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1章 欺负人

张扬道:“苏局,尽快是多快啊,24小时能够解决问题吧?”
程焱东笑了起来:“张书记,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乔梦媛温婉笑道:“走?走哪儿去?车没了,钱和证件都没了,现在啊,咱们还就得指望他,不把东西找回来,我们就赖在他这儿了。”
苏荣添等到张扬走后,也上了自己的车,他迅速拨通了丁高山的手机,苏荣添虽然知道张扬难缠,可是他对张扬这个人缺乏了解,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应对他,从刚才张扬的表现来看,这个人的态度非常强硬,分明有逼迫自己在短期内破案的意思,苏荣添在警界混了这么多年,当然不会轻易吐口,如果他说多少时间内把这件案子破了,万一到时候没有兑现,岂不是落人话柄,他得给自己留下退路,还好张扬没有继续不依不饶,应该他也考虑到自身的身份,害怕造成不好的社会影响。
乔梦媛微笑道:“我早就找回自我了,女人啊一定要多爱惜自己一点,为自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张大官人自斟自饮道:“那啥,两位说出来给我听听,别把我当空气啊!”
张扬道:“我说你们几个就别相互抬举了,在我眼里全都是顶级美女,那啥,咱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坐下,总不能老站在则大厅里?”
时维一旁道:“什么求之不得,你犯贱啊?”
萧玫红道:“你等等啊,我这就过来!”
乔梦媛啐道:“还好意思说,回来都不跟我联系!”
张扬讨饶道:“时维,我好歹也是你救命恩人,没让你知恩图报,咱也不能恩将仇报吧?你忘了,当初是谁把你从冷冰冰的湖水中捞了出来?又是谁给你做的人工呼吸……”
程焱东听说他遇到了麻烦,马上关切地询问。
海风路派出所的施光明这会儿忙着做记录,乔梦媛丢得是一辆黑色的奔驰G320,这辆车是她大哥乔鹏举的,乔鹏举出国创业之后将这辆车留在家里,这次乔梦媛和时维开车过来了,没想到刚来到北港就把车给丢了,这辆车当初连改装带办齐手续一共花了将近二百万,施光明听说车辆的价格,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把情况了解清楚之后,来到苏荣添面前,低声道:“苏局,这事儿比较麻烦。”
施光明底下的事情没听清楚,只听到滨海张书记这五个字,脑袋嗡地一声就大了,张扬来北港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这厮已经威名远播,姑且不提他英勇救人的事迹,单单是他来到就把滨海公安局长陈凯给踢走,这件事就让北港公安系统内震撼不已,要知道陈凯是北港纪委书记陈岗的亲弟弟,在北港公安系统内也算得上响当当的角色,这两天赵金科坠楼事件又让滨海成为北港的焦点,张扬这个充满争议的人物在北港许多人的心中已经成为了神话般的存在。
时维愤愤然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当得书记,北港治安都乱成什么样子了?什么海滨城市,什么风景秀美,听你吹上了天,可来到一看,压根就是一贼窝。”
施光明道:“苏局,三十多人全都抓起来吗?”
张大官人和他握了握手道:“我今儿有点不高兴,我朋友刚到北港,下车伊始就被人给偷了个干干净净。”
萧玫红道:“我也有兴趣,张书记您对感情的理解应该不会让我们失望吧!”
丁高山道:“苏局,咱们这么多年的关系,有些话我就直说了,今天这事儿,你要是处理不好恐怕会惹来麻烦。”
从两人的对话中就能够知道,她们俩是老相识,两人同时快步走向对方,捉住彼此的手,欢快的跳了起来,无论是沉稳的乔梦媛,还是练达的萧玫红,她们的身上都很少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此时她们表现的就像两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苏荣添道:“这么贵的车,整个北港也找不出几辆,没那么容易出手,赶紧派人查。”
她俩这么一说,连时维的目光变得都有些期待了。
一位县委书记当街打人,这样的事情可不多见,不过这事儿发生在张扬身上并不奇怪,施光明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后,这才让手下开始行动,施光明还是很聪明的,虽然他是这一带的派出所所长,可是他过来之后并没有盲目的偏袒某一方,而是搞清楚情况再展开行动。
丁高山将苏荣添介绍给张扬道:“这位是新港区的苏局。”
苏荣添慌忙表hetushu.com态道:“蒋书记,您放心,这事情我一定严肃处理!”他一边说话一边求助似的望向丁高山。
苏荣添冷冷看了那帮仍旧东倒西歪的坐在地上呻吟不止的家伙道:“全都给我抓起来!”
张扬道:“领导们总是出于好意的。”
萧玫红笑道:“你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咱们本来挺开心的,可喝着喝着就伤心起来,最后在一起抱头痛哭。”
汽车来到金色港湾大酒店,张扬带着他们走入大厅,乔梦媛和时维被偷了个精光,这下手头也没什么行李,张扬准备到前台办手续的时候,萧玫红又打来了电话:“张书记,到了吗?”
乔梦媛抿了口红酒,饶有兴趣道:“我倒是想听听他的见解!”
陆春明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现在打死他他也不敢找张扬要钱了。
“没时间去找我,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吗?”
丁高山和苏荣添的关系不错,他笑道:“蒋书记,这儿太乱,我看苏局来了,咱们就别跟着掺和了。”
时维道:“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
“嗬,我们是受害者,你反倒怪起我们来了,有你这么对待客人的吗?姐,咱们走,不受他这份闲气。”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梦媛,你学坏了啊,过去,你可从来不欺负我的!我说你们仨今儿是铁了心要欺负我是不是?”
海风路派出所所长施光明看到眼前情景不由得有些愣了,听说是两拨人在这里斗殴,可现场情况好像不是这样,海风路发生斗殴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从没见过一个人和这么多人干上的,更没见过一个人把几十个人给揍了的事情。施光明还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就看到了一旁的丁琳,他慌忙满脸堆笑的走了过去:“这不是丁小姐吗?”
萧玫红道:“生意太忙,真的没有时间,虽然知道你就在平海发展,可是总没有时间过去找你。”
张扬道:“时维呢?”
萧玫红笑道:“说来话长,回头咱们再细说!”两人聊得热乎,反倒把张扬和时维冷落在一旁了。
乔梦媛笑道:“还能有谁啊!她让咱们先去吃饭,她回头再过来。”
张扬道:“这不,刚刚来到大堂,还没办手续呢。”
此时外面响起门铃声,张扬道:“得,我不跟你说,还有客人!”他挂上电话,走过去开了门,看到萧玫红和乔梦媛出现在门外。
张扬道:“所以我们对具体的情况要有所保留,不能一股脑全都倒给他们,这世道,什么人都有,有人可能是真心去帮助调查情况,可有些人纯粹是为了添乱去的,对我们抱有善意的我们双手欢迎,如果纯粹是为了找茬去的,就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
萧玫红道:“不说了,等会儿吃晚饭,咱们带着红酒回房去说,省得张书记听咱们的隐私!”
苏荣添怒道:“凡是涉及今晚围攻张书记的全都给我抓起来,涉及到的饭店全部歇业,你告诉他们,如果提供不出来线索,如果找不到失物,就让他们赔!”
萧玫红安排他们几个住下,张扬也没打算走,让萧玫红给自己开了个房间,回到房间内他先给程焱东打了个电话询问赵金科一案的进展情况。
派出所的民警之中有不少人都认识陆春明,他们想要过去,却被施光明制止,施光明走了过去,仍然是一脸的笑:“张书记,有话好说……”
乔梦媛道:“这我赞同!”
张扬道:“我朋友刚到滨海,车和钱包都被人偷了,你说气不气人?”
蒋洪刚没好气道:“搞什么?新港区怎么这么混乱?”这等于直接呵斥苏荣添管辖不力。
张扬带着乔梦媛和时维来到了华光集团旗下的金色港湾大酒店,张扬临去之前给萧玫红打了一个电话,萧玫红听说张扬要安排朋友住宿,她不由得笑道:“金色港湾的条件比不上白岛,去白岛吧,我派游艇去接你们。”
乔梦媛淡然笑道:“这事儿说来话长!”
张扬道:“不用着急,耐心调查,焱东,市里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已经组织了一个调查组,由纪委副书记严正负责,估计明天就会去滨海。”
看到市委副书记蒋洪刚都被惊动了,苏荣添不由得额头冒汗,他先来到蒋洪刚面前打了个招呼。
乔梦媛显然也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熟人,她惊喜道:“麦琪儿,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萧玫红笑道m.hetushu.com:“是我失礼了,张书记,我都不知道是梦媛过来,走,我先把房间安排好,回头咱们去餐厅吃饭。行李呢?”萧玫红这才留意到他们过来没带行李。
张扬放下电话,转向乔梦媛道:“来了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这下好了,遇到麻烦了!”
乔梦媛这才想起身边还有其他人在,笑着把时维介绍给萧玫红认识,萧玫红和时维握了握手,称赞道:“在美国的时候我就听梦媛说过她有个漂亮的表妹,现在一看果真如此。”
说话的时候,萧玫红已经走入了旋转门,她身穿银色长裙,肩头罩着黑色披肩,一边讲着电话,一边走入大堂,她看到张扬笑盈盈向他挥了挥手。
施光明道:“这些参与斗殴的人怎么办?”
丁琳道:“我朋友东西被人偷了!”
张扬也没有想到蒋洪刚会亲自前来,他笑道:“蒋书记,小事情,您何必亲自过来,我可以处理。”
苏荣添内心一紧,他想要听得就是这种话,慌忙低声道:“高山兄请赐教。”
蒋洪刚望着那一地的伤员,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就是这么处理的?”
张扬道:“你还真想多了,我这人单纯的很。”
萧玫红道:“那好,我让他们准备最好的海景房,你直接过去就行。”
张大官人道:“嗬,你怎么说话呢?”
张大官人呵呵一笑:“求之不得!”这厮心想,如果你愿意赖我一辈子,我请愿东西永远都找不回来了,他看着乔梦媛的目光充满了暧昧,乔梦媛顿时猜到了他的心意,俏脸红了起来,好在有夜色的掩护,不用担心被别人看到。
施光明呆呆站在原地,他终于意识到今晚遇到了一桩惊天大案,复杂的并非案情本身,而是涉案者的身份和背景。
萧玫红端起酒杯道:“梦媛,还记得咱们当年在美里湖大酒店喝酒的情景吗?”
张扬冷笑一声,将陆春明丢到了地上。
张扬把事情简略跟他说了一遍,程焱东那边笑了起来:“张书记,这事儿其实并不麻烦,海风路海鲜市场的混乱在北港是出了名的,但凡一个地区治安混乱,必然和警察的不作为有关,他们辖区内发生的事情,他们怎么会不清楚?你说丢车这么大的事情或许跨区作案的比较多,可偷钱包这样的事情,小偷都是有规矩的,他们各自有各自的地盘,通常情况下不会跨区作案,我敢说海风路那一带常活动的小偷,辖区警察肯定都熟悉,只要他们认真查,准保能查出来。”
苏荣添苦笑道:“高山兄,哪有那么容易,我这不是请教你来了,我对张书记并不了解,看到他今天非常的生气,其实这种事谁也不想发生,你帮我跟他说一声,大家都是朋友,我一定尽力去办这件案子,让他不要心急。”
张大官人自从修炼大乘诀之后,他的武功又提升了一个档次,现在这水平,放在任何时代都是百万军中,取其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狠角色,如果说对方的联合部队组成了排山倒海的巨浪,张大官人就是一艘乘风破浪的不沉之舟,所到之处,人群排浪般倒了下去,惨叫声不绝于耳。以张大官人的武功,根本不会将这帮乌合之众放在眼里。
程焱东道:“就怕他们来到之后指手画脚制造障碍。”
乔梦媛道:“热线呢!”
这群乌合之众本来就是欺软怕硬的角色,别看人多,只不过是壮壮声势罢了,可是真遇到厉害角色,这帮人马上就作鸟兽散,在张大官人的面前就没有一合之将,这厮攻击的效率实在是太高了,都没看清他怎么出手的,身边已经倒下去了一大片。
张扬懒得跟他废话,留意到已经有记者来到,他迅速上车离开了现场。
张扬道:“不用,明天还得在北港办事。”
丁高山没理他,这样的小角色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世上的事情就是那么巧,说曹操曹操就到,施光明刚刚提起苏荣添,苏荣添就已经乘车赶到了,苏荣添最早是接到了丁琳的电话,听说滨海书记张扬在海风路大打出手,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坏了,这位煞星怎么杀到自己辖区了?苏荣添担心事情闹大,慌慌张张赶到了现场。
张扬道:“你不跟我结账,我得跟你算账,你给我听清楚,她们损失了多少,你就得赔多少,否则,你的饭店这辈子别想再营业了。”
丁高山道:“我www.hetushu.com也不认识,可是蒋书记认识,如果这件案子不能尽快告破,万一乔家追究下来,我看……”
三人上了观光电梯,乘坐电梯来到金色港湾的二十九楼,张大官人透过观光电梯望着外面,不知为何想起了赵金科,这货从十层楼上摔下去的时候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啊?
张扬打电话把周山虎叫了过来,他的车来到之后,马上招呼乔梦媛和时维上车,临走之前,他还是跟苏荣添打了个招呼:“苏局,这事儿就拜托给你了,我希望警方能够尽快给我们消息。”
萧玫红点了点头道:“所有,一切!”说完她又道:“不过我见到你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解脱了,已经将过去的一切彻底忘得干干净净,我现在想想都很奇怪,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男人?真的,如果没有见到你,我都以为自己仍然想着他,见到你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其实早就解脱出来了!”
乔梦媛笑道:“怎么会不记得呢?那天晚上咱们两人都喝多了,我记得你那时候刚刚失恋。”
萧玫红道:“忘了,彻彻底底的忘了,你怎么样?”
张大官人没理会她的风凉话,正准备迎上前去,却听萧玫红惊喜道:“梦媛!怎么是你啊!”
萧玫红道:“我们都有好多年没有联络过了,梦媛后来回国创业,我一直都在美国发展,前两年才回到国内。”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说时维,咱嘴巴就积点德不行吗?第一我是滨海的书记,这里是北港,不归我管,第二,哪儿没有小偷啊?京城虽然是天子脚下,一样也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你们丢东西,和北港治安情况不好有一定的关系,同时你们也得从自身上找点原因,车丢了咱们暂且不提,可你们吃饭居然能被人家把包给划了,让人偷了个干干净净,你们俩也太麻痹大意了吧?”
施光明愣了:“什么?”
陆春明看到施光明如同找到救星一样,他惨叫道:“陆所长,您救我……他……他们吃白食,还砸我的店,打人……你看……你看我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他们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时维过来,乔梦媛提议先吃饭。
时维脸红了,扬起筷子照着他的脑袋就敲了下去:“你卑鄙下流!”
施光明看到连市委副书记都亲自到来,知道这件事麻烦大了,陆春明还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说着什么,施光明找到机会低声警告他道:“你少说两句,那位是滨海的县委书记,市委蒋书记也来了。”
时维看到张扬打得痛快,也跃跃欲试的想过去帮忙,却被乔梦媛一把给拉住了,她是害怕时维过去添乱。
苏荣添道:“走了,他看来气还没消。”
丁高山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听说丢得是一辆奔驰越野,二百多万的车,北港有胆子吞下这单的人并不多,这方面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丁高山说到这里认为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微笑道:“我到家了,苏局,祝你早日破案!”
乔梦媛笑道:“你的果子酱也不会愿意!”
苏荣添面露难色,他知道张扬难搞,这次有人偷到了他朋友的头上,看情形这厮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苏荣添不是不想破案,他也不想惹麻烦,可是24个小时破案,他可没什么把握。苏荣添道:“张书记,我会尽力,我会让他们马上展开行动……”
蒋洪刚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帮偷儿也太不长眼睛了,难怪张扬生气,偷到乔梦媛身上了,姑且不论乔振梁是否已经从平海省委书记的位置上下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乔家的政治底蕴岂是他能够望及项背的?不客气地说,乔振梁现在跺跺脚,北港仍然要抖三抖。前阵子他利用滨海开发区占用耕地的事情就把他们这帮北港干部搞得灰头土脸,想到这里蒋洪刚暗叫麻烦。
丁琳向他点了点头道:“施所长,您亲自来了!”
陆春明哭丧着脸,可是他又不敢说话,眼前这位爷自己根本得罪不起,要怪就怪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乔梦媛和萧玫红聊个不停,这可把时维给憋坏了:“姐!你把我给忘了!”
张扬道:“苏局,我虽然不是警察,可是有些事情我还是略懂一些,丢车的事情我暂且不说,可是在饭店里就餐,丢失了财物,这个饭店是不是应该负责?”
萧玫红和乔梦媛碰了一下酒杯道:“赞同!我也是这么认为!”
苏荣添指和*图*书着施光明的鼻子道:“我给你12个小时,如果破不了这件案子,你最好主动把辞职信递到我的桌子上!”苏荣添说完启动警车离去。
苏荣添向张扬伸出手去,热情洋溢道:“张书记,很高兴认识你!”
张大官人笑道:“这五千年的历史也不只是男人欺负女人,武则天、慈禧那样的主儿也不少,其实只要大家快乐,谁在上面谁在下面还不是一样?”这厮的一句话把萧玫红三人的脸都说红了,萧玫红啐道:“张书记,我怎么听着你这句话有些色彩成分啊!”
乔梦媛道:“麦琪儿,我还是得埋怨你几句,你回国这么久,为什么不跟我联系?”
张大官人笑道:“你小心点啊,别得罪我,否则我到时候真的会公报私仇。”
时维禁不住夸,脸居然有些红了,她有些不好意思道:“还是你漂亮!”
张扬从人群中找到了陆春明,一把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陆春明满脸的血,他这会儿真害怕了,在他的有生之年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强横的人物,陆春明惨叫道:“救命!警察同志救命!”
时维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就欺负你怎么着?你说你们男人都欺负我们女人五千多年了,这都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了,也该轮到我们女人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吧!”
丁高山叹了口气道:“苏局,海风路的那些黑心酒家实在太影响北港的形象了,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犯罪才如此猖獗。”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张书记走了?”
施光明低声道:“怎么回事儿?遇到麻烦了?”
丁高山道:“刚才那两个丢东西的女孩儿,一个是平海前任省委书记的女儿,一个是她的表妹。”
张扬和她碰了碰酒杯道:“还是萧小姐厚道,你们的事情啊,我虽然插不进去嘴,可我也听出来了,你们三个都是感情上受过挫折的,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告诉你们啊,什么叫感情,你们压根就不懂!”
张大官人笑道:“麦琪儿我不认识,萧玫红我认识!”
时维看到萧玫红,哼了一声道:“真是走到哪儿都是彩旗飘飘啊!”
张大官人道:“难怪说警匪一家啊!”
时维哼了一声道:“我们不懂,就你一个人懂,张扬,我最烦你这样,搞得好像自己跟天下第一聪明人似的,你懂什么?你懂感情才怪,感情只属于思想单纯的人,你呀,太复杂!”
时维道:“我就说他小心眼儿,睚眦必报,心胸狭窄,鼠目寸光,公报私仇……”
程焱东的话里明显带着不满的情绪:“张书记,他们来干什么?是不是觉着咱们没能力解决好这件事?”
时维在张扬的肩头推了一把,在他身边坐下道:“他啊,最大的特长就是说流氓话,看到你们不搭理他,就说几句流氓话找自我存在感。”时维对张扬的剖析一针见血,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苏荣添道:“高山兄,北港这么大,就算我们全力以赴,这案子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决的。”
这时候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和丁高山一起赶到了,他们是听丁琳说张扬遇到了麻烦事,所以及时来到。
蒋洪刚看到乔梦媛,他不由得一怔,将张扬拉到一旁,低声道:“那位是不是乔书记的女儿?”乔振梁担任平海省委书记的时候,蒋洪刚曾经去他家里拜访过,所以和乔梦媛有过一面之缘,张扬也没瞒他,点了点头。
丁高山对苏荣添的这个电话并不意外,他刚刚送走了蒋洪刚,这会儿还没有回到自己家,丁高山道:“苏局,事情解决了?”
萧玫红道:“女人的容颜和年龄有着直接的关系,谁也扛不住青春,我都老了!”
程焱东因为张扬的这句话而感到尴尬,咳嗽了一声道:“张书记,咱能别一棒子把所有人都给打死吧?”
张大官人越发觉得无趣了:“我说两位女强人,我这么一大活人戳在这里,你们就只当我没出现?这不是欺负人吗?”
时维道:“别提他,提起我就来气!”
警察来到现场,还有能力逃走的全都散了个干干净净,虽然如此,地上躺着的也有三十几号人,放眼一大片躺在海风路上呻吟不止。
苏荣添陪笑道:“张书记,我马上勒令他们将这件事调查清楚……”张扬笑了一声,他已经转身走向饭店老板陆春明,陆春明这会儿已经搞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那儿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哪知道会招惹到这么hetushu.com一位大人物,连市委副书记和分局局长都亲自过来了,这事情严重了。看到张扬走向自己,陆春明吓得把脑袋耷拉了下去,刚才的那点儿威风劲儿早就被他扔到了九霄云外。
这时候看到张扬又一拳放倒了一个,施光明道:“谁啊这是?”他看着张扬总觉着有些眼熟,不过现在还没有完全对上号。
乔梦媛因为遭遇了黑店,晚饭根本没有吃好,萧玫红点了几道酒店的拿手菜,又要了一瓶拉菲,张扬不喜欢喝红酒,萧玫红给他叫了一瓶茅台。
施光明一脸的尴尬,如果他不是知道眼前这位的身份,恐怕早就发作起来了。
乔梦媛笑道:“也包括我吗?”
苏荣添此时的背脊上已经全都是冷汗,过了一会儿,他方才惊恐中回过神来:“多谢高山兄指点,高山兄,你看能不能安排我和张书记见个面,当面沟通一下?”
乔梦媛道:“真的?你真的把他全都忘记了?”
“果子酱?”
苏荣添颤声道:“你是说……她们是乔老的孙女?”
丁琳道:“滨海张书记,他两位朋友来海风路吃饭,车被人给偷了,包也被人给划了。”
丁高山道:“安排你们坐在一起谈谈并不是很难,但是你必须要表示出诚意,我看及时破案才是根本。”
张扬知道这些公安对自己辖区内时常活的那些不法分子基本上都掌握一些,只要他们愿意追查,破案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张扬对这些人的效率也有所了解,不给他们点压力,这些人是不会认真办理的。
蒋洪刚点了点头,转向乔梦媛道:“你们请放心,张扬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这件事我一定会尽快给你们一个交代。”他也担心在现场呆久了影响不好,和张扬说了一声就上车离去。
程焱东道:“我们把他老婆抓起来了,他老婆对他的情况是一概不知,张书记,这件事已经可以基本确定是谋杀,但是找不到其他的关联人物。”他停顿了一下道:“应该是杀人灭口,有人害怕我们深入查下去,从赵金科的身上可能会查到他的身上,所以抢先下手将赵金科除掉,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张扬道:“还要结账吗?”
张扬愣了一下:“你来了?”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我都懒得见他们,今儿在北港遇到点事儿,我得把这事儿解决了再走。”
警笛声由远而近,三辆警车来到了现场,从警车内下来了十多名警察,他们来到的时候,现场大局已定,除了倒下的就是逃走的,张大官人威风凛凛的站在一片东倒西歪的人群中,身后被砸得破烂的霓虹灯吱吱吱地冒着火花,海风酒家的半截灯箱招牌此时刚好从半空中掉落下来,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萧玫红笑盈盈望着他们,忽然想起张扬救自己的情景,朦胧中依稀记得他的嘴唇非常的灼热性感,萧玫红回味着那时的热度,内心的温度似乎也随之上升了,她端起酒杯道:“张书记,我敬你!”
苏荣添挂上电话,留意到施光明又来到了车窗外,他落下车窗,不耐烦道:“什么事?”
张扬道:“总之你见机行事,既要让上头的调查组感受到咱们的诚意,也不要让他们过多的干涉到我们的工作。”
程焱东道:“明白了,您就放心吧,张书记,您明儿不就回来了?调查组还是您亲自对付的好!”
张大官人看都不看他:“这里没你事儿,一边儿呆着去!”
苏荣添满脸堆笑道:“一定,一定!”
苏荣添道:“这事情交给我来办,我一定尽快破案!”
施光明尴尬道:“丁总,您忘了,上次在凌海居,我们一起吃过饭,苏局长也在。”他口中的苏局长是新港区分局局长苏荣添,和丁高山是老朋友。
施光明看到蒋洪刚,没敢往上凑,因为他也知道自己不够资格,他来到丁高山面前:“丁总……”
萧玫红道:“我叔叔把国内的生意基本上都交给了我,我忙得根本就抽不开身,再说了,我有点不敢见你。”她一双美眸望着乔梦媛道:“我不想提起过去,我想把有些记忆全部忘得干干净净。”
萧玫红道:“我可不敢,您是滨海父母官,以后我在那边做生意还得仰仗您张书记照顾呢。”
两人格格笑了一会儿,乔梦媛方才携起萧玫红的手来到张扬面前,为他介绍道:“张扬,这位是我在美国的大学同学麦琪儿!看来你们两人早就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