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6章 称呼变了

许双奇道:“这酒咱们摆也得摆,不摆也得摆,市里既然明确了态度,我们必须要操办,毕竟是咱们的上级。”许双奇是在告诉所有人一个事实,滨海虽然撤县改市成功,可滨海市和北港市在地位上是完全不同的,只是换了个名称罢了,还是归北港管辖,领导定下来的事情,你们谁都抗拒不了。
张扬道:“依着我的意思,撤县改市是滨海自己的事情,没必要搞得轰轰烈烈,请这么多嘉宾,搞这么大的活动也是要花钱的。”
常海心道:“海洋花园有不少别墅都闲置着,稍加整理就能利用起来,像周省长这种大领导都需要私密空间,不想别人打扰,我看临时将那些闲置的别墅征用,不就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了?”
许双奇老脸微红,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被张扬抓住了毛病,他解释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咱们总得做得好看点,让来宾都看到滨海的新风貌。”
张扬道:“创建办和团市委协助军强同志工作,庆典期间必须加强治安,这方面由焱东同志负责。”张扬又向许双奇道:“老许,这两天市里会把邀请嘉宾的名单定下来,你就多往市里跑几趟,市里方方面面的关系你最熟,和上头也能说得上话,一定争取尽早定下名单,尽早发出邀请,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预留出充分的准备时间。”
自从上次董玉武因为收受赵金科的几百块礼物遭到工作组调查,通过这次的事情,董玉武就坚定了信念,以后要坚决跟着张书记走,张扬说话,他第一个帮腔,董玉武道:“市里的意思是我们滨海花钱摆酒。他们请客啊!”
所有常委同时笑了起来,许双奇自己也笑了,可以说自从张扬来到滨海之后,常委会气氛这么融洽还是头一遭。
常海心道:“张书记,组织庆典并不算什么大事,您别嫌烦,我还得旧话重提,财政上给我们拨多少钱?”
市委宣传部长王军强摇了摇头道:“这年头,想办得风风光光就得花钱,什么都想省看来,一定办不成大事。”
常委们发出一阵笑声,谁都听出张扬这句话软中带硬,很婉转的否定了许双奇讲话的部分内容。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明白,滨海撤县改市能够成功,基本上是张扬一个人努力的结果,他们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许双奇有些迷惘地看着张扬,这厮什么意思?他应该是反对啊,可现在又这么说?难道这会儿功夫就已经转变了念头?按理说不会啊。
张大官人切身的体会到一个男人拥有强健体魄的重要性,没有优秀的身体素质,就不能更好的为爱人们服务,更不用说为国家和人民了。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古人云往往都是很有道理的。
张扬笑道:“是啊!”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道:“市里多少也应该给点吧?”
张扬一早就让周山虎去码头接www.hetushu•com自己返回滨海,今天上午他要主持召开常委会,张大官人自从上任滨海之后主持召开过多次常委会,可召开市委常委会还是第一次,所以这次的意义非常重大,不能缺席。
许双奇整理了一下情绪道:“既然张书记让我说,我就说两句,我现在的心情和大家一样激动滨海撤县改市的口号喊了很多年,我们也为之努力过,失败过,现在终于在张书记的带领下获得了成功,这对滨海来说是划时代的大事,是会载入滨海史册的大事。我相信我们每个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都在为这件事欢欣鼓舞,滨海能够撤县改市成功是张书记领导下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也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滨海建设的高度重视,从今天开始,滨海站在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上,我们只有用更努力的工作将滨海建设的更加美好,才能对得起党和国家的这份信任。”
一直没有说话的新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程焱东道:“能不能花小钱办大事?”
常委会结束之后,张扬把政法委书记程焱东、宣传部长王军强留下,又把已经是团市委书记的常海心给叫了过来,布置下周庆典的事情。
常委们纷纷鼓掌,常务副市长董玉武道:“张书记,您话说得不错,不过这比方不太恰当。”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零污染?老许,你相信这世上存在零污染的钢铁企业吗?反正我是不信。”
张扬道:“饭肯定是要管的,到时候我跟北港方面说一声,让他们从市政府招待所中临时征调一些厨师过来帮忙,酒水方面找人赞助,回头我给江城酒厂打个电话就能解决。”
张大官人笑道:“污染是不是可控我不清楚,工业发展和污染是个矛盾体,始终存在,最近啊,咱们滨海经常发生划时代的事情,保税区落户滨海划时代,滨海撤县改市划时代,现在泰鸿要来北港建设分厂,又是划时代,他们是不是划时代我不清楚,可要从滨海划走一块地却是真的,我不是小家子气,滨海一直属于北港管理,说句真心话,北港需要用地,给他们一块也无妨,土地是国家的,不是哪个人的,谁用不是用?更何况是自己人用。”
张扬道:“钱方面没多少问题,回头我跟王志刚说一声,让他把其他事情都往后排排,为庆典创造便利条件。”他向程焱东道:“安全工作一定要做好,这次周省长过来,我估计市里还要对其他兄弟城市的领导发出邀请函,咱们自己也得请一些友好城市的代表过来。”
周山虎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张书记,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
乍一被别人称呼为市长,许双奇还有些不适应,他居然显得有些拘谨:“呢……呃……”
滨海建市之后的第一次常委会在张扬的主持下进行虽然当初申请撤县改http://m.hetushu.com市的时候,每位常委的意见并不同意,可真正等撤县改市的申请获批,国务院文件正式下达,每个人都是喜气洋洋谁不高兴啊,虽说级别还是那个级别,可市长听起来就比县长威风。滨海升级连带着他们所有人都跟着升级了,可以说这次官员升级的范围很大,无论他们承认与否,每个人都在这件事上得到了张扬的好处。
程焱东道:“许市长。您说得兼顾整体利益我赞成。要有大局观我也赞成,但是我们的大局观和整体利益,不能以损害自身利益为代价。泰鸿钢铁集团是大型国企。也是国内钢铁行业中的翘楚,他们选择在北港设厂是大好事,可以预见。肯定会促进北港的经济发展。但是根据我对钢铁行业的了解,污染始终是困扰钢铁行业的一个难题,即便是泰鸿这样的大企业,也无法完全解决污染的问题。我们滨海现在城市发展的口号是打造现代化绿色宜居城市,如果泰鸿在滨海建厂,那么势必会为我们以后实现这一目标制造不少的困难。”
张扬道:“老许,你这话我不赞成,一码事归一码事,那些拨款全都是给保税区的,专款专用,财政上的事情一定要分清楚,更何况现在一分钱都没正式下拨呢,对我们来说远水解不了近渴。”
张扬道:“说句实话,滨海现在的市容很乱,城市亮化进行了大半,绿化工程正在进行中,保税区规划还没有完成,我们现在的情况的确没啥好显摆的。可客人来了,咱们总不能不让人进门做客,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咱们该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现在滨海穷不假,让别人看到真实的情况也没什么可丢人的,等他们再过几年来滨海,一定要让所有人的眼前一亮。”
张扬在大腿上拍了一记道:“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海心,到底是年轻,脑子够灵活。”
其他常委也纷纷点头。
常海心听到这厮一副老人家口吻,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程焱东道:“领导们都喜欢相对比较静的环境,如果周省长在县委招待所居住,恐怕前来的嘉宾要把他的门槛给踏平了。”
张扬道:“市里直接把这件事给定下来了,我也不是坚决反对庆典,可是咱们滨海财政情况不容乐观,这次搞庆典又要花掉不少钱,我本来想从市里争取点拨款,可提到钱,宫市长就让我自己想办法。”
常委们看得都很认真,当他们看到初步选定的建厂地址这一栏,都明白张扬为什么要将这个问题拿到常委会上进行讨论。
张扬带头鼓掌,鼓掌过后,他笑道:“许市长说得很好,以后咱们一定要把滨海建设的更加美好,我希望大家把自己的实力都展现出来,你们努力与否我不在乎,如果你们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工作干好,我更开心!”
许双奇道:“我个人觉得这次的庆典一hetushu•com定不能省,国家不是答应拨款五十个亿,省里还有二十个亿,市里也答应给两个亿的拨款,咱们也不差这点钱吧?”
果不其然,片刻停顿之后,张扬谈到了泰鸿钢铁集团的事情,张扬道:“我新近得到了一个可靠地消息,泰鸿钢铁集团已经决定落户北港,要在北港设立分厂,年产值要在数百万吨,其规模在国内也位居前列,刚开始的时候我挺为北港高兴的,毕竟这么有实力的企业落户北港,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当我了解了他们的初步规划之后,这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了。”张大官人向一旁负责记录的傅长征点了点头。
张扬道:“昨天宫市长专门找我谈话,市里准备借着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好好搞一个庆典活动。”
人武部政委徐胜道:“这块土地还不小,十平方公里。”
因为滨海撤县改市成功而成为许市长的那点喜悦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许双奇道:“滨海和北港是一个整体,滨海是北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滨海发展了,会为北港的经济增添光彩,而北港发展也会给滨海带来巨大的推动作用,我认为对泰鸿集团建厂这件事,我们不该谈虎色变。泰鸿这样的大型国企,不知有多少城市想拉过去,落户北港,对北港来说是大好事,和可以控制的污染相比。我们更要注意到泰鸿会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和大量的就业机会,占用滨海的部分土地。等于把机会给了滨海,我认为没什么不好,我真是奇怪,大家究竟在担心什么?污染吗?像这么大的企业,早就可以做到零污染了……”
张扬笑道:“差不多吧,我会让大家都感受到撤县改市好处。你小子就别瞎操心了,对了,希婷今年毕业后就要来滨海到时候,你们俩双宿双栖的,小日子多滋润啊。”
张扬道:“招待所的条件按理说还过得去,不过接待能力的确不行,周省长这种级别的领导和大家住在一起也不是不行,但是安防工作又有压力了。”
张扬道:“可不是嘛,到时候收红包的还不知道是谁?”
张扬道:“得,打住,我最烦听你说这个。”
张扬道:“我看周省长住在滨海的可能性很小,北港方面或许会做出接待,不过咱们也得做好充分的准备。”
“那我以后就是给市委书记开车了?”
张扬道:“一毛不拔!”这种话也只有他才敢当众说出来。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道:“张书记,从这份规划来看,泰鸿的分厂规划把整个蔺家角都给划进去了。蔺家角南部属于北港市静浦区,北部属于我们滨海,这岂不是要从我们滨海划走一块土地?”
常委们纷纷点头,在他们看来市里的这个决定很正常,撤县改市这么大的事情理当昭告天下,普天同庆。
许双奇嗯了一声,内心中很是不满,这厮把自己当成探子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和_图_书着张扬,似乎在等他的决断。
人武部政委徐胜道:“张书记,这对咱们滨海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咱们中国人是最讲究人情味的,逢年过节都得操办一下,节日年年有,可撤县改市几十年也不见得能遇到一回,我认为应该庆贺庆贺,对于树立咱们滨海的城市形象也有好处。”
张扬道:“你小子就关心这点事情啊?”
许双奇发现张扬踢走周翔的初步效应已经逐渐显现出来了,程焱东的发言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张扬的看法,他的出现让张扬在常委中的实力进一步加强,也进一步增强了对滨海的实际控制权和话语权。
许双奇没有继续发言,他心中暗忖,如果泰鸿坚持要蔺家角的那块地,北港方面为了留住这个财神爷肯定会答应,你张扬如果反对,势必会激怒北港市领导,这张扬果然是个不省心的主儿,放着舒心日子不过,非得自找麻烦。许双奇又想到,跟我有个毛的关系?
王军强道:“提起这事儿,我得说一句,张书记,咱们县委招待所的条件不行,接待能力有限,如果周省长这样的领导过来,住在那里是不是不合适?”
张大官人笑眯眯地把国务院正式下达的文件展示给众人:“各位同志,我很高兴地向大家宣布,我们滨海撤县改市的申请已经正式获批,这份就是国务院的批复文件,在此我隆重而正式的向大家宣布,从今天起,在中国的版图上多了一个滨海市!”
张扬估计所有人都看完了这份初期规划,清了清嗓子道:“大家都有什么想法?不必顾虑,有什么说什么!”
傅长征将复印好的一份文件分发给大家,这是泰鸿集团在北港设厂的规划,张扬昨晚从赵永福那里要来,开会之前让傅长征复印好了,发给每位常委一份。
张扬道:“我也是这么想,既然市里定下来了,我们只能操办,庆典定在下周六,到时候,周省长会亲自过来,会为咱们滨海市委市政府进行揭牌仪式!”
常海心道:“总共就十天时间,到现在市里也没有把邀请嘉宾的具体名单定下来,如果耽搁的时间太久肯定会影响我们的筹备工作。”
滨海撤县改市的消息一夜之间已经传遍了北港的大街小巷,连周山虎也得知了这个消息,滨海上上下下都知道是好事,可每个人关注的事情不一样,周山虎问道:“张书记,咱们滨海以后就是滨海市了吧?”
周山虎道:“我就是一司机,国家大事轮不到我操心,我只能操心小事。”
所有人都知道他所指的是狗不嫌家贫这句话,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有什么好影响的,该怎么准备就怎么准备,我看领导们来滨海也只是参加庆典活动,真正在我们这儿住宿的恐怕不多。”
张扬道:“老许,这事儿还得交给你,你了解一下这件事的最新进展情况,有任何的风吹草动,赶紧知会大家http://www•hetushu.com。”
张大官人把车留给了安语晨,她今天上午就会前往春阳,明儿就是清明了,安语晨要去清台山扫墓。因为牵挂儿子的缘故,这次她在国内逗留的时间不会太久,后天就会踏上归程。
周山虎道:“咱们是不是该涨工资了?”
张扬笑了起来:“就知道你得提这件事儿。”
现在就算有人不爽张扬,可即使是他的反对者,也不得不呆认,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能力很强,无论是保税区还是撤县改市,随便拿出一样,政绩就足以秒杀滨海的历任县委书记。
所有常委一起鼓掌张大官人乐呵呵环视众人,最终目光落在了许双奇的身上:“许市长,你谈谈感想吧!”
几个人都转向她。
张扬道:“是啊!”
宣传部长王军强过去是创建办的名誉主任,现在撤县改市创建成功,他理当接手这个工作,王军强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异议。
常海心道:“我有一个主意。”
张扬也笑了:“凡事不能太认真,你们把我的话往好处听,我虽然不想举办这个活动,可就然决定要办,咱们就得尽可能地办好,焱东刚才说的对,花小钱办大事,我们严格按照招待标准来,即不能寒酸,更不能铺张浪费,这件事具体的筹划宣传,交给军强同志负责。”
张扬又强调了几个细节,把任务分派完毕,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以这样的方式稍事休息,也趁机调整了一下会议的节奏,所有人都看出这场常委会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张书记应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许双奇对此表现的倒是非常配合,他点了点头道:“张书记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跟进。”
常委们听说省长周兴民要来,都明白了,这次的庆典仪式不但要办,而且一定要大办。董玉武说得不错,北港方面的意思就是,滨海花钱请酒,他们请客!
程焱东所说的是事实,这些地市级的干部谁也不会错过和省长套近乎的机会。
王军强道:“小常说得对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刚才在会上我就想说的。”
果不其然,张大官人短暂的停顿之后马上来了一个转折:“蔺家角这块地已经列为我们保税区的重点规划,按照我们的规划,这里以后将建设成为企业办公中心,未来的金融中心。我们把企业家们都请到这里办公,原因是看中了这里的生态环境,如果蔺家角的土地出让给泰鸿,在这里建设了钢铁厂,恐怕窗外都是炼钢厂的大烟筒,换成你们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中办公吗?”
许双奇道:“我想提醒大家一个重点,滨海是北港的一部分,我们在谋求自身发展的同时,也要兼顾到整体利益,要有大局观。”
常委们都笑了起来。
许双奇道:“就算存在一定程度的污染,现代的工业技术也是可以控制的,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因噎废食。这对北港,对滨海来说都是一次划时代的机遇,我们不应当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