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5章 意外发现

谢国忠真的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是公安局长,这徐大光是个社会人物,想不到他们的儿女会谈起了恋爱。
张扬摇了摇头,刀柄微微转动,痛彻骨髓的疼痛让林光亮闷哼一声,他惨叫道:“……他叫邦仔……香港人……”
刘耀被他点中穴道无法动弹,重重摔倒在地上,张扬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的面部摁在泥土地上,低声道:“老实交代,你背着徐大光干了什么?”说话间解开了刘耀的哑穴。
张扬的手里晃动着一把寒光凛凛的军刀,来到林光亮的面前,一言不发,一刀捅进了他的肩头,然后一个逆时针的旋转,林光亮痛得身躯抽搐起来。
枪手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然后他的后心遭受了一次重击,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张扬慢慢抽出军刀,将刀锋上的鲜血在林光亮的身上擦干:“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你了。”
张扬内心一怔,这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难道说今晚的枪击案和他有关?又听到刘耀道:“他去货仓了,如果让他发现我们夹带私货,事情就麻烦了。”
张扬道:“有没有查到线索?”
货仓内响起乒乒乓乓的声响,里面的几盏灯被尽数击碎,货仓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冰?”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马上意识到这厮说的是冰毒,他在刘耀的后脑上拍了一巴掌:“告诉我,到哪里能够找到那个康洪亮。”
谢国忠向那名部下低声道:“马上调查这个人的资料,在全市范围内展开搜捕。”
徐大光拿起半截黄鱼,站起身来,朝康洪亮晃了晃,然后倾倒下去,粉末从黄鱼的身体内倾倒出来,洒落在地上。
康洪亮拾起了地上的斧头,一脸凶光地冲了上去。扬起斧头狠狠砍在徐大光的肩头:“老东西,去死吧!”鲜血四溅,康洪亮的脸上身上都被鲜血染红,这厮看起来就像一头凶残嗜血的野兽,挥动斧头一下又一下的砍在徐大光的身上。
徐大光道:“这是什么?”
谢国忠道:“算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林光亮惨然笑道:“我不认识你……”
当枪手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捆绑在立柱之上,货仓内点燃了一个火堆,借着火光可以看到货仓内东倒西歪的躺着不少人,这些人的共同情点是全都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在他短暂昏迷期间,张大官人已经结束了全部战斗,最大的遗憾就是让康洪亮趁乱逃走了,而最大的收获就是眼前的这个枪手,正是当初杀害姜亮的那名职业杀手林光亮。
康洪亮脸上露出惶恐的神情。
康洪亮道:“大哥,我都告诉你了,是冰!”
张大官人步步紧逼道:“哪里可以找到他?”
张扬冷冷道:“少他妈废话,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是谁派人暗杀谢晓军的。”
张扬又看了一眼照片道:“不会有错。你可以联络平海公安厅方面,荣厅一直在www.hetushu.com跟进这件案子,他手上有很多这个人的资料。”
康洪亮双膝一软。扑通一下就给他跪下了“大哥……大哥……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一个机会,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康洪亮道:“你赚够了,可是兄弟们呢?你住着别墅开着豪车,可是兄弟们却在为一日三餐而打拼,你不管他们,可是我不能不管他们。”
刘耀吓得浑身发颤,他是相信了,对方绝对是个狠角色,想折磨自己,恐怕有成千上万种方法。
张扬听到崇明水产四个字,心中暗忖,难道这件事和徐大光也有关系?
张扬悄悄掂起一个罐头,向左前方扔去,罐头刚刚落地,一颗子弹就准确无误地射中了它,罐头在地面上蹦跶了几下,然后叽里咕噜地滚了起来。
谢国忠道:“我看那女孩子不错,生死关头能推开晓军为他挡子弹,这样的勇气就很难得,林秀,回头你跟人家父亲多说两句好话。”
康洪亮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康洪亮笑着走了下去:“大哥!你怎么来了?”
谢国忠道:“你能肯定?”
他刚刚向后退了两步,就感觉到一种危险正在迫近自己,这是杀手的直觉,他有些狐疑地望着脚下地面,缓缓将枪口瞄准了地面,手指搭在扳机之上,就在他正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边有些异样,他握枪的手腕已经被人拿住,枪手迅速反应了过来,他的左手抽出腰间军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袭击者扎去,对方一把抓住他握刀的手腕,用力一拧,只听到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枪手握刀的手臂竟然硬生生被他折断。
徐大光指了指鱼腹里面:“你不要告诉我这里是鱼鳔,我还没糊涂到连避孕套和鱼鳔都分不清的地步。”
一辆黑色的宝马车径直驶入了货仓内,崇明水产的大老板徐大光带着四名手下从车内下来,他满脸的怒容。
林光亮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既然你这么恨我,杀了我就是……何必折辱我……”
张扬道:“是康洪亮派人谋杀谢晓军的?”
康洪亮笑道:“那是当然,大哥对我恩重如山,我为大哥做点事也是应该的。”
张扬咬牙切齿道:“这个人烧成灰我都认识。就是他杀害了我的好朋友姜亮,我一直都在找他,想不到他居然来到了荆山。”
张大官人的瞳孔骤然收缩了。
一群人跟着手推车来到重症监护室外,自然不可能这么多人都跟着进去,最后由徐大光和谢晓军两人代表,换上了隔离服,进去探视徐凝。
谢国忠点了点头。
张扬道:“不必调查了。这个人叫林光亮。”
谢国忠从事刑侦工作多年,一眼就看出张扬对林光明恨到了极点,如果林光明落在张扬的手上。恐怕会不得好死。
崇明水产7号仓库内,工人们正在忙碌着,水产公司的另外一名股东康洪亮正在现场,他点燃一http://www.hetushu.com支香烟,沿着铁制楼梯走了上去,此时他的手机响起,康洪亮拿起电话,听完电话内的汇报,他冷笑了一声,向站在二楼负责警戒的手下挥了挥手。
谢国忠无奈摇头。
张大官人冷笑道:“我这个人没什么耐性,而且脾气不好,你再不说实话,我就一刀刀弄死你。”
康洪亮满脸堆笑道:“大哥,你最近这么忙,没必要每件事都要事必躬亲,当兄弟的能够帮你代劳,就代劳一下喽。”
摸黑潜入货仓的人正是张扬,他进入货仓之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将所有的灯光击灭,利用黑暗向对方发动了突袭,已经成功放倒了七个,刚才玻璃碎裂的声音是张扬扔出了一个玻璃瓶,他利用声响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发动射击的那个人枪法相当的不错,而且很机警,现场携带武器的人并不多,在对方射击之后,张扬锁定了他的位置。
徐大光道:“我虽然老了,可是我并不糊涂。今晚我女儿被枪击,是被谢晓军连累了。有人想杀他。报复他老子谢国忠,这件事和前几天谢国忠破获的冰毒案有关,你急着进货,那匹被收缴的冰毒是不是你搞进来的?你跟我说清楚!”他端起斧头气势汹汹的逼向康洪亮。
康洪亮感觉到有液体沿着自己的身体向下流淌,他分不清是鲜血还是冷汗,内心笼罩在浓重的惊恐之中,他想到了逃,不仅是康洪亮,所有人都想到了要逃,黑暗带给人恐惧,而对方神出鬼没的身手更无限放大了恐惧的存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张扬可不知道康洪亮是谁:“康洪亮是谁?”
康洪亮有些惊恐地站起身来,手中仍然拎着那把斧头,一声惨叫声从黑暗中响起,子弹向叫声的方向射去,似乎有人倒下,可随即又归于沉寂,货仓内静得怕人,只听到弹壳延后落地的声音。
张扬道:“我现在解开你的穴道,你必须跟我说实话。”他再度解开了刘耀的穴道:“谁派人暗杀谢晓军的?”还是重复刚才的问题。
谢国忠道:“对方很老练,应该是职业杀手,使用的是无声手枪,所以我们没有听到枪声。”
刘耀道:“他和徐大光是合作伙伴,他们一起经营水产……徐大光让我去查他闺女跟谁谈恋爱,我……我查到那小子是公安局长的儿子……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亮哥……”
“救……”刘耀刚想叫唤哑穴又被张扬给封住了,张扬道:“这儿是荒郊野外,你叫了也没人听见,我既然想对付你,就有办法让你发不出声音。”
张大官人分辨出射击来自于自己的右后方,他悄然走了过去。
康洪亮道:“大哥,时代变了,你以为贩些臭鱼烂虾就能够赚钱?就能养活这么多的兄弟?这几年,你什么都不过问,只管到了时候就伸手拿钱,你有没有想过,仅仅凭着你的那些生意能够赚多少?”
刘耀摇了和_图_书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亮哥最近损失了一些货物,肯定是有人向警方通风报讯,所以他一直都在查,他怀疑是徐大光出卖了自己。”
张大官人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潜行,今晚刘耀招供的一切可谓是意外发现,张扬从他的话里判断出这个康洪亮肯定有问题,说不定就和雇凶杀人的事件有着直接的关系。
徐大光愤愤然道:“你在搞什么?进货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
这次刘耀老实了:“……亮哥……康洪亮……让我瞒着他,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儿……”
徐大光怒道:“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毒品这东西不能碰,我不怕坐牢,可是我们不再年轻了,我们有家人的,我们赚的钱已经够多了,没必要拿着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张扬真正感兴趣的是这个持枪者,此人射术精准,而且所持的手枪装备了消声器,这几点特征都和暗杀谢晓军的杀手符合。如果这个人就是林光明,那么就找到了杀害姜亮的真凶。
张扬开着坐地虎离开了医院,来到荆山西郊无人之处,将刘耀一把拉了下去。
张扬道:“谢局,如果你有任何这个人的消息,请告诉我。”
刘耀已经被张扬彻底吓破了胆子:“……崇明水产……7号仓库。”
谢国忠也非常生气,点燃一支烟走到窗前,这时候一名警察走了过来:“谢局!”
康洪亮道:“冰冻水产,里面有些冰很正常。”
徐大光满身是血,踉跄着倒了下去,康洪亮追了过去,双手举起斧头,准备一下将徐大光诺大的头颅给剁下来,一道冰冷的寒光从远处倏然射了过来,正中康洪亮右肩,康洪亮痛得闷哼一声,手臂一软,斧头偏离了方向,砍在了徐大光的左臂上,并没有多少力量。
林光亮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呼着气,试图利用这样的方式减缓体内的疼痛,可一切都是徒劳的。
谢国忠有些诧异地望着张扬,不知道他怎么会如此清楚凶手的资料。
徐大光道:“给你机会?给你机会再欺骗我?”
沉寂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没多久就听到接二连三的闷哼和惨叫,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深深地惊恐之中,难道遇上鬼了?
谢晓军坚持留下陪着徐凝,徐大光确信女儿无恙,离开了重症监护室,这会儿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怒容。谢国忠走过去又向他说了几句道歉的话,徐大光现在表现的倒是非常豁达:“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管,我刚才也是看到女儿受伤才打了你儿子一拳,看在他对我女儿不错的份上,这件事我不跟他计较,不过以后你可得交代他,千万不能亏待我女儿。”
徐大光也没有久待,说完之后就带着他的那帮手下离开。张扬也随后走了,来到楼下停车场取车的时候,正看到徐大光站在一辆宝马车前骂人,他指着其中一人道:“刘耀,我让你查查这小子,你他妈就给我这么hetushu.com查的?他爹是公安局长你不知道啊?你他妈不知道啊?糊弄我是不是?要是让我查到你敢阴我,我弄死你狗日的!”他甩手给了那小子一记耳光,打得那个叫刘耀的手下一个踉跄,又骂了两句,方才上车。
林秀得知徐凝没事了,悄悄将丈夫拉到一边,低声道:“这家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路上的。”
当啷一声,东南角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随即一颗子弹准确无误地射向了那个地方。
“冰……冰……”
谢国忠马上吩咐手下人去办。
张扬道:“谁让你干得?谁让你杀死了姜亮?”
徐大光冷笑道:“你倒是很会体谅我。”
他们一共来了两辆车全都走了,只剩下那个挨打的刘耀,张扬摇了摇头,却看到那家伙掏出手机,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向四周张望。
林秀道:“要说你自己说,我一个妇道人家跟他说什么?”
徐大光虽然带了四名手下过来,可是没等那四名手下做出反应,就接连遭到枪击。
张扬看到这厮鬼鬼祟祟的样子,心头不禁生出好奇,他躲在阴影里并没有马上走过去,这么远的距离也只有张大官人才有能力听得清刘耀究竟在说什么。
林光亮用力咬住嘴唇,嘴唇很快被他咬出了血:“我不知道……别人给我钱……我……我拿钱办事……”
张扬来到谢国忠面前微笑道:“晓军重情义也是一件好事。”
张扬道:“什么货?”
林秀心有余悸道:“你这个公安局长还是别干了,得罪了这么多人,现在人家都把枪口对准我们儿子了。”
徐大光没有说话,他缓步走了过去,示意一名搬运工将手中的泡沫箱放下,打开泡沫箱,里面整齐堆放着冰冻的大黄鱼。徐大光端起泡沫箱狠狠砸在地上,冰块四分五裂,他从中拣出了一条黄鱼,一名手下走过来,递给他一柄斧头,徐大光用力朝黄鱼砍下,黄鱼的身体被从中分开,里面洒落出不少的透明粉末。
张扬赶到崇明水产7号货仓的时候刚巧看到了康洪亮挥动斧头砍杀徐大光的一幕,张扬甩出飞刀阻止了康洪亮将徐大光的脑袋给切下。
张大官人也凑了过去,因为涉及到他徒弟的事情。他也格外的上心,张大官人不看则已。一看顿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虽然那张照片并不清晰,张大官人还是从对方的外貌特征上认出,这个人就是杀害姜亮的凶手林光亮。
林秀气得走到一旁坐下,干脆不理会丈夫。
那警察道:“刚才我们调出了现场的监控,得到了凶手的一些资料。”他将打印出的几张热敏照片递给了谢国忠。
刘耀在那边打了约莫三分钟的电话,他向四处张望了一下,准备去医院门口打车,可他走了没几步,冷不防张扬从后面窜了出来,伸手就点中了他腰间的穴道,刘耀感到身体一麻,软绵绵倒了下去,张扬一把搂住他的肩头,仿佛老朋友一样将他扶到了自己的hetushu.com车前,与其说是扶还不如说是拖,张扬把他塞到了车内。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邦仔……在东江和祁家兄弟抢地盘……祁峰……祁峰也是死在他手里……”
刘耀颤声道:“你是谁?是……是大哥派你来的?”
康洪亮颤声道:“大哥……大哥……你想干什么?”
徐大光瞪大了眼睛用手指点着康洪亮的肩头:“枉我对你这么相信,将生意都交给你打点,你他妈居然背着我去贩毒!”
徐大光气得当胸给了康洪亮一拳,打得康洪亮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徐大光拍着自己的胸膛道:“我徐大光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跟我的兄弟,我亏待过他们哪一个?你他妈当初被人追得如同丧家之犬,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人砍死了,你现在跟我说义气,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义气这两个字?”他扬起手中的斧子道:“信不信我劈了你?”
林秀却知道,经过今晚这件事,只怕两个年轻人之间的恋情由不得自己阻止了,虽然她很感激徐凝为儿子挡了一枪,可她心底还是有些不情愿他们来往。
枪手非常狡猾,他已经意识到对方先后抛出两件东西,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自己的连续两次射击可能将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暴露,他开始移动脚步,打算改变位置。
刘耀根本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想要呼喊救命,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
张扬看到这厮嘴硬,伸手点在他腰椎穴道之上,刘耀顿时感觉到整条脊椎宛如万千根钢针刺了进去,这感觉让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刘耀惨叫道:“我不认识你,我……我跟你无怨无仇的……你为什么……要害我……”
电话拨通之后,刘耀低声道:“森哥,他怀疑我了。”
徐大光咬牙切齿道:“今天我就要清理门户。”
看似被徐大光吓住的康洪亮却突然动作了起来。他手中暗藏的匕首一下就捅进了徐达光的小腹,如此近的距离下,徐大光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他也是彪悍无比。扬起斧头向康洪亮的头顶劈了下去,一声轻微的鸣响,子弹通过消声器迅速穿过了空气,准确无误地射在徐大光的右腕上,他的手腕中弹,斧头再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谢国忠显然有些火了:“你能不能别扯这些没用的?”
张扬道:“我可以不重样的捅你一千刀还让你清清醒醒的活着。”
张扬道:“你认识姜亮吧?你在东江杀死的那名警察,我最好的朋友!”张大官人说到愤恨之处,又是一刀捅进了他的大腿,刀锋刺入了骨骼,林光亮甚至清晰地听到到刀锋突破股骨的声音,难以忍受的疼痛,生不如死,却偏偏头脑保持着清醒,疼痛的每一个细节都如此清晰。
枪手因为疼痛而发出一声闷哼,就在此时,对方抓住机会将他右手中的手枪抢夺了过去,然后掉转枪口瞄准了枪手的大腿开了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