虽然有过管理经验,可是别人看的是你的档案,我给你一个建议,保税区正式建设并没有开始,你先成立指挥部,你挑头,先别给我具体的职位,成立一个特别顾问小组,我来负责,先把班子给你搭起来。”
洪长青没有马上回答。
张扬哈哈大笑,海心对自己还真是了解啊,不过这句话好像太向着她娘家哥了,合着困难全都让自己男人背啊!张扬道:“说得不错,以后你只负责做事,我负责斗争,斗争是我强项,不管文斗还是武斗,我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常海天道:“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常海天笑道:“所以啊,你得仔细考虑好了,把我这么一个野心家给招来,究竟是不是好事儿,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张扬首先做了祝酒词,他端起酒杯道:“今天之所以要把大家聚在这里,是因为我们要送走一位好同事,好大姐,我在这儿啊,不煽情了,也不随便评价洪大姐在滨海所做的成绩和贡献,我想说的是,咱们是一个集体,我把我们的这个集体视为一个家庭,迎来送往是大家和-图-书早晚都要面对的,可是我希望无论谁走了,都不要忘记,滨海始终是自己曾经的一个家,有时间的时候,常回家看看!”张大官人没有高谈阔论,说的这番话很质朴也很实在。
张扬笑道:“要的,就是吃顿饭,眼看就是中午了,我让他们准备一下,你虽然调走了,可是咱们不能人一走茶就凉。”张扬给傅长征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县委招待所安排送行宴,又让他通知几位常委。
“就这么定了!”陈岗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你看到这张规划图,就没感到有一点兴奋?”
张扬靠在办公桌笑眯眯望着常海天道:“跟我装傻,海心没跟你说吗?”
张大官人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他都以为没戏了,常海天肯定不舍得放弃正在良性发展的商业,却想不到常海天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洪长青看到他并没有刁难自己,心中方才松了一口气,张扬将签好的文件递给了她,随口问道:“洪大姐,你去那边具体的工作定下来没有?”
常海天道:“想给我设套啊!”
常海天道:“这事儿我联系了江城制药厂,电话中和胡茵茹已经谈过这件事,这两天她和养养会一起过来考察阿尔法生物制品厂,我既然不做了,干脆就将阿尔法一并交给她们管理,肥水不流外人田,一次性转让,干干净净,省得以后别人在这方面做文章。”常海天出身于干部家庭,对这方面的事情懂得很多。
张扬道:“你害怕了?”
常海天道:“张扬,我不是不想帮你,可是我有海天海洋生物制品厂,这边的工厂又刚刚拿下,我如果来给你帮忙,就得把这两座工厂全都给关了,从政是不允许经商的,而且……”常海天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总觉着政坛太复杂太累,不如搞商业来得轻松,不用看太多别人的脸色。”
陈岗的声音传来:“长青啊,今天晚上我约了港口开发区党工委宗书记一起吃饭,你要过来啊。”
张扬嘿嘿一笑:“应该不会!”
洪长青认为张扬现在的挽留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她点了点头道:“谢谢张书记,可是我真的做出决定了。”
“什么话?”张大官人饶有兴趣地问道。
但是除了周翔以外,少有人同情洪长青现在的下场,洪长青是自找的,本来已经掌握了事情的主动,只差一步就可以将张扬搞得身败名裂,可是她却鬼使神差的将整个阴谋和盘托出,正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洪长青的作为只能用愚蠢来形容。
洪长青慌忙摇头道:“不要了,张书记,真的不需要。”她曾经设计陷害张扬,现在张扬不但没追究而且还提出要给她送行,张扬是不是要在别人面前树立以德报怨的光辉形象?想起可能遇到的尴尬场面,洪长青逃走的心思都有了。
张扬道:“成,你只要不介意身和*图*书份就行,我就怕你觉着委屈。”
常海天道:“单靠你我几个人恐怕还不够。”
张扬道:“那好,既然你已经考虑好了,我也不好坚持阻拦,你去组织部办理手续吧,今天中午别安排其他事情,我召集大家给你送送行。”
这场送行宴风平浪静的完成了,张扬从县委招待所返回办公室的路上遇到了常海心,和她一起过来的还有她的大哥常海天。
常海天道:“老爷子的意思,一直都在催促我赶紧把婚事办了。”
常海天跟着张扬来到他的办公室,在真皮沙发上坐下,常海天接过张扬递给他的一瓶矿泉水,笑道:“你这位县委书记的办公室快赶上省委书记气派了。”
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道:“海天啊,我发现,你丫野心够大的啊!”
张扬道:“你不用担心,我正在到处物色人才,只要是有能力的,政治背景没啥毛病,我全都诚信请来,未来滨海保税区的建设管理团队,必然是国内第一流的!”
常海天摇了摇头道:“我考虑好了,准备接受你的邀请。”
张扬笑道:“海天,什么时候到的?”
张扬看了一下洪长青要去的那一栏是港口开发区,他拿起笔签下了同意。
常海天喝了口水道:“找我什么事儿?”
洪长青离开张扬的办公室,心情是极度郁闷的,她真正感觉到后悔,如果当初自己不对张扬下手报复,现在她已经坐在了滨海招商办主任的位置上,一步错步步错,陈岗这个人太现实,想让他为自己办事,必须要付出让他满意的回报。
张扬没想到他突然把话题转到了这上面,笑道:“这么快啊!”
常海天道:“不委屈啊,只要你信任我,把权放给我就成。”
张扬道:“海天,我真没忽悠你,当初把你从岚山请到江城,江城制药厂在你的手上发展壮大,佳彤当年就常跟我说,你的经营管理能力比她要强,后来你离开了江城制药厂,自立门户搞起了海洋生物制品厂,一样搞得风生水起。”
这样的安排常海天放心,张扬也非常满意,他将那幅规划草图递给常海天道:“保税区我就交给你了,咱们虽然是好朋友,可丑话我也得说在前头,我之所以找上你,是因为知道你的管理经验丰富,相信你拥有这方面的能力。”
张扬道:“你现在知道我成立招商办的初衷了?”
常海天道:“规划不错,恭喜你,平海第一个保税区落户滨海。”
张扬哈哈笑道:“人要是没点野心能做什么大事?咱们要么就不干,要干一定就要干得轰轰烈烈,要让所有人都看看咱们这帮年轻人的能力。”
常海天道:“如果证实我不是这块料,不用你说,我自己就会主动走人,但是我也得把丑话说在前头,既然你把保税区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你就得给我足够的信任,我相信这方面你没问题,还有一hetushu.com点就是,你得尽可能的给我放权,不能对我的工作进行太多的干涉,还是那句话,工作你只管交给我去干,其他的压力你都得给我顶住。”
洪长青也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参加这场为她举办的送行宴的,即便是她去了北港,也不可能从此斩断和滨海的一切联系,人活在社会上,就注定得和周围的一切发生联系,你张扬既然想通过这次送行宴,塑造你以德报怨的高大形象,我承认自己失败,我认栽,我成全你。
张扬向常海天道:“恭喜你,看来我得给你准备贺礼了。”
张扬道:“你打算把企业中心转移到这边来?欢迎,欢迎!”
洪长青接过董玉武递来的纸巾,擦去眼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再度举起酒杯道:“我希望滨海在张书记的领导下变得越来越好!”
洪长青低声叫了声张书记,然后将自己调往北港的事情说了,北港组织部那边已经同意,现在只差张扬点头,只要他点头签字,一切就没问题了。
洪长青走入曾经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关上房门,一个人呆呆坐在办公桌前,不知为何,她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手机铃声打断了她郁闷的情绪,洪长青接通电话。
常海天笑了起来:“张扬,我是准备跟你携手啊,阿尔法迁址之后就在你们的保税区内,以后你这位父母官要多多给我照顾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不过本来准备聘你直接当主任的。”
常海天道:“你害怕自己看走眼?”
张扬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需要你这样务实而有能力的人过来帮我。”说到这里,他拍了拍常海天的肩膀道:“海天,你放心,我不会为难自己兄弟的,这件事上我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你真的不愿从政,那么就当我没说过,以后在我身边当当顾问也成。”
常海天道:“我准备把婚房设在滨海。”
中午的送行宴,常委来了不少,其实洪长青过去在滨海领导层的口碑还算不错,她很会做事,不过出席送行宴的人多数都感到很奇怪,因为操办送行的是县委书记张扬,在不久以前,洪长青还害过他,可以说,洪长青的这次调职和她阴谋败露有关。
常海天笑道:“说了一些,我就是感觉你的想法有些奇怪,怎么会突然想到我?”
政法委书记周翔望着泪光莹然的洪长青,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再度笼罩了他的内心,洪长青的今天或许就是他的明天,随着保税区落户滨海,张扬已经站稳脚跟,接下来就是对干部队伍大刀阔斧的重组和改革了,常委之中他的地位是最不稳固的一个,程焱东是张扬的死党,是他从丰泽就一路培养的亲信,可以预想到,常委的席位中早晚都有一个属于他,而自己和程焱东因为职能重叠的关系很可能会被清出,周翔端起酒杯,默默抿了一口酒,味道很苦,一直和_图_书渗入心头。
洪长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趴在桌面上低声啜泣起来。
张扬道:“洪大姐,我只是想你仔细考虑一下,现在滨海正值用人之际,你在这个时候走,让我们的干部队伍更是雪上加霜,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留下,公是公私是私,我相信你一定会以工作为重。”
张扬道:“照这么说,你就是承认自己欠我一个人情了。”
陈岗又道:“叫上诗娇,她上次身体不舒服,今天应该好了吧。”
常海心笑道:“张书记,我把我大哥交给你了,团县委一摊子事儿,我得回去忙活了。”
张扬点了点头。
洪长青咬了咬嘴唇,低声道:“陈书记,我……”
常海天道:“我话还没说完呢,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自己,我发现我对从政的兴趣比经商大,虽然官场有着这样或那样的缺点和毛病,不过我从政不是为了斗争,是为了做事,海心的一句话让我下定了决心。”
包括许双奇在内的不少人都以为张扬会借着这个机会搞出点事情来,可是今天这场送行宴平淡,平淡的让他们都感到失望,他们希望看到火星撞地球的激烈场面,他们甚至希望看到洪长青的情绪失去控制。
常海天呵呵笑道:“不仅如此,我岳父大人也是个轻商重政的人,我经商在他眼里始终都不是正路,我之所以决定过来帮你,也有准备讨好他的意思。”
常海天笑道:“不是你改变了我,也不是海心说动了我,而是我爸,知道你想邀请我加入滨海保税区的事情后,他很兴奋,找了不少这方面的资料来看,他嘴上不提这件事,可是我知道,在他心底希望我们三人之中有人能够继承他的事业,步入政坛,海龙一心经商,海心对官场这方面看得很淡,没有任何的功利心,其实我爸一开始的时候就将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岚山日化厂的事情发生之后,无论对我还是对他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拉倒吧,你别忽悠我,说实话。”
张扬故意道:“你活得真够累的,搞了半天回来做官一是为了你们家老爷子,二是为了你们家老岳父,要是真这样,你还是别勉强了,强扭的瓜不甜,越是自己朋友越不能勉强你。”
张扬道:“没问题,明天我就正式给你下聘书!”
常海天笑道:“官衔编制那都是虚的,我是来做事的,不是想当官的,你现在就给我封官,还不知要有多少人在背后戳你的脊梁骨,一切慢慢来,咱们先做出点事情,然后再论功行赏。”
“你当真不想参与其中,这么伟大的事业你就不想跟我携手大干一场?”张大官人的声音充满了鼓动性,不得不承认这厮的个人魅力越来越强了,很容易带给身边人一种感染力。
常海天笑道:“还不是因为你帮我,我在岚山日化厂出事,在家待业的时候你把我推荐到江城制药厂,后来被顾和*图*书明健排挤,我决定自己做事业,去静海搞海洋生物制品厂的时候,又是你给我帮忙,不但在政策上给我帮助,还无偿提供给我了一笔启动资金,张扬,你对我的这份情谊,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张扬道:“你需要多长时间处理工厂的事情?”常海天从政之后显然就可以继续经商了,在这方面常海天的损失还是很大的。
常海天道:“上午到的,去厂子里转了转,听海心说你找我有要事商量,所以过来跟你见个面。”
常海天道:“有一点,为你兴奋,为你高兴。”
张扬来到他身边坐下,手里已经多了一份规划草图,他将草图摊放在茶几上:“这是滨海保税区的规划图,以福隆港为中心,南北打造新型开发区,西侧建设现代化物流园和仓储中心,只是一个初步规划。”
张扬在洪长青的问题上表现的相当有大将风范,不但为她举行了送行宴,而且还专门派司机将洪长青送回北港,借机树立一下以德报怨的光辉形象只是其一,张大官人真没有把洪长青放在眼里,也没打算要去报复她,如果每件小事都要睚眦必报,以后还谈什么去做大事?
张大官人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倒是不想那么招摇,可人家都把办公楼盖好了,我要是不用,岂不是又造成了新一轮浪费。”
常海天道:“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张扬道:“海天,我是说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弃商从政,来滨海保税区工作,我现在身边人手严重不足。”
张扬道:“其实你一直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很高,我始终认为你是一个大才啊!”
张扬道:“你放心去吧,我下午和海天好好聊聊。”
张扬道:“我们活在世上是为了什么?赚钱?升官?都不是,我们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海天,你以为商场可以证明你的能力吗?可以让你的才华得到施展吗?”
洪长青没说话,心头却非常的懊恼,如果这世上有卖后悔药的,她肯定愿意买一颗来尝尝,她之前压根不知道滨海要成立保税区的事情,现在保税区成立之后,招商办主任俨然成为了滨海的第一肥缺。自己居然会主动放弃了这个位置。但是她并不相信张扬是真心将一个肥缺交给自己,可能只是为了走走过场罢了,洪长青道:“张书记,其实我早就想调去北港,我家在那边,却要在这里工作……”洪长青都感觉到自己有气无力,这理由也太牵强了一些。
常海天道:“咱们是好朋友,我不瞒你,其实过去我曾经有过步入仕途的打算,那还是在岚山日化厂之前,如果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火灾,或许我会沿着仕途之路坚定地走下去,可是那次的事情让我深感触动,官场中风险太大,你不仅仅要承担你应该承担的责任,很多时候,你也要承担本不属于你的责任。”
张扬道:“你为了实现你爸的愿望决定涉足政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