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4章 过界

张大官人充满嘲讽道:“苏局,你这是要抢功吗?”
苏荣添低声道:“袁局,您听我解释……”
“会见面的,不过见面之前,我还得提醒你,你惹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程焱东看到对方上前,他厉声道:“所有人都给我听着,在我身后列队,没有我的命令,任何外人不得越过警戒线!”程焱东这个人的头脑极其清醒,关键时刻他会毫不犹豫地站在张扬的身后,不用张扬多说,他已经明白张扬想怎么做,一个好下属,必须要及时领会领导的意图,这正是张扬对程焱东欣赏的地方,而且程焱东这个人看似一员儒将,但是关键时刻绝不含糊,胆色出众。
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程焱东干咳了一声,他们的行动虽然是为了打击犯罪,可是在道理上说不过去,跨界过来抓人,而且根本没有和苏荣添打招呼,等于直接打了苏荣添的耳光,苏荣添发泄一下不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张扬哈哈大笑:“逼你又能怎样?”
苏荣添明明刚才和他目光接触了好几次,可张扬就是没有主动搭理他的意思,苏荣添心头这个火啊,他提醒自己一定要压住火,今儿这事情不是生气发火能够解决的。他想了想终于还是向那辆车走了过去,来到张扬面前:“张书记!”
张扬把握住对方话中的几个关键,第一这件事和北港公安局长的弟弟袁效农有关,第二,他提醒自己不要讲这件事交到苏荣添的手里,难道意味着苏荣添和这件事有些关联?张扬向身后看了一眼,方才低声道:“你是不是在提醒我苏荣添和这件事有关系?”
袁孝工道:“张扬同志,职权上的事情不需要我提醒你吧?”袁孝工发现这小子真的很难对付,自己怎么说都是北港市公安局长,可是张扬竟然没给他一丝一毫的面子。
袁孝工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害怕别人的风言风语就不会当这个公安局长!”
张扬道:“马马虎虎吧。”
袁孝工道:“你什么意思?”
从场面上看苏荣添一方一百多人,而且全副武装,场面上绝对占优,反观张扬一方,算上张扬在内一共二十三人,这二十三人没有一个人身穿警服。
张大官人已经能够断定,这位爆料者一定对北港的内幕极为熟悉,不然他不会指引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乔梦媛丢失的越野车。
张扬道:“袁局,咱们借步说话!”
对方道:“张书记,我没看错,除了你,放眼整个北港找不出第二个拥有这种魄力的官员了。”
苏荣添呵呵笑道:“事发突然?连打个电话的功夫都没有了?程局究竟是对我信不过呢还是担心有人跟你抢功啊?”苏荣添这句话已经说得相当刻薄。
程焱东认为他是在思考,虽然张扬是滨海的县委书记,但是在北港的政治影响力和市局局长还存在不小的差距,更何况今天是他们先踩过界,找到了被偷的车辆不假,但是在同行面前底气还是有些不足,程焱东小声建议道:“船只登记的却不是袁效农,我看这件事有些麻烦,不如……”他停顿了一下,因为张扬到现在还没说出自己的态度,所以程焱东有些犹豫是不是该说出自己的想法。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焱东啊,你告诉苏局今天在船上搜到了什么?”
苏荣添的唇角动了动,却终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用敢怒而不敢言形容他此时心里的感受最贴切不过,他不敢言不仅仅是慑于张扬的威势,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张扬这帮人抢在他前头把乔梦媛的车给找到了,这就让整个局面变得对他有些不利。
张大官人乜起双眼,不屑地环视苏荣添那边全副武装的百余名警察,淡然道:“想要把人带走,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你们从我的身上跨过去!”
张扬摇了摇头,转身走向苏荣添。
远端散开了一颗缺口,一辆蓝白相间的警用丰田越野车在外圈停下,北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长袁孝工在两名部下的陪伴下快步走向圈内,人还没有走到中心,他愤怒的声音就已经响起:“搞什么?自己人打自己人?传出去岂不是让别人笑掉大牙?”
苏荣添赶到的时候,正看到兴隆号上的32号货柜被从船上运下,苏荣添没有找到张扬,他看到了正站在码头上指挥的程焱东,苏荣添在心底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
苏荣添的脸气得http://m•hetushu.com已经从青到紫了:“不懂得尊重规则的人,就是不尊重自己!”
两人来到岸边,袁孝工的语气居然缓和了一些:“张书记,你让我很难做啊!大家虽然都是自己同志,但是有些规则是必须要奉行的,滨海公安跑到北港新港区来办案,事先却不通知新港区分局的同志进行配合,这样肯定会产生矛盾,张书记,你把这件事交给我,我来亲自处理,你觉着怎么样?”袁孝工明显在让步。
张扬道:“我刚才说到规避制度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根据我们目前的了解,很多船员指认这船货物是属于袁学农的,这个人你应该不陌生吧?”
此时32号货柜已经被从兴隆号货船上放下,货柜的大门打开,周山虎将那辆奔驰越野车从中开了出来,张大官人也踩着逍遥自得的脚步走下了货船,他看到了码头上的苏荣添,张大官人笑得春光灿烂,为啥要笑,因为他抓住了证据,老子找到了失车,你苏荣添身为新港区分局公安局长,我不是没给你时间,你找不到是自己没本事。张大官人也留意到苏荣添的脸色很难看,可这厮从来都不是一个注重别人感受的主儿,当然女性除外。
苏荣添有些错愕的看着程焱东,这件事兜了一圈居然兜到了乔梦媛的身上,他皱了皱眉头道:“我也在查那辆车,程局既然有了消息,为什么不通知我?”
张扬道:“不管他是谁,我得把他揪出来。”
张扬道:“他偷了我的车?”
苏荣添瞪大了眼睛,此时他心中的愤怒多于错愕,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张扬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苏荣添道:“张书记,这件事的处理权不在滨海吧?张书记应该比我更明白职责分明的道理,我身为新港区分局领导人,我必须要对这一地区的秩序负责,审讯的事情就不麻烦贵方了!”苏荣添的这番话已经说得相当不客气了。
程焱东道:“苏局,我们已经掌握了相当的证据,我可以证明我们现在的行为并没有越权,我希望你不要给我们打击犯罪的行动制造人为的障碍。”程焱东既然豁出去了,他也是个绝不退让的主儿。
张大官人率先走向远处,袁孝工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如果把场面闹得太僵,他这个公安局长的面子也不好看,袁孝工保持克制的原因和苏荣添如出一辙,他们都清楚张扬的背景,这样一位难缠人物,就算无法成为朋友,谁也不想多一个这样的敌人。
苏荣添道:“张书记,这件事发生在我的辖区,我想最好还是由我来处理。”他这句话既提醒了张扬事发地在什么地方,又带着商量的口气,这也是苏荣添不得已退而求其次的手段,和张扬这种人来硬的恐怕不行,只能先稳住他,只要他把这一摊子交到自己的手上,事情就好弥补。
苏荣添怒视程焱东,他找到了火力宣泄点:“程焱东,你什么意思?”从他的表现来看,他对张扬还是有些顾忌的,否则不会将主要的矛盾指向程焱东。
对方哈哈笑了起来:“张书记,一开始的时候,你对我缺乏信任,现在应该相信了我一些,可是我对你的信任还有待加强,告诉你一件事啊,袁孝农的哥哥是袁效工,三弟是袁孝兵,四弟是袁孝商、五弟是袁孝学,其他几个你或许不熟悉,可是北港市公安局长袁效工你应该熟悉。”
张扬何止是不肯让这一尺,他甚至连一寸都不愿意让,张扬向程焱东道:“把所有嫌疑犯都带回滨海,包括兴隆号在内的船上所有货品就地查封,并派专人看管,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靠近。”
苏荣添有些急了:“我怎么不够意思?”心说我他妈都让步让到这种地步了,你还跟我不依不饶,不够意思的是你张扬才对,我敬你一丈,你居然连一尺都不肯让给我,这也太欺负人了。
“他只是负责销赃,偷车这种小事他不屑于去干,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次收到了一个大麻烦。”
他走到一旁,电话中传来一阵笑声:“张书记,我够不够诚意?这份礼物你满不满意?”
苏荣添被他气得眼冒金星,心中把张扬他们家大爷操了个遍,这他妈什么事儿?欺负到别人头上了,还说老子没有大局观,我操你大爷的大局观?苏荣添道:“张书记,你说得对,hetushu•com既然找到了那辆被窃汽车,就把事情交给我处理吧。”
程焱东对苏荣添冷冰冰的态度早有准备,他笑容不变道:“我们刚刚收到线报,说这艘兴隆号有问题……”
张大官人一听好嘛,工农商学兵全都齐了,袁效工他当然知道,北港市公安局长,北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对方一说,他就感觉到这件事牵连肯定大了。
在袁孝工宣布这一决定之后,感到最委屈的是新港区分局局长苏荣添,他跟随袁孝工来到一边,满脸愤然道:“袁局,这件案子为什么要交给程焱东?”
张扬道:“那可不行,我们的人追查了半天才找到了一些线索,现在交给你们岂不是之前的功夫全都白费了?”
苏荣添近乎吼叫道:“程焱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已经逾越了你的职权!”
张大官人听出苏荣添的语气已经带有服软的成分,他也不是把人赶尽杀绝的主儿,其实他今天过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找乔梦媛丢失的这辆越野车,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平心而论,苏荣添并没有得罪他的地方,自己带领一帮滨海警察把人家的地界给踩了,人家也没有说半句恶言,单单从这一点来说苏荣添还是很有眼色的,别管人家是不是压着火,可至少表面上的功夫还是做到了,张大官人心中暗忖,没必要跟苏荣添撕破脸皮,既然目的达到,干脆就接着这个机会下台阶,他正准备说话呢,手机响了起来。
袁孝工何其老道,他想了想方才道:“人你不能带走,案子可以交给你们审问,但是必须要在新港区内进行,新港区公安分局联合审理!”这已经是袁孝工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
“你没证据啊!”
张扬道:“苏局,这件案子很复杂,我们滨海公安局已经盯了很长时间,所有犯罪嫌疑人,我们必须要带走,等审讯有了结果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苏荣添脸部的肌肉宛如大理石雕塑一般僵硬,他的目光直视张扬道:“张书记,今天这件事必须要由我们来解决!”
应该说袁孝工和张扬都做出了一些让步,张扬终于同意不把这帮船员带回滨海,而袁孝工则同意将这件案子交给程焱东负责,事实上袁孝工的让步更大一些。
程焱东快步走了过来,在张扬走进苏荣添之前来到他身边低声道:“张书记!”
张扬笑道:“袁局,职权上的事情我清楚,可咱们还有个规避制度你应该听说过吧?”
张扬冷冷道:“让开!”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力量,苏荣添的内心为之一颤,人在很多时候都会相当的无奈,此时的苏荣添就是这样,他虽然感受到张扬强大的压力,但是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他必须要顶住,苏荣添挺直了腰杆,他的目光和张扬无畏的对视着:“张书记,你不要逼我!”
程焱东面孔有些发热,可是他今天的确理亏在先,苏荣添说他几句,权当是给这位新港局长一个发泄的机会。程焱东决定忍一时之气,大家都是本系统的人,还是以和为贵。
张扬向远处走了几步,笑道:“你在利用我!”
对方笑了一声道:“没证据的事情我不会乱说,张书记,咱们权且说到这儿吧。”
“相互利用吧,你还没有帮我做任何事,而我已经帮你做了一件事,我想我们已经对彼此有些了解了,现在我再送你几句忠告。”
张扬道:“又没什么确实的证据,还不到大义灭亲的时候,袁局要是相信我,就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苏荣添已经从刚才程焱东和张扬的对话中把握到了一些微妙的细节,他看出这件事让程焱东也非常的棘手,事到如今,最好的解决办法应该是大家各让一步,他可以不去追究对方跨界行动的责任,前提是张扬他们必须将现场交给他们处理,大家只当什么事情没发生过,张扬的心愿已经完成,他开走乔梦媛丢失的那辆越野车,而这些人全都交给他,等于将这次行动的主动权交到他的手中,同时也将这次的功劳交给了他。苏荣添认为张扬不可能拒绝自己的提议,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好。
苏荣添道:“不错,这里发生的一切是我职权范围内的事情。”
张扬道:“有没有兴趣见个面?”
张大官人又向前走了一步,苏荣添继续后退,但是他挥了挥手,一百名新港警察将张扬带来和-图-书的二十多人全都包围在中心。
程焱东道:“目前发现了三辆被盗车,初步估计价值五百万以上的走私红酒。”
袁孝工的及时出现让苏荣添打心底松了一口气,今天的这场僵局必须要由一个权力更大的人出来破局,袁孝工无疑是最为合适的一个,他是北港最高治安长官,自己和程焱东都属于他的直接领导,即便是张扬,本身的级别也比不上袁孝工,他应该会给袁孝工一个面子。
袁孝工冷冷望着张扬,不知这厮究竟想说什么。
苏荣添为之气结,我他妈这是抢功?老子这是为了争一口气,你先踩过界,还搞得一副占尽道理的样子,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蛮横人物?苏荣添道:“张书记,公安系统的事情还轮不到您插手!”
张扬道:“我很有兴趣和你见见面。”
程焱东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今儿张书记是铁了心要把这群人给弄走,他心中暗暗叫苦,张扬这是要彻底把事情给闹大了,程焱东并不认同张扬的做法,认为他现在采取这么强硬的做法只会让矛盾激化,应该看到苏荣添从来到现场之后,还是竭力保持克制的,但是每个人都有底线,如果一旦触及了他的底线,势必会激起他的反抗,俗话说的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这位新港分局的局长绝不是一只兔子。程焱东虽然不赞同张扬的处理方法,但是他在任何时候都会尊重张扬的决定,会坚决地站在张扬身边,他知道,无论张扬采取怎样强硬甚至蛮横的手段,最后的那个胜者一定会是他。
张扬在打电话的时候苏荣添也在通话,他望着张扬,目光中充满了期待,他在等待张扬做出正确的决断。
苏荣添道:“那我更需要亲自调查了。”
张扬笑道:“袁局,这样的小事咱们商量一下就能做主,不必向省厅进行请示吧?”这厮看到袁孝工坚持不让步,只能把省厅抬了出来,这叫曲线救国,你袁孝工级别比我高不假,但是我一样能够找到一个级别高于你的来压你,跟老子玩背景,我不压死你跟你姓。
远处终于传来急促的警笛声,苏荣添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
张大官人心中暗赞,好!他向前跨出一步,挡在苏荣添的面前:“苏局,你搞这么大场面,今天是打算抓犯罪分子呢?还是打算把我们这些人给一网打尽?”
张大官人并没有第一时间走向苏荣添,只当没看到他,来到那辆奔驰越野车前,看了看那辆车。
袁孝工脸色一凛:“张扬同志,你在说我二弟和这件事情有关?”他的双目中迸射出愤怒的火星。
张扬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袁局难道不清楚舆论的力量是巨大的?很多时候舆论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黑的能够变成白的,白的也会变成黑的。”
袁孝工和张扬虽有过数面之缘,但是他们两人之间少有交流,袁孝工一出现就摆出了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架势,先冲着苏荣添道:“苏荣添,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要打群架吗?”
苏荣添气得五官都扭曲了:“你……”
张扬道:“我要是说凑巧路过,你相信吗?”
张扬笑了笑道:“袁局,其实我把这群人带走正是为了你好!”
张扬道:“袁局真是深明大义,也就是说,这件案子你准备交给程焱东负责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苏局,线索是我们找到的,犯罪分子是我们抓住的,赃物也是我们截获的,你这会儿要接手是不是有些不够意思啊!”
袁孝工怒道:“一派胡言!”这句话不仅是冲着那帮水手,也冲着张扬。
苏荣添道:“张书记,任何事总得有个规则吧!”他开始动怒了。
苏荣添心中的这个应该是因为他还充满了不确定性,本来他以为张扬会给自己一些面子,可是通过刚才的交锋才知道,这厮压根就是一六亲不认的主儿,这种人很难轻易让步。
张扬笑道:“什么你们我们啊!你刚才那句话说得不错,大家都是为北港服务,打击犯罪也不仅是你们分局的责任,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责任,苏局啊,要有大局观嘛!”
袁孝工皱了皱眉头,有些厌恶地抖了一下肩头,虽然两人都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却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张扬的动作传递给所有人一个信号,这厮要越级挑战,而袁孝工的动作证明他对张扬那是相当的不爽。
张扬没有说话www•hetushu.com,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平静。
程焱东道:“给新港分局留些余地。”
张扬居然伸手拍了拍袁孝工的肩头,如果是袁孝工这么对他,在众人眼中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可现在他一个处级干部对袁孝工这位副厅做这样的动作,就显得有些不敬了。
程焱东自然听到了身后的警笛声,看到新港公安分局局长苏荣添率领百余名警察来到现场,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程焱东心底还是有些尴尬的,毕竟这里是北港,是苏荣添分管的辖区,而他是滨海公安局长,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该把手伸到别人的地盘上,程焱东微笑着朝苏荣添点了点头道:“苏局,你来了!”
袁孝工不满地看了张扬一眼:“张扬同志,你什么时候调来北港了?”
张扬点了点头,程焱东压低声音道:“刚刚有船员说,这艘船的老板是袁效农,市局袁局长的二弟。”程焱东显然认为这是一个难题,对他们来说或许现在才意味着麻烦的真正开始。
“是!”
程焱东低声道:“事发突然,我还没来及通知苏局。”
苏荣添道:“新港区的事情我比多数人更有发言权!”他的愤怒已经写在了脸上。
“这条兴隆号是袁孝农的,但是他不会承认,因为船主登记的不是他,货物也是他的,但是你抓不住他的把柄。”
张扬道:“不如什么?”
袁孝工看着张扬的目光阴冷可怕,他恨不能一口将这厮给吃了,张扬是那句话戳人心窝子,偏挑那句话说,不过这样一来反倒让袁孝工感到棘手了,如果坚持不让他把人带走,张扬势必会说自己徇私,如果让他带走,自己的颜面肯定受损。
对方道:“张书记,我再给你一个忠告,抓住的这帮人,一定不能交给苏荣添,就算一竿子打不到阎王,打掉一些他身边的小鬼也是好事,你说对不对?”
袁孝工道:“希望他不会让我们失望!”他说完这句话,看都不看张扬,转身就向苏荣添和程焱东走去。
张扬笑了起来,他仍然没有表明态度而是转身走向苏荣添。
“你有啊!”
袁孝工道:“张扬同志,这是我们系统内部的事情,赶紧忙你的去吧,这事儿我们自行处理。”他毫不客气的下起了逐客令。
程焱东在顶头上司的面前必须要有所收敛,他看出来了,袁孝工此来绝不是为自己解围的,他表面上看似各打五十大板,实际上肯定是偏袒苏荣添。
张扬笑道:“苏局,你别急嘛,这事儿我们得审清楚了再说。”
苏荣添心说你张扬太张狂了,你朋友在我辖区内丢了东西,我给足了你面子,你在海风路大打出手,我没有追究你的任何责任,把那些闹事的老板、厨子、服务员全都给扣了,我动用所有警力帮你找失物,一整夜都没睡个好觉,钱包、证件给你找回来了,你谢字没多说一个,现在居然给我玩了这么一手,有了失车的消息不通知我,居然带着一帮滨海警察踩过界办案来了,你把我苏荣添的面子置于何地?你把我们整个新港分局的警察的颜面置于何地?以后还让我们这些人如何在北港抬头?苏荣添道:“张书记,大家都是为北港服务,有什么事情是不是应该相互照应?今天这件事我有些不明白?既然你有了线索为什么不通知我们?”苏荣添此时已经有些压不住火气了,再好的脾气也不能随便让人欺负。
张大官人却没有动怒,依然是没心没肺的笑:“袁局,我也觉着这事儿不靠谱,可咱们毕竟有规避制度在那儿摆着,要是真把人都交给你,即便是你公平无私的处理这件事,也难保不会有人胡说八道,我把这帮人带走,仔仔细细的盘问清楚,可以避免不良的影响,袁局,我可是为你着想,再说了,你袁局清清白白坦坦荡荡,有什么好怕?”
张大官人仍然是一脸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有发言权并不代表能够做出正确地判断,苏局,我没有质疑你工作能力的意思,我只是说,在打击犯罪方面,咱们要多一些大局观,不要被狭隘的地域观念所左右,工作上各扫门前雪是不对的,苏局,如果你在滨海遇到了犯罪行为,我就不信你因为犯罪没有发生在你的辖区会视而不见。”
程焱东不方便说话,张大官人却不能不说,程焱东是他带过来的,袁孝工呵斥程焱东就等于呵斥自己,张扬道:“袁局,我让他们www•hetushu•com来的,你有话冲我说!”
其实苏荣添的这帮手下都压着一团火,每个工作,每个行当之中都有一些避讳,滨海公安今天的做法明显是不讲究规则,踩到了别人的地盘上,这等于是赤裸裸的打脸,打得不仅仅是苏荣添一个人,而是新港分局所有公安干警的脸。可以说苏荣添带来的这一百多号人都想挣回这个面子,听到局长发话,马上就有人向前走了过去,苏荣添并不是当真要和滨海警方来一场硬碰硬,但是他发现一味的让步并不能从张扬那里获得对方的退让,这厮反而是越发的嚣张,所以有必要展示一下自身的实力,必须要让对方感觉到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
张大官人向前跨出一步,逼迫得苏荣添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苏荣添纯粹是下意识的后退,感觉张扬的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场几乎要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
张大官人笑道:“有那必要吗?”一句话差点没把苏荣添给噎死。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苏局的规则是什么?我洗耳恭听!”
袁孝工道:“张书记,刑侦办案恐怕不是你份内的事情吧?”
程焱东道:“我们已经在兴隆号上找到了乔梦媛被偷的越野车。”
张扬道:“苏局,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也不是我职责不分,我可明确地告诉你,这件案子的复杂程度超出了你的想象。”
苏荣添看到程焱东微笑的样子越发感觉到气不打一处来,对方都踩到自己头顶上来了,苏荣添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冷冷道:“不好意思,来晚了!”
袁孝工道:“如果这件事真的和我二弟有任何关系,我第一个把他送进监狱。”
“算了,目前的情况下你对我并不信任,我对张书记也没有建立起足够的信心,咱们还是保持一些距离的好。”对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望着远处起起落落的鸥鸟,微笑道:“洗耳恭听!”
张大官人装出才看到苏荣添的样子:“哟嗬,这不是苏局长吗?你来了啊,我正打算给你打电话呢。”
苏荣添心中这个气啊,都踩在我头上了,还他妈装模作样,也太欺负人了!苏荣添道:“张书记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啊?”苏荣添这句话问得其实并没有什么毛病,他才是新港分局的局长,就算是需要警方采取行动,也得他发号施令,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位滨海的县太爷了?你在滨海是一把手,可你的权力仅限于滨海,凭什么把手伸到我的辖区?苏荣添自问说话还算客气,如果对方不是张扬,他早就翻脸了。
袁孝工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不听,我也没兴趣听你废话。”他又怒视程焱东道:“程焱东,你看清楚这里是在哪里?是不是你的辖区?你以为自己是国际公安吗?”
苏荣添怒道:“张书记,这里是北港!”
张大官人笑道:“我知道啊?这里不但是北港,还是新港区,苏局,你是不是想向我强调,你是新港区分局的局长?”
苏荣添气得脸色铁青,这厮根本是混淆概念,苏荣添再也不顾及什么情面:“这里是我的辖区,打击犯罪是我的责任,我也相信自己可以做好这件事,自己门口的雪我能扫干净,就不劳张书记费心了!来人,把那些犯罪嫌疑人给我带回分局,配合滨海的同志们做好交接工作。”苏荣添的态度终于变得强横了起来。
张大官人一脸轻松笑道:“不是我说得,是船员中的有些人说得。”
苏荣添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抿成了一条细线,他的内心在激烈交战着,眼前的冲突无可避免,但是他所能做的只是阻拦,虽然他们全副武装,可是他们绝不可能掏出武器将枪口对准张扬这群人,苏荣添的内心纠结到了极点,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程焱东道:“没什么,这件案子我管定了!”
苏荣添道:“程局长的消息真的很灵通,发生在我辖区的事情我都没有听说!”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规则?规则能比法还大?我尊重的只有国家宪法,我倒要看看,谁为了规则敢把国家宪法放在一边,今儿这件事我管定了,出了任何责任,我来负责,焱东,把人给我带走!”
其实程焱东的那条警戒线只是向苏荣添叫板,你苏荣添想从我手上抢人,没门!今天张书记的意思就是我们滨海警方的意思,既然撕破脸皮在所难免,翻脸就翻脸,谁怕谁?
张扬向苏荣添笑了笑,示意自己先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