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3章 筹谋未来

张扬来到滨海之后最先抓起的就是市容市貌,通过一段时间的治理整改,整个滨海城区已经见不到占道经营的小贩,城区道路经过全新整修,目前他们步行的这条海港路绿化也全部完成,道路两旁绿树成荫,每一个街道拐角还可以看到大片的城市绿地,节能路灯也全部安装完毕,临近海滩,道路上的行人减少,小城特有的宁静顿时显露了出来。
张扬笑道:“怎么知道我来?”
蒋洪刚原本就是一个八面玲珑之人,他马上就意识到项诚主动缓和与张扬关系的目的是为了避免腹背受敌,甚至预感到项诚很可能要腾出手来对付自己。
张扬道:“保税区的建设已经从初始筹备阶段过渡到了开工建设,随着保税区建设的全面开始,保税区在管理班子薄弱的问题上会变得越发突出,所以引进优秀的人才已经成为燃眉之急。”
张扬道:“上头已经答应把本属于北港管辖的蔺家角的那部分土地划拨给我们使用,之前答应的两亿拨款也会在近期到账。”
乔梦媛很喜欢这样悠闲的感觉,她抬起头,望着远方的海面,轻声道:“想要了解一个城市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你的双脚去丈量她。”
许双奇道:“张书记,你看这件事是不是缓一缓。我不是反对这件事,而是别操之过急,先等她做出了工作成绩,然后再进行任命,这样就可以堵住别人的非议,你看……”
蒋洪刚落座之后,礼貌地问道:“项书记找我有什么事?”
许双奇道:“真是太好了,有了市里的支持,我们保税区的工作会更加的顺利。”
蒋洪刚笑道:“张扬的身上的确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和他相比,我们都老了。”他在委婉地反击项诚,你丫别光说我,你也没什么激情。
许双奇道:“张书记,我相信你的眼光可是直接任命她当招商办主任,是不是步子迈的太大了,据我说知,乔梦媛过去一直都在商界,刚刚进入政界就给她这么重要的职位,她能不能胜任暂且不说,可她过去没有任何的相关工作经验,自然也谈不到工作成绩肯定会招人非议啊。”
项诚道:“还有谁啊?咱们平海的上任书记啊!”
项诚意识到张扬在不断增加自身的实力,而滨海正在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政治独立性,正在一点点脱离他的控制。项诚已经承认了这种势力的存在,也不得不接受了这种改变,对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并非是张扬,而是蒋洪刚,市委副书记蒋洪刚正在利用北港内部局势的变化,试图趁乱起势,他的目的很明显,直指自己的位子,当然项诚目前的位子相当稳固,任何人在他的任期内都不可能将他替代,但是他能否顺利的将市委书记交到宫还山的手中,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甚至连项诚自己也变得没有把握。
过去项诚从不认为蒋洪刚在竞争中http://www.hetushu.com有多少的优势,但是自从省长周兴民前来考察之后,项诚却改变了当初的看法,蒋洪刚在寻找机会,而周兴民作为平海政坛的新生力量,他势必要以自己为中心组建一个属于他的政治团地,如果蒋洪刚被他看中,那么对宫还山就意味着不幸。
宫还山很听话,在和自己搭班子的这些年中,一直兢兢业业,惟命是从,项诚很放心将北港的事业交给这样的一个人,他相信宫还山上位之后会延续自己的做法,而不是急于否定自己,蒋洪刚如果上位,那么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要否定自己!
张大官人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许双奇第一反应就是这厮又拉来了一位亲信,许双奇现在对这种事情已经麻木了,有道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目前的滨海正在朝着张扬的规划下发展,许双奇清楚自己没有那种扭转乾坤的能力,所以只能顺应潮流,他嗯了一声道:“好啊!不知是哪位高人?”
许双奇却没有想到张扬来找自己商量的真正用意张大官人在乔梦媛任职的问题上根本不需要别人意见的,但是张扬要将这一信息提前透露给北港的领导层,这厮才懒得去项诚面前说,所以他才找到了许双奇,一是表示尊重许双奇的意见,二是算准了许双奇要向上头汇报。
蒋洪刚恭敬地称呼了一声项书记。
项诚道:“是这样,月底省里有个增强党内建设的会议,我最近身体不太好,哪儿都不想去了,只能劳烦你去一趟了。”
许双奇道:“好啊。”心中却在暗骂,你丫根本就是掩耳盗铃,骗谁啊?
项诚道:“我也有这种打算,以后要辛苦你们了,说来也快,我在这个位置上也就是一年的时间了,这段时间,你们要多多熟悉工作,争取和我完成无缝对接。”项诚的这番话说得非常模糊,蒋洪刚当然不会误会他的意思,绝不相信项诚会突然改弦易辙的将位子交给自己,项诚说这番话,十有八九是想看他的反应。
张大官人道:“这话听着耳熟,好像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想要了解一个男人的最好办法,就是用你双手去丈量他。”
张扬道:“今儿风大,还是别去海边了。”
但是蒋洪刚对张扬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张扬和项诚的矛盾,源于北港和滨海之间的行政权力之争,如今项诚已经主动做出让步,也就是说他们之间的权力之争渐趋平静,张扬目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建设保税区,就算这厮有用不完的精力,他有没有兴趣介入北港市最高的权力之争还未必可知。蒋洪刚对一点看得很透,他和宫还山无论谁上位,谁都奈何不了张扬。如果张扬抱着多一事不如省一事的念头,那么他未必可以争取到张扬并肩一战。在蒋洪刚的内心深处,他并不希望项诚和张扬出现目前的m.hetushu.com缓和状态,他期望项诚和张扬之间的矛盾越深越好,如果找不到共同的利益,那就找到共同的敌人!不能成为盟友,那就成为战友!项诚的让步充分显示出了他浸淫政坛多年的老道,有效地舒缓了他和张扬之间的紧张关系。
项诚和蒋洪刚之间的交锋本身就缺乏激情,两人就像演练太极推手,你推我挡,想要看到拳拳到肉的场面根本是做梦,玩阴谋出身的政治家出招的路数必然是这样,表面的和风细雨,真实的内心却是刀刀见血。
项诚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个从未有从政经历的人,来到滨海就被委以重任,可他马上就想透了其中的奥妙,张扬正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建立一支特权军,这帮高干子女形成的圈子不可小觑,如果抛开他们身后的背景和关系,项诚自然不会将这帮小字辈放在眼里,可是一旦将所有的因素综合起来,这些人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
蒋洪刚一边点头一边暗忖,项诚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出了我想要和周省长增进交流,所以才故意这么说?他微笑道:“项书记,周省长这么忙未必有时间见我。”
项诚心中暗自冷笑,交给你?想得倒美,这句话没说错,你只怕没这个能力,项诚道:“洪刚啊,你应当像年轻人好好学习了。看看张扬,虽然没有多少管理经验,可是人家就是拥有勇担重任的信心和勇气,我不是说你一个,我看到周围的很多官员,在官场中呆的时间久了,做事变得谨小慎微,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其实为官也是需要激情的,一个失去激情的官员,怎么可能做好工作?”
从北港的范围内来讲,蒋洪刚在和宫还山的对比中长期处于劣势,直到张扬出现,打乱了北港的政局,蒋洪刚方才看到了自己异军突起的机会,能否战胜宫还山的关键在上层,蒋洪刚为此做了两手准备,第一,尽可能和张扬达成默契,甚至形成联盟,一旦和张扬拥有了共同的政治利益,那么张扬就会全力支持自己。第二,寻找机会接近周兴民,北港政局走向的关键不在内部,而在上层,如果自己能够获得周兴民的认同,那么自己无疑把握住了未来的胜算。蒋洪刚之所以没有将省委书记宋怀明计算在其中,是因为他认为宋怀明完全可以计算在张扬的因素内,只要把握住了张扬,就等于把握住了省委书记宋怀明。
蒋洪刚暗叹当真是人生来命运就不同,张扬唱得是哪一出啊,岚山市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农业部部长,这些人的子女全都被他招纳麾下,滨海保税区简直就成了高干子女进修学校,以后谁还敢去找保税区的茬子?
项诚道:“总会有机会的,我这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最近莫名其妙的就开始犯困,以后工作方面的事情,你和还山要替我多多分担了。”
张扬道www.hetushu.com:“不过你说得也有些道理,要不这样,我们先任命她为招商办副主任,不设主任的位置,招商办还是由她全权负责,你看怎么样?”
张扬笑道:“一开始我想让她在保税区任职,负责招商工作,可我考虑来考虑去,咱们的机构需要精简,不能重复设置保税区的招商工作和滨海市本身的招商工作在很大程度上都存在着重叠。所以我想,干脆请她担任滨海招商办主任得了。”
项诚笑道:“坐!”最近项诚的确发生了一些改变,这改变直接的表现为,他脸上的笑容似乎变得多了一些,在蒋洪刚的解读中就是,项诚渐渐从周兴民上次考察带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重新找回了北港一把手的感觉。
许双奇道:“张书记,你之前就说过这件事,大家也都在找,可是当今时代,人才奇缺,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
六点钟的时候,张扬准时来到市委招待所,没等他敲门,乔梦媛就拉开了房门,她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有些潮湿,换上了一身灰色的休闲服,某位哲人说过,女人的着装往往和心情有关,乔梦媛最近的心情都是灰蒙蒙的,不施粉黛,却有种清水出芙蓉的清纯韵味。
张扬笑道:“我请来了一位。”
蒋洪刚笑了笑道:“张扬还是有些能耐的!”
项诚叹了口气道:“你去东江,最好去找周省长交流一下,上次他来北港,对我们的接待工作并不满意可能给他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印象……”
许双奇对此没有感到任何的惊奇,乔梦矮现任农业部长、前任平海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女儿,眼前的滨海就快成了高官子女的集中营,市委书记张扬自不必说,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的公子,岚山市委书记常颂的儿子和女儿,现在又来了一位超重量级的,许双奇感到无奈,还是那句话,他麻木了,这帮高干子女无论到任何地方都够地方领导头疼的了,滨海轮不到他头疼要头疼也是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头疼。
项诚和蒋洪刚之间从未有过开诚布公的交流,蒋洪刚很聪明,懂得把握分寸,明白自己无法走进项诚的阵营,所以就只能保持适当的距离,项诚不喜欢有太多想法的人,蒋洪刚在他的眼中,远不如宫还山厚道,这样的人,自然不值得他去信任。
蒋洪刚在心中揣摩着项诚的意思,嘴上道:“项书记,您可能是近期工作太辛苦了,要不趁着五一假期疗养一下,顺便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蒋洪刚开始变得积极主动,虽然他过去一直都在宫还山的身后默默跟跑,但是他从未放弃过比赛,眼看比赛就要进入决胜圈,蒋洪刚终于不再沉默,他开始奋起直追,他要试图在这最后一圈中后来居上,超越对手。
蒋洪刚道:“项书记,我们还有很多的东西向您学习,说句真心话,现在就算您把北港交给我,我也没有管理好它的能力。”
和*图*书项诚把蒋洪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蒋洪刚最近的底气明显足了许多,在项城面前虽然仍旧保持着应有的尊敬,但是他的目光中已经找不到昔日的谦恭,谦恭是为了谋取对方的好感,曾有一度蒋洪刚希望项书记能够将政治天平稍稍向自己倾斜一些,让他有个和宫还山公平竞争的机会,可是几年的蛰伏和忍让并没有换来项诚的任何青睐,蒋洪刚不由得感到心凉,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蒋洪刚不甘心自己在北港的政治舞台上永远充当配角,他一直都在等待着机会,如今他终于看到了一丝光明,项诚在北港的政治神话和绝对权力,一次次被张扬打破,一次次受到张扬的挑战,北港体制中的所有人都意识到,如今的北港,项书记再也做不到一呼百应,他在体制中的主角光环,也随着时间流逝不断变淡,一年之后,注定会黯然无光,省长周兴民的到来让所有人又看清了一个事实,一朝天子一朝臣,北港的未来会怎样?谁也无法主宰,真正的决定权不在项诚手中,而是在上层。
蒋洪刚本来就打算五一期间前往东江,这次去东江是有目的的,一是为了参加张扬妹妹的婚礼,张扬虽然没有向他发出邀请,可是蒋洪刚是一定要去出席的,第二是准备找机会和省里的几位主要领导见见面,通过交流增进一下感情。蒋洪刚道:“那好,我去就是。”
张扬道:“你应该知道,汇通集团的前任董事长乔梦媛。”
其实许双奇在这件事上起不到任何的反作用,张扬通知他是人情,不通知他是本份,许双奇道:“张书记打算请她担任什么职务?”
两人来到楼下,张扬本想开车,乔梦媛建议道:“走走吧,我想了解一下滨海。”
蒋洪刚点了点头,显得虚心接受,可心中却不服气,激情也要建立在底气的基础上,老子生活在你的阴影下,你让我有激情,我要是表露出来任何的激情,只怕你就要忙不迭的给我扣上猖狂的帽子了。
在体制中走得越高,做出任何一个判断都需要格外的谨慎,哪怕是一个微小的失误都可能葬送你之前的辛苦和努力。
蒋洪刚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有些愕然道:“哪个乔书记?”
乔梦媛将甩帽衫的帽子拉起,双手插在衣兜里,小声道:“说好了六点,你要是不守时,我就一个人去海边走走。”
许双奇心说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你他妈既然这么认为又过来问我的意见作甚?他心中实在有些气恼,点了点头道:“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乔梦媛道:“没关系,我想去看看!”
蒋洪刚这点道行还是有的,脸上的笑容非常平静,仿佛项诚所说的这番话和自己毫无关系,自从常委会上替张扬提出那两件事,蒋洪刚就等于当众向项诚发起了挑战,本来他已经做好了迎接一场暴风骤雨的准备,却想不到项诚风轮云淡的认同http://www•hetushu.com了他的提议,项诚的手法充满了以柔克刚的味道,让蒋洪刚积蓄许久的突然一击毫无着力之处,现在项诚是不是想用同样的办法来应对自己?蒋洪刚无数次考虑过自己和宫还山的这场竞争,平心而论,蒋洪刚从不认为宫还山是自己的对手,宫还山之所以比自己占据优势是因为宫还山拥有人脉,项诚赏识他,想要取代宫还山在项诚心目中的位置并不容易,蒋洪刚认为,项诚之所以支持宫还山,是因为宫还山可以代表他的政治利益,而这一点自己做不到,如果将政治单纯化到利益的角度,项诚当然要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个。
项诚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保住宫还山就是保住他的政治底线。项诚同意将蔺家角全部划归滨海,答应将两亿拨款尽早到位,并非是他在张扬不断流露的强势面前做出的让步,而是项诚开始意识到北港的政坛暗潮涌动,他已经没有太多精力兼顾对付张扬和蒋洪刚两个人,蒋洪刚在常委会上提出那两件事,表明他和张扬之间正在朝着某种政治上的默契努力,如果这两个人一旦形成攻守同盟,那么对项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以项诚目前的境况,他并不适合双线作战,面对有可能形成的政治联盟,最好的方法就是逐一击破,这就决定项诚必须要有所重点,他和张扬虽然交锋不断,但是两人之间的斗争从未挑明,更没有白热化,更为关键的问题是,现在的张扬锐气十足,气势如虹,项诚和他去斗毫无意义,将蔺家角给他,就表明了项诚的态度,项诚已经不在乎自己在滨海的政治利益了,他可以放弃滨海,但是他不可以放弃北港,蒋洪刚想趁乱崛起,想要联合张扬打乱自己的政治部署,项诚不会容忍这件事的发生。
张扬和乔梦媛并肩走上了滨海的街道,市委招待所距离最近的海滩还有一公里的距离,六点钟正是下班的时间,街道上的行人很多,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却无人注意到张扬这位市委书记也走在人流之中。
项诚笑着点子点头:“最近张扬正在保税区建立起一个年轻的管理团队,我刚听说,乔书记的女儿也被他请到了滨海,负责招商工作。”
项诚道:“希望这些年轻人能够踏踏实实的搞好保税区的工作,北港需要一个新的亮点、成为我们的城市名片了。”
张扬微笑道:“所以我先找你商量咱们两人统一了意见这件事就等于定下来了……”
张扬对许双奇还是非常了解的,许双奇在第一时间就将乔梦媛来滨海负责招商工作的事情报告给了项诚。
有道是攘外必先安内,如今北港内部的局势暗潮涌动,随时都可能掀起滔天巨浪,项诚不敢怠慢,他虽然选定了宫还山接班,但是他对宫还山的政治能力越来越没有信心,他无法确信单凭宫还山的能力就可以战胜蒋洪刚,如果他不出手,宫还山极有可能成为蒋洪刚的手下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