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7章 矛头所向

张大官人充满信心道:“很快就会改变!”
乔梦媛道:“有没有告诉时维他们?”
张大官人暗骂自己这薄弱的控制力,好歹也是一正处级干部了,怎么还是那么冲动呢?
袁效农怒吼一声,一拳就向张扬的面门打去。
乔梦媛道:“有没有这种可能,你所说的那个严水根也是参与谋害你的犯罪分子之一,是他将快艇驾驶到了预先约定好的海域?然后那艘渔船对你发动进攻。”
萧玫红转过脸向他笑了笑:“北港这座城市一直都不太平!”
乔梦媛有些幽怨的看了他一眼:“以后再敢这样,我这辈子都不理你。”话说出口却觉得极其苍白,连她自己都不相信,以她对张扬的了解,这厮保不齐那天还敢闹这么一出,可是自己这辈子都不理他,恐怕很难做到。
程焱东提前来到码头等候,看到张扬走下游艇,他笑着迎了过去,伸手想要搀扶张扬,却被张扬拒绝:“我自己能走。”张大官人骨子里是极其要强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低声道:“查查袁孝农,如果说兴隆号是他的,现在最恨我的人一定是他!”
张扬道:“不用你等我,对了,把严金旺的照片给我!”
张大官人相信自己没看错,乔梦媛的表情虽然复杂,可是从中并没有找到任何气恼的成分,也就是说,乔梦媛没有因自己刚才的作为而生气,张大官人心中一宽。
张扬笑道:“我又不是去打架,我就是去看看这袁效农是何方神圣,光天化日之下,他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向我这个县委书记出手吧。”
张扬道:“我是他朋友,找他谈点生意。”
张扬冷笑望着袁效农。
除了萧玫红和乔梦媛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他昨晚遭受袭击的事情,郭志强和郭志江兄弟都是行伍出身,虽然看出张扬今天的表现有异,也没有想到他所受的是枪伤。
张扬拿出那张照片,递到袁效农的面前:“这人你应该认识吧?”
袁效农的两名手下这才反应了过来,两人几乎同时向张扬扑了上去,张扬以左脚为轴身体一个灵巧的转动,手中合金拐杖,先抽打在右侧那人的小腿之上,痛得那厮捂着腿躺倒在地上,紧接着拐杖指向另外一人的咽喉,那人顿时凝滞在那里,望着距离自己咽喉仅仅剩下不到半寸的拐杖,他的喉结紧张地动了动。
房门轻轻敲响,萧玫红陪同程焱东走了进来。
张扬道:“我马上过去,看看是不是同一个人。”
张扬笑道:“没见过,袁效农,说谎话是小孩子的把戏,严金旺在你手下干了这么久,你居然说没见过!”
乔梦媛道:“想不到北港的治安这么差!”
清晨,乔梦媛一早就敲响了张扬的房门,好半天不见有人开门,乔梦媛走向七彩湾,果然在海滩边找到了张扬,张扬以一个金鸡独立的驾驶站在海滩上,双手合什,正在养气调息。
乔梦媛道:“没事啊!”
张大官人虽然右腿受伤,可是他的动作丝毫没有减慢,左手探身出去,一把就抓住了袁效农的手腕,一个逆时针的扭动,只听到喀嚓一声,袁效农的手腕就已经脱臼,随即放脱他的手腕,反手给了袁效农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得袁效农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
乔梦媛含羞嗔道:“我原本也没想留下!”这厮难道以为自己会帮他换衣服?乔梦媛本想离去,可是看到张扬身上湿漉漉的全都是海水,咬了咬嘴唇道:“要不我扶你去浴室用热水擦一下身?”
本来袁效农的身高和张扬差不多,可是张大官人拄着拐杖,身体有些佝偻,所以看起来比平时矮了不少,而且精神也显得不太好。
“可袁总真不在!”
张扬非但没放,反而用大手搂住她的玉臀,让她的娇躯更加紧密地和自己贴合在一起,乔梦媛感觉到了他热力惊人的坚硬,宛如受惊的羔羊般想要推开他,她的力量在张扬的面前却根本不值一提,张扬低下头去,极其霸道地吻住了她的唇,乔梦媛的娇躯宛如被电击般颤抖了一下,随即凝固在那里,她的脑海在这一瞬间完全空白,当她的意识慢慢恢复,感觉到张扬的舌尖正试图突破她的唇,乔梦媛下意识的扭转了一下头,然后屈起膝盖狠狠在张扬的身上顶了一下。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程焱东道:“张书记,可你的腿伤……”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勇气可嘉,你放心,我不打女和-图-书人!”
乔梦媛道:“张扬刚刚摔了一跤,崴到脚了!”她倒是会为张扬解释。
张大官人气极反笑,他摇了摇头道:“操!跟老子对上了!”
程焱东叹了口气道:“张书记,你小心一些,有什么情况赶紧给我打电话。”
张大官人厚颜无耻道:“我没帮你擦过身,以后我一定加倍补偿你。”不知是不是因为失血的缘故,这厮今晚的意志力格外薄弱。
张扬笑道:“我找他真有要紧事!”
程焱东道:“兴隆号的事情就是他透露给你的,难道这件事也是因为兴隆号而起,有些人因为这件事蓄意报复你。”
前台小姐抱着一个花瓶尖叫着冲向张扬,张大官人霍然回过头去,前台小姐花瓶高举过头顶,望着张扬却无论如何都不敢砸下去。
乔梦媛俏脸发烧的逃到了别墅外面,舒了一口气,却看到萧玫红拎着一个塑料袋走了过来,乔梦媛迎了过去。
明德商贸的前台居然是一位相当性感的女郎,看到张大官人英俊的外表,不禁眼前一亮,可看到他手拄拐杖一瘸一拐的样子眼里的光芒顿时又黯淡了下去,心中暗自惋惜,这么英俊的男子怎么偏偏是个跛子,真是造化弄人。
张扬扬了扬那张照片道:“这就是证据!”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程焱东的警车走去:“送我去明德商贸。”
乔梦媛道:“我去看看麦琪儿回来了没有!”
听到张扬对老总直呼其名,那女郎显得有些错愕:“你是谁啊?”
程焱东道:“张书记,根据你所说的那个嫌疑人的样子,我针对袁孝农的明德商贸进行了调查,发现他公司中有一名员工面貌特征和你描述得非常相似,不过这个人不叫严水根,他叫严金旺。”
萧玫红望着她忽然道:“你没事吧?”
乔梦媛想起昨晚他对自己霸道的强吻,俏脸不觉又是一红,黑长的睫毛低垂下去:“你更早!”
张扬道:“你说会不会是袁效农报复我?”
萧玫红让乔梦媛留在白岛休息,她亲自送张扬前往东江,萧玫红出动了萧国成的那艘豪华游艇将张扬送了过去,还送给张扬一根合金手杖,以替换他临时用来助力的木棍。
那前台女郎慌忙拦住他的去路:“都跟你说不在了,你还往里面走?”
因为张扬的手机被水泡了,所以现在程焱东都是直接联系萧玫红,张扬点了点头,接过萧玫红的电话给程焱东打了回去。
程焱东道:“严金旺过去是明德商贸的员工,一周以前不知是什么原因被公司开除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么巧?”
袁效农摇了摇头道:“这里不欢迎你,你可以走了!”
袁效农瞪圆了双眼:“姓张的,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啊!在滨海你算个人物,可是这儿不归你管,我他妈没犯法!你跑到我公司胡说八道,污蔑我,信不信我告你!”
张大官人拄着拐杖笑眯眯道:“我今儿临时残疾了一次,谁敢碰我,谁负责我的医疗费。”
袁效农的两名手下显然有些顾忌,他们同时向袁效农望去。
张大官人换上衣服从浴室中走出来,看到乔梦媛已经梳理好了被他弄乱的秀发,衣服也整理好了,目光并没有看他,小声道:“外面有人到了!”
张扬冲着袁效农身后的两名手下道:“我劝你们两人一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跟着这位袁老板钱不一定能混到,命可别弄丢了,遇到了麻烦,这位袁老板可是先把兄弟往前推。”
乔梦媛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挖苦我!”
乔梦媛看到他半天没有应声,抬起头看了看他,正遇到他灼热的目光,乔梦媛的俏脸又红了起来,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着几乎光着身子的张扬。她有些难为情的闭了下眼睛:“老实点!”
张扬道:“焱东,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就算这件事不是他干得,这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今儿就是要会会他,不管是谁在背后策划这一系列的事情,我都不会让他好过。”
张大官人马上就明白乔梦媛这句话在针对昨晚自己强吻她的事情,这厮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啥,有科学研究证明,人在身体受到伤害的时候,意志力总会变得薄弱。”这厮总会为自己找借口。
程焱东从张扬的表情已经知道他已经怒火中烧,张书记发威这后果实在是难以预料啊。
乔梦媛没有打扰他,走到一旁的礁石和-图-书边,靠在上面,远远望着张扬的举动。
等到她们走后,程焱东低声道:“张书记你能详细描述一下那个船老大的外貌特征吗?”
乔梦媛点了点头,低声道:“有没有什么消息?”
袁效农哈哈笑道:“你既然都知道,还问我干什么?你以为自己是谁?警察啊?你有问话的自由,我也有回答的自由,嘴巴长在我身上,我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程焱东道:“严金旺一周前被开除了。”
张扬拄着手杖站在甲板上,望着深蓝色的大海,想起昨晚那场惊心动魄的伏击,仍然心有余悸,他武功虽强,可是在那样的状态下,也是生死悬于一线,看来他在北港的行动已经得罪了一些人,有些人对他想要除之而后快。
袁效农咬牙切齿道:“你给我出去!”
远处几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却是时维和郭志江,另外一对张扬也认识居然是郭志强和徐美妮。
张扬一动不动保持着那样的动作,远方青灰色的天空露出了鱼肚白,然后一点点浸染上了橙红色,然后东方的天际越来越红,那红色将天空海面融为了一体,模糊了天地间的界限,终于一道金光冲破了混沌,海面上跳跃的金光再度将天地分裂开来,乔梦媛眯起美眸静静欣赏着日出的美景。
张大官人长舒了一口气,将他那条伤腿放在石滩之上,看到了乔梦媛,他笑了笑,躬身想去拾起地上的木棍。
程焱东其实也是这么认为,他低声道:“我看他们一直都在盯着你,整件事都是针对你的一个阴谋。”
张大官人一听就愣了:“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到那艘快艇的编号,是他亲口告诉我他的名字的。”
袁效农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将雪茄狠狠扔在了地上,用脚踏在雪茄之上,凑近张扬,一双眼睛充满杀机地瞪着张扬。
张扬道:“是,他比我逃得还快,射击刚一开始他就跳进了水里。”
程焱东道:“张书记,这件事我们要不要通知北港警方?”
张大官人并没有跟他握手,于是袁效农的手僵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方才尴尬地放了下去,在西服上搓了搓,呵呵笑了一声道:“张书记好大的架子!”
说话的时候,袁效农带着两名手下从外面走了进来,袁效农一早从齐云寺上香回来,还在寺庙里吃了顿素斋,几兄弟都认为他最近晦气缠身,把头柱香让给了他,袁效农并没有留意到张扬,他一边抽着雪茄一边道:“靠!只要让我遇到那个姓张的,我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张大官人来到她面前笑道:“袁效农在吗?”
乔梦媛看着她远去,这才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面颊,烫得吓人,心中更是羞涩难当,这下糗大了,自己的狼狈样子肯定被萧玫红全都看在眼里了。
张扬接过手机道:“效率蛮高的!”
萧玫红道:“给他找了几件衣服,让他换上吧。”
郭志江心里是想时维和他一起去江城的,可是时维却坚持留下陪乔梦媛,这让郭志江好不失望,他和时维之间到现在也没有确定关系,追求时维这么久,时维对他始终若即若离,看来想要赢取佳人的芳心还需努力。
海边的人大都肤色很黑,国字脸也很常见,真正有参考价值的是这颗黑痣,程焱东点了点头道:“目前只能从船老大的身份入手了,张书记,根据你所说的情况,这个船老大十有八九是参与谋害你的犯罪分子,他用了假名,故意用快艇将你带到约定地点。”
乔梦媛快步走了过去,抢在他前头将木棍拾起,交到他的手中,张扬道:“你好早啊!”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
萧玫红的目光显得有些奇怪,她轻声道:“我去看看警方来人了没有!”
萧玫红来到张扬身边,双手扶住栏杆望着远处的大海,轻声道:“伤口怎样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伸出一条手臂,乔梦媛来到他的身边,让他将手臂搭在自己的肩头,搀着张扬一瘸一拐的走向一楼浴室。
程焱东点了点头道:“现在看很有可能,我已经调查过档案,也通过关系调查了今晚海警的报案情况,并没有任何关于这起枪击案的报警消息。刚才我也让人去码头上去问,没有人听说过严水根这个人。”
两人贴得如此之近,甚至可以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乔梦媛螓首低垂,不敢去看张扬的眼睛。
程焱东道:“张书记,你别http://m.hetushu.com生气,我马上派人去查!”
张扬笑了笑道:“没办法,我干的活就是看领导的脸色吃饭,不把领导伺候舒服了,谁给我发工资啊!”
郭志强笑道:“你丫腿好的时候我都不怕,何况现在?”在徐美妮身边他总是底气十足。
郭志强大笑着朝跑了过来,来到面前冲着张扬的肩膀就是一拳,然后给了张扬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不小心又碰到了张大官人的伤口,张大官人苦着脸道:“你丫滚一边去,没轻没重的。”
张扬道:“你是袁效农?”
程焱东道:“可是我们并没有证据,单凭一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
张扬却指着另外一边,昨晚他开顾佳彤的那辆奔驰越野车过来的,让张大官人郁闷的是,当程焱东陪他来到停车的地方,却发现那辆奔驰越野车居然不翼而飞了。
张扬道:“是不是他无所谓,现在我要会会他,老子倒要看看,他袁效农是个什么人物,到底有多大的胆子。”
程焱东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张书记一旦决定的事情,就算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作为下属,程焱东只能听从他的命令。不过在程焱东看来,现在去找袁效农兴师问罪显然时机并不成熟,程焱东提醒张扬道:“张书记,小不忍则乱大谋,咱们还是先收集证据,从长计议的好。”
乔梦媛看到他的样子,心中实在不忍,又走过来搀扶住他的手臂,帮他在沙发上坐下,张扬趁机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你太美,我意志力薄弱,没禁住考验。”
张扬低声道:“谢谢你!”
萧玫红摇了摇头道:“我没提这件事,只说张扬陪某位市领导过来,正在谈公事呢,今晚不能陪他们了。”萧玫红处理事情非常的老练成熟。
张扬和众人一起吃完早餐,又向他们提出去滨海游玩的邀请。
张扬笑了笑,他看出乔梦媛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而生自己气,这厮从来都是一个得寸进尺的角色,心中邪恶的念头不由得又开始萌芽。
张扬已经换好了衣服,至少从外表上看不出他受了重伤,程焱东关切道:“张书记,有没有受伤?”
不说还好,这一说,张大官人的某处却偏偏不老实起来,乔梦媛自然留意到了这一切,霞飞双颊,红晕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她有些惊慌的放下药瓶,站起身来。
郭志强一脸愕然道:“我招你惹你了?冷脸贴到热屁股!”
袁效农气得浑身发抖,他指着张扬的鼻子道:“姓张的,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
张大官人拿着照片,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入了明德商贸的大门。
乔梦媛拿着衣服返回房内,看到张扬坐在沙发上,弄了一条毛巾被围在胯间,她不禁有些想笑,最终还是忍住了,从袋子里拿出衣服放在张扬身旁,轻声道:“看看合不合适。”
张扬道:“不敢,我巴结你都来不及,哪敢挖苦你。”
袁效农又将雪茄塞到嘴里,右手向张扬伸了出去:“幸会,幸会!”
张扬拄着木棍,一瘸一拐的向上走去。
程焱东知道他正在气头上,低声劝道:“可这件事未必是袁效农做得,也许有人故意设计,将矛头指向袁效农,张书记,你不觉着这件事很奇怪,如果说昨天兴隆号是袁效农所有,那么他经历了货船被封的事件之后,肯定不敢顶风作案,更何况是谋杀国家干部意图报复的事情。”
乔梦媛道:“我去过不少的港口城市也没见过这样混乱的,我看要从城市的管理者身上找原因。”乔梦媛来到北港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让她对北港这座城市产生了很不好的印象。
张扬笑道:“你不敢,因为你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孬种!”
张扬道:“兴隆号是你的吧?”
萧玫红道:“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张扬摇了摇头:“好多了,不过想恢复可能得几天功夫。”
张扬道:“港口城市比较复杂。”
一直没有说话的萧玫红道:“张书记,我看这件事你还是要小心为妙,你在明处,那些人在暗处,他们为了报复你不惜采用这样的手段,以后你出门一定要小心了。”
程焱东打心底佩服张扬这种永远不会被打垮的韧劲和血性,他陪着张扬走向停车场,拉开手包,取出为张扬补办的手机。
张扬道:“焱东,你觉不觉得,昨晚设计伏击我的和偷车的是一批人?”
程焱东将那张照片交给了他。
程焱东道www.hetushu.com:“这件事很蹊跷,为什么渔船会这么准确锁定快艇的位置,还有,你并没有看到那个严水根中枪。”
张扬笑了笑道:“为虎作伥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他缓缓收起拐杖,可那小子挥拳向他打来,张扬手中的拐杖闪电般刺了出去,正中那厮的胸口,拐杖上传来的力量将意欲偷袭的那小子震得腾空飞起,撞击在前台之上,台面上的钢化玻璃摔落在地面上,碎裂了一地。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些,当初在南锡的时候,你也帮过我。”
他的两名手下走近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自行包扎好伤口,然后一瘸一拐的移动到沙发上躺下。
程焱东道:“不好说!现在并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他和这件事有关。”
张大官人仔细想了想道:“那人肤色很黑,国字脸,对了鼻梁上又一颗黑痣,像只苍蝇似的。”
张扬道:“袁效农,你没那个胆子,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告我?你告得倒我吗?”
张扬向里面看了看,跛着脚往里面走去。
说到这里程焱东想起了一件事,他将严金旺的照片递给张扬,张扬接过照片看了看,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他!”
汽车已经来到明德商贸的办公楼下,张扬向程焱东道:“你不用上去,你毕竟是公安,身份特殊,我一个人上去就行。”
乔梦媛向萧玫红使了个眼色,两人起身离去。
张扬知道郭志江来北港找时维,却不知道郭志强也来了。
张扬笑道:“李旺九跟了你这么多年,也算得上是你的好兄弟吧?在你的身上有句话体现的淋漓尽致,兄弟是用来卖的!”
程焱东道:“在大海中找一具尸体很难,那艘快艇已经沉没,找到的希望也很小。张书记,有没有想过到底是谁想杀你?”
乔梦媛点了点头。
袁效农此时方才注意到他的存在,他摘下墨镜,很快就认出了张扬,嘴唇上的八字胡动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抽吸了一口雪茄,右手将雪茄拿在手中,朝着张扬喷出一口浓重的烟雾:“如果我没看错,你是滨海张书记吧!”袁效农站在那里,腰杆挺得笔直,胸膛挺得很高,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扬。
袁效农冷冷望着张扬。
历尽千辛万苦,动用滨海二十多名警察,不惜得罪北港警方才找回的那辆奔驰越野居然又不见了,这让张大官人情何以堪,越野车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如果说开始的丢失纯属偶然,那么现在再次丢失从根本上就是一次蓄谋,是对张大官人赤裸裸的挑战。
张扬笑道:“还好,腿上擦破了点皮。”他招呼程焱东坐下。
袁效农眯起双眼,盯着照片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从没见过!”
郭志强道:“这次算了,在白岛玩一天,下午就回江城,我很久没见父母了,而且你腿脚也不方便。”他这次是和徐美妮一起回来上坟的,郭志江也跟他同去江城。
程焱东道:“挨了一枪还能保持你这样心态的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他指了指不远处自己的汽车。
袁效农怒吼道:“送客!”
张大官人佯怒道:“信不信我揍你?”
张扬道:“不用了,我吃过早饭就离开白岛,咱们在北港会合!”
袁效农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程焱东笑道:“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还怎么当人警察。”
程焱东正在东江,自从昨晚张扬遇袭之后,他就利用方方面面的关系开始调查这件事,因为他们跨界对兴隆号产生行动,已经激起了北港公安系统的不满,所以程焱东这次只能低调进行,更何况张扬也反复叮嘱他,在事情没有眉目之前尽可能将自己遇袭的事情保守秘密。
张扬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道:“暂时保密,你继续调查快艇和渔船的事情,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想要对我下手!”
“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乔梦媛说完,顿时感觉到自己失言了,俏脸扭向一边,害怕张扬看到自己脸上的羞涩。
张扬道:“你回避一下吧,我自己能行。”
张扬道:“好多了,皮肉之伤,很快就能康复。”
程焱东道:“我刚才去调查过,你所说的那艘快艇在码头上根本没有登记,也没有人听说过那个叫严水根的船老大。”
张扬道:“等你找到证据,恐怕别人都开着飞机大炮朝我头上撂炸弹了。”
时维道:“张书记眼里就只有领导。www.hetushu.com
张大官人发出痛苦的闷哼,手臂一松,乔梦媛乘机从他的怀抱中逃了出去,这一下正顶在张大官人的枪伤之上。张大官人好半天才从疼痛中恢复过来,被荷尔蒙蒙蔽的意识也在疼痛中清醒,自己刚才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长久以来,他一直在乔梦媛面前伪装的像一个守礼君子,可今儿居然把狼性暴露,张大官人有些尴尬的揉着头发,想要出去向乔梦媛说声抱歉,没等他走出浴室的房门,几件衣服就劈头盖脸的扔了过来,张扬伸手接住,看到乔梦媛俏脸绯红,一脸羞涩的站在那里:“还不赶紧穿上,他们就要来了!”
袁效农望着他,一双眼睛几乎就要喷出火来。
郭志强道:“官儿迷,你这货还是狗改不了那啥……”
乔梦媛小声嗔道:“强词夺理!”
张大官人笑道:“我算看透了有些人,只不过是外强中干的缩头乌龟,送你一句话,人活在世上,必须要有担当,做好事也罢,做坏事也罢,必须要照顾身边的弟兄,赚钱的时候,大钱自己留下,赏兄弟几个小恩小惠,可出事的时候,自己缩在后面,让兄弟冲在前面挡风遮雨,这不叫聪明,这叫不仁不义!”
张扬道:“梦媛,你说话越来越像个女干部了,到底是大户人家的闺女,言谈举止就带着那么一股子官气。”
张扬道:“谅你也没有胆子承认,以为自己很聪明?出了事情,找个人顶包就会没事?”
郭志强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道:“活该报应!”
张扬道:“我来是想告诉你,只要你犯了法,逃不出我的手心。”
张大官人自知理亏,不敢主动搭话,嗯了一声,单脚跳着向沙发靠近。
张扬冷笑道:“一帮宵小之辈,我才不会怕他们。”
乔梦媛跟在他的身边,小声道:“伤口还痛不痛?”
张扬道:“来了,陪领导呢,后来看到太晚了,就没打扰大家。”
张扬道:“你很想赶我走,可是连赶我走都想假手于人,你怕什么?怕承担责任!任何有风险的事情都让别人去做,自己缩在后面,你以为你对手下人不仁不义,他们会为你真心卖命吗?那个李旺九他甘心为你坐牢吗?你不担心,他一旦看透了你的本来面目,会将你的秘密全都供出来吗?”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他和徐美妮打了声招呼,然后拄着木棍来到郭志江面前,向他伸出手去,郭志江和张扬握了握手:“昨晚怎么没来啊?”
程焱东道:“我找到了他的照片,回头给你送过去。”
张大官人的身上仅仅穿着一条内裤,双腿间的一团又开始蠢蠢欲动,乔梦媛羞不自胜,她颤声道:“我去给你拿衣服……”本想离去,却被张扬一把勾住纤腰,将她的娇躯揽入怀中,两人四目相对,张大官人的目光火一般灼热,似乎就要燃烧起来,乔梦媛的目光饱含羞涩和惶恐,因为紧张她剧烈地喘息着,胸膛和张扬几近赤裸的身躯紧紧相贴,乔梦媛低声道:“放开我……”
乔梦媛羞得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这厮真是皮厚,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她越是害羞,在张大官人的眼中越是可爱。来到浴室,乔梦媛用热毛巾帮助张扬擦干了身体,又为他洗了洗头,乔梦媛温软的纤手轻揉着张扬的短发,美眸之中尽是温柔。张大官人此时已经完全忘却了伤口的疼痛,只觉着这一枪换来了乔梦媛对自己的悉心照顾,实在是太值了。
张大官人不明白萧玫红为何会对自己拥有这样的信心,不过他也相信自己能够做到,枪击事件之后,他树立起前所未有的信心,无论北港背后存在怎样的势力怎样的黑幕,他都要将之彻底粉碎。
“对不起,我们袁总不在!要不您留下联系方式,先回去吧,等袁总来了我让他给你打电话。”
萧玫红低声道:“刚才滨海程局打电话过来,说他已经赶往这里,我想不久以后他就会到达了。”
张扬道:“之前那个神秘人打来电话,提醒我要小心,看来他已经提前知道有人想要谋害我。”
张扬道:“事发突然,我反应的速度不慢,就算严水根比我快了一点,相信他也逃脱不出火力网的射杀,我看这个人十有八九已经死了。”
此时看到萧玫红也快步往这边走了过来,来到张扬面前道:“张书记,程局让你给他回个电话。”
张大官人千言万语汇成了一个字:“操!”
张扬怒道:“果然是冲着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