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6章 亲情与责任

乔梦媛抿了抿嘴唇道:“我不困!”
乔振梁低声道:“爸,我做得不够好。”
楚嫣然呸了一声,小声骂道:“不要脸!”
乔鹏举道:“昨晚你已经守了一夜,这样下去身体肯定吃不消,还没等妈下葬,你恐怕就病倒了。”
荣鹏飞道:“至少在目前我还没有掌握确实的证据,假设他们就是潜在的毒贩,那么他们相当的狡诈。”
张扬道:“我本想陪你去京城,可是……”
乔鹏飞道:“张扬不就玩得很好,有时候玩政治未必要耍阴谋,真正高明的谋略是阳谋。”
楚嫣然道:“当我怕你啊!还不知道谁跟谁算账呢!”
张扬在海岛渔村宴请了荣鹏飞,应荣鹏飞的要求,当天的这顿晚宴只有他们两人在场。
两人喝了三杯之后,荣鹏飞感叹道:“想不到姜亮的案子终究还是在你的手上破获了。”
楚嫣然道:“乖乖听话,老老实实去睡觉,咱们月底就见面了。”
张大官人听到她这么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乔鹏飞道:“爷爷,我已经确定了,我准备从政。”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我想多陪陪妈。”
张扬道:“你怀疑祁家兄弟贩毒?”
张扬道:“就是想问问你的情况。”
张扬道:“你是说制毒的源头在东江?”
乔梦媛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方才嗯了一声。
“我不清楚,不过看情形他应该和贩卖冰毒的事情无关,他也是受害者。”
乔鹏举道:“爷爷,我会努力去做!”
乔老淡然笑道:“年纪越大,睡眠的时间就越短,我有些担心这些孩子。”
在乔老看来,这些儿孙对政治的认识很肤浅,但是很有趣,正是因为这种趣味性才增加了政治的丰富多彩,乔家的子孙进入政坛比起普通人要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无论他出不出面,单单是家族的印记就会让乔鹏飞在仕途上一路绿灯。乔老对孙儿的话并不认同,他低声道:“成功不能复制!同样的手段适用于张扬,未必同样适用于你。”他拍了拍乔鹏飞的肩膀:“认准了目标就好好去做!”
乔梦媛低声道:“我明白!”父亲不想张扬这件事,所以他不想太多的外人介入,尽管张扬在这件事上帮了不少忙,父亲仍然婉言谢绝了张扬的继续参与。
乔振梁愣了一下,随即又笑道:“孩子大了,总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整天腻在我们的身边,表达感情的方式会变得含蓄,可这并不代表着她疏远了我们。”乔振梁心中当然明白女儿疏远他们的原因,自从听到他和孟传美的争吵,得知身世的真相,梦媛在感情上和乔家渐行渐远,这次孟传美自杀,对女儿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联系她和乔家之间的纽带彻底断裂了,以父亲的睿智,他不会觉察不到这一点。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乔老向乔梦媛招了招手,示意她来到自己的身边,握住孙女的手,发现和_图_书她的手掌冷得吓人,乔老道:“为什么不多穿一点,夜深了,还是有些冷的,冻病了怎么办?”
楚嫣然道:“我明白,我只是担心你去做危险的事情。”
乔老道:“你有没有觉得,梦媛和我们疏远了许多?”
张扬道:“谢叔叔,我不想卷入这个麻烦中,剩下的烂摊子您来收拾吧。”
乔老悄然离开,经过儿子房间的时候,看到房间内仍然亮着灯,他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乔振梁打开了房门,看到父亲,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似乎早就预感到父亲会来。他将自己的座椅让给了父亲,自己则选择对面的床边坐下。
张大官人躺在沙发上道:“光着屁股躺在客厅里呢。”
乔鹏飞道:“其实我最想做的就是去天桥演武卖艺,可又怕丢了您老人家的脸,想来想去,还是从政吧。”乔鹏飞最终决定从政还是费了一番思量的,乔家这代子弟中,从政者寥寥无几,他们都知道爷爷也将这件事引以为憾,私下里乔鹏举和乔鹏飞谈论这件事,也建议他从政,以乔鹏飞的年龄和入伍资历,进入政界至少要比他有前景的多。
乔老环视这间卧室,从中已经看不到属于孟传美的任何东西,其实在儿媳离世之前,就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一日夫妻百日恩,儿子和儿媳的分手突然且平淡,没有任何的征兆,没有任何的波澜,孟传美一声不吭的离开,儿子悄然清理着这里关于她的一切,包括记忆。
乔振梁道:“鹏举最近成熟了许多,像个真正的男人了,鹏飞也回来京城了,时维的个人大事也解决的差不多了,梦媛因为传美的事情很难过,不过这都是暂时的,我相信伤痛终究会过去。”
荣鹏飞道:“姜亮之所以被人暗杀,其原因和秋霞寺发现的那一大批麻黄碱有关,麻黄碱是制作冰毒的主要材料,由此不难推断,在东江可能存在一个地下制毒工厂,而他们生产出的冰毒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周围的省份。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找到杀害姜亮的真凶,还要将这个制毒工厂一网打尽。彻底清除存在于东江的毒品网络。”
“流氓!”楚嫣然的声音变得软绵绵的,虽然在骂张扬,可声音中却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乔鹏举和乔鹏飞对望了一眼,他们对乔梦媛的性格是清楚的,她外柔内刚,性情倔强得很,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两人决定顺从乔梦媛的意思,乔鹏飞起身道:“有些饿了,我先去弄点吃的。”
楚嫣然真正关心的还是张扬,她确信张扬无恙方才放下心来,轻声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国内也不太平。”
谢国忠道:“你放心吧,他难逃一死。”
乔梦媛清晰的认识到,这里再也不能给她家的归属感。
乔梦媛道:“爷爷,您千万别伤心,我们都已经接受现实了,我们都挺得住。”www.hetushu.com
楚嫣然格格笑道:“我没说,是你自己说得。”
乔梦媛鼻子有些发酸:“爷爷,我没事!”
乔鹏飞道:“我过去对政治的确没什么兴趣,可我对做生意也没什么兴趣,两相比较,我发现从政还相对容易一些。
张大官人又回去冲了个淋浴,浇灭心头的欲火,上来后又想起乔梦媛此时应该抵达京城了,有必要打电话问候一声。
张扬道:“林光明向我透露出一个人名,叫邦仔,他说这个邦仔和祁家兄弟抢占地盘。”
乔鹏举和乔梦媛闻声抬起头,两人都慌忙站起身来:“爷爷,您怎么来了?”
乔振梁道:“您上年纪了,不能熬夜。”
“我很好。”
乔老道:“未必每个人都有能力成为好领导,可是每个人都有成为好父亲的本事,能保护自己的子女不受伤害,能让孩子们在外面经历风雨的时候随时都能想到这个可以这个挡风遮雨的家,那才是一个好父亲。”
乔鹏举道:“梦媛,你去睡吧,今晚我和鹏飞守夜,没你的事情。”
对乔梦媛来说,张扬已经成为她心中的唯一,虽然她不愿承认,但是她的行动已经默许了这一点,挂上电话。乔梦媛回到灵堂,看到哥哥乔鹏举正在更换燃香。
乔老道:“鹏飞,你从部队回来也有一段时间,到现在仍然在经商和从政之间犹豫不决,你不是孩子了,一个人的青春年华稍纵即逝,我希望你能够尽早确定自己的人生方向。”
张大官人道:“见面咱俩干啥?”
乔梦媛道:“你放心,我懂得照顾我自己。”
荣鹏飞道:“荆山的那些冰毒来自于东江,这条线我们跟了很久,之所以没有收网的原因是,我们想循着这条线找到制毒的源头。”
张扬前脚返回滨海,平海公安厅副厅长荣鹏飞后脚就到了,他这次来访并无任何的官方性质,也没有惊动任何人,姜亮的案子总算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专案组去荆山市方面去办移交手续,将林光明带回东江审问。荣鹏飞并未随行,而是来滨海和张扬见面。
乔振梁道:“爸,您想问什么?”
谢国忠指挥分配人手完毕,张扬的电话打了进来,谢国忠走到角落方才接通了他的电话,他叹了口气道:“你玩得大了点。”
张大官人道:“真想现在就跟你那啥来着。”
乔鹏举和乔鹏飞上前扶住爷爷的手臂,引着他来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乔老望着灵堂正中儿媳孟传美的遗像,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谁都会有这一天,你们要看开一些。”
想到林光亮会在痛苦折磨中死去,张大官人心中的仇恨稍稍平息了一点,他听到了外面的手机铃声,披上浴巾来到外面,电话是楚嫣然打来的,她也听说了谢晓军被枪击的事情,自然是林秀告诉她的。林秀和楚嫣然的关系一向良好,有什么事情总会第一时间告诉她http://m.hetushu.com
楚嫣然笑道:“一个人吗?怎么没找一个红颜知己陪你啊?”
谢国忠率领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二十一名歹徒尽数被制服,涉嫌杀害姜亮,谋杀他儿子的职业杀手林光亮也在现场,遍体鳞伤。崇明水产的老板徐大光倒在血泊之中,他身上也是多处受伤,可这人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被砍了这么多斧,居然还活着。
楚嫣然道:“哪儿都有犯罪分子,你啊,以后千万别逞能。好好的当你的市委书记就是,别大包大揽的,警察的活你也要越俎代庖。”
荣鹏飞道:“那批麻黄碱很可能是别人嫁祸于祁峰,但是祁峰这个人绝不干净,我们调查了他们兄弟两人的资产情况,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拥有这么巨额的财富,应该不是仅仅依靠水产生意能够实现的。”
张大官人因为她的应允而感到安慰,他知道在乔梦媛的心中,自己拥有着无可替代的位置,甚至可以说,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在乔梦媛心中的位置变得更加重要。
乔老低声道:“睡不着,过来看看!”
张扬道:“总之不牵扯到我最好。”
乔梦媛接到张扬的这个电话正在灵堂守灵,这两天她一直没有好好休息,容颜明显憔悴。听到张扬的声音,乔梦媛从心底感到温暖,此次来京虽然回到了家里,可是乔梦媛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陌生和距离,她有种奇怪的感觉,随着母亲的死去,仿佛自己和乔家断了一切关系。虽然她知道自己这种感觉很不对,爷爷对她很好,父亲对她甚至比过去还要体贴,可是她心底的这种陌生感却是挥抹不去的。
张扬道:“林光明交给你了,他已经承认,晓军的那件案子是他做的,姜亮也是被他暗杀的。”
乔老并没有去问孙女以后的选择,看到梦媛憔悴的面容,老人家的心里非常难过,他明白,必须留给孙女一段时间,去缓冲去稀释丧母的伤痛。
“你这些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楚嫣然道:“强中自有强中手,千万别这么自信,你武功虽然厉害,可是这世上的多数事都不需要依靠武功来解决。”
楚嫣然笑道:“只可惜你鞭长莫及!”
张扬道:“秋霞寺那批麻黄碱到底和祁峰有没有关系?”
乔振梁黯然道:“我不是个称职的父亲。”
楚嫣然俏脸发热道:“谁稀罕,你干嘛呢?”
谢国忠一面安排人手将伤者送往医院,一面调查清理现场,在现场发现了大量冰毒。
张扬道:“不是我想越俎代庖,有些事就发生在我身边,我不能不管。姜亮是我的好哥们,自从他死后。这口气一直都堵在我心里面,今天我总算把杀他的凶手给抓住了,心里稍稍好受了一点。”
乔老道:“鹏举,你是大哥,以后要善待弟妹,要当得起大哥这个称号,以后咱们乔家就要和图书靠你了。”他还是第一次在这帮儿孙的面前真情流露。
张扬的这个电话,让她孤寂无助的内心泛起了温暖,乔梦媛小声道:“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乔鹏举重重点了点头,他对亲情的感悟颇深,上次经历的那场集资风波,如果不是依靠家族的力量,他肯定无法收场,因为那件事也带给乔家不小的挫折,乔鹏举也从上次的事件后真正成熟起来。
乔老从未问过,但是他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极其严重的问题,儿媳选择遁入空门之时,乔老明白了一件事,这么多年来孟传美修佛的真正原因是她和振梁之间出现了很大的裂痕,现实中对感情的不满日积月累,最终爆发。
楚嫣然知道这厮使坏,故意引自己说那些风骚话,啐了一声道:“你想干啥,就让你干啥呗!不聊了,我得去开会了。”
张大官人道:“我对你可是一颗红心,现在蓄精养锐只等我家嫣然的临幸。”
张扬笑道:“比起美利坚要好多了,至少没有人手一枪。”
他忽然看到爷爷的身影出现在门外,有些诧异道:“爷爷!”
张扬道:“我不怕你跟我算账,大不了用我这身肉偿还。”
乔老双眉一动:“当真?”
回到林秀的别墅,张大官人在浴缸中放上满满的热水,赤身裸体的泡在热水之中,来到荆山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发生的事情却不少,孟传美之死让三十年前的那些往事再度浮出水面,除了已经确认身份的那七名知青以外还有一个萧明轩,不知萧明轩现在究竟身在何方?想起萧明轩的名字,张大官人不由自主就想到了萧国成,他也不知为什么,总觉着那张照片上萧明轩的眼神和萧国成何其的相似,从年龄上看。萧国成无疑也是符合这一特征的,可是他的长相和萧明轩明显不同。
张扬道:“记住你说的话,等月底见你,我饶不了你,新帐旧账一起算!”
乔老道:“孩子们都没睡,你也没睡!”
乔鹏飞一旁道:“是啊,你就听大哥的话,去睡吧。”
张大官人道:“丫头,你这是拐弯抹角的骂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吗?”
张大官人道:“那啥……我硬了嗳……”
乔老道:“爷爷知道你们心里难过,我这心里也不好受,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这人福大命大造化大,谁也害不了我。”
乔振梁低声道:“爸,为什么不去睡?”
乔老道:“我始终认为,死亡并不意味着真正的离开,一个人临死之前应该好好的想一想,自己给周围人留下了什么,有没有将自己这一辈子的事情做个了断,自己的离去会给亲人和朋友带来怎样的影响。”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我是不是考虑得太多?其实人死了根本不会考虑这么多的事情,任何的麻烦都留给别人去解决。”
乔老www.hetushu•com道:“我不想问,林么都不想问,我已经老了,老得没有力量去承担这个家庭的责任,我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在家里,我只想扮演好一个慈祥长辈的角色,后辈的事情,我不想管,也没有力气去管。”
乔老没说话,微笑望着这三个年轻人。
乔老看出孙子可能是借此安慰自己,他淡然笑道:“以后的路怎么走,千万不要受到别人的影响,你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人不同,成功的道路也不相同,我只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够拥有一份真心想要的事业,也只有这样,你们才可以在未来的事业中找到幸福,才会拥有源源不断的动力,道路才会越走越宽。”
乔老道:“保护好你的孩子,保护好这个家,传美没有来及做完的事情,你有责任去做。”
张扬道:“可能是姜亮在天有灵吧,让我遇到了杀人凶手。”
如果说萧明轩的事情至今还没有任何的眉目,那么今晚因为枪击案而发现的线索无疑是惊人的,他不但抓住了林光亮,而且从林光亮的口中得知了谋杀姜亮的真凶,姜亮的死对张扬打击很大,荣鹏飞亲自挂帅的专案组虽然锁定了真凶,但是林光亮一直潜逃在外。今天终于将林光亮成功抓捕。以林光亮犯下的罪行,死刑是少不了的,可让他就这么死便宜了他。张大官人捅了他几刀并不足以解恨,又在他身上种下附骨针,最近张大官人炼制了不少这玩意儿。没办法,这世上坏人太多,不准备点折磨手段是不行的。
乔老点了点头,握住乔梦媛的手,又伸出手去,乔鹏举和鹏飞两兄弟也将手递了过来,乔老将几位后辈的手叠合在一起,用力地摇晃了一下道:“家是什么地方?可以避风遮雨,外面受到了委屈,可以向家人诉说,无论外面人心如何叵测,环境如何险恶,但是家人之间必须要真诚相待,传美走了,你们在这世上的亲人又少了一个,以后我也会走,你们的父辈也会逐一离开,但是要记住一件事,你们的亲情不能变,因为这份亲情是你们最大的财富。”
谢国忠笑道:“你这叫做了好事不留名,对了,徐大光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张扬道:“处理完这件事,你来滨海吧,我陪你四处走走好好散散心。”
乔鹏飞也在一旁守夜,时维因为熬不住已经去睡了。
张大官人意犹未尽,这会儿聊的是热血沸腾,可惜楚嫣然那边把电话给挂上了,这厮看了看身下,果然是一柱擎天,最近好像格外的冲动,到底是春天啊,这是个春情勃发的季节。
乔鹏举道:“这话我可不认同,我就是有自知之明,觉着自个儿头脑不够才没有选择政治这条路,政治不好玩,很少有人能够玩得转,我见到的很多人都是没有玩好政治,反而让政治给玩了。”
谢国忠道:“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