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4章 奇货可居

张扬笑道:“不是还有你吗?本来我早就想过来了,可后来想想,你们女人见了面,肯定有很多私房话要说,我要是在场多不方便。”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合着你是拿小爷开涮呢,一分钱不掏,还想让我搞活动,滨海哪有那么多钱招待这么多人白吃白喝?
乔梦媛道:“我发现张扬自从来到北港之后,好像变得比过去敬业了许多。”
张扬笑道:“请,我一定请,这样吧,咱们回滨海,去海岛渔村吃饭。”
其实自从张扬来到滨海,蒋洪刚就认为这小子绝对奇货可居,政客眼中的奇货,必然可以对自己的仕途有所帮助,蒋洪刚虽然不敢自比于战国时候的吕不韦,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应该不会错。
安语晨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唇边欲言又止。
安语晨笑道:“我这位师父是个穿龙袍不像太子的角色,虽然他竭力的拿捏官味儿。可本质上还是一只淘气的猴子。”
安语晨还没说什么,乔梦媛率先反对道:“小妖,你千万别听他的,只要到了滨海那地方,张书记就一心扑在工作上了,滨海的一亩三分地上,谁不认识我们张书记。”乔梦媛去滨海的时候算是知道了,张扬在滨海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只要是在公众场合,连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乔梦媛之所以反对去滨海,是因为滨海现在方方面面的条件实在太差,加上城区绿化正在进行,整个滨海就像是一个工地,的确没多少游览的价值,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张扬在滨海,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大家想静下来说说话都难。
张扬道:“我对官位并不热衷,只要能够多为老百姓做点事,干什么都无所谓。”这厮现在唱高调的本事越来越大了。
乔梦媛意味深长道:“官场中很多人都是六亲不认,张扬,我可不希望看到你也变成这个样子。”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道:“丫头,你对我的感情总算从可爱发展到可敬了,这才对,我是你师父。”
乔梦媛淡然笑道:“生意已经结束了,感情更是早就结束了。”
张大官人道:“啥?宫市长,您这打算请多少人啊?”
宫还山道:“不是我定下来的,是常委会大家讨论后的决定,滨海撤县改市这么重要的事情,总不能敷衍了事,不在乎花多少钱,主要是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宣传一下,对提升滨海的城市形象也有很大的帮助。你说是不是啊?”
张扬道:“宫市长,这仪式我看还是算了吧,现在滨海的财政并不宽裕,真要是举办仪式,那得花多少钱?我们也不是害怕花钱,只是觉着这种仪式没有什么特别的必要,办与不办对滨海日后的发展都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安语晨向张扬挥了挥手,他没有看到,安语晨双手圈在嘴唇前,大声道:“师父,这边呢!”
安语晨美眸之中流露出些许的失落,张大官人看到她这样,心中也有些内和_图_书疚,两人分别这么久,见面之后,自己却忙于公务,无法陪同她一起返回春阳。可谁能想到,偏偏在这时候,滨海撤县改市的正式文件下达了,他笑道:“我争取明天晚上赶过去,明天一天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
张扬拉了张椅子在蒋洪刚对面坐下,把刚才宫还山跟他说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才怪!”蒋洪刚心中暗暗道,他当然清楚张扬想要利用自己,张扬刚才的那番话已经将他觊觎北港常委位置的野心暴露无遗,蒋洪刚心中明白,自己在这方面起不到关键的作用,现在的北港真正有话语权的是项诚,张扬需要的是他帮忙敲敲边鼓。
乔梦媛道:“没什么,我问张扬明天去不去春阳。”
张大官人举手讨饶道:“不说了,我啥都不说了,那啥……今晚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都听你们的,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乔梦媛坚决地摇了摇头道:“没有!”
张扬道:“还是县处级啊,级别上也没什么变化啊。”
安语晨看了看时钟。张扬去了一个半小时仍然没见回来。黄昏已经到来,透过茶社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夕阳正在缓缓坠入海面,海面上洒满金光,天空也变成了橘色。
蒋洪刚呵呵笑道:“吓我啊,你这么一说,我还真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宫还山道:“张扬,你这次是主人,一定要拿出风度,要让兄弟城市看到滨海的变化,招待方面一定不能小家子气。”
张扬听出了蒋洪刚的弦外之音,他笑道:“蒋书记,您也得考虑清楚,要是向组织推荐我,以后万一我犯了什么错误,责任也会追究到你头上。”
蒋洪刚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道:“在官场中讨生活真是不容易,稍不留神就会负上连带责任。”
乔梦媛陪着安语晨看了一会儿夕阳,走向张扬道:“怎么?想起那晚的事情了?”
宫还山看到张扬没什么反应,禁不住又道:“你听我说话了吗?”
宫还山道:“国家说过的事情能变吗?市里答应过的事情也不会改变,答应给你拨款两亿。就一定会兑现,你们的保税区现在还处于规划阶段,说句不好听的,八字还没一撇呢,现在就要钱也说不过去吧,只要建设开始,你打个申请。我随时就能把这笔款子给你划拨下去。”
乔梦媛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看号码,是张扬的电话。并没有马上接通,而是抬起头向远处望了望,果然看到张扬正从她们刚刚谈心的茶社中走出。
安语晨打断他的话道:“现在你已经是市委书记了,可我还是搞不懂,你和过去有分别吗?你还是你啊!你是县委书记也罢,市委书记也罢,在我们眼里没分别啊,你还是张扬,甚至可以说,我感觉你现在还不如过去在黑山子乡当计生办代主任的时候可爱呢。”
蒋洪刚道:“谁不想要个面子?别的城市遇到这种大事儿也会请http://m.hetushu.com咱们过去,礼尚往来嘛,再说了,谁也不会空手来,人家也是会送点贺礼的。”
张扬道:“大老远来了,总得去我工作的地方看看吧,我告诉你们一好消息,滨海撤县改市的申请已经正式获批了,现在……”
安语晨来到他们身边道:“聊什么呢?这么神秘?”
蒋洪刚听他反复强调这件事,心里已经琢磨出了一个七八分,笑眯眯道:“其实啊,以你现在的政绩,以滨海目前在北港的政治地位,北港常委理应有你的一个席位。”
安语晨道:“我真饿了,咱们今晚去哪儿吃饭?”
安语晨道:“你跟可敬挨不上,你是虚伪!梦媛姐,我说得对不对?”
蒋洪刚听出这厮话里有话,微笑道:“不一样啊,现在你已经是市委书记了。”
蒋洪刚道:“还是顺其自然吧,大家都这么干,你要是标新立异反而不好,再说了这次周省长前来视察,你刚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真正的主角是你,荣誉全都是你的,你要是不在这件事上做点文章,岂不是太可惜了。”
张大官人道:“关键是市里不掏钱,这庆典所花的经费全都得靠我们滨海,我觉得搞这种庆典没多大意义。”
宫还山呵呵笑道:“张扬啊,你整天开口闭口就是钱,俗不俗?”
张大官人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张扬故意叹了口气道:“蒋书记,恐怕别人并不这么想!”
张扬道:“这次滨海撤县改市做活动,市里是不是能意思意思?”
蒋洪刚笑道:“滨海撤县改市成功,你现在已经是滨海市委书记了,我是北港市委副书记,比你还差半级。”
安语晨道:“家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感到厌倦了,离开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可以过得更自由。”安语晨前往瑞士的真正原因是她和张扬之间的秘密,即便是乔梦媛这样的知心好友,她也不会轻易吐露。
乔梦媛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我想麦琪儿的游艇应该已经在码头等着了。”
蒋洪刚见到张扬过来,也是笑容满面,他乐呵呵道:“张书记,恭喜恭喜,请坐,请上楼坐!”
蒋洪刚笑道:“换就换,谁怕谁啊!”在张扬面前,他从不摆架子,原因很简单,他这个市委副书记还真没有多少骄傲的资本,别看张扬是个县处级,在职权范围内掌控的话语权比他强多了。
乔梦媛一听可不乐意了:“怎么说话呢你?”
蒋洪刚道:“这件事的确是常委讨论的决定,滨海撤县改市,保税区落户滨海,都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搞个庆典不算什么啊,很正常啊!”
乔梦媛被她的比喻逗笑了,她整理了一下海风吹乱的披肩,轻声道:“难道你就一直想呆在欧洲?”
张扬道:“咱们这次是小范围的操办,还是大操大办?”
张扬道:“明儿恐怕走不开,刚才县里,不!市里来电话了,明天上午的常委会我得主和_图_书持召开,毕竟是撤县改市头一次常委会,我缺席不好,还有很多其他的事儿,烦,真是烦!”
宫还山笑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任何事都得一步一步的来,你不用着急。”
安语晨笑道:“放不开生意还是放不开感情?”
宫还山微笑道:“保税区落户滨海,现在滨海撤县改市的申请又正式获批,双喜临门的大好事,对我们整个北港来说,都是普天同庆的大好事。”
张扬顺着声音望去。他的脸上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张扬道:“蒋书记,其实我现在真没什么感觉,滨海无非是变换了一个名称,换汤不换药,我的权力和过去没多少分别。”
蒋洪刚笑道:“想当然,我发现你有些被害妄想。”
安语晨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怕他什么?官不大,官场上的虚伪可都被他学会了。”
张扬心说你说得气势,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怎么刁难我呢,再说了,你虽然是市长,可动用这么一大笔资金还得项诚同意,他嘿嘿笑道:“宫市长,自从保税区的事情确定,我这就落着望梅止渴了,反正到目前为止,拨款我是一分钱没见着。”
张大官人为之气结,你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俗,这年头办什么事不要钱?没钱你让我拿脸皮硬上啊?他憋着这话没说。
宫还山道:“这是好事,你怎么还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张扬道:“宫市长。既然领导们都决定了,那就办一下。”
张大官人倒不是在乎乔梦媛损失多少钱,他在乎的是一个面子,乔梦媛来北港是冲着他,可刚一来到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这让张扬情何以堪。
乔梦媛道:“真是羡慕你能够放开这一切。我也尝试过换个环境。可是走到哪里,心中始终还是放不下这里的一切。”
身为北港常委中的一员,蒋洪刚很清楚北港领导层对张扬这个异类的排斥,自己如果提议增补张扬为北港常委,势必面临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政治上没有人会白白付出,蒋洪刚是个很精明的人,他的付出必然需要回报。可这世上也没有十拿九稳的事情,任何事都会有风险,如果考虑不周,甚至会面临血本无归的下场,蒋洪刚微笑望着面前的张扬,心中默默评估着他的价值。
安语晨笑道:“强词夺理,你说晚上请我吃饭,我可饿了啊,师父该不是心疼这顿饭吧?”
蒋洪刚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点燃,他烟瘾并不大,往往都是在他需要好好思考,整理一下头绪的时候,才会想起抽烟。
张大官人哭笑不得道:“虚伪?我要是虚伪,这官场上一个好人都没有了。”
张大官人道:“蒋书记,那咱俩换换,您当我这个正职,我来干您的副书记!”
蒋洪刚是个极其理智的人,他知道眼前的张扬绝非是糊里糊涂的庄襄王,这小子棱角分明锋芒毕露,更像是霸气四射的秦始皇多一点,只是一点而已。蒋洪刚想到这两个历和-图-书史人物,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最后吕不韦是让秦始皇给干掉的,晦气!真是晦气,都不知道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
乔梦媛露出会心的一笑。
“还说!”
张扬道:“听到了,您都已经定下来了,我只能执行任务。”
张扬道:“赵金科的事情不可能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总得有人承担责任,我知道很多人想我出来承担这个责任。”
张大官人苦笑道:“蒋书记,您这叫捧杀,我就快无地自容了,有老鼠洞没有?我主动钻进去!”
乔梦媛道:“早知道那辆车会引起那么多的麻烦,我宁愿它永远消失。”她随即又笑了笑道:“就算真的找不到,保险公司那里还会赔偿百分之八十,损失不会太重。”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干你屁事!可今天明显被宫还山这帮人赶鸭子上架了,这厮在宫还山办公室里出来,气闷的想骂娘。他本想去项诚那里问问,借着滨海撤县改市搞庆典的事儿究竟是谁的主意?可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自己最近风头正劲,别人看着他眼红是难免的,不找点事情折腾折腾他,心里肯定不平衡。项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没有他点头,宫还山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张扬道:“赵金科当初是周翔极力保荐的,作为推荐人,周翔用人不察,识人不善,理当要承担这个责任。”
乔梦媛道:“张扬,你别逼我鄙视你,怎么着,今儿是不准备请客了?”
宫还山看到这厮得意忘形的模样,打心底给了他四个字的评语……小人得志!他也明白,张扬是存心故意的,故意在自己面前显摆,宫还山恨不能将这厮从自己的办公室内一脚给踹出去,狠狠踹出去,可这只能是想想罢了。
张大官人心说好嘛,这根本不需要征求我的同意啊,你们已经把事情给定下来了,省长周兴民要来北港视察,这事儿我怎么没听说?很快他就明白了,滨海虽然撤县改市成功,自己仍然只是一个县处级干部,在官场上距离省长还远着呢,当然私人关系另当别论。
张扬道:“你放心,那辆奔驰车我早晚都会帮你找回来。”
安语晨意味深长道:“有些感情永远都不会结束,梦媛,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牵挂?”
张扬向不远处正沉浸在落日美景的安语晨望了一眼道:“这事儿要保密,我不想大家为我担心。”
蒋洪刚抽了口烟道:“张扬,在程焱东的事情上,你的做法并不明智,搞得几位领导颜面无光啊。”蒋洪刚说的是事实,但是他提起这件事是有目的的。
再次登上萧国成的这艘游艇,张大官人颇多感触,想起那天前往白岛时候被人伏击的场面,仍然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再凭借一身出众的武功,险些不明不白的命丧大海之中,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那个神秘的电话再也没有响起过,张扬也初步排除了袁效农对自己下手的可能,目前最现实http://www.hetushu.com的方法是暂时搁置这件事。
张扬道:“我不在乎什么贺礼,总觉得搞这种表面文章没啥意义。”
乔梦媛落下茶盏,微笑道:“咱们去海滩走走。”
宫还山道:“兄弟城市的都要邀请,具体的人数还在进一步商榷之中,这周末能确定下来嘉宾名单,咱们的庆典仪式定在下周六,还有十多天,现在准备时间方面肯定来得及。”
宫还山道:“既然办了,就要大张旗鼓,力求花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起到良好的宣传作用,借着这个机会。把滨海这座新兴城市推介到全省,不!应该是全国人民的面前。”
张大官人总觉着宫还山这话说得有些大,这厮该不是故意借着这件事捧杀自己吧?这年头人心是越来越复杂了,背地里捅刀子的有,可明着捧杀你的也不少,张大官人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久,警惕性也变得越来越高了。这厮提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宫市长,我们滨海现在缺钱啊。国家拨款没到。省里拨款也没到,市里答应的那两亿……”
宫还山道:“张扬啊,搞活动花不了几个钱吧?如果这种事情都要市里拨款,其他辖县会怎么想?他们会觉着市里偏心,什么好事都落在滨海头上了,张扬啊,你也要多体谅市里的难处,市里都准备拨款两亿给你们了,活动这点小钱还是你们自己解决吧,多想想办法,总之这次一定要搞得轰轰烈烈,要起到轰动性的宣传效果。”
蒋洪刚意味深长道:“别人怎么想并不重要,关键是领导们怎么想,如果周省长这次过来,他认为有必要,我看谁也不会反对。”
张大官人这才意识到打击面太广:“那啥,我不说话了,我笨嘴拙腮的,一开口就得罪人。我算明白了,这世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张扬充满嘲讽道:“宫市长,原来您都准备好了啊。”
来到她们面前,乔梦媛责怪道:“张书记,工作再重要也不能把老朋友都忘了,小妖从欧洲远道而来,你把她扔在这里就不闻不问了?”
张扬道:“我虽然是你师父,可这么多年,我半毛钱的学费也没见过,我说你好歹也是一亿万富婆,对待自己师父能不能大方一点。”
宫还山道:“这件事常委会上已经定下来了,下周吧,周省长会亲自来北港,我们就借着这个机会搞一次热闹的庆祝仪式。”
安语晨道:“你去不去啊?师父,我好不容易才回国一趟,你是不是应该陪我回家乡看看啊?”
张大官人思来想去,最终还是走进了市委副书记蒋洪刚的办公室。
安语晨点了点头,和乔梦媛一起离开茶社走向海滩。
宫还山道:“市领导得知了这个消息都非常高兴,滨海撤县改市对北港来说也是一件划时代的大事,具有着非同寻常的历史意义,所以市里准备举办一个重要的庆祝仪式。”
乔梦媛笑道:“这是人家的地盘,我可不敢乱说话,万一得罪了大领导,人家给我穿小鞋就难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