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8章 被动局面

杜天野道:“宋书记虽然表示不会过问,但是如果赵永福当真把这件事做的太绝,表面上是对付你,可外人谁都不会这么认为,会觉得他不给宋书记面子,宋书记的心里未必高兴,所以说你未必没有胜算。”
赵永福道:“我在前往南武的路上,要下周才能返回北港,有什么事情,你和若雁谈吧,她是我的全权代理人。”
薛世纶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想我跟国成打声招呼,让他不要把那五百亩地卖给赵永福。”
两人看到张扬都感到有些惊奇,安语晨道:“你这么早?”
乔梦媛道:“那倒未必,萧国成最好的朋友是薛世纶,他又是乔老的干儿子,而且在已经知道你和赵永福矛盾的情况下,他将土地转让给赵永福,明摆着是得罪人的事情,一个商人不会不考虑的,只有和赵永福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你才有资格和他讨价还价。”
张扬道:“蔺家角在保税区的规划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我不想让,而且赵永福采取的手段让我很反感,他想从华光手里拿地,其根本就是想从背后给我一刀。”
张扬明白自己和赵永福之间的战争在所难免,面对这样老道的高手,绝不是冲动和武力就能解决问题的,赵永福将一切考虑的都非常周全,战争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全部布局完成,张大官人虽然坐拥主场,在他的面前竟然找不出半点的主场优势。北港的这帮领导全都站在赵永福一边,自己本想依仗的岳父大人,在这件事上也不方便发言,毕竟当初引入这一项目的就是他。
张扬抿了口酒没有说话。
老道士李信义道:“我的救命恩人来了!”
杜天野道:“凭什么?就兴你多管我的闲事?”
萧玫红道:“这件事越早越好,我叔叔对那块地本来就不看重,凭他和赵总的交情,他是不会拒绝的。”
赵永福和自己的积怨已久,他始终将儿子的死亡归咎到张扬的身上,即使已经证明张扬和那件事没有关系,但是赵永福仍然坚持认为他要为此承担责任。
杜天野道:“争取吧!”
杜天野笑了起来:“你丫就是属斗鸡的,自打你进入官场,就没停止过斗争,我算看出来了,斗争才是你的快乐之源。”
张扬道:“宋叔叔,没理由我们保税区要给泰鸿让路吧?而且钢铁是个重污染企业,他们在蔺家角这么一戳,对我们保税区的生态环境肯定会有严重影响。”
葬世纶笑道:“你担心赵永福会在你的保税区中心建一座焦化厂吗?”他停顿了一下道:“还别说,以他的脾气,真干得出来!”
安语晨道:“你别跟我扣帽子啊,你是我师父不假,可你教我什么了?你还好意思说!”
薛世纶道:“张扬,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子侄,你既然开口了,我肯定要帮忙,但是我和国成并没有生意上的来往,我说话他未必肯听,不过你放心,我会找他问问,无论怎样都会给你一个结果。”
张扬向乔梦媛看了一眼,却见乔梦媛的一张俏脸在篝火的映照下显得娇艳欲滴,当真是可爱之极,张大官人又是心中一动,不过这厮在场面上做得还算是彬彬有礼,先跟陈崇山和老道士打了招呼,挨着杜天野坐下。端起小黑碗,笑道:“我来晚了,先自罚一杯。”
张扬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你帮我约时间,那块地的事情,有什么变化你随时跟我联系。”
杜天野道:“在官场上打拼,有麻烦很正常,没有麻烦反倒不对了。”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兄弟,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跟我说,说出来就会好过了。”
萧玫红道:“我是说我们华光集团过去买下的那块地,我跟你说过的,福隆港北面两公里的地方,五年前我们华光集团曾经以低价买下的五百亩滩涂地。”
张扬道:“帮我安排一下,我跟萧先生见个面。”
杜天野笑道:“行了你我心里有数。”他在张扬的肩膀上捶了一拳又道:“你和嫣然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这世上好女孩多了,但是只能有一个属于你。”
夜晚的山风有些冷,杜天野端起酒碗喝了一口,他的身体因为酒精而温暖了起来,他眯起双目看了看乌蒙蒙没有星月的夜空,低声道:“赵永福是个老江湖,他的手段的确老道,但是你不要http://m•hetushu.com忘记一点,这是在平海,赵永福对你未必敢做的太绝。”
张扬把自己所在的地方跟萧玫红说了,萧玫红道:“我离那没多远,你等着啊!我马上赶到。”
因为下雨的缘故,山间的气温降低了许多,张扬担心乔梦媛受凉。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在肩头,乔梦媛也没有拒绝,裹紧了这件带着张扬体温和气息的外套,心中被温暖悄然浸润着。
张扬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会过来?”
萧玫红道:“要不,我安排你和赵总好好谈谈?”
萧玫红道:“张书记,如果我叔叔坚持把那块土地出让给他们,我也无能为力。”
薛世纶道:“让他一定要来,我有重要事情和他商量。”
乔梦媛道:“应该叫天有不测风云才对,不过清明期间的雨水本来就很多,你今天不是已经请假了吗?”
宋怀明叹了口气道:“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你们滨海保税区的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所以泰鸿的要求在前,我只是答应尽量给他们创造便利条件。”
张扬从宋怀明的这句话中已经明白了,自己让岳父大人为难了,他叹了口气道:“宋叔叔,在这件事上我不会让步的。”
乔梦媛赶紧岔开话题,意图化解这尴尬的气氛:“泰鸿那边怎么说?”
张扬笑道:“答应过的事情,怎么能不算数?”他走入院落之中,看到院内升起了一堆篝火。一群人都围坐在石桌前,有陈崇山、老道士李信义、有专程前来扫墓的杜天野。还有陪着安语晨过来的乔梦媛。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大,你年龄也不小了,真的这么大人也该有个家了,苏媛媛那女孩子不错,这年头好女人很抢手的,过了这村,恐怕就没这店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忙,没完没了的事儿,自从当上这个市委书记,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为谁活着了!”
安语晨道:“没什么好说的,还打扰他一家人,我还是早点过来给爷爷扫墓。”
赵永福接到张扬的这个电话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他的声音波澜不惊:“张扬啊,找我有事?”
张扬道:“我是想……”
挂上电话,张扬不由得感到有些沮丧,这件事比他预想中要复杂得多,原来泰鸿在北港设厂还和宋怀明有关,的确像这么大的企业,牵动着全国上下的注目,可以说泰鸿的老总赵永福是很多人眼中的财神爷,泰鸿落户哪个地方,就会让地方的经济收入向前大大的跃进一步。即使是宋怀明也要给赵永福一些面子。
萧玫红道:“不谈怎么知道?生意人都讲究以和为贵,他虽然是国企领导,但是我相信他还是按照商业规则做事,你是滨海市委书记,他和你把关系搞僵了,对他也没什么好处,张书记,我看你们还是应该谈一谈。”
张扬道:“谢谢薛叔叔!”张扬趁机提出邀请薛世纶来参加滨海改市庆典,薛世纶笑道:“好啊,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国内,借着这个机会和老朋友聚聚倒也不错,对了,你有没有请顾书记?”
张扬道:“那就是他不想见我,算了,何必勉强呢。”
萧玫红道:“张书记,咱们是朋友,你对我的恩情我不能忘,但华光不是我的,我只能执行我叔叔的命令。”
张扬随便找了一家快餐店,点了碗阳春面,准备填饱肚子马上启程。
杜天野道:“这次不同,赵永福不是普通人物,副省级别,你一个县处级干部想越级挑战,只怕没那么容易,老弟摆在你面前两条路,你现在还可以挑一条大路走,真要是闹到不可开交了,还不只要有多少麻烦事。”
张扬又点了点头。
十点多钟的时候,安语晨和乔梦媛两人跟着李信义一起回紫霞观休息。
“好事还是坏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扰乱了保税区的规划。”
张扬道:“老赵想跟我玩手段啊!”他将赵永福的事情向乔梦媛说了。
乔梦姐道:“关于泰鸿的事情?”
薛世纶道:“我和赵永福不熟,就算我开口他也未必会给我这个面子。”
张扬道:“我正准备跟他说呢。”
萧玫红道:“那块地本来就不值钱,我叔叔和赵总的关系很好,他提出要求,我叔叔不可能拒绝的。张书记,泰鸿的目的我很清楚,我看这件事没必要搞到那一步,为什么不能坐下来hetushu•com好好谈谈,找出一个对双方都合适的解决方案。”
乔梦媛道:“你等我,我跟你一起回去。我答应了时维,今天去江城和她会合。”
张扬诧异道:“怎么着?你跟她都发展到见父母的地步了?”
张扬道:“你没去跟你爸会合?”
萧玫红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地方,张扬已经吃碗面出来了,站在他的那辆奥迪车旁边,看到萧玫红开着一辆白色宝马车过来,张扬朝她挥了挥手。
张扬望了望外面的雨,叹了口气道:“欲速则不达,这话真是没错。”
张扬道:“有些事情还是和您当面谈的好。”
张扬道:“已经卖给他们了?”
张扬站起身,回头望去却见安语晨和乔梦媛结伴前来。
乔梦媛道:“张扬,我可真受不了你,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张扬道:“那啥咱们都别提个人感情的事儿,那啥,下周六你过去吧?”
乔梦媛俏脸不觉红了一下:“不错,就是有些怕你!”
张扬道:“可不是嘛。”他把赵永福准备从华光手中购买五百亩地的事情说了。
张天官人道:“那啥,我听说怕才会爱,爱才会怕,你该不是……”
陈崇山也回屋去睡了,院落中只剩下张扬和杜天野哥俩。
张大官人道:“怎么感觉你有点怕我啊?”
薛世纶听张扬说完,不禁笑了起来:“张扬,你究竟想我怎么做?”
萧玫红道:“还是当面说的好。”
安语晨啐了一口道:“屁大点的官也好意思说,杜哥都副省级干部也没见你这么忙!”
宋怀明道:“你以为钢铁厂还是过去那样的重污染啊?现代工艺是在不断进步的,泰鸿作为国内钢铁的龙头企业,在环保上做得一直都不错。”
张扬道:“每次我都是被迫迎战。”
张扬道:“梦媛,你帮我出出主意,怎样才能让赵永福打消在蔺家角建厂的念头。”
萧玫红道:“我真有急事儿!你在哪儿?”
赵永福笑道:“好啊,那等我回北港再说。”
这边面条才吃了一口,那边萧玫红的电话又打了进来,萧玫红想和他见面谈点事,张扬道:“真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时间,要不这样,明天再说吧。”
张扬道:“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
张扬的身影刚刚出现在石屋的栅栏外。就听到安语晨惊喜的声音:“师父,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了!”她一路小跑着迎了过来,虽然已为人母,安语晨仍然保存着那份少女的纯真。
张扬叹了口气道:“烦,不提这个,你跟苏媛媛怎么样了?”
萧玫红道:“刚才泰鸿方面提出要高价收购这块地,我叔叔已经同意了。”
外面的雨渐渐小了,两人重新上路,来到奔龙瀑的停车场,坐进了车内,张扬首先给薛世纶打了一个电话。这是他审慎考虑之后的结果,还是尽量别劳动薛老,薛世纶早就认了自己的人情债,现在是时候让他做出回报了。
张大官人感叹道:“我这辈子什么都能看透,就是酒色两关过不去,你说我是不是挺可悲的?”
张扬一早起来就去了安老的墓前扫墓,他之所以来这么早,是不想和安家的那帮子弟碰面,尤其是安达文,他对那小子说不出的厌恶。
张扬道:“可蔺家角的那块地是我们滨海的。”
乔梦媛看了看他,小声道:“你有心事啊!”
张扬和袁孝工告辞之后,回到奥迪车内,先给宋怀明打了一个电话,宋怀明接到电话,听张扬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他沉吟片刻道:“张扬,泰鸿集团在北港设立分厂已经考察了很长时间,他们之前已经送来了规划。”
杜天野提醒他道:“宋书记不方便过问,但是周省长未必不方便说话,你可以找他谈谈。”
宋怀明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张扬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准女婿是想找自己给他撑腰。可宋怀明也有他的为难之处,泰鸿决定在北港建设分厂这件事,正是当初他一手促成的,至于最后的选址问题,宋怀明没有想到,这种事也轮不到他最终去过问,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是平海的一把手。不可能事无巨细凡事都亲力亲为,他并没有欺骗张扬,泰鸿决定在北港建厂在滨海成立保税区之前,而且他当初也承诺过,会为泰鸿创造一切便利的条件,正是因为以上的种种。宋怀明现在反倒成hetushu.com为最不方便为张扬出头的那个。
张扬道:“薛叔叔,您知道的,滨海保税区对我对整个滨海都非常重要,如果华光将那块地转让给泰鸿集团,这件事就会变得更加的麻烦。”
提起这件事杜天野居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妈倒是挺喜欢她的。”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还不是一样,你对苏媛媛没意思干嘛让地陪你妈?”
张大官人瞪了她一眼道:“反了你了还,我是你师父,你犯上啊?”
萧玫红将赵永福的电话号码交给了张扬,张扬想了想这件事的确不能耽搁,万一华光的五百亩滩涂地落在了赵永福的手中,还不知道他会搞出什么花样。
杜天野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毕竟我对你们保税区的具体规划谈不上了解,政治上在保留自己原则底线的基础上做出适当让步是一种技巧,并不要觉着面子上过不去,一定要跟别人掰扯一个输赢出来。”
张扬以为萧玫红也是为了泰鸿集团的事情过来的,他叹了口气道:“萧小姐,什么事都能谈,唯独那块地的事情不能谈,我们都已经规划好了,总不能因为泰鸿的建厂计划而改变整个保税区的构想。”
来到春阳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张扬把车直接开到了奔龙瀑停车场。从那里步行上山,张扬在停车场意外的看到了来自江城的小号车,他从车牌上认出这辆车是杜天野的座驾,没想到杜天野也来到了清台山。想起明天就是清明,杜天野的到来就非常正常了。他一定是过来为母亲扫墓的。
张扬道:“宋叔叔,你可能没看过他们的规划,他们的规划是把蔺家角整个都给规划进去了,其中包括属于我们滨海十平方公里的土地,这片土地如果没用也就算了,反正滨海也是北港的辖市,冲着大局观,我也得给他们这个面子,可是蔺家角在我们保税区的规划中相当重要,是未来的绿色工业园区,也是保税区企业的办公总部,相当于核心区的地位,没理由为了成全他们,把我们保税区的全部规划给搅黄了。”
李信义道:“小妖是安家最孝顺的孩子。”他当然有资格说这句话,他也是安大胡子的亲生子,安语晨的亲叔公,当然这个秘密李信义一直都埋藏在心底。
陈崇山道:“有什么好罚的,能来就好,大家一起喝!”
张扬道:“这事儿我还得找薛老?”乔梦媛的提醒让他心中凸显一丝亮光,薛老欠他一个人情,虽然张扬从没想过让薛老偿还自己的救命之恩,可是在眼前的情况下,他的确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乔梦媛道:“如果真的这样,保税区的事情就不容乐观了。”
张扬将准备好的祭品放在墓前,冲着墓碑恭看敬敬磕了三个响头。这头是该磕的,他是安老如假包换的孙儿女婿现在帮着安老把重孙子都生出来了,张扬心中默默道:“安老爷子,您就放心吧,小妖的病已经完全好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她,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孩子,等他再大一些,带到这边让您老看看。”他这边心里正念叨着,忽然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
张扬和杜天野都是海量,两人都将那碗酒喝完了,安语晨忙着倒酒,张扬道:“怎么?你家人都没来?”
宋怀明道:“不让步也得拿出让人信服的理由,这件事上的处理一定要慎重,尽量不要伤了和气。”
张扬喝了这碗酒,却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张扬没说话,代表默认了这件事。
杜天野笑道:“说得这么严重,张扬,工作要紧,身体也要紧,咱可千万要保重好身体,要知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乔梦媛接着道:“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她冲着张扬笑道:“你啊,始终忘不了一个酒字。”
张扬道:“赵总,我想和您当面谈谈你们泰鸿分厂的事情。”
因为这旁生的枝节,张大官人的心情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他真切地认识到,赵永福显然要比北港的这帮领导更难对付,不仅仅因为赵永福是副省级干部,而且赵永福的手段也实在了得,在他和姬若雁谈话之后,赵永福已经将目标瞄准了华光集团手中的五百亩地,这五百亩地位于福隆港以北,和蔺家角没有半点关系,这块土地当然不可能满足赵永福建设泰鸿分厂的要求hetushu•com,他拿下这块地的目的十有八九是要制造障碍,他要以此作为要挟,逼迫自己放弃蔺家角的那块土地。
张扬爬到紫霞观的时候天色夜幕已经降临,包括老道士李信义在内都不在紫霞观,问过小道童才知道。其他人都去了陈崇山的石屋。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和乔梦媛简单准备了一下就朝山下走去,两人还没有来到奔龙瀑,天空中就淅淅沥沥的飘起了细雨,乔梦媛的背包中有伞她撑开雨伞,张扬接过她手中的雨伞为两人遮住头顶的细雨。张大官人感叹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
张扬笑道:“什么急事啊?非得要当面跟我说?”
安语晨猜到张扬是不想和安达文碰面引起不快,她也没有挽留张扬,向他道:“有事我给你电话。”
宋怀明道:“张扬,你还是和项诚方面好好沟通一下,把你的想法说出来,争取可以做到双赢。”
乔梦媛皱了皱眉头道:“麦琪儿真的这样说?”
宋怀明道:“张扬你知道吗?泰鸿在北港建设分厂,在去年其实就已经定下来了,为此泰鸿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争取了高层的意见,征求了我们的同意。”
张扬道:“有没有机会和你叔叔见个面?”
几个人轮番拿着张扬调侃,张大官人一时间成为众人攻击的目标,不过他表现的非常开心,张扬发现清台山果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来到这里,所有的烦恼就可以远远抛到一边,可以暂时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用去管。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萧玫红道:“关于那块地的事情!”
平时这厮也没少这么说话,可是在这空山幽谷说出这种话,却显得格外暧昧。乔梦媛不由自主向一旁挪动了一下。
安语晨道:“那你赶紧忙去吧。”
她这一说,张大官人方才想起来好像真的有这回事,他点了点头道:“怎么了?”心中却隐然觉着有些不妙。
杜天野道:“赶紧过来,酒都倒好了,就等你了。”
张扬道:“我的事儿你别管。”
杜天野道:“那就麻烦了,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你主动退让,把蔺家角的十平方公里土地让给泰鸿建钢厂,你做出让步了,就有理由找北港市政府索要赔偿,赔偿可以用金钱和土地的方式,其实北港再划给你一块地也不会太麻烦,只是这样一来,你们保税区的规划就会全盘改变。二是你选择坚持,寸步不让,那么你就将面临和赵永福刀枪相见的场面,更麻烦的是,北港市领导层也不会站在你这一边。”
杜天野道:“不是,我妈前阵子从京城过来,在江城生活了一段时间我忙着上班,没时间照顾她,所以让苏媛媛替我陪陪她。”
张扬不屑笑道:“那帮人?跟我说就是大局观,其实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在他们看来滨海牺牲利益就是天经地义,现在全都把泰鸿当成老爷一样供着,生怕人家一个不高兴转身就走,这笔投资落空。”
安语晨道:“来了,都在江城呢,明天一早他们才过来。”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道:“兄弟,这事儿有些麻烦,如果赵永福真的拿到了那块地,等于拿住了你们的命门,如果他在蔺家角一事之上得不到满意的答案,他会在保税区的建设上制造障碍,别的不说,这五百亩地肯定会影响到你们的全盘规划。”
张扬道:“薛叔叔,这事儿我想来想去只能找您了。”
萧玫红道:“我刚刚听说你和泰鸿之间因为泰鸿建设分厂的事情发生了一些不快,所以泰鸿提出这个要求,我感觉有些不对,你曾经告诉我,这五百亩地已经是你们保税区的规划范围内,如果泰鸿成为这块地的主人,我担心……”接下来的话萧玫红并没有说明,可是她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完整,如果泰鸿拿到了这五百亩地,势必会给滨海的保税区计划制造巨大的麻烦。你张扬不愿意放弃蔺家角,泰鸿手握福隆港北部的五百亩土地,到时候就有了和你讨价还价的资本。
张扬道:“他回南武了。”
杜天野笑道:“怎么?不开心?过去你小子挖空心思的想升官,可现在官升上去了,怎么反倒不高兴了呢?”
宋怀明道:“滨海还是北港的呢!”
张扬并不否认自己处境的艰难,他叹了口气道:“我和萧国成没有交情,而赵永福和萧国成却是老朋友,在这件事上,http://m.hetushu.com萧国成肯定不会向着我。”
杜天野端起酒碗道:“恭喜你啊,努力这么多年,总算如愿以偿,成为滨海市委书记,好歹也算一方大员了。”
乔梦媛道:“何止酒色,你对权力也非常的热衷啊!”
杜天野道:“这件事最终得有一方让步,你还是应该跟北港市领导好好谈谈,让他们出面沟通。”
萧玫红道:“他怎么说?”
张扬道:“这还没等我高兴起来呢,麻烦就又来了。”
张扬道:“我不想依靠宋书记。”
张大官人和安语晨之间的感情已经到了非常默契的地步两人根本不需要多说,心中都猜到对方想些什么。
杜天野顿时无每。
杜天野道:“泰鸿选定北港作为未来的生产基地,肯定也经过了深入考察,花费了不少心血,他们应该不会轻易放弃。”
乔梦媛笑道:“当我什么都没说!”
萧玫红道:“有啊,他下周回来,你们滨海立市庆典,项书记也向他发出请柬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萧小姐,我知道你很为难,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
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张扬直到现在还没有顾得上吃饭,人在官场果然是身不由己。本来他想处理完滨海的工作就赶往春阳和安语晨会合,却没有想到层出不穷的事情让不得不接连推辞出发的时间。
张扬道:“回头我得去春阳,今儿清明,我也得去给我爸上上坟。”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我一直都是这样啊!”
张扬道:“宋叔叔,他们可以另外选块地方啊?北港这么大,为什么非得占我们滨海的地方?”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没走多远,雨就开始下大了,张扬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带着乔梦媛来到不远处的鹰嘴岩下避雨。
杜天野道:“我可不知道,不过梦媛说你一定会来。”
张扬道:“我听说赵永福和周省长的关系也很好,只怕周省长也未必会为我说话。”
张扬道:“不是我不愿意跟他谈,而是他们的建厂方案是建立在损害我们滨海利益的基础上,我不能让步。”
张扬道:“跟他谈能够解决问题吗?”
萧玫红把车停在张扬的车后,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张扬把泰鸿准备在北港建设分厂的事情源源本本的说了一遍,杜天野听完之后也是眉头紧锁,他低声道:“这事儿恐怕有些麻烦,泰鸿集团战略转移想要北迁的时候我也动过心思,不过江城没有港口的优势,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所以我们就没有争取,现在他们决定在北港设厂,对北港而言是大好事啊。”
萧玫红道:“不可能啊,他晚上的飞机!”
和赵永福斗争对张扬而言绝对是一种越级挑战,这种老道的对手他不是没有遭遇过,早在他进入仕途之初,就遇到过许常德这样的敌人,但是那时他算不上和许常德正面交手,主要的战争都是在顾允知和许常德之间打响。而这一次他必须要独当一面,能否打赢这场战役,张扬没有任何的把握。但是他有着挺身一战的勇气,两强相遇勇者胜。从这一点来说,自己的胜算应该更大一些。
乔梦媛笑道:“我说句公道话,张扬这段时间的确够忙的,滨海又是撤县改市,又是成立保税区,张书记真是殚精竭虑,呕心沥血。”
张大官人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本以为赵永福会跟自己谈,可赵永福从头到尾都没有找过他,而是直接从华光手中买地,他想干什么?
张扬一边吃面一边道:“什么急事电话里不能说?”
张大官人从宋怀明的话中听出了一些不太对的地方,他带着惊疑道:“该不会您答应了他们,北港建厂的地方由他们选吧?”
张扬道:“宋叔叔。我明白了。”
张扬道:“我本来想从省里得到一些支持,可当初是宋书记一手促成了这个项目,他不方便过问。”
张扬合上电话,向萧玫红摇了摇头。
萧玫红道:“这完全没有问题。”
乔梦媛道:“我和赵永福并没有直接合作过,不过,我听说这个人行事风格非常霸道,而且从不给对手留有余地,你想让他退让,除非你抓住他的弱点,现在他分明要先下手为强,如果华光真的将那五百亩地转让给了他,那么你就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下了。”
几碗酒过后,杜天野道:“张扬,怎么来得这么晚?”
张大官人道:“梦媛,你真是我的红颜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