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3章 诚意

张扬扛着木箱走到甲板上,有人迎上来道:“干啥的?我说你干啥的?”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咱们有话好说别动手啊!”
严正越想越气,怒道:“搞什么!我们过来是为了调查赵金科坠楼事件,他对我们的工作表现的相当冷淡,好像我们过来就是为了针对他似的。”
张大官人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他有些诧异地看着傅长征:“元和幸子?她来了?”
汽车来到新港,程焱东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恐怕没有张扬所说的那么轻松,张扬换上了一身工作服,戴上劳保手套,头上扣了一顶安全帽,乍一看跟码头搬运工似的。
这群人毕竟是人多势众,在张扬踢落两人的时间内,又有七名船员爬上了货柜,他们手中有的拿着铁棍,有的拿着铁钩,还有人手中拿着蝴蝶刀。
张扬道:“你怎么早不说?”
傅长征道:“日本元和集团的总裁,元和幸子!”
张扬沉默不语。
程焱东愣了一下:“张书记,你要多少人啊?”
董玉武道:“由不得我不承认啊,他们连送得清单都拿到手了。”
张扬站起身,穿上衣服准备离去。
傅长征忍不住笑了起来。
傅长征知道他所说的苍蝇一定是工作组,不由得笑了笑道:“张书记,我刚刚接到了日本方面的来电,有日商对我们的保税区很感兴趣,想和您面谈投资一事。”
周山虎道:“张书记,找到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欢迎调查组的到来,即便是滨海领导层内部也不统一,常务副县长董玉武也是其中之一,下午的时候他专程去找了张扬,叫苦不迭道:“张书记,我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董玉武道:“没办法,我只能去向他们交代清楚,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听到家丑外扬这四个字,严正心中一动,他坐了下去,低声道:“双奇同志,咱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吧。”
程焱东带着那二十多名警员正在紧张等待着,程焱东料定今天肯定要出事,虽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可看今天张书记的做派就是为了兴师问罪的,他们这帮人全都是帮凶,程焱东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帮凶这个词儿,自己苦笑着摇了摇头,希望今天张书记尽量别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儿。
车里又是齐声大笑。
张大官人也没有让他们插手的意思,呯!地一拳又放倒了一个,看看货柜周围,已经倒下了一大片,少有人再敢上来挑战。
程焱东远远望着张扬的表现,心中暗叹,这厮不去当特工真是可惜了。
程焱东道:“什么信号啊?”
程焱东道:“这件事可以交给我,我通知北港警方配合调查嘛!”
张扬上了自己的坐地虎,刚刚离开行政中心,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张扬接通电话道:“哪位啊?”
对方冷哼一声:“把他抓起来,扔下船去!”
“可不是嘛!”
周山虎将汽车停靠在七号码头,张大官人下了汽车,程焱东让所有人都在汽车内等着,他跟着张扬下了汽车,低声道:“张书记,您今儿这是在唱哪一出啊?”
张大官人啧啧叹道:“作死咩?”他向那名手拿蝴蝶刀的船员冲去,手握铁钩应该有些胆色,第一个冲上来阻拦张扬的去路,铁钩一晃,钩向张扬的胸膛,张扬根本没有做出躲避的动作,伸手迎了过去,一把将铁钩握住,随即一拳砸在那厮的面门上,这拳打得极其清脆,打得那人满脸开花,一屁股就坐在了货柜上,张扬随手将铁钩躲了过来。
这会儿功夫已经有两名壮汉爬上了货柜,右侧一人高举铁棍,向张扬的后背砸落,张大官人看都不看,后脚一个反踹,正中那货的小腹,踢得那小子惨叫着从货柜上飞了出去,四仰八叉的躺倒在甲板上。
张扬笑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这箱子里是什么东西?”他指着32号货柜。
张扬道:“老董啊,你向工作组承认了没有?”
程焱东苦笑道:“张书记,您能多透露点消息不?”
张扬拿出两个对讲机递给了程焱东一个,自己留下一个。他笑道:“今天这事儿我没底,如果我判断失误,出了责任,我担着,你们权当没出现。如果我判断正确,那就是大功一件,所有功劳都算你们的,我绝不贪功。”
张扬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嘿嘿,冷笑了一声,向周围看了看,确信没有其他人留意到这边的动静,和_图_书这才大摇大摆的来到32号货柜前,将铁棍插入铁锁中,内力贯注于双臂之上,用力一撬,喀嚓一声,铁锁应声而落,张扬拉开货柜的大门,看到其中有辆汽车,外面罩着迷彩车衣,张扬走过去掀开车衣,一眼就认出这辆车正是乔梦媛丢失的那辆。
“还他妈挺横?你谁啊?新来的?”
许双奇笑了笑,他当然明白严正说得不会是他,许双奇劝道:“严书记,您消消气,我们这位张书记就是这个脾气,年纪轻轻就担任了这么重要的领导工作,脾气大了一点也可以理解。”
张扬指了指货柜里面,他忽然拔出信号枪,反手扣动了扳机,一名站在瞭望台上的黑衣男子正在用机械弩瞄准张扬的后心,他还没来及发射,就看到一团冒着白烟的火球朝自己冲了过来,正中他的胸膛,信号弹的冲击力也非同小可,那厮惨叫一声,仰首冲出栏杆掉了下去,身体显示砸在舷梯上,然后叽里咕噜地滚了下去,最后摔落在甲板上,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张扬抬起头望着董玉武,董玉武则是一脸的委屈:“就是一点年货,没其他东西。”
傅长征敲门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微微一怔:“张书记,您要出去啊?”
张扬道:“谁的船啊?”
周山虎带领四名警察负责接应张扬,看到张书记正在货柜上拳打脚踢,试图围攻他的二十多名船员,被秋风扫落叶一般打下了货柜。
张扬抬起头一脸不屑地看着对方道:“新来的怎么着?快点让开,我他妈还扛着一箱货呢。”
严正道:“你说他是什么态度?我们是自己的同志,我们又不是敌人,他对我们戒备心为什么要这么重!为什么要认为的给我们设置障碍?”
张扬道:“老董,不是我说你,五百块钱虽然不多,可是你的认识上有毛病,五百块就不叫贿赂了?”
张大官人深谙攻其不备这四个字的精髓,既然已经暴露,那么出手就一定不能迟疑,这个大耳刮子只是附送的,真正厉害的还是后手,他出手如闪电,瞬间将三人的穴道全都制住,三人软绵绵倒了下去,大胡子半边面孔肿起老高,目光中充满了惊恐和困惑,心中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一巴掌到底怎么落在自己脸上的,这厮出手也太快了。
算上程焱东在内的22人分成三组展开行动。
程焱东道:“张书记文治武功都是天下无双,应该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才对。”
张扬道:“老董啊,既然都交代了就别怕,真要是只有五百块钱的问题,那根本不能称之为问题。”
二十名警察都看着程焱东,虽然张扬是县委书记,可他们的直接领导是程焱东啊。
张扬笑道:“什么受不了?你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周山虎对张扬的战斗力绝不陌生,这帮警察都是第一次见识到张书记以身作则亲自战斗,强悍的战斗力看得这帮警察一个个张大了嘴吧,张书记的功夫可真不是盖得,看真人实战,比看武打片过瘾多了。这帮人连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都给忘了,只顾着欣赏,谁也没想起来应该去接应了。
董玉武一张脸涨得跟猪肝似的,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收点年货根本不算什么,可事情就是那么寸,他收了赵金科的东西,而赵金科偏偏就死了,可知道这件事的人实在太少,究竟是谁抖落出来的?
一头雾水的程焱东带着二十名糊里糊涂的便衣警察登上了大巴车,程焱东来到张扬身后坐下:“张书记,那啥……”
对方还真被张扬给蒙住了,指了指船尾那边:“在那边!”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冲着程焱东道:“焱东啊,这帮部下调教得不错,居然这么小看我,我打遍平海也没啥问题吧?”
张扬道:“到了地方你们就知道了,我不让你们行动,你们千万别行动,所有人等我的通知。”
“张书记,你要是真想找回这辆车,就不能动用公安系统。”
董玉武道:“我儿子曾经找他办过一个车牌,今年春节的时候,他去过我家给我送了点年货。”
大家又笑了起来。
另外一人手中的铁棍向张扬小腿横扫而来,张扬轻轻一跃,落脚处已经将铁棍踩在地面上,唇角露出淡淡一笑,左脚飞起一脚闪电般的侧踢,踢中对方的胸膛,将那名偷袭者踢下货柜,刚巧摔在之前落地那人的身上,接连两声惨和-图-书叫响起。
张扬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听出了他的意思,对方分明在暗示他公安内部有人会通风报讯。张扬道:“合着你是想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去找车,我都不认识你,该不会你设下一个圈套让我往里钻吧?”
程焱东听到张扬找到了越野车,也顿时放下心来,找到证物就好,至少不要被人扣上一个无理取闹的帽子,结束通话之后,程焱东道:“现在开始行动,分成三组,一组跟我去占领驾驶舱,一组负责控制码头并做出掩护,还有一组去接应张书记。”
“听说你朋友丢了一辆车!”
董玉武苦笑道:“还不是那个工作组!你说他们调查赵金科的事情就调查呗,总不至于把所有和赵金科有过接触的干部全都提审一遍吧?”
对方嘿嘿笑了一声道:“我坑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和你没什么深仇大恨,张书记,线索我告诉你,你爱信不信,那辆车已经被装船了,在北港新港7号码头,兴隆号货船,32号货柜,驶往秦越省的,还有三个小时货船会开走,你现在去还来得及。”
严正道:“我没说你,咱们认识了这么久,我对你还不相信?我是说今天来到滨海之后遇到的情况,赵金科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你们公安局现场也调查了,尸检也做了,到现在还没有定论,我就不相信他们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判断不了。”
程焱东抬头望去:“张书记,不是我说您,这事儿怎么听起来这么玄乎?你就那么肯定对方说的是真话?万一他设圈套呢?”
张扬笑道:“都说是我朋友,他谁啊?”
“会见面的,不过见面之前我想表示一些诚意,先送你一件礼物!”
许双奇道:“其实我倒是能够体谅他们的苦衷,滨海现在毕竟是张书记当家,很多事情要取决于他的态度。”许双奇有意将矛盾引向张扬。
程焱东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只能陪这位书记大人疯一次了,从他随身带着信号枪来看,人家计划的还是相当周密的,程焱东道:“我派几个人陪您上去。”
“没什么,我就是觉着你这人不错,想跟你交个朋友。”
程焱东道:“张书记的话都听到了,全都关了!”车上的所有警察都把通讯工具关掉,张扬扔过来一个蛇皮口袋,将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装在里面。
张大官人终于发号施令:“焱东,马上率领咱们的人控制兴隆号,这艘船有问题,我找到乔梦媛丢失的那辆越野车了。”
此时周山虎他们才明白过来,一个个走过去帮忙抓人,手铐肯定是不够用的,就现场利用这些人的鞋带,将他们反手捆了。
张扬道:“五百块钱的东西的确也不是多大事儿。”
张扬也笑了:“打架?打架我让你们带枪干吗?再说了,我要是打架也用不着你们帮忙啊!”
张大官人长舒了一口气,今儿这趟没有白来,找到了这辆车就等于找到了证据,找到了证据就等于占住了理儿,这厮什么人物?口口声声要以德服人,从来都是个无理占三分的主儿,更何况现在道理在他手中,张大官人才不管这里是北港还是滨海,新港怎么着?犯到了老子的头上,一个字,打!
中间那个大胡子狞笑道:“现在知道害怕晚了,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船?”
张扬道:“这件事的重点在于赵金科,他们工作组过来的目的是什么?恐怕不仅仅是调查赵金科有没有问题,他们想借着赵金科的事情把咱们滨海的官场掀他个底儿朝天,说穿了他们就是过来添乱的。”
张大官人摸到信号枪,正准备发信号,可手刚一摸到枪柄又改变了主意,这玩意儿不到危急关头好像没必要使用,他先用对讲机联络了程焱东。
董玉武叹了口气道:“今儿上午我被他们叫去谈了一个多小时。”
“不是我,我只是个知情者。”
张扬道:“你跟赵金科有啥联络啊?好好的他们怎么找上了你?”
严正道:“你们还了解什么情况?知道的为什么不全部都说出来?”
“我知道啊!”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瞧你那点出息,我没指望让你们去查,出了事情我担着,只要我找到那辆车,你们只管行动,把兴隆号给我控制住,我他妈就不信了,跨界了怎么着?偷东西的时候怎么不说跨界?办案的时候提跨界,我呸,焱东,你等我信号!”www.hetushu.com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手中铁钩连续击出,他都是用铁钩的弯曲处击中这帮家伙,分寸把握的很好,不然今天还不知要有多少人命丧他的手下。
张扬道:“信得过的,不要太多,十几个吧。”
张扬正准备趁着这个机会脱身去驾驶舱和程焱东他们会合,却发现从船头处也冲来了十多条汉子,对他形成了前后包围之势,张大官人腾空跃起,单手抓住货柜的上缘,随即一个鹞子翻身翻了上去,他的身形刚刚站稳,就感觉到脑后风声飒然,迅速低头,一支红酒从他的头顶飞过,一名站在瞭望台上负责检修的高个男子,看到一击不中,抓起扳手朝张扬扔了过去,那扳手在空中风车一般旋转,张大官人伸出手去,居然稳稳抓住了那只扳手,然后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扬起扳手朝那名瞭望台上的男子扔了过去,比起前者的居高临下,张大官人的投资难度显然更大,不过他的精确度要高出对方无数层次,那维修工眼看着扳手在面前旋转变大,却偏偏躲避不开,梆!地一声正砸在他的脑门上,只觉着漫天金星乱冒,连吭都没来得及吭出来就仰天倒了下去。
两名同伴应了一声,三人分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张扬逼围而去。
周山虎道:“我去接应张书记!”
“有人打电话告诉我,那车现在就在兴隆号上!”张扬指了指不远处的那艘货轮。
张扬笑道:“所以我才把你们叫来。”
张扬桌上的电话又响起来了,他拿起电话,打来电话的是工作组组长严正,严正道:“小张,有时间吗?有件事我想跟你谈一谈。”
“没线索我也不会给你打电话!”
张扬笑道:“这就是你的诚意?”
苏荣添脸色铁青,张扬带领滨海公安局的人过来新港办案,事先他却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这样的行为就是踩过界,这些人太过分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你说,那辆车现在在哪里?”
董玉武走后,张扬不禁陷入沉思之中,董玉武的事情显然是内部所为,肯定是有人借着这次工作组前来滨海的时候兴风作浪,想把滨海的政坛搅乱,越乱越好。
“你虽然是滨海的县委书记,可是你对北港的情况并不了解,北港比你复杂得多,你动用公安的话,只怕你这边一有动作,那辆车就彻底消失了。”
张扬道:“老董啊,你收人东西还理直气壮了。”
张扬道:“那人说,只要通知警方,马上就会走露风声,所以我才让你们穿便衣过来,所有人关上通讯工具。”
程焱东道:“就算真的找到那辆车,咱们这可是跨界办案啊!在同僚面前不好交代吧。”
严正在张扬这里碰了一鼻子的灰,中午吃饭的时候,脸上一丁点的笑意都没有,张扬嘴上说着要陪他吃饭,可接到一个电话马上说有急事出去了,所以中午陪同工作组吃饭的只有许双奇和滨海纪委书记姜凯。
“那是,谁不知道咱们张书记是打遍北海无敌手!”
傅长征道:“好!”
董玉武道:“张书记,您就别笑了,我求求您给我出个主意,总不能为了五百块钱的东西就把我双规了吧。”
挂上电话董玉武哭丧着脸道:“张书记,我真是跳楼的心都有了,又要把我叫过去问话,你说他们还让我工作不?”
张扬道:“别跟我添累赘,我可不想多保护两个,再说了,人越多目标就越大,越容易暴露。”张大官人说完已经大摇大摆的向兴隆号货船走去。
“公安要是有本事,你那车早就找回来了。”
张扬拍了拍双手,望着下面的周山虎他们道:“都愣着干什么?抓人!”
许双奇慌忙分辩道:“严书记,我知道的事情可全都说出来了,我可没有知情不报啊!”
许双奇道:“严书记,您消消气,我想张书记可能是害怕家丑外扬吧。”
张大官人笑道:“惩恶扬善,打击黑恶势力!”
张扬道:“提审你了?”
前后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已经将兴隆号货船全部控制住,这边发生的激烈战斗很快就传到了新港分局,新港分局局长苏荣添带领百余名警察在收到消息后来到了7号码头,等他们到达的时候,现场大局已定。包括船长刘国富在内的五十三名船员全部被抓,兴隆号上已经搜到了三辆豪华汽车,还查获了大批的葡萄酒,这些葡萄酒全都是从hetushu•com国外走私进来的。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咱们只是说笑,其实啊,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动用武力,我喜欢以德服人,讲事实摆道理才是咱们的工作之本,当然对付一些黑恶势力,道理说不通的,我们就只能选择武力解决,同志们,我相信今天会是一个无比辉煌的日子。”张大官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上辉煌这两个字,总之他认为今儿一定会出事,张大官人绝不是一介莽夫,打给他的那个神秘电话,如果是一个圈套,凭他的本事,对方有再多人也困不住他。张扬最初是打算乔装打扮前往探察虚实,可后来想想,如果车真的就在船上,那么他得需要一些帮手。张扬让程焱东这帮人过来,其用意不是让他们出手,而是帮忙压阵。
张扬扛着木箱走了过去,32号货柜并不难找,他找到之后,把木箱放下,发现后面跟过来三个人,其中一人就是刚才给他指路的那个。
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满面笑容道:“焱东,你这人太不含蓄了,哪有当着那么多下属的面就公然拍我马屁的,低调,一定要低调。”
傅长征道:“没有,只是说这两天会到,担心您工作忙,所以事先预约一下时间。”
“袁老……”大胡子话说了一半,才悟到了什么,双目怒睁道:“靠,你他妈阴……”话还没说完呢,就觉着眼前掌影一晃,啪!地一个大耳刮子就落在脸上了。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好啊,约个地方先见见面。”
董玉武点了点头。
中午吃饭的时候严正一言不发,午饭后许双奇安排他去县委招待所休息,回到属于他的房间,严正终于憋不住火了,怒道:“我做纪委工作这么多年,就没有遇到这么难搞的干部!”
有人壮着胆子道:“我们还以为换上衣服去帮张书记打架呢。”满车人都笑了起来。
几名警察全都掏出了真家伙,想不到这些船员这么大胆,有人居然想射杀张书记。
张扬甚至能够想象出此时严正鼻子都气歪了的情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看来这工作组是做好了长期工作的准备了。
张扬道:“肯定是好事啊!”
张扬道:“老板让我把这件货送到32号货柜。”
张大官人从货柜上跳下来,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看不出你们的打包技术不错。”
张大官人在货柜上大打出手的时候,程焱东已经带领部下控制了驾驶舱。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
严正道:“他不是脾气大,是目空一切!过去陈书记说我还不信,今天我算是亲眼见识到了。”他转向许双奇道:“老许啊,你们也应该多提醒提醒他,他这样很危险,自视甚高,觉着什么都是自己正确,这样下去就会和周围同志越走越远,就会盲目自大,就会独断专行!”
张大官人心中一怔,顿时警觉了起来,他踩下刹车,将汽车停靠在路边,低声道:“你有线索?”
张扬道:“所有人都把手机,BP机,一切的通讯工具给我关了!找个袋子装起来,等行动完了再还给你们。”
严正道:“滨海发生的这件事我总感觉有些突然,之前毫无预兆,可突然赵金科就跳了楼!没理由啊!有没有对他立案调查,他听到风声就自杀了?”
张大官人趁着别人不注意,随手抓起一件四四方方的木箱,扛在肩头走上舷梯。
程焱东道:“张书记,咱们这是去哪儿?”
张扬道:“是我!”
张扬笑道:“你不该给我打电话啊,应该先告诉公安局。”
对方叹了口气道:“这事儿我忽然犹豫是不是应该对你说。”
对方有些奇怪地看着张扬:“什么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啊?你问我我问谁啊?”
董玉武道:“我没给他办过事,东西也不是我直接收的,我老婆收下的,等我知道,退都退不回去了。”说完他又补充道:“几斤螃蟹,两只甲鱼,进肚子了。”
距离发船还有一个小时,船员们都在进行着最后的货物清点工作。
程焱东道:“什么事情?”
张扬从怀里掏出一把信号枪:“我发射信号弹,你们就马上行动。”
“车还在北港。”
那人指着张扬道:“你是谁?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傅长征道:“可是对方说是您的朋友……”
董玉武道:“没什么好说的啊,他送了总共不到五百块钱的东西,这事儿我不值得报备啊,我就不明白了,这么点和-图-书陈米烂谷子的事儿也会有人翻腾出来,我得罪谁了我?”
程焱东一共带来了二十人,他亲自带队,所有人都换上了便衣。
张大官人幽默的谈吐将车内气氛搞得欢乐祥和,看起来这帮警察不像是去出任务,更像是出门旅游。
张扬道:“那你帮我约时间。”
程焱东道:“怎么通知啊?”
张大官人收好对讲机,看到十多人正在从船尾的方向朝他跑了过来,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找死!”他抓起自己扛过来木箱随手扔了出去,张大官人的初衷绝不是大杀四方,木箱砸在甲板上,散乱了一地,里面装着的葡萄酒也碎裂开来,甲板上遍布酒瓶的玻璃碎屑和深红色的美酒。
周山虎及时冲了过去,一脚将机械弩踢开,又照着他的肚子上很踢了一脚。
张大官人干脆利索道:“不好意思,我正忙呢,等我忙完给你电话!”这厮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许双奇道:“严书记,你以为我们的意见他会乐意接受吗?”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起来。
许双奇点了点头道:“几十年的朋友了。”
张扬道:“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现在规划方案还没有出台,投资的事情先放一放,真要是等不及先交给常海天去谈。”
张扬道:“你别管什么事情,二十分钟内集结完毕,跟着我走就行,对了,所有人都给我换上便衣,带上家伙!我让周山虎开辆大巴去接你们。”
程焱东点了点头,迅速分配人员之后大声道:“行动!”
张扬倒不是害怕,主要是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对方是谁他都不知道,只凭一个电话实在难以让他信任,他看了看时间,三个小时,现在赶过去应该来得及,不过对方提醒他最好不要动用公安,这事儿就有些麻烦了,根据对方话里的意思,应该是公安内部会有人向这些偷车贼通风报讯。张扬想了想,还是先给程焱东打了个电话,他并没有说明具体情况,只是告诉程焱东:“焱东,给我调一批人,咱们去办点事儿。”
手拿蝴蝶刀的那位在面前玩了两个花式,然后一刀扎向张扬,张扬手中铁钩迎了上去,刺耳的金属鸣响声过后,蝴蝶刀被铁钩勾住,张扬随手一带,蝴蝶刀飞向半空之中,他向后退了一步,一伸手,稳稳将蝴蝶刀握在手中,手中刀影变幻,几名包围他的船员只看到寒光闪烁,然后感觉到裤子一松,他们的裤带竟然被张扬接连划断,一个个慌忙扔掉手里的武器去提裤子,这样的状况下等于放弃了反抗。
所有警察都笑了起来,有人道:“张书记,您这么一说,我们才知道原来是天大的好事啊。”
张扬道:“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什么叫不能动用公安系统?”
董玉武道:“张书记,我发誓,除了那点儿年货我没收过他任何的其他东西,我也没为他办过任何事,现在工作组揪住这件事不放,好像我跟犯了多大错误似的……”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董玉武看了看号码,接通之后,连连点头道:“啊!啊!严书记,我这就过去!”
对方道:“话我已经说过了,应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程焱东一听还让带家伙,心里顿时明白这件事绝不是小事情了。他也没细问,既然张扬不愿说,证明他暂时想保守这个秘密,程焱东平时虽然是个超级理智的人,但是他不会用理性去分析张扬要求他去做得事情,他对张扬非常的信任,甚至可以说有种发自内心的敬佩,张扬的魄力和胆色是他所接触领导中最出众的一个。当然他更清楚张扬最擅长的是不按常理出牌,张大官人的所作所为经常会出其不意,甚至会让人目瞪口呆叹为观止。
张扬道:“我不出去难道还等着苍蝇过来叮我?”
许双奇道:“据我了解,他应该是被人推下去的吧!”
张扬出门之前,又想起了一件事:“长征,这两天没事我就不过来办公室了,小小不然的事情全都给我推了。至于那个工作组,你往许双奇那里推。”
张扬充满疑窦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张扬道:“不会是你偷得车吧?”
张扬道:“乔梦媛的车被人给偷了!”
二十分钟后,一辆凯斯鲍尔大巴车停靠在公安局门口,开车的是周山虎,副驾上坐着县太爷张大官人。张扬冲着窗外招手道:“赶紧上车,时间紧迫!”
“张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