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4章 难免犯错

顾允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顾允知喝了口酒,缓缓落下酒杯,他轻声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元和幸子的女人?”
萧国成道:“她并非死于肺癌!”
顾允知道:“她长得和佳彤几乎一模一样。”
张扬再度点了点头:“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以为她就是佳彤,后来经过调查才知道,她是日本人,和佳彤没有任何的关系。”
萧国成带张扬去的地方是观邸一号的地下一层,这里是萧国成的收藏室,里面存放着萧国成多年来搜集的一些珍贵物品。
张扬道:“现在我总算明白,福兮祸之所依的真正含义了。”
顾养养小声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正北墙面上的一张巨幅油画吸引了张扬的注意,上面画着一个面目慈和的中年美妇,萧国成的目光也落在那幅画像上,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歉疚,低声道:“这是我的妻子!”他走到一座非洲雕塑前,将雕塑的头颅拧动,那幅油画缓缓移动开来,后方出现了一道合金防盗门,萧国成输入密码,然后进行指纹和视网膜的三重验证。
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道:“所以您就春心荡漾了。”
张扬道:“女人很奇怪,她虽然不说,未必代表她不恨你,萧先生,如果想彻底解除你身上的蛊毒,必须要找到你被种蛊的种类,这个刀明君很可能就是其中的关键,萧先生,有没有办法联络上她?”
对顾养养这位小姨子,张大官人打心底有些发憷,顾养养对他一往情深,颇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味道,眼里只有他,其他的追求者哪怕条件有多出色,对她有多好,顾养养连眼皮都不翻一下,在她心中没有任何人比得上张扬。
萧国成低声道:“你生病了?”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不是多嘴之人!”
张扬注视着水晶棺中的女人,死人的面色往往看起来是惨白的,但是棺中女人不同,她的脸色居然还泛着红晕,看起来栩栩如生,这是因为她被封入水晶棺之前画过妆。
张扬从萧国成的目光中捕捉到一丝难以掩饰的思念,他忽然意识到萧国成仍然在想念着这个名叫刀明君的女子。张扬并没有点破这件事,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秘密。
“后来她有没有出现过?”
顾允知道:“你担心我知道这件事会受到打击,担心元和幸子会勾起我痛苦的回忆?”
张扬沉默了下去,在他心中始终不愿承认顾佳彤已经死去的事实,虽然佳彤乘坐的汽车坠入了尼亚加拉河,可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她的尸首。
顾允知道:“任何事都可能发生,既然选择了官场这条路,就不能怕事。”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你从来都是一个不怕事的小子。”
张扬端起酒杯道:“爸,我敬您!”
张扬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张扬回到码头已经是六点,他打了个http://www.hetushu.com电话给顾允知,方才得知顾养养也到滨海来了,想到这位美丽单纯多情的小姨子,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头大,原本想前往顾允知那里的念头顿时打起了退堂鼓。
萧玫红摇了摇头,双手扶住凭栏道:“我叔叔常说和气生财,他从不和他人结怨。”
张扬道:“你叔叔有没有什么仇人?”
张扬吸了吸鼻子,转身朝顾养养笑了笑,却发现顾养养身上还带着围裙,活脱脱一个俊俏的小女仆,虽然是这身打扮,可仍然显得清水出芙蓉,清纯至极,可爱至极,不知是因为在厨房内劳作的缘故还是因为见到张扬的原因,俏脸微微有些发红。
萧国成终于下定决心道:“我七年前曾经认识一个云南女子,她叫刀明君。”
萧国成叹了一口气道:“她很美,热情似火,风情万种,我和妻子的感情已经到了平静如水的境界,你知道,男人总是不甘心过于平静,她的出现恰如一颗石子击打在平静无波的湖面。”
顾允知道:“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和你一样,一直都没有接受佳彤已死的事实!”
重新回到客厅内,萧国成邀请张扬留下共进晚餐,张扬摇了摇头,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再说今天的身体状态并不好,萧国成也没有坚持挽留,让萧玫红将张扬送回去。
张扬看到萧国成的表情犹豫,更料定他一定有事情在瞒着自己,他微笑道:“萧先生,如果你有为难之处,这件事大可不必再说,我向你保证,今天我所看到所听到的一切,只会是咱们两人之间的秘密,绝不会向第三个人提及。”
萧国成摇了摇头道:“她去世这么久,我不想在滋扰她的宁静。”
萧国成道:“找到她应该不难,这么久以来,我只是刻意回避去关注她的消息。”
张大官人心中暗暗称奇,想不到这观邸一号下面居然蕴藏着这么多的秘密,萧国成能够将自己带下来,足以证明他对自己的信任。
张扬笑道:“爸,您来滨海给我捧场,我却整天忙于公事,根本抽不出时间陪你,我这心中惭愧的很。”
顾养养道:“凉菜早就好了,你们先喝酒。”
张扬道:“不妨事,那个朱红冠虽然扎了你不少针,可是他就没有一针扎对地方。”
张扬道:“也就是说,这七年中你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萧国成又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
张扬道:“萧先生,刚才我问过你,有没有去过苗疆的经历,或者有没有和苗人接触过?”
顾养养关切道:“张扬,你感冒了?”她现在是彻底不叫张扬姐夫了,这是要和他平起平坐,更是要引起张扬的重视,不要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一般看待。
张扬随着顾允知来到餐厅内坐下,他拿起桌上的大明春给顾允知倒上,顾允知听到他接连不断的喷嚏,轻声道:“生病了就留在家里和图书休息,没必要专门跑过来。”
萧国成点了点头,充满悲怆道:“我只当她得了怪病,现在你这样一说,我有些明白了。”
顾允知轻声叹了口气道:“如果佳彤仍然活在世上,就算她一辈子不认识我又如何,我只想她活着。”
张扬道:“你选择了前者。”
张扬道:“我将元和幸子的背景调查的很清楚,她和佳彤没有任何的关系。”
张扬点了点头道:“昨晚不小心淋了雨,有些受凉了。”
萧玫红叹了口气道:“不知是谁这么恨我叔叔,要是让我知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顾养养这次前来滨海是为了接父亲去回去的,其实她这几天都在江城,江城制药厂那边最近在搞新品发布会,她这个挂名董事长必须要亲自参与,事实上,顾养养对制药厂的业务也越来越关心,这家药厂本来是她姐姐的物业,胡茵茹虽然主动承担了管理职责,但是顾养养也不好意思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她,胡茵茹也在尽力扶持她,希望顾养养能够早日上手,真正可以承担起管理这个企业的责任。
萧玫红递了一根拐杖给他,萧国成指了指外面,示意张扬跟着他过来,因为他并没有提及萧玫红,所以萧玫红知趣的留在房内。
张扬没有马上回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沿着向下的台阶走去,室内的温度很低,寒冷的刺激又让张大官人接连不断的打起了喷嚏。他推断出萧国成带他来的地方应该是一座冷库,这位超级富翁居然在地下修建了一座冷库?却不知在其中究竟收藏了什么宝贝?
知女莫若父,顾允知对女儿的心思非常明白,养养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去做菜,并不仅仅因为是要孝敬自己,更主要是为了张扬,女为悦己者容就是这个道理。顾允知虽然非常喜欢张扬,可是在心底深处早已否决了他和养养之间的可能性,张扬过去和佳彤有过一段,佳彤离开之后,他和楚嫣然已经修成正果,作为父亲当然不想女儿加入这场毫无结果的情感纠葛之中。望着在厨房内忙碌的女儿,顾允知深邃的双目中不禁掠过一丝忧色。
张大官人之前曾经听萧玫红说过,萧国成的妻子在七年前死于癌症,而且她死在了美国,当时萧国成还没有建成这栋别墅,想不到她的尸体居然被萧国成收藏在这里,如果说萧玫红所说的一切属实,萧国成将妻子的尸体运到这里想必花费了很大的一番功夫。
顾养养的一片深情,张大官人心中明白得很,若说顾养养的痴情没有让他心动分毫,那纯粹是谎话,可张大官人始终坚持恪守本分,保持和顾养养之间应有的距离,张大官人表现出的绝情也让顾养养伤心不已。
张大官人表示理解:“萧先生这不怪你,你犯了一个普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萧国成苦笑道:“换成你,你会怎么选?”
张大官人一听立时就猜到,这事儿十有八九跟和-图-书男女之情有关,难道说萧国成和这个刀明君有什么暧昧不成?
张大官人说得不错,这地下的确建造了一座冷库,不过冷库内并非收藏了什么宝贝,只有一具水晶棺,水晶棺内,一具女尸静静躺在那里。
自从进入这地下收藏室,两人之间就少有交谈,氛围显得格外凝重,张扬为了舒缓这种氛围,微笑道:“萧先生,你不怕我将你的秘密传出去?”
张扬留意观察了一下尸体的手指,指甲竟然脱落了大半,低声道:“她临死之前是不是全身奇痒无比?”
萧国成老脸发热,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他会把这个秘密永远压在心里,事实上他已经将这个秘密藏在心底整整七年,他低声道:“我和刀明君的关系被我妻子知道了,除了她以外,再没有知道这件事的人,我妻子人很好,她给了我两条路,第一和刀明君断绝来往,她可以既往不咎,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第二,我可以选择刀明君,但是必须要和她离婚,她不会给我制造任何的障碍,甚至可以放弃她应得的那份财产。”
张扬一边用纸巾擦着鼻涕,一边道:“昨晚淋了点雨,突然就病了。”这厮虽然皮厚,也不好意思将真正的原因告诉他人。
张大官人内心深处打了一个激灵,他抬起头,表情充满了诧异,顾允知不会平白无故的发问,他既然有此一问,就证明他十有八九见到了元和幸子,想起元和幸子和顾佳彤几乎无法分辨的外貌,张大官人的心情顿时纠结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认识,上次我去东江的时候见到了她。”
萧国成望着水晶棺中的女尸,目光变得温柔无比,他低声道:“这就是我的妻子!”
张扬道:“多数人都会做出你这样的选择。”
萧玫红俏脸之上写满愧色,她后悔不迭道:“都怪我,不该请那江湖骗子过来。”她想到一件事,轻声道:“我叔叔的病情突然加重是不是这个人动了手脚?”
萧玫红道:“张书记,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为我叔叔保守住这个秘密,不要将他中了蛊毒的事情向外宣扬出去。”
张大官人仔细观察着萧国成的眼神,发现他的目光并不是那么的坚决,隐约猜到萧国成有事情瞒着自己,张扬道:“萧先生,我虽然今天将你从昏睡中唤醒,也侥幸镇住了你体内的蛊毒,可是我并没有能力将之彻底清除。”
萧国成点了点头,他打开墙上的开关,脚步突然变得缓慢起来,步伐也放得很轻,仿佛害怕惊醒了什么。
萧国成没有说话,从打开的密码门走了进去,张扬跟在他的身后,看到密码门大概有一尺的厚度,构造极其坚固。
张扬道:“我不是你,我不可能面临你这样的选择,那啥,咱们别岔开话题,你和刀明君摊牌之后怎样了?”
萧国成的目光转向张扬,他的表情充满着悲怆,张大官人看到他这幅模样也不禁微微一怔,hetushu.com鼻子发痒,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萧玫红道:“赶着回去。有急事啊?”
张扬道:“如果你所中的蛊毒和你妻子相同,按理说是不会存活这么长时间的,这往往有两种可能,第一你对蛊毒的抵抗力较强,二,你和你妻子所中的蛊毒根本就不一样。”他咳嗽了一声道:“萧先生,如果想搞清这件事,必须要开棺验尸,您以为如何?”
萧国成没说话,他望着张扬,发现这个年轻人真的很不简单,自己心中的想法已经被他揣摩的非常清楚,萧国成是刚刚才明白妻子并非病死,而是被人加害。
张扬并没有否认。他笑了笑道:“顾书记在滨海,他明晨就要走了,我想陪他好好聊聊。”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张扬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已经猜测到了这一点,从萧国成刚才的情况来看,他的妻子十有八九也中了蛊毒,真正的死因很可能就是这件事。
萧玫红的嘴唇动了动,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我叔叔当真是中了蛊毒?”
萧国成道:“她辞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跟我联络,直到我妻子葬礼的时候,她方才出现,不过当时她只是远远望着葬礼现场,我看到了她,因为对妻子的愧疚,我没有走过去和她说话,她也没有走过来,那次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张大官人讪讪笑了笑,他没有和顾养养继续交谈下去,来到客厅内,顾允知坐在沙发上朝他招了招手道:“张扬,怎么这么晚?”
张扬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经过这次治疗,可以保证他一个月内不会复发,但是想要彻底清除他体内的蛊毒。就必须要找到蛊毒的种类。我对这种秘术了解的也不算太多,听说单单是蛊术就有九九八十一种之多。”
顾允知微笑道:“我们爷俩还用得上这些表面功夫吗?我心中明白。当然是工作要紧,昨晚火灾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当然要先把工作做好。”
萧国成点了点头,低声道:“她从未向我说过任何抱怨的话,也没有流露过对我的恨意,我不但对不起我的妻子,也对不起她。”
萧国成道:“我这辈子唯一对不起妻子的就是这件事。”他没把话挑明,可是意思已经表述的很明白。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最近诸事不利,我在滨海北港之间来回奔波,忙得焦头烂额。”
萧国成道:“她在美国留学,毕业后来我公司应聘,我欣赏她的能力,点名让她做了我的秘书。”说到这里,萧国成的表情充满了负疚和惭愧。
周山虎还是头一次登上这么豪华的游艇,对一切都表现的相当好奇,萧玫红让船员带他去参观,自己则来到张扬的身边,张扬站在甲板上,眺望着远方笼罩在暮色中的北港。目光中充满着迷惘,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萧国成道:“她发病很突然,从发作和-图-书到死亡过了七七四十九天,这段时间,她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先是头痛,然后扩展到全身,咳嗽,咯血,低烧不断,我为她请了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但是没有人能够诊断出她究竟得了什么病,到后来,她的眼睛一点点溃烂,两个眼球仿佛被虫蛀一般,掏食一空,现在是我让人用和田玉雕刻了两只眼珠塞入她的眼眶内……”说起这件事,萧国成心头酸楚不已,双目有些湿润了。
萧国成道:“她很冷静,没有让我为她做任何事,甚至没有要一分钱,第二天她就主动辞职了……”
顾允知笑了起来,他向顾养养道:“女儿,菜做好了没有?”
萧国成道:“莫非我所中的蛊毒就是因此而来?可是她从发病开始只生存了四十九天,而我却已经七年都是如此,病情虽然逐渐加重,但是我一直侥幸存活,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张大官人在心底已经猜了个七八成,萧国成也不能免俗,看来干了总经理和美女秘书之间应该做的那点事儿。
萧国成点了点头道:“我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都是我妻子陪我走过来,我和刀明君之间只是一个意外。”
张扬道:“爸,对不起!“顾允知摇了摇头道:“我真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可以长得如此相像,如果不是右眉间的那颗痣,我根本就分不清她们。”
萧国成眉头紧锁,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他方才道:“你跟我来!”他慢慢坐起身来,萧玫红想要去搀扶他,却被他摆手谢绝。
张扬道:“还好你用水晶棺封住了她的尸体,又存放在低温环境之中。”
门铃声响起,顾允知起身准备去开门,顾养养已经从厨房内抢先过去了,一路小跑的来到大门前,拉开房门,张扬还没有来得及跟她打招呼,鼻子就痒了起来,他扭过头,朝着身后的夜色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地下收藏室约有四百多个平方,其中收藏着古董、字画、还有不少现代雕塑作品,张大官人发现自己送给萧国成的那幅琵琶行也在其中,已经被存放在真空的玻璃展示柜中。
周山虎将张扬送到海洋花园别墅,张扬来到门前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他马上就分辨出这是佛跳墙的味道,顾养养从曹三炮曹老爷子那里学到了一手高妙的厨艺,经过这两年的悉心钻研,厨艺更是突飞猛进。
通往地下收藏室共有两层密码门,都要通过密码和指纹的双重验证方才可以进入。
张扬道:“过去或许你能看破,可是现在呢?难道你不想知道到底是谁想害死你们夫妇两个?”
萧国成对此看得倒是很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自从我妻子死后,我对生死早就看破了。”
顾允知却让他过去吃饭,顾养养正在下厨做饭,张扬这会儿回去刚好赶得上。
张扬摇了摇头道:“和他无关,就算他想动手脚,也没有那个本事。”他向萧国成道:“萧先生,你有没有和苗人接触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