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1章 世界真小

桑贝贝换好衣服来到地下停车场,有道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张扬还没赶到呢,陈凯两兄弟憋了一肚子火,刚巧在地下停车场准备离开,陈凯刚刚把车打着火,就看到桑贝贝走了下来,他一眼就认出是那个女招待,陈凯把火给熄了,陈岗也看到了桑贝贝,他知道弟弟熄火的意思,劝道:“小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张扬道:“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在蔺家角的问题上意见不合。”
陈岗一眼就看出梁康和姬若雁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些稍稍的嫉妒。不过他在表面上做得很好,微笑道:“今晚我请你们吃饭。为梁康接风洗尘。”
梁康虽然是京城三公子之一,可是在北港他表现的还是非常谦虚低调的,他一直在做钢材生意,这些年也积累了惊人的财富,此次前来北港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泰鸿在北港设立分厂,他想依托泰鸿的资源,在北港投资建设一座钢管厂,这件事已经通过姬若雁和赵永福沟通过,也获得了赵永福的首肯,他这次过来也是为了考察。
她把陈岗兄弟带到了7包,陈岗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桑贝贝,连陈凯都觉察到大哥的异常,点好酒水之后。桑贝贝转身离去,陈岗望着桑贝贝的背影,直到房门关上他方才摇了摇头。
张扬道:“蔺家角在滨海保税区的规划中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是绿色工业园区,也是未来的企业办公总部。”
陈岗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感叹道:“你看我这记性,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项书记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我看还是改天吧!”
陈岗点了点头道:“那篇文章写得很不客观,都不知道是怎么刊载出来的,现在的新闻媒体缺乏道德心,写那篇文章的叫梁东平,是南锡体委宣传科的,你说他一个体委宣传科的怎么突然关心起工业与环境了?”
张扬道:“项书记,我并不是不愿意牺牲,不愿意让步,而是这件事泰鸿做得太过分。”
宫还山道:“好事多磨,我相信我们和泰鸿之间的合作所有的障碍都会消除,等赵总返回北港,我们就可以正式签约。”
陈岗道:“这方面我倒听说了一些,今天看到东南日报上的一篇报道,就有内容影射你们泰鸿集团。”
桑贝贝今晚的确有事,张扬刚刚打电话给她,约她一起喝酒,一会儿就到地下停车场。
姬若雁微笑道:“其实这件事我们已经着手调查,任何诋毁我们泰鸿的行为都是不会被允许的,我们会追究他的责任。”
陈凯道:“有价就好办。”
陈凯听大哥这样说不由得有些想笑,他当然明白大哥的意思,陈凯道:“最近天街来了位女歌手,要不咱们去听听歌?”
陈岗道:“姬小姐是我们北港的财神爷,你又是我的世侄,这个世界真是很小,哈哈!”
宫还山觉着脸上有些发烧,他总觉得梁康的话好像在讽刺自己,当然他认为自己很可能多想了,宫还山道:“放心吧,北港和泰鸿的合作不存在任何问题,张扬的问题,我们来解决。”
项诚道:“你说的很对,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保税区是我们北港未来发展的重点,而泰鸿分厂建成之后,必将成为北港未来的工业支柱,没有谁更重要,在我心里所占的位置都是一样的,而且两者之间并不矛盾,泰鸿看中的是北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两者可以相互促进,可以互利互惠,北港完全可以容纳得下两者的存在,我真不明白你们之间为什么会产生争执。”
陈凯道:“我咽不下这口气!”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陈凯正要发火,却听陈岗道:“小凯,干什么这是,松开!”
张扬道:“项书记,其实这件事我早就想跟您谈了,不过最近忙于筹备庆典的事情耽搁了下来。”
张扬却摇了摇头道:“项书记,针对泰鸿建厂的事情,我专门咨询了有关专家,泰鸿在蔺家角建设厂房,对北港和滨海的未来发展相当不利,以后必将会成为阻碍我们城市发展的一个拦路虎。”
陈凯听她这么说顿时火了:“你他妈说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扬道:“蔺家角在滨海保税区的规划中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是绿色工业园区,也是未来的企业办公总部。”
姬若雁却不相信宫还山的保证,张扬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姬若雁道:“宫市长,最近社会上流传着一些对我们泰鸿不利的流言,有些已经对我们造成了名誉上的损害www.hetushu.com。”
姬若雁道:“宫市长,蔺家角的事情得不到彻底解决,就无法达到签约的条件。”
陈岗打电话的时候,其实泰鸿集团的执行经理姬若雁就在他的办公室内,姬若雁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她的身边还有刚从京城过来的梁康,姬若雁和陈岗并不熟悉,只是上次见面的时候多聊了几句,陈岗这个人对漂亮女性一向是很和蔼亲切的。当然陈岗也明白什么人可以碰,什么人不能碰,对于姬若雁这样的人物,他只能在脑海中意淫一下罢了,梁康是专门过来拜会陈岗的,陈岗是他叔叔的党校同学,官场之中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不小心就能攀上关系,梁康也是偶然提起自己要来北港,他叔叔告诉了他这件事,并让梁康给陈岗带来了一些京城特产。
张扬道:“项书记,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您不会厚此薄彼吧?”
桑贝贝在天街已经工作了几天,因为张扬的缘故,陈青虹对她也是非常的照顾。平时也就是送送酒带带路,来天街的客人都很神秘,多数也都很低调。至少到目前为止,桑贝贝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
陈凯火了,他在北港好歹也是号人物,想不到居然被一个女招待给打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还怎么见人?陈凯疯了一样一巴掌向桑贝贝打去。
项诚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张扬,我希望你能从大局考虑,只要稍稍让步,就可以做到双赢的结果,你让出蔺家角的十平方公里土地,我在蔺家角以西划出二十平方公里的土地给保税区,作为对你们的补偿,你看这怎么样?”项诚认为自己给足了张扬面子,用两倍的土地换取张扬的让步。
陈岗故意板起面孔道:“陈凯,没证据的事情千万不要乱说。”
项诚道:“我们和泰鸿谈判之初就答应过,只要泰鸿来北港建设分厂,北港范围内随便他们挑选建厂地址。”
陈凯道:“五万!”陈凯有个错误的认识,他认为在天街内,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情。
项诚此时显然没有什么心情吃饭。他淡然道:“我不去了,你自己过去吧。”
陈岗之所以把弟弟叫上,是因为他想弟弟在市长宫还山的面前加深印象,在他看来北港市委书记已经是宫还山的囊中之物,陈凯和宫还山搞好关系,对他以后的发展有利。
项诚道:“只是一块地而已,为什么你要如此坚持?我已经承诺给你双倍的土地作为补偿,钢铁厂究竟影响到你们保税区哪里了?”他终于失去了耐心。
张扬道:“我们保税区的主题就是绿色环保,无论从以后的环境影响来看,还是从城市的发展来看,让泰鸿在蔺家角设立工厂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陈岗本来在车内等着的,可他没想到弟弟会和这个女招待打起来,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陈凯这个训练有素的警察还打不过一个柔弱的女招待。
这顿晚饭宫还山吃得并不舒服,他明显能够看出,无论是梁康还是姬若雁对自己的尊敬只流于表面,这帮人虽然年轻,可是根基都很深,换句话来说,人家的比较高,都是衔着金钥匙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跟他这种白手起家的人不同,宫还山甚至从他们的身上找到了和张扬的共同点。
张扬道:“项书记,泰鸿的要求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我的底线就是滨海人民的利益,在这件事上我绝不会退让一步。”
张扬道:“项书记,蔺家角位于北港和滨海的中间位置,距离两座城市的中心都在二十公里左右,蔺家角又是我们北港生态环境最好的地方,如果在这里建设钢铁厂,势必会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影响,而且当今时代,发展速度日新月异,城市的扩展速度超乎想象,城市一体化已经是必然趋势,如果泰鸿选择在蔺家角建厂,那么以后将会同时给北港和滨海的城市发展造成影响。”
桑贝贝道:“先生,你误会了,我是服务员啊!”
张扬道:“这根本就是威胁啊!”
桑贝贝身躯一侧,抓住他的手腕,借势给他一个大背,陈凯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地上,这一跤摔得可不轻,眼前金星乱冒,差点没闭过气去。
项诚冷冷看着张扬:“滨海虽然撤县改市成功,但是你不要忘记滨海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属于北港的管辖范围内。”
姬若雁道:“陈书记,项书记怎么说?”
陈凯掏出一沓钱扔在托盘内,有一千块之多,桑贝贝愣了一下,心说好嘛,遇到凯hetushu.com子了。她抬起头看了陈凯一眼,这叫小费,不拿白不拿,她拿起那一千块迅速装了起来,笑道:“谢谢先生!”冲着这一千块也得朝人笑一下啊。
陈岗要走,陈凯自然也不会留下,两兄弟在天街没呆多久就离开,惹得陈青虹好生诧异。可这些官场中人的行事都是这样,说变脸就变脸,陈青虹认为一定是桑贝贝得罪了他们,她把桑贝贝专门叫到办公室,教训了几句。
陈青虹点了点头,她向远处招了招手道:“贝贝。带两位客人去7包!”
陈青虹摇了摇头,趴在陈凯的肩头,在他耳边小声道:“滨海的张扬看中了她,一直都是张扬罩着她。”
桑贝贝道:“我管你是谁啊?松手!”
梁康微笑倾听着,他虽然刚来北港,却已经看出张扬在北港的敌人不少,能让顶头上司在一帮外人面前数落他的不是,足见宫还山讨厌张扬到了何种地步,不过梁康也看出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宫还山这个人的执政水平并不怎么样,身为北港市长,这个人的嘴巴好像太大了一些,梁康虽然经商,可是他是高干家庭出身,从小耳濡目染的都是父辈的做派,眼界自然非同一般,看到宫还山的表现,自然不由自主拿来和父辈们比较,这一比较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你就能够肯定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盲目的自信就是自大。”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陈岗举目望去,他的双目突然一亮,人的年龄越大。往往越容易被青春所打动,眼前过来的这个女服务生充满了青春的活力,虽然没有浓妆艳抹。可是却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感觉,让人赏心悦目,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陈岗在心中将这女孩儿和舞台上的女歌手做了一个对比,对后者的评价只剩下庸脂俗粉俗不可耐四个字。陈岗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喜欢什么,自己想要什么。
桑贝贝听到脚步声,看到陈凯朝自己走了过来,桑贝贝已经换上便装,身穿黑色毛衣,红色马甲,黑色超短裙,露出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陈凯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妮子很漂亮,难怪大哥刚才会心动。
张扬道:“项书记,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您不会厚此薄彼吧?”
项诚皱了皱眉头,他认为张扬在危言耸听,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维护他自身的利益罢了。项诚道:“张扬,蔺家角的项目最早是省里牵头的,如果因为滨海方面的原因导致这次的合作失败,我想上头一定会追究责任。”项诚只差没点明这件事就是宋怀明牵头的,你张扬现在这么干,不仅仅是跟北港过不去,也是拆你自己岳父的台。
张扬道:“他们明明还有更好的选择,放着新港以南的北港开发区他们不去选择,为什么偏偏挑选蔺家角?”
陈凯道:“小姑娘而已。这种丫头哪懂得什么风情。”
陈凯道:“我告诉你,在北港没有人敢耍到我头上。”
陈凯道:“哥,你是说市里要……”
姬若雁道:“我本来想谈谈合约的细节。”
陈岗道:“这丫头挺可爱的。”
项诚道:“张扬,你一口一个保税区的规划,到现在我也没有见到。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夸夸其谈,我要看到实际行动,你的规划图呢?”
梁康笑道:“陈叔叔,你太客气了,应当是我请您才对。”
宫还山揣着明白装糊涂道:“有吗?北港各界对泰鸿可是一直持着欢迎的态度,社会上的传言并不可信。”
项诚道:“这我知道,可是泰鸿集团提出要在蔺家角建设钢铁厂,在他们已经拿出的规划中,涉及到属于滨海的十平方公里土地。”
桑贝贝道:“他不是挺高兴的吗?要不我敬他三杯酒吧。”她想去端酒,陈凯却一伸手将她的手腕给抓住了,低声道:“你明白啊,我给你一万。”
张扬笑道:“项书记,您别急啊,保税区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虽然位于滨海,可也是属于整个北港的,建成之后不是我一个人成绩与荣耀,也是大家的。”
宫还山微笑道:“姬小姐之前就认识张扬吧?”
桑贝贝道:“我上班没两天。”
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在蔺家角的事情上,即便是宋怀明不方便支持自己,即便北港市领导全都站在他的对立面,即便赵永福要拿下福隆港以北的五百亩土地准备给他来个釜底抽薪,张大官人都不在乎,为了保税区和滨海以后的发展,这次他决不能让步。
项诚道:“这我知道,可是泰鸿和_图_书集团提出要在蔺家角建设钢铁厂,在他们已经拿出的规划中,涉及到属于滨海的十平方公里土地。”
桑贝贝把耳机戴上,懒得理他。
张扬道:“杜瓦尔已经前往澳洲工作室进行最后的设计工作,如果顺利的话,最近就能够完成规划工作,将完善后的方案交给我们。”
项诚道:“宫市长跟我说,你和泰鸿集团方面搞得很不愉快!”
桑贝贝道:“你谁啊?我又不认识你,离我远点啊,小心伤了自个!”
陈凯笑道:“既然大哥喜欢。回头我让青虹安排她过来陪酒。”
陈岗没有回答,而是低声说了一句:“尤物啊!”
宫还山道:“这件事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蔺家角的地块一定会划给你们,不会成为我们合作的障碍。”
张扬道:“项书记,我并不是不愿意牺牲,不愿意让步,而是这件事泰鸿做得太过分。”
梁康微笑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宫市长千万不能忽视流言的力量。”
陈岗摇了摇头,低声道:“赵永福那个人可没那么好对付!”他打了个哈欠道:“最近工作太忙,精神上有些紧张,需要放松放松了。”
项诚道:“宫市长跟我说,你和泰鸿集团方面搞得很不愉快!”
陈岗笑道:“这段时间他的确不太顺心,张扬这小子搅和的鸡犬不宁。”
姬若雁道:“宫市长,我们赵总已经说过了,厂址必须定在蔺家角,如果贵市连这么简单的条件都不能答应,那么我们泰鸿只能重新考虑建设分厂的计划了。”
张扬道:“项书记,其实这件事我早就想跟您谈了,不过最近忙于筹备庆典的事情耽搁了下来。”
陈岗微笑道:“我又不怎么喜欢喝酒。”
项诚道:“我今天有些累,你替我向他们解释。”
陈凯道:“两万!”
陈凯走到桑贝贝面前,冷冷看着她:“你他妈耍我啊?”
姬若雁点了点头道:“普通朋友!”
陈凯低声道:“她叫戴琳,挺有名气的,怎么样?哥要是喜欢我来安排。”
张扬却摇了摇头道:“项书记,针对泰鸿建厂的事情,我专门咨询了有关专家,泰鸿在蔺家角建设厂房,对北港和滨海的未来发展相当不利,以后必将会成为阻碍我们城市发展的一个拦路虎。”
项诚道:“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你也要看到优点,泰鸿作为国内钢铁行业的龙头,谁不想将他们请过去建厂?每年几百万吨的产量,会带给北港多少的工业产值?会给北港增加多少就业的机会?如果成功签约,我们北港的工业水平就可以一跃成为平海工业发展的排头兵,比起你所说的那些臆想出来的缺点,这些都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好处,张扬我知道你很看重保税区,我同样重视保税区的建设,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保税区和泰鸿的建厂计划并不矛盾,两者明明可以实现共赢,可以共同推动北港的发展,为什么要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全局呢?”
陈凯道;“没什么,姑娘,只要你能让我大哥高兴,这是小意思。”
项诚道:“我们和泰鸿谈判之初就答应过,只要泰鸿来北港建设分厂,北港范围内随便他们挑选建厂地址。”
陈岗道:“这样,我帮你约宫市长吧。”
项诚表现的颇有耐心,他点了点头道:“你说。”
其实他们两人心里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官场之上的关系就是复杂,明明都摆在面上的事情,非得要多绕几个圈子,项诚道:“又不是敌我矛盾,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张扬道:“杜瓦尔已经前往澳洲工作室进行最后的设计工作,如果顺利的话,最近就能够完成规划工作,将完善后的方案交给我们。”
晚宴结束之后,大家各自离去,陈岗和兄弟陈凯最后才走,陈凯道:“大哥,宫市长今晚好像不太高兴!”
项诚道:“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你也要看到优点,泰鸿作为国内钢铁行业的龙头,谁不想将他们请过去建厂?每年几百万吨的产量,会带给北港多少的工业产值?会给北港增加多少就业的机会?如果成功签约,我们北港的工业水平就可以一跃成为平海工业发展的排头兵,比起你所说的那些臆想出来的缺点,这些都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好处,张扬我知道你很看重保税区,我同样重视保税区的建设,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保税区和泰鸿的建厂计划并不矛盾,两者明明可以实现共赢,可以共同推动北港的发展,为什么要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全局呢?”
www.hetushu.com诚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张扬,我希望你能从大局考虑,只要稍稍让步,就可以做到双赢的结果,你让出蔺家角的十平方公里土地,我在蔺家角以西划出二十平方公里的土地给保税区,作为对你们的补偿,你看这怎么样?”项诚认为自己给足了张扬面子,用两倍的土地换取张扬的让步。
姬若雁道:“我相信宫市长的诚意,如果北港方面前像宫市长这样能够切实的考虑外来企业的利益就好了。”
陈凯把陈青虹叫到身边,附在她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陈青虹眉开眼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声向陈凯道:“她开价很高的。”
项诚道:“张扬,你一口一个保税区的规划,到现在我也没有见到。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夸夸其谈,我要看到实际行动,你的规划图呢?”
陈岗道:“你懂什么,还是清纯好!”
桑贝贝看到陈凯总拉着自己的手不放,有些恼火了,美眸一瞪道:“你有病是不是?大庭广众的耍流氓,放手!”
其实他们两人心里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官场之上的关系就是复杂,明明都摆在面上的事情,非得要多绕几个圈子,项诚道:“又不是敌我矛盾,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当晚陈岗、宫还山一行来到皇冠大酒店吃饭,酒店是陈凯预先安排的,陈凯现在去北港开发区分局,皇冠这边是他来得最多的地方,这其中因为他和袁孝商的关系很好。
陈岗的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好!好!”
姬若雁道:“陈书记也看到了?”
陈凯咬牙切齿道:“小婊子……”话没说完呢,眼前白影一晃,桑贝贝干脆利落的在他脸上抽了一个大嘴巴子。这巴掌可不轻,打得陈凯半边脸都肿起来了。
陈凯听到这句话,脸色倏然变了,他默不作声的喝了口酒,陈岗看出他神情有异,借口去洗手间,陈凯跟了进去,将刚才陈青虹跟他说的话讲了一遍,陈岗一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突然感觉到索然无味,他低声道:“我晚上还有事,走了!”
张扬道:“项书记,保税区和泰鸿的矛盾所在就是蔺家角,泰鸿将整个蔺家角都划了进去,如果我们认同了这件事,我们滨海保税区之前所做的规划就得推倒重来。”
张扬道:“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在蔺家角的问题上意见不合。”
两兄弟说话的时候,桑贝贝端着酒进来了。
项诚皱了皱眉头,他认为张扬在危言耸听,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维护他自身的利益罢了。项诚道:“张扬,蔺家角的项目最早是省里牵头的,如果因为滨海方面的原因导致这次的合作失败,我想上头一定会追究责任。”项诚只差没点明这件事就是宋怀明牵头的,你张扬现在这么干,不仅仅是跟北港过不去,也是拆你自己岳父的台。
陈岗笑了笑,此时天街的经理陈青虹迎了过来,看到陈岗兄弟俩,她笑得格外妩媚,陈凯向她招了招手,陈青虹婷婷袅袅来到他们的面前:“凯哥来了!”她不招呼陈岗,是因为她知道陈岗的脾气,他不喜欢别人跟他打招呼。而陈青虹和陈凯之间的关系很好,两人还是结拜兄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应该称呼陈岗一声哥哥。
宫还山道:“那就应该对他的脾气多少了解一些,这个小子啊,年轻气盛,太喜欢出风头。年轻干部,考虑事情不全面,缺乏大局观。”
陈岗冷笑道:“你等着看吧,他没几天好得意了。”
晚宴开始之后不久,姬若雁就提起了泰鸿分厂的选址问题,她轻声道:“宫市长,我前两天和滨海市委书记张扬见面沟通了一下蔺家角的用地问题,他在那块地上的态度很坚决,说是已经将那块地划入保税区的规划中,不肯出让给我们。”
桑贝贝根本不理他,继续向门外走去,陈凯想去追她,却被陈岗一把拉住,陈岗道:“算了,出来玩,何必搞得不开心。”
陈岗走入天街马上就被舞台上传来的歌声所吸引,他眯起眼睛望着舞台正中,身穿金色演出服的女歌手正在深情地演唱。
姬若雁点了点头道:“也好!”
项诚道:“张扬,现在泰鸿方面很坚决,如果我们不给他们蔺家角那块地,他们会重新考虑在北港建设分厂的计划。”
张扬道:“这根本就是威胁啊!”
陈凯这才放开了桑贝贝的手,桑贝贝站起身转身就往外走,陈凯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女招待,怒道:“你给我站住!”
陈凯道:“难道她是老袁的人?”
陈凯笑道和_图_书:“大哥,你喜欢她?”
陈凯道:“梁东平那个人在新闻界小有名气,过去因为在省政府对面跳楼而被劳教过,对了,他是被张扬调到南锡体委的,这篇文章该不是张扬授意他写的吧?”兄弟俩一唱一和的把矛头指向张扬。
项诚表现的颇有耐心,他点了点头道:“你说。”
陈岗道:“泰鸿方面有几位高层都很想见您!”
项诚已经失去了继续和张扬谈下去的耐心,他摇了摇头道:“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会尽全力将泰鸿留在北港,同样,我也不希望任何单位,任何个人,在这件事上制造障碍,如果让我查实有人在背后捣鬼,我绝不会给他面子。”项诚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话锋直指张扬。
张扬道:“谁管并不重要,主人只有一个!”他站起身,向项诚笑了笑道:“不是我,也不是您,是老百姓,最终的话语权掌握在他们手里!”
陈凯听出了大哥的言外之意,心中颇感无奈,自己这个大哥什么都好,就是在这方面把持不住,五十几岁的人了,还是喜欢直奔主题。
此时陈青虹带着戴琳走了进来,陈青虹看到陈凯脸色不善,慌忙过来嘘寒问暖,陈凯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陈青虹一听是桑贝贝惹他生气,不由得叹了口气道:“那丫头就是这个德性,我早就想把她赶走了,可是袁总特地交代过,让我照顾她。”
桑贝贝看了看陈岗,发现这老头的目光充满了淫邪之意,陈岗笑得很开心,牙槽肉都露出来了,这幅模样让桑贝贝觉得有些恶心。
项诚道:“你说的很对,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保税区是我们北港未来发展的重点,而泰鸿分厂建成之后,必将成为北港未来的工业支柱,没有谁更重要,在我心里所占的位置都是一样的,而且两者之间并不矛盾,泰鸿看中的是北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两者可以相互促进,可以互利互惠,北港完全可以容纳得下两者的存在,我真不明白你们之间为什么会产生争执。”
张扬道:“我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是为了长远的利益。”
张扬笑道:“项书记,您别急啊,保税区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虽然位于滨海,可也是属于整个北港的,建成之后不是我一个人成绩与荣耀,也是大家的。”
陈凯道:“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忍着他?”自从被张扬踢出滨海,陈凯对张扬的恨意一直深藏在心中。
梁康笑了笑道:“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在宫市长都保证了,滨海是北港的辖市,张扬再能耐也得听宫市长的是不是?”梁康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如果宫还山说的话张扬肯听,就不会闹到现在这种僵局了。
项诚道:“张扬,现在泰鸿方面很坚决,如果我们不给他们蔺家角那块地,他们会重新考虑在北港建设分厂的计划。”
张扬道:“项书记,保税区和泰鸿的矛盾所在就是蔺家角,泰鸿将整个蔺家角都划了进去,如果我们认同了这件事,我们滨海保税区之前所做的规划就得推倒重来。”
桑贝贝才不买她的帐,她早就看出来了,陈青虹在这里只是一个管事的,真正的后台老板十有八九是袁孝商,袁孝商认为张扬看上了自己,而他又想讨好张扬,所以对自己特别照顾,陈青虹不敢拿自己怎样,这小妮子多少有了恃宠生娇的念头,听了几句就不耐烦的告辞了。
和项诚的这次见面之后,张扬明白了一件事,北港几位领导的态度很明确,他们坚定地站在泰鸿一方,不惜一切代价要把泰鸿留在北港。
项诚被张扬气得够呛,用双倍的土地给滨海做出补偿是他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最大让步。想不到张扬这小子如此坚决。在蔺家角的事情上不肯退让半步,更没有把他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张扬离去之后好半天,项诚阴沉的脸色都没有缓和过来。
直到陈岗打来电话。项诚的情绪稍稍好转了一些,陈岗是邀请项诚一起去金色港湾吃饭,今晚泰鸿方面安排。
张扬道:“项书记,蔺家角位于北港和滨海的中间位置,距离两座城市的中心都在二十公里左右,蔺家角又是我们北港生态环境最好的地方,如果在这里建设钢铁厂,势必会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影响,而且当今时代,发展速度日新月异,城市的扩展速度超乎想象,城市一体化已经是必然趋势,如果泰鸿选择在蔺家角建厂,那么以后将会同时给北港和滨海的城市发展造成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