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1章 变相施压

张扬道:“你能不能让高厅在公开场合表扬一下焱东同志?”
项诚道:“你们都看清楚,这份清单是复印件,是省纪委给我的,我们派出纪委工作组的目的是查别人,可现在倒好,自己屁股都没擦干净,我说你们纪委那帮人就没吃过饭啊?”
张扬也没想到这小子行动居然这么迅速,这会儿功夫已经把电话打到了高仲和那里,张扬拿起电话,慢慢来到窗前坐下,笑道:“高叔叔!”
“滨海政法委书记周翔在赵金科的任用上存在很大的失误,他要对此负有最直接的责任,我决定做出暂停周翔同志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定,并对他之前的工作进行调查,在调查结果明朗之前,暂时不做其他任用,周翔同志现在的工作,由程焱东同志暂时兼任。”
张扬笑道:“去,梦媛可是咱们的贵客,让她尝尝滨海地道的海鲜。”
市长宫还山心中充满了迷惘,其实每个常委都是这样,但是直接找到项诚办公室的只有他。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内,宫还山忍不住道:“项书记,处理周翔根本就没有道理啊,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他和赵金科的贪污案有任何关系?”
张大官人也知道撤县改市的事情已成定局,但是正式文件没有下达之前,他也没流露出半分的得意,围绕赵金科事件的一连串政治博弈,最终还是他占了上风,踢走周翔,利用程焱东取代他的位置,这是张大官人早就筹划好的一步棋,只不过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合适的理由下手。
张扬道:“我不管,你要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就证明你丫能力太差了,滨海可不需要你这种吃白饭的家伙。”
陈岗道:“这根本是有些人故意在搞事嘛!”
高仲和道:“张扬,程焱东这次的行为的确破坏了制度,给他个教训是应该的。”
负责开车的常海天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笑骂道:“高廉明,你丫真不是个好东西,摆明了是在挑事儿!”
高仲和的这句话等于给张大官人派送了一颗定心丸,他连连称谢。
项诚闭上双目,他的表情明确的传达给宫还山一个意思,你问的太多了。
宫还山叹了一口气道:“我不明白省里为什么要派他这种人下来,年轻气盛,做事冲动,自从他来到,就带来了这么多的不和谐因素,他想干什么?真以为没人管得了他吗?”
孟启智看到这小子盛意拳拳,转念一想,不就是一顿饭吗?是他提出要招待,又不是自己硬赖着要吃的,谅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做文章,孟启智于是点了点头道:“张扬,简单点,按照标准走。”
许双奇道:“是这样,工作组结束了调查,明天就走了,所以我们安排给他们送送行。”
张大官人道:“廉明啊,你一口一个哥叫得蛮亲的。”
高廉明道:“什么都没说,最后倒是提了一句,说北港公安系统挺乱的!”他向张扬面前凑了凑:“哥啊,这事儿不能忍啊,北港方面这么干,摆明了是要削你面儿,咱不能认怂啊!”
项诚接下来的话却让陈岗失望。
高廉明也明白了,苦着脸道:“哥,你别坑我啊!”
电话那头高仲和已经笑了起来:“有本事追到一个带回来给我看看。”他并不是当真生气,舒了口气道:“张扬啊,你们那边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那个车管所所长坠楼的事情影响很坏,常委会上,宋书记还专门提起过这件事,相关责任人肯定会被追究责任,省纪委方面已经着手处理这件事。”
张扬道:“你别担心,出格的事儿我不会做,那啥,真要是出手教训别人,我自己会出手,哪能劳动高叔叔的大驾,程焱东可是他欣赏的人物,当初还差点被他弄到省厅,现在北港这帮领导给程焱东处分,不但是打我的脸,摆明了还是不给高叔叔面子,是说他眼光有问题。”
现场鸦雀无声,这会儿已经没人同情周翔了,谁都听出来了,这位张书记不是闹着玩的,他要在滨海大干一场。
对张大官人来说,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日子,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他意识到北港的水很深,比他预想中还要深得多,他终于明白www•hetushu•com刘艳红为什么要采取放长线钓大鱼的原因,这些潜伏在暗处的对手实在太警惕,稍有风吹草动,马上就切断可能追查到的线索,几乎每个人都感觉到张扬低落的情绪。
“他怎么说?”
对于同一个人,北港市领导和省领导第一次出现了意见相左,让这帮北港常委更为尴尬的是,针对程焱东的党内警告处分已经下发,如果早就知道高仲和会有这番言论,他们或许会重新考虑这份处分决定。
项诚道:“用人不察!”
张大官人虽然下车很早,却是最晚来到大门口的一个,没办法,腿伤未愈,想快也快不了,一群人走入招待所的时候遇到刚刚招待完客人的许双奇,宴请的客人就是北港纪委工作组全体成员,严正和张扬迎面走过,居然没有理会他,因为项诚做出了召回工作组的决定,严正认为这件事和张扬有关,对他的敌意已经达到了极限,张大官人笑了笑,这位北港纪委副书记的心胸也太狭窄了一些。
北港市委副书记蒋洪刚心中暗乐,他早就知道张扬没那么好惹,这下报应来了吧,先在程焱东的事情上,让省公安厅厅长说话,高仲和当众表扬他,可你们这帮人却给他整了个警告处分,跟省厅唱对台戏,这不是自找难看吗?至于纪委工作组的那一沓消费单据,谁都能看出是张扬在坑他们,可这帮人的警惕性也太差了,项诚说得没错,你们没吃过饭啊?人家请你们就吃?
张扬道:“咱们不是说过了吗?除了开始接风那一顿,其他的费用一个子儿不能少,多大点干部,迎来送往的?”他不但是说严正那帮人,连带着把许双奇也说了一通。
项诚道:“这件事绝不是小事,我看我们中的一些人吃公家饭吃油嘴了,吃得心安理得,吃得理直气壮,我今天再次提醒在场的所有人,以及我们北港的所有干部,公款吃喝风是时候该刹一刹了!”说到这里他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为自己激动地情绪做了一个缓冲,其实他不是针对陈岗,现在接连发生的事情全都是因为张扬的反击,张扬针对的绝不止是纪委工作组,他挑战的是北港市领导层的权威。
所有常委都没说话,这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上级领导到下级单位去,那是给他们面子,哪次不是好吃好喝的接待着,谁听说过付账这回事儿?这是一个大家默认的规则,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可哪儿都是这么干,全国上下都是这么干,怎么到滨海这地方居然出了岔子?原因就在张扬身上,这厮摆明了要搞事。
天空中飘起了清凉的雨丝,高廉明道:“下雨了!”
这场常委会开得项诚颜面无光,宣布完对周翔的处理意见,他马上就匆匆散会。
张扬一听这厮这么说,顿时联想到了他老子高仲和,看来这件事十有八九已经传到了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的耳朵里,张扬道:“屁大点事儿也能影响到我心情,你也把我看得忒低了。”
张大官人听到孟启智这句话,差点没笑出声来,难怪孟启智会推三阻四,搞了半天是害怕自己阴他,张扬可没这种打算,之前对纪委工作组穷追猛打,那只是故意恶心他们,单凭着那些单据是没那么容易搞倒工作组的。
项诚道:“别怪人家搞事,是你们自己有问题,缺少自律性,缺少警惕性,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出了事情首先就想着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干什么?我看这件事上就是纪委工作组自己的原因。”
项诚有些疲惫的舒了口气道:“我的精力大不如前了,有时候真想现在就退下来,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问了!”
项诚无疑没有顶住这种压力,最后将周翔推出来承担赵金科事件的责任,明显是无奈之举,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被他刚刚处分过的程焱东,摇身一变成为了滨海的政法委书记,并成功顶替周翔成为县委常委,张扬的这一手绝地反击着实高妙。因为这件事,孟启智也对张扬刮目相看。
高仲和道:“你要面子,我不要面子?你居然敢恐吓我儿子。”
常海心道:“去县委招待所吧,李师傅的和*图*书海鲜烧得也不错。”她又向张扬看了一眼道:“张书记,你不是腿上有伤吗?这两天应该不适合吃海鲜吧。”她为情郎考虑得非常周到。
宫还山道:“如果说到用人不察,那么张扬身为县委书记也有责任!”
张扬摇了摇头道:“他们算什么?一帮跳梁小丑罢了。”
高廉明望着他的背影,愤愤然道:“海天哥,你评评理,他什么意思啊?”
高廉明道:“我听说程焱东被处分了。”
张扬道:“你爸知道吗?”
孟启智呵呵笑了起来:“张扬,怎么会突然问起这句话?”从这句话就充分看出孟启智的政治水准,他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又借着这句话想探听张扬对陈岗的真实看法,身为北港组织部长,孟启智已经敏锐地觉察到北港的政治气候好像有些异常。
高廉明如实将张扬的意思反馈到了父亲那里,高仲和听完,二话不说,就让他把电话交给张扬。
现场掌声响起,但是并不热烈,所有人都因为周翔的事情没了心境。
项诚低声道:“我刚刚接到一个确实的消息,滨海撤县改市的正式文件马上就会下达,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高廉明小心翼翼道:“你该不是想让我们家老爷子出手帮你出气吧?”
张扬道:“我怎么不舒坦了?我心情不知多好!”
张扬道:“人家不给咱们面子了,咱们还顾忌什么情面,总不能打了咱们的左脸,咱再把右脸凑上去?”
许双奇道:“张书记,我连请顿饭的权力都没有了?”他撂下一句狠话,大踏步的走了。
高廉明道:“怎么着?看不起我这个小警察,不把我当兄弟?”
张扬笑道:“高叔叔,你也信啊,他是我兄弟,我跟他开玩笑的。”
张扬道:“你在心底真把我当哥吗?”
项诚真正感觉到张扬后盾的可怕,几乎就在他们做出对程焱东党内警告处分的同时,平海公安厅厅长高仲和在一次公安系统的公开讲话中,当众表扬了程焱东去滨海之后做出的突出成绩,同时又批评了北港市犯罪率居高不下的现状。
项诚道:“谁规定人家一定得请你们?工作组下去衣食住行人家就得全包,就得白吃白喝了?”
说完这番话,孟启智停顿了一下,目光环视这帮滨海常委,最终停留在张扬的脸上,这次滨海常委的变动,不仅仅是滨海内部的问题,也是张扬和滨海市领导之间的一次博弈,最终的胜利者毫无疑问就是张扬,市委刚刚做出了给予程焱东党内警告处分的决定,那边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就公开表扬程焱东的工作成绩,他的态度无疑给了滨海市领导层以很大的压力。
按照孟启智的意思,张扬午饭果然搞得很简单,没有其他陪客,只有他和孟启智两人,四菜一汤,连酒都没准备,这顿饭对见惯场面的的孟启智来说简直可以用寒碜可以形容,不过他非但没有觉着张扬对他这位组织部长不敬,反而打心底感到欣慰,看来人家是诚心请他吃饭,反倒是自己多想了。
陈岗道:“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过去工作组下去,都是当地政府负责接待啊,标准都是他们定的!他们招待什么,工作组就吃什么!”
“你什么意思啊?”
听到追究责任这四个字,陈岗的目光一亮,看来项诚最终还是决定给张扬一个教训了。
常海天笑道:“怎么?还是为了工作组的事情心烦?”
常委会结束之后,张扬陪同孟启智一起离开了会议室,他笑道:“孟部长,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中午在县委招待所随便吃点。”
高廉明道:“知道!”
高廉明道:“我只能试试,我家老爷子那个脾气,他不一定答应。”
项诚道:“今天我接到了省纪委的电话,赵金科一案已经引起了省纪委的高度重视,而且省委常委会上,宋书记也特地提到了这件事,虽然在事情发生之后,我们采取了积极主动地态度,但是因为案情极其复杂,所以进展一直都是缓慢的,这件事我们会继续查下去,同时也不能影响到我们的主要工作,对于这件事的相关责任人必须追究责任!”
高廉明道:“张hetushu.com书记,你就明说吧,你想让我干啥?”这厮不敢再叫哥了,哥也不是白叫得,保不齐就把自己给折进去了。
许双奇脸上挂不住了:“张书记,这顿我们县政府自己解决。”
政治斗争容易让一个人迅速成熟起来,正是通过和项诚之间这场兵不血刃的战争,张大官人方才明白,真想要对付一个人的时候,根本不需要理由。
孟启智道:“我希望县委常委会班子加强理论学习,以思想政治建设为重点,努力做到在思想上有新解放、在工作上有新举措、在发展上有新成效,不断提高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加强团结协作,充分发挥领导班子的整体合力,努力营造团结和谐、心情舒畅、共谋发展的良好环境;转变工作作风,以求真务实的作风,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强化廉洁自律,做到自重、自省、自警、自励,树立清正廉洁的良好形象。”
对滨海所有常委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兔死狐悲,谁都明白,这次赵金科坠楼事件最后的赢家是张扬,程焱东成为县委常委是他蓄谋已久的一步棋,接下来这厮肯定会继续加强他在滨海的领导地位。
项诚的心中充满了悲哀和无奈,他也不想这样做,可是这决定根本不是他做出的,省纪委方面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可以预见,如果继续在赵金科的事情上纠缠下去,用不了多久省纪委就会派出工作组,到时候调查的不仅仅是滨海,甚至连整个北港都会搅个鸡犬不宁,这其中张扬一定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北港市委常委会上阴云密布,北港市纪委书记陈岗先针对纪委工作组前往滨海的调查情况做了一个大致的汇报,他最后总结道:“我认为现在还不到撤回工作组的时候,赵金科坠楼事件还没有完全查清,现在只能认定是他杀,他本身也存在着严重的贪污问题,但是他的背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违纪行为?滨海的领导层内是不是还有人牵连进去?到底是谁杀了他?这一系列关键的问题都没有查明,工作组在滨海的调查过程中受到了不少的阻碍和不公平对待,滨海的相关人员对工作组的调查并不配合,我认为这是工作组进展受阻的根本原因。”陈岗对张扬积怨甚深,加上他身为纪委书记,为工作组鸣不平也在意料之中。
陈岗道:“项书记,我觉着这件事不是什么主要问题,不应该上纲上线。”项诚道:“什么叫上纲上线?纪委工作组,他们是干什么去的?他们自己不清楚?”
汽车在县委招待所停下,张大官人拄着拐杖,慢慢挪下汽车。
北港市长宫还山道:“项书记,我就纳闷了,这单据记录的这么详细,究竟是谁送给你的?”他问话的时候已经清楚,这件事肯定是张扬干出来的。
项诚道:“我就不明白了,工作组下去为什么每顿饭的规格都要这么高?啊?我们派出工作组是为了调查,不是为了吃好喝好,你们都看看,上面连菜单都写得清清楚楚,五个人,每顿饭都得接近二十个菜,房间也都是高标准,搞什么啊!”
常海心道:“那怎么行,我那边都收拾好了,梦媛姐跟我回去住,我们刚好可以秉烛夜话,彻夜长谈。”
张大官人笑了笑,让周山虎先送常海心和乔梦媛过去,他和高廉明上了常海天的汽车,高廉明一上车就抱怨道:“我说张哥,知道你这两天心里不舒坦,可咱也不能有火就朝兄弟身上发是不是?”
张大官人正忙着喝酒呢,高廉明来到房间内,把手机交给他:“找你的,我爸!”
张扬道:“兄弟啊,我就是自己受委屈也不能让你受委屈是不是?可这滨海的事儿,打我的脸,也就是打你的脸,我脸上无光,你心里也不好受是不是?”
陈岗老脸通红,这下丢人丢大发了,张扬啊张扬,你小子够阴的,居然利用这种事坑害我们纪委工作组。
张扬率先鼓掌,他赞道:“孟部长说得好,清清白白为官,堂堂正正做人!”
高廉明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张扬的意思,他笑道:“哥嗳,你够损的啊!北港方面给程焱东党内警告处分,你这边就要和-图-书我爸当众表扬他,这不是给北港那帮领导们难看吗?”
张扬道:“又白吃啊?”
项诚望着宫还山,忽然感到宫还山的身上还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处理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周翔真正的错并不是他当初推荐了赵金科,而是因为他阻碍了张扬的政治布局。
所有常委无不惊诧万分地看着项诚,谁都没有想到项诚宣布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决定,如果抛出周翔出来承担责任是无奈之举,可让程焱东接替周翔的工作就有些自己打自己脸的意思了,要知道党内警告处分程焱东的决定是他拍板定案的。
高廉明嗤之以鼻道:“你骗谁啊?你和程焱东去北港闹了一出,结果把北港的那帮领导给惹火了吧!”
高廉明道:“废话,我把你当我亲哥!不然我连东江的爹妈都不要了,跟你跑到这穷乡僻壤里共同奋斗?”
张扬又道:“我记得自己前来滨海之前,纪委刘副书记曾经提醒过我,当官表面上看八面威风,可事实上却风险很大,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万劫不复!可是这种风险只是针对那些拥有歪心邪念的为官者,只要我们行得正坐得直,我敢保证我们所有人的未来必然是一片坦途。”
严正不理张扬,可许双奇不能当作没有看见,他笑着来到张扬面前:“张书记也来吃饭啊!”
宫还山睁大了双目,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件事已成必然,但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张扬一脸笑容。
常海心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还去海岛渔村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项诚,撤回工作组是他的决定。
他停顿了一下,环视众人道:“可能会有人觉着对周翔同志的处罚过重,我想说一句,我们身为领导做每件事都要深思熟虑,都要有承担责任的准备,都要有承担责任的勇气,出了事情,必然要责任到人,我举个例子,滨海搞保税区,我请来了常海天,我让他负责这件事,如果他出了问题,谁来承担这个责任?我!一个干部,如果连担当的勇气都没有,那么我劝他也不要继续干下去了,至少在未来的滨海,在我任职期间,不会给他机会。我不想重复大家的分工,事实上分工已经很明确,在我来之前分工就很明确,周翔分管的部门出了问题,他理当承担这个责任!我也希望大家从这件事中能够得到教训,以后哪方面出了事情,我就追究分管负责人的责任。”
高仲和道:“好小子,我要是不表扬程焱东,你就要把我儿子给踢走?”
孟启智在心头暗赞了他两句,继续道:“在此,我也希望各位常委带头加强学习,主动适应学习型社会的需要,把学习作为一种思想境界、一种精神追求,在真学上用功,在真用上结合,促进各项工作顺利开展。要带头真抓实干,做到认认真真对待每一件事情,兢兢业业做好每一项工作,扎扎实实完成每一项任务,特别要在项目建设上比落实、比服务、比效率,为各级干部作好表率。要带头维护团结,时刻以镇安发展的大局为重,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共同把我县各项建设事业不断推向前进。要带头廉洁自律,重点把住小节、慎用权力、不计得失,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为官,堂堂正正做人!”
高廉明笑道:“公安局内部谁不知道啊!”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丫听谁说的?”
常海天哈哈大笑了起来,张扬这是设了个圈套让高廉明往里钻呢,高廉明一时不察果然钻了进去。
张扬此时的表情平静无波,虽然是伪装,至少在表面上这厮做到了胜不骄败不馁。
张大官人笑道:“高叔叔,你借我一胆子我也不敢啊,廉明在我这里过得不知有多滋润呢,工作干得不错,工作之余也没闲着,整天围着漂亮小姑娘转。”
高廉明道:“我说你们俩对律师偏见这么大,所以哥们有先见之明,我不干律师了,我现在是警察,人民警察。”
张大官人似乎有些感动,搂着高廉明的肩膀道:“兄弟,真是我的好兄弟,现在你哥受了委屈,你这当兄弟的是不是该帮我出出气?”
外面的雨比起刚才大了和_图_书许多,乔梦媛和常海心顶着雨跑到招待所门口。
常海天道:“保税区的初步规划已经完成了,明天我给你送过去。”
张扬道:“高叔叔,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焱东可是你钦点的爱将啊!”
项诚掏出一打单据扔在了桌上:“这是我刚刚接到的清单,工作组去滨海的这些天衣食住行全都记录在上面,除了滨海方面招待的那场接风宴,他们一共消费了五万八千块!”
乔梦媛亲切的挽住她的手臂道:“就这么定了!”
虽然菜不多,可是味道还是不错的,孟启智一边吃一边赞赏。
宫还山道:“项书记,是不是张扬通过上层给您施加了压力?”
常海天回头笑道:“老弟,不用我提醒你吧,这厮可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
张大官人嘿嘿笑道:“兄弟啊,你自己好好掂量!”
高仲和道:“好好干吧,只要是认真做事,把事情做好,我永远都是你们坚强的后盾。”
最后轮到程焱东讲话,程焱东也没有发表什么慷慨激昂的陈词,说得再多不如实干,程焱东也清楚,自己这个滨海常委是张扬想尽一切办法给他争取下来的,根本不能服众,在场的常委之中多数都对自己抱有敌意,说多了只会让别人觉着自己矫情。
受北港市市委委托,北港组织部部长孟启智专程前来参加滨海这次的县委常委扩大会议,孟启智这次前来是宣布对政法委书记周翔的免职决定,同时宣布程焱东接任政法委书记并增补为滨海常委的决定。
多数常委心中对工作组还是深表同情的,其实上级吃下级早已成为天经地义的事情了,谁见到过下级秋后算账,拿着一沓消费单据过来算账的?
高仲和笑道:“你别把我往这件事里扯,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就是表扬吗?最近滨海的治安的确有所好转,但是北港方面似乎比过去更差了,该表扬的我表扬,该批评的必须批评!”
张大官人望着许双奇:“县政府花得不是公款?我说老许啊,你这观念有错误!”
孟启智的表情居然流露出一丝犹豫,也难怪他犹豫,毕竟张扬赶走工作组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这厮居然能把工作组在滨海期间吃住的单据送到省纪委,自己要是吃了他的招待饭,保不齐这厮又故伎重演。孟启智道:“饭就不必吃了,我回去还有事,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宣布市里的决定。”
张扬道:“这都中午了,孟部长,您再忙也得吃了午饭再走,我可是诚心诚意地请您,务必要给我这个面子。”
张扬点了点头,望着灯火初上的滨海,他不觉想起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那时候这座县城多半的道路处于黑暗之中,通过这段时间的建设,城区路灯的改造已经基本完成,道路两旁商铺的亮化工程也在进行中,一切都在悄悄改变着,张扬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再多一份耐心。
高廉明支愣着耳朵听着呢,听到这里他急了:“你胡说八道,我……我是那种人吗?”
张扬点了点头,向身后看了一眼道:“怎么个情况?”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就这么办,回头安排梦媛在招待所住下。”
张扬道:“孟部长,我想打听一事儿,纪委陈书记这个人是不是对我特有成见?”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这厮火了,不知上下深浅的东西,这儿是滨海,老子马上就要你明白,我给你多大权,你才能有多大权。
许双奇听到他这么说不觉有些尴尬,向周围看了看,方才低声道:“张书记,毕竟是上级领导,这次的事情你看……”
高廉明道:“张书记,你就是我亲哥,你别跟我兜圈子了,咱们之间能坦诚一点好吗?”
张大官人心中暗喜,高仲和的这句话是不是意味着刘艳红开始帮忙,要把政法委书记周翔承担这次的责任。这正是张大官人心中所想,如果真的能够得偿所愿,倒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好事。
乔梦媛道:“下雨了,还是就近吧,真要是下大了很麻烦的。”
陈岗有些错愕,他让人将清单传到自己的手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马上明白这肯定是张扬在做文章。
张大官人笑道:“你才知道啊,当律师的有几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