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3章 低调处理

张扬道:“没什么,梦媛,这件东西如此珍贵还是我先为你保存,你这两天精神恍恍惚惚,万一失落了岂不是可惜?”
张扬听到乔梦媛沙哑的声音,他停下脚步,转过身。
乔振梁伸出手去,吴明快步迎向他,双手握住乔振梁的手用力摇晃了一下道:“乔部长,节哀顺变。”
乔振梁终于屈服了:“那也要先把你妈妈送到殡仪馆,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让人给她好好整理一下,不能让你哥见到她这个样子。”
谢志国笑了笑道:“我才懒得管这种闲事,不过利用放射物害人可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身为荆山市的公安局长,追查一下也是我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有些事咱们心里都明白,你不想我问,我也不想问,不出大事就好。”
两人来到河对岸,张扬和乔梦媛向他们告辞,背着孟传美继续向卢家梁走去,来的时候他们是乘坐周山松的农用三轮车,走的时候却只能步行,时间已经是清晨五点多钟。天空却没有放亮的迹象,山路泥泞,很多地方都有山石塌方的景象。
张扬刚刚走进休息室就接到了林秀的电话,却是孟传美血液中的放射物找到了,初步判定是铯中毒,在环境中这种放射元素很容易被人体均匀吸收,存在于全身软组织中,尤其是肌肉中,长期摄入会造成身体的慢性损伤甚至死亡。
张扬点了点头:“爷爷,您一定长命百岁。”他不再多说,告辞离开。
乔梦媛和乔振梁父女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乔梦媛的手里一直牢牢握着那串佛珠,乔鹏飞陪着乔梦媛去贵宾室休息。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啊,他目前在市委当司机。”
张扬低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
乔振梁道:“梦媛,我没有让他来这里,让他直接前往京城,你妈火化之后,我们马上前往京城,将她埋葬在那里,这也是你爷爷、你舅舅他们的意见。”
张扬笑了笑道:“林阿婕都告诉你了?”
张扬道:“他是荆山市委书记,您来了,他于情于理都得过来拜会。”张扬并不想跟吴明打交道,起身道:“乔部长,我还是先回避一下。”
张扬背着孟传美来到张士洪的面前,张士洪叹了口气道:“孩子,昨晚村里闹腾了一夜,谁都不愿意一个外乡人死在这里,桥虽然没修好,可是船找来了,你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不是当爷爷的不想留你,而是这次情况特殊,这尸体也不能在这里久留啊。”
张扬道:“您跟我不必客气,乔部长,有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
乔梦媛从张扬的举动中感到了一些异常,诧异道:“这佛珠有什么不对?”
张扬点点头,乔鹏飞离去之后,他来到乔梦媛的身边坐下低声道:“感觉好些了吗?”
张大官人能够体谅乔振梁的难处,孟传美给他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连养育多年的女和图书儿都不是他亲生的,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就疯狂暴走了,可乔振梁考虑到家族的荣誉,自身的名誉,不得不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将这一切都默默承受起来。乔振梁之所以急于火化孟传美的尸体,其目的也是想尽量封锁消息,将这件事的影响控制住。
乔振梁叹了口气道:“梦媛那边你多开导开导她,这孩子因为他妈妈的事情对我也产生了一些误会,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和她交流了。”
张扬道:“一个朋友的,他最近身体不舒服,抽血化验之后发现他可能有放射病,所以才想起拿这串佛珠过来检验。”
谢志国道:“这件事不会和乔夫人有关吧?”他搞刑侦这么多年,张扬的举动瞒不过他的眼睛。
吴明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后,乔振梁总算见到了女儿,此行过来的只有他和乔鹏飞两个人,来到荆山之后,他们也没有和当地的领导联系。
乔梦媛虽然不情愿,可最终还是同意了父兄们的提议,遗体火化之时,乔家兄妹都哭得昏天暗地,乔振梁也忍不住流下泪来,这泪水不仅仅是为了孟传美,更是为了他们之间彻底了却的孽缘。
张扬本想陪同他们一起前往京城,可是乔振梁婉言谢拒了,孟传美的葬礼乔振梁只想在家族内部悄悄进行,不想外人参与。
果然不出张扬的意料,这串佛珠内竟然含有大量的放射物铯成分,孟传美死前,这串佛珠一直都陪伴在她的身边,虽然不知这串佛珠具体陪伴了她多少年,可有一点能够断定,这串佛珠暗藏的放射物铯,对孟传美的身体造成了长期辐射损害。送给她这串佛珠的人应该不是无心,可能是存心想要加害于她。
谢志国道:“张扬,我听说你这次过来是给乔夫人治病的?”张扬找林秀帮忙,这件事自然没有瞒过他。
乔振梁道:“这件事我们一家都不想过度张扬,你应该明白,政坛上哪怕是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有人借题发挥兴风作浪。”
张扬和乔振梁一家就在殡仪馆外分手,临行之时又嘱托乔梦媛务必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乔振梁又道:“梦媛怎么样?”
乔梦媛的话刚刚说完,乔鹏飞又打来了电话,他们在西山县等得焦急,担心张扬他们途中出事。
张扬道:“爷爷,这次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等这件事过去以后。我会回来看您,那啥,我就在滨海市工作,你们村的周山虎现在就跟着我干,您要是能抽出时间,可以去滨海做客。”
谢志国对检验结果也颇为惊奇,他有些诧异地问道:“这串佛珠你从哪里得来的?”
乔振梁道:“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女儿过去看她,她说想去西山寺烧香,可是没想到这一去竟然走上了不归路……”
张扬并没有将孟传美已经死亡的事情告诉林秀,挂上电话,来到乔梦媛身边,乔鹏飞看到他http://m.hetushu.com过来,起身道:“张扬,你们聊聊,我去看看我大伯。”
张扬也明白,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如果跟过去反而会给乔家造成困扰。
林秀提醒张扬务必要检查孟传美身边的常用物品,看看有无放射物的存在。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知道,他是不想这件事对他造成不良的影响,我不明白,我妈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他还有这么多的顾忌,为什么不能让我妈安安稳稳的走,为什么还要考虑到外界的感受?”
乔梦媛将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低声啜泣。
天蒙蒙亮,周山河已经代表村里过来通知张扬,找到船了,他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希望张扬能够带着尸体尽快离开这里。
张扬笑道:“可能是无意中买到的东西,他也不想追究了。”
张扬知道乔梦媛心情不好,也没有主动找她说话,两人就这样默默在山路上走着。乔梦媛望着白布包裹的母亲,又望着大步前行的张扬。她的双目不由得湿润了,她忽然意识到张扬在自己的生命中已经占有了无可替代的位置,如果没有他,她甚至不知自己应该怎样活下去。
张扬道:“八叔只管去,到滨海市委找我就行。”
孟传美已经进行过死亡登记,吴明查出死者的身份并不难。
乔振梁叹了一口气,和吴明一起在沙发上落座,吴明充满关心道:“乔部长,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乔梦媛道:“欺骗!难道我们家里剩下的就只有欺骗?为什么不能将一切说出来?为什么始终在逃避?这对我们公平吗?”
两人来到河边,看到一条破破烂烂的木船停在那里,张扬的叔爷爷张士洪居然也在那里,他的身边跟着两名壮实的中年人,说起来都是张扬的堂叔。
张扬伸出手要来了那串佛珠,那串佛珠通体碧绿,质地细腻转动佛珠,可以看到其中一颗珠子上刻着两个字……虚幻。
乔梦媛含泪摇头道:“不可以,我哥有权利见自己母亲的最后一面,我妈的心愿也不是葬在京城,她说过,如果有一天她老去,让我把她的骨灰洒在大海里……”
乔振梁上了张扬的越野车,他来到乔梦媛身边,展开手臂,搂住了她的肩头,方才意识到女儿全身都是湿的,他充满爱怜道:“梦媛,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
张扬道:“还好!”
张扬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低声道:“梦媛,其实你爸也有他的难处,孟阿姨死于自杀,这件事如果被外人知道,让有心人加以利用,还不知道要制造出怎样的风浪,你也不想孟阿姨死后不得安宁。其实这件事在我看来,你爸的做法无可厚非,他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也不仅仅是为了乔家的声誉,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你们。”
经历了这一夜的哀思,乔梦媛终于冷静了下来,她的情绪也平复了许多。
乔振梁接到吴明前来的电话http://www•hetushu•com,有些不悦,他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头,挂上电话向张扬道:“吴明来了。”
乔振梁点了点头。
谢志国知道这小子不愿说实话,将放在铅盒中的佛珠推还给张扬道:“里面铯元素的含量很高,这种东西具有很强的放射性,会造成软组织损害,长期接触会导致四肢无力,最终甚至会了发放射病导致死亡。”
吴明故意岔开话题道:“刚才我在外面好像看到张扬的车了。”
乔鹏举在当天下午来到了荆州市,乔家人在一起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最终决定还是先将孟传美的遗体火化,由他们带回京城,虽然孟传美生前愿望是将自己的骨灰撒入大海,可毕竟孟家还有人在,就算葬礼不大操大办,私底下还是要举行仪式的。
张扬是一个外人,他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可乔梦媛却非常反对,她低声道:“爸,我哥还没有回来,难道你不让他见我妈最后一面?”
张扬向陈爱国和济善和尚道别之后,背着孟传美的尸体,带着乔梦媛离开了小石洼村。
吴明黯然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乔部长,既然悲剧已经发生,还请节哀顺变。”
张扬道:“我会让他妥善处理这东西。”
“张扬……”
张扬道:“这事啊,别人不想张扬,我看咱们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张扬接过乔梦媛的电话,向乔鹏飞说明了情况,那边乔振梁接过了电话,他向张扬道:“张扬,我们在西山县红星招待所,你们途中一定要小心。”
世事无绝对,张大官人今天并没有等到他希望的彩虹,却迎来了另一场凄风苦雨,他们离开小石洼村的时候,陈爱国给他们准备了一些塑料布,张扬用塑料布将孟传美的尸体包裹好,又让乔梦媛顶着另外一块塑料布,张大官人自从完成大乘诀的突破之后,身体素质又恢复了昔日的强悍健壮,这点风雨自然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乔梦媛道:“我……我……”她的内心中充满着感动。
张战备道:“我最近要去北港那边搞建筑,要是去找你。你可别把我忘咯。”
乔梦媛的目光望着白布包裹的母亲,轻声道:“爸,我妈死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叹,乔梦媛显然将母亲的死怪罪到了乔振梁的头上,从张扬的角度来看,乔振梁在这件事上是非常值得同情的,他要忍受孟传美的背叛,内心极度痛苦,在人前还要强颜欢笑,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张扬道:“乔部长放心,我不会乱说话。”
乔振梁道:“我妻子痴迷佛学,之前出家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
张扬去休息室探望了乔梦媛,乔梦媛并没有入睡,只是拿着一张她和母亲的合影呆呆地看。
见到乔振梁之后,张扬才知道他们的下一站是荆山市火葬场,乔振梁已经决定,马上将孟传美的妻子火化。
从谢志国的这句hetushu•com话,张扬听出他可能了解到的情况要比自己想象得多,其实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孟传美死在荆山,如果想彻底封锁消息,恐怕没那么容易,乔振梁想要的是掩盖住孟传美自杀的真相,他不想这件事给乔家造成困扰。
乔振梁点了点头,他用力咬着嘴唇,伸手想去揭开孟传美脸上的白布,可最终还是放弃了。
桥梁第二天仍然没有修好,可张大官人无论如何不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半夜的时候就接到了乔鹏飞的电话,他陪同伯父乔振梁已经赶到了西山县,张扬让他们暂时在县城等待,第二天一早过去。
张扬并没有马上离开荆山,孟传美的遗体虽然火化了,可并不代表着这件事告一段落,他找到了谢志国,让谢志国帮忙检验孟传美留下的这串佛珠。
张扬道:“乔部长,放心吧!”
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卢家梁,来到张扬的越野车前,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安顿好孟传美的遗体,张扬劝乔梦媛暂时去贵宾室休息。
乔振梁望着女儿,他唇角的肌肉剧烈抽搐着。
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都看贼吃肉,没见贼挨打,乔振梁表面的风光很多人都看到了,可谁又真正看到他背后的辛酸,直到现在乔振梁的心头仍然在不停滴血,为人养女儿的滋味并不好受。
小石洼村的村民也不想孟传美的尸体继续留在这里,他们在维修桥梁方面还是尽心尽力的,虽然当晚没有将桥修好,可他们还是想方设法的找来了一条船,目的只有一个,要把不属于小石洼村的死人给送走。
乔梦媛道:“希望她真的可以得到解脱。”她的手轻轻转动佛珠,母亲留下的那串佛珠。
张扬道:“其实在佛的概念里生死本没有区别,万事万物都有轮回之说,也许孟阿姨现在已经得到了解脱。”
乔梦媛道:“为什么要这么仓促?我哥今天晚些时候就能赶过来,为什么不让他见我妈最后一面?”
张扬点了点头,知道张家和村里的其他人家想必因为容留死者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张士洪最终也选择了让步。其实张扬也没想赖在这里,只是桥塌了,乔梦媛的情绪又很不稳定,总不能在那样的情况下继续赶路,留在小石洼村略作调整,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乔振梁在荆山殡仪馆能够将一切安排的如此顺利还要多亏了一个人……荆山市委书记吴明,过去乔振梁担任平海省委书记的时候并不待见吴明,吴明在他的手下也遭到了仕途上的冷遇,几经辗转方才得到了荆山市委书记的位置,不过虽然如此,吴明是不敢记仇的,乔振梁的政治地位是他无法企及的,更不用说和他作对。如今乔振梁贵为农业部部长,他开口让吴明办事,吴明自然不敢怠慢。
乔振梁道:“梦媛,你难道不想你妈妈早点安息?她这个样子,怎么可以再让你哥哥见到……如果他问起你,你http://www.hetushu.com该怎样向他解释?”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梦媛叫他过来帮忙的,这边离滨海不远。”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道:“她一心向佛,应该没有仇人。”他想了想又道:“关于你孟阿姨的死,我希望你不要对外面多说话,你知道的,人言可畏,我不想这件事被有心人利用,只想你孟阿姨能够安安静静的离开。”乔振梁之所以这样说,是考虑到乔家的声誉,如果孟传美自杀的事情传出去,肯定会对乔家的声誉造成影响。
吴明也没有多问,搞清了乔振梁的态度之后他决定尽快告辞,这种麻烦还是少招惹为妙你们老乔家的事儿跟我无关。
乔梦媛道:“他真正看重的无非是自己的官位罢了。”
张大官人一直都没有参与到他们父女的对话中,但是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乔振梁由始至终都没有去看孟传美的遗容,看来死亡并没有能够消除他们夫妻之间的深深隔阂。
谢志国道:“这可能是一起谋杀案,张扬,你哪个朋友?”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对张扬是全心全意的信任,她低声道:“我爸想要即刻将我妈妈火化。”
张扬柔声道:“好好的,哭什么?”
乔振梁和张扬站在走廊上,乔振梁望着张扬点了点头道:“张扬,这两天真的麻烦你了。”
乔振梁点了点头,张扬离去没多久,吴明就到了,他一个人走入了乔振梁所在的贵宾休息室内,进门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悲怆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老娘死了一样。
他的两个堂叔负责撑船把他们送到河的对岸,撑船的那个是张士洪的小儿子张战备,张扬应该叫他八叔,张战备道:“大侄子,我听说虎子就在你那儿工作?”
张扬将孟传美的遗体放好,递给乔梦媛一条毛巾,乔梦媛接过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怆然道:“去西山县和我爸他们会合。”
乔梦媛道:“这是我妈自己的选择,我改变不了。”
乔振梁来到荆山市殡仪馆不久,吴明就已经闻讯赶来。
张扬道:“之前我曾经让人抽取了孟阿姨的一份血样,为她进行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可是血样的检查结果证明她似乎受到了某种放射物的辐射,到现在还没有查出真正的原因,您知道谁想害她吗?”
吴明连连点头道:“乔部长,您是我的老领导,您怎样说,我就怎样做。”心中却不免有些懊悔,看来乔振梁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早知如此自己就不来了,这一来反而给自己埋下了一个隐患,万一以后有人利用这件事做文章,乔振梁岂不是要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张士洪笑着摇了摇头道:“乖孩子,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我哪里都不想去。这么大年龄了。不知哪天就走了,等我死的时候,你能过来送我一程。我就满足了。”张士洪的孙子辈中都是女孩子,张扬现在是唯一的一个男丁,乡里人对这一点看得很重。谁都希望自己死的时候有个孙子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