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4章 风云渐起

市委副书记刘建设最近基本上不发言了,他的工作问题已经定下来了,只差公开宣布,再有几个月他就去临蒙县当县委书记了,有时间他宁愿多了解了解临蒙的资料,考虑一下临蒙未来的规划,滨海干他什么事?
董玉武说完,现场响起了掌声,不过无论鼓掌的还是没鼓掌的,都在心头狠狠鄙视了这厮一把:“不拍马屁你丫能死?”鄙视归鄙视,可真是要轮到自己不得不说的时候,估摸着自己也得说些献媚的话。
常海心啐道:“你胡说什么?”俏脸却不由得一红。
张扬道:“看来他看出来了。”
蒋洪刚道:“高山,真的用不着,你的心意我明白。”
张大官人的脸上带着谦和的微笑:“大家也说说自己的意见吗,常委会上,我希望大家畅所欲言,不要有什么顾忌。”
张大官人大步跟了上去:“那啥,有的是时间丈量滨海的土地,别急啊!”
张大官人心说,我他妈啥时候把你当成哥哥了?可心里腹诽着,嘴上还得装出歉意十足的样子:“蒋书记,不,蒋大哥,您就是我亲哥,我妹结婚,就是你妹结婚,我回头就给你送请柬去。”
王军强道:“小常来到滨海之后,工作一直都非常努力,工作成绩也是有目共睹,所以……。”
张大官人当然能够听出蒋副书记不是真心指责自己,他笑道:“蒋书记,兄弟我哪儿得罪您了,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丁高升道:“袁孝工根本就是假公济私,谁不知道他的几个兄弟都不干净,他要查,为什么不去查他兄弟?”
张扬把刚才和王军强谈话的内容向常海心说了,常海心笑道:“这样我就放心了,王部长也真是,一声不吭的就把我给评成先进了,我可真有点受之有愧。”
丁高山笑了笑道:“你还有大好的前程,只要认真经营,这个世界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看出咱俩好呗!”
张扬笑道:“人活着千万别这么小心,其实世上最不健康的东西是人的思想,烧烤跟思想相比纯洁多了,健康多了。”
张扬道:“饿了,我这人一旦饿了话就特别多。”他指了指远处:“那边有家海鲜烧烤,咱们随便吃点。”
丁高山留蒋洪刚在家里吃饭,蒋洪刚婉言谢绝了,他答应了家里要回去吃晚饭。
乔梦媛道:“那东西最不健康。”
丁高升听出是梅千河打来了电话,嘴里叽里咕噜的低声咒骂着,当然声音小到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丁高升道:“可他行动也得打声招呼吧?不带那么玩的,幸亏你想得周到,如果这些货物能够查到我们的身上,麻烦岂不是大了?”
张扬道:“梦媛,其实人完全可以活得更轻松一点,没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的人生观就是活好今天,活好这辈子,其他的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去问,人生只不过短短百年,在有限hetushu.com的时间里我尽可能的去寻找最大的快乐。”
丁高山道:“张扬的妹妹结婚,我怎么也得要去捧个场。他参加过我女儿的婚礼,礼尚往来,于情于理我都得去一趟。”
丁高山道:“我虽然不是官场中人,可是对这其中的规则多少还懂得一些,想要往上走,一靠背景,二靠关系,如果这两方面都没有,就必须依靠金钱,我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并不是钱能够办成的,但是钱这个东西至少可以帮忙铺路。”
常海心笑道:“还不是想讨好你。”
张扬道:“不用考虑,就按照我说的办。”张扬坚持把常海心的名字去掉避嫌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王志刚表现的的确很优秀,不但解决了滨海节能路灯的问题,为滨海创下一大笔收入,而且最早保税区的概念就是他提出来的,张扬有必要论功行赏。
丁高升怒道:“他凭什么?”
并不是每个人都将官路视为一场修行,在蒋洪刚看来,每个人的仕途都是一个战争史,而现在他就要打响这场战争,蒋洪刚的生命之中有一个人是极其重要的,他的老同学老朋友丁高山。蒋洪刚有什么想法,有什么重大决定的时候,总会和丁高山一起商量。
蒋洪刚点了点头道:“最近北港的治安不太好,前些天,袁孝商的儿子被人公然劫持,如果不是张扬出手,恐怕事情就闹大了。”
乔梦媛不禁笑道:“我还是坚持认为,你不适合当官,一点都不适合。”
乔梦媛在沙滩上停下了脚步:“你左右不了,甚至你连你自己的命运都左右不了,又怎么去关心他人的快乐?”
张扬道:“咱爹咱妈太给我面子了。”
乔梦媛俏脸一热,这厮永远都是那么没有正形,这话充满了挑逗和调戏的成份,乔梦媛没有理会他,只当他的那句话是耳旁风。步幅明显加快了一些,将张大官人甩在了身后。
张大官人感觉常海心好像话里有话,这厮没有继续探讨下去,打马虎眼道:“海心,你是不是准备跟我一起前往东江?”
丁高山是全力支持蒋洪刚竞争北港市委书记一职的,如果能够成功,作为蒋洪刚最好的朋友,他无疑会在未来获得无法估量的利益。
蒋洪刚笑了笑,没有说话,丁高山的确是最了解他的人。
张大官人心中一荡,如果不是在上班时间,这会儿就要将这风情万种的丫头压倒在办公桌上,就地正法。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道:“我赞同张书记的决定,保税区对平海对北港来说都是一个新兴事业,这样的新兴事业,需要现代化的管理,我们这些老同志的思维已经赶不上了,必须要引进这些年轻而富有朝气,敢闯敢拼的优秀管理人才,常海天、乔梦媛这些人的能力有目共睹,他们都在不同的领域证明了自己的管理才干和经营水平,这样的人才和_图_书是任何地方都渴求得到的,我可以负责的说,有了他们的加入,保税区必将建设出一支国际一流的管理团队,这样的优秀人才愿意到滨海来工作,也证明了张书记的个人魅力。我相信在张书记个人魅力的感召下,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来到滨海,为滨海的建设贡献力量。”
常海心啐道:“谁是你爹你妈?”芳心中却是一阵惊喜,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自己这么没名没份的跟着张扬,可是就是心甘情愿。常海心道:“你别往自个脸上贴金,我爸妈过去,是给丁书记面子。”这话倒是一点都不假,丁兆勇的父亲丁巍峰是平海政法委书记,他儿子结婚,省里的头面人物多数都会前往恭贺。
张扬伸出手,握住常海心的柔美捏了捏,这里毕竟是办公室,常海心可不像他这么放得开,慌忙抽回手去:“张书记,我听说梦媛过来了。”
蒋洪刚那边已经哈哈大笑了起来:“张老弟,咱家妹子结婚你也不跟我说一声,是不是有点不够意思?”
丁高山示意他关上书房的大门,方才道:“怎么了?要不要这么着急?”
丁高山冷冷道:“马上找人去顶这件事,暂停最近的一切经营活动。”
刚巧这时候常海心过来找张扬,王军强告辞离去,心说这次是存心拍马屁,没想到拍错地方了。
丁高山道:“这件事非常蹊跷,一定要冷静,宁可吃点小亏,也不能盲目犯错!”
常委们在张扬宣布任命之后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常海天、乔梦媛这两位的背景大家都知道,和张书记的关系谁都看在眼里,多数人都抱着和许双奇一样的想法,反正现在是你一人说了算,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常海心过来正是要说这件事情的,虽然团市委也是这次活动的组织单位之一,但是常海心并没有介入这件事,都是王军强一手包办的,常海心知道名单后也觉得不妥,所以过来向张扬说这件事,要求把自己和团市委的名字给去掉。
丁高山一直都看好蒋洪刚的政治前景,他了解蒋洪刚。清楚蒋洪刚的能力,也知道他的野心和抱负,丁高山对蒋洪刚的支持绝不限于语言上,他会付诸行动,知道蒋洪刚即将前往东江。丁高山马上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和你一起去。”
丁高山听完之后,表情显得有些凝重,挂断电话之后,丁高升忍不住问道:“那混蛋怎么说?”
张大官人一听好嘛,敢情人家不是一个人去,一桌!常规上是十个人,以蒋洪刚的老道,肯定会让这一桌坐满,而且绝不会是不相干的人物,张大官人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丁高山瞪了他一眼道:“你嚷嚷什么?多大点事儿?别人查扣这些货是公事公办,梅千河身为海上缉私科领导,发现了不对当然要制止。”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正说这事儿呢,我提前走几天,先回hetushu•com岚山,我爸妈都要过去参加小静的婚礼,我们五一那天一起过去。”
“张扬,你还蒙我啊!”蒋洪刚听起来似乎有些火了,这就是相处技巧,能发火的有两种人,一是仇人,二是朋友,蒋洪刚先把张扬定位为自家兄弟,然后再发火,更显得彼此的关系亲近,蒋洪刚道:“要不是老郭跟我说,我还不知道呢,丁书记摆酒,我高攀不上人家的门槛,可是咱们朋友一场,你妹妹结婚,要是不请我喝杯喜酒,我以后就当你眼里没我这个哥哥。”
乔梦媛道:“张扬,你的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乔梦媛白了他一眼。
这边电话刚刚挂上,那边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干妈罗慧宁打来了电话,她通知张扬,五一期间她去东江参加赵静的婚礼,顺便去探望一下在东江公安厅工作的儿子文浩南。
蒋洪刚看了看时间道:“我该走了!”
听到常海心称呼自己张书记,张大官人不由得收敛了一些,点了点头道:“是啊,我请她过来帮忙主持招商工作,刚才常委会上已经决定,任命她为市招商办副主任。”
丁高山笑道:“在北港这片地方能有什么麻烦?小事情而已,用不着你帮忙。”
张扬道:“我看有些不合适,总不能又当评委又参加比赛,这对别人是不公平的,这样,你把海心同志的名字给去掉,把王志刚给加进去。”
常海心道:“好啊,梦媛经商这么厉害,招商工作对她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常海心愕然道:“看出什么来了?”
蒋洪刚听出他好像出了事情,等丁高山挂上电话之后方才问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接下来的时间里,市委宣传部长王军强将今年滨海市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名单拿出来给各位常委过目一下。
丁高山道:“袁孝工亲自下得命令,他只能执行。”
张扬在滨海市常委会上宣布了一系列干部任职的决定,其中就包括正式任命常海天担任滨海市保税区党工委副书记的决定,虽然是副职,但是书记一职并未设立,等于常海天还是一把手,在目前的保税区建设指挥部,常海天集党政权力于一身,这也充分体现了张扬对他的信任。在乔梦媛的任命上张扬采用了同样的策略,任命乔梦媛为滨海市招商办副主任,滨海市招商办一直没有正式成立,招商工作虽然一直未停,但是明确下文设立这个机构还是头一次,招商办目前只有一位副主任就是乔梦媛,至于未来班子的组建也是乔梦媛全权负责。
蒋洪刚笑道:“不必那么麻烦,你给我留一桌酒席就行!”
张扬笑道:“我可没有让你叫我爷爷的意思。”
丁高山道:“出了事情,先不要忙着责怪别人,要先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丁高山做了个手势,示意丁高升不要说话,接通手机笑道:“www.hetushu.com梅队,有什么指教?”
张大官人的烧烤水准还是不错的,至少得到了乔梦媛的认同,夜色在不知不觉中笼罩了这片海滩。两人聊得很开心。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乔梦媛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轻松,她终于找到了自由呼吸的感觉。或许她一直给自己的压力都有些过大,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简简单单才是真。乔梦媛决定换一种活法,像张扬一样,将官场当成是一个修行的场所,不知这次的修行可以让她忘记过去的烦恼吗?
丁高山道:“放心吧,我懂得怎么做,这次我去东江又不会跟着你,老郭五一也要回东江,我去看看老同学,有些关系也是需要走动的。”
常海心伸出双腿,在办公桌下,轻轻和张扬的双腿摩擦了一下,柔声道:“我是冲着你去的。”
蒋洪刚道:“高山啊,没必要的。”
乔梦媛道:“我真是怀疑你怎么当上市委书记的,就你这觉悟,连个普通老百姓都不如。”
丁高山道:“民不与官斗,权力在人家的手中,人家就可以这么干,你必须得低头,得服气!”
张扬道:“你这么一说,我又没面子了。”
乔梦媛笑道:“风马牛不相及,烧烤和思想怎么能够扯到一处?”
张拖道:“蒋书记,这事儿没想操办,我妹他们也是决定旅行结婚……”
蒋洪刚走后不久,丁高升回到了家里,他的表情显得有些紧张:“大哥!”
张大官人作沉思状:“如何让我关心的人生活的快乐!”
蒋洪刚点了点头,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和他们都是老同学,郭瑞阳在省里的关系还是有一些的,丁高山这次前去就是为了帮助自己疏通关系,想到这里,蒋洪刚内心中不免有些感动。
张扬看了看,十大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中有团市委,也有常海心,张扬知道王军强和常海心合作颇多,撤县改市的时候,成立创建办,他们一个是主任一个是副主任,王军强对常海心印象不错,而且他知道自己和常海心关系很好,这样做多少有讨好他的因素,张扬当时并没有说话,他笑了笑道:“大家看一下名单,如有不同意见,回头向王部长提出。”他看了看时间表示散会。
丁高山眯起双目,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着,想了一会儿方才道:“最近袁效农和袁孝商接连出事,他们想必把这笔帐算在了我们的头上。”
许双奇用不着说这种话,既然知道自己说了都没用,又何必多说废话。
丁高山微笑道:“礼多人不怪,咱们中国自古就是如此,我去参加他妹妹的婚礼是给他面子,不过这次并不仅仅是奔着这件事过去,我是陪你这位老朋友一起前往啊。”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丁高山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却是弟弟丁高升打来的,听完之后,丁高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低声道:“怎么会这样?算了,不用管他们http://www.hetushu.com!”
丁高升道:“一直都是他们在抢,过去汽车都是我们在玩,可袁效农横插了一杠子过来,你不是一样让我忍着?”
丁高山道:“有必要!洪刚,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这份友情弥足珍贵,你想要什么,我心里明白。”
丁高升道:“一船货物全都被海关查扣了,梅千河这混蛋真不是东西,平时我们没少给他好处,他妈的翻脸不认人,明知道是我们的货,还他妈这么干!”
张扬道:“怎么就不能扯到一处?烧烤需要经过炭火的考验才能变成香喷喷的美食,火候不够夹生。烤得太久糊了!思想要经过实践的考验,只有通过考验的才是革命思想。”
“这……”王军强面露难色。
乔梦媛啐道:“嘴贱了是不是?”
丁高升愕然道:“哥,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做过。”
电话铃打断了张大官人的胡思乱想,他拿起电话,电话是市委副书记蒋洪刚打来的,蒋洪刚的声音非常亲切:“张老弟,你有点不够意思啊!”
对于这份名单,张扬是有意见的,会议后他把王军强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指着那份名单道:“老王,这次评选先进是市委宣传部和团市委联合举办的,你把团市委和海心同志都选了进去,是不是有点假公济私?”
丁高山道:“袁家和我们的经营存在重叠的地方,或许他们认为我们想抢他们的生意,危及到了他们的利益?”
蒋洪刚笑道:“你去做什么?”
原本张扬是没打算干妈能过来的,所以也没跟她特地提出邀请,这下好了,罗慧宁居然要亲自前来,张大官人就是不想操办也得操办了。
这样的心态下,常委会已经没有人站出来提出异议,不过这样也好,一团和气,张大官人说一不二,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丁高升道:“哥,我们丁家和他们袁家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他为什么要摆我们一道?”
常海心微笑道:“比不上你了解她。”
丁高山道:“北港最近的形势有些不太对劲,袁家兄弟轮番出事,我感觉这些事的背后可能有人在捣鬼。”
蒋洪刚道:“当今的时代,无论做官、做生意、做事都要小心,人活着真的很不容易。”
张扬笑道:“市委书记怎么着?市委书记也是从老百姓里出来的,我就是老百姓,我一样有喜怒哀乐,我这辈子都做不成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官老爷。”
张扬笑道:“你对她比我的信心还要足。”
蒋洪刚道:“高山啊,张扬到现在连我的帖子都没给下,你就这么过去是不是有些冒昧啊?”
张扬道:“这些人都擅长做表面文章。”
乔梦媛为之叹服:“得,你就别卖弄你的烧烤理论了,实践出真知,你还是踏踏实实把烧烤烤好了,然后再上升到思想的层面吧。”
张扬道:“对我来说当官是一种修行,等我修行圆满了,喊我爷爷我都不在这里继续混下去。”