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7章 梦想与现实

张扬道:“你说,今晚陈青虹看到了咱俩在车里亲热,她以后是不是把你定位成我的情人了?”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我巴不得把你们这些财神爷全都请到滨海去,想要建成保税区,必须依靠民间资本的大量注入,以后在这方面我们会逐步加强,相信随着保税区建设的进程投资的机会越来越多。”张大官人这番话说得很空,虽然他的表情非常的诚恳,可是内容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家有梧桐树,不愁引不来金凤凰,想来投资的多了去了,可对于投资决不能无条件的接受,必须要搞清楚这些投资商的来路。
陈青虹道:“佛本是道嘛!”
袁孝商点了点头道:“这次的事情多亏了张扬,如果不是他,后果不堪设想。”
桑贝贝道:“男女之间必须要保持适当的距离,尤其是和你这种色狼级的人物,我跟你走得太近危险。”
祁山笑道:“张书记,你是党员,你信仰的是马克思主义可不是牛鼻子老道。”
张扬心中暗笑,这地下车库里面,光线昏暗,陈青虹未必能够注意到他们,可桑贝贝主动投怀送抱,张大官人又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谦谦君子,手臂圈住了桑贝贝的纤腰,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真是享受。
张扬道:“普陀拜得是观音大士,那是佛,跟牛鼻子老道不是一个行当。”
“自作多情,我这是工作服。”
两人说话的时候,颜慕云走了下来,这会儿的运动已经让她消耗不少,面颊绯红,在她这样的年纪保养已经是相当不错了,颜慕云喘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上了年纪,身体就是不行了,祁总,你去和武意打一会儿。”
张扬也笑了:“和台长大人见面马虎不得。”
张扬笑道:“没证据的事情咱们不能乱说。”他向桑贝贝凑近了一些:“那啥,你能跟我交个底儿,你来北港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张扬道:“北港的腐败情况比起我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天街应该是个大染缸,这里面存在着很多的问题,贝贝,你以后的任务就是要帮我查出其中的内幕。”
袁孝商笑道:“张书记的原则性之坚定有目共睹,就算我有心搞腐化,可是您也是拒腐蚀永不沾。”
祁山早就听过这个故事,他笑了笑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梦想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是梦想,一旦变成现实,你会发现未必如当初那般美好。”祁山的目光透着一种难以捉摸的虚无和飘渺,他似乎在想什么?从这个简单的故事中想到了他复杂的人生。
晚宴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结束,袁孝商提议去蓝色魅力消遣,张扬婉言谢绝了,想起姜亮的死或许和祁山有着脱不开的干系,张大官人心中就隐隐的不舒服,他知道祁山是个极其精明的人,不想让他看出破绽,最好的办法还是少些接触。
张大官人笑道http://m•hetushu•com:“你自己主动扑上来的,还怪起我来了,别说,抱起来还是蛮舒服的。”
袁孝商笑道:“你的心理学果然没有白读。”
张大官人笑道:“台长大人召唤,我当然要打扮的正式一点,这样才能显示出对您的尊重。”
张大官人看了看桑贝贝道:“丫头,就凭我这长相这人才,也不算辱没了你吧?”
张扬道:“我这不是被武记者给克怕了吗?以后千万别采访我!”
外面果然下起了雨,桑贝贝因为刚才的事情显得有些尴尬,目光盯着来回摆动的雨刷,脑子里却空白一片,总觉着车内,乃至自己的身上都充满了张扬的气息。
满桌的人都在等着张扬,张扬来到这里才发现除了祁山和袁孝商之外,还有三位女士在场,一位是天街的总经理陈青虹,一个是美女记者武意,还有一个就是临时在天街当女招待的桑贝贝了。
袁孝商道:“张书记,我也看好保税区的未来发展,有了这样的好事千万别把我忘了。”
桑贝贝道:“那我不是亏大了,以后岂不是要把你情人的角色扮演下去?”
张大官人从颜慕云的口风里马上觉察到了她今天请自己过来的用心,颜慕云是想借着这件事挑唆自己的怒气,意在试探自己的态度,如果自己坚决追究这件事,势必和宣传部长黄步成拼上一个刺刀见红,最终的得益者显然是颜慕云这个宣传部副部长。
桑贝贝道:“张扬,你给我听好了,本姑娘才不会给别人当情人呢。”
袁孝商没有说话,望着窗外突然变得朦胧的灯火,沉思良久方才道:“又下雨了……”
张大官人清了清嗓子,目光在桑贝贝短裙下的一双美腿上溜了一下。桑贝贝意识到了什么,伸手将短裙向下扯了扯,试图多遮盖住一些。
张扬道:“有这种想法。”
“怕你个屁,你敢怎么着?”
祁山道:“做生意遇到仇家很正常,以后要多加小心了。”
桑贝贝道:“我怎么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呢?按说咱俩也认识不短时间了,我就从没发现你和觉悟两个字能沾上边呢?”
袁孝商笑了笑,岔开话题道:“你和武记者怎么回事儿?我看她对你不错。”
袁孝商听到祁山的这句话顿时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叹了口气道:“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说公园里有个流浪汉,每天躺在公园的连椅上,但是他很满足,有位富翁看到他如此快乐,就问他快乐的原因,那流浪汉告诉他,自己每天晚上虽然睡在公园的连椅上,可是他在梦中却住在豪华的别墅里,躺在宽大松软的大床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着幸福的日子,富翁很同情他,于是将流浪汉请到了自己的别墅,给他梦想中的一切,可是没过几天,流浪汉就从别墅里失踪了,富翁又hetushu.com在公园的连椅上找到了他,富翁问他为什么要离开,流浪汉告诉富翁,虽然他给了自己梦想中的一切,可是他在别墅中却睡不踏实,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自己回到了街头流浪,躺在冰冷坚硬的连椅上,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他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所以他选择回到这里,只有在这里,他才会有美好的梦想。”
张扬笑道:“袁总,叫这么多美女过来,你是想跟我搞腐化吗?”
袁孝商道:“我带他去过一次天街,本想安排一个女明星给他,想不到他偏偏看上了这个泼辣的女招待。”
张扬在这件事上已经选择了息事宁人,这是因为市委副书记蒋洪刚站出来当了一个和事老,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过早的出手打击黄步成对张扬也没有太大的好处,他发现蒋洪刚正在积极筹谋建设属于他自己的阵营,可以预见,不远的将来蒋洪刚的身边势必能够团结一批常委,形成一股不可小视的政治力量,蒋洪刚和张扬之间,是友非敌,他们之间还是可以相互帮助的,蒋洪刚的崛起势必可以削弱项诚在北港的统治力,并对市长宫还山构成直接的威胁,从长远看,对张扬只有好处。
桑贝贝道:“你不就想她这么认为吗?”
桑贝贝道:“你怎么尽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张扬走入包间,歉然道:“抱歉,抱歉,今儿开会晚了!”
颜慕云擦了擦汗,拿起一瓶苏打水喝了几口,看到张扬西装革履的模样,不禁也笑了起来:“张书记今天怎么穿得这么严肃?”
桑贝贝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利用我挖出天街背后的黑幕?”
桑贝贝面红耳赤的推开了他,整理了一下头发,轻声道:“送我回去,外面好像下雨了。”
桑贝贝道:“不用,陈青虹让我今晚好好陪你,工资给我照发不误。”
祁山道:“光大没事吧?”
桑贝贝听到汽车声远去,想要一把推开张扬,却没得逞,这厮牢牢将自己抱住,没那么容易推开,桑贝贝啐道:“你放开,占便宜还上瘾了。”
祁山哈哈大笑起来,他喝了口红酒,摇了摇头道:“感情这种事勉强不来的,我在这方面随缘,这辈子遇到了就遇到,遇不到就一个人孤独终老,自己都不知道活到哪天?何苦多一个人跟自己一起担惊受怕?”
袁孝商道:“我看得出来,武意看你的时候和别人不同,老弟,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么好的女孩子错过了实在太可惜,张书记在这方面可不含糊,真要是让他抢了先,你后悔都晚了。”
张扬笑道:“穿给我看得?”
他走到酒柜前倒了两杯红酒,然后回到祁山身边,将其中一杯递给了他。
祁山道:“他们之间的确有暧昧,我留意了那女孩看他的眼神,伪装不出来的。”
张扬道:“和*图*书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我这个人真的拒腐蚀永不沾,那帮人就会对我充满戒心,如果他们自认为发现了我的弱点、就会从我的弱点着手。”
祁山和袁孝商一起站在袁孝商位于皇冠大酒店,19层的办公室内,隔着落地窗看着脚下北港的夜景。
祁山道:“孝商,我真不懂你的意思。”
张扬道:“开始离建成还差十万八千里呢,目前只是基础工程,就等着上头的拨款到位了。”
祁山道:“那个女孩子是你安排给张扬的?”
祁山笑道:“何以见得?”
在武意的安排下,张扬和北港电视台台长颜慕云见了面,这次的会面是颜慕云主动提出的,见面的地点在北港体育场的网球馆,颜慕云平时喜好打网球,几乎每周都会抽出两天锻炼,武意的网球打得也不错,张扬来到网球馆的时候,看到祁山也在那里,他也是受到了武意的邀请过来的。
袁孝商道:“也许有一天,我会选择离开。”
张大官人开着越野车离开了地下车库。
桑贝贝在天街呆得这段时间还是颇有成效的,她递给了张扬一沓照片,张扬在其中发现了不少北港政界的人物,让他惊喜的是,滨海市长许双奇赫然在列,之前张扬第一次前往天街的时候就曾经看到了许双奇,看来这厮不是偶然前往,而是天街的常客。
颜慕云笑得很开心,眼角的鱼尾纹都笑了出来,样子显得非常的妩媚,她轻声道:“刚才武意还跟我抱怨来着,说你不给她面子,不愿意接受我们电视台的专访。”
张扬的目光投向网球场,看到武意一个有力的扣杀得分,不过他也分辨出祁山明显在让她。张扬道:“人怕出名猪怕壮,前阵子新闻媒体把我搞得苦不堪言,虹光商场失火被有心人利用,说是我们焰火晚会惹出来的祸端,到现在我还心有余悸,说句不怕让您生气的话,我对媒体是敬而远之。”张大官人停顿了一下又道:“当然这件事和你们没有关系,一直以来颜台长都很照顾我,宣传的都是滨海的正面形象……”
祁山道:“我对你们保税区很感兴趣,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先考虑我一下啊。”
陈青虹的车就在张扬的坐地虎旁边,要说张大官人的这辆车也的确显眼了一些,陈青虹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里面有两个人在相拥缠绵,她不敢多看,因为她害怕被车内人发现,赶紧上了自己的奥迪车开车走了,不用问里面一个是张扬另外一个肯定是女招待桑贝贝了。
祁山望着袁孝商,从他的眼神中似乎读懂了什么,他低声道:“回去的路很长很长,人生走到了一定的阶段,你看不到终点,也看不到起点,我们中的一些人注定要倒在路上。”回得去吗?祁山在心中默默地问自己,他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张扬并没有看错,颜慕云就是想利用他和*图*书,她发现这次是扳倒黄步成的最好机会,只要张扬追究下去,黄步成的位置岌岌可危,如果可以借着这件事整倒黄步成,那么颜慕云无疑将是北港宣传部长的最佳人选,对颜慕云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是她又不能把话说得太明,在张扬的面前不能表现的太过迫切。
张大官人笑道:“朋友,按理说你在这世上的朋友也不多,除了我,恐怕连一个都找不出来了吧?”
六人之中唯有桑贝贝没说话,虽然她也很健谈,可是她目前扮演的角色不允许一个女招待而已,不适合多说话,酒宴开始之后桑贝贝就主动承担了倒酒的责任。
颜慕云道:“虹光商场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以北港日报为首的这些平媒实在是太没有责任心了,捕风捉影的事情就胡乱报道,他们就不去想想这件事的后果,就不去考虑一下会给老百姓造成怎样的困扰,我一定会在以后宣传部的会议上提出这件事,对于这些不负责任的媒体一定不能姑息,要严肃处理。”
“滚你,一个市委书记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流氓,你满脑子的龌龊思想能不能收起一些?”
“每次你来北港,她都会过来相陪。”
武意看出了一些端倪,袁孝商叫来陈青虹相陪还说得过去可叫来这个女孩儿,明显就是给张扬安排的武意打量着桑贝贝,心中感到有些鄙夷,顺便连带着张扬也鄙夷起来。
张大官人道:“那啥,你想多了,咱们不是演戏吗?只要你坚守住底线,我是肯定没问题的,我是一党员,我是国家干部,我的觉悟那是绝不用怀疑的。”
祁山道:“张扬也都在场,我以为武意是冲着他来得。”
桑贝贝道:“不是信不过,是一点都不相信。”
张扬笑道:“怎么陪啊?有没有暗示你要让我全方位都满意?”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我这个人从来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心中却非常的警惕,当年李长宇和秦清因为被安家的洗黑钱事件连累,两人同时被纪委双规,这就是他的前车之鉴,祁山这个人身上的疑点已经越来越多,他的钱来路未必是干净的,让他投资滨海,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往里面跳?
回到地下车库,张扬取了他的坐地虎,却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姿跟了过来,拉开车门坐进车内,张大官人笑了笑,桑贝贝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笑什么笑?”
桑贝贝道:“你是说幕后老板还是袁孝商?”
陈青虹道:“无论你们信不信,反正我对这些多少是相信的,每年啊,我都得去普陀。”
桑贝贝低声道:“她很精明,别让她怀疑咱们。”
袁孝商笑道:“对自己没信心?”
在很多人的眼中,袁孝商都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这也是祁山和他交往的原因,祁山的概念中,为人不孝者不交,为人不义者不和_图_书交,为人不忠者不交,而袁孝商恰恰符合他的交友标准,按照这个标准来看,张扬无疑也是符合的。
张大官人一听到她要专访就头疼,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吧,都说防火防盗防记者,事实证明这句话绝对是真理,每次你采访我准没啥好事儿,要么碰上有人跳楼,要么碰上失火,我改天得找个牛鼻子老道好好算算,看看你跟我是不是犯克。”
张大官人正想说话呢,忽然桑贝贝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脸颊就贴了过来,张大官人心中愣了一下,此时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外面,看到外面陈青虹正和一名男子走了过来。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就我这样的你还信不过?”
张扬并没有想到祁山来得这么快,荣鹏飞前脚刚走,祁山后脚就来到了北港,还是为了他的水产生意,他先去找的是袁孝商,因为之前袁孝商就给他打过电话,袁孝商是想借着这个机会,邀请张扬一起坐坐,感谢一下张扬从劫匪中救下他儿子的大恩,在袁孝商看来,这个恩情自己只怕一生都无法报答。
张扬道:“很难说这么简单,在北港开这样的场所,如果和公安系统的关系不好,早就不知被查多少次了。”
祁山看到张扬西装革履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张书记,是叫你过来打网球,又不是让你来做政府工作报告,穿这么正式做什么?”
张大官人笑了笑,启动引擎,向外驶去。
桑贝贝道:“天街是个藏污纳垢的场所,那里都按照严格的会员制,出入那里的一是商人,二是北港的一些官员,天街成为他们疏通关系的重要场合。”
桑贝贝的目光没有看他:“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帮你?”
桑贝贝道:“袁孝商几乎没到这边来过,这里当家作主的都是陈青虹,根据我的了解,他们之间是租约关系。”
张扬道:“你不用上班?”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武意道:“张书记,我今天来是想和你约时间做专访的。”
张扬道:“我早就看出来了。”
同干了几杯酒之后,祁山端起酒杯主动找上了张扬:“张书记,我听说保税区建设正式开始了,要恭喜你啊!”
祁山知道颜慕云是在支开自己,她肯定有话想和张扬单独说,祁山笑着点了点头,挑了一个网球拍走入场内。
桑贝贝道:“没什么目的,就是没地儿可去,有道是大隐于朝,小隐于市,我担心章碧君那帮人追杀我,所以跑到你们这个小城来隐居,再说了,你是我朋友,多少会照应我一点吧?”
张大官人笑道:“你怕我!”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不过咱俩是不是该更坦诚点呢?”
张大官人当天开了一场他返回滨海后的第一次常委会,因为很多问题都需要处理,所以一直耽搁到晚上七点多钟方才来到皇冠大酒店,超过约定的时间就快一个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